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校草男主标记后(傅度秋段唯)
被校草男主标记后(傅度秋段唯)

被校草男主标记后(傅度秋段唯)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21

小说介绍

主角是傅度秋段唯的小说被校草男主标记后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是什么时候注意到段唯的呢?久到傅度秋都有些忘了。他只记得在他人生最迷茫的时候,他看到了老街之上,缓缓开启的那一扇窗。从此以后,他在尘世里,摘到了属于他的山间月。

小说简介

一朝穿越,段唯穿成了BG校园文里女主的竹马,而原著中的“天降”男主,就是和他们一街之隔的校草傅度秋。
三个人住在一个胡同里,为了愉快的完成故事主线,他时不时带着女主在傅度秋旁边转:
段唯:今天我们去看男神打球!
傅度秋:他老是来看我打球了,是不是喜欢我?
段唯:今天我们给男神开小灶!
傅度秋:他给我做饭,还害羞让别人来送,真可爱......
段唯:男神易感期到了,我们快给他送抑制剂!
谁知道他刚把抑制剂拿在手里,就被傅度秋一把丢开。来自Alpha信息素的味道让段唯的腿止不住的发抖,傅度秋单手抚上他的后颈,说:
“我要这个就好了。”
*
是什么时候注意到段唯的呢?久到傅度秋都有些忘了。
他只记得在他人生最迷茫的时候,他看到了老街之上,缓缓开启的那一扇窗。
从此以后,他在尘世里,摘到了属于他的山间月。

