我和东厂死对头恋爱了(华兴文)
我和东厂死对头恋爱了(华兴文)

我和东厂死对头恋爱了(华兴文)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8-05

小说介绍

《我和东厂死对头恋爱了》是作者华乐精心创作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经典小说,主要人物是华兴文,小说讲述了:莫云溪接过自己甩过来的卷轴,看见上面果真印有圣龙印,随即气得一脸怒火,眯着眼向他说:“本官若不用这个方便呢?”

小说简介

华兴文表情未变,“莫督公深夜来锦衣卫重地,又是何居心。锦衣卫的事情,仿佛你们西厂无权过问。”
莫云溪随手摆弄着手心的钢珠,“圣上不久前有诏,凡所案例,锦衣卫三日无果,便由西厂接过。本官奉命接管于尚书卖官一案,借锦衣卫审讯室一用,这答案华厂公可满意?”

我和东厂死对头恋爱了全文阅读

烛火暗沉。
莫云溪翻个身睁开眼,她清楚地听到远处传来的鞭打哀嚎声,眼里一沉,心里不由得暗骂:一群废物。
拐角最深处的牢房里,审讯狱卒将烤红的烙铁举在犯人眼前:“这烙铁瞧着就烫人,想必贴到生皮上定会是嗞啦一声——那肉便熟了”,他的语调被刻意拉长,“尚书大人,您老向来养尊处优,想必之前也从未见过这等场面吧~”
刑柱上被抽打的血衣满身的人一口唾沫喷向他脸,连声愤骂:
“你这走狗,残害忠臣,休想屈打成招!”
“本官就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如愿!”
“天理昭昭,报应不爽,我于文忠赤胆忠心,苍天可鉴,你们锦衣卫这群疯——啊——”
“吵死了”,莫云溪将烙铁从他脸上拿下,随手丢进一旁的水盆里,接着一脚踹翻——
满屋的人立刻白了脸慌忙跪下,“督公大人息怒——”
“阉狗……当道,天下……大乱,本官……”
莫云溪一把掐住他的下巴,“咱们尚书大人真不愧是寒门子弟出身,当真是宁折不屈,本官佩服佩服,可惜就是不会说话,没事,本官帮您”
她嫌恶一般甩开他的脸,低声吩咐:“来人啊,快去准备东西,给咱们尚书大人清清口。”
她话音刚落,门口便立刻出现了四个着锦红斗牛服的男子,其中一人上前:“回禀督公,东西已备好。”
所有人大惊,这四人竟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出现,他们到底是何人!?
“既然已经备好,便给咱们尚书大人用上,想必他自己对于他那不会说人话的嘴苦闷良久了,咱们西厂的最是善良心软,于大人一代忠臣良将,咱们岂有不帮之理~”
“是~”
接着所有人就见那四人中一人竟拿着跟银线走向于文忠。
也不知她那手下是怎么做的,就见他一手捏着于文忠两腮,手迅速一闪,跟着于文忠一声惨叫,那银线上竟绑着一颗血淋淋的牙。
莫云溪走过去,冲柱上的人嬉笑道:“都说牙痛堪比受刑,也不知道您有何感想?”
“阉……狗……”
莫云溪眼神大亮,大笑吩咐:“拔!挨个拔!看看咱们清白正直的于大人满口空牙时,到底能不能说出好话来!”
“啊——”
一声声惨叫里,地上跪着的锦衣卫众人的冷汗留了满面,虽有传闻说西厂督公莫云溪离开锦衣卫后性格大变,男生女相却狠如蛇蝎,但如今看来行为癫狂,莫不是没了那物什心理变态了?
“我……我说”
莫云溪摆弄钢珠的手势一顿,扬起笑脸走过去俯下耳朵,好一会儿才阴着脸站直身子,她捏起他的口,左右晃动两下后一甩,啧啧称赞:“不亏是忠臣,足足拔了二十颗还学不乖,当真厉害。”
“督公大人,是否还要继续?”
莫云溪盯他一眼,良久才吐口:“继续——”
“住手!”
莫云溪随声看向门口,待看清来人后脸色陡然一黑,语气更是毫不掩饰地不满:“华厂公深夜访重刑司,可知已是逾权!”

