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将军半生情殇(沈芜穆定北)
女将军半生情殇(沈芜穆定北)

女将军半生情殇(沈芜穆定北)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7-27

小说介绍

主角是沈芜穆定北小说叫做《女将军半生情殇》,剧情饱满,为您提供沈芜穆定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夫人,大夫说了这药只能管一年,您真的不打算告诉将军吗?”沈芜顿住琴音,接过药碗一饮而尽。“邱国边境动荡不安,他处理战事要紧。”若穆定北知道她得了不治之症,下一秒便会大张旗鼓纳妾回府吧?

小说简介

边境动乱之际,沈芜代替父亲上战场,以女儿之身护佑江山安定。阴差阳错下,她救了镇国将军穆定北,被他识破了身份,也因此对他一见钟情。因为这场相遇,荒凉的战场多了一丝浪漫。他们许诺一生不离不弃,然而,回到京城后,穆定北却将清雅公主迎回府,沈芜清楚的看到了他眼中的厌恶与不耐,她知道,这段缘分到头了,自古男儿多薄情,有了新人忘旧人……

女将军半生情殇全文阅读

待房中只剩穆定北一人,他重重按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感觉脑袋混沌得要炸裂。
那种混沌感交织着痛意,让他的心怎么都沉静不下来。
这些天他虽然一直都处于半醒半睡的状态,但是他也一直都有思索回想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
眼下证明沈芜的清白尤为重要,起码能在整个将军府的人跟前证明她的为人从未变过。
可最为重要的,是先找到她。
必须找到她……
气温回暖,派去崖底的人搜寻的人终于传来了消息。
崖底是深不见底的江水,水流猩红好似漫无边际的血水,岸边有些堆积成山的骨骼残骸。
沈芜,依然没有找到。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怎么就找不到?掘地三尺也必须找到她!继续找——!”
穆定北怒吼着,将房间里触手可及的东西都砸了个稀巴烂。
大夫说过他体内的毒不能气急攻心,好不容易养得半好的身子再次颓散,连带着压制住的毒素也跟着迸发了出来。
穆定北连着咳了三日血,但他却拒绝召见大夫,而是独自一人呆在寝殿中,不见任何人。
就连清雅公主前来探望,穆定北也不顾及她身份的尊贵而选择了闭门。
因为寻不到沈芜,他太过恐慌了。
那种从内心深处冒出的寒意蔓延至四肢百骸,让他恐惧到极点。
如果一直都找不到沈芜,该怎么办?
如果掘地三尺都找不到她,他该怎么办?!
不,他不能做这种假想……
“芜儿,我一定会找到你的……我们说好要一起到白头,要一直在一起永不分离……我们才过了六年时间啊,你一定在某个地方等着我对不对?待我身体再好些,我一定亲自去寻你,一定会找到你……”
穆定北喃喃说着,眼前恍惚闪现出沈芜清瘦恬静的模样,让他不由得嘴角微扬。
“芜儿,芜儿……”他柔声说着,嗓音中的深情不减当年半分,甚至更浓烈。
接着,他将手伸了出来,轻轻拂过那抹虚影。
动作中的柔情,就好像是真真切切触到了那个女人一般……

女将军半生情殇免费阅读

邱国,将军府。
秋风瑟瑟,落叶凄凄。
一袭素袍的林霁雪拨弄着指尖的古筝,孤寂的琴音传遍了整个厢房。
婢女夏荷端着一盅黑漆漆的药汁过来,面色担忧看着她。
“夫人,大夫说了这药只能管一年,您真的不打算告诉将军吗?”
林霁雪顿住琴音,接过药碗一饮而尽。
“邱国边境动荡不安,他处理战事要紧。”
若封临知道她得了不治之症,下一秒便会大张旗鼓纳妾回府吧?
嘴里的苦涩蔓延至胸腔,让她心口堵得难受。
入夜,月色清冷。
林霁雪两眼空洞地看着窗外的圆月,心情五味具杂。
封临上次来她的梧桐苑,也是这样一个月圆之夜。
但那,已经时隔三月有余。
“嘎吱~”
房门被人推开,一阵健硕有力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杂夹着刺骨的夜风。
林霁雪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却在看到那双绣着腾云的黑色靴子时,生生顿住。
“阿临,你回来了……”林霁雪灰暗的眼眸有了丝亮光,温婉地站了起来。
正要上前迎去,封临却径直与她擦肩而过,只留下一阵清冷气息。
“怎么还没睡?”他嗓音淡漠。
林霁雪绞着帕子的手顿了顿,轻声道:“睡不着,赏月忘了时间……”
封临自袖中拿出一个用帕子包裹着的雕花玉簪,随手放在了桌上。
“今年的生辰礼物。”他淡声道。
林霁雪眼底的光微微晃动,心底划过一丝欣然,原来他还记得今天是自己的生辰……
只是她正要伸手去拿那玉簪时,余光却看到封临那绣着溪水鸳鸯的帕子上,有着一个鲜红的胭脂唇印。
几乎就是在那一瞬间,林霁雪的手立马就颤抖了起来,连带着玉簪掉落到了地板上,清脆碎裂成两截。
“你就这么不喜欢我送你的礼物?”封临冷眸扫向她,神情中尽是不悦。
林霁雪脸色白了几分,紧攥着衣袖缓缓弯腰捡起断裂的玉簪。
“将军有心了,这礼物……甚好,我很喜欢,刚才只是手滑……”
这到底是他给自己准备的礼物,还是拿情人之物在敷衍自己?
封临皱了皱眉,多年的相处,他深知这个女人在口是心非。
因为她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直呼自己为将军。
“明年生辰就不送了,以后想要什么你直接跟管家说,让他去添置。”
封临言语中带着一丝不耐烦,褪了身上的袍子便直接进了内室。
林霁雪看着他的背影,心涩无比。
阿耀,你可知道,这可能是我此生最后一个生辰……
她正想着,胸口又隐隐翻腾,连带着气血上涌。
林霁雪连忙拿起手中的帕子紧紧捂住鼻子,然后将头微微仰起。
这样的动作一气呵成,就好像做过无数遍一般。
不一会儿,素白帕子染上了朵朵红梅血印,看上去触目惊心。
大夫说过,血流得更频繁,她的身体便愈发糟糕。
只有北极之境的药王谷,方有一线治愈希望。
林霁雪不想去那寒北之地,她怕徒劳无功,更舍不得离开封临。
她怕自己离开了邱国,这府上的将军夫人就易主了。
尽管封临的心已经不在自己身上了,可他并没有忘记自己是他生死与共上过战场的结发妻。
活太久,却没了他的陪伴,那有什么意思?
待鼻腔中的血止住,林霁雪将沾血的帕子扔进香炉中烧尽,随后进了内室。
合衣躺在封临身侧,她像往常一样,将头埋在他的后颈中,抬手轻揽住他健硕的腰肢。
“阿临,抱抱我……”林霁雪的嗓音中带着一丝哀求。
“下次吧,今日累了。”封临将她的手挪开,然后往床边移了移身子。
凉意顿时蔓延至林霁雪全身,她看着他的后背,眼底渐渐泛起一层水雾。
每次都是这句话,她还能等多少个下一次?
她想要的,只是他最后的温暖而已……

小编点评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