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第一皇子殿下(康宁戚长风)
大梁第一皇子殿下(康宁戚长风)

大梁第一皇子殿下(康宁戚长风)

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21-05-06

小说介绍

主角是康宁戚长风的小说大梁第一皇子殿下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书中的孟医女和戚将军君子之交,相识不过三日,便匆匆作别,此生未得再见,两人一个终生未娶,一个此生未嫁,让康宁都为他们感到遗憾。

小说简介

作为皇帝和贵妃的心肝宝贝,整个大梁的梦中情人,小皇子康宁的人生几乎没有任何挫折。
皇兄爱他,皇姐爱他,父皇从边疆接过来的竹马哥哥戚长风也爱他。
唯一且致命的一点是,他先天不足,体弱多病,被太医断言活不过成年。
但幼时的一场大病,让他冥冥中窥得了一本奇书,讲的是孟家嫡长女成长为一代杏林圣手的一生。
而经她一手医治的四皇子,摆脱了出生时“难及弱冠”的断言,不但平安长大,还成为了庇佑这位医女的最大金手指。
被金手指了的康宁看了之后觉得……
怎么能说他是孟姐姐的金手指呢!孟姐姐分明才是他的金手指啊!
姐姐,你给我一副好身体,我定还你书中你最尊崇敬重的戚大将军做夫婿!
书中的孟医女和戚将军君子之交,相识不过三日,便匆匆作别,此生未得再见,两人一个终生未娶,一个此生未嫁,让康宁都为他们感到遗憾。
这位戚大将军,就是幼时对他极好的竹马哥哥戚长风。于是康宁投桃报李,今日替孟姐姐说贴心话,明日为戚将军进美言,这红线牵来绕去,孟医女一脸幸福的穿着大红嫁衣嫁给了他皇兄,而戚将军……
戚将军又凶又气,“殿下,我的人,我的心,从来都是你的。”
康宁(突然脸红):“……哦。”

