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小公主病娇王爷凶又猛(白夭夭凤殇)
团宠小公主病娇王爷凶又猛(白夭夭凤殇)

团宠小公主病娇王爷凶又猛(白夭夭凤殇)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17

小说介绍

主角是白夭夭凤殇小说《团宠小公主病娇王爷凶又猛》特别推荐,团宠小公主病娇王爷凶又猛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晶莹的水珠顺着乌黑的发丝往下落,经过他的眉心,沿着线条优美的脖颈滑下,在他性感的喉结上停了一停,这才滴落在肌理分明的胸上,而后一路直下……朦胧的月华洒在水面上,银光粼粼的,影影绰绰看不清水下的情景。

小说简介

晶莹的水珠顺着乌黑的发丝往下落,经过他的眉心,沿着线条优美的脖颈滑下,在他性感的喉结上停了一停,这才滴落在肌理分明的胸上,而后一路直下……
朦胧的月华洒在水面上,银光粼粼的,影影绰绰看不清水下的情景。

团宠小公主病娇王爷凶又猛全文阅读

听完李老夫人的话,柳氏直接傻眼了!
要知道白夭夭的爹每年送来的东西,都是一车一车的!
银子金子的自然不用多说,还有很多有钱都买不到的宝贝!
往常每年送来,李老夫人都会先让她和姚氏挑选,剩下的才送到库房收起来。
现在听李老夫人的意思,不但往后再也得不到了,连库房里剩下的,也要全部给白夭夭?
白夭夭却笑着摇了摇头,“以前送来的,那是爹爹孝敬外祖母的,外祖母就留下吧!”
至于以后送的,她自然要收起来!
柳氏看不惯她被外祖母疼爱,挑拨她和姚佳表姐的关系,那么往后,休想从她这里得到一件好东西!
柳氏得不到,但她会变着花样的送给大舅母,到时候眼馋死她!
平日里嘲讽她,她忍了。
但柳氏今日不该骂她是死了娘没爹疼的野孩子!
爹娘是小公主的逆鳞,谁也动不得!
看到白夭夭如此胸有成算,李老夫人心疼的同时,又有一丝欣慰,只要她的小乖乖不是个一味忍让的,那就没人能欺负得了她。
“好,都依你!库房里的,外祖母就先给你存着,将来留给你做嫁妆!”李老夫人慈爱地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道,“好了,快去躺着吧,你身上还有伤呢,咱们可把话说在前头,伤没好之前,必须跟外祖母住一起!”
白夭夭眉眼弯弯地点点头,稚嫩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惹人怜爱的娇憨,“夭夭才不会这么着急搬出去呢,夭夭要赖着外祖母,趁着受伤的机会,让外祖母哄夭夭睡觉,还要外祖母喂夭夭吃饭!”
李老夫人这才被她哄得破涕为笑,“好,外祖母一定每天哄着我家的小乖乖睡觉,亲自喂小乖乖吃饭!”
小姑娘重重地点头,表示满意了,这才让胡嬷嬷抱到了床上去歇着。
“娘,我们……”李云山上前。
“满意了吧?满意了就回去吧!你明天还要去军营,早些歇着吧。”李老夫人语气淡淡的,没有了方才的愤怒,同时也没有了往日里的关切,显然对儿子有些失望。
一想到夭夭这么可爱的小姑娘,竟然被挤兑地去偏院一个人住着,她就心里难受的要死。
她明白夭夭的用心,不忍心拂了她的好意,但也别想她对老二家有什么好脸色!
李云山有些讪讪的,很想说话,但看到李老夫人坐在那里闭起了眼睛,压根不想搭理他,他最后只好拉着柳氏出去了。柳氏也不知道此刻什么想法,总之脸色很不对劲,低着头,也不敢吭声。
李瑶佳目送爹娘离开,咬了咬唇,忽然走到床前,对着白夭夭说了一句,“不管你信不信,不是我让她们去的!”
说完,扭头就跑了。
白夭夭看着她的背影愣了一愣,才回过神来,她开心地笑了。
姚佳表姐和二舅母,还是不一样的。
这也是她愿意退让的原因。
李明泽全场都处于梦游的状态,见李瑶佳跑到白夭夭面前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后,转身就跑了?
这还不算,白夭夭听了还很开心?
他纳闷了:他姐这是又发什么疯呢?跟白夭夭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暗语?提示白夭夭哪里有宝藏?

