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帝娇(谢芙祁砚之)
囚帝娇(谢芙祁砚之)

囚帝娇(谢芙祁砚之)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8-03

小说介绍

《囚帝娇》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谢芙祁砚之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佚名所编写的,讲述了谢芙祁砚之的精彩故事。小女孩神情惊惧害怕,刚进门就被门槛绊倒,摔了一跤往前直接摔下殿阶,后面寸步不离的贴身婢女急忙去扶,“小公主!”

小说简介

外头可怖的喧嚣声震天,一方宫墙内,一袭素净的荼白色身影似乎半点未闻。
女子身姿纤瘦,容貌昳丽未施粉黛,气质干净得宛如出水芙蓉。
殿内的宫婢早已不知仓皇逃向何处,只余空荡荡的凄清宫殿,女子却似乎不在意,一双黑瞳只瞧着院内正灼灼盛放的芙蓉花。
齐宁命数已尽,其实很早便有预兆。

囚帝娇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外头可怖的喧嚣声震天,一方宫墙内,一袭素净的荼白色身影似乎半点未闻。
女子身姿纤瘦,容貌昳丽未施粉黛,气质干净得宛如出水芙蓉。
殿内的宫婢早已不知仓皇逃向何处,只余空荡荡的凄清宫殿,女子却似乎不在意,一双黑瞳只瞧着院内正灼灼盛放的芙蓉花。
齐宁命数已尽,其实很早便有预兆。
自从父皇逐渐变得昏庸无道,一日只因礼部尚书劝诫父皇勿在国库亏虚之时大兴土木,做此商纣周幽之举,父皇便怒而在文武百官面前要将礼部尚书杖毙后,一切就往无法挽救的方向一去不回了。
但她并不在意。
左右母妃去后,她在这世间形单影只,了无牵挂,这般结局也好。
至于怀卿哥哥……他此时远离齐宁都城,应当能免去此次祸患,好好在世间活下去。
女子轻轻翘了下唇角,眼中笑意温和。
只是,过了半晌想起什么,她忽然一怔。
不对,还有阿葵。她忘了宫中还有阿葵。
此时,殿外传来慌乱的脚步声,随即小女孩着急的声音响起,惶惶寻她:“皇姐,皇姐你在哪里?”话音落下,殿门外跑进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小女孩梳起的发髻上簪的朱红流苏早已因跑动歪斜,头发散乱不成样子。
小女孩神情惊惧害怕,刚进门就被门槛绊倒,摔了一跤往前直接摔下殿阶,后面寸步不离的贴身婢女急忙去扶,“小公主!”
她见小女孩摔倒,连忙上前:“阿葵,有没有摔疼?”
小谢葵认出她,眼中顿时盈满泪水,顾不上手上被擦出的几道狰狞血痕,一把扑进她的怀里,大哭出声,“皇姐,我害怕,我好害怕啊!我们是不是要死了?”
一旁的婢女望着她,眼眶通红,哽咽着道:“公主,底下人来报,陛下已经……”
她是婢女口中的齐宁公主,谢芙。
听见婢女的话,谢芙动作一顿,搂着怀中嚎啕大哭的谢葵,闭上了眼睛。
齐宁要灭了。
片刻后,谢芙睁开眼睛,安抚地拍了拍小谢葵的背,嗓音微哑,像是从前哄小谢葵睡觉一般温和:“阿葵不怕,皇姐在,阿葵不怕……”
敌军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死亡的危险如同密不透风的大网覆盖了整座皇城,连刮过的风都带着猎猎肃杀的凉意。
婢女也知逃无可逃,再无力气,跪坐在她们身边,捂住口鼻绝望哭泣。
谢芙抱着怀中颤抖的小女孩,声音很轻地道:“阿葵,和皇姐一起,什么都不怕,好不好?”
小谢葵点头,哭泣着断断续续说:“阿葵听皇姐的。”
恰在此时,不远处骤然爆发一声轰鸣,砖瓦四炸,无数破碎锐利的瓦片朝她们急射而来,一时间情景危急至极!
谢芙条件反射用身体护住小谢葵,不曾想身旁的婢女悍不畏死,扑上前横挡在她们二人身前,用身体替她们挡住了飞刺而来的瓦片!
“公主保重……”
婢女望着眼前吓呆的小谢葵,勉强扯出个笑,不消片刻,口中吐出大片血迹,身体慢慢倾倒下去。
“小茹姐姐不要!”小谢葵大哭声骤起,急忙扑上去捂那婢女身上的伤口,可血愈发涌得厉害,根本止不住。
谢芙也没能幸免,白瓷般的脸颊被一片砂砾剐蹭而过,顿时现出一道浅浅的血痕。
她怔怔地望着婢女倒入血泊之中。
那婢女唇边仍带着安抚的笑,不知为何,她心中忽然涌出无法言状的悲怮。
原以为灾祸当前,她已然生死看淡,可如今鲜活的生命生生在自己面前逝去,她忽然觉得她错了。
她谢芙身为齐宁公主,却连一个婢女都没办法保护周全。
深深的无力感淹没了她,谢芙鼻尖酸楚,探身过去,阖上了婢女的眼睛。
旁边的小谢葵还在大声怮哭,她心中的念头忽然浮起——
不,她谢芙孑然一身大可一死了之,可是阿葵不能,她还小,这世间许多事物她还没有见过,不可以就这样死在亡国的灾祸中……她要护她周全!

