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女主播又和前任初恋了(柳长安宋青盏)
重生女主播又和前任初恋了(柳长安宋青盏)

重生女主播又和前任初恋了(柳长安宋青盏)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21

小说介绍

主角是柳长安宋青盏小说叫做《重生女主播又和前任初恋了》,小编分享重生女主播又和前任初恋了全文免费阅读;柳长安只能一边萌混过关,一边查清楚真相。直到遇见她的前任——“宋青盏,害死柳家的人,真的是你吗?”

小说简介

海归豪门娇女柳长安一朝落难,不仅家里破产,哥哥被送进精神病院,就连自己也被害惨死。没想到她却重生成为吃播十八线女主……柳长安只能一边萌混过关,一边查清楚真相。直到遇见她的前任——“宋青盏,害死柳家的人,真的是你吗?”

重生女主播又和前任初恋了全文阅读

“嘟……嘟……”手机里传来的都是忙音,一声声机械的声音,每一声都正如深夜车站外磅礴的大雨一般让人浑身发冷。
柳长安画着精致的妆,拉着行李箱,穿着修身的红色风衣,齐肩披着大.波浪卷发立在已经关闭的车站前,修身的衣服更加显得她体态玲珑有致。
“怎么还在不接电话,哥哥接电话啊!”柳长安捏着手机的手在冷风中出了汗,哥哥的电话再也打不通。
从她接到柳氏破产哥哥狂躁症发作的消息以来,她再也联系不上任何一个熟人,似乎就被屏蔽在了国外。
这也是她如此急急忙忙从国外连夜飞回来的原因,她不相信自己朝夕相处,完美的就像神的哥哥真的得了精神病。
她不信,她必须搞清楚。
站外的雨越下越大,甚至天空中隐隐划过电光,风越吹越大,飘雨进来竟然淋湿了长安的卷发。
不远处似是来了几个酒鬼,在大雨中依依哇哇的喊叫,长安有些惧怕。她知道这类人已经是没有意识的了十分危险。
“哟!有个卷发妞儿!你们看看那是不是站了一个妞儿!”其中一个黄毛醉鬼一眼就看见穿着红色风衣吓得脸色有些发白的长安。
几个酒鬼都看过去,不约而同的吸了口气:“这妞真正点,走乐呵乐呵!”
柳长安吓得行李都不敢再提,尖叫着朝另一边的雨里跑去。
这群流.氓醉鬼,她必须要跑。
长安穿着细跟鞋在大风大雨中跑的跌跌撞撞,她越跑那些酒鬼越兴奋,竟然还吹起口哨朝她冲来。
“妞儿别跑,让哥们儿抱抱,这大风大雨的淋湿了多冷啊,来哥哥们好好爱爱……”长安吓得双腿发软,浑身没有力气,她咬牙在雨里跑。
可她穿着高跟鞋又能跑多快,一群酒鬼很快就追上了,他们伸手张开拦住长安的去路。
长安满脸都是雨水,长发糊在脸上,哭喊着:“你们滚开啊,快滚!我要让我哥哥打死你们。”
近看雨中的长安楚楚可怜,更加刺激这群流.氓的兽.性。有人伸手想摸长安,长安一咬牙猛地撞过去,撞的他不备,一屁股坐倒在雨水中。
长安狼狈得慌不择路竟然直愣愣朝公路跑去……
“把她赶过来了,剩下的就不是我们的事了……”见长安跑开,那被撞到的酒鬼一改醉态,拿起手机拨通了号码……
长安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尖叫着朝公路冲去,一辆小车迎面而来,长安哭着跌倒在地歇斯底里地喊着:“快救我,快停车!救我救我!”
车停下来,窗子摇了下来,长安看见这张熟悉的脸呼吸一窒,随即连滚带爬朝另一方尖叫着跑去。
车内的胖子一声冷笑:“看见她了。”
长安无助地看了看身后,夜雨的公路连过路车都没有。她拼命喘着粗气,难道她今天必死了么?
她还有哥哥没有救,她不甘心。
前面来的车全速朝长安冲去,快接近长安的时候车门打开了,那人伸出手一把揪住长安的长卷发把她拉进了车上。
“跑啊,狗东西!你跑啊!当年老子没要到你,你现在哥哥也疯了,老子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玩烂了挂你到暗网去,也是一笔钱哈哈哈哈。”那人满脸横肉,光头眼露淫光,看着长安浑身发抖的样子很是兴奋。
