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茶反派只想吃软饭[穿书](楚浔萧清毓)
绿茶反派只想吃软饭[穿书](楚浔萧清毓)

绿茶反派只想吃软饭[穿书](楚浔萧清毓)

分类: 豪门总裁时间: 2021-05-13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楚浔萧清毓,绿茶反派只想吃软饭[穿书]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AI工程师楚浔一朝猝死,穿成升级流修仙文里入魔的反派师尊。系统:你要不懈奋斗,活到结局,反杀男主,改

楚浔萧清毓小说简介

楚浔这一觉睡了三天三夜,期间迷迷糊糊醒了几次,被自家弟子红着眼睛温柔地哄着喝了点水便又昏了过去。
楚浔虽意识混沌不清,但这三天一点不曾浪费。
与大脑高度相连的AI一刻不停地测量和调取萧清毓相关的数据,分析出了男主无数的信息。
此外,明风还为楚浔量身打造了一套功法,能够最大限度地开发这具身体的能力,最终达至仙魔一体,二法归一的境界。
他虽要向徒弟假装丹田受损功力尽丧以吃他的软饭,但身在修真界里,到底还是要有些自保的实力,否则届时萧清毓去了大世界,他都没法跟去,这大腿可还怎么继续抱?

绿茶反派只想吃软饭[穿书]全文阅读

这几日萧清毓拼着根基毁损的风险,也一直在给他输送灵力,是以楚浔的修为一直在缓步增长,楚浔自然知道。
不过区区一个软饭男所能做的,也只是默默记在心里,然后增加一点点愧疚。
但是不好意思,下次还敢。
第四日,楚浔彻底清醒过来,身上疼痛依旧,但据明风计算,已大抵无碍。
神识环顾四周,楚浔唇角泛起了然的笑意。
这是萧清毓的洞府。
修仙之人都将洞府当作极其私密的所在,生怕自己的喜好或手段暴露人前,便是从前,他师徒二人也是相互避嫌。
而今男主带他到此休养,除却自己洞府毁损之故,亦体现了萧清毓对自己的信重之意。
萧清毓此刻伏在床边,眼眶之下一片青黑,端的是许久不曾阖眼的模样。
楚浔难得心里一软,伸手抚了抚他的发顶,柔软细腻的触感与原主记忆里年幼的弟子一样温柔无害。
这原主着实不是个东西,总共对男主好的日子,不过就年幼时那么几年,还是为了自己的诡谲心思。
亏得男主对他掏心掏肺。
萧清毓本就睡得很浅,又时刻关注师尊,对楚浔的气息变化很是敏感,被楚浔冰冷的手掌这么一碰,立即醒转过来,莹白如玉的面颊上泛起一丝薄红。
“师尊醒了……”萧清毓虽为男主,在楚浔面前却总是一副谨小慎微的样子,“弟子不该睡的……”
见萧清毓这般乖顺,楚浔乐得给他一颗甜枣,柔声安慰:“毓儿这几日辛苦了。”
萧清毓被他一夸,更是眼眶泛红,语意酸涩:“师尊……师尊许久不曾夸过弟子了……”
自入道修行以来,师尊对他几乎无甚好脸色,近日的温和可谓猝不及防。
在楚浔的记忆里,原主为防萧清毓发现自己的优秀,在萧清毓长大后便日日冷脸相待。
……也太蠢了吧?
就凭萧清毓这种只要给点温柔诱哄,再演一场戏就能死心塌地的性子以及对师尊的一腔孺慕之情,好生笼住他的心,然后吃吃软饭不香么?
这场戏演到这,还有很重要的一环。
装灵力尽失。
楚浔努力欠起身子,腹部的伤口登时传来一阵撕裂的痛楚,原已结痂的伤痕渗出些许血渍,将纯白的亵衣染红。
