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红唇(裴奚若傅展行)
咬红唇(裴奚若傅展行)

咬红唇(裴奚若傅展行)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21

小说介绍

裴奚若傅展行小说《咬红唇》特别推荐,作者是今様,咬红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回国的飞机上,她摘下墨镜,红唇鲜艳,笑吟吟地朝身旁那位先生搭讪,“哎,帮我抽个签。”男人不言不语地抽了一张。

小说简介

嫁入豪门第一年,裴奚若就以身体不好为由出国疗养,跟她那便宜老公半年多没见。
回国的飞机上,她摘下墨镜,红唇鲜艳,笑吟吟地朝身旁那位先生搭讪,“哎,帮我抽个签。”
男人不言不语地抽了一张。
裴奚若看了眼,喜笑颜开,“据说陌生人抽的最准,看来我大事要成了。”
“哦?什么事?”
“离婚,”裴奚若转着卡片,笑眯眯的,“我看我那便宜老公不爽很久了。”
“是吗,”男人慢条斯理地放下平板,轻飘飘斜过来一眼,“你再看看?”

咬红唇小说全文阅读

“听说没,裴奚若又被退婚了。”
“真假?”
“当然是真的,”林菲儿倚进沙发中,手指慢慢移过一排鸡尾酒,“很难猜到吗?她风评一向不好,长得妖里妖气又会花钱,前面几桩婚事都黄了,宋家肯定从哪里听到了传言,所以才及时止损。”
“怪不得,你看她今晚拍了好几百万的东西呢,出手可真阔绰,不知道以后谁娶得起她。”
“错了呀,是谁肯娶她才对。”
“……”
这是坐落于江畔的一处私人宅邸,露台半面是无边泳池,半面是休息区。繁茂绿植成了分割两边的天然屏障,深绿色的阔叶自然下垂,闲言碎语和轻笑混着夜风一道送过来。
俞乐借着夜幕和绿植的掩护,竖耳倾听。
她第一次受邀来这种场合,不知道怎样才能和申城名媛们打成一片,孤零零站了好久,才发现原来成为姐妹的捷径就是一起讲别人坏话。
好像也不算很难。
俞乐深吸一口气,正准备去实践一番,忽而看见几步之遥的太阳椅上,有人坐了起来。
最先看到的是她的长发,黑缎子般挽在一侧,露出光滑美艳的背部,然后是侧脸,柳叶眉,雪肤红唇,透出一股明净妖娆的味道。单单一个侧影,就美得动人心弦。
一定是申城白富美之一!说不定还是代表人物!
机不可失,她鼓起勇气迎上去,“你好。”
美人意外的很有亲和力,朝她笑,“你好。”
“你要过去聊天吗,”俞乐咽了口口水,指了下绿植对面,“要不要……一起呀?”
“好呀,她们正讲到裴奚若吧。”她朝那边望了望,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看来是邀请对了,俞乐也高兴起来,“你也知道裴奚若吗?听说她超级败家,还很水性杨花,有过好几任未婚夫,都被退婚了。”
美人笑得很有深意,“我当然知道了。不光如此,她脾气还很坏,经常目中无人,家里是暴发户。”
哦?八卦有来有往,意味着关系在拉近,俞乐心中一喜:“怪不得大家都很讨厌她,有的人就是仗着自己漂亮,才为所欲为。”
两人闲闲说着话,往休息区走去。走了几步,俞乐忽然想起一茬:“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俞乐,家里是那个俞氏药业。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很高兴,”美人礼尚往来,笑着朝她道,“裴奚若。”
???
