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的恋爱不属于我(陈砚显周鲤)
甜甜的恋爱不属于我(陈砚显周鲤)

甜甜的恋爱不属于我(陈砚显周鲤)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08

小说介绍

《甜甜的恋爱不属于我 》是作者江小绿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陈砚显周鲤 ,小说讲述了 数学课是上午最后一节,下课铃一响,大家都开开心心结伴携手去食堂吃饭,唯有周鲤,耷拉着脑袋走出教室门,浑身大写的丧,在氛围轻松的走廊上显得格格不入。小编为你带来陈砚显周鲤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周鲤从座位上被老李拎起来时,正盯着面前恐怖电影看得沉醉入迷。
课桌右上角是厚厚的复习课本和资料堆成天然的屏障,一台手机横在底下。
她缩着脑袋,全神贯注,就连讲台说话声停止,老李面无表情把指间粉笔精准丢到盒里,死亡凝视她长达三分钟之久都毫无发觉。
整个教室的人都顺着数学老师李青天的视线把目光放到了周鲤身上。

甜甜的恋爱不属于我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周鲤从座位上被老李拎起来时,正盯着面前恐怖电影看得沉醉入迷。
课桌右上角是厚厚的复习课本和资料堆成天然的屏障,一台手机横在底下。
她缩着脑袋,全神贯注,就连讲台说话声停止,老李面无表情把指间粉笔精准丢到盒里,死亡凝视她长达三分钟之久都毫无发觉。
整个教室的人都顺着数学老师李青天的视线把目光放到了周鲤身上。
中间一排,穿着粉色卫衣的女孩,自以为隐蔽地把身体藏在书后头,丝毫没察觉自己已经成为了全场中心。
下一秒,她的衣服帽子被人拎了起来。
“嗷嗷嗷——”惨叫猝不及防响起,周鲤一抬眼,正对上老李怒视的双目,腿当即便软了,哆哆嗦嗦。
“李、李老师...”
“周鲤!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上课竟然在这里看电影!还敢带电子设备来学校,简直恶劣之极!”
李青天劈头盖脸呵斥着,随即去夺她架在书前面的手机,结果正好一张惨白女鬼脸出现在屏幕上,滴着血的双眼透过屏幕直勾勾刺来,中年男人手一抖,差点吓得心脏病发。
他气得胸口剧烈起伏,嘴唇颤抖,接着所有人都听到了来自教导主任愤怒的咆哮。
“你下课给我来办公室一趟!”
数学课是上午最后一节,下课铃一响,大家都开开心心结伴携手去食堂吃饭,唯有周鲤,耷拉着脑袋走出教室门,浑身大写的丧,在氛围轻松的走廊上显得格格不入。
“哟,周鲤。”身后有男生上来拍了下她肩膀,调侃,“陈砚显才请一天假你就被抓了,怎么回事?”
“干嘛呢,我们家鲤鲤已经很难过了,你闭嘴。”旁边女生大喇喇揽着她往怀里抱,满脸怜爱,眼神像是在看自己亲闺女,男生受不了。
“蒋布谷,你肉不肉麻恶不恶心呐。”
“好闺蜜之间的友谊你这个直男不懂!”蒋布谷回道,见他还要说话,立刻提高音量先发制人。
“赶紧给你好兄弟打电话!陈砚显怎么回事,好端端的请什么假,都没人帮忙看着老师,害得我们鲤鲤小可爱落入李青天毒掌之中。”
“你们别开玩笑了...”周鲤垂头丧气,“都这个时候了,还在这里乱说。”
“对不起对不起,看我这张嘴。”蒋布谷连忙做势道歉,只是话里笑意满满,诚意倒不见几分。
周鲤历来不喜欢别人开她和陈砚显的玩笑,虽然在全部人眼中,两人纯洁的友谊关系已经好到超出平常,主要是陈砚显单方面对她的纵容太过明显。
那人向来清冷孤高,在班里对谁都淡淡,唯独面对周鲤时有求必应,是人都能看出来猫腻。
也只有周鲤心无旁骛,死心眼的认定陈砚显只是朋友。
下楼左拐,抵达一层教师办公室,李青天早已等候多时,周鲤敏觉瞥见他桌上装满茶水的保温杯,觉得自己今日是难以熬过去了。
饿着肚子罚站了快半小时,周鲤乖乖认错了数次,面前的人依旧在慷慨激昂谴责她的“罪行”,已经十分严厉地说到了叫家长,仍旧没有罢手歇息的迹象。
周鲤一听,头重脚轻,想到届时将要面临的悲惨命运,空荡荡的胃里都开始咕噜咕噜冒着酸水。
神啊,谁来救救她吧。
她内心泪流成河,绝望地注视着面前声情并茂的教导主任,被骂到生无可恋,只能在脑中疯狂虔诚祈求。
仿佛是听到了她的呼唤,下一刻,门被敲响,犹如天籁般,伴随着声音。
“李老师——”
头顶高亢的训斥顿住。
两人纷纷转头望去,只见陈砚显抱着一堆试卷站在门口。
男生校服整齐,身形挺拔,白皙俊朗的面容被衬得温和有礼。
“我把昨天试卷给您送过来。”
陈砚显是班里数学课代表,还是万年的年级第一,高考状元夺冠热门选手,学校所有老师都把他放在手心里捧着,宠爱有加。
见到自己得意门生,李青天神色瞬间切变,从凶神恶煞换成了慈眉善目。
“好好,辛苦你了,放这里就行。”
陈砚显应着,听话地走进来把手里抱着的试卷放到桌子一旁,却没出去,站在了周鲤身边。
李青天等了等,疑惑出声,“还有什么事吗?”
