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冰三分甜(喻含星明枫)
去冰三分甜(喻含星明枫)

去冰三分甜(喻含星明枫)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21

小说介绍

喻含星明枫小说《去冰三分甜》特别推荐,由金牌写手“猎人瞳”所著的言情宠文,去冰三分甜全文讲述了:他立刻紧张地道了一句:“欢迎下次再来。”“嗯。”男人叼着吸管点头,转身离开了。喻含星重新回到位置上坐下,托腮凝视门外川流不息的马路。

小说简介

其他店员都在一旁玩手机,反正这个时间点也没多少顾客光临,做饮料的工作自然就交给了新来不久的喻含星。
他现在只能熟练地调配好店里几样招牌奶茶,而柠檬香草冻一直是清单上的冷门选项,这个男人每次来店里都必点这个。喻含星凭着记忆把材料按比例调和,每个步骤都做得缓慢细致,耗费不少时间。

去冰三分甜全文阅读

深春的阳光温暖得令人昏昏欲睡,喻含星枕着手臂趴在柜台上,百无聊赖地眯起眼,看对面的街道来来往往的人群。
终于,门口出现了一道人影。喻含星懒洋洋地直起身子,用勉强亲切的语气喊了句“欢迎光临”。
话音刚落,喻含星看清了这位顾客的相貌,忽然一下子恢复了精神。
又是他……
望着眼前的陌生男人,喻含星心头涌起一丝熟悉感。
“柠檬香草冻,去冰三分甜。”男人进来后丝毫没有犹豫,干脆利落地点单付账,然后坐到角落的椅子上休息。
“好,您的小票。”
其他店员都在一旁玩手机,反正这个时间点也没多少顾客光临,做饮料的工作自然就交给了新来不久的喻含星。
他现在只能熟练地调配好店里几样招牌奶茶,而柠檬香草冻一直是清单上的冷门选项,这个男人每次来店里都必点这个。喻含星凭着记忆把材料按比例调和,每个步骤都做得缓慢细致,耗费不少时间。
幸好男人从来不催促他,喻含星心理上放松下来,因此也没有出过差错。
“先生,你的饮料做好了。”总算大功告成,喻含星端着这杯淡黄色的饮品递过去。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喻含星才能正大光明地直视男人的脸。毫不夸张地说,他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世界里见到如此英俊的五官,感觉完全不逊色电视上的那些明星艺人。
男人含着吸管,喝了一大口冰凉的柠檬仙草冻。喻含星的视线自然地掠过对方上下滚动的喉结,甚至能听清饮料咽下去的低沉声音。
喻含星不自觉地抿了下唇,再抬头时,恰好跟男人四目交接。
他立刻紧张地道了一句:“欢迎下次再来。”
“嗯。”男人叼着吸管点头,转身离开了。
喻含星重新回到位置上坐下,托腮凝视门外川流不息的马路。
那个男人每次来过后,喻含星都忍不住好奇他的身份。是做什么工作的呢?穿衣打扮很正经,看起来像是周末来加班的公司职员。可是这种类型的男人通常不是该去光顾咖啡店吗……他却经常来这里,还偏爱着那么少女口味的饮料。
这么想想,也显得有几分可爱。
默默在心里总结着那个陌生人的印象,喻含星唇角漾起一点弧度。
他经常期待着那个男人光临这家奶茶店,短短几分钟的相处时间,也值得喻含星心情愉快到下班。谈不上有多好感对方,只不过在自己枯燥无味的工作里,有这样一份让他眼前一亮的点缀也很不错。
就像对于顾客来说,一杯奶茶可以调剂当天的生活一样,那个俊朗的男人就是喻含星每天工作之余的一点盼头。虽然无足轻重,但也能让当下的自己多三分甜度。
晚上是奶茶店的高峰期,四五个员工忙个不停,到了十点半才能下班。
喻含星骑单车回出租屋,半夜煮了碗面填饱肚子。他从高二上学期开始就从家里搬出来了,房租和水电的费用也是自己打工赚来的。虽然家境还算可以,但喻含星还是不想跟父母互相打扰,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开口向大人们要钱的。
喻含星洗完澡,又看了遍作业本上的任务,还有一篇英语课文没背。他趴在床上花半小时把这件事解决,才安心地关灯睡去。
他在学校算得上是老师同学们眼中的好学生,作业按时上交,考试成绩永远保持在年级前十五名内,甚至都不早恋,怎么看都很乖巧。
然而喻含星不恋爱的原因,仅仅是至今没有男生向他告白而已,旁人又不知道他的取向,还以为他一门心思都在学习上。
工作日要上学,没办法全天打工,只能在晚上七点赶到奶茶店。喻含星在学校就已经把大半作业写完了,每秒钟的时间都安排得紧凑。
