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成婚萧少霸宠小娇妻(云乔萧君庭)
错嫁成婚萧少霸宠小娇妻(云乔萧君庭)

错嫁成婚萧少霸宠小娇妻(云乔萧君庭)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7-29

小说介绍

云乔萧君庭小说的名字是《错嫁成婚萧少霸宠小娇妻》,提供云乔萧君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屋子里只剩下两个人,他迈着长腿慢慢地靠近,霸道的气息迎面而来,她蹒跚地后退,却无法退缩。他把她关在膛与墙之间,抬手住在她的下巴上:这几天恐怕要委屈夫人一。。

小说简介

就是云市长的千金,云家大小姐。
燥热杂乱的环境对她没有任何的扰乱,做为医生,救死扶伤是职责,而且她是这次C国医疗救援小组的队长,更应该冲在前面。
哐噹!简陋的屋门被踹飞,只见四五个满是血迹的队员抬着担架闯进来,担架上的队员血流如注,洒了一地,为首的队员身姿挺拔,五官精致,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谁是头儿?”

错嫁成婚萧少霸宠小娇妻全文阅读

外面炮火连天,就连整个医务室都被震的颤了三颤,云乔低头为伤员缝合伤口,汗水混着血水打湿了她的发丝,那张清丽的容颜显得凌乱狼狈,看不出本色,任谁也猜不出她就是云市长的千金,云家大小姐。
燥热杂乱的环境对她没有任何的扰乱,做为医生,救死扶伤是职责,而且她是这次C国医疗救援小组的队长,更应该冲在前面。
哐噹!简陋的屋门被踹飞,只见四五个满是血迹的队员抬着担架闯进来,担架上的队员血流如注,洒了一地,为首的队员身姿挺拔,五官精致,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谁是头儿?”
云乔淡然开口:“我。”
他大步跨过去,用枪抵在她的头部:“马上救他,否则老子马上毙了你们!”
她毫不畏惧,跟他淡然直视:“你打算这样让我给他做手术?”
看到那熟悉的眉眼,萧君庭微微一愣,利落的收起手枪。
她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在场的队员面色骇然,从没有人用这样的语气跟他们的上司说话,这女的完了!
他收敛了身上森然的冷气,竟然扯唇一笑:“好。”
他带着人走了出去。
云乔立刻命令助手将伤者抬到手术台:“快!止血钳!供血袋!”
“队长,病人脉搏太过微弱!似乎没了呼吸!”
云乔毫利落的为他做心脏复苏按压。
远处,萧君庭眯眼望着那个朝他吼叫的女人,她拼尽全力做着摁压动作,鲜血喷在手指上,脸上,染红了白衣,对于这些,她丝毫不在乎,似乎她就是手术室的王者,动作利落,气贯长虹!
到了半夜,伤者的手术顺利完成,被转送回国,云乔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她疲惫的走出手术室,在水管前低头清洗着手上的血迹。
忽然一块毛巾被递了过来,她一抬头,便看到那张冷峻的脸,瞬间把‘谢谢’这两字卡在了喉咙里,说实话她对这男人并没有什么好印象:粗鲁、野蛮、霸道……
他点燃一支雪茄,张开削薄性感的嘴唇朝她吐出一口烟:“记住我叫萧君庭,萧风乍起,墨云暴雨。”
原来他就是大名鼎鼎的萧君庭,jz界的神话传说。
听说他出身平民,十二岁入A营,十六岁就崭露头角,二十岁成为A营一虎,一路平步青云,现在仅仅二十七岁,已经是C国举足轻重的人物,他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他为人狠辣,对自己更狠,就连父亲都要对他忌惮三分,这种人,少招惹为妙!