“李老师。”陈砚显犹豫了下,迟疑道,“关于那个手机,其实是我昨天带到学校借给周鲤的,电影也是我下的,如果你要处罚,就罚我吧。”
“需要叫家长或者写检讨,我都配合。”
李青天愣住,直直看了他许久,露出怀疑。
“是这样的吗?陈砚显,你不是为了帮周鲤故意出来顶罪的吧?”
说着,他意味不明扫了周鲤一眼,她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却见陈砚显面色镇定,沉着冷静。
“是这样的,李老师,班里同学都知道那个手机是我的。”
他眉眼间的笃定认真不似作假,李青天脸上疑虑渐消,拧眉沉思片刻,才重重叹气,望着陈砚显发愁。
“这——”
“陈砚显啊陈砚显,你也不能仗着自己成绩好随意乱来,就算不会影响自己也要顾及着身边同学,你看看周鲤,她这成绩,上课再开开小差估计连大学都没得上了...”
“李老师,我知道错了,之后一定会好好辅导周鲤同学学习的。”陈砚显乖觉顺从地开口,李青天听完,神情再次顿住。
“那什么...”他忧虑,沉吟了半响,欲言又止道,“也不用太花心思去辅导,首先还是要兼顾自己的学习情况,陈砚显同学,学校对你寄予的厚望你清楚吧?”
“我明白,我一定竭尽全力。”
“嗯,非常好。”他拍着男生肩膀,笑得慈爱满足,全然忘记了旁边还有个先前被骂得狗血淋头的周鲤。
......
历经一番波折,两人终于从教师办公室逃生。三月天,外头绿意盎然,枝头吐出新芽,花坛里开着一簇簇不知名的小花,凉风拂面,全是淡淡清香。
周鲤顿觉神清气爽,揉了揉发麻的双腿,仰望着面前“恩人”,吸鼻子。
“陈砚显,你来得真及时!刚才多亏了你!”说完,她立刻想起什么,皱起脸问。
“你不是请假了吗?怎么会过来。”
身前男生瞥了她一眼,口吻随意,“卫修杰给我打电话了,说你的情况十万火急,急需营救。”
“你特意从家里赶来的吗?我简直太感动了——”
“也不是特意,就顺便...”陈砚显含糊解释,话还没说完,就见周鲤拉住了他袖子,感动得两眼泪汪汪,声音里饱含着真心实意。
“呜呜,陈砚显,你真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和你天下第一好!”
“.........”
他别开脸,看向了别处,神色恢复成以往的冷静。
“你先回教室吧,我还有点事。”陈砚显语气平平说,随即朝前走,周鲤连忙跟上追问。
“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你要去哪?”
“没事,去校门口。”来时太匆忙,自行车忘了上锁。
“啊,那我先回去了?”
“嗯。”
两人在楼梯口分别,一个往上,一个往右,周鲤一口气不停歇地爬到三楼,心里记挂着蒋布谷给她带的午餐,今天周三食堂有红烧小排骨...
她气喘吁吁走到教室门口,刚停下平复了几秒,还没来得及出声,就听到里头传来的笑闹声。
午后闲暇,被日复一日重点习题淹没的学生只能从枯燥贫乏的生活里找乐子。
异性之间稍微的一点朦胧最容易每个人的唤醒八卦欲望,每个班里总有那么几对被众人舆论强行安上情侣CP的男女同学,很不幸,大家最近盯上了周鲤。
有事没事就喜欢开她和陈砚显的玩笑。
无论周鲤怎么解释都没人听。
想着,她肩膀一塌,身心俱疲。
“周鲤回来啦!”