“星星。”年纪长他几岁的女同事走过来,“你之前的柠檬香草冻是不是都做错了?”
“嗯?”喻含星正搅拌一杯蜜桃乌龙,“没有啊,我都是按照标准的比例。”
“是吗……今天下午有个顾客来,喝完我做的说比平时点的酸。”
听到这个理由,喻含星才有点心虚。
恐怕是那个男人吧……正因为每次来都点三分甜,喻含星怕酸到他,所以一直都为他悄悄加了一丁点糖分,没想到更加符合对方口味了。
“可能我加料的顺序错了吧,下次会注意的。”
这天晚上很幸运,喻含星准备下班之前又遇见了他。
男人的头发染成了深棕色,有些蓬松微卷,搭配一身宽松的休闲卫衣,看起来慵懒随意。还是一个人来,还是点一杯去冰三分甜的柠檬香草冻。
喻含星现在手法有些熟练了,饮料做完比平时快了几分钟。
“打包还是直接喝?”
“直接喝。”
他动作麻利地插上吸管,递到男人手里。
对方朝自己浅浅地笑了一下,喻含星挪不开眼。
男人樱红色的唇松开吸管,对喻含星说道:“还是你做的好喝。”
——啊?
喻含星一愣。
“昨天买了一杯,太酸了。”男人说着还皱了下眉,“下次你不在,我就点别的喝好了。”
喻含星心跳猝不及防地开始加快,他立刻绽放出爽朗的笑容,回应道:“噢,我工作日晚上都在的,周末可以全天。”
男人刚才似乎只是随口那么一说,听到喻含星的话他也没什么反应,只点了下头就转身离开了。
望着他的背影,那份原本在喻含星心里不值一提的好感,一下子滋生出淡淡的糖分来。
他开心的原因并不在于那个男人夸他做的饮料好喝,而是对方居然对他有印象。
一直以来喻含星都默不作声地记住对方的身高长相,没想到那个男人也注意到他了。尽管只是停留在眼熟的程度,但这也算是一种陌生人之间心有灵犀的“回应”了吧。
这之后,喻含星每天都会注意香草冻的余量,以免那个男人来之前就卖光。
男人等单的时候,也开始主动跟他搭话了,比如好奇奶茶的配料,新品上市的时间,喻含星就耐心地回答他。
“你还在上学吗?”
“嗯。”
“怪不得看起来这么小。”
感觉到对方语气里那份年龄上的差距感,喻含星犹豫了一下,撒谎道:“我快大二了。”
仿佛这样就能和他拉近一点距离似的。
“噢,在附近上大学?”
“在……理工大。”
“我去过那里,”男人说话的声音忽然高了一个调,“你学校那条街上的日料店特别好吃!你去过没有?”
“还没……”他连那所学校都没见过。
喻含星把冰块过滤出去,思索片刻,终于鼓起勇气问那个男人:“你在这边上班?”
“算是吧,工作原因,经常来这个区。”男人发现柜台上有薄荷糖,不假思索地拿起一块含在嘴里。
以后自己常来这边转的话,也许还能跟他偶遇到吧……喻含星这么思量着。
“走了。”男人端着饮料,把钱放在柜台上。
“嗯,拜拜!”
与他交流过的喻含星像是一台充满电的手机,此刻又重新获得了工作的能量。
听同事说,附近写字楼有很多摄影师和画家聚集,文化中心也经常会开办展览。虽然还是不清楚那个男人的具体职业,但喻含星已经默认对方是从事艺术方面的了。
他应该是那种……无论外表还是才华,都相当惹眼的大人吧。
这学期的月考成绩出来了,喻含星不出意外,又进入了年级前十,还被班主任特别夸奖成绩进步,等到了高三一定还会继续提高。
没有同学知道他在外面打工,因此关系不错的男生会邀请他放学后一起去便利店买冰淇淋。喻含星已经拒绝了他们几次,今天实在架不住他们的好意,便跟着一起去了。
为了维持和大家的友谊,并且庆祝这次考试排名不错,喻含星大方地请几个人吃雪糕。商店里排队结账的人很多,其他同学就先到外面等他。
喻含星无聊地环顾四周,从摆满巧克力的货架打量到面前的杂志栏,忽然,他的视线就止住了。
在几份正经的报纸旁边,是一本封面模特半裸的杂志,光是用余光看一下都觉得有视觉冲击。
喻含星知道这本著名的时尚杂志,全名《理想主义》,它在网络上还有“成人主义”“情`色主义”等戏谑外号,由此可见,这本杂志正是主打大尺度性感招牌的。
喻含星下意识多盯了两秒,然后立即认出了封面上的那张脸。
模特长了一副令他相当熟悉的英俊五官,眼神里尽是懒洋洋的挑逗,尤其身上的白衬衫还完全敞开,露出凹凸有致的锁骨与线条完美的腹肌,印在平面上性感万分。
在“理想主义”四个大字下面,还印着一行小字:“封面模特:明枫”。
原本藏在喻含星心里的那个斯文男人,此刻像是露出了真面目一样,从身体到气质,都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了这本以“下流”出名的杂志封面上。
果然……是个相当“惹眼”的大人。
喻含星盯着那张照片,脸颊渐渐发烫。

