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莲花绝不认输(苏芝芝辜廷)
黑莲花绝不认输(苏芝芝辜廷)

黑莲花绝不认输(苏芝芝辜廷)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23

小说介绍

《黑莲花绝不认输》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苏芝芝辜廷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发电姬所编写的,讲述了它巴掌大小,羽毛丰满,苏芝芝在它脖颈那里捏出一个凹痕,露出她葱白指尖。别看长尾雀没几两,这种鸟雀熬出来的汤,灵力十分充沛,修士可以不进食,但吃这种这种食物,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小说简介

“嘶……”
苏芝芝揉着疼痛的脚腕,她太不小心了。
刚刚,她御剑飞行撞到山体结界,从几百米高空摔下,作为修士身体强健,还有灵力护体,但这样猝不及防摔倒,仍然很痛。
她捏紧手中的长尾雀,就是为了抓这家伙,她才摔倒的。
她瞅着长尾雀,冷笑:“让你跑,不还是被我抓到。”

黑莲花绝不认输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嘶……”
苏芝芝揉着疼痛的脚腕,她太不小心了。
刚刚,她御剑飞行撞到山体结界,从几百米高空摔下,作为修士身体强健,还有灵力护体,但这样猝不及防摔倒,仍然很痛。
她捏紧手中的长尾雀,就是为了抓这家伙,她才摔倒的。
她瞅着长尾雀,冷笑:“让你跑,不还是被我抓到。”
长尾雀发出啾啾的叫声。
它巴掌大小,羽毛丰满,苏芝芝在它脖颈那里捏出一个凹痕,露出她葱白指尖。
别看长尾雀没几两,这种鸟雀熬出来的汤,灵力十分充沛,修士可以不进食,但吃这种这种食物,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至于为什么要跑到后山老林抓长尾雀,苏芝芝想,都怪一个师姐。
个把月前,有个师姐百般接近辜廷,被苏芝芝知道后,师姐假惺惺说自己是为辜廷好,还说苏芝芝心胸狭窄,见不得别人对辜廷好。
那时候苏芝芝就反问她:“难不成我要拍拍身边位置,叫你姐妹,欢迎你加入我的家庭?”
师姐被怼了还不服,暗搓搓想熬汤送辜廷,气得苏芝芝冒火。
辜廷是谁?他是流云宗的首席大弟子,还是苏芝芝明媒正娶……咳,不对,名正言顺的道侣。
她这个道侣还没做什么呢,轮得到别人关心辜廷?
这口气苏芝芝不能忍,不就是熬汤吗,只要她对辜廷足够好,那些人就没有借口。
所以她来抓鸟了。
现在问题是,她上不去。
这里是山缝,前后是死路,只有往上才有出路,然而,她御剑飞行的能耐有限,不然刚刚也不会撞到结界。
而且,她为了显示诚意,熬汤的材料都是自己亲手准备的,就是来抓长尾雀,她的护卫也都不知道。
如今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真是叫天不灵叫地不应。
没办法,她仰头看着几百米的高山,运用灵力御剑。
试了三四次,在她又差点摔下剑时,被她扼住命运的长尾雀,发出嘲讽的叫声:“啾啾啾~”
苏芝芝心烦,用力掐着长尾雀,阴恻恻地说:“闭嘴成吗。”
突然,长尾雀不再乱吱声,瞪着黑豆一样的眼睛,一个有点稚嫩的声音从它嘴里发出:“那你别捏我。”
苏芝芝:“?”
什么玩意,它居然会说话?
苏芝芝下意识问:“你成妖了?”动物只有成妖,才能言人语。
长尾雀吧唧着鸟喙,眼珠滴溜溜转,抖抖羽毛,说:“对,我这么可爱,你还舍得吃我吗?”
苏芝芝敏锐察觉,这只长尾雀异变得很奇怪,不像成妖,像魂魄被置换。
她挑了挑眉,盘腿坐下来,说:“成妖了更好,我抓你是要炖汤,通灵性的长尾雀,炖出来的汤灵力更充沛。”
它立刻改口:“不,我不是妖。”
她好整以暇,一手撑着脸颊,看它要怎么演。
长尾雀扭过头来与她对视,语重心长:“其实我是天神的化形,拥有破灭虚妄,预知未来的能力。”
苏芝芝:“……”
这鸟要是天神的化形,那她就是天仙的化形。
苏芝芝毫不留情揭穿它:“你这么厉害,会被我抓在手里?”