这胖子是当年结怨的黄野,平时胆子小的跟老鼠一样,如今竟然敢这样放肆,长安气的浑身发抖:“是谁指使你的,你这个王八蛋,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你放开我!”长安不停挣扎,那人拿出一把锋利的刀横在她脸上。
黄野邪笑道:“就你废话多,你得罪了谁没点数?陪我玩玩,你还能有机会见见你那神经病哥哥,要是不玩我捅死你。”
“要死一起死!”长安也不怕,拼命挣扎,竟然猛地推开他去抢司机的方向盘,车在大路上开的东歪西歪眼看就要摔下池塘。
“麻了个巴子!你这个疯婆娘,你松手!”
我要见哥哥,我要见哥哥!我不能死,我要跟你们斗!
长安魔障似的大力无穷,那汉子用尽力气把她拉开,一把摁在后座上。一咬牙一红眼,掏出匕首朝长安腹部狠狠一送……
霎那间,长安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整个人轻飘飘地从身躯里飘出,越飘越高的时候,她看见那个胖子的车飞速跑开。
长安来不及思考,就飘进了不知哪栋高档公寓……
雷雨大作,某高档单身公寓门前围着一群社会青年,手里都拿着明晃晃的刀。其中一个在拼命拍着房门。
“刘长安,你踏马是不是给脸不要脸!是不是我没有给足你钱,没有给足你爱。你竟然还敢绿老子,在网上跟金主发骚,还踏马要去面基。”黄毛花臂的瘦小男人带着一堆酒肉朋友在刘长安门外大喊大叫。
“好的呐,小哥哥,下次见面聊。”刘长安挂掉语音退出游戏,轻蔑一笑,隔着保险门大骂。
“你这个瘪三土狗,有几毛钱,人丑脾气还差,养得起老娘才怪。谁绿你呐弟弟,姐姐只是忘了说分手。”刘长安坐回电脑前,风情万种的撩头发。
柳长安飘到这个画着浓妆开着超高滤镜的女人身旁,拼命想提醒她。
这女人看不见焦急的长安,还没有得意多久,就被撬开门进来的花臂男一刀捅进了腹中。
“啊,杀人了,快跑快跑!”一众小弟看见刘长安浑身都是血,拉起他丢了刀连滚带爬的跑了……
第一次目击杀人现场的柳长安吓得想逃,一阵狂风刮来,她被卷进了趴在电脑桌上的女人身上……
血!
四面八方都是血,这些粘稠的液体顺着女人的腹部流出,流下电脑桌。空气里到处都蔓延着死亡的味道。
“啊!杀人了!”
蓬头垢面,脸色苍白如纸的女人从电脑桌上猛地抬起头来。
腹部剧烈的疼痛让她腿脚一软,浑身霎时间被抽去了所有力气。
“嘶!哎呦……”
长安捂着肚子滑下了电脑桌,靠在桌脚,张大嘴巴吃力地喘着粗气。
“这是哪里……”柳长安只觉得浑身乏力,捂着腹部的手黏黏糊糊,她颤抖着拿起来一看浑身一震,满手都是血,她慌忙移开眼不敢再看腹部。
她记得自己没被弄死多久就魂游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还亲眼目击了一场杀人案。如今自己为啥又活生生坐在地上,还痛的这么真实?
眼前的小屋不大,甚至十分邋遢,到处都是吃完没扔的便当盒子,空气中除了血腥味甚至还有食物腐烂变质的腐败味。
内.衣内.裤外衣外套到处乱扔,倒是正对着自己的墙面上挂着放大的通过精细p图的美照。
照片中的女人五官处处都透露着精致,只是这眉眼间都是轻浮。电脑桌旁就是床,她一咬牙抬手抓起一条枕巾紧紧捂住腹部。却一不小心撞到了立在床边的直播工具。
电脑屏幕映出来那张脸,不就是那个叫刘长安的主播么!
这下算是清楚了,这女的就是个宅女主播。自己这是有悖科学的重生在这个不知道是干啥搞到这个样子的女主播身上了?
柳长安狠狠抽了一口气,伤口失血越发严重枕巾被浸湿,柳长安浑身开始抽搐。
“完蛋,失血过多要休克了。”柳长安想呼救已经没有力气了,她长叹。
这是又要死一次么,别了吧!自己还要见哥哥,要问清楚原由。
“嗡……嗡……”
掉落在床下的手机收到微信,发出亮光来,柳长安吃力摸到手机。
“妈的,还是面部识别!”柳长安挣扎着脸都要变形了还是识别不开,痛的快要撅过去,她一咬牙干脆赌一把。
清了清嗓子长按住电源键喊道:“我不知道你是小ai还是什么能不能给我打个120……我……”我快要不行了……
柳长安只觉得头晕目眩,浑身没力,眼前猛地一黑一声闷响倒在了地上。
地上的屏幕突然亮了,机械女音提示到:“正在为您接通……”