去冰三分甜免费阅读

摄影棚内已经搭好了拍摄场景,放眼望去也只有一张床和浴缸而已。
明枫抽完烟从楼道回来,一边跟工作人员们聊天,一边自然地脱下衣服。从薄外套到羊毛衫,很快就裸露着肤色健康的上半身。
“今天要脱'内裤吗?”明枫把腰上的皮带抽出,歪头问。
摄影师正在调节焦距,随口回答:“不用。”
“啊——”明枫发出一声失望意味的叹息,“我偏偏今天很想脱光呢。”
摄影师咂了下嘴,瞪他一眼。
明枫笑得不知好歹,调戏完一本正经的摄影师,又跑到灯光师跟前卖弄起风骚,烦得对方直接让他滚一边待着。他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修长的胳膊乱晃,把平整的白色床单弄皱。
女模特已经准备就绪,她已经跟明枫合作过很多次,对于他那种随心所欲的言行举止已经见怪不怪了。
很快两人就在摄影师的指导下开始今天的工作,明枫按照要求紧紧抱住女模特,脸凑在对方耳边做出暧昧厮磨的动作。明枫只喜欢男人,这在圈内几乎人尽皆知,因此尽管两人现在肌肤亲密相贴,但他们谁都不会有多余的反应。
“Niki今天的内衣好奇怪,后面挂了个玩具吗?”休息时间,明枫跟她随意聊起天来。
“当然啊,咱们今天拍的是儿童节特辑。”Niki大方地背过身去给他展示,果真挂了个迷你的小兔子。
明枫笑了,给自己和她都点了烟,说:“那我们应该会被家长们举报吧。”
“《理想主义》也有学生消费群体的,你们不知道吗?”化妆师插话,“上一期有读者调查的,13%都是高中以下的学生党。”
“太早熟了吧。”
“你还说他们呢,你自己不也是十六岁就出道了?”
“喂,”明枫吐出烟雾,“我那时候拍的东西可保守了。”
Niki回忆起来:“毕竟你那时候想放飞自我,也没有杂志敢要啊,你是不是还给主编的邮箱投稿过你的裸'照?”
明枫反驳道:“我明明穿了衣服的!只是解开了扣子而已!”
“你家长什么心情?”
“没什么心情,虽然我妈是高中老师。”明枫耸肩,“其实她只对学生严格啦,对我这个亲儿子还是挺溺爱的。”
Niki忽然想起来什么:“对了,你今年该出道十周年了吧?”
“嗯。”明枫快速算了下年份,“年底。”
他弹干净烟灰,拿出手机浏览外卖页面,“你们渴不渴,我点奶茶吧。”
“我更想喝咖啡。”摄影师说。
“好的,那就咖啡奶茶。”明枫无视了他的意愿,打开自己最常去的那家店铺列表,按照人数下单了热门产品,以及一杯自己钟爱的柠檬香草冻。
今天是周日呢……明枫看了眼日期。
好像那个男生全天都能工作,那么一会儿送来的饮料应该不会太酸了吧。
大约半小时后,明枫的电话响起,对方声音年轻清爽:“您好,您点的甜茯茶铺外卖到了,可、可以下来拿一部分吗……有点多,我一个人带不上去。”
明枫仔细听,发现这声音正是那个男孩的,于是答应了:“好,你等我两分钟。”
他穿上衣服,坐电梯下去,走出楼栋看到对方正坐在一辆电动车上。
两人同时看到了彼此,明枫走过去愉快地跟他打招呼。
“不好意思。”喻含星迅速下车,打开后坐保温箱,拎出一部分奶茶递给他,“剩下的我都能拿,你拿这几杯就好。”
“没事,你多给我点吧。”明枫主动多提了两杯出来,“你先把车锁上。”
喻含星点头,拿好剩下饮料就跟他一起进电梯。
“你又要做奶茶,又要送外卖,这么辛苦啊?”明枫低头看他。
“还好……”喻含星笑了笑。
其实,自己只不过是看到下单顾客的名字后,才立刻决定亲自来送奶茶的。