囚帝娇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想到这里,谢芙强撑着站起,急急拉起小谢葵:“阿葵,不能再待在这里了,皇姐带你走!”

小谢葵虽然舍不得陪伴自己长大的婢女,可也知道现在情况紧张,不能不听皇姐的话,一边哭着擦去脸上眼泪,一边跌跌撞撞地爬起来。

敌军逼近,这里很快就会沦陷,谢芙判断了下方向,拉着小谢葵往另一侧跑去。

越跑越近,眼瞧着侧门在即,谢芙用力地拉开沉重的大门。

可随后一看见大门外景象,她整个人刹那间便是一僵,浑身的血液几乎倒流,心头血冰凉,连忙拉着小谢葵往后退了两步。

大门的去路早已被封住,士兵们持着兵器甲胄,虎视眈眈地看着她。

少女挽起的发髻早已散落,满头墨发披散在肩头,与身上的荼白衣裳形成鲜明对比,恍然一看,是与世隔绝,遗落人间的清秀。

“白衣裳的美人……想必这就是谢芙公主了吧?”宫道外站着的敌军将领打量她半晌,又看见她身后的小女孩,摩挲着下巴笑了笑。

然而,不待谢芙反应过来,那将领随即笑容一收,当即厉声喝道:“奉王上命令,全部带走!”

伴随着小谢葵的哭声,谢芙双手被粗粝的绳子绑缚,反剪在后压制下来。

眼前视野变换,她们被押着走了一段路。

不多时,到了地方,谢芙被士兵往前狠狠一掼,双膝猛地触地,她跪倒在冰凉的石板上。

这里是金銮殿外。只见四周视野开阔,那原本应一尘不染的白玉宫砖,此时被大片鲜血染红,血迹滴滴答答,尸堆如山,白玉石柱上的巨龙浮雕溅染上星星点点的血迹,看起来分外可怖。

北晏的士兵排列在金銮殿外,手上持着兵刃。

她们的另一边,还跪着众多投诚的宫女太监,都瑟瑟发抖地缩着头,不敢发出一言。

“参见王上!”

洪亮的声音中,一众乌泱泱的士兵齐齐跪伏下去。

齐宁投诚的那些宫女太监都被吓了一跳,目露惊惧,抬头望去。

只见不远处一道身影迎光而立,看不清模样。

小谢葵也被士兵逼着跪了下去,小家伙全然没感觉到此时紧张的情形,孱弱的小脸满是泪痕,扭头哭喊:“皇姐!”

此时四周安静至极,小谢葵稚嫩的声音便在金銮殿外层层荡了出去,被风声放大了无数倍,送进了数千人的耳朵里。

数千人前,那袭唯一站立的身影也听见了这声音。

随即,那人徐徐转过身,朝声音来源看来。

惊鸿一瞥。

那是个长得很好看的男人。狭长眼眸深而冷,皮肤白皙,薄唇微红,俊美无俦,此时也许是因为刚刚经历过杀戮,他眼瞳中的狠戾之气还未完全散去。

人群中有偷眼觑去的宫婢,震惊在当场。

素来人们只闻北晏帝王年纪轻,却从不知这帝王容貌惊艳,一眼望去,若除却他身上穿着的龙袍,倒是与寻常贵族家的翩翩公子爷相差无几。

方才那将领头子双手抱拳跪地,洪声向男人禀报:“禀王上,人已带到,是否要就地……”

“嗯?”男人漫不经心道,“孤说过要杀人了?”

那将领接触到男人冰凉视线,禁不住胆寒,连忙低头回道:“是!”

男人没再说什么,深潭般的眼眸略掀,视线掠过底下一片乌泱泱跪伏的人,仿佛在猎物群中寻找自己心仪的猎物。

他看过众多乌泱泱的士兵,目光最后落到了最前头那袭单薄的荼白色身影上。

狭长凤眸微微眯了眯,眼中流露出几分兴味。

那道身影此时并未抬头,饶是跪着也身躯挺直,如墨青丝失去了发簪的挽束,松松地披散满身,似一片开到荼蘼的白花,气质清冷疏离。

是齐宁公主,谢芙啊。

男人盯着那道身影,薄唇微勾,随即在数千人的注视下,径直朝她走了过去。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谢芙祁砚之完整版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