小鸟炸毛:“这是意外,我刚附身在鸟身上,不然哪会被你抓到!”
急于证明自己似的,长尾雀目中亮起红光,一阵风从四处起,苏芝芝顿时被一股力气托举起来。
那股风托着她,比御剑飞行还方便,转眼之间,就回到山崖上。
它声音扬起:“看,我带你离开,这下你总该相信我吧?”
苏芝芝踩着地面,跺跺脚,托它的福,她不用在崖底干等着。
有点小手段,长尾雀却不逃,还要帮她,不是傻白鸟,就是心机鸟,它到底想做什么呢?
长尾雀似乎看出她的疑虑,说:“我要留在你身边,帮你渡劫,咳咳,我这是为你好啊,你看我多好,还帮了你呢!”
事实上,几百米的高度,但凡学艺精湛点的,都能御剑飞上来。
苏芝芝别的都行,正好御剑很菜,才会陷入那个困境。
但她才不会承认自己御剑总学不好,只是松开长尾雀,好奇地问:“你要留在我身边,渡劫?”
长尾雀扑棱翅膀,说:“我是天神派来拯救你的,我知道你是苏芝芝,你近来会有一道劫数,这道劫数对你而言很致命……”
苏芝芝语气一沉:“说重点。”
长尾雀立刻言简意赅:“辜廷不喜欢你,这是你的劫。”
这玩意儿说,辜廷不喜欢她。
小鸟声音尖锐,辜廷这两个字,从它嘴里出来,让她觉得有点陌生。
不过,辜廷是她的大师兄,是她的道侣,她不该感到陌生。
苏芝芝不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说心中没有波澜是假的,她非圣贤,怎么可能对非议一笑而过?她站在崖顶,她感觉冷风从她耳廓吹过,沁凉沁凉的。
突然,她眼睛眯起,使出一道高级术诀,束缚长尾雀。
长尾雀没防逃不开,有些愤怒:“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你为什么不信我?”
苏芝芝正御剑下山,她掂量着手里这几两肉,在长尾雀叽叽喳喳说她忘恩负义、狼心狗肺后,苏芝芝眼角抽了抽,终于忍不住了。
她随手拽住一个路过的流云宗的弟子,拎着他的领子,问:“喂,大师兄辜廷喜欢他道侣吗?”
那人没认出苏芝芝,下意识回:“怎么可能……你拽我领子干嘛!”
流云宗上下都知道,辜廷作为流云宗首席大师兄,不可能喜欢他的道侣。
得到这个答案,苏芝芝放开路人,反问长尾雀,说:“所以呢,你告诉我这件事是想说明什么?”
长尾雀:“啾啾……”
好像确实不能说明什么。
它忽然觉得苏芝芝有一点点惨,恨铁不成钢,说:“这么多人觉得他不爱你,你怎么就……”
苏芝芝打断它的话:“这么多人说你的肉灵力充沛,你怎么不乖乖听话,主动跳下锅把自己煮熟贡献人类?”
长尾雀:好气但是说不过她!
苏芝芝说:“如果你是某些人派来离间我和辜廷的,你省省吧。”
为了让耳根子清静点,苏芝芝说完这句,彻底掐断长尾雀的气,这在她看来,只是一只有点奇怪的长尾雀,没过两天,她就会忘了这段对话。
非议又如何,她只相信证据与事实。
回到苏家主峰朝星峰,她处理长尾雀,加入锅里。
这道汤炖一下午,耗费她许多灵药,揭锅时,一股浓郁的灵力迎面而来,又收进汤底,证明她这阵子收集食材的辛苦没有白费。
苏芝芝剃掉骨头,盛一盅汤,放在挎篮里。
就在这时候,被她剃出来的骨头,颤颤巍巍一动。
苏芝芝:“?”
骨头慢慢拼接,变成骨鸟的模样,鸟嘎嘎笑了,声音很熟悉:“我没肉,这下你不能把我炖成汤了吧!”