重生女主播又和前任初恋了免费阅读

打上点滴的柳长安觉得自己困得睁不开眼,感觉脑子里像放电影一样自动接收了这个叫刘长安的宅女主播的经历。
刘长安,20岁,之前做过一段时间游戏陪玩声优主播。长相甜美,打游戏是女生中比较犀利的,声音好听,平台上点她的人很多。
后来转型成了吃播主播,男票社会混子,以前是她的榜一,后来又有个大佬出手远比他高,刘长安很快移情别恋。
金主花大价钱包了刘长安,有段日子让她每晚连麦聊天打游戏,后来似乎忙起来,每个月只打钱打游戏很少。
刘长安被捅死就是因为这个金主,他们要面基的事情被黄毛知道了,怒火中烧……
长安瘫在病床上慢慢回味这离奇的经历,长叹一声。这见财眼开反倒把命耽搁了,这不是自作自受是啥。
柳长安又想到自己,明明没有得罪人,又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
若说自己得罪人,那么也只有前任宋青盏一个,当年车站她损他那些话,现在自己听来也觉得过分。
如今听说他发了,难道真的是他雇人专门弄死自己的?
“叮……”微.博推送从长安手机上传来打断了她的思考,那些取着夸张标题卖弄玄虚的新闻她统统不看,正怀疑这主播是个什么垃圾关注情趣时。
突然一条推送让她浑身都在颤抖:柳氏地产树倒狐猴散,海归娇女不堪落差酒店自杀。
配图是一张打了马赛克的照片,长安一眼就认出了自己那件红色风衣。
而下面那条三天前的推送是“玉面总裁青盏成功收并柳氏,如陌集团晋升前三强”。
青盏!柳青盏!
长安面无血色,浑身都在抽搐,死时的绝望太痛苦。
柳氏地产树倒狐猴散,海归娇女不堪落差酒店自杀。加粗描红的推送映入了不少人的眼中。
“这柳家姑娘也忒不抗打击了吧,这么年轻漂亮就这么自杀了?”如陌公司走廊上几个抱着文件夹的白领在偷偷议论。
偌大的总裁办公室内,正含着温润笑意,身着合体昂贵西装谈着合同的宋青盏看到客户递过来的这条新闻,笑容僵在了脸上。
那种铺天盖地的绝望又从身体的角落处偷偷蔓延开来,宋青盏捏着茶杯的手都在颤抖。秘书余双见状安排客人离开。
宋青盏再也坐不住了,他如同窒息一般地拼命扯开领带,拉开西服。疯狂的抓着头发坐倒在地。
宋青盏颤抖着来到桌前,连着几次才控制着已经失去知觉的手打开屏幕锁。一打开刘长安那个捞女的微信就占了满屏,他颇为烦躁地不看,点开新闻。
一眼!就一眼!宋青盏就认出来那个蜷缩在地上穿着红色风衣打着脸部马赛克的女人。
女人蜷缩着,白皙已经发青的脚腕从衣摆下露出来,狰狞的旧伤疤就像蜈蚣一般爬在上面。
“啊!”青盏一把扔掉了手机,手机掉在地上四分五裂,一声声清脆的高跟鞋敲击地砖的声音传来,余双穿着黑色制服,下半身套着包臀裙。
这些年她跟着宋青盏从什么都不懂的黄毛丫头一直走到今日这个位置,职场女精英。
她不服命,有的人生在罗马那又怎么样?
“宋总?宋总?”
余双眯了眯画着精致眼妆的眼睛,踩着高跟鞋又走了几步捡起了地上四分五裂的手机,有些疑惑地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男人。
“不……不可能……”
男人低低的如同哭泣的声音断断续续,余双皱眉加快了步子,。眼前的男人涕泪横流,哪里有平时谈笑间执掌“生杀”的那个样子。
宋青盏踉跄地推开她,拿起桌上的餐巾纸擦了擦眼泪,伸出修长的手指理了理领带,拿起一旁的西装扯出一个温润的笑:“手机被我摔坏了,让人送一个来,卡还用原来那张。”
男人看也不看余双一眼,转身朝门外走去,仿佛刚才那个哭的像个孩子的人是个错觉,眼前这个谈笑自若的男人才是本来的样子。
余双紧紧攥着拳头,镶着钻石的指甲紧紧扎到肉里去了。
“你从来,就没有忘记过她对吧!”