被校草男主标记后全文阅读

12月的顺清市,好不容易终于迎来了一次晴天。
头顶的天空透出蒙蒙亮,薄雾被熹微的光线照得四下散开,笼罩其下的是梧桐树起伏的枝桠。清晨的第一碗面条出炉,锅盖下冒出的氤氲气息犹如云雾逐渐变得透明。
世界渐渐醒来。
第一中学门口的彩旗迎风晃荡,门口站着几个老师和同学,打着哈欠不断瞄向腕上的手表。几个背着书包的学生匆匆跑进去,呼啸着带起了几片落叶。
此时一个少年悠哉游哉地从大街的对面走了过来,上身罩着一件到腰腹的羽绒服,本来是显人臃肿的款式,他却穿得刚刚好。他将半张脸埋在外套领口里,哈出一口热气,戴着的眼镜立马泛起一层雾。
在他踏进校门口的一霎那,熟悉的铃声响起,紧接着便是身后吭哧吭哧地奔跑声和喘息声。纪律委员拿出怀里揣了很久的记录本,铁面无私地走上前去,原本就喧嚣的门口更是传来此起彼伏的哀嚎。
“把名字记上,迟到一分钟跑一圈。”
主任手里拿着一个保温杯,呸呸地把茶叶吐了出去,指着那几个迟到的同学对纪律委员说。
走在前面的少年像是习惯了一样,继续往里,可还没动两步,就听见身后熟悉的声音:
“段唯——”
走进校园里的段唯闻言停住脚步,露出埋在领口的下半张脸,转过身去说道:“主任,我没迟到啊?”
他的声音很好听,带着些年轻人独有的朝气。见他转过身来,主任的眼睛微微眯起,指着他说:“你的校服呢?”
话音刚落,见段唯准备伸腿,主任的表情像是写上了“终于被我逮着了”几个大字,中气十足地补了一句:“上身!”
“......”
段唯有些无语,仰起头将羽绒服的拉链拉开,一件黑白色的校服正服服帖帖地穿在身上。而对方显然有些始料未及,拿着手里的茶杯没有说话。
也不是主任非要找不痛快,只是但凡在学校里待过一段时间,都会记住这个叫做段唯的学生。
段唯是本地人,这是他在第一中学的第三个年头。在这三年里,这个本应该泯然众人的Beta,完全颠覆了各位老师的认知和想象。逃课、打架、迟到、早退......诸如此类的事情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可是最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规矩了,不迟到不早退,今天连校服也穿得规规整整。主任皱起眉头,摆摆手说:“下次把校服穿在外面。”
段唯草草地应了一声,没有继续理他,拉起衣服拉链就往里走。越靠近教学楼,熙熙攘攘的声音越清晰。他双手插兜闲庭信步地走在文科大楼的走廊上,没有发现他所路过的班级都接连发出小声地议论:
“外面就是高三八班的段唯!”
“我的天,好帅啊,就是平时太张扬了。”
“我听说八班今天又来一转校生,也挺帅的。”
“草,为什么帅哥全贡献给八班了,给我们班挪一个也好啊!”
......
段唯走在外面,若有所思。他将下半张脸全部隐在领口里,没有发现对面正走来一个人,也没有注意到四面八方正投过来的视线。在即将行至转角的时候,他的肩膀被对面走过来的人忽地一撞。
四周的惊叹瞬间变成倒吸一口冷气——
好家伙,撞到了段唯,希望人没事。
对方在霎时间愣住,停住脚步没有说话。段唯本来就很高,将近185的个子,可是站在对方面前也直接矮了大半个头。坐在教室里的吃瓜群众一眼就能够看出撞到段唯的那位是个优质Alpha,要是真打起来,不知道谁胜谁负。
不过段唯曾经的战绩告诉他们,和段唯打架,起码要做好挂半个月彩的准备。
小段,永远滴神。
就当他们准备看一场好戏的时候,站在对面的段唯竟然头也没抬,只看了一眼对方黑色外套上的银色树叶花纹,轻声说了一句:“不好意思。”
说完直接拐进了楼道里,留下那位Alpha站在走廊上,以及一群吃瓜群众风中凌乱。
南方的冬天出了太阳,连带着段唯也转了性子??
太诡异了!
造成这一系列事件的主人公段唯有些心不在焉地走进了教室里,原本还在各自读书的同学霎时间安静了下来,都往段唯的位置上看。而后者只是轻轻一抬眼,又像是触电了一样将目光收回到书本上。
段唯又一阵无语,只得拿出放在桌子里的书本,刚翻开几页,桌子角上就放上了一瓶牛奶。一个女生此时正笑盈盈地看着他,柔顺的长发绑成了利落地马尾,露出光洁的额头。一张脸没有做多的修饰,让人觉得舒服又好看。
“又熬夜打游戏了是不是?”
随着女生的问候响起,段唯双眼徒然一亮,原本心不在焉地心情立马落了个地。
他,段唯,是顺清市第一中学高三八班的学生,是一个校霸。
当然,这只不过是一本书里的设定。
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个月,一月之前,段唯还是一个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主攻编辑出版专业。他无意中打开了一本言情小说,发现里面的竹马男配和自己的名字一模一样,便禁不住好奇看了下去。