大梁第一皇子殿下全文阅读

第1章 迷梦
康宁醒来时,正看到母妃坐在自己床边垂泪,他的父皇在内殿踱步,面容憔悴忧愁。
他立刻把梦里那个复杂的故事抛到了脑后,张嘴先想哭,想如平常的清晨一般发一发没睡好的脾气。却发现自己嗓子是哑的,全身上下一点力气也没有。
他便明白自己又生病了,又要喝那些苦到胃里的药了。
床上的孩子一点动静立刻引来了帝妃二人的关注。赵贵妃伏下身,忍不住的把儿子扶起来一点,抱在怀里,不停地亲吻他的小脸小手,一边两把抹去了脸上的残泪。
她向来不在儿子面前哭的。
她总是说,康宁年纪小,所以时常病一病。没事的,慢慢养一养,过两年就会和他的兄姐们一样健康强壮了。
康宁已经知道他娘是哄他的。他虽然不像他的皇兄皇姐们那样聪明伶俐,也没那么憨,他听过宫里那些无法禁绝的闲言碎语——他是个活不长的孩子,也不够聪明,比他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样子要小的多。
他曾经为此大发脾气,也哭过闹过,他虽然时常生病,在生死之间尝遍折磨,但他仍然不想死,不想早早的离开人世。他想活着,哪怕不能和兄姐一般在雪天冲进白雪中打闹,也可以藏在室内闻一闻父皇用手捧进来的新雪的清气。
但好像越来越难了。纵然懵懂无知,他也本能感觉到了自己在变得越来越衰弱。
皇帝也冲到床边来看小儿子。小家伙这一病,前段时间养起来的肉又没了,像个大眼睛小猴子。入了冬,他和贵妃提心吊胆了一个月,小儿子都平平安安过来了,他还说,这次王太医的调养方子开的好,要赏,慈安寺也要赏,庆云观也要赏——他们几乎把能打点过的神佛都打点过了。
可是一变天,康宁还是病倒了。一场高烧,昏迷了两整日。
病中的幼儿全身都难受,哪怕没力气哭,也一直抽抽搭搭的。赵贵妃问儿子想吃什么,他说想吃糖醋小排。
但是亲娘给出的选项里其实只有白粥和蛋羹。开玩笑,哪怕康宁没有生病,糖醋小排这样油盐重的菜也不是他能随便吃的。
“粥没有味道……”康宁拿眼睛瞅他父皇,想要亲爹给做主。小孩子十分知道怎么拿捏他爹,细细的眉毛蹙着,抿着嘴角,随时准备变天的一张脸。
“粥没有味道,就吃蛋羹。”贵妃对儿子的把戏一清二楚,根本不给皇帝求情的机会,“你乖乖的,母妃给你两颗小馄饨吃,不听话就叫王太医过来看你!”
王太医是康宁最害怕的人。从小就被皇帝和贵妃拿来吓唬小儿子。赵贵妃这样讲,他立刻就老实了,哼哼唧唧等自己的小馄饨。
小儿子确实不够聪明。其实他听不听话,王太医待会都要过来给他切脉诊疗开药的。瞧着贵妃到一边对大宫女一桩桩一件件叮嘱孩子的饭食,皇帝心里对骗儿子过意不去,悄悄哄道:“宁宁好好吃饭,等你好了,父皇叫王姑姑给你做糖奶糕。”
康宁这回听得比较满意。他也不说话,把脸贴在被子上蹭来蹭去,伸出小手扶在皇帝的脸上,在父亲的鼻梁和脸颊上轻轻捏捏。
皇帝捉住儿子的小手,放在唇边轻轻咬了一口。
“宁宁,”皇帝想说什么,又觉得心里苦涩难言,“不要怕,父皇会一直保护你的。”
康宁叹了口气。
其实他已经明白了。他能从父皇和母妃那里哭闹得到一切,但是健康是连无所不能的大人也解决不了的事情。更小一点的时候他曾在父皇的清和殿哭闹了整个下午,要父皇下令,叫“病”不许再害人。皇帝抱着他转来转去,从清和殿转到彼时还有太后在世的慈宁宫,又转到皇兄们居住的端阳宫,他还是在哭。于是皇帝说,好,朕下令,天下所有的病从此不许再害人。
父皇下完令,他还是照样生病。于是他发现,皇帝的话也不都管用的。
在吃饭看病又折腾了一番后,天色都暗了下来。皇帝从下朝处理了紧要政事后就赶到这边了,守到现在,自己还没正经吃上几口饭。
看着小儿子睡下了,帝妃二人这一天才稍微能喘口气。
赵贵妃虽因家世显贵得封高位,但其实在儿子出生前,她并不如何得宠。那时宫里最受宠爱的是出身寒微、容貌也不算上乘的杨妃。实在是梁徽帝有一种非常奇葩的怜弱心理,他觉得杨妃家世贫寒,人也怯懦柔顺,便处处都应该照顾疼惜一些,才能让她在宫里好好生存下去。
