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平陵王弃妃(秦小晴墨烨寒)
穿成平陵王弃妃(秦小晴墨烨寒)

穿成平陵王弃妃(秦小晴墨烨寒)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23

小说介绍

主角是秦小晴墨烨寒小说叫做《穿成平陵王弃妃》,小编分享秦小晴墨烨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墨烨寒面色淡漠如霜降,盯着那摇曳酒水,“你我本就萍水相逢,没必要多此一举。”秦小晴笑的如花灿烂,“一日夫妻百日恩,平陵王就算是,给我、我们老秦家一个台阶下——”

小说简介

一朝穿越,秦小晴穿成平陵王弃妃,没爹疼,没娘爱,更是有个狠心的姐姐处处想要置她于死地。在这般境遇中,原主不幸去世,穿越而来的秦小晴,不能在继续任人宰割,既然不想遭受各种算计,那就绝地反击,给那些瞧不起她的人点颜色看看。

穿成平陵王弃妃全文阅读

夜色浓厚。
平陵王府大红铺满一片,喜气洋溢。
洞房内红烛摇曳,却压得让人透不过气来。
“烨寒……”秦小晴扯了头上红盖头,端着合衾酒走到墨烨寒身边,声音温柔似水。
“这些都是你爱吃的饭菜,我忙活了一天,你尝尝看?”
墨烨寒丝毫不动。
如雕的五官,鼻悬若胆。
可却薄唇紧抿,绝美容颜之上刻着无尽薄情。
“秦小晴,”他冷漠的抽出早写好的一纸休书,“和离——”
秦小晴眸中轻震。
紧握住瓷杯的十指骤然紧缩,却突然笑了,好似胸口压住的大石块放下了。
“我就知道会这样的……”
她仰头喝下拴着红绳的合衾酒,满屋子刺目的红让她心如绞痛。
“是,我承认利用是秦家权势,让皇上赐婚你我……”她把另一杯仰头喝下,又重新斟满,整个人如释重负的轻松,“我知道你喜欢的是嫡姐,你讨厌我,现在我们和离了,恭喜平陵王。”
“新婚大喜之夜没同你一同喝个合衾酒。
现在我要走了,平陵王,就当跟我喝个离别酒。”
墨烨寒面色淡漠如霜降,盯着那摇曳酒水,“你我本就萍水相逢,没必要多此一举。”
秦小晴笑的如花灿烂,“一日夫妻百日恩,平陵王就算是,给我、我们老秦家一个台阶下——”
墨烨寒怒的看她,“你——”
唇齿硬挤出一道泠凉,“又想用秦家势力压我?”
秦小晴摆摆手,把酒水递他跟前,一双星眸又亮又干净。
“就当是逢场作戏,让我再自欺欺人一次。”
墨烨寒极其不悦,一记冷眸扫过去。
她委屈的擦擦泪,实则唇角荡漾一抹邪笑。
“大婚当日被休了,这被传到京城,秦家也是没面子。喝了这杯酒,我就会彻底消失,离开京城,与你再也不相见。”
红烛摇曳的光落在寒漠冷颜,良久,他才接过合衾酒。
毫不犹豫一饮而下,“本王会给秦家个说法,你该走了。”
可没等她走两步,就看到男人不对劲。
秦小晴一怔,难道……
可随后,她唇角微勾,眸下快速滑过一道狡黠。
小样,想要用和离恶心她么?
那她也让这位爷享受一下,被睡后又被甩的滋味!
卸下来头顶的千斤重,再飞快将千层喜服卸下,青葱玉指将发簪一扯,三千墨发顺滑到腰身。
红纱虚晃,秦小晴一晃,就贴到跟前。
红唇微翘,微笑道。
“春宵苦短,还不如,假戏真做……”
“……”
墨烨寒浑身一僵。