苏芝芝:“……”
好家伙,被炖成汤的长尾雀,居然还能把剩余的骨头拼起来,展现极强的生命力,阴魂不散。
好在这是修真界,骨鸟会动,不是什么奇怪的事,苏芝芝并没有多纠结。
只是,她一开始怀疑它是谁派来离间她和辜廷的,现在又觉得不像,又气又好笑:“你怎么没死?”
骨鸟略有些得意:“都说了,我是天神的化形,找个身躯寄托意识而已,所以你是伤害不了我的。”
它说着,看苏芝芝转身,它伸出骨翅膀:“等等,你要去哪?”
苏芝芝斜瞪它,晃晃手里的篮子:“把你的卖.身汤送去给我家大师兄。”
***
日光西斜,青云台。
一群筑基以下的弟子在此练剑。
流云宗的道袍,如其宗名,白色与藏蓝色相间,绣纹翻滚,广袖飘飘之际,宛若流云行于天地之间。
自然,其间最惹眼的,还是立于队首的男子。
他眉眼清冷,目若寒星,鼻梁高挺,不管是他鬓角的发丝,还是他衣襟的褶皱,细致到眉毛的每一笔,都像精细描画,彰得风姿卓绝。
只是唇色很清淡,嘴角抻平,叫人从这般俊逸的外表里,品出点冷漠之意。
即使如此,仍有许多女子深陷于在他。
这就是流云宗首席大师兄,辜廷。
这会儿,辜廷例行巡查练气的后辈练剑。
自然,光靠外貌不可能成为首席大师兄,流云宗乃修真界的第一大门派,能在里头当上首席大师兄,辜廷自身能力无可指摘。
他是独一无二的变异雷灵根,十岁筑基,成为整片大陆最年轻的筑基者,修为步步精进,如今年二十,他已经迈入金丹中期,要知道,绝大多数人,得等到七八十岁才会悟透迈入金丹,到金丹中期,少说也要百岁以上。
何况如今,修真界不比以往,能迈上金丹修为的修士越来越少,对宗门来说,年纪越轻的金丹修士,越为珍贵。
这种情况下,辜廷容貌是修真界一绝,天赋是修真界一绝,成为修真界人人皆知的新秀。
唯一令人遗憾的是,他英年早婚。
很荣幸,苏芝芝就是他英年早婚对象。
苏芝芝登上青云台,极目远眺。
她看到辜廷和一个师弟说话,他神情淡淡的,在斜照的日光下,薄唇启合,多余的也不舍得说,只一句,说完就走到下一队列。
然周围的人都向那师弟投去羡慕的目光,那师弟也很兴奋,辜廷在修途先走了好多步,小辈能得他一句提点,胜过苦心修炼,甚至有些一百五十岁的金丹初期,也会来找辜廷。
但辜廷不是每个人都提点。
他的脾气,比他的外貌的冷漠更甚,只有心情好时,才会多说一句,即使是对苏芝芝,也很少有什么波动。
淡如雪后晴天的一轮薄日,透过丝丝白云,落在山野间,即使刺目,却没有任何温度。
这不妨碍苏芝芝喜欢他十年。
尤其是,他还是对她不一样的,她是唯一一个辜廷肯点头相娶之人。
苏芝芝想着,轻轻呼出一口气。
她很快发现,自己这口气呼早了,只看另一个女子手上也挎着篮子,比她慢一点登上台阶,女子看到她时,一愣:“苏师妹?”
苏芝芝盯着她手上挎的篮子,假笑:“贺师姐,这么巧,你也来送汤呢?”
这个师姐,就是那个想给辜廷送汤,说苏芝芝见不得他人对辜廷好的人,名叫贺安雪。
绝大多数女子,知道辜廷英年早婚后,会断了那条心,偏偏有的人,就是脸皮比树皮厚,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贺安雪就是这样的树人。
苏芝芝想起自己摔在山缝差点出不来,脸上的笑更假了。
贺安雪点点头,打量苏芝芝:“小师妹,真羡慕你啊,大家都说辜师兄对你没什么好,你还能这样开开心心的。”
苏芝芝丝毫不退:“是啊贺师姐,你是该羡慕我,我能与大师兄结为道侣,每天都很快活呢。”
贺安雪脸色一白:“你可真是一点都不谦虚。”
苏芝芝冷眼看着贺安雪:“我对别人就挺谦虚,对你不谦虚,那是你的问题。”
贺安雪终于挂不住脸:“你……”
苏芝芝冷笑,两人气氛有点凝滞,却都没再说话,因为青云台上,辜廷完成例行巡逻,拾阶而下。
苏芝芝迎上去,唤了一声:“大师兄!”
