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娇厨娘开局拣到个大理寺少卿(白茵司徒靳)
农家娇厨娘开局拣到个大理寺少卿(白茵司徒靳)

农家娇厨娘开局拣到个大理寺少卿(白茵司徒靳)

分类: 空间系统小说时间: 2021-04-21

小说介绍

《农家娇厨娘开局拣到个大理寺少卿》是作者“玄策”所著的一部经典作品,主角是白茵司徒靳,日子过得风生水起,是时候招一个听话粘人的小奶狗了。诶?你堂堂大理寺寺卿,能不能要点面子?

小说简介

白茵好端端一个社畜,忽然成了农家孤女,还日日被舅母舅舅欺负,甚至还被关到差点死翘翘?
没关系!系统在手天下我有,任何稀奇古怪的美味只要让她碰一下,她就能得到配方!从清汤挂面,到满汉全席!
从街边一小摊,到京都大酒楼,白茵成了天下吃货又爱又恨的存在。
日子过得风生水起,是时候招一个听话粘人的小奶狗了。
诶?你堂堂大理寺寺卿,能不能要点面子?

农家娇厨娘开局拣到个大理寺少卿全文阅读

正值寒冬来临,云村外的河面忽然传来一阵破冰声,伴随着扑通一声,一道消瘦的身影消失在冰洞里。
“哟!谁跳河了?快快,救人呐!”眼看着人跳下去的村民着急忙慌去拿绳子,却被一股大力拽住。
“救个屁!个死丫头偷吃东西还敢跳河威胁我!让她跳,淹不死爬上来老娘还要打死她!”周氏捏着木棍,嚣张的守在冰冻边上,谁也不让靠近。
白茵浑身被冻得瑟瑟发抖,挣扎扒着冰面的手指头也已经完全冻僵了,两条腿别说蹬水游泳了,就连动一下都是奢望。
她只能尽量把头伸出水面,呼吸新鲜空气,还要闪躲着周氏不断砸过来的棍棒。
现世一场意外她来到这具小小的身体里已经一个月了,掌握这具身体所有信息。
父母俱亡,寄人篱下,舅舅舅母动辄打骂,吃的是猪食,干的是牛活,拉磨的老驴也不能这么作践呐!今早女孩实在饿的受不了,拿了个冻得梆硬的馒头急忙塞进嘴里,却叫警觉的周氏察觉了,几句狠急了的咒骂击溃了女孩最后一道心防。
跳河之际,白茵耳畔传来那女孩最后一句满是痛苦的话:“我实在活不下去了!”
之后,她就从这身体里醒了过来,尽管她从未想过争夺这女孩的人生。
村民没找着绳子,只找到了舀粪浇地用的粪瓢,不管三七二十一,将粪瓢伸进去将人扒拉上来,横放在冰面上。
周氏看着人被救上来了,挤开众人,捏着棍子狠狠地揍在白茵腿上,只将人揍得蜷缩在一起,半句求救的话也说不出来。
白茵那纯粹是饥寒交迫,用光了力气,其实这棍子落在身上已经没了知觉,受冻得知觉还未回来,只听得见棍棒打到骨头上传来沉闷的声响。
但她硬是惨叫几声,哭喊着叫起了救命,声线沙哑,声音不大,却硬是叫人心疼。
这女娃实在可怜,杨大婶第一个看不下去,拦住了周氏手里要落下的棍子。
“少给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滚开!这死丫头敢偷吃东西,我不得狠狠地打家贼吗?”周氏生的不壮实,但那一张脸黑起来可是能吓哭村里三岁小孩的。眼下周氏咄咄逼人,嘴里全是骂人的话,一下子让许多人噤了声。
偏偏杨大婶跟周氏不对付,也是村里唯一一个不怕周氏的,她拉起白茵,护在自己身后,指着不远处的深山道:”“她爹娘就埋在那山里,你当着人家面打骂他们的宝贝女儿,心里一点不慌吗?”
白茵灵光一动,顺势跪在地上,冲着杨大婶指的方向彭彭磕头,额头青了也不停下:“爹,娘,你们来带我走吧!女儿活不下去了!舅母不给饭吃,我已经三天没吃过东西了!与其凄惨饿死,不如你们来接我啊!顺便也看看舅母吧!瞧瞧她是如何对我的!”
白茵哭的撕心裂肺,因为受了凉,中间还停下咳嗽几声,整一个随时就能晕过去的样子。
她也从未经历过这样的绝境,饥饿,寒冷,疾病交织在一起,白茵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要升天了。
周氏叫嚣着自己不信鬼神之说,扯着白茵就要拖走,杨大婶拦着人要去见里正,村民劝和,河边顿时吵嚷声一片。
赵振就在这个时候出现,挤开人群二话不说,一巴掌狠狠甩在周氏脸上,将人打的眼冒金星,嘴角带血狼狈坐在地上。
四周围一下子被震住了,连白茵都佩服这舅舅的果断。可镇住不代表白茵信任这个看似打骂周氏护着自己的舅舅,她不着痕迹地后退,却让赵振一下子拉住,扣在身后。
一只大手紧紧的扣住白茵双臂,力气极大,白茵痛到拧眉,这简直比棍棒还折磨。
“放开我!”白茵低声叫痛,挣扎乱动。
赵振看似不经意瞥了一眼白茵,手里的力气却更大了,说出的话却和善至极:“她舅母早上因丢了只鸡心情糟的很,说的话重了点,这孩子便听不得要寻死。”
“我已经狠狠打了周氏,等回家就让她给孩子做饭吃。”
杨大婶将信将疑:“你看看那孩子身上的伤,是一天能打出来的吗?你管管周桃花那个臭脾气,当初里正同意你接管你姐夫银钱就是为了让你好好照顾人家女儿,你看看那孩子可怜的。”
白茵对此深恶痛绝,赵振拿了姐夫的钱却纵容老婆使劲儿折磨姐夫唯一的女儿,自己装作看不见。
“知道,回去我一定好好教训周氏。”赵振一手拽着右脸颊高高肿起的周氏,一手扣着白茵,走了。
白茵心中一紧,心道这下糟了。