大部分人叫外卖时都只填个姓氏,这人却直接把大名清楚地写上来,好像一点都不怕被人掌握隐私。
到摄影棚后,工作人员帮他们把手里的东西接过去。喻含星临走前忍不住看了里面一眼,到处都是白色的拍摄道具,还有一张床。
应该就是在这里拍那些大尺度的写真吧……喻含星心想。他还看到了一个混血儿女模特,似乎也是《理想主义》上出现过的面孔。
当初在便利店看到明枫的封面杂志时,他犹豫几分钟还是把它拿起来付账了,然后迅速塞进书包夹层,等回到出租屋才小心翼翼地拿出来翻看。
很快他就发现,封面已经是《理想主义》最保守的尺度了,内页里的明枫才是真正令人血脉偾张。
喻含星只是直视平面纸张都会面红耳赤,哪怕无人知晓,他快速浏览一遍后也不好意思再翻开了。
而今天见识到了明枫的工作场地,喻含星终于又把那一期《理想主义》拿出来,在家仔细欣赏了一遍明枫的那几张内页。
原来拍这种写真的时候,周围还有那么多工作人员啊……可大家却一点尴尬的感觉都没有,其乐融融的。
喻含星托着腮,和页面上的明枫对视。
他盯了半晌,忽然叹口气,拿出手机点进最近的通话记录。
接着,保存了最顶端的那一串电话,备注为“明枫”。
反正自己又不会去骚扰他,只是把号码保存下来而已,这样没关系吧。
喻含星望着联系人列表里唯一一个“M”开头的名字出神。
之后,喻含星下载了微博,注册账号,去搜索明枫。
他对社交软件还不是很熟悉,一开始搜不出来明枫的账号,接着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幸好他在《理想主义》杂志官微@过的模特里看了看,终于找到了明枫。
明枫的微博名字叫“AreYouTheOne”,没有认证V,简介也无关工作,要不是相册里偶尔出现的自拍和庞大的粉丝数量,喻含星都差点错过他看下一个账号。
明枫的主页基本都是分享生活的小片段,光线唯美的早餐,遮掉Logo的饮料,还有去朋友家和金毛犬的合影。喻含星原以为他微博上会有很多“福利”照片,不过浏览下来,除了因为工作而转发的杂志宣传,其实本人连张稍微暴露的图都没发过,仅仅是作为一个男人在分享自己的生活而已。
喻含星把关注列表里系统强塞的用户全部取关,只留了明枫一个人。
反正他粉丝那么多,自己混在茫茫人海中关注他也没什么关系。
最近几天气温开始上升,喻含星上学就起得更早,路过便利店或者报刊亭时都要停下单车瞄几眼,看看新一期的《理想主义》到没到货。
杂志非常抢手,上次自己买到的就是店里最后一本。喻含星早上要是发现就必须立刻买下,不然放学时再去很可能已经卖光了。
这次也很幸运,老板昨天下午才刚进完货,今早本数充足。
封面模特换了另一个男模,虽然也很帅,但喻含星提不起兴趣,他买杂志只是为了看看这期有没有明枫。
在学校时,喻含星总惦记着书包里的杂志,大课间休息时间很长,他才拿出来藏在课桌下悄悄翻看。
关系好的几个朋友也会过来凑热闹,十七八岁正是好奇心旺盛的年纪,少年们私下也经常开成人玩笑或者交流小网站。此刻几个人都围在喻含星的座位上,兴致勃勃地对女模特们评头论足,看到丰满的部位会不约而同发出“哇”地一声感叹,还互相取笑怎么脸红了。
喻含星任由他们在自己耳边吵闹也无动于衷,他的视线只集中在明枫身上,可惜这期页数很少,碍于旁人,他刚才还不得不匆匆翻过去了。
奢侈品广告版面之后,是上一期的读者投票结果,主题为“你最想和TA一起共度良宵”。
