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情王爷枕上宠(齐妃云南宫夜)
薄情王爷枕上宠(齐妃云南宫夜)

薄情王爷枕上宠(齐妃云南宫夜)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21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腹黑王爷喜当爹齐妃云南宫夜又名《薄情王爷枕上宠》,小编带来齐妃云南宫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王爷!”府内大夫吓得噗通跪下了。男人走至齐妃云的面前,一把捏住她的下巴,俊脸骤变:“齐妃云,你不该活着!”齐妃云内心如***呼啸而过,盯着眼前绝美的男人。来不及反应,身体就一阵剧痛袭来。

小说简介

“皇上有旨,请端王妃,夜王妃觐见。”公公高喊,齐将军不干了,拉着齐妃云:“我儿莫怕,爹陪你***。”
“爹,我不怕,您稍候,我很快出来。”
未免齐将军担心,齐妃云先安抚他。
齐将军看了一眼里面,担忧道:“有什么事你就喊爹,爹马上去找你。”

薄情王爷枕上宠全文阅读

“皇上有旨,请端王妃,夜王妃觐见。”公公高喊,齐将军不干了,拉着齐妃云:“我儿莫怕,爹陪你***。”
“爹,我不怕,您稍候,我很快出来。”
未免齐将军担心,齐妃云先安抚他。
齐将军看了一眼里面,担忧道:“有什么事你就喊爹,爹马上去找你。”
“嗯。”
齐妃云松开手走了***,两位王妃一起进门,倒是平分秋色。
到了凤仪宫中两人双双跪拜,而此时齐妃云才知道,凤仪宫里除去皇上皇后,还有另外两人。
“臣女拜见皇上,皇后娘娘。”
“臣妾拜见皇上,皇后娘娘。”
“起来吧。”煜帝说道,齐妃云和君楚楚一同起来。
两人抬起头面向上方,两侧此时坐着夜王南宫夜,端王南宫琰。
两人都是人中龙凤,且年少英俊。
此时两人分别穿着玄色和堇色的衣服,头戴的都是九龙含珠紫金冠,安陵云还是第一次看到,南宫夜的目光那样深邃伤痛。
而他此刻的眼神无疑是在君楚楚的身上,而君楚楚也曾眼神看南宫夜,虽然掩饰的极好,但那一丝丝的凄凉无奈,却在南宫
夜那一身的僵硬中被齐妃云看到了。
数英雄,论英雄,英雄终究难逃江山美人,偏偏,南宫夜的江山美人都被原主搞砸了。
南宫夜不恨,才有问题。
而原主也是咎由自取。
只不过她是招谁惹谁了,倒霉到家了!
“今日召你们进宫也是闲来无事,只是皇后有些无聊,才叫你们进来陪伴。”煜帝淡淡道。
“是。”
君楚楚恭恭敬敬的低头符合,齐妃云才跟着回答。
煜帝无奈,看着也并非那么差,起码这模样还是好的,如果不是那些事太难堪,有损皇家颜面,倒也无妨。
“你们来吧。”
皇后起身去了后面,齐妃云随着君楚楚去见皇后。
离开前齐妃云特意看了一眼南宫夜那边,他必然是痛极了,那张脸真是够僵硬。
来到凤仪宫的内宫,齐妃云相继坐下,皇后说道:“找你们来也不是为了别的事情,就是问问你们,绵延皇家血脉这事儿,
你们有何计划?你们也都知道,我皇家人丁单薄,皇上早就有意在夜王和端王中选出储君人选。”
“此事事关重大,楚楚不敢妄言。”云楚楚心潮澎湃,但却不露声色,只红着脸,低头不在言语。
齐妃云没说话,还没明白皇后的态度,不过她不能生的这事皇后早就知道,那今天叫她来?
明白过来齐妃云也是好笑,到底是皇宫,门道是一套套的。
“启禀皇后娘娘,凌云身体抱恙,已经不能生养,还请皇后做主,准凌云和夜王合离。”
齐妃云起身跪下,君楚楚愣住,奇怪的看向皇后。
此时齐妃云也明白,让君楚楚跟着进来,就是要见证,是她自己要合离的。
“凌云,你先起来,此事还要从长计议,我做不了主,我看出去和皇上说吧,还是要夜王同意才行。”
皇后看向君楚楚,君楚楚则是扶着齐妃云起来。
三人这才一起出去。
到了外面皇后禀报:“皇上,凌云跟臣妾说,想要合离。”