“不容易啊,老李竟然这么快就放过你了。”
“咦,我上楼之前看到陈砚显了,肯定是他去教导主任办公室把你救出来的,他可是独得老李恩宠。”
“猜对了!”卫修杰一听就得意起来,往身后讲台一站。
“还是我给陈砚显打得电话!我就开个玩笑,没想到人二话不说从家里赶到学校,这绝对是真爱啊!”
“哦——”教室里响起一阵起哄的嘘声,众人对视,眼神意味深长,彼此心知肚明。
“我们小可爱又一次被骑士从恶龙手里解救。”有人拖长了腔调,哄笑声不绝于耳,周鲤又急又气,脸涨得通红。
“够了啊!再说我要生气了!”她手恨恨往桌子上一拍,然而却毫无威慑力。
“生气什么,这难道不是事实,我们哪里说错了吗?”对方比她还无辜,另外一人接着道。
“周鲤,心里有鬼才不敢让人说哦。”
“就是,要说你和陈砚显什么都没有,大家信吗?平日里关系这么亲密。”
“我们只是好朋友!”周鲤梗着脖子,努力辩解。
“可能是另外一层意思的好朋友,你懂得...”有人表情夸张地挤眉弄眼,逗笑了大片人,瞧着面前一张张得意笃定的脸,她脑子一热,话冲口而出——
“胡说什么呢!”
“我要是和陈砚显谈恋爱我把头给拧下来!”
刚从从校门口回来走到教室的陈砚显:“.........”

甜甜的恋爱不属于我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随着周鲤的豪言壮语落下,空气有一瞬的安静,时间像是定格了几秒,有人眼尖先看到周鲤身后不远处的陈砚显,瞥见他比起以往似乎更加阴沉的脸色,立即噤声。
其他人纷纷觉察,肃然危坐起来,方才还热闹嘈杂如菜市场的教室顿时清净。
陈砚显走进来,视线轻轻扫过底下一圈人,最后停在周鲤身上,眼眸像蒙了层雾气,影影绰绰看不清里头情绪。
他声音冷淡。
“你们都太闲了是不是,要不我和李老师申请一下这周多做几张试卷,充实课余生活?”
“这大可不必!”众人脸色顿时变得惊恐,连忙拒绝。
“陈大代表,我马上就去学习!”
“对对对!保证不会再有下次!我们一定会好好爱护周鲤同学的!”
只听见连番保证,底下翻书声哗啦啦传来,和先前在周鲤面前完全是两个样子。她用力抿紧嘴角,气鼓鼓回到了自己座位上。
陈砚显没有驻留,跟在她身后,在周鲤后面的一张座位坐下。
两人动作不轻不重,在这独特氛围中又被拉长放慢,就连椅子摩擦地面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周鲤打开文具盒,从里头拿出一支粉色兔头笔埋头在桌上写着什么,陈砚显面色沉静翻开书,随着他们如常的神情举止,周遭窥视目光渐渐散去,八卦之心收敛,开始各做各的忙活。
没过一会,陈砚显桌上多出来一个小纸团,被从前头扔过来的,降落后还不安分地抖了两下。
他手里的笔顿了顿,捡起,修长的手指握着那团皱巴巴的纸熟练展开,上面用黑色墨水写着一句话,字体像是小孩子,卡通秀气。
“陈砚显!你不知道他们刚才有多!过!分!”
女生的愤怒似乎透过纸张跃出,陈砚显想到那时情景,神色稍缓,刚想提笔写什么时,下一个小纸团又很快丢了过来。
“竟然污蔑我们两个在谈恋爱!你说说这像话吗?!简直荒谬至极!都逼得我发毒誓了!”
满目加粗的感叹号,旁边还画了个愤怒的简笔表情,看得出当事人的不可置信和难以接受,陈砚显沉默,须臾,重新把手里的纸揉成一团,塞进了桌肚里。
周鲤等了许久,一直到下午放学都没有收到陈砚显回应,她倒也习惯了,自己乱七八糟的事太多,有时候陈砚显没耐心会干脆不理她。
有人陆陆续续开始出去吃饭,一中有晚自习,周鲤上午让老李训斥了一通,被勒令回家反省,同时写三千字检讨要家长签名交上来。
周鲤慢腾腾收拾好书包,蒋布谷挽着她一起下楼,食堂和校门有一段同路,经过操场时,旁边有人在打篮球,气氛火热,一群男生奔跑跳跃,校服衣角被风扬起空中,划成一道漂亮风景线。
其中又以中间那个高挑身影最为打眼,男生运球的姿势干净利落,长腿轻轻一跃,一个完美三分球就进了框。
夕阳余晖下,微扬的侧脸白皙隽秀,挺直的鼻梁和下颚勾勒出冷淡线条,几缕刘海散落额间,身上校服穿得很整齐,拉链规矩拉到锁骨上方,薄唇轻抿。
周围传来小小喝彩欢呼声,场边站着不少看球的人,有女生按耐不住鼓掌,一双眼发亮凝在了他身上,嘴里和同伴兴奋交流。
“一班陈砚显好帅啊!”
