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嫡女要宠着(唐果谢觅)
病娇嫡女要宠着(唐果谢觅)

病娇嫡女要宠着(唐果谢觅)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6-24

小说介绍

唐果谢觅小说名叫《病娇嫡女要宠着》,这里提供《病娇嫡女要宠着》唐果谢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唐果禁不住讥笑。遂而伸出手狠狠地劈向桌面上,茶盏翻扣,落于地面上四分五裂传出极大响声。许多人威慑,赶忙下跪身来。

小说简介

唐果昏迷的这段日子里,她早已派人打探清楚。
在当地唐果早有心仪之人,正是县令之子相辰逸,两人自天香楼落址后就相识了,也算是青梅配竹马。

病娇嫡女要宠着全文阅读

天光熹微,张嬷嬷头顶着半轮月牙,便又奔进了天香楼。
后院里两个小丫头靠在廊下睡的正鼾。
“咳咳……”张嬷嬷白了一眼,伸长脖子咳了咳。
两个丫头一骨碌爬起来,急忙施礼:“张嬷嬷。”
“大小姐现下可好些了?”
打头的丫头低眉顺眼道:“还是老样子,日日都是睡的多醒的少,便是醒了也只是干瞪眼,连眼珠子都不肯转上一转。”
张嬷嬷先是摇头再是叹气,可脸上却没半点真心:“大小姐真是命苦哟,在外头颠沛了这许久,如今眼瞧着半只脚都已经踏进了侯府,却偏偏在此时晕厥得病。”
两个丫头面面相觑,交换了个眼神。
世人皆知唐侯有女,名为唐珺,聪慧过人。更有圣上做媒,许与谢国公之子谢觅,这谢觅一表人才,文武双全,人人都道两人是佳偶天成。
可却鲜有人知,这媒原是圣上许给侯府的嫡长女唐果的。
无奈嫡小姐三岁那一年被拐子拐走,这婚事才落到了二小姐的头上。
大小姐刚走失,唐侯及夫人四下苦寻无果,大夫人郁郁寡欢,到底是撒手人寰。后来,唐侯扶正妾室,又得了一男一女,却仍未忘了走失的大小姐。
皇天不负有心人,几个月前,大理寺将京城内外的人拐子连根拔起,终于有了大小姐唐果的消息!
十年颠沛流离。跟过戏班,住过道观,最后被一个厨娘收养,母女二人相互扶持开了一家酒楼——天香楼。
传说天香楼的菜香飘十里,做菜的厨娘唐果可赛西施。
这话倒是不虚,侯府的人找过去时,这天香楼内外已经被食客围了个水泄不通,而大小姐正在厨房提着两把菜刀耍的虎虎生风。
那时负责接迎的张嬷嬷亮出绫罗绸缎金钗玉环,说有八人抬的大轿停在门口,只等大小姐点头归府。
谁料“哐当”两声菜刀落地,大小姐抽搐着一头栽倒在地。
手忙脚乱请了大夫,大夫说这是受了刺激气血难调!可侯府下人却觉这分明是没见过世面,被那金子晃了眼,吓傻了过去!
不过这又与她们何干?
大夫人巴不得她回不去,这样二小姐也就能顺理成章的嫁了。
正想着这当儿,门里头直冲出个胖丫头,是天香楼里一直伺候唐国的丫头玉盘。
玉盘“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对着青天又叩又拜,道:“老天保佑!小姐好了!小姐好了!”
张嬷嬷难掩吃惊,“小姐好了?”
