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悠着点悍妻快跑了(白蜜梵权律瑢)
权少悠着点悍妻快跑了(白蜜梵权律瑢)

权少悠着点悍妻快跑了(白蜜梵权律瑢)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6-19

小说介绍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白蜜梵权律瑢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白蜜梵权律瑢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夏四月i ,讲述了 向学兰只是想要一心一意,举世无双,白头偕老,一生一世一双人罢了。可惜,现实之中太多诱惑,太多变故,太多得到以后不珍惜了。

小说简介

“我想要听到的从来不是这些,你不明白,姜慎宇也不明白,所有人都不明白。”。
向学兰只是想要一心一意,举世无双,白头偕老,一生一世一双人罢了。可惜,现实之中太多诱惑,太多变故,太多得到以后不珍惜了。
就那样,向学兰选择头也不回的冲出了权律瑢的家。开着车,离开了那里。她宁可做回原来那个高不可攀的高冷女神白月光,也不要再费尽心思的讨好别人,让别人再爱自己了。何苦呢?苦了自己,又害了别人。

权少悠着点悍妻快跑了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画面一转,K国这一边的权律瑢刚刚收到林月芯发给自己的消息和照片:
“权总,请您查收。”。
打开照片一看,竟然是温政优和白蜜梵在一起的照片。
“难道白蜜梵瞒着自己偷偷回国是为了和温政优见面吗?难道白蜜梵和温政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吗?白蜜梵,你可真厉害,这边想要甩掉了我,下一刻就勾塔上了温家公子了!”,权律瑢这时候有些暴怒了起来,他把手机狠狠地摔在地上,然后用力地踩了几下,手机屏幕全碎,手机直接报废!
这个时候不知死活的向学兰还没有看出端倪,而是没有敲门直接走进权律瑢房间,从后面抱住权律瑢的身体:
“怎么了?阿瑢,到底是谁惹你不高兴了?怎么发这么大的火?”。
权律瑢把向学兰搭在他身上的手重重的拿开,连语气都很冲人的可怕:
“能不能不要这样一天到晚的粘着我?向学兰你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你知道你这个样子让我感到很厌吗?”。
“厌烦?”,厌烦这个词语从权律瑢的嘴里对她蹦出来,是向学兰怎么也没有想到的啊!想到这里向学兰整个人都崩溃的,她一下子就哭的特别伤心了:“阿瑢,你原来已经讨厌我了是吗?怪不得,怪不得......你这样对我吗?果然......果然,男人的话不能够信。姜慎宇如此,你权律瑢也是如此。你们都说过爱我,这辈子只爱我,可是呢?当你们得到了我的心,你们就厌倦了,疲惫了,讨厌了。我当初就不该信你们的鬼话,我做错了什么?你们要这样欺骗我的感情?我的真心?权律瑢,你太让我失望了!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了!”。
说完以后,向学兰就冲出去了,虽然权律瑢也跟着追了出去,拉住向学兰的手,表示道歉:
“对不起,阿兰我不是那个意思,刚刚是我不对,是我态度不够端正......我......”。
向学兰失望地把手挣脱了出来,她红着眼睛泪流满面的回答:
“我想要听到的从来不是这些,你不明白,姜慎宇也不明白,所有人都不明白。”。
向学兰只是想要一心一意,举世无双,白头偕老,一生一世一双人罢了。可惜,现实之中太多诱惑,太多变故,太多得到以后不珍惜了。
就那样,向学兰选择头也不回的冲出了权律瑢的家。开着车,离开了那里。她宁可做回原来那个高不可攀的高冷女神白月光,也不要再费尽心思的讨好别人,让别人再爱自己了。何苦呢?苦了自己,又害了别人。
向学兰走后,权律瑢没有挽留。权律瑢知道自己没有权利和理由挽留她了,伤了向学兰的心以后,权律瑢自己也不好受,毕竟是自己喜欢了这么多年的白月光女神。
那一晚,鄞江城——权家庄园里,里外外的佣人都在收拾东西,准备迎接少爷权律瑢的回归。
可是权律瑢回来以后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回庄园,而是来到白蜜梵所住的别墅区内,安排人把别墅的所有东西都搬走了。甚至连水电都给停掉了,显然权律瑢这是在逼白蜜梵回庄园跟他回家住了。
那一天,却正好是白蜜梵的妹妹白蜜糖的生日。白蜜梵和白其深如约而至来到银州市医院的VIP病房内,病房内提早被装扮了一番,有鲜花有饼干更有一份大蛋糕还有十八份礼物。
这是白蜜糖十八岁的生日,可是令人惋惜的是白蜜糖依然只能够安安静静地躺在病床上,身上插着管子和氧气瓶还有心脏记录仪,这一切的一切都象征着白蜜糖还是一个昏迷不醒的植物人。
每一年,每一天,甚至每一刻,白蜜梵和白其深都极其盼望着自己的妹妹能够奇迹般的醒过来。那一场噩梦翻篇,让他们存有的一丝希望实现。