“众所周知,谢谢。”
“而且人家不仅长得帅成绩还好,不愧是高三头牌。”
“呜呜呜那双腿,那张脸,绝了!”
她们声响不小,经过时听得一清二楚,蒋布谷推了推周鲤,挑眉打趣。
“你瞧瞧,陈砚显现在可是多少学妹梦中情人。”
“...真是不可思议。”周鲤摇摇头,不禁感慨。
“.........”蒋布谷无语,“这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只有你,每天对着这么一个大帅哥无动于衷。”
周鲤沉默住。她认识陈砚显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同她差不多高,长相不错的普通男生而已。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身边的人都开始夸他帅,虽然周鲤自以为,陈砚显和以前那个他并没有太大区别。
只不过脾气变大了些,五官长开了点,个子突然拔高了二十厘米而已。
她正沉思着,一件外套从天而降,牢牢盖住她的脑袋,眼前黑了下来,头顶声音散漫熟悉。
“周鲤,帮我拿下外套。”
正是方才讨论的男主角。
陈砚显。
周鲤伸手把头上校服外套扒拉下来,鼓起腮帮子。
“我没空,我要回去了。”
“我今天也回家,待会一起。”他拧开矿泉水盖子仰头喝了口,黑亮的眸子盯着她,带着运动过后的热气,湿漉漉的。
周鲤叹气,“好吧。”
谁叫两人的家只隔了几条马路,上学路上遇到也是常事。
陈砚显他们打得是半场,还有几轮就可以分出胜负,周鲤乖乖抱着衣服站在场边等他,莫名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视线。
炙热,窥探,仿佛带了实质般。
她立即转头望过去,气势十足,捉住了那几道打量目光,对方十分心虚地移开眼,继续看向场内。
周鲤暗自哼哼,只可惜蒋布谷先去了食堂不在,不然她可真想吐槽一番。
你瞧瞧你瞧瞧,小学妹果然眼神都不太好,明明她和陈砚显之间清清白白坦坦荡荡,怎么那些人都露出了一副八卦难耐、发现了奸情的样子。
没在篮球场边等多久,陈砚显就结束了赛事,额上带着薄汗朝她走过来,周鲤把怀里抱着的校服递给他,两人往外走,想起接下来回家要面对的种种,周鲤不由悲从心起,满脸愁容地叹了口气。
陈砚显仅瞥了她一眼,就知道她脑子里想得什么。
“上次帮你下电影的时候就说了,让你课间时候再看,你偏不听,要去挑战老师底线。”陈砚显穿好外套,拉链规整拉到头,略显冷漠地睨她。
“我看到一半剧情高潮部分,忍不住嘛。”周鲤被他这样不留情面说一通,原本七分伤心顿时变成了十分,只觉得自作孽不可活。
周鲤丧气,脚步落了几拍,两人稍稍拉开点距离,一前一后。
她一时不说话了,背着书包垂着脑袋,不知不觉快到校门口。
陈砚显抿了抿唇,突然出声,“要不要喝奶茶,我请你。”
“算了。”周鲤皱眉纠结,咬着唇反思许久,艰难吐出三个字。
“我不配。”
“.........”
“今天黑糖珍珠好像第二杯半价,你真的不要吗?”陈砚显往前看了看说。话刚落地,就听到旁边有人迅速答,熟练流利。
“要一杯,常温,顺便加一份红豆布丁谢谢。”
“.........”
陈砚显去买了奶茶,端着过来把其中一杯递给她,周鲤拿着吸管戳破纸盖,用力吸了一口后,脸上瞬间被满足取代,打起些精神。
“我这条命就是奶茶给的...”
“还有火锅烧烤麻辣烫。”陈砚显看着她头顶扎起的小圆揪,忍不住心痒痒,手过去碰了碰,嘴上却不留情面补充。
周鲤捂住脑袋,被戳破后恼羞成怒,“拿开你的脏手!”