在这本书里,段唯是一个人人惧怕的校霸,打起架来不要命,约架就是要见血。他对自己的青梅女主一直念念不忘,但女主却喜欢上了男主傅度秋,最终他和女主皆是爱而不得。
而身为配角,段唯更是在救准备寻短见的女主的途中,突发车祸,BE结局。
唏嘘,实在是唏嘘。
可谁知他刚放下小说,只是睡了一觉的功夫,就穿进了这本小说里,成了那位让人闻风丧胆,心中却为女主独留一处柔软的校霸。
头几天段唯是在惊讶和痛苦中度过的,可是好几天之后,看过不少小说的段唯又可以了。
不就是穿个书么?这年头谁还没穿越过似的!
可是窒息的是,他等了半个多月,也没有等到传统穿书小说里,那个发布任务的“系统”。
难道是让他自己摸索啊喂?!
从回忆里出来,眼前女生的笑容在段唯眼前不断放大,她就是这本小说的女主——许佳念。
许佳念是个Omega,比段唯稍稍大几个月,笑起来很温柔,像是和煦的春风,十里严寒在她面前都能够直接吹化了。她和段唯从小就玩在一起,互相知根知底,即使段唯后来越长越歪,她也依旧将段唯当作自己的弟弟。
现在还是那本小说故事线还没发生的时候,许佳念和段唯还是一对青梅竹马,傅度秋也还没转学过来。段唯和许佳念说了会儿话,随后嘴里嘬着吸管打着心里的算盘。
这一个月里,他尝试过很多方法,想要回到现实世界,可是无论怎么试也没有用。段唯也不敢用一些极端的方式,说不定他在书里一命呜呼,他在现实生活中也会跟着嗝屁。
想来想去,他开始倒推原著的故事线,当时书中的段唯为了阻止女主自杀,在大马路上极致飙车被路过的大卡车撞死。或许他阻止女主自杀,就能够阻止“自己”死掉。
而唯一能够阻止女主自杀的,只有男主——傅度秋。
只要他撮合男女主在一起,后面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到时候他功成身退,即可溜之大吉。这样虽然不够保证他能回到现代,但也保险了他不会嗝屁。
想到这里,段唯堵了一个月的心终于舒畅了起来。他悠闲地一边喝牛奶,一边看手里的书,此时窗外掠过几个人影,随后四周隐隐绰绰的传来小声议论。
“首都......转学......Alpha......帅......学神......”
各种各样的声音不断传进段唯的耳朵里,因为原主校霸段唯不喜欢吵吵闹闹,于是教室里一直以来都没几个人敢高声喧哗,更别说是在段唯在场的情况下大声议论。
所以段唯听来听去也没听清一句完整的话,干脆懒得听了,拿出放在包里的耳机戴上,轻触平板屏幕播放音乐。
歌曲播至五分二十秒的时候,教室门外走进来两个人,紧接着下课铃声响起,叮叮咚咚地直接盖过了段唯耳机里播放的音乐。
他随着旁边的几个人一道抬起头,就看见教室门口站着的人。
“来人个子很高,只需要微微抬手就能够触碰到门框顶。冬天的白昼总是来得很晚,此时东方的熹微缓缓上升,照进走廊,投射在那人的身上。
他的脸半明半昧,眉眼深邃,却又不失东方人的底蕴,一双薄唇轻闭,穿着一身黑色的羽绒服,胸口处是一瓣落叶。”
在抬起头的那一霎那,这句话在段唯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来,原书里的描写几乎和门口的这个男生一一对应。即使只是看了一眼,段唯也下意识确定,眼前这个人就是原著校草,傅度秋。
意识到这一点,段唯脑中的思绪犹如电打的鱼突然跳了起来,如果他没有记错,原著中这一段,就是女主许佳念对傅度秋一见钟情的名场面。
微风几许,教室里的两个人一站一坐,郎才女貌,一眼万年。
也许是空气中透明的粉红泡泡让段唯也不禁勾起嘴角,他转过头朝着许佳念的方向看过去,却没想到对方竟然在看手里的练习题。
怎么回事???
在众人都被门口的男主吸引的间隙里,段唯一边惊讶一边轻拍许佳念的桌面,而对方似乎像是昨晚没写作业一样,拿着笔抬头看了段唯一眼,就低下头继续奋笔疾书。
见状段唯颇有些无语地转过头,心里安慰自己。
没关系,男主注意到女主就行,感情嘛,慢慢培养就好啦。
思及此,段唯有些遗憾的看向站在门口的男主傅度秋,如段唯所料,他果然将视线牢牢地放在了一个人身上。
他的目光像是冬日的湖泊,徒然有几分寒意,可是在段唯看过去的那一霎那,又像是投进了暖阳一般,波光粼粼,夺人眼球。
段唯满意地点点头,就算是没有对视,也算得上半个名场面。
只是他的笑意没有维持多久,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他看了一眼男主傅度秋,又看了一眼虽然离自己很近,但角度完全不一样的许佳念。
看过来看过去,他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这个男主,好像看的是自己这个方向?!