辜廷收住脚步,他撩起眼尾,朝这边看过来。
他的眼神格外平静,与他对视的那一瞬,会有种被他视为蝼蚁的感觉,仿若能得到他一个眼眸,就是格外的眷顾,但狭长的眼型,和黑黢黢的眼珠子,掩饰他的不为所动,反增韵味,叫人心里一紧,期待起他的关注来,忍不住提一口气。
人便是长得极好,才会即使不含情绪,也让其余人轻易沦陷。
苏芝芝眨眨眼,勾起笑容,走过去。
在她身后,贺安雪也不甘落后:“辜师兄。”
辜廷分一个眼神过去。
贺安雪因为他这个动作,心跳骤然加快,她咬咬嘴唇,带着点娇羞,把篮子递过去:“我见师兄繁忙,怕师兄过于劳累,专门炖了长尾雀汤……”
苏芝芝也递出自己的篮子:“师兄,我给你做了汤。”
辜廷看着两人,两份汤品,微微皱起眉头。
他好像有点不耐烦。
平时见他这般,苏芝芝就会后退一步,她并不想让辜廷觉得她聒噪,可是今天她不会退步。
她连忙说:“这是成妖的长尾雀汤,我下了百灵草、龙骨香、青秋穗……”
贺安雪手抖了抖,这些都是名贵的灵草灵药,从苏芝芝嘴里蹦出来,不带喘息。
也只有她家底厚,才能把这些寻常人难求的灵药,一股脑加到汤里,相对比之下,贺安雪的汤,就根本没有什么能说得出口的灵药,显得很寒酸。
听着苏芝芝的话,辜廷微微扬起眉头。
他伸出手,袖子往后滑,露出他骨骼分明的手腕,修长的手指握住苏芝芝的篮子,提起来,对苏芝芝说到:
“有劳。”
声音低低哑哑,短短两个字,直接宣布苏芝芝大获全胜。
贺安雪捧着篮子僵立在原地,咬着嘴唇,尴尬得快哭出来。
辜廷不是怜香惜玉之人,他对苏芝芝颔首,没再理会贺安雪,接下来还有例行巡查,便朝远处走去。
苏芝芝的篮子,也由跟着他的一个弟子提着。
望着辜廷远去的身影,苏芝芝斜睨贺安雪,拍拍她的篮子,关心地说:“师姐,你这汤啊,留着自己喝吧。”
贺安雪脸色换了又换,抓着篮子的手,青筋都浮起来了。
苏芝芝很是满意。
对贺安雪这样的人,就是要全力出击,不留情面。
一回到朝星峰,她袖子里飞出一样东西,仔细一看,就是那骨鸟,在苏芝芝要送汤时,它坚持要一起去,现在,苏芝芝说:“你不是总说辜廷不喜欢我,我送他的汤,他收下了,却不收别人的汤。”
别人说辜廷不喜欢她,但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她从来只相信自己的判断。
流云宗上下都知道,辜廷的脾气绝对称不上好,也是,这样的天才,没有点脾气就奇怪了,甚至有些人来找辜廷,都会战战兢兢。
就连苏芝芝这种脾气,也会观察辜廷的神色,来判断自己的举措。
比如,她不想让辜廷觉得烦心。
在辜廷面前,她性子有所压抑,圆润了许多,因为她乐意为他改变。
事实也证实,这么多年的努力,她的喜欢是有回报的,她跟在他身后,他会停下脚步等她,她送给他东西,他都会收……去年,她拦住他说结为道侣时,他没有犹豫,更是一种承认。
她从很早以前就明白,辜廷为人冷淡,只是,对她是不一样的。
这些别人都看不到,她却清清楚楚。
辜廷若淡如清澈的水,那她是水底里静静等待的鹅卵石,他们这一生,不会有凡人话本里的轰轰烈烈,却已经足够了。
至少,她独享着这点小差别。
骨鸟坚持不懈,小嘴儿嘚吧:“那你为什么不看看他到底有没有喝呢?”