南宫夜的寒眸看向齐妃云,齐妃云立刻跪下朝着皇上煜帝叩头:“皇上,臣女无德无能,身子薄弱,实在不适合与夜王行夫
妻之礼,还请皇上准臣女和夜王合离。”
“子嗣,本王不在乎。”南宫夜凤眼微眯,轻声道。
齐妃云眼看和离的事情又要被搅黄,于是不怕死道:“夜王不在乎,我却在乎,我听说有夫妻八字相冲,气场不合的,会导
致女方不孕,兴许我别嫁后,我的身子又适合生育了!”
君楚楚看向南宫夜的眼神,充满了同情。
瞧瞧,还刚结婚呢,就想着另嫁了?
煜帝一脸不可置信,这齐家小姐,说话也太豪放了。
南宫夜紧紧握着椅子,倏地站起身来:“:“皇兄正值壮年,先多考虑自己龙种问题,别插手臣弟的私事儿了,齐妃云,你
跟本王走,本王有事问你。”
起身南宫夜朝着凤仪宫外走去,齐妃云本想留下,但她是南宫夜的人,除非长跪不起,不然就只能跟着离开。
“臣女告退。”
看皇上也无奈,齐妃云转身跟了出来。
刚刚出门就听身后皇后惊呼:“皇上,皇上……快叫御医!”
南宫夜猛然转身,脸色一沉,纵身到了身后,齐妃云眼前一阵风飞了过去,等她转身,大殿上已经乱走一团,皇后哭哭啼啼
的哭了起来。
齐妃云上前去看,南宫夜正死死的抱着皇上,满脸伤痛,不知如何是好。
齐妃云差点拍手叫好,你也有今天。
但是人命关天,齐妃云做不到见死不救。
“我看看。”
齐妃云想要靠近,南宫夜忽然怒道:“滚!”
周围安静非常,太监们一下不敢吭声了。
而此时皇后呜呜的哭了起来,
齐妃云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我会一点医术,让我看看。”
南宫夜以为齐妃云这个时候还想逞能博眼球,眼里的肃杀之意一闪而过:“滚出去!”
说完收紧手臂,一脸焦急。齐妃云无奈,这么下去人就死了,脸色都紫了!
紫了?
齐妃云一下想起什么:“你快松开,皇上一定是吃了什么东西堵在了喉咙里了,一会就被你给勒死了!”
说完齐妃云也顾不上其他,马上又补充到:“皇后娘娘,还有端王和王妃,你们先回避,一会儿我要把皇上喉咙里的东西弄
出来,看见不好。”
“这……”皇后迟疑了一下。
南宫夜看着眼前大言不惭的女人,好像是略懂医术的模样,于是搁下狠话:“治不好,本王定将你千刀万剐!”
“治不好,悉听尊便。”齐妃云冷冷答到:“那治好了,只求夜王大发慈悲,准我和离。”
皇后见此保证,挥退端王和君楚楚。
正这当口,皇后惊呼一声,:“陛下断……”
气没说出口,齐妃云一下打过去,皇后嘤咛一声晕倒了。
“齐妃云……”
南宫夜咬牙怒视齐妃云,但他不等吭声,一根银针扎进他的胸口,他不能动,一动心口刺痛。
“你……”
“我要救人,你别出声的好。”
在南宫夜目光如箭的注视下,齐妃云淡定而快速的把煜帝从南宫夜的怀里慢慢挪动出来拖到一边放平。
大殿上无人进来,齐妃云从身上摸了摸,拿出一根银针,先封住了煜帝的几处脉搏,而后拿来刀子在她的手腕上割开一条口
子,动作之快令人咋舌。
南宫夜眸子闪过一抹狐疑。
只见齐妃云把手腕的血滴进煜帝的嘴里,南宫夜的脸色才渐渐缓和。
跟着有了一丝气息,齐妃云撕下裙袂一角的布条,玉指翻绕,飞快的手腕缠住,还挽了漂亮的蝴蝶结。
诸事完毕,才取下南宫夜胸口的银针。
南宫夜看着齐妃云的眼神犀利无比,有太多的疑问。
齐妃云别开脸,索性不去看他。
“齐妃云,你……”
“皇上醒了!”
齐妃云打断南宫夜的话。
南宫夜此时才朝着煜帝看去,忙着询问:“皇兄,你怎样?”
齐妃云看去,谁说皇家无亲情,并非如此吧?
“朕怎么了?”煜帝还有些虚弱,起来的时候眼前还眩晕。
南宫夜看向齐妃云目光已经深了几许,饱含询问。
齐妃云开始信口胡诌:“可能是吃坏东西了,在这里卡住了,不过臣女已经为皇上把住的东西拿了出来,皇上已经没事
了。”
煜帝满眼不可置信:“你还会医?”谁都知道齐将军家的女儿是个粗野丫头,只知道舞棍弄棒。
“回皇上,臣女从小爱看医书,爹不在打发时间的。”齐妃云随便找了个借口,但此时她却感觉头皮发麻,上面有个人正盯
着她喷火的看!
反正南宫夜也看她不顺眼,也不在乎再给他个满口胡言的印象。