喻含星猝不及防地看到了明枫的名字。
第一名的位置被美工修饰得无比显眼,旁边还附上了明枫的“获奖感言”——
“这么多人都想跟我共度美好的夜晚吗?我也很愿意。那么从今天开始,我会努力出现在每个人的梦里,所以在睡着之前,请尽情地想念我吧。”
……好轻浮。
喻含星逐字逐句地默念一遍。
轻浮的不仅是明枫,这个投票主题,这本杂志,通通都很轻浮。可偏偏越是性暗示强烈的东西就越能吸引人们关注,喻含星以前对此不屑一顾,然而在认识了明枫后,他也开始情不自禁地被大人们的世界吸引了。
正愣神的片刻,杂志不知道被谁抓住放到了桌上,这样更方便大家一起观看。
结果谁都没发现班主任已经从后门走进来,她本想突击检查班里有谁在偷偷玩手机,刚到教室就看见一群男生围在一起鬼鬼祟祟的样子。
于是她走过去一瞧,果然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
“这是谁的?”班主任的眼镜片透着寒光。
喻含星整个人仿佛钉在了座位上,嗫嚅着回答她。
对于平时乖巧的优等生,老师难免会网开一面,当下什么批评都没说,只是把杂志没收拿走了。
喻含星松口气。
还好这期的明枫写真不多,不然他要亏死了。
但晚上想起来这事他还是心情沉重,傍晚他去过一次便利店,杂志已经没有余货了。
他心不在焉地做奶茶,机械式地重复手上的工作,一直没抬眼,连明枫本人已经进店了都没发觉。
“点单。”
“好。”
喻含星点击屏幕,抬头望去问道:“您要什——”
声音戛然而止,他看到明枫嘴角挂着笑意,正盯着自己。
喻含星的眼睛瞬间恢复光亮,“嗨。”
明枫双臂搭在柜台上,问他:“怎么了,今天闷闷不乐的。”
喻含星没想到他居然会关心自己这个陌生人的心情,连忙受宠若惊地回答:“没什么,就想了想学校的事而已。”
明枫点点头,看着清单跟他说:“一杯柠檬香草冻,还要一杯焦糖奶茶加香芋,去冰五分甜。”
“好,一共三十九。”
喻含星给完他小票,顺便望了一眼路边停靠的车辆。夜晚太黑,看不清里面是否有人。
今天点了两杯,其中还有店里的招牌,那是女生很爱喝的一款奶茶。应该是带女朋友一起来的……这么晚了,应该是直接带回家吧。
这样的想法在喻含星脑海里闪过,然后他的潜意识迅速开启了抗拒模式。
“好了,两杯都是现在喝吗?”喻含星手里拿着未拆封的吸管问他。
“嗯。”
喻含星不再多说话,麻利地为他插上吸管递过去。
他低下头,漫不经心地把桌上的宣传单码整齐,等待明枫率先开口说那一声“拜拜”。
忽然,喻含星脸上一阵冰凉的触感蔓延,刺激得他条件反射地缩起肩膀,向后退了半步。
他抬头一看,明枫手里正拿着那杯焦糖奶茶,刚才就是用它冰了自己一下。
“给你的。”明枫把奶茶递过去,“喝了心情会好点吧。”
“啊……?”
喻含星怔怔地接过。
“走啦。”明枫冲他挥了下手,端着那杯柠檬香草冻,开车扬长而去。
喻含星有点不知所措,此时的呼吸能嗅到浓烈的焦糖味,甜腻又温暖。
他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刚才站在自己面前的,可是那个“最想和他一起共度良宵”的TOP1啊。

小编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去冰三分甜全文免费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