苏芝芝挑了挑眉:“看就看,我这就去找他。”
骨鸟说:“哪用找他那么麻烦,我来。”
骨翅膀一挥,一个画面出现在苏芝芝面前。
苏芝芝虽然和辜廷结成道侣,但到现在,还没同居,更没有夫妻之实,这也是目前宗里笑话她的理由之一,当下,骨鸟给出的这个画面,是辜廷的房子内,苏芝芝也是第一次见。
天色已然暗淡,房内墙壁安置夜明珠,亮如白昼。
房子很整洁,没有一处尘埃,辜廷坐在桌前,在这般明亮的光线中,他垂下眼睛,长睫在眼眶处打下淡淡的阴影,如不沾人烟的冰雕,美而冷淡。
苏芝芝盯着画面里的人,她为他炖的那盅汤,放在桌上。
只看,辜廷站起来,他揭开盖子,拿起汤水。
那绝佳质地的瓷盅,与他的手相得益彰。
她以为他要喝,莫名有些激动,屏住呼吸,却看辜廷缓步走到窗前绿油油的盆栽,把她耗费大力气炖的汤水,全部浇进去。
传来汤水淅淅沥沥的声音。
苏芝芝紧紧盯着他的动作。
每一瞬,都是成千上百灵石药材的损失。
也是苏芝芝心血的流失。
骨鸟终于得意了,它毫不留情地笑:“他好像更爱盆栽哈哈哈哈!”
苏芝芝:“……”

黑莲花绝不认输免费阅读精彩赏析

骨鸟话音刚落,辜廷突然一个回身,直直朝画面看过来。
他眉间冷峻,目中凝霜,就像万里海面瞬间冰封。
骨鸟喊了一声:“糟糕,被发现了!”
骤然,一道苍白雷电如有生命,撕开画面,轰然劈在骨鸟身上,骨头碎成一堆,掉在地上,那画面也应声消失无踪。
苏芝芝后退两步,避免鞋尖被掉落的骨头碰到。
她垂下目光,眼睛盯着骨鸟的遗骸,眼前看到的,还是辜廷那个动作。
他修长的手腕翻转,冒着热气的汤,都送给那盆绿植,干脆利落,就像拂开扰他的灰尘一样。
不介怀,不在乎。
要不是骨鸟现在焦黑一坨,她甚至怀疑那是幻觉。
这样的辜廷,很陌生。
不像苏芝芝第一次见到的辜廷。
那年她六岁,苏家发生剧变,苏芝芝向来温和的母亲,突然走火入魔,杀死苏芝芝的父亲,几乎将整个苏家都屠戮完。
她的刀刃滴落的红色血液,有疼爱苏芝芝的父亲、总捉弄苏芝芝的堂哥、维护苏芝芝的护卫……
当时,苏芝芝在忠仆的保护下,逃出苏家,她身上有母亲的追踪符,本来是苏家人防止她走丢而设,在母亲走火入魔后,却险些成为索命咒。
母亲穷追不舍。
幸好辜廷与辜廷的师父赶到。
那时候的辜廷不过十岁,乌发盘在发顶,睫毛若长羽,五官精致,但已经甚少有情绪外漏,俨然是个小大人。
没人发现苏芝芝身上的追踪符,他一声不吭起剑,斩断黏连在苏芝芝身上的追踪线,阻止苏芝芝继续被追杀。
杀阵内,尘沙汹涌,他很沉稳,不惊不忙,牵引苏芝芝:“往这。”
惜字如金,却叫本饥寒交迫、极度恐惧与悲伤中的苏芝芝,不自觉心中安宁下来。
至今她都很难形容那种感觉,辜廷于她,从第一眼开始,就是十分特殊的。
她懵懂地想,她没有家了,但还有期盼——她想和这个师兄一起长大。
这个念头是一颗种子,播在沃土,十年后,慢慢生根发芽到结果,她与辜廷成为道侣。
辜廷的性子,确实冷淡,她一直觉得,辜廷对她是不一样的,甚至隐含不为人道的小得意。
现在这点小得意就未免有点打脸,所以,这一切都是她的错觉?