青盏步伐一顿,拉门的手猛地用力,他回头看向余双笑得温润,眸子里的威胁却明显无比:“这跟你没有关系,余秘书。做好你的本职工作,还有这个合同谈完,剩下的工作我远程处理,就不来公司了。”
“我靠!”男人已经走远余双再也保持不住完美的形象,抬脚把手机踢了很远。心中的妒火要把她燃成灰烬。
三年了,他还是没有忘,还是没有忘!
余双扯出狰狞的笑:“那又怎么样?哈哈哈哈那又怎么样?”
病床上长安拿出手机改掉了那个差点要命的面部识别,拿着沉甸甸的手机开始犯难。
是仁和,还是和人精神病医院。哥哥到底在那个医院?长安昨晚被那群变.态追杀,吓到魂不守舍,早就把地址忘得一干二净。
自己的手机应该在尸身上,现在这个智能化社会谁还记电话号码?
“怎么办怎么办!哥哥该怎么联系!”长安急的直打自己的头,回国之前好像好友明月打电话来说过那个医院叫啥来着。长安要绝望了,她记不住明月电话号码也加不了微信,这可咋办。
总不能一张陌生的脸跑过去找她,到时候被当神经病抓起来不说,那些背地里搞怪的人又来杀一次,可就没有幸运再重生了。
长安乱的很,一闭眼脑子里倒是有一串数字,吓得她赶紧摇头:“呸呸呸呸,干嘛还记得那个渣男的电话。”
“嗡嗡……”
短信突然提示音响起,吓的长安一激灵。
短信提示:尾号xxxxx银行卡跟您转账三万,卡内余额还剩……
“三万!谁!”长安又是一激灵,这刘长安是不是做啥皮肉买卖的,别吧!柳长安吓得猛地起身,绷到缝针伤口,痛的一声大叫。
长安捂着肚子,看着短信双手都在颤抖。自己以前娇生惯养哥哥没事的时候什么钱没见过,如今这个钱出现在一个邋遢宅女主播身上,竟然让她毛骨悚然。
金主十三号:给你转了三万,晚上陪我打电话,号码是xxxx……
“我的妈!这是个什么造型!”长安已经没有力气再喊了,接二连三的事情让她险些去世。
长安不敢回消息,她一心想找哥哥问原由,谁有这个时间跟这个氪金死宅男撩骚。正准备再逼自己想想以前朋友的联系方式,突然间愣住心头一激灵:“等等!这个号码怎么这么熟悉?”
这号码跟自己记忆里的号码不是一样的么?宋青盏这个前任怎么回事?他发财之后也成为沉迷主播的臭男人了?
屋内暗黑无光,只有手机屏幕在隐隐发着光。桌子上的酒早就喝完了,男人趴在桌子上猛地把空瓶子都打到地上。
霎时间乒里乓啷一阵阵脆响,青盏不修边幅已经三天没有合眼,他看着酒瓶碎成渣。
竟然开始大笑,他捂着心口发出了一声抽泣:“我干这些又有什么价值,又有什么用!”
青盏闭上眼睛就是当年那个手里拿着房子宣传单子,笑得眉眼弯弯的小姑娘。她歪着头拉着自己的衣摆喊:“青盏师兄,青盏师兄……”
一声声清清脆脆如同金珠落玉盘,那个小姑娘以前就是喜欢这么跟着自己,自己当时什么都没有。
那时她们都是柳氏旗下一个售房部的销售人员,他只是比她先入行半年,经常带着她跑盘拉客户。
但是,命本来就是不同,他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又怎么会有结果……
空荡荡的别墅里没有他人,保姆佣人都被他打发回家,让下个周再来。现在只有他一个人,空荡荡的寂寞爬上来了,他如同一个小蝼蚁落进寂寞的牢笼。
只能被旧事,寂寞,还有负能量绞杀。
“死了好,死了我就不难过了。我什么都没有,我有钱但是我有钱。可是我现在才知道有钱才难熬……”
青盏颤巍巍拿起手机,他现在需要一个人,一个女人,要不然他要疯了。
他拿出手机终于还是停在了备注刘长安的号码上,手指一动打了出去……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重生女主播又和前任初恋了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