“是呢!”胖丫头抹了抹泪。
张嬷嬷蹙眉,满心疑问的踏进房门,绕过屏风,双眼便被少女牢牢吸了过去。
十二三岁的年纪,正是皮娇肉嫩,唇瓣那一点嫣红在那张团团的粉脸上格外生动。
听见响动,少女便侧目看了过来,眸光流动中便衬得眉目楚楚,波光流泄。
张嬷嬷暗暗心惊,真是和过世的侯夫人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都是一顶一的好相貌。
“奴婢见过大小姐。”张嬷嬷屈身行礼。
唐果动也没动,只抬了抬眼皮,看着这婆子装模作样的样子,开口道:“听闻这几日张嬷嬷忙里忙外,真是辛苦了。”
她语气从容,音调不高不低,张嬷嬷却生出一股惶恐。
这几日她忙里忙外是不假,可她忙的都是大夫人交代的事,至于这大小姐她便是连个大夫都没请!
张嬷嬷不得不怀疑唐果这是话里有话,可是转念又一想。
侯夫人去世后,唐侯抬了姨娘为当家主母,她这个陪嫁也是水涨船高,便是二房、三房的主子,对她这红人也是客客气气的。
怎能在一个乡下丫头面前漏了怯?
张嬷嬷挺了挺脊背,回道:“大小姐在外流落这许久,老爷夫人都盼着大小姐早日回府,奴婢侍奉也是应当的。”
说着,张嬷嬷又招来门口的两个丫头,吩咐道:“还不快去请大夫,就说小姐已经大好,让他开些滋补的方子为小姐将养身体,人参鹿茸,雪莲翅肚都不要省……”
“张嬷嬷……”唐果打断她的话,然后眼神一瞥,轻飘飘地问,“我们何时启程返京?”
张嬷嬷愣了一下,确认自己并没有提到那桩婚事才应道:“这一路舟车劳顿,大小姐身子刚好,不妨再休息几日。”
唐果却是不接茬,道:“不妨事,听闻京都繁华绮丽,我只盼插上一双翅膀,眼皮子一眨便飞过去了呢。”
张嬷嬷面上不动,心下却越发不屑。
这样的心胸和见识,便是现下回去又如何?还不是只能做二小姐的垫脚石!
“既如此,那便不再耽搁了。”张嬷嬷细细的打量着唐果,“此去一别,怕是故土难回。不知大小姐在此处可有未见的人,未做的事?”
唐果似笑非笑,淡淡道:“养母已逝,我身边只剩下玉盘一个亲近的丫头,带走便是,至于这酒楼原本便是租的,哪还有什么未见的人未做的事。”
张嬷嬷呆了下,不是说这大小姐在此处还有个青梅竹马?不是说大小姐满腔情意,还为那男子舞了菜刀闹的人尽皆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再看唐果,她正招来玉盘扶着,袅袅往妆台去,口中道:“这十几年都不曾见过父亲和祖母,定然要给大家留个好印象!”
张嬷嬷顿了顿,却是转念一想,道:“大小姐早归也实在是好事,也免得谢家世子苦等许久。”
“谢家世子?”唐果眸光一闪,似是在等她的后话。
张嬷嬷十分满意唐果的反应,笑着讨饶道:“瞧婢子这脑子,竟忘了言语大事。小姐少时离家,想来还不知侯爷为您订了门亲,那人正是谢国公长子谢觅,年初刚刚及冠,婆子远远儿瞧过一回,真是少年英才……”
唐果面上瞧不出悲喜,缓缓道:“那当真是极好。”
竟同意了?
张嬷嬷微微一怔,被唐果的回答惊了一下。
且不说大小姐那泼辣彪悍的性子不该这般平淡,仅仅是为了那桩私情也绝不该是这副反应。
大小姐怎像是变了个人一般?

