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最强皇子(李航李瑁嫣儿)
大唐最强皇子(李航李瑁嫣儿)

大唐最强皇子(李航李瑁嫣儿)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7-28

小说介绍

《大唐最强皇子》小说的主角是李航李瑁嫣儿,带您赏读李航李瑁嫣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李瑁一声厉喝,陈文修下意识的就又磕了下去:“寿王饶命,寿王饶命啊!”喊得两声,又抱住了李琦的大腿:“殿下……殿下救我,我可是为了殿下……

小说简介

伴随着身体血液的流出,刺骨的寒冷逐渐占据了整个身躯。
不期而至的窒息,让李航的意识逐渐模糊……

大唐最强皇子全文阅读

十月间的河水,依旧冰凉。
伴随着身体血液的流出,刺骨的寒冷逐渐占据了整个身躯。
不期而至的窒息,让李航的意识逐渐模糊……
他似乎听见了灵魂脱离躯体的声音,他看见远处有光,深邃而璀璨,他朝着那光飘了过去,就在将要触摸到它时,耀眼的光芒猛然炸开,他本能一般闭上了双眼。
随后,刺骨的寒冷再次袭来,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身子微微一颤,又睁开了眼。
睁眼的刹那,窗外闪出一道娇小的身影,抬手便去关窗。
鬼使神差一般,李航突然说了一句:“不要关!”
下一刻,窗户被重新打开,他尝试着坐了起来,抬眼望了出去。
窗外,是黎明前最浓厚的黑幕,身下,是丈许宽的檀木大床,丝质的帷幔,柔软的被榻都在彰显着主人的尊贵。
但整个房间,都让他觉得阴冷,压抑,甚至有些恐惧。
李航就那么静静的坐着,纷乱庞杂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最后定格在了晃得人睁不开双眼的强光和尖锐刺耳的刹车声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航猛然发出了一声怒吼:“别他妈想耍我,有钱了不起?有种就出来!”
吱呀一声,厚重的大门被人推开,娇小的身影跌跌撞撞的跑到身前,砰的一声便跪了下去,如捣蒜一般死命磕头:“奴婢知罪,奴婢知罪!”
“还挺舍得下本钱,环儿在哪儿?叫她出来!”
“回殿下,王妃去了花萼相辉楼献舞,只怕要……”
话未说完,突然顿住,小小的脑袋猛的抬起,水汪汪的杏眼儿直勾勾的盯着榻上的少年,惊惧之余,更多的却是欣喜:“殿下您醒了?”
李航也是微微一愣,眼前的女孩儿,十五六岁的模样,五官精致,皮肤白皙,窈窕的身段还没完全长开,但已初具规模,精致的锁骨之下,素色的宫裙难掩春色。
关键是,女孩儿眼中的神色,看上去绝非作伪,额头那一团血浸,也足以说明她刚刚真的是在结结实实的给自己磕头!
这,还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李航冷冷一笑:“别白费力气了,我不傻,去把你主子叫来!”
自称嫣儿的少女立时又开始不停的磕头:“殿下明鉴,殿下您就是奴婢的主子,奴婢心中也只有殿下一个主子!”
