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烈(楚纵封梧)
剧烈(楚纵封梧)

剧烈(楚纵封梧)

分类: 科幻奇幻时间: 2021-05-07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楚纵封梧,剧烈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楚纵穿成了一本男频文里日天日地的龙傲天男主。握着剧本的楚纵表示:“日不动,告辞。”他打算从他穿来的这

楚纵封梧小说简介

和县是长江中下游一个极小的县城,县城里仅有一所公立重点中学,海中。
无数兢兢业业了一辈子的泥腿子家长削尖了脑袋,推着自家孩子往海中下注,一赌就从成绩赌上命运。而命运上升成政绩,政绩下达为成绩,一切兜兜转转,还要在海中懵懂的学生身上拔。
春寒砭骨之时,海中高一的学生们便早早历了一场月考的大劫。
月考结束第二天,早读前五分钟,高一二班的空气难得沸得像高压锅。不少学生抵着桌子、挨着膀子,嘬着牙花子闲聊,话题解了学习考试枯燥的缰绳,又野又冒失。
高一的课业已经很紧张,他们好不容易渡过月考这大劫,当然得找机会犒劳犒劳自己。只有少数对分数过敏的,还满脸“痛失荆州”之幽怨,正把头往昨天的试卷里塞。

楚纵封梧全文阅读

聊得如火如荼之际,教室前边的破门忽的传来“咯吱咯吱”的响动。监门的鬼祟把头一探,把眼一转,立刻跟卡了脖子的鹌鹑似的,一个急刹车梗住了话头。
——打前门走来了一不速之客。
不多时,整个教室都奇异地默住了。
这不速之客倒不是铁面风流的教导主任,也不是头顶地中海的秃头校长。可在高一二班,偏和成精的逗号有相似的功效。
座下歇声岔气的学生回顾往昔,对视间使了万般眼色。
来人倒没站着细品这呆滞中的奥妙,他自顾自跨过课桌间冗长、沉默的过道,几步来到教室最后一排。他把书包从单肩拽下手臂,提着边角往下一倒,大刀阔斧地靠着窗落了座。
他顶着完全符合校纪校规的爽利寸头,戴着完全不符合校纪校规的银制耳钉,裹着一件有身份人士才会穿的衣服——蓝白色冬季校服外套。
却是个学生。
随着他的落座,一时间,仿佛尘埃落定,吐气声四起,攀谈的私语又吚吚呜呜地、若无其事地亮堂起来。
“楚哥,早啊。”倒数第二排,一个大眼浓眉、肤色微黑的瓜皮头男生把椅面往后一靠,侧过头来攀谈。
“不早了。”楚哥,也是楚纵粗声粗气搭了一句,他瞥一眼这男生校服后领里翻出的羊绒绿色卫衣帽子,刀锋般的眉毛戏谑往上一耸:“赵绿帽?今天够绿。”
赵绿帽塌了笑脸,叫苦不迭:“哎呦,老黄历了,还记得呢!”