现在也是这样。康宁生下来就先天不足,因为时常生病,精力不济,也不像别的孩子那样聪慧伶俐。跟前面那些健壮优秀、允文允武的儿女们比起来,康宁笨笨的小小的,弱的就像一只小羊羔,几乎立刻就成了皇帝的心肝宝贝。他疼小儿子疼得要命,每次见到了就抱在怀里,要星星不给月亮。偏偏他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偏心,自认为自己对子女们非常公正。
在儿子被太医院儿科圣手断言先天不足后,赵贵妃几乎绝望了。本来就不受宠爱,又生下这样一个柔弱的孩子,她几乎可以想见徽帝的嫌弃。好在她背后有庞大的赵家做后盾,要供养一个体弱多病的小皇子也不成问题。
但如果能够选择,她宁可还像从前一般被梁徽帝忽视,只要她的康宁也和那些皇子公主们一样健康。
不过现在她的心肝受宠,她也不会把小儿子得到的父爱往外推。
这边帝妃二人满腹心事的用饭,还要互相安慰。另一边装睡了一阵的康宁却想起了醒来前那个又长又怪的梦境。他因为身体不好,等闲就要病一病,到现在也没有正式的读书,只跟着父母和几位兄姐断断续续的认字。因此梦里那本奇书,他还不能完全读下来,只认得出一半的字,拼拼凑凑的猜意思。
这会儿父母都不在眼前,寝殿里重重锦幔垂下,灯烛都笼了一层镂空的琉璃罩,只透出细碎的微光,室内昏暗温暖,贵妃的大宫女浣青坐在脚踏下守着他,低着头慢慢地穿一只粗线络子。他想起他连猜带蒙的那些书中情节,怎么也忍不住心中好奇。
浣青是从小跟着赵贵妃长大的,贵妃拿她当半个小妹妹,连嫁妆也为她准备着,留到适嫁的年纪就要嫁给早就看好的人家的。康宁知道,浣青姐姐无论是后宫还是前朝的事情都所知不少。
于是他捏着被角,犹豫了一下,还是翻过身来,“浣青姐姐,你知道孟家吗?”
大宫女被他惊了一下,手下的织线都错手打了个结,“小殿下这就醒了?”她心中唬了一下,只怕小主子是身体不舒服,觉都睡不住,或是叫什么梦给惊着了。但是她细细观察他神情,又觉得不像——小皇子是她看着从落地一天天长这么大的,她对他的了解一点不比赵贵妃这个亲妈少,“是不是刚才就没睡着?”她虎起脸来,“小殿下装睡骗人哪!”
康宁才不回答这个问题,哼哼着混过去。
浣青把手头的朱线放下,伏到他旁边摸摸额头,又把温暖的手探进来摸摸小孩子的中衣衣角是否平顺,有没有卷起来,“小殿下睡不着,咱们说说话儿,只是你要闭上眼睛,说困了就好好睡去,”她声音低低的,又轻又温柔,在昏暗的内殿里几不可闻,“宋嬷嬷和叶嬷嬷就在外头呐,叫他们知道你不肯好好睡觉,准要叫王太医给你扎针啦!”
康宁听了立刻好好躺着。“我闭上眼睛。”小孩子奶声奶气的,被子下的小手动了两下,把软衾顶出了两个小小的鼓包。他的睫毛浓密纤长,垂下来的样子让人看着就心软,躺在那里简直是个玉雪般的娃娃。
浣青一下一下拍着他,心里满满的爱怜,“小殿下想说什么?孟家?哪个孟家?平西侯吗?他在滇西哪,小殿下从哪里听来的?”
康宁虽然不知道平西侯是谁,但是在滇西肯定不对,梦中奇书里面这个孟是在京城,“是孟什么史,”他小小打了个哈欠,“我好像看到一个他家的故事,他的元配夫人去世了。他要……他要再娶一个妻子。孟小姐很害怕,也很伤心。我看到一个这样的故事。”
浣青虽然对朝中重臣和大致的派别势力都有了解,但是绝不至于连诸位御史姓名家事都了然于胸,更何况孟什么史,她只以为那是个未说全的人名。她不由发笑:“小殿下是从哪里看到这个故事,还是哪个看了话本子胡乱讲给你听的。这等负心薄幸的故事可是老套。再说,你这么小,哪里懂得这些?”
“我怎么不懂,我都看得懂!”康宁声音渐渐低了,“是我自己梦到的呢。我都知道,这个孟老爷是坏人,孟小姐是好人。她……”
他睡熟了。