被校草男主标记后免费阅读

在段唯惊讶和懵圈的目光里,站在门口的傅度秋慢慢收回目光,将视线落在教室后的黑板上。
下个月便是新的一年,上面布置的自然也是黄黄绿绿的鞭炮和烟花。明明是下课时间,教室里却坐满了人,没有一个同学走出教室,反而全部都规规矩矩地坐在课桌上,目光往傅度秋的方向不断探寻。
班主任老覃颇有些意外地站在门口,随后慢慢走到讲台上轻咳一声:“同学们,今天我们班迎来了一位新同学,大家掌声欢迎!”
老覃是这学期从别的学校新调来的老师,刚接手这个班没几个月,戴着个黑框眼镜却没有丁点眼力见儿,自然不知道这个班级一直以来的“潜规则”。
这个“潜规则”的来源便是段唯。
段唯身为一中的校霸,自然是所到之处、寸草不生。他喜欢许佳念已经是一个不用掩饰的事实,所以他也不顾及什么得失,只要有一丁点会盖过他风头的人出现,他就会让那个人立马消失。
上个月,八班也刚好转进来一个长得还不错的Beta,还没待满一个星期,就被段唯明里暗里使绊子,满怀委屈地调到了隔壁班。而当时老覃还以为那个Beta不满意自己的教学模式,自闭了好长一段时间。
而面前这个从里到外,哪哪儿看上去都要比之前那位好上几倍的优质Alpha,不知道能“存活”多长时间。众人看着讲台上的傅度秋,皆是连连默哀。
讲台上的老覃看着鸦雀无声的教室,有些尴尬地抬了抬眼镜,刚想说话,就看见那个让全年级头疼的校霸段唯突然站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欢迎!欢迎!”
段唯一边鼓掌,一边笑着看向讲台上的傅度秋,一双眼睛轻轻眯成一条缝,尾巴上是眼角的一粒黑痣。教室里很安静,衬得他的笑声越发明显。
傅度秋:“......”
老覃:“......”
班上众人:“......”
就连将整张脸埋在题库里的许佳念也抬起头来,用莫名其妙地眼神看着站起的段唯。
而这种快乐,只有段唯能够切身体会。
现在门口站着的是谁?是傅度秋啊!
是拯救BE结局的男主啊!是他回现代的门票啊!换谁会不激动???
因为段唯这突然的临场发挥,本来静得像停尸房一样的教室也瞬间放松了不少。
傅度秋长得好看,本来就吸引了班上大部分Omega甚至是Beta的注意,见段唯这一举动,班上的同学也突然没了顾虑,一齐鼓起了掌,有的还大声吹起了口哨。
老覃的表情瞬息万变,随后抬手示意他们安静,可是依旧无济于事。于是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将目光落在依旧站在门口的傅度秋身上,说:“来,做个介绍吧?”
谁知,教室里此刻瞬间安静下来,看向傅度秋。而后者从进入这个教室之后几乎一声不吭,要不是他的气质极其不容易被忽视,所有人都快忘记了他的存在。
他往前走了几步,修长的腿跨上台阶,面向众人。
在白炽灯的映照下,他的模样比站在门口要清晰不少,众人也慢慢发现了,这位帅哥不仅长得惊艳,而且还十分耐看。从传统的审美上他每一寸都长得恰到好处,好看在骨不在皮。
傅度秋的目光在教室里巡视一周,最后落在了段唯身上。只是蜻蜓点水一下的触碰,他便收回视线,低声说:“大家好,我是傅度秋。”
话音一落,坐在台下的段唯满意地点点头。
言简意赅,真帅,真不愧是男主。
傅度秋刚说完,上课铃就响了。第一节课是英语,估计是入学的事情还没处理完,老覃带着傅度秋走出了教室,随后进来了一位女老师。
英语老师是一中的老油条,就连以前的段唯都不敢轻易旷她的课,她一进来,教室里立马安静了不少,纷纷低头从课桌里拿书。
“段唯,把你耳朵上的东西放讲台上!”
连程序化的上课起立都没有进行,讲台上的英语老师老童狠狠将手里的书一拍,一双眼睛瞪得老圆。
周围立马鸦雀无声,一道道视线全部朝着段唯的方向看过去,这个场景曾经上演过无数次,最终的结果就是校霸砸桌子砸椅子,骂骂咧咧地离开教室。
众人放在桌面上的手不禁沉了沉,希望校霸到时候分清谁是谁的课桌,不要殃及无辜。
可是段唯今天不知道心情好还是怎么的,整整齐齐地穿着校服,欢欢喜喜地迎接新同学,现在甚至真的站起身来,将耳机和平板交了上去。
连见过了大风大浪的老童都不由得皱起眉头。
而主人公段唯则是毫不在乎地坐回了位置上,将身子倚在墙边,看向窗外。