傍晚天色柔亮,前面路口亮了红灯,几排车辆有序停靠,三两行人各自匆匆走过。
两个人并肩,一边喝着奶茶一边沿着马路走,周鲤看了眼他不紧不慢的步调,了然于心,“你爸妈又不在家?”
“嗯。加班。”
“那你晚上不要吃外卖了。”她又皱起了小眉头,一脸苦恼,“不健康。”
“那我吃什么?”他随口回了句,谁料,周鲤却陷入了深思中。
“不然...你来我家吃好了。”想了半天,她最后憋出这么一个回答,陈砚显眸光深深看向她,周鲤自顾自接着道。
“我妈每次都大手大脚,饭菜经常做多了吃不完,如果你来了我就不用怕浪费,还要特意把那些剩饭剩菜打包下去喂流浪猫了。”
她讲到这里,深觉这是个好主意,抬起头看他,话音兴奋上扬。
“陈砚显!你觉得怎么样!这是不是一个完美的解决办法!”
“...我觉得不怎么样。”陈砚显默然片刻,面无表情说。
.........
天黑时,整个学校都安静了下来,笼罩在夜色中,唯有每个教室亮着灯,像是一个个发光的小格子。
晚自习有点闹,周鲤晚上没来,前面空荡荡的,陈砚显做着题,有些心不在焉。
下课李青天叫他去了办公室一趟,上午的试卷已经批改完毕,他让陈砚显发下去,先每个人自己修订错题一遍,明天再着重讲解。
陈砚显按组把试卷给第一排那个人往下传,到他们这一组时,周鲤是第三个,空缺,他自己把试卷递给后面的人,手里拿着周鲤的那张放到她桌上。
薄薄一张卷子,上面数字鲜红,分数少得可怜。
陈砚显摇摇头,移开眼时又看见她乱糟糟的桌面,不由随手给她收拾了一番。
书本试卷归类放好,文具收进笔袋,摊开的笔记合起用保温杯压住。
先前凌乱无比的桌子顿时变得整齐有序,陈砚显不自觉露出一个微笑,等发现周遭打量视线时已经来不及了。
他眸色沉静看过去,那些人立即躲避着收回目光,陈砚显拉开椅子坐下,刚翻开试卷,肩膀就被人从身后拍了两下,刻意压低的声音传来。
“喂,陈砚显,你是不是真的喜欢周鲤?”
他动作一顿,不动声色垂眼,“和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那人一哽,接着变得底气十足起来。
“你要是不喜欢她,我就去追了。”
“你?”陈砚显听完,扭头看他,眉头不自觉拧到了一块。
说话那人叫方志豪,性格蛮横霸道,长得人高马大,在班里大家一般都不愿意招惹他。
见陈砚显盯着他判研,方志豪瞪大了眼,黝黑的脸似乎因为激动莫名泛了红。
“怎么,不行吗?!”
陈砚显搭在椅背上的手不自觉摩挲着掌心,低眸沉思,几秒后启唇,轻巧缓慢吐出一句。
“我觉得不行。”
方志豪张着嘴不可置信,刚愤怒提气想质问,又听陈砚显淡淡开口。
“你成绩太差,会影响她考不上大学。”
“.........”方志豪备受侮辱,狠狠咬牙,手握紧在桌上用力捶了一拳头。
“关你屁事!”他恼羞成怒,丢下狠话。
“我明天就去找周鲤告白,你给我等着!”
后面传来桌椅拉动的声音,动静颇大,似乎是人走了,陈砚显不在意,顾自拿起笔检查试卷,旁观了全程的卫修杰却不甘寂寞凑过来。
“兄弟,你真的不采取点什么措施吗?”
“?”陈砚显眼神莫名。
“我上次还看见大扫除方志豪帮周鲤去倒垃圾,两人在后头嘀嘀咕咕说了好一会话...”他指腹抵住下巴,望向前方轻眯起眼,揣测。
“虽说方志豪他哪哪都比不上你,但万一周鲤就刚好喜欢这一款呢,不是说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她喜欢大萝卜还是小白菜我不知道,但她不喜欢你那是肯定的——”
“哐当。”
卫修杰话刚说完,尾音还未消,陈砚显就拎起一本书扔了过来,正中他脸。
“嗷——”他捂住鼻梁。
“你想死吗?”陈砚显危险地瞥向他,卫修杰心虚,自知戳中他不可言说的那个点,立刻麻溜地收拾东西滚蛋了。
座位上,陈砚显抬手揉了揉眉心,周身沉闷得犹如黑云压境。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陈砚显周鲤完整版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