农家娇厨娘开局拣到个大理寺少卿免费阅读

果然,赵振攥紧了白茵的手不让她有机会逃跑。一进院子,将人狠狠推进了家里放满了杂物的杂物间里,将门还锁了起来。
“你舅母打你肯定事出有因,你在里头好好反省,等你舅母气消了,再放你出来。”
周氏恶狠狠瞪了一眼白茵,碍于面色难看的赵振不敢再动手,只能狠狠地踹了一下门。
人前笑面虎,人后恶阎王,说的就是赵振这样的人。
白茵捂着肚子在杂物间里蜷缩在角落里,这间堆满了旧的老椅子桌子,以及一些打渔用的网,充斥霉味,落脚的地方只有一处。
湿透的衣裳紧贴着身体,额头滚烫,腹中却空空如也。白茵一边缩在墙角墙角瑟瑟发抖,一边捂着肚子缓解强烈的饥饿感。
天色渐黑,白茵稍稍闭眼休息之后才有力气将一些椅子堆叠在一起,攀上窗口,正好瞧见了那熟悉的衣角。
“杨大婶!救我!”白茵低声喊,生怕惊动了那对夫妻。
杨大婶正带着小孙子消食遛弯,忽然被人喊住,还有点恍惚,四处去看并没看见谁在喊她,以为是幻听了。
正要走,一颗石子落在她脚边,杨大婶这才瞧见了那小窗户里的白茵。
“茵茵?你怎的在这里?”杨大婶吓了一跳。
“杨大婶,我舅舅和舅母是一样的,他们怪我不听话,不给饭吃关我进小屋子反省,说舅母消气了,我才能吃饭。杨大婶,求求你了,我真的快要饿死了!”白茵恳求道。
高烧烧的她脚步轻浮,肚子每时每刻都在叫嚣着饥饿。身上的伤口像是听了谁的指令,齐齐痛了起来,白茵不断的流着生理眼泪。
杨大婶不由怒从心起,这个赵振!人前一套背后一套,可真是对不起他那死去的可怜姐姐。
“你等着,我找里正叔去。这个赵振,越活越糊涂了!”
杨大婶匆匆带着孙子走了,白茵一脚踩空从一米高的椅子上啪叽摔倒地上,痛的龇牙咧嘴。
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干脆就仰躺在地上,喃喃自语:“这才第一天呐,我难道就这么被饿死了?真是不甘心啊……”
视线渐渐模糊,白茵只能祈祷自己能撑到杨大婶赶来,她还不想死……
天色颓靡,倒在地上的女孩终是没了知觉。
“吱~恭喜宿主,关键词‘饿死’激活本系统!”无人关注的角落里,一颗毛绒的小球迅速钻进白茵胸口,紧贴着冰凉的皮肤,散发着自己的温暖。
白茵紧皱的眉头稍稍松开,浑身的冰冷似乎减轻了一些。
周氏正端着玉米糊糊,凑在碗边吸溜着,一抬头就瞧见五十多岁,严肃长脸的里正带着身后几个人进来,跟在后面的还有村里唯一一个会看病的大夫。
“哟,大黑天的,里正叔咋来了?”周氏除了赵振就有点怕村里这个眼睛里揉不下沙子的里正叔,做事一板一眼,半点不讲情面。
心里头突突跳,没想清楚为啥里正这会来,余光一扫,瞧见了跟在后头一脸怒容的杨大婶,周氏心里咯噔一下,莫不是……那个死丫头使了什么招数找了这个多事婆?
麻烦!
赵振似乎也想到了,面上隐隐发青,碍于里正在场,不好发作。
杨大婶干脆不多话,走上前,指着拥挤的杂物间:“开门去吧!再晚一点茵茵要出点差错,这事可就大了!”
周氏嘴硬,脱口而出道:“那是杂物间,茵茵早就睡去了。”
里正叔眉头里似乎都能夹死一直苍蝇,二话不说,伸手要了钥匙,亲手开了杂物间的门。
白茵才听见动静缓缓睁开双眼,眼皮上都仿佛挂着铁坠子,重的很。
转过头看见一脸发黑的赵振和捂着脸的周氏,以及快速向她跑来的杨大婶。
得救了!
白茵脆弱的撑着手从地上半弓起身体:“杨大婶……茵茵真的好饿啊…又冷又饿,我是不是要死了?”
赵振眉角一跳,这死婆娘脑子真蠢,他转身就给了周氏另一个耳刮子,吼道:“我不是让你给茵茵做饭吃吗?你难道又把人关起来了吗?那只鸡只当是茵茵不小心弄丢的,我让你别斤斤计较了!”
周氏这会再笨也知道要怎么做了,无非就是把脏水往里头那个小贱人身上多泼一点,待会儿里正叔就不会一味护着白茵了。
随即她也就委屈的捂上的巴掌痕,呜呜哭着:“呜呜……那鸡崽子养了大半年都要下蛋了,偏让她放走了,金宝回家还要吃蛋补身体呢!”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农家娇厨娘开局拣到个大理寺少卿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