看到一双青葱玉手已经飞快解开了他的腰带。
半敞开的衣领,也抵不住浑身散着一股内心的躁动。
他眸底喷薄欲出一股怒火,“你敢给本王下药?”
“我?”
她飘过去一道眼神,看他时候,分明几分嫌弃。
“你么,不过是个被需要的。
再说了,这个节骨眼,也就是我愿意帮你呢~”
勾勾指,已经扯下贴在肌肤上一层单薄如纱的中衣。
“秦府你就别过去了,丢不起我这脸。”
“秦、小、晴!”
男人怒了!
他咬牙切齿挤出一道锐利。
可却袍袖一扬,挥灭烧红的喜烛。
药已见效。
女人唇角笑意淡淡,神色却极冷,手腕一勾,用力就堵住了他的愤怒。
一夜旖旎。
次日。
墨烨寒面如寒霜,眸中泛着冷意,望着桌上那一纸书信。
信上只有龙飞凤舞几个字。
“本姑娘初来乍到北离国,这帅哥如云,多谢前夫昨晚赐教!
对了撒,我要去寻找自己的爱情了!古德拜了!”
落款:一枚妖艳的红唇印。
几日后。
“饭桶!连一个女人都找不到!”
墨烨寒铁青着一张脸,几乎将北离国掘地三尺。
他本以为她是传闻中的秦府的痴傻庶女。
却没想到,秦小晴这个坏女人,那一晚过后,留下一封离别信就消匿的无影无踪。
全北离国,没有第二个女人敢这么对他!
侍卫胆颤心惊:“王爷,缉拿通告都贴出来了,夫人实在是找不到……”
一道眸光过来,侍卫后背轻颤,“下人这就带人,彻夜搜查,这次连老鼠洞都不会放过。”
男人冷哼一声,牙缝挤出三个字。
“秦小晴!
敢这么羞辱本王,本王要亲手活扒了你的皮!”
做梦都有人骂她名。
某人张开眼,掏了掏耳朵。
此刻,她嘴里叼了一根草,躺在屋顶晒太阳。
她是大三年级医学生秦小晴。
那天晚自习,不过是课堂上偷看小说,就被老教授一棒头给打穿越了。
穿过来她就是那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小白菜,还有一个阴狠毒辣的嫡姐处处作对。
本来这婚应该是嫡姐同墨烨寒结的,谁知道这半路嫡姐出轨太子,秦家一合计,让自己这个傻帽顶了她婚事。
还特意给墨烨寒造成一番假象:这傻子不惜一切手段,欲嫁入平陵王府。
奈何那晚药力太猛,她就经受了一顿春色蹉跎,身子有点吃不消。
别问为什么,因为她下错药,结果就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人生难得几回错,扶扶腰,气势从不输,昨晚我在上!
撒由那拉墨烨寒!她睡完概不负责哦!
秦小晴想着,唇角荡了一抹轻笑,朝着那高台玉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平陵府门口那男人还恬不知耻的破口大骂,烦躁的她就把平陵王府点了一把火。
望着那浓烟滚滚的一片,小身影就飞快闪了。
可原主身体似乎充斥一抹怨气,这让她不由下意识,就往秦府去。
果不然,出了情况。
“啊!”
秦府深深墙垣内传来一阵凄惨的声音。
“说不说!那傻子到底是藏哪了!”
棍棒夹杂着威胁,一个老妇人狠狠教训小丫鬟青竹。
“下人真、真的不知道啊,小姐自从嫁过去了就没回来过一次……”
被打的鲜血直流的丫鬟发出弱弱的声音,不远处太师椅上,坐着嫡姐秦芸芸。
她面容精致,唇角却字字狠辣。
此刻,她的红唇微微提起,气场咄咄逼人!
这,正是傻女秦小晴的嫡姐姐,秦芸芸——