吓得萧清毓不及多想,赶紧将他扶住,眉头紧拧着在他背后塞了个软垫。
“师尊好生躺着就是……”饶是原主待萧清毓十分恶劣,秉性正直、知恩图报的男主依旧事事以师尊为先,最见不得师尊受苦,眼眶又红了大半。
这副样子,可与原著里因师尊入魔之事见识到了人心险恶,最终变得杀伐果决手腕残忍的男主实在不同。
到底还是个孩子。
楚浔温和地揉了揉他的眼角,自家徒弟恍若受惊的小鹿,艳丽的眉眼浸透了泪花,就连眼底的青黑都显得楚楚可怜。
这般颜色,也无怪原主起了歪心。
“怎么总是爱哭呢,”楚浔失笑道,“为师已不疼了。”
嘴上这么说着,楚浔却是做出了隐忍不发的痛苦神色,果然萧清毓不忍之色更甚。
这么好骗,真的是那个男主吗?
【宿主,男主现在对您戒备很浅,灵力也消耗过半,反杀男主的计划即将成功,请尽快出手,争取早日返回现实世界!】
“闭嘴。”楚浔在心里呵斥了唯恐天下不乱的系统一声。
“明风,计算我灵力尽失的状态参数。”
【计算完成,已将数据模型导入主人识海。】
楚浔很快把这种状态了解清楚,确认无误后开始表演。
“毓儿,你……且转过去。”嗓音干涩又带颤抖,定能激起萧清毓的心疼与自责。
果然萧清毓紧张地握住他微冷的手,失声道:“师尊,您……您怎么了?”
“毓儿莫看,”楚浔轻叹一声,敛去眼中酸楚,轻轻挣开他的手,“无事的。”
楚浔的目光落在丹田附近的伤处,那里已被鲜血染红,十分可怖。
萧清毓的视线随他而去,登时喉头一紧,干涩难言。
“转过去,师尊不想吓着你,”楚浔虚弱地摸了摸他的发顶,用逗小孩的语气轻声诱哄,“听话。”
萧清毓迟疑半晌,最终在师尊这声温柔的“听话”中败下阵来。
萧清毓心中尚存一丝侥幸,楚浔到底与自己境界相仿,他自问与金丹魔修交起手来,虽不能全身而退,却也不至于重伤不愈。
不过,话虽如此,他仍是担忧居多。
楚浔并未忽视萧清毓紊乱的气息。
这可……太好了。
修仙之人耳聪目明,神识也颇为强大,楚浔叫萧清毓转身不过是稍表避嫌之意,毕竟,这“犹抱琵琶半遮面”才是最惹人心疼的呢。
楚浔轻解腰间衣衫,内层的亵衣与结了痂的血肉长在一起,撕下衣摆时皮肤便是一阵撕裂的痛楚,楚浔没忍住“嘶”了一声。
背过身去的萧清毓便随之一颤。
腰间的伤口极深,楚浔这一刀捅得毫不手软,即使修仙之人身体愈合极快、又有萧清毓连日灵力温养,也只堪堪长好些许,此刻依旧狰狞可怖地缓慢渗血。
萧清毓控制自己不去在意身后的动静,然而神识总不自觉地落在师尊裸露的肌肤与劲瘦的腰线上。师尊虽瘦但身材颀长,腰腹上更隐隐可见坚实的肌肉,不像自己,即使日夜练功不缀,身上也都是些软肉。
此次历练归来,师尊周身的气势依旧冰冷,却比之从前温和许多,就连待他的态度也从冰霜化作春水,几乎要与年幼时那救赎自己的身影重合。
可自己却有如此轻薄念想……
萧清毓微微闭了闭眼,师尊仍是那个师尊,他怎可因奸人谗言便失信于师尊?
更何况,师尊对上魔修,本也是他亲眼所见!
身后的楚浔适时轻笑一声,嗓音温柔至极,叫人如沐春风。
“想什么呢,一会儿哭一会儿抖的,还像个孩子似的。”楚浔继续处理伤处,喉间压抑的些许痛楚,落在萧清毓耳里便成了隐忍不发的温柔宠爱。
楚浔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