俞乐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不可置信地瞪着眼前的女人。
你就是裴奚若???
那你说自己坏话说那么起劲?
裴奚若似是对她的懵逼浑然不觉,随手在摆拍台边拾了把扇子,展开摇着,笑吟吟地朝那群名媛走去了。
---
“哎呀仙仙,什么风儿把你吹来啦,”裴奚若一亮相,就有一个小姐妹迎上来虚虚抱了抱她,赞道,“亲爱的,你今天真美。”
“这话说的,我们仙仙哪天不美?”
“仙仙你今天这身好好看,欸这个扇子好特别,哪里来的?”
裴奚若朝摆拍台示意,莞尔一笑,“那边拿的。”
一把白绸折扇,正面用黑色记号笔写了“美若天仙”,翻过去,是“千杯不倒”。是晚宴主办方专为大家准备的拍照道具。
“简直是你本人的写照呀,太合适了。”小姐妹贴上她身旁,举起自拍杆,裴奚若默契地展开扇子,露出一个笑。
“仙仙,那我发朋友圈咯。”
“好呀。”
一墙之隔,俞乐听得满脸问号。
刚才,她以为即将有一场腥风血雨发生,思量之下,还是躲回了原位。
谁知接下来八卦的闭嘴了,去找茬的熄火了,这群虚伪女人居然齐齐拿起剧本,大家又成了相亲相爱的好姐妹。
豪门果然,水/很/深/啊!
裴奚若本人在场,当然不好再聊她。
林菲儿又爆了个料,“对了,你们还记得沈惜吗,她最近日子很不好过呢。她跟她老公不是早都领证了吗,就差个婚礼没办,结果小三突然领着私生子找上门来了。”
“啊…然后呢?”
“然后就离婚了,沈家骂沈惜没本事,连个男人也看不住,把她赶去了国外。”林菲儿说完,如常等着大家发表意见。
“当初她都不怎么和我们来往,后来嫁得那么风光,大家还很羡慕呢。现在怎么会这么惨呀,好可怜。”
“谁有她联系方式呀,问一下需不需要帮忙吧不然。”
以往这种场合,裴奚若很少发言。
今晚却一反常态。
她轻轻摇了摇扇子,“很巧,我刚好认识沈家某位朋友。据她说,沈惜跟她前夫一直有名无实,离婚以后,自由自在,前阵子还有人送了她一架私人游艇。”
林菲儿:“……”
一群等着奚落沈惜的塑料花:“……”
这群名媛不用忙事业,平日聚在一起,互相攀比就成了头等大事,原本想借这个机会踩踩素来高傲的沈惜,哪知还有反转。
裴奚若扫过她们的神情,笑眯眯做了个小总结:“所以,吃瓜要吃完整,还要跟上时代呀。不吃新鲜瓜,当狗仔都没人要。”
什么意思?林菲儿几人面面相觑。
是说她们连狗仔都不如,还是说又有什么她们吃错的瓜?
裴奚若闲闲瞧着她们,没再开腔。
“我说你在哪儿呢,”一道清越女声传来,随即,简星然在她身旁落座,“原来是找小姐妹玩来了——喏,你上回落我车上的包。”
“你不是回去了?”裴奚若眨了眨眼。简星然对这种场合向来不感兴趣。
“看到包,顺手给你送回来了。”简星然说完,压低嗓音凑近她,“跟她们有什么好玩的,四个女人八个群,演宫心计啊?”
裴奚若展扇遮唇,亦压着嗓音,“可以听八卦呀。顺便打探一下我那模范未婚夫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把柄。”
简星然挑眉:“你记住他长什么样了?”
她俩说着悄悄话,林菲儿看在眼里,悄然有股妒意上涨。
裴奚若怎么就天生好命,闺蜜是家族继承人,自己也有数额不小的股份,每年拿大笔分红,花钱如流水。
与之相比,她们这群人自诩什么几代世家,书香门第,看似很有逼格,实际上远远没一个暴发户过得滋润。
钞票面前,一切都是空谈。
林菲儿压下心中妒意,望了眼远处夜空:“说起来,今晚或许有个重要人物会来呢。”
“谁呀?”
“傅氏集团那位,你们知道的,”林菲儿刻意停了下,才轻笑道,“傅展行呀。”
提及这个名字,原本松快的气氛中,有一小瞬的沉寂。