云乔被呛得咳嗽起来,精致的小脸通红,可爱迷人,她狠狠的将用完的手巾丢给他,在两人擦肩而过时,他猛然攥住她的手腕,她下意识的去摸口袋中的手术刀,如果他敢欺负她,她就跟他拼命!
“谢谢你救了我的兵。”
她语气淡淡:“这只是我的本职工作,萧先生不用放在心上。”
他单手将她的双手反剪到身后,咬耳道:“别来无恙。”
她怔怔的看着他,只觉得那张冷峻的眉眼很是熟悉,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此时医疗队的人三五成群的走过来。
他猛然将她松开,她踉跄后退,他长臂一挥,攥住她的腰肢,远远看去,两人姿势暧昧,她脚朝着他的两腿间踹去,却被他修长的双腿夹住,他暧昧的抬手摩挲着她的唇角,柔嫩的质感让他忍不住想要亲吻。
她嫌恶的瞪着他,他却扯唇一笑,将她松开后,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来日方长。”
他已经走远。
云乔的唇角残留着淡淡的烟草味,她折回水池旁,捧起凉水狠狠的搓洗着唇角,搓得几乎起了皮。
医疗队的姐妹们围了上来,大家来自五湖四海,并不知根知底,只是随意猜测。
“云乔,难道萧先生就是你要找的人?”
“怎么可能,云乔要找的可是她的未婚夫。”
A女一脸花痴:“那我就放心了,萧先生长得帅,又怎么努力,听说他可是从队员一步步爬到这个位置的。”
B女忍不住泼冷水:“得了吧,听说他不近女色,这种人哪里是我们普通人能驾驭得了的?”
云乔牵强的笑了笑,转身离开,她疲惫的靠在走廊的长椅上,打开皮夹摩挲着上面的照片,俊男靓女,笑靥如花。
男的正是她的未婚夫容慕白,也是她的青梅竹马。
从她懂事以来,就知道她要做他的妻子,因为云家的人是一定要嫁给容家的,更何况她是云家的大小姐。
如果说喜欢,还是有的,一是日久生情,二来她总要嫁人的,更何况容慕白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长得不错,儒雅温柔,没有高干子弟的高傲,对她又极好。
这门婚事还一直被同父异母的妹妹云兮所嫉妒。
如果她不嫁给安慕白,总会被父亲以妹妹为威胁,嫁给王慕白、李慕白……甚至她不认识的人,既然这样,不如嫁给自己所熟知的人。
再过两个月,他们就要举行结婚典礼了,可是容慕白,你去了哪里?
她只知道他参加了C国对D国的战役,已经半年没了音讯,就连容家也查不到他的消息。
眼下容家是C国总统的有利人选,只能将这件事情压下去,眼看婚期快到了,她索性报名参加了医疗队,希望能够找到他。
A营办公室。
室内格局简单,透着一股子冰寒,清一色的玄黑,就连窗帘都是厚重的黑色。
萧君庭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堆照片,而照片上的女子显然是云乔,有小时候的漂亮可爱,少女时的亭亭玉立,还有现在的清丽可人。
他伸手描摹着照片上女人漂亮的眉眼,深邃的眸子染上一层笑意:“这是你自己撞上来的,怪不得我。”
他勾起唇角,立刻拨通了X区地牢的电话,而那里关押的都是穷凶恶徒,或是政要人员想要铲除的人。
“放容慕白离开,用最快的速度把他送回容家。”
“可这是署长与姜家合作的条件,姜副总统如果怪罪下来,那不是要让我们为难了?”
“闭嘴!按我所说的去做。”
他顿了片刻:“还有,明天把兄弟们都带来。”
电话那边的乘风显得很亢奋:“署长,是不是又有新任务了?哥几个正好没打痛快,这会儿正愁没地方活动筋骨呢。”
“求婚!”
乘风倒抽冷气:“嘶……”