团宠小公主病娇王爷凶又猛免费阅读

白夭夭觉得一定是她睡觉的姿势不对,才会梦到这么令人血脉喷张的一幕。
俊美的人神共愤的男子,慵懒的靠在水池边,赤着的上半身在皎洁的月色下,犹如蒙上了一层玉质的光泽。
晶莹的水珠顺着乌黑的发丝往下落,经过他的眉心,沿着线条优美的脖颈滑下,在他性感的喉结上停了一停,这才滴落在肌理分明的胸上,而后一路直下……
朦胧的月华洒在水面上,银光粼粼的,影影绰绰看不清水下的情景。
连个腹肌都看不到!
差评!
所以,白夭夭决定回去重新睡着,希望把这个梦做的完美些。
不过当她转过身,刚要从墙头上往下跳的时候,屁股后的大尾巴就被一只大手攥住了,她都没来得及发出叫声,连带着整个身体跌了下去!
扑通!
水花四溅中,白夭夭下意识的伸出四只爪子乱蹬哒。
耳旁忽然传来一道冷沉中带着几分邪魅的声音,“小东西,想看就大大方方的看,来回跳什么?”
可以大大方方的看?
白夭夭瞬间不挣扎了,一脑袋钻到水底真的去看了……
下一秒,她却又从水底钻了出来,瞪着那双漂亮的蓝眼睛,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伸出一只毛绒绒的小爪子,指着男人在水中的下半身,发出灵魂般的拷问:“吱吱吱?”
(你洗澡为什么要穿裤子?)
看你妹个鬼,她连毛都没看到!
男人在她毛绒绒的小脑门上弹了一下,“还真是一只小色狐狸啊!”
“吱吱吱!”白夭夭一听立刻大声反驳。
(你才是色狐狸,你全家都是色狐狸!)
不需要听小狐狸在说什么,只看她这副炸毛的样子,男人就知道肯定是一些气急败坏的话,他从未见过如此有趣的小东西,便忍不住愉悦地勾起了唇角,“呵呵……”
下一刻,他却笑不出来了。
狡猾的小东西趁着男人不注意,跳到了他的身上,狐狸爪子死死地拽住他的头发丝,张嘴,嗷呜一口咬住了他的唇!
“唔!”男人吃痛地低呼出声,一时之间,都不知道是头发疼,还是嘴巴疼了。
白夭夭毫不“恋战”,咬了就跑,嗖的一下跳上墙头!
站在墙上,她向男人投去一抹幸灾乐祸的眼神,“吱吱吱!”(让你再笑!)
末了,又把身子转过去,背对着男人,挑衅地朝着他摇了摇屁股上的大尾巴,这才跳下墙去不见了!
男人手捂着嘴巴,透过波光粼粼的水面,他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唇瓣上,上下分别多了一个血洞,血水顺着指缝往外流。
血色的眸子微微眯起,有诡异乖戾的红芒一闪而过,“小东西,很好!”
阳光透过窗棂照射进来,白夭夭伸出两只白白胖胖的小手,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云丝锦被从她身上滑落下去,露出白皙如玉的小身子,就像是刚剥了壳的蛋清似的,粉粉嫩嫩中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奶香。
“夭夭醒了?”胡嬷嬷笑吟吟的推门而入,走到床前。
将光溜溜的小姑娘从被窝里抱了出来,刚要为她穿衣,就看到她粉嫩的小嘴巴上挂着一抹血渍。
胡嬷嬷脸色骤然大变,“我的小祖宗哎,你昨晚上是不是又跑出去干坏事了?嘴巴上还有血!莫不是溜到隔壁刘爷爷家,去偷吃他家的鸡了?”
白夭夭还没有完全醒好,坐在床边眯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小脑袋一点一点的表达着困意,压根不会回答胡嬷嬷的问题。
胡嬷嬷要哭了,自从来到人界的四方城,作为狐族小公主的贴身嬷嬷,她一直过得提心吊胆。
因为她们家小公主夜晚无法维持人形,会变回狐狸。
而且,等到第二天早上重新变成人的时候,昨天穿的衣服就不知道去哪里了,浑身上下不见一丝布条。
这要是哪天不注意,出现个什么意外,那她就是万死也难辞其咎了。
可即便如此,胡嬷嬷也不舍得离开白夭夭,甚至连责备她都不舍得。
没办法,谁让白夭夭是她们自家的小公主呢?
胡嬷嬷叹了口气,直接拎来水桶,倒满温水,把小公主塞进去,给她来了一个全身大清洗,之后才给她穿衣服。
白夭夭今天穿的是一套绣着细碎桃花瓣的粉色流纱裙,几颗晶莹圆润的珍珠点缀在乌黑的发丝间,衬得她这个娇俏可爱的小人儿更加的精致如画、美若天仙。
不,胡嬷嬷觉得,连天仙都不及她家小公主一根手指头好看。
夭夭可是天道亲闺女,慢说身材和长相了,就是一根小手指,都是按照黄金比例生成的,可谓多一分则多,少一分则少,真正从头发丝到小脚丫的完美无瑕!

小编点评

团宠小公主病娇王爷凶又猛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