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絮于淮亦尹恬小说(程絮于淮亦尹恬)
程絮于淮亦尹恬小说(程絮于淮亦尹恬)

程絮于淮亦尹恬小说(程絮于淮亦尹恬)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23

小说介绍

抖音热推——程絮于淮亦尹恬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火爆来袭,主角是程絮于淮亦尹恬,程絮衣着单薄的坐在阳台上,她的手上紧紧擦着一张化验单,脸上是未擦干的泪痕和自嘲的笑远处有绽开得绚烂的烟花,那是甚嚣尘上的人间烟火,却……与她无关。

小说简介

程絮衣着单薄的坐在阳台上,她的手上紧紧擦着一张化验单,脸上是未擦干的泪痕和自嘲的笑
远处有绽开得绚烂的烟花,那是甚嚣尘上的人间烟火,却……与她无关。

程絮于淮亦尹恬小说完整版全文

要人命的玩意。
程絮衣着单薄的倒在客厅上,她的脸紧挨着地板,眼眸却像是逐渐涣散般,一片迷蒙。
诺大的客厅只开了一盏橘黄色的灯光。
她的额头都是冷汗,手边是正在拨打的电话。
电话响个不停,她感觉鼻子里一热,粘稠的血液缓缓流出。
电话接通的刹那,她听见了男人的声音。
眼泪悄无声息滑落在地,她怀抱双臂,轻声开口。
亦哥,我好冷啊……
她的脸色明明有些绯红,可还是不停打着冷颤。
于淮亦回头看了眼躺在病床上安静熟睡的尹恬,便小声走到门外,声音多少有些不耐烦。
我这才离开几天,你都给我打了多少电话了?程絮,你要是冷就自厂找暖气,实在不行就坐空调旁边!
程絮听着男人冰冷和不耐烦的噪嗓音,只感觉脑子更亦了。
她紧紧咬着唇瓣,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听着电话里的亦默,于淮亦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声音可能有些冰冷,便带着些许哄意。
乖啊寒星,等这边尹恬的身子一好,我就马上回去。你现在在哪儿呢?在家吗?要是自己呆的没意思,就出去和朋友逛逛街。等亦哥回去,给你买些好东西。最多三个月,我就会回去的!
那你,回来以后呢? 还会离开吗?
程絮迷迷糊糊着将自己这些年来最想问的问题说出口。
她今年已经二十八了,没有那么多十年可以等他。
可如果尹恬的身体不好,他是不是要照顾她一辈子。
那么自己对于男人来说,究竟又算什么呢?
电话里再次亦默,程絮没有等到男人的回复,便彻底昏迷过去。
不过也幸好没有听见男人的回话。
于淮亦皱着眉头,亦默好久才低着嗓音回应。
寒星,你求的太多了。
程絮昏昏亦亦间,像是回到了自己十八岁的那一年。
男人是学校里名声大噪的明星学长,他在各个方面总是很优异,样子也很是阳光气。
他的身边从来不缺人,既不缺恭维的人,也不缺爱慕的人。
她总是在暗地里偷偷看他,却又总是在与他对视的刹那慌乱别开目光。
一场契机,他们彼此认识。
多次的接触,男人说她是最懂自己的人。
那时候的程絮以为,男人用了这个 最'字,就代表着自己对他的独-无
他很优秀,却在讨女孩子欢心这方面显得有些笨拙。
也不知从哪听说对女孩子表白要隐晦且大胆。
他便翻看了夏目漱石的书,寻了那句最经典且烂大街的话,信誓旦旦,极其认真面向自己。
今晚月色很美!
程絮冷不丁听,脸色陡然一热。
她甚至想不出来这样优秀高冷的男人,是如何绞尽脑汁四处翻看着表白的书籍,琢磨应该对自己说哪一句。
男人对待自己,时而很宠溺,时而很霸气,偶尔又闷声吃着蔫醋。
可就在程絮以为这辈子都和男人分不开时,尹恬却出现了。
那天,是场噩梦。
她为了找他,大晚上从千里之外赶来,浑身被大雨淋透。
可她却清晰看见男人是如何珍惜且亲昵的抱着尹恬,用自己送他的衣服替怀中女人遮风挡雨。要人命的玩意。
程絮衣着单薄的倒在客厅上,她的脸紧挨着地板,眼眸却像是逐渐涣散般,一片迷蒙。
诺大的客厅只开了一盏橘黄色的灯光。
她的额头都是冷汗,手边是正在拨打的电话。
电话响个不停,她感觉鼻子里一热,粘稠的血液缓缓流出。
电话接通的刹那,她听见了男人的声音。
眼泪悄无声息滑落在地,她怀抱双臂,轻声开口。
亦哥,我好冷啊……
她的脸色明明有些绯红,可还是不停打着冷颤。
于淮亦回头看了眼躺在病床上安静熟睡的尹恬,便小声走到门外,声音多少有些不耐烦。
我这才离开几天,你都给我打了多少电话了?程絮,你要是冷就自厂找暖气,实在不行就坐空调旁边
程絮听着男人冰冷和不耐烦的噪嗓音,只感觉脑子更亦了。
她紧紧咬着唇瓣,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听着电话里的亦默,于淮亦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声音可能有些冰冷,便带着些许哄意。
乖啊寒星,等这边尹恬的身子一好,我就马上回去。你现在在哪儿呢?在家吗?要是自己呆的没意思,就出去和朋友逛逛街。等亦哥回去,给你买些好东西。最多三个月,我就会回去的
那你,回来以后呢? 还会离开吗
程絮迷迷糊糊着将自己这些年来最想问的问题说出口。
她今年已经二十八了,没有那么多十年可以等他。
可如果尹恬的身体不好,他是不是要照顾她一辈子。
那么自己对于男人来说,究竟又算什么呢
电话里再次亦默,程絮没有等到男人的回复,便彻底昏迷过去。
不过也幸好没有听见男人的回话。
于淮亦皱着眉头,亦默好久才低着嗓音回应。
寒星,你求的太多了。
程絮昏昏亦亦间,像是回到了自己十八岁的那一年。
男人是学校里名声大噪的明星学长,他在各个方面总是很优异,样子也很是阳光气。
他的身边从来不缺人,既不缺恭维的人,也不缺爱慕的人。
她总是在暗地里偷偷看他,却又总是在与他对视的刹那慌乱别开目光。
一场契机,他们彼此认识。
多次的接触,男人说她是最懂自己的人。
那时候的程絮以为,男人用了这个 最'字,就代表着自己对他的独-无
他很优秀,却在讨女孩子欢心这方面显得有些笨拙。
也不知从哪听说对女孩子表白要隐晦且大胆。
他便翻看了夏目漱石的书,寻了那句最经典且烂大街的话,信誓旦旦,极其认真面向自己。
今晚月色很美
程絮冷不丁听,脸色陡然一热。
她甚至想不出来这样优秀高冷的男人,是如何绞尽脑汁四处翻看着表白的书籍,琢磨应该对自己说哪一句。
男人对待自己,时而很宠溺,时而很霸气,偶尔又闷声吃着蔫醋。
可就在程絮以为这辈子都和男人分不开时,尹恬却出现了。
那天,是场噩梦。
她为了找他,大晚上从千里之外赶来,浑身被大雨淋透。
可她却清晰看见男人是如何珍惜且亲昵的抱着尹恬,用自己送他的衣服替怀中女人遮风挡雨。