又豁着拳头,恼怒道:“都怪张文,这玩意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乱传个什么啊,我这一世英名都给他毁了!”
赵绿帽原名赵明琸,盖因老穿带帽子的绿色衣服,被班里的大嘴巴子传了个丢人现眼的绰号。
楚纵在班里人缘臭的很,也就两位从小混到大的死党说得上话,这位是其中之一。
楚纵冷不丁插一句:“你吐得出象牙?”
赵绿帽噎了一下,没接话。过了会儿才苦哈哈地抱怨:“不是,楚哥,都说为兄弟两肋插刀,您咱老给自己人插刀呢?”
“不插两肋还插屁股?”楚纵揪着书包塞进桌板,懒于搭理。他天生笑唇,唇角上翘,这笑唇放别人那儿兴许是和善,掺了他身上桀骜不驯的气质,倒给人一种冷笑的嘲弄感。
至少赵绿帽就被嘲到了。
“那可算了吧!”赵绿帽郑重其事地拒绝,他曲起手肘对着左侧一捅,贼兮兮地怂恿楚纵,“哎,大清早的,您可别光对着我集火,不还有裴钱这胖子吗?”
赵绿帽的同桌裴钱是个圆润的小胖子。
赵绿帽这阴险的暗刺霎时把裴钱的早瞌睡捅没了,他一个激灵团直了身子,迷迷瞪瞪转过身来。
“这是咋了?”裴钱眯着依稀的一缝眼睛对着赵绿帽,困惑地嘟囔。
他胖归胖,却不臃肿,脸还生的白,整个人就跟个糯米团子似的,看着有福气。他是楚纵另一个死党。
“没咋,看你快睡着了,帮着清醒清醒呗。”赵绿帽很坦然地拍一拍裴钱壮实的肩膀,一番动作很是熟道。
“噢,谢谢。”裴钱挠着青秃的圆脑袋,恍惚地道谢。
“不客气。”赵绿帽乐了,使劲憋着笑。
楚纵刚掏出语文课本,正哗啦哗啦翻着页,见状觑了嘚瑟的赵绿帽一眼:“你可做个人吧!”
“什么人不人的?我可听不懂!”赵绿帽乐不可支地摆摆手,两条看着耿直的粗眉毛舞得比谁都起劲。
裴钱抻长脖子,左看看赵绿帽,右看看楚纵,咧着扁心形的嘴傻笑起来。
楚纵没好气地把裴钱的脸子拍了下去:“猪吗?没脑子!”
裴钱不明所以地捂住头,蔫了吧唧地皱起脸。
正聊着,一阵铃声压下了教室里所有人的嗓子。这是催早读的来了。
“行了,赶紧早读去!”楚纵当即挥手赶人。他坐姿一端,课本一立,就着这姿势读起了“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
赵绿帽眼神古怪地撇嘴:“真该让那帮家伙都看看楚哥你现在的样子,估计都得把下巴惊掉!”
楚纵竖着金黄金黄的课本封面,防倭似的冷对赵绿帽,提高了读书的音量权作回应。
赵绿帽自讨没趣,拉着裴钱这傻子也读书去了。
以铃声为界,教室里乱乱糟糟的闲聊声自然过渡成了参差不齐的读书声。
一直到结束铃响起,楚纵才合了书,仰头活络脖子。余光一散,便觉身边空了一个学期的座位多了一个人。
他纳罕地把眉一皱,半点儿不客气地质问:“你谁?”