她感觉心口堵着点什么,特别膈应。
总之,她不爽了。
此时此刻,她手上一刻也没停,埋了骨鸟,本来晴朗的心情,有些乌云密布,抓一把土,洒在骨鸟之墓上。
结果刚埋好,一只骨头爪爪就从坟墓里探出。
苏芝芝:“……”
骨鸟的鸟头探出土地,呸出两口土:“你怎么把我给埋了?”
苏芝芝:“你没死啊?”
骨鸟用骨爪拍拍土地,愤怒地说:“我是天神的化形,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苏芝芝:“天神的化形,你被大师兄一个招数打散架。”
骨鸟又一次被拆台,它勉强解释:“我每天能用的力量有限,今天在山崖下救你一次,又开启天眼看辜廷的踪迹,就用完了……”
苏芝芝坐下来,看着骨鸟用一根爪子挖自己的身体,有点出神,这只突然闯进她生活里的鸟,透着诡异的感觉。
她直来直往,问:“既然你笃定大师兄不喜欢我,提醒我,想要什么好处?”
骨鸟“呔”了一声:“我不是来要好处的,我是为你好的,都说了这是渡劫……”
苏芝芝一指头把它按回泥土里。
骨鸟:“你干嘛!”
苏芝芝眼珠子下移,俯视骨鸟,手上力道没减,声音也凉了几分:“我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你最好说实话。”
见她这样,骨鸟不自觉抖了抖,咳嗽两句:“真的……”它发觉苏芝芝神色阴沉,立刻补充一句,“当然,我也想要好处。”
苏芝芝心道果然如此,问:“什么好处?”
骨鸟说:“我也有一个劫难,只能你帮我过,所以我帮你渡劫,你帮我渡劫,我们之间扯平。”
苏芝芝追问:“什么劫难?”
骨鸟说:“我也想知道是什么劫难,得等你劫难过去后,我才知道呢……”
苏芝芝没继续逼问,她总算问出骨鸟的目的,已经够了,算起来,骨鸟确实没骗她,当然,它用春秋笔法,话只说一半,刻意伪装成好鸟的模样。
不过,这招对那些傻傻的女孩子有用,对她没用。
要知道,苏家出事前,是流云宗乃至整个修真界独一无二的大族,她苏芝芝脾气不狠点,手段不凶点,苏家资源早就被虎视眈眈的其余修士瓜分。
她姑且相信它,苏芝芝心想,如果骨鸟口中所谓劫难,对她有危险,她到时候再斟酌。
反正两人也没签什么契约嘛。
苏芝芝的打算,骨鸟当然不知道,它找全骨头,挥动一双骨翅,语重心长:“辜廷浪费你的心血,你就不想做点什么吗?”
苏芝芝回过神,微微皱起眉头:“做点什么?”
骨鸟站在她肩膀上,循循善诱:“当然是做点发泄愤怒的事情。”
如阴湿之地会滋生毒物,求不得,不甘心,不放过,就会偏执愤怒,乃至最后,恨上辜廷。
由爱生恨,一个挺好的结局。
它空洞洞的眼睛,却如有实质目光:“所以去找……”
苏芝芝忽然打断它的话:“我明白了,我明天就去。”
骨鸟:上道!
没想到会这么顺利,骨鸟掩饰自己的激动。
隔日,天色有点阴沉,苏家主峰的练斗场,传来阵阵兵器铿锵声,斗法声不断。
骨鸟站在树枝上,空洞洞的眼睛写满生无可恋,它以为苏芝芝是去找辜廷质问,最好生出点龃龉……
结果,人家是找护卫练剑。
呵呵,白高兴一场!