楚浔萧清毓免费阅读

明风通过分析萧清毓周身的气场变化,得出了“他虽心中怀疑,却又肖想突然变得温柔的师尊”这个结论。
不过,这样单纯的男主又能对自己做什么呢?
当然是,打消他的怀疑,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他陷得更深。
萧清毓却愈发不淡定了。
孩童心性哪有这般不纯……萧清毓的脊背不由僵硬起来。
看得楚浔又是轻笑一声,低哑的嗓音惹得萧清毓耳根红透。
萧清毓艰难地将神识从师尊的身材上移开,不料反落到丹田上的伤处所在。
鲜血淋漓、皮开肉绽都不是关键——那处原本该是一粗一细、一冰一金两道灵根,可此刻这两道灵根却纤细至几乎难以辨明。
楚浔的资质在此方小世界已然算是极好,可如今,那丹田所在,竟好似、好似有些受损!
“师尊……”萧清毓怔然失声,心中的怀疑彻底按捺,正要转头问询,却又听见身后楚浔平静的声音。
“为师都说了不要看,你怎么不乖呢。”
萧清毓转身的动作生生顿住,背向楚浔簌簌落下泪来。
【主人,据分析,此刻男主的情感状态是自责、悔恨与痛苦。】
明风微妙地顿了顿,他虽为最高等级的人工智能,人类复杂的情感于他而言依旧晦涩。
【……以及对您的敬仰和依恋?】
“明风,你且看吧,”楚浔嘴角的弧度愈发叫人难懂,“这种感情我们人类一般称之为,将自己的一切,心甘情愿地,献出。”
萧清毓的一切动作和思想,都逃不过楚浔的眼睛。
他看见萧清毓强忍的泪水和紧了又松的拳头……以及他心底无边无尽的自责。
楚浔顿时明白,距他“复仇”成功,只差一个契机。
“系统?”楚浔玩味一笑,“只要能达到反派改造命运的目标,便该有奖励罢?”
【……什么意思?我可没给你发布什么任务!】
自这位宿主打破系统的计划以来,它就对楚浔万分戒备。
“只要收拾了那位给男主吹耳边风要杀了我的人,可不就是,复仇了么?”楚浔漫不经心地擦去渗出的血液,一个计划浮现心头。
“没有奖励也没关系。”
“毕竟,我连明风都能造的出来,早晚有一天会想到办法,把你从我这里,剥离,再,撕碎。”
楚浔虽对系统阴狠,对着萧清毓却认真扮演一个温柔师尊的形象。
如何让纯白的男主变得跟现在的自己一样黑,并且全身心地依赖他、照顾他,他再懂不过。
“为师理好了,毓儿且转过来吧。”
楚浔方才嘱咐明风抽取些自己的精神力,以便更逼真地演出“面色惨白”的效果,现在气色极糟地倚在榻上,又做出一副强撑的姿态,就愈发惹人垂怜。
“师尊……”思及楚浔刻意隐瞒的伤势和受损的丹田经脉,萧清毓语带哽咽,呼吸不匀。
都是他!都是他听信奸人挑拨,信了师尊入魔,也信了师尊对他心怀不轨,他才会独自外出历练,才会害得师尊被金丹魔修袭击……
都到了这个地步,他若还不信师尊,岂非恩将仇报的白眼狼么?
“一天哭了几回了,”楚浔板起一张脸,语气略微强硬了些,“男子当自强,为师把你养这么大,是养你来哭的么?”
自强?萧清毓怔然。师尊灵根受损,几乎散尽修为也不曾落泪,可他……
到底是识人不清!师尊这般故作坚强还要安慰于他,他,他又有什么脸能面对师尊?
千错万错,都是他的错……
“罢了,到底是为师娇养出来的性子。”楚浔拉过萧清毓的手轻轻拍了拍,话里话外提点男主自己的养育之恩。
果然,萧清毓下一句就是无比的自责:“都是弟子不好……弟子不该独自外出历练……”
“你又有什么错?”腹部一阵疼痛,楚浔松开他的手轻轻揉了揉那处,仍是柔声安慰他。
萧清毓鬼迷心窍,将自己温热的手覆在了楚浔伤处,隔着衣料为他热敷,灵力如涓涓细流汇入楚浔体内。
不同于冰属的楚浔双手冰冷,木属修士的双手温热,灵力也和煦无害,注入楚浔丹田时几乎将所有痛楚尽数驱散。
萧清毓凑得极近,楚浔甚至可以清晰地看见他繁密的睫毛,以及熬红的眼角。
再沉浸于木属灵力的畅快,楚浔也知切不可“竭泽而渔”的道理。这些天萧清毓耗费太多灵力,据明风的计算已在损伤根基的边缘,即使他是男主也禁不起折腾了。
楚浔将手覆在他的手上,笑道:“为师好多了。毓儿自己的身子重要,切莫损伤根基了。”
说着,愣是咬牙将腰勉强移开寸许,不让萧清毓的灵力再度灌入,做完这个动作,楚浔整张脸已是冷汗涔涔。
“师尊!”萧清毓急得将唇瓣都咬出血来,愈发艳丽勾人,饶是楚浔也不禁目光一暗。
“毓儿,为师真的无事了,这次受伤,本也不是你的错,”楚浔唇角微勾,“谁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
“但……但我本可以不去的……”萧清毓低头喃喃道。
也可以信任师尊的。
打破他的心理防线,就是现在。
“毓儿,你有心结,”楚浔冰冷的手亲昵地抚上他脸侧,为他拭去眼角残余的泪珠,“你好好歇两天,想一想,如何解开心结,好么?”
“听话,不然,该落下心魔了。”
就是要你落下心魔,而且是只能以我为心魔,才有意思,不是么?
萧清毓在他温柔的攻势里忽而缓缓直起身子,脊背挺直,气势也强硬数分。
“无需两天……”
萧清毓的眼神有些迷蒙,甚至闪过一丝墨黑。
“斩除心魔,弟子……一日足矣。”
“甚好。”楚浔重新握住他温热的指尖,笑意愈深。
与我一道入魔,甚好。

小编推荐理由

绿茶反派只想吃软饭[穿书]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