大梁第一皇子殿下免费阅读

第2章 探寻
康宁好一些了,他的哥哥们下了学过来看他。
徽帝作为父亲,实际上偏心的众所周知。不过他一共就六个孩子,四儿两女,他再偏心,这些皇子皇女也各个都是宝贝。他前面那些孩子每一个都健康优秀,纵也有长短之分,但在学问武艺上实在没一个拿不出手的。
三年前,二公主在宫外游玩时,众目睽睽下舞着鞭子将逼良为娼的一家恶霸抽断手脚,着实震惊朝野。当然了,徽帝觉得女儿这样非常好,这叫身为帝姬,爱护子民,心思清正,嫉恶如仇——反正是要重重赏赐。也就没几个人敢硬着脖子说身为公主如此作风实在惊世骇俗,应该反省自身,修持德行,温顺恭检、娴静温柔等等皇帝不想听的屁话。
扯远了。总之,在兄姐们的对比下,康宁这个六岁了还没正式读过书上过马的小皇子显得无比可怜,又有徽帝对儿女们“宁宁是身娇体弱的幼弟,要多多疼爱”的长期洗脑,哪怕一开始是想在父皇面前表现友爱兄弟,养成习惯后,弟控滤镜便很难摘下来了。
大皇子和二皇子年纪长些,人更稳重。三皇子曾经瞒着皇帝和贵妃把康宁偷出去,抱到宫门口转了一圈。那就是康宁出生到现在去过最远的距离了。虽然不出一刻就被发现,事后兄弟二人都挨了罚——一个抄书,一个没了点心,康宁还是跟他三哥感情最好。
不过他还是最喜欢大皇兄抱着他——大皇兄人生得高大,臂膀也更有力。坐在大哥的臂弯里,他能轻松看到他的小丫鬟碧涛藏在多宝阁高处的糖盒子。
“瞧他这可怜劲儿,”二皇子哭笑不得。他们兄弟四个,除了康宁都没被限制过饮食,平日里糕点糖块、各式果子,御膳房隔三差五送来讨好,他们又哪里会看在眼里。“有没有点出息了宁宁?”他逗弟弟,“就为了颗松糖呀。”
康宁最烦二哥。他撅着嘴,瘦巴巴的小脸都鼓起来些,只装作没听见,“大皇兄把盒子拿下来,”他指挥大哥,“这个盒子——我只吃一颗的。”
“只能拿一颗给你,”大皇子轻轻松松伸长手臂,将松漆八宝盒的顶盖划开,直接就着高处给弟弟拿了一颗蜜色的松糖,就把盖子盖了回去,“等你好了,要吃多少糖果没有?”
“好了也没有。”康宁珍惜的把糖果含在嘴里,含含混混地抱怨。
“你又知道了?”二皇子又抓住机会逗他,“宁宁学聪明了,现在不好骗了呀!”
春天时京城干燥,康宁上火喉咙痛,还不爱喝水。二皇子要了一小罐蜜来,当着康宁的面舀了一勺到杯子里,喂给小孩喝的却是跟丫鬟串通好递上的一杯白水——他脾胃虚弱,蜂蜜是吃不得的。康宁乖乖喝下了一整杯水,无中生有的喝出了几分香甜,喝完都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只是看二哥笑得他摸不着头脑。这件事被贵妃宫里的婢女学去了,蒙混了小孩子好长时间,直到后来丫鬟操作失当,被康宁看见喂上来的杯子换了一个才漏了馅。
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有很多。二皇子从小就是个有点猫嫌狗厌的孩子,跟二公主从小掐到大,是皇子女里面唯一挨过皇帝揍的。
大皇子觉得小弟要被逗生气了,白了没事撩闲的二弟一眼,抱着康宁走到三皇子旁边,“来,我们看看三哥干嘛呢?”
三皇子正在装弟弟的一架木头模型小水车。这是内造府夏天时做出来献给他,又被他送给了康宁的。
康宁生这场病之前,有一段时间状态很好。他跟两个被贵妃特意挑出来陪伴他的小太监在铺了厚毯的内殿跑来跑去的玩,还拉着一只装了轮子的小木马,结果把自己绊了一跤,把水车模型撞坏了。
三皇子早就说再帮他修好,再给他寻一个漂亮的盆景池子把水车放里面干活。
“三哥,我的盆景池子呢?”大皇子把他放下来,他就蹭到了三皇子背上,抱着哥哥的脖子趴在那儿。
“我叫下边的人找来了五六个好的,都放在我的书房里呢,”三皇子反手背着他上下晃几下,“等你病好了,过去先挑一个喜欢的。”
有哥哥姐姐轮番陪着,小皇子这次生病倒没反反复复。吃了一旬的药,虽然瘦了些,病倒好的差不多了。
他从皇帝那讨来了早就许给他的糖奶糕,就又惦念上三哥答应的盆景池子。
“衡晏最精通这些玩器!”徽帝没好气的评价三儿子,“但凡他能把钻研器物之道的心用两分在读书上就好了。”
不过话是这么说,他倒也不会为此管教三儿子,还撺掇康宁,“要那个整块太湖石的!这是陈家搜寻来给他的,最是难得。带你两个姐姐也去挑一挑,看上什么你们三个就要走,叫他心疼心疼。”