权少悠着点悍妻快跑了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因为活的太没有安全感,我现在睡觉连窗帘都不敢拉上去以后睡觉。于是乎,早晨的阳光就这样赤裸裸地照射在我的眼睛上面。我穿着外衣躺在床上,捂着自己的眼睛,然后侧着身子,打算换一个位置睡懒觉。
可是,当那个男人的俊美又可恶的脸突然印在我的眼睛里,我直接给惊呆了,睡意全无了,他什么时候睡在我的旁边的,我怎么不知道?我对着权律瑢的耳边直接大喊大叫:
“权律瑢,你这个混球!你给我起开,你什么时候爬到我的床上的,哎哟喂一身的酒味,你是想要把我熏死,是吧?你这是想要间接谋杀亲妻,以此来达到你那阴暗至极的目的是吧?”。
“什么?你还知道你是我的妻子?”,权律瑢被旁边这个高嗓门的女人扰坏了自己的美梦,心情也显得有些糟糟的样子:“既然如此,你是不是也该给本少,尽尽一个作为妻子的义务了呢?”。
听到权律瑢这般的冷嘲热讽,我并没有感到很在意的样子,而是毫不留情的回怼回去:
“我现在你还准备没有做好,一个丈夫该尽的责任和义务的前提下,我也有理由和义务提醒你的缺失和不负责任!”。
我利索的打算从床上爬了起来,没想到权律瑢一把抓住我的胳膊,眼睛几乎能够吐出怒火的看着我:
“是谁给你的胆子,这般无视我的存在的?”。
“当然是我那无用又无情的老公大人给我的权利的咯!”,我重重的用手“啪”的拍掉他那双好看却紧紧抓住我不放的手:“权律瑢,不要在我这里找存在感,要找就去你的莺莺燕燕们那里找,我的家不欢迎你!”。
权律瑢听到这里彻底的怒了,他一把的压住白蜜梵的身体,然后抓着她的脖子,好像要把她给活生生地掐死:
“你的家?你白蜜梵的家就是我权少的家,你作为权太太难道这点觉悟都还没有吗?一大早就给我脸色看,我看你是嫌事还不够多,嫌你自己活的太是太长太久了。你一次次这样挑战我的底线,你觉得我会容忍你多久?”。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就像害死我父母那样,权律瑢你杀了我啊?你是不是不敢了?不应该啊,冷血无情又暴躁易怒的权少,怎么会突然就怂了呢?”,我猩红着眼睛看着他,整个人抖了抖,看着这个恶魔,我恨不得把他立刻马上撕个稀巴烂:“你容忍我?真是好笑啊!你对我动手过几次,我想你自己也数不清楚了吧?既然咱两两相厌这么久了,为什么不干脆和我离婚,这样一了百了,不是更好吗?”。
“离婚?”,权律瑢残忍无度的看着眼前的这个无畏无惧又无知可恶的女人,开始不断冷笑,手里的力度也开始放松了:“原来你想要的就是这个,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和我作对,是这样吗?”。
就在权律瑢放开我的脖子的那一刻,我一把抓住他的手不放开,然后对着他的手背就是一口,我狠狠地咬了下去。权律瑢没有挣扎,似乎已经习惯我的反抗,当血丝弥漫到我的整个口腔,让我恶心反胃的那一刻。我终于放开了他的手,他明明就很痛,却眼皮都不眨一下,仿佛刚才我咬的不是他的肉一样。
当白蜜梵放开权律瑢的手,权律瑢从容不迫的把手给收回去了,直接无视掉自己已经被白蜜梵咬伤了的手,甚至还在流血的手:“我就当养了一只,会咬人的狗。”。
权律瑢快速从床上起来,拿卫生纸随便擦了擦伤口,然后把纸巾丟在地上泄愤。最后自己换上衣服,走进卫生间一趟。干脆连看都不愿意再看自己的妻子一眼的离开了他们的家。
原来他的眼底根本没有爱,而她的眼里也只有恨。
看着权律瑢终于离开这个家,从停车场里开车走人。我快速地把自己关锁在卫生间里面,然后趴在马桶边上不断呕吐。每一次嘴里碰到了他的血液,他那带着腥味和有着和眼泪一样味道的咸味血液,总让我一味的感到想要呕吐。
我抓着马桶盖子的边上,瘫坐在地上,心里开始,涌着浓浓的恨意,我恨他,我恨他毁了我的一切:
“我的父亲,还有我的母亲,还有我已经变成植物人躺在床上的妹妹,这一切使然都是那个恶魔赐予的......总有一天,我会和这个人同归于尽,权律瑢!你给我等着瞧!”。

小编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白蜜梵权律瑢完整版阅读 ,小说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丰满,强烈推荐!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