李航就那么看着她,嘴角依旧挂着嘲讽的笑意:“演得这么卖力,头都要磕出血了,他到底给了你多少钱?”
少女闻言,娇弱的身子便是一震,猛的抬起头来,俏脸之上写满不甘和愤懑,眼眶之中已是泪水盈盈:“殿下,您不信嫣儿?”
演得真好啊!
李航嘴角一翘,:“要我信你?好啊,你过来!”
少女只是稍稍楞了楞就起了身,站到了李航的面前。
“脱衣服。”
水汪汪的眼睛在那一瞬闪过一丝喜色,随后又变得有些犹豫:“殿下昏迷两年,这才刚刚醒转,身子恐是虚弱得很,奴婢怕……”
李航满眼戏谑的看着她:“怎么,演不下去了?”
嫣儿便又是一愣,旋即便咬紧了贝齿,羞赧的垂下臻首,抬起洁白的皓腕,葱白般的修长十指轻轻捏住了腰间束带,片刻的悬停之后,便轻轻一扯。
忽明忽暗的昏黄烛光,散发着青春活力的美妙身躯……
李航竟忍不住咽了口口水,然后便一把将少女拉进怀中,紧接着又一个翻身将人按在了榻上,处子特有的淡淡体香飘入鼻尖,心旌忍不住便又是一荡。
这是个陷阱!
李航努力的提醒着自己,强忍着心头的躁动,伏到少女耳边:“像你这个级别的,身价恐怕不便宜吧?啧啧啧,真是舍得啊。说吧,摄像机藏哪儿了?”
少女疑惑的看着李航,浑身都因紧张而在微微颤抖:“殿下在说什么,奴婢不明白。”
“还要演?行,我自己找!”
翻身下床的那一刻,李航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随后便又释然,男人的正常反应而已,没什么值得羞愧的。
便在此时,一道闪电划过长空。
原本有些昏暗的屋子在那一瞬恍如白昼,身前的铜镜中现出一张年轻、陌生的面庞……
轰隆一声,惊雷响起。
被惊呆的李航猛的一震,忍不住便抬起双手摸向了自己的脸颊。
豆大的汗珠滑落额头,又是一阵冷风拂过,冰凉刺骨的寒意顺着四肢百骸透进身体,却都不如李航心中那般冰凉。
又一道闪电划破天际,巨大的轰鸣在耳边响起,铜镜中那张眉清目秀但毫无血色惨白面容再次清晰的浮现在眼前,两只瘦的皮包骨头的手掌覆在其上!
李航胸中便是猛的一滞,哇的一口吐出大团乌血,接着眼前又是一黑……
雨,淅淅沥沥的落了下来。
昏昏沉沉中,眼前似乎有人影晃动,耳边也开始有了人声。
睁眼的一刹那,便瞧见了一道高高瘦瘦的背影,鬼使神差一般,他又闭上了双眼。
“陈太医,这是怎么回事?”
“回殿下,寿王脉象平和,精盛气足,像是无碍了,实在是奇怪!”
“呵,无碍?我问你,他为何会突然醒来,既已醒来,为何又再次昏迷?”
“这……属下实在不知,还请殿下恕罪。”
“那你现在作何打算?”
寿王?
哪个寿王?
“殿下,寿王聪颖,但太懦弱,多谋,却又寡断,即便是真的醒了,也不见得能与殿下相争。”
“哼,说得轻巧。母妃的心思,尔等又知道多少?”
“那殿下的意思是?”
“皇兄昏迷两年,突然醒转,本就不合常理,再加上寒邪入侵,一时没能抗住,想必也不会有人怀疑吧?”
李航的心中便是猛的一惊,这是要弄死自己啊!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就听得那陈太医答道:“下属知道该怎么做了。”
“嗯,药石之事,我自是信得过你,做得干净些,莫要叫人看出什么来。”
“殿下放心!”
“速去准备吧,务必赶在母妃来此之前了结了这事,本王就在此间再陪陪皇兄,今后,怕是也没机会了。”
“诺!”