反正干瞪眼也是干瞪眼,它打量自己这个新宿主。
今日,她穿着火红裙裳,更衬她脸色白净,只看她眼尾向上扬起,有凤眸的韵态,然前眼角圆润,使眼态娇娇然,鼻子巧,檀口润泽,衣摆飘飘之时,裹着袅娜身姿,翻身躲开对面招数时,更像一团跳跃的火光。
明亮动人。
宗内说辜廷与苏芝芝不登对,但从没人说过他们容貌不登对。
如果不是已经与辜廷结为道侣,料想流云宗的青年才俊,就算不是谋苏家的家底,也会为这样的容貌,上门求娶。
骨鸟啧啧两声。
突然,练斗场上发生意外。
苏芝芝正面迎击对面护卫的剑气,手上的剑突然被削飞,剑气擦她的手臂划过,裂开一道伤口。
护卫立即收手,冲过来查看她的伤口,他锁着眉头,说:“伤口如何?是我没控制好剑气。”
苏芝芝浅浅一笑:“魏大哥,没事,我有点累,莽撞了。”
这护卫叫魏远,担苏芝芝一声“大哥”,不是白来的,魏远父亲就是当年护着苏芝芝离开的忠仆,魏家也是唯一没想分苏家财产一杯羹的家族。
从苏芝芝与那些觊觎苏家资源的豺狼周旋开始,魏远就一直护着她的安全,直到她彻底成为苏家家主。
见苏芝芝受伤,魏远说:“今日的修炼到这里,七日后有小秘境,要先养好这伤口。”
苏芝芝收剑,用折好的毛巾,擦擦额角的汗水,对骨鸟说:“修炼一番,果然能发泄愤怒。”
骨鸟差点被自己骨头卡死。
它小声暗示:“今天不去青云台吗?”去啊,去找辜廷对峙啊,这么僵着有什么意思!
苏芝芝瞥了它一眼:“青云台是筑基以下修士练剑之地,我早已筑基,不用去青云台。”
苏芝芝的天赋不差,单灵根水灵根。
她十六岁刚迈入筑基初期,比不得辜廷这种天才,不过也是宗门里的好苗子,但她情况特殊,已经是苏家家主,她没有拜师,按照宗内辈分与宗内规定,是最小辈的弟子,是小师妹。
她身边有七个忠心护卫,最高有金丹期巅峰,最低也是金丹初期,足够当她老师。
魏远就是那个金丹期巅峰的护卫。
就在刚刚,苏芝芝的护卫们都和骨鸟打过照面,大家都见过世面,知道骨鸟没什么威胁,便都没说什么,只有魏远警惕最高,对灰扑扑的骨鸟没有好眼色。
魏远沉吟:“这骨头,我觉着不宜留下……”
骨鸟顿时觉得有点危险,立刻看向苏芝芝。
苏芝芝慢悠悠瞥了它一眼,这才开口:“魏大哥,我们该上报伤情。”
流云宗有宗规,不管什么伤情,只要受伤,弟子都得向宗门上报伤情,很快,知道她是被金丹巅峰期的剑气划伤,没那么容易愈合,宗内派来医修。
苏芝芝回到她住所云间阁休息。
她的伤口不深,但皮肉掀开,血淋淋一片。
旁的人露出担忧的模样,她倒是不怎么在意,甚至没觉得多疼,对那包扎的医修说:“我想麻烦你一件事。”
她眼睛漂亮,目光很真诚,医修看了看她的脸,脸色有点红:“苏姑娘请说。”
苏芝芝:“你能给我打个漂亮的蝴蝶结么?”
医修被自己呛到:“咳咳。”
魏远守在一旁,严肃地说:“不要把受伤当儿戏。”
苏芝芝俏皮眨眼。
等她手臂伤口处理好,云间阁外传来点声音,还没等魏远打发人去看看,就有随从来禀:“是辜首席送东西过来。”
他身后还跟着流云宗的一个弟子。
苏芝芝疑惑:“辜首席……大师兄?”
大师兄朝她这里送东西,她第一反应不是开心,而是疑惑与好奇:“真的是大师兄?”
那弟子拿出辜廷的一个信物:“苏师妹,我受大师兄之托,来送一样东西。”
信物是一张辜廷的术符,苏芝芝这才将信将疑。
要知道,辜廷从来没送苏芝芝东西,当然,不止是苏芝芝,他那种冰做的人,就从没送过别人什么,所以,他会送什么东西给她?
苏芝芝顾不得伤口,站起身,忙问:“是什么东西?”
那弟子从储物袋里,捧出一个盆栽。
盆栽养着一株漂亮的植物,形状若草,青翠欲滴,每一叶都是新亮的颜色,别人一看就知道是上品灵药,尤其是那医修,看草看直了眼,喃喃出口:“是能愈百伤的碧琥珀!”
而苏芝芝眼睛微微睁大。
这草,不就是昨天喝了她辛苦熬煮的汤的绿植么!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苏芝芝辜廷完整版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