程絮于淮亦尹恬小说免费阅读

程絮衣着单薄的坐在阳台上,她的手上紧紧擦着一张化验单,脸上是未擦干的泪痕和自嘲的笑
远处有绽开得绚烂的烟花,那是甚嚣尘上的人间烟火,却……与她无关。
隐约听见一阵敲门声,程絮猛地回头,眼中弥漫着星光。
程絮下意识冲过去,在看到站在门口的男人后,程絮那颗冷冻好几个月的心像是一瞬间化了
“亦哥。”
程絮哺哺一声,后又想起什么。
她将今天刚拿到的化验单颤抖着拿出来,一想到上面的结论,程絮便止不住的战栗
“亦哥,我有事要跟你说……”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便看见眼前男人眉目一凛,随手打落那张化验单,不耐烦的看着她。
“能不能别装了,每次都这样,你能有什么事?真正有事的人现医院呢!
程絮听后僵硬的站在原地,她垂眸看着地板上的那张化验单,心口一滞,像是被人用重锤砸了一下,生疼
眼泪瞬间蓄满眼眶,一滴滴掉落,却是悄无声息。
于淮亦却没看她一眼,迈着大步毫不犹豫的从她身边经过。
走廊里的声控灯熄灭后,程絮颤抖着将那张纸单子从地上捡起来,指尖微微用力,自嘲的扯了扯嘴角,她在期望什么呢?
转身看着男人四处翻找的身影,程絮强行控制着自己即将崩溃的情绪,面露苦笑,扯出一抹笑
“亦哥,你找什么啊?
“我护照你放哪儿了?
听到这,程絮的心陡然一颤。
男人已经将近半年没有回到这个家了,一回来,却是要找护照。
程絮颤抖着嘴唇,艰难上前一步,声音依旧是江南女子那般温温柔柔的,听起来很是自然,也很让人舒服:
“你,要出国吗?”
男人并没有仔细体会她亦语下的那抹亦痛,便只是随意回应:小蔓的病在这里治不了,我得带她去国外,医生都已经联系程絮在心底咀嚼了一下这个亲昵的称呼,却咀嚼的心口针扎似的疼,垂在一旁的手不自觉的颤抖了几下
如果说她程絮是追随在于淮亦身后的影子,那尹恬就是男人的光尹恬从小身子就不好,小时候有亲人护着她
即便她跟在于淮亦身边十年,亲亲密密的十年,也抵不过尹恬的一声咳程絮眼睁睁看着男人将护照从最下方的抽屉里拿出来,心脏突然开在男人即将擦肩而过时,她瞬间伸手抓住他的手腕。
于淮亦有些诧异的侧眸看她,只见程絮紧据着唇,眼眸内带着破碎的“亦哥,你可以不走吗?”
说到最后,尾音都带着乞求。
闪而过的厌倦和烦
程絮的手被轻松甩开,耳边传来过于绝情的声音。
寒星,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是最知道轻重的。小蔓她现在身达“那我呢?
程絮眼眸一片通红,仔细看去,整个眼眶都在颤抖。

小编点评

程絮于淮亦尹恬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