黎衡晏才不会心疼。他的性子最是疏朗开阔,虽然讲究个玩具巧器,但并不会吝啬东西。他手里的好东西经常大手大脚的散出去,对弟弟和姐姐更加不会小气。
康宁钻进三哥的书房,就像是个掉进了米缸的老鼠,特别是他还发现了盘子里一块丫鬟没来得及收起来的红豆饼。
叫他发现了,这事就不能善了。大公主把点心掰开,里面填的香甜的馅料给了小弟半个。
“小猴头,”二公主昭阳把康宁抱到矮案上坐着——小皇子在她手里像个大娃娃,“贵母妃多放你出来跑跑,你才能长壮呢。”
康宁没听清她说什么,他的注意力被不远处摊开的一本书吸引住了,他爬过去,趴在矮案上,手指一点,“二姐,这个字念什么呀?”
“御呀,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二公主有些好奇,“怎么偏偏问起这个字?”
“因为我见到了这个字,不认得。所以我说不全他的名字,浣青也不相信我。”康宁告诉姐姐,“原来坏人的名字叫孟御史。”
“说的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孟御史又是哪个?怎么就成了坏人了?”二公主哭笑不得。小弟弟恐怕连丞相是哪个都不知道,怎么还从嘴里蹦出来一个孟御史。
“说起来,朝中确有一位御史中丞姓孟啊,”三皇子插话,他原来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不过,“据说和李府孀居的二小姐说了亲事。”那位李二小姐也算京城里一个名人物。
“我就知道!”康宁眼睛都听直了,“孟御史之前的夫人去世了!没过多久,他想再娶一位妻子。孟小姐又难过又害怕。”
他是带着一种很伤心的语气讲述这件事的。在小皇子幼小的世界观里,孟小姐的经历几乎算得上他听说过的最悲惨的事了。
可是他的哥哥姐姐都笑起来,书房里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你连这个都知道,康宁现在比三哥消息都灵通哪!”这个说。
“康宁可是了不得,不但懂得人家说亲娶妻是怎么回事,还晓得一位孟小姐呢!”那个笑。
小皇子不明白他为什么总是得到这样的反应,浣青也不信他,哥哥姐姐也笑话他。
“是真的,”他神色认真的说,“这个故事是我在梦里看到的,就跟三哥说的一模一样,不会有错的。我们要帮帮孟小姐呀!”
谁知道他的兄姐们笑得更厉害了,他的二姐甚至一癫一癫的,像淑妃养得那只容易兴奋过度的小狗,“哎呦,是真的!那你上次梦到王太医要把你炸成小排骨吃掉,是不是真的呀?”
真是无聊啊这群人!
康宁气呼呼的抱着他的盆景池子回去了。
赵贵妃看到儿子的样子还奇怪,怎么得了好东西还不高兴,尤其还赚到了半块点心——她一向是对儿子在外面掉根头发都了如指掌的。不过身边人会报告主子说康宁做了什么吃了什么,却不会复述皇子皇女们的对话。
而现在的康宁已经不想把这件事跟别人说了。他滚在贵妃怀里,睡眼朦胧的数贵妃衣衫上绣的灵芝纹,不一会儿就把可怜的孟小姐忘在了脑后。娘亲身上永远有一种温暖安全的香味,小皇子拱来拱去,那点火气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娘,我也想要去读书学习。”康宁要睁不开眼睛了,“叫我也去吧,跟皇兄皇姐一起。每天跟小福子他们玩儿一点意思也没有。我就想去上学,明天就去!”
“好好好,明天去,明天就叫你去。”赵贵妃声音低低的哄儿子。
明天——赵贵妃好笑,明天他哪里起得来。睡一觉就把什么都忘了。
可康宁还真没忘。
这一晚,他又梦到了那本一纸一字都极为清晰真实的奇书,那书能翻得开的页数更多了。康宁半读半蒙拼拼凑凑出了后续的故事——孟御史续弦已成定局。他早已不满老父因柳神医的救命之恩给他定下的出身平民的柳氏做妻子,柳氏尸骨未寒,他便不顾年幼的女儿,迫不及待的接触上那位以香艳逸事闻名的李府孀居的二小姐,两家眉来眼去,现已是交换庚贴了。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大梁第一皇子殿下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