楚纵封梧免费阅读

现在是高一第二学年,距初升高也有一个学期了。楚纵虽和这帮同学没什么好交情,横竖也把同班的人脸认全了。他确信身边这穿校服的男的不是同班同学。
不过莫名眼熟,估计是同年段的。
那男生正捧着一本高中语文必修三,垂首默读。他循声转过头,弯起眼睛,浅浅的酒窝在两颊若隐若现:“你好,我叫封梧,是从一班转过来的,以后我们就是一个班的同学了。”
苍冷的白炽灯光落在他身上,却似着锦,衬得他愈发肤色清绝,薄唇鲜红。
他笑时,漆黑的瞳孔里光芒跳动,露出八颗洁白整齐的牙齿。一时间唇红齿白,像涉世未深的少年郎。
“李老师让我坐在这里,现在我们是同桌了,这位同学怎么称呼?”封梧偏头想了片刻,又和煦地补了一句。
楚纵一脸防备地从封梧的脚底审视到头发丝,心头骤然腾起一道野蛮的直觉。而这直觉正如车轱辘般洪洪滚动,想去冲撞、排挤眼前人,撞碎他身上强烈的违和感。
楚纵一时没吭声,心说:笑得真假!一上来就拉虎皮扯大旗,不是什么好货色!
“这位同学怎么称呼?”封梧没得到回应,也不尴尬,他依旧面带笑意,慢条斯理地又问了一遍。他目光专注,竟有一种奇异的、带着重影的炽烈。
这时教室后排不少人都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一道道目光试探着投射过来。他们前桌的裴钱和赵绿帽也好奇地转身看来。
楚纵用鼻子长出了一口气,极为吝啬地吐出两个字:“楚纵。”
他其实不太想搭理,他不喜欢和老藏着掖着的人相处。
封梧点点头,嘴唇无声翕动两下,却并未罢休,接着追问:“哪个楚,哪个纵?”
“你管我哪个楚哪个纵?”楚纵不打算再憋着,冷笑着从牙缝里迸出字来,“一来就问东问西,尽说些没用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了解一下——”封梧没被这莫名其妙的脾气激怒,温声温气地解释。
“不用!”楚纵重重掀开桌板,打断了封梧。“哐当”一声,吓得前排的裴钱匆忙把圆胖的身子往后仰。
瞧瞧这“我不是……我只是”的句式,虚伪劲都要溢出来了!楚纵在心中瞧不起。
他转过头就不理人了,只目不斜视地从多而糟乱的书堆里搜罗出第一节课的课本。又旁若无人地关上桌板,倒头趴在桌上,单用剃得毛毛刺刺的后脑勺对着封梧。
封梧有些发怔,他黑白分明的、好似连爱憎也跟着分明的眼睛浮上了晦涩难懂的郁色。这郁色转瞬便敛进了内双的眼皮中,不为人所知。
他的神情仍是克制而温和的。
前排目睹来龙去脉的赵绿帽见势头不对,立马嬉笑着打起了圆场:“咳,这位封哥,不好意思,楚哥今个儿心情不好,他人其实不错的,也不是有意针对你,还得请你多担待担待。”
他头顶“西瓜皮”,和浑身带刺的楚纵正相反,是个不怎么要脸皮的滑头,正擅长和人打交道。
这时候他也没管封梧的真实年纪,反正要缓和情况,低头叫哥总没错。
说着他一面在心里叹息楚纵那嘴毒的老毛病又犯了,又得他帮着擦屁股;一面在桌底下使劲拍了裴钱这木头一下,示意他帮腔。
“啊!”裴钱吃痛,圆胖的身子差点从凳子上弹起来,见赵绿帽笑得渗人,明白了,遂磕磕巴巴地附和,“是是是,楚哥人很好的,就跟……”
他挤着眉眼、绞着脑袋思索了一会儿,灵机一动:“就跟红烧肉一样!”
赵绿帽笑都僵了,又在桌底下拍了裴钱一巴掌,叫他闭嘴。
没忘和封梧解释:“这小子脑子有坑,别理他!”裴钱犹自委屈,低声骂赵绿帽出尔反尔。
封梧笑盈盈地在一旁听着,这会儿酒窝都深了几分。他摇摇头,没正面回话:“你们关系真好。刚才倒也怪我,尽问了无聊的事。”
“还有,以后都是同学,那么客气做什么,我初中往上跳了一级,小你们一岁,要叫哥,也该我叫才对。”
“嗨,一个称呼而已,计较这些干嘛?都说英雄不问岁数,谁不知道封哥你是高一年级第一,我还指望以后借个作业抄抄呢!”赵绿帽笑着摆摆手,没过心。
封梧这话听听就好,才见第一面,谁知道肚子里什么底细?真要不客气,指不定就把人给得罪了!
楚纵在班里处境本就不好,得罪了新同桌,岂不雪上加霜?都说先入为主,既然楚纵的臭名声迟早传到封梧耳朵里,臭脾气也迟早暴露,他和裴钱只能在初印象上帮楚纵努力一把。
这么想着,赵绿帽却又暗中咋舌。他这番话,主要是给楚纵一个台阶,没想到封梧倒顺着下去了。
看着那么好脾气一个人,也不知哪儿犯到了楚纵。
他不由得把目光投向楚纵。
楚纵还跟个没事人似的趴在桌上,不知真睡还是假睡,左右是没睡。
楚纵确实没睡,他竖着耳朵,默默听着两个死党和封梧说说笑笑聊开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那俩傻子也真是,聊聊聊,有什么好聊的!
楚纵不忿地闭了眼,只当自己是个聋瞎。

小编推荐理由

剧烈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