错嫁成婚萧少霸宠小娇妻免费阅读

萧君庭不等他说什么就挂掉了电话。
乘风一脸懵逼,署长连个女伴都没有,这是求的哪门子婚?
不过这命令还是要执行的,毕竟萧君庭这冷面阎罗的外号可不是白来的,谁若是违抗他的命令,简直是往枪口上撞。
…………
经历了一天的疲惫,宿舍里传来一阵绵延的呼吸,可云乔却辗转反侧。
她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她便猫着腰,悄悄的朝着厕所走去,毕竟在这里非军要人员是不能使用手机的。
她打开手机看了看,是挚友徐晓冉发来的微信:容慕白已平安回国,速速归来。
她捂住雀跃的胸口,唇角露出一丝释然的笑意,他平安归国,那他们的婚礼便会如约举行,只要她顺利成为容家少夫人,便可以顺理成章的带小暖离开。
想到妹妹小暖的病情,她不禁有些黯然。
当年仅有五岁的小暖亲眼看到妈妈坠楼的惨烈,便受到了惊吓,现在虽已十六岁,但却如痴儿一般,时常疯癫。
她只希望在她有生之年能给小暖安逸的生活,让她不再受任何人的欺负。
第二天一清早云乔便收拾好随身衣物,留了张便条,悄悄离开宿舍,她需要在婚礼举行之前赶回偃都,一刻也耽误不得。
医疗队的负责人老李听说了她的情况,立刻为她安排了一辆军车,半小时后就到。
她提着旅行箱站在十字路口焦灼的等待着。
嘎吱!一阵刹车声传来,而车上下来一位身着迷彩服,脸部涂着油彩的队员。
他身形笔直,眸若凉夜,向她打了个漂亮的军礼,利落的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放入后座,还不忘贴心的为她打开车门。
“辛苦了。”
他只是微微点头,并未言语。
她上了车子,悄悄的拿出手机给容慕白发了一条微信:请帮我照顾好小暖,我会尽快赶回去完婚。
只是这条短信却无法发出,她检查了一下手机信号,这才发现手机上没有任何的信号,大概是这里是密林区信号不好,她也没太在意,收起手机。
她抬眸望去这才发现这根本就不是去机场的路。
她警惕的打量着开车的队员,迷彩服,牛皮靴,腰间有枪,胳膊上虽然没有肩章,却残留着深深的印记,很显然这人是队员,而且级别不低,只不过刻意将肩章撕下。
她迅速冷静下来,缓缓拿出包里的手术刀,握在手里。
就在军车急转弯刹车的时候,她借着身体的惯性迅速扑上去,将手术刀抵在他的咽喉。
“乖乖听我命令,把车子调转方向。”
他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惊愕,随即释然,只是唇角微微翘起一丝玩味的笑意。
云乔声音幽冷:“别看这把手术刀个头小,却很锋利,我曾经用它剜过心脏,切断过血管,也剔过骨,轻而易举的便可将你脖颈的大动脉切断。我是医生,救人杀人不过翻云覆手间。”
手术刀凉凉的滑过他的脖颈,停在了脖颈的大动脉,轻轻一划,鲜血蜿蜒在他古铜色的肌肤上。
他似乎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扭过头来,朝着她微微一笑,魅惑无边,颠倒众生。
血腥味在车子密封的空间里晕开,她微微皱眉,手中的刀子又深入几分,鲜血直流,他依旧笑的颠倒众生,似乎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
她顿时觉得头皮发麻,这种对疼没有概念的人,要么是植物人,要么是经常出入鬼门关的魔鬼,很显然她今天的运气很不好,遇到了魔鬼。
电石头火光之间,手术刀落地,而她已被那人压在身下,两人四目相对,他危险如豹,她倔强相迎。
“呵!我挑的女人,够味!”
竟然是萧君庭,他疯了么?
她冷笑:“萧先生就是这样报答我对你下属的救命之恩?”
他的唇瓣擦过她的耳垂,她的身子如同触电,酥酥麻麻,险些沦陷在他眼眸的深邃中,只是顷刻间被他接下来的话雷了个外酥里焦。
“所以我决定以身相许了。”
他说这句的时候极其认真,脖颈温热的鲜血滴落在她的脸上,灼热的发烫。
顷刻间,她的思绪飞快翻转,萧君庭是聪明人,因为这种人熟知生存法则,才会平步青云,他们往往只会跟对自己有利的人打交道。
她虽然贵为云家大小姐,却不受宠爱,无论从影响还是实力上都无法帮助他,更或者说对他而言,自己就是个累赘,若说救命之恩,那也不应该轮到他来报答。
想了一会儿,她得出了结论,要么他疯了,要么他想要利用她这个容家未婚妻的身份来挟持容家为他谋取利益。
眼下便是一场心理战,她试着安抚这个魔鬼,企图拉回他的理智。
她撕下身上的衣衫捂住他脖颈的伤口,尽量的语气温柔:“萧先生,你听我说,我只是云家拉拢容家的棋子,而云家的棋子不止我这一颗,所以你利用我,是威胁不到容家的。”
“可云乔只有一个。”
她愕然:“什么?”
他用指腹温柔的为她擦拭掉脸上的血滴:“云乔,我要的是你这个人。”
“萧先生,你可能误会了,即便容慕白喜欢我,他也会为了容家的利益而接受家族的安排,所以我对你来说还是废棋一枚。”
“呵!我萧君庭什么时候把容家放在眼里了?”
以前没有,现在更不会!
云乔有些摸不透眼前的男人了,她微微眯了眯眸子:“你到底想要什么?”
他暧昧的点了点她柔软的胸口:“你的身,你的心。”
她怔怔的看着他,现在可以肯定了,要么是她听错了,要么是萧君庭疯了,否则她就要疯了。
她跟萧君庭之前并没有任何的交集,若说他对他一见钟情,那才是见了鬼,这种人永远将理智放在首位。
他扯唇一笑,起身单手去扯皮带。
这个魔鬼想要做什么?更何况这里是密林区,若是抛尸荒野,也无从查证,更何况这里是他的地盘。
她绝对不能死在这里,否则小暖怎么活下去?
她厉声警告:“萧君庭,我们云家虽然比不上你的势力,可是在偃都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
他微微撩起眼皮,抽出皮带,魅惑一笑。

小编点评

云乔萧君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进去,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