薄情王爷枕上宠免费阅读

煜帝忽然看到皇后在地上躺着,忍不住指了指:“朕的皇后怎么了?”
“刚刚皇上面色难看,皇后急火攻心,晕过去了。”
齐妃云解释的时候都不敢说话,抬眸的时候更加不敢去看南宫夜的眼睛。
这人真可怕,要是不看还好,看了就很难在平心静气。
此时御医才连滚带爬的飞奔前来:“叩见皇上,臣来迟了。”
煜帝嫌弃到:“罢了,你那老胳膊老腿,也快不了,赶紧给皇后看看。”
御医拿了一根银针,给皇后扎了一针,皇后嘤咛着,缓缓睁开眼睛看来,急忙呼道:“皇上,皇上……”
“朕在这里。”
煜帝死而复生,抱住皇后很是感动。
齐妃云这才起身后退,然后跪下低着头
南宫夜此时才打量齐妃云:“还真是小看你了,夜王妃!”
最后的三个字南宫夜是咬着牙说出来的,但齐妃云硬是不敢吭声。
不是怕,是不安,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皇朝里面,齐妃云心里明白,活命最好的机会就是委曲求全。
不过齐妃云也知道这事不好交代,但刚刚实在没时间太过紧急,所以让南宫夜抓了把柄。
煜帝起身站了起来,南宫夜扶着他,转身煜帝带着皇后沈云初去坐下,而后一边握着皇后沈云初的手,一边仔细的打量齐妃
云。
“朕倒是不知道,夜王妃有这样的本事,比朕的御医也不遑多让吧。”
煜帝此时的目光虽然温和,但却看的齐妃云如履薄冰,能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何况他没有子嗣,却能
做了二十几年的皇帝,这本身就是奇迹。
齐妃云的脑袋不多,脖子也不刚,命还是要的。
“皇上明鉴,臣女只是喜欢,偷学了几日,并无什么大能,还希望皇上不要告诉爹,为我保密。”
齐妃云关键时候,把齐将军抬了出来。
“怎么说?”煜帝此时倒是很感兴趣。
“启禀皇上,臣女从小喜欢医术,但爹喜欢舞枪弄棒,臣女年少调皮,按照医书所说,制连毒药,结果把家里的老鼠都药死
了,老鼠死后满院子都是,爹气愤,怕我制炼毒药的时候把自己药死,把我的书都烧了,我为此也哭了三天,但爹说要是我不听
话,就不要我。
年少我不知爹的用心良苦,自然是害怕的,不敢对抗,只能偷偷学习。
此事不想爹知道,还请皇上不要告诉爹。”
齐妃云扣头不起,煜帝揉着皇后的手朝着南宫夜看去:“夜王,你看呢?”
“皇上定夺吧。”南宫夜直接坐到椅子上,体瘫一样靠在椅子上看着齐妃云,此时的齐妃云更觉得如坐针毡,原先只有南宫夜一只老虎要把她
弄死,此时现在又多了一个。
不过好在她刚才为皇上诊脉的时候,发现个有趣的事情,可以算得上的宫廷辛秘了。
衡量再三,也只能铤而走险了。
“朕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你爹为了朕连个续弦都没有,也是苦了你们父女了。”煜帝淡淡说道。
“皇上,只要不告诉我爹,我什么都是愿意的。”齐妃云竭力让自己看着可怜一些。
煜帝摆了摆手:“罢了,不说吧,起来吧。”
“谢皇上。”