大唐最强皇子免费阅读

怎么办?
李航心中苦笑不已,有些不知所措。
一切的一切,都在说明一件事。
这不是在演戏!
自己,真的穿越了!
然而刚刚醒来,要面对的便是这等杀局。
自己是谁?
这个要毒死自己的人又是谁?
李航努力的想要找到答案,然而能回忆起的,也就只有那个叫做嫣儿的少女说起的只言片语。
对了,嫣儿呢?
疑问方生,便感觉到有人坐上了床榻,坐到了自己身边,下一刻,便开始了喃喃自语。
“皇兄休要怪我,我虽比你晚生了两年,但样样都比你出色,母妃却因你从小寄养在宁王叔府中,心中颇有愧疚,一直以皇兄为重,可是,若皇兄做了太子,我又该去何处?”
“眼下废太子已死,前面虽然还有着三皇兄,四皇兄,六皇兄和十二皇兄,但好在父皇独宠母妃,我机会不小。”
“但若你醒了,母妃心中向着你,那我便真的一点儿机会也没有了,唉……要怪,就怪你三年前那般不小心,竟在新婚之夜跌入池中,让我觅得如此良机。”
“皇兄啊皇兄,我那嫂嫂风华绝代,可惜却是跟了你,这两年间也不知受了多少委屈,不过皇兄请放心,皇兄去后,弟弟没了顾虑,自会替皇兄照顾嫂嫂。”
“说起来,嫂嫂去了花萼相辉楼献舞,也不知父皇和母妃见了她会作何感想……”
“唉,说这些作甚,不说了不说了,免得皇兄你死不瞑目。”
说道这里,他竟伏下身子,凑到李航耳边悄声说道:“皇兄放心,嫣儿,我自会送去陪你,也好让你在黄泉路上有个伴儿。”
李航心头又是猛的一震。
便在此时,那陈太医又走了回来:“殿下,药石已备好。”
“嫣儿,送皇兄上路。”
李航猛的睁开双眼,嫣儿精致的面庞瞬间挤满视线,嫣儿明显吃了一惊,然后,竟便朝着李航微微摇了摇头。
这是什么意思?
示意自己不要声张,乖乖等死?
李航一时有些懵,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嫣儿将青玉小碗凑到嘴边,小心翼翼的含了一口,腰肢一软,俯身轻轻的吻了下来。
少女的清香扑鼻而来,唇上传来奇异的触感,凉凉的,柔软甜腻,让人陶醉,更神奇的是,这种感觉,竟仿佛有些莫名的熟悉。
呵,如此香艳的下毒手法……
不对,她没有给自己喂下任何东西,方才,她的喉头似乎动了一下,那是……她把毒药吞了下去!
李航大吃一惊,心头更是疑窦丛生,但眼下这情况,他不知道该做什么,更不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他只能静静的躺在那里,呆呆的看着嫣儿一口一口的吞下毒药,然后又假装喂给自己。
视线被嫣儿的娇躯阻隔,看不到那两个要毒杀自己的人。
但他们的声音,却听得越发清楚。
“陈太医,你这药,不会有问题吧?”
“殿下放心,服下此药之后,症状与寒邪入侵无异,三日之内若无解药,便是必死之局,寿王昏迷两年,身子本就虚弱,不会有人起疑。”
“很好,嫣儿,动作快些,母妃她们,怕是快要到了,本王不宜久留。”
嫣儿立刻直起身来,轻轻拭去嘴角残留的药渍,又顺手抹了眼角泪珠,再次朝着李航轻轻摇了摇头,李航也连忙又闭上了双眼。
嫣儿这才转身朝着那人盈盈一拜:“盛王殿下,好了。”
“你留着此间好好照看皇兄,我待会儿再来。”
“是!”
吱呀一声,是关门的声音。
李航猛的睁开双眼,翻身坐起,死死的盯着那道窈窕的背影,一字一顿的问道:“为,什,么?”
嫣儿微微一顿,片刻之后才转过身来,两行清泪挂在清丽的脸上,无声的啜泣,哀婉的眼神,就仿佛一把尖刀,在李航心尖一刀一刀的割着。
“为什么?”
他压低了声音,放缓了语速,尽量温柔的又问了一遍。
嫣儿戚然一笑,又跪了下去,朝着他行了一个大礼:“两年了,两年前,殿下迎娶王妃,那是何等的风光,皇亲贵胄,王公大臣,满满的站了一院,就连当今圣人都送来了贺礼。”
“那时,奴婢就站在角落里,看着殿下和王妃,那时的殿下,英姿勃勃,意气风发,可万万没想到……”
“殿下您竟一睡就是两年,两年间,寿王府越来越来冷清,两年间,那些狗杀才越来越不把您当回事儿,两年间,偌大的寿王府,便只有嫣儿陪着殿下……”
“现在好了,殿下您终于醒了,您醒了,他们就再也不敢欺负王妃了!”
“殿下,今后嫣儿不在殿下身边,殿下要保重自己,千万,千万不要再随便相信谁了,这寿王府,这长安城,想要害殿下的人,实在太多了……”
李航愣住了,眼神中满是迷茫,不自觉地便开始自言自语了起来:“我是谁?你又是谁?这儿是哪里,要害我的,又都是谁?”
“殿下说什么?”
声音刚刚落下,外间就传来一声拖得长长的声音:“惠妃娘娘到!”
嫣儿面上便是一喜,又连忙抹去眼泪,低着头退到了一旁。
少顷,大门再次被推开。
雨,已经停了,天光透入房间,环佩叮当,香风袭人,成熟妩媚的宫装丽人楞在了门口,阳光在她的后背撒开。
仿佛只是那么一个瞬间,满屋的阴冷便被一扫而空,温暖,铺面而来。
嫣儿再次跪拜而下:“奴婢见过惠妃娘娘。”
“瑁儿……”
宫装丽人没有理睬她,只是颤颤巍巍的叫了一声。
李航眉头微皱,尝试着应道:“母妃?”
下一刻,丽人身形一晃,身后的侍婢立刻去扶,却被她一手挥开,然后便冲到了榻前,一把将李航揽入怀中:“瑁儿,我的瑁儿,我的好瑁儿,你终于醒了!”
熟悉的感觉再次泛起。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血浓于水?
尽管灵魂已经不在,但身体,依旧记得这血脉相连的感觉……
“惠妃娘娘,殿下才刚刚醒转……”
不知是谁提醒了一句,惠妃这才惊醒过来,连忙放开了李航:“王太医,快些过来瞧瞧我的瑁儿!”
一听到太医两个字,李航便不自觉的皱了皱眉:“母妃,我没事,不用瞧了。”
“可是……”
“让他们出去,我有话要与母妃说。”

小编点评

李航李瑁嫣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