病娇嫡女要宠着免费阅读

唐果昏迷的这段日子里,她早已派人打探清楚。
在当地唐果早有心仪之人,正是县令之子相辰逸,两人自天香楼落址后就相识了,也算是青梅配竹马。
传闻说唐果待那男子真是扒心扒肺的好,有几次差点豁出命去。甚至还放出话来,非其不嫁。
怎么如今却像是变了卦?
张嬷嬷暗自打量了一眼对镜理妆的唐果,试探道:“婢子自也觉得是大喜的好事。就是动身前老爷几次三番交代要婢子多跟大小姐讲讲谢家世子的好,免得大小姐心生委屈……”
唐果仔细的看着镜中的自己,神色不动,可心里却冷冷笑出了声。
她自然听的出,张嬷嬷这话分明是说要谢世子的不好。
是好是坏,她心中早已有数。若不然,前世唐珺又怎会为了嫁入谢家想方设法陷害自己。
不过现在却是要配合着演戏。
抿着唇,带着几分女儿家的娇俏,惊疑道:“嬷嬷,难道那谢家世子是个浪荡顽疾的公子哥儿不成?否则父亲大人怎会觉得委屈了我?”
张嬷嬷见她这般作态,心中安定了些。
连忙摇头,笑着安抚:“怎会!就算京中口舌嘈杂,一来二去落了个贪玩的名声。可少年人,泼皮些总是有的,等到成了亲定了性便肯安分了。”
“若是成亲了也不安分呢?”镜中,唐果的眉蹙成一团,面上隐隐攒着怒气。
张嬷嬷笑容更甚。
谆谆善诱,“大小姐,咱们老爷是个长情的人,也盼着大小姐能嫁个心仪的人。”
话锋一转,莫名生出几分愁怨,“可婚姻之事,自古便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是女人能做得了主的呢?除非小姐宁死不从,再找人替嫁……”
张嬷嬷与唐果的眼神在镜中交汇,张嬷嬷慌忙跪倒,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
“瞧婢子这张不知轻重的嘴,这话怎么能跟小姐乱讲!”
“嬷嬷这如何使得,快快请起,我自是知道你都是为我好。”唐果亲自将张嬷嬷扶了起来,可张嬷嬷还是一脸惶恐,非要自己去院子里领两个板子。
她当即退了出去,不多时两声哀嚎传来,玉盘听的心惊肉跳。
再瞧小姐却是不动声色,甚至还隐隐带着笑意?
顾不上那许多,直到门外彻底没了响动,玉盘才从柜子里拿出早已收拾好的包袱,道:“小姐,奴婢已经仔细瞧过了,那些家丁婆子懈怠的很,想要逃并不是什么难事。”
“逃?为何要逃?”唐果笑的端庄问的真挚。
玉盘呆在原地,看着唐果像是看着生人。
“小姐,您躺糊涂了不成?张嬷嬷进府那一日,您让我去给相家公子传信说三日后相见,这些难不成您都忘了?”
唐果当然没有忘。
梁王八年七月十四,也就是今日,是她和相辰逸约好私奔的日子。
上一次,她私奔却未走成,名声尽毁、落得一生骂名,在侯府抬不起头来。最后祖母无奈,匆匆将她嫁给相辰逸。
如今再次来到这当口,她却是不会再重蹈覆辙了。
唐果素手执起茶盏,模样自如的轻抿了一口,淡淡道:“忘了如何,记着又是如何?此一去天高路远,父母媒妁,缘尽已是定数。”
“小姐!那可是相家公子啊,您不是非公子不嫁吗!”
玉盘不明,一双杏眼满布不敢置信。
前几日方才还情比金坚,约定白头偕老,怎么如今都尽数变了?!
“玉盘,你逾越了!”
唐果厉声,猛的将茶盖叩在杯盏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吓得玉盘一惊,连忙跪在地上面色紧张。
“我念你心直口快,在这僻野乡村没了章法,若你欲随我归京,言行举止都需要再好好克制一二!”
玉盘这天真莽撞的性子,前世可吃了太多亏。
如今天香楼里皆是京中候府之人,个个心思不一,除了侯爷亲信,还有后母亲婢,尽是盯梢打探之人。
便是这情言秽语,人家就恨不得将此事扣定,都不若归京,便能落下个名正言顺乡野乱女之名。
唐果眼眸清冷的看着玉盘。
玉盘抿着嘴,满身的话语憋于心间,终化成一声呜咽湿红了眼眶,连连叩首请罪。
“小姐息怒,玉盘知错了。”
唐果捏了捏眉心,轻摆手,却也无法与她说明自己现在遇到的情况——
都说人死不能复生,可她死了,却真的又活了过来!而且回到了当初侯府接她回府的时候!
这事实在太过荒诞,她不能告诉玉盘,至少不是现在。
至于相辰逸?上一世被祖母下嫁于他之后,她为其做谋士,东奔西走,生活极其艰苦。本以为同甘共苦,感情必然深厚,却没想也落得个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的结局。
想到临死前他派人送来的毒酒……
唐果眼中禁不住闪过一丝恨意。
这辈子,她定不再与那相辰逸有半分瓜葛。
“你去歇着吧,我累了。”
“是,小姐。”
玉盘垂泪,快步间拂袖拭去,眉目间多有委屈的退下。
来在院子里,京中来的丫鬟婆子们偷闲聊的正欢。
玉盘正欲绕走,便听见那院内传来阵阵唾弃之声。
“不过是野鸡变凤凰罢了,还真拿自己当做侯爷之女了!”
玉盘听得出,那声音像极了京中来的婢女满碧,不觉收回心神,躲在门后静静听着。
“到底是个嫌贫爱富,贪慕富贵的乡野丫头,没见那日瞧见黄金白银绫罗绸缎后径直晕了过去。”
“若传到京城,可不定落了多少笑话。”
“我看她归京认亲是假,欲嫁那谢公子是真!傍上一个谢国公府的公子,怕是这辈子都能扬眉吐气了。”
几人笑声不断,那音字字刺耳,玉盘抓着门板气结!
“你,你们休要胡说!”
满口胡言乱语,目无尊卑,简直可恶至极!
玉盘再也听不下去跑了出来,手指着众人满面怒气,“我家小姐才不是这样的人!你们去和我家小姐道歉!”
“你、你这乡野丫头可别乱嚼舌根,我们可什么都没说!”满碧有些心虚,却没有怯懦,反而嘲讽玉盘身份低微。

小编点评

唐果谢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