齐妃云这才起来,此时齐妃云看向煜帝说道:“皇上,可否屏退左右。”
煜帝一阵奇怪,看向身边的南宫夜,倒是起身站了起来:“看来是要告你的状了。”
煜帝指了指南宫夜。
南宫夜冷哼一声,斜了齐妃云一眼:“和离,休想!”
说完退出门外。
齐妃云心里翻了个白眼,真是个傲娇死变态,不喜欢却把人死死拴住。
煜帝坐下:“说吧,是要告状,还是合离?”
“都不是。”
齐妃云低着头不敢抬头。
煜帝反而眸光幽寒了几分:“你果然是知道?”
“皇上,臣女不知道皇上在说什么,但臣女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问?”
齐妃云这个时候不敢承认任何事,毕竟还没***。
但她也听得出来,煜帝并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朕自幼身体多病,***之后不是没有过子嗣,只不过夭折了,之后再没有过,依你看,朕的年纪,还有机会?”
齐妃云忽然明白,煜帝其实都很清楚,只是他视而不见,装不知道。
“皇上,臣女不敢妄加定论。”齐妃云心悬着,几十年的不孕症,要是人为还好说,要不是……倒霉的就是她。
说有过子嗣夭折了,她怎么知道是真的假的。
“那就给朕看看吧。”
煜帝把手伸出去,等着齐妃云过去,齐妃云撑起胆子跪行到煜帝的面前,按着他的手,过了一会说:“皇上没病。”
“肯定?”煜帝问,目光闪过一抹狠绝。
“肯定。”
“有治?”
“有。”
齐妃云可以肯定,只要不是先天的,就能治。
齐妃云很奇怪,就在她给煜帝诊断的时候,手放上去,她心里就已经清楚不是病,是有人给下了药,阻断了煜帝体内正常的
男性功能,但不是生理上需求的功能,相反,他的功能还是很好的,只不过他的受孕能力被阻隔了。就像是吃了某种避孕药,身体被抑制了受孕能力。
“起来吧,朕等着你给朕配的药。”煜帝把手收回去,齐妃云问:“皇上今天的事?”
“不该问的就别问,念你刚才救了朕,就当将功补过吧。”
齐妃云呵呵了,跟她有什么关系,真是能乱按罪名。
“谢皇上。”
齐妃云起身站起来,起码心中还有几分分数,只要能治好煜帝,她就还不能死,起码现在如此。
“你合离的事,朕想你再考虑考虑,夜王既然不想合离,朕也不能强求,你且先给朕配药,朕身体好了,兴许一高兴,就会
满足你的愿望。”
“是,希望皇上身体早日康复,也早日……龙心大悦。”
她能说啥,只能拍马屁呗。
煜帝走出去,齐妃云也跟了出去。
此时外面不光是皇后沈云初和南宫夜,还有端王南宫琰和端王妃君楚楚。
四人看到煜帝和齐妃云从后面出来,朝着煜帝施礼。
煜帝说道:“夜王妃要合离的事情朕也是爱莫能助,不过夜王……你要真的不喜欢夜王妃,就合离吧。
朕以为,云儿也是不错的。”
提起沈云儿,齐妃云心里暗骂皇上老奸巨猾,这时候提起沈云儿,煜帝分明就是不给她合离的机会!
娶了谁都是一样,南宫夜破罐子破摔,也不会合离!

小编点评

齐妃云南宫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