穿成平陵王弃妃免费阅读

“你今天若是不说,我就把你扔到乱坟岗,让那野兽将你碎尸万段。”
她很清楚秦小晴突然失踪会是什么后果。
到时候,墨烨寒会来退婚,然后迎娶她入府。
那这太子妃的位置,她能坐稳吗!
所谓跟墨烨寒的情情爱爱,不存在的……
一开始,她就是在利用墨烨寒而已。
“小姐,求您饶了我吧,我什么都不知道……”
她怒拍而起,抬起巴掌给了这丫鬟响亮一记,“死丫头,你侍奉那傻子这么多年,你说你不知道?”
只是这一巴掌刚下去,秦芸芸头顶就被石子砸了一下。
疼的她一下就趔趄退后,眸中阴寒,“谁!”
秦小晴眯起一只眼来,拿着弹弓对准秦芸芸又是一下。
“嫡姐姐,怎么就不认识我了,”唇角覆上一抹轻笑,那石头敲过弹得她“哎呦”就倒在地上。
她怒不可遏看着无法无天的臭丫头,还想要教训秦小晴,就被她跳下来狠狠的踹了一脚。
下巴被用力扼住,她被迫抬头看那个“傻子”。
她一身慵懒,神志正常,哪里有半分颠颠傻傻样子。
“三年前你嫉妒我,在我饭食里面下药让我疯癫,”她唇角微勾,一抹邪气荡漾。
轻巧得从袖中拿出一包粉尘撒在她嘴里,“嫡姐姐,好东西,得一起分享才是——”
“不、不要——”
女人惨绝的声音划破天际。
第二天京城沸沸扬扬像是烧开的水。
据说,秦家小姐又多了一个傻帽。
秦芸芸疯疯癫癫抱着哪家公子哥不撒手,当众出了一顿丑。
“我的天啊!我的芸啊!”
秦老两口子又伤心又难过,差点气岔的背过去了。
不远处,坐在屋顶看戏的小身板拍拍手,扔出一嘴瓜子皮。
“也许我上一世柔弱天真,任人可欺。
这一世,秦芸芸!
你落在我手上就死定了!”
胳膊上的凤形胎记亮了下,秦小晴轻笑。
穿越是场假把戏!
一手空间,一手医毒。
菜鸡们,我陪你们玩到底——
她的凤形胎记,是连接学校那医药库房的通道。
里面中西药、医学仪器、各个老教授们研发的特效药,应有尽有。
给嫡姐姐那药,就是从里面取出来的。
路上熙熙攘攘,好多人围在一边议论纷纷。
她一跃而下,凑个热闹。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墙的诏纸上写着,能医治北离国公主墨多多的病,赏万金,若是男儿,直接赏驸马爷的位置。
好家伙!
秦小晴一拍口袋,穷的叮当响。
墨多多自幼就体弱多病,养在深闺中天天喝汤药。
太医院里御医用尽手段仍旧无济于事,皇上一怒之下,把太医们统统赶出去了。
眼下太医们正拉着一张脸,看着皇宫那新来的“假太医,”敢怒不敢言!
秦小晴女扮男装,一身宽大的深色袍子,衣袂翩翩,站在太医院的门口,如同鹤立鸡群。
现代化妆术,古代易容术,这真不是盖的。
她扯了扯自己的面皮子。
一张妖孽出尘的面容,略是温润的眸,宛若一块无暇的美玉。
回眸,邪邪一笑,却是魅惑众生!
不巧的是,一回头,就看到了一张阴魂不散的冰山脸。
不远处,是一身玄服的墨烨寒。
薄削的唇抿紧了。
可那双阴鸷的寒眸,始终不曾离开过这自称神医的男子身上。
那一群束手无策的老太医们伸直了脖子,看着揭了皇榜的神医,不快不慢从他们眼前走过。
脚下踩着鹿皮靴,一身绝美华服,盖不住少年几分女气和柔弱。
可他后面跟着几个身子矫健的护卫,个个凶神恶煞,还把他八抬大轿的请到了皇宫里。
背地里一顿嘁嘁喳喳。
“我就不信,这么多年来公主的病没被医好,就他这个二愣子还想要揭皇榜?”
“就是,看他一副柔柔弱弱模样,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吧!估计就是被那黄金万两给迷惑了双眼!”
有个御医看不下去了,破口大骂,“医不好公主,别说驸马爷的位子了,估计平陵王就得活扒了这神医一层皮!”
最小的公主墨多多,素来跟平陵王墨烨寒感情深厚。
“看看他狗命能不能撑到晌午!”
老御医们挺直腰板,都在打赌。
一道长声恭请,尖着嗓子的公公谦卑的弯下腰来道:“请神医,移驾琉璃殿——”
秦小晴拂了袖,甩甩三千墨发,潇洒离开某人视线。
虽然是个大三学生,可她的真实身份是医学界的天花板。
泰斗级别身份这个事情,连她亲妈都不知道,只是因为,她做人实在太低调。
千宠万娇的公主墨多多虚弱无力倒在榻上,旁侧悬的是连珠账。
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上,呈满了汤汤药药的罐子。
秦小晴用力皱下眉,屏退下左右,就看到公主缓缓张开了眼。
她带着一层面纱,只露着一双水剪星眸。
眼底,朦胧一片氤氲雾汽。
就在秦小晴准备拿出听诊器来为公主诊断病情,就看到墨多多揭开了面纱。
那娇嫩如玉的肌肤上,左半边脸被一个丑陋的胎记全然覆盖。
惊愕了。
秦小晴心底着实被这丑公主给震了三震。
原来公主没病,只是天生的胎记丑到不能出门。
皇上又不想让公主嫁不出去,只得出此下策,假称公主有疾。
秦小晴终于叹了口气。
看来男孩子出门在外,一定要注意安全,否则,很容易被骗进狼窝。
回头,一道颀长的身形堵在门口。
那眼神刺过她后脊背。
墨烨寒目光阴恻恻的盯着她后脊背。
只这一眼,墨烨寒幽冷的眸冷峭似寒剑。
好似是在说:小子,医不好,本王让你有去无回……
“公主殿下的面容我可医治,只是……”她故作难堪,轻咳。
一听伴随多年的容颜可医治,公主心中一酸,眼底却多是喜色,顺手就从脖颈拿出了珍珠链子。
那又圆又润的珠宝沉甸甸,单单一颗就可以买套房。
秦小晴压制住心底欣喜,面上却故叹气一声,回头看一眼,指指后面,故作为难。
墨多多抬手一挥手,毫不留情就把亲哥哥给轰走了。
凤形胎记隐隐做亮。
趁着这会儿不注意,秦小晴已经是飞速进入空间。
她从医药库里取出来一个白色瓷瓶。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穿成平陵王弃妃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