八班旁边就是年级办公室,此时老覃就站在办公室门口。他对面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刚刚转校的男主傅度秋,另一个是一位女人。
女人看上去很年轻,穿得也很知性,可是段唯能够看出来家境优渥,身上穿得都是一些大牌子。她站在傅度秋旁边,双手轻轻搭在傅度秋的胳膊上,和老覃说话的时候一边笑一边点头。
看上去应该是傅度秋的母亲。
离得虽然不远,但段唯听不清他们究竟在说什么,只能够看到他们的嘴不停地在动。他看了一会儿就放弃了,将目光单纯地落在傅度秋身上。
此时的男主没有什么表情,或许换句话说,他出场的这一整段时间里,他都没什么表情。老覃比他矮,所以傅度秋的双眸轻轻垂着,睫毛在眼睑处打下阴影,段唯看不明白他在想什么。
良久之后,老覃终于唠叨完了,往楼道的方向走去。而女人转过身去往相反的方向,刚走几步随后轻声说了句话,独自一个人往走廊的另一边走去,只剩傅度秋站在走廊上。
走廊的另一头是洗手间,段唯理所当然地点点头,总不可能拉着自己的儿子陪自己上厕所。
现在是正常的上课时间,别说是这条走廊,整个教学楼几乎都没有人。傅度秋一个人站在办公室门口,背对着段唯的方向,莫名其妙地,他从傅度秋的背影中品出了几分孤寂。
关于男主的原生家庭,小说里没用太多的笔墨描写。段唯只记得傅度秋从小出生在一个单亲家庭,后来母亲再婚,他便一个人独立生活。
少年不过刚满十八岁,却沉默寡言,心性看上去像二十八岁。
在他收回目光的那一瞬间,站在走廊外的傅度秋似乎有所察觉一般转过身,却只看见教室窗户里面,那一小道侧影。
虽是出了太阳,但走廊上的风还是夹杂着冬日独有的寒冷。他站了一会儿,身后便传来高跟鞋的声音。
叶琼从走廊的另一端回来,将手里拿着的纸巾丢进垃圾桶里。她欲言又止地看了一眼傅度秋,随后从包里拿出一串钥匙递过去,说道:“那我就先走了。”
她说话的时候,被压在下颌的皮草随着轻微飘动,傅度秋应了一声,将钥匙接了过去。
“这里虽然比之前的学校差很多,但毕竟是省重点,好好学习,别松懈。”叶琼说话的时候不紧不慢,没什么起伏,她看到老覃从楼道里出来,轻咳一声,低声道:
“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要是傅承平找上你,别理他。”
“嗯。”
傅度秋又应了一声,这一声很轻,被揉碎在风里,不仔细听根本听不见。
老覃这时走上前来,手里提着厚厚一叠书和一套校服。叶琼见他走近,笑着客套了几句,转身走进楼道里,将外套里的手机拿出来,看上去要事缠身。
见他走远,老覃轻皱眉头,对傅度秋说:“来,这是这期要用的书,要有一些我们学校的资料。”
这一摞很重,老覃只给了傅度秋一部分,另一半全部自己抱着。他一边领着傅度秋往前走,一边说:“我之前在校长那里简单地了解了一下,你成绩很不错啊,一直以来都是年级第一对吧?我们班的进度比较快,不知道你在原先的学校有没有学到这里,不过转学嘛,遇到这些问题很正常,有什么困难都和我说......”
话还没说完,走在身后的傅度秋就轻声说道:“没关系覃老师,我已经预习过了,会努力跟上。”
“那就好那就好,”老覃笑得很慈祥,毕竟这么一个不折不扣的尖子生转进自己班里,任哪位老师都会笑出花来。他和傅度秋走到八班后门外,现在课已经上了一半,他继续说道:
“我刚接手八班没多久,位置还是按照上学期坐的,你先坐在段唯旁边,等过一段时间我再重新调位置。”
因为原著的段唯太惹眼,几乎没几个人愿意和他同桌,他也不愿意和别人一起挤。所以理所当然的,段唯是整个八班唯一一个没有同桌的学生。
似乎是觉得傅度秋还不认识段唯,老覃指了指离外侧窗户最近的那一小组,倒数第三个男生对傅度秋说:“你刚刚也应该差不多认识了,就是他。”
傅度秋顺着他所指的方向寻过去,却看见坐在窗边的少年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将脸埋进外套里,只露出头顶微微弯曲的发梢。
随后,老覃便听见傅度秋十分清晰地说了一声:
“好。”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被校草男主标记后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