我和东厂死对头恋爱了免费阅读

华兴文表情未变,“莫督公深夜来锦衣卫重地,又是何居心。锦衣卫的事情,仿佛你们西厂无权过问。”
莫云溪随手摆弄着手心的钢珠,“圣上不久前有诏,凡所案例,锦衣卫三日无果,便由西厂接过。本官奉命接管于尚书卖官一案,借锦衣卫审讯室一用,这答案华厂公可满意?”
她转身看向刑柱上奄奄一息的人,淡淡道:“本官向来记性不差,户部尚书于文忠于三日前丑时一刻被锦衣卫缉拿收监,方才本官行刑时可是丑时二刻,已经多让锦衣卫这群废物一刻钟了呢。”
“本官奉旨接管此案,还请莫督公行个方便。”
莫云溪接过他甩过来的卷轴打开,见上面果真印着圣上的龙印,随即恼怒一扣,眯眼看向他:“本官若是不行这个方便呢?”
华兴文从腰后抽出剑,“那本官定是要为圣上除乱臣,死而后己。”
莫云溪将腰间软剑抽出,立时就刺了上去。
见华兴文用剑挡住,她出声警告:“你们东厂当真要与我作对?”
“你们西厂当真如此不识好歹?”
莫云溪脚下微动,瞄准他裆下位置,打算给他来个惨痛教训;
华兴文右掌蠢蠢欲动,准备将她一掌击退;
两人眼风相对,下一刻同时出手——
“督公——”
“厂公——”
莫云溪一手捂胸,一手扶墙慢慢站起身子,一口鲜血吐出,满眼震惊地看向对面的华兴文:“你原来……”
华兴文在手下的搀扶下慢慢撑起身子,某处巨痛难忍,但他哪敢当众去摸,只苍白着脸满脸冷汗,哆嗦着嘴指向她:“你竟然……”
两人同时开口:“闭嘴!”
莫云溪不愿与他纠缠,立刻就道:“于文忠已经认罪交代。”
华文兴顾不得疼痛,立刻看向刑柱上的人。
于文忠一口一口吐着血,已经说不出话来,只使劲摇着头否认。
莫云溪随手将嘴角的血迹抹去,淡淡一笑,“于大人,方才不是你亲口向本官说,买卖官职的来往记录,被你写在本上,埋在你贵婿府上的七里香树下了嘛~”
于文忠使劲摇头,他方才说的明明是:“阉狗,那账本埋在我贵婿府上那颗七里香树下,但早在昨日,就有人已经将那账本烧了,你永远也休想踩着本官升官晋爵!”
莫云溪邪笑:“是与不是,一查便知。”
“督公,圣上已下令将于文忠满门抄斩,恭喜督公,贺喜督公。”
莫云溪窝在榻上一笑:“于文忠那老狗还真以为本官拿他没办法了,当真愚不可及!”
红三奉承道:“幸好督公有远见提前部署好一切,待从于老狗嘴里套出埋账簿位置来,就让属下提前放进咱们准备好的账本,当真是给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啊。”
莫云溪眯起眼,好半响才又开口:“他们这群蠢货以为我们要查的是账本,殊不知只有‘合适的账本’,才是圣上想要的,至于那账本到底是真还是假,谁在乎呢。”
“这次咱们西厂力压东厂,可真是出了口恶气啊!”
莫云溪瞥他一眼,打趣她:“你们也出名了,可开心?”
红三咧嘴笑出声,得意极了:“现在外头人人都传督公您心狠手辣,身边也养了四头恶鬼呢。”
旁边墨七低下头:“恶鬼又怎样,不做亏心事,又何怕半夜恶鬼上门。”他说完便直接跪在地上,向莫云溪重重磕头行了一礼。
“当年若不是得督公相救,墨七早就被丢进乱葬岗暴尸荒野,哪里还能等到今日亲手宰了于文忠那伪君子!”
红三也跪下,默默向她磕头行礼。
莫云溪眼眶一热,伸手在两人肩上轻拍两下,眼神放远:“咱们现在才走出第一步,不急,慢慢来。”

小编点评

我和东厂死对头恋爱了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进去,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