原因无他,傅氏集团作为家族企业,祖辈上曾出过不少在专业领域各有建树的名家,如今主营通信业务,旗下还涉及地产、物流、航天、医药等产业,商业版图极其宏大。此外,傅氏儿女在艺术上也颇具造诣,整个家族享誉商艺两界,是当之无愧的名门。
最重要的是,前不久在傅氏集团继承人之争中胜出的那位佼佼者——傅展行,目前单身,且长得很帅,据说吊打明星的程度。
无论从哪个角度,他都是联姻的最佳人选。换言之,在座的姐妹花们,其实都是竞争对手。
果不其然,气氛有些紧张起来。
连起头的林菲儿,都暗暗后悔——不应该出于显摆心理,把这个消息共享的。
裴奚若跟简星然逼逼完,再注意到她们,就发现有些不太对,“怎么忽然都不说话了?”
林菲儿刚要开口,身形却忽然一僵。
她直直地望着某个方向,表情呆愣,裴奚若也跟着看过去。
领头过来的是晚宴主办方,他抬臂引路,侧身而行,是略谦卑的姿态,这意味着,他身后的男人,必定身处高位。
只见那男人走得不徐不疾,给人一种清净淡然的感觉。他个子挺高,身材轮廓极好,面容隐匿在暗淡光线中,是好是坏,就不清楚了。光线落在他脚边,随着步伐,将影子斜斜拉动。
那锃亮的皮鞋,看着质感极佳。
这几个零碎画面,足以在人脑海中勾勒出一副美男图。
近了,更让人惊艳。
眼前的男人生就一副清寂无欲的好相貌,浅褐色眼珠,让他看人的目光淡了些许,手腕上戴了串直径不小的佛珠,披一身月光,傲岸清俊。
裴奚若在心里吹了声口哨。好帅。
许是心灵感应,他走过这边,停住,脚尖稍转,朝她走过来。
裴奚若愣了下,对上他的视线。
他垂着眼皮,就这么看着她。
她不明所以,眨了眨眼。
简星然不着痕迹地拽了她一下,手指屈起,在她掌心写字。
撇,横折弯……
九?
不等最后一笔落下,裴奚若已有了答案,瞬间绽出盛大笑意,“傅先生,你怎么也来啦?”
对于她的热情,傅展行有几分意外。
不过他没在意这细枝末节,答道:“见个朋友。”
裴奚若长长地“噢”了一声。
这时,他身后秘书沈鸣低声询问,“裴小姐,您聚会大概几点结束?”
“十一点?十二点?我也说不准呢。”她像是在拿乔。
“好的,那您随时叫我,傅总送您回家。”
裴奚若朝傅展行看了眼,他神色自若,像是默认了这个安排。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没领教过她的可怕之处呢。
裴奚若眼梢弯出一抹弧度。“好呀,那就麻烦傅先生了。”
---
傅展行一行人走后,剩下个无所事事的裴奚若,习以为常的简星然,以及仿佛被雷劈过一般集体呆滞的林菲儿几人。
“所以,仙仙你和傅总……”半晌,林菲儿才艰难地挤出几个破碎的音节,“在交往?”
“算是吧。”裴奚若思索了下。相亲么,彼此带有目的性的相识,见过一面,就可以算交往了。
虽然,她这任男朋友,注定在岗不了太久。
林菲儿一晚上接连被打击,现下更是一瞬间气血上涌,直接厥了过去。
“菲儿!”一群人手忙脚乱,掐人中的掐人中,拍背的拍背。
在这阵闹哄哄的背景中,裴奚若托腮思考,渐渐露出微笑。
“别笑了,”简星然看不下去,推了她一下,“你这样笑起来跟狐狸精似的,好像装了一肚子的坏水。”
---
黑色宾利低调地停在宅邸外梧桐树下,车牌很好认。
裴奚若款款走过去,拉开车门。
“等很久了吗?傅先生?”
她今晚穿了条露背黑色晚礼裙,肩线和脊背极为性感,坐进来时,刻意朝他亮了个相。
傅展行却清心寡欲,视若不见,“还好。”
“和她们聊得太开心,不小心就聊过头了。”裴奚若声调绵绵地解释,轻顿又道,“对了,我刚才听她们说了件八卦。”
副驾上,秘书沈鸣示意司机开车,宾利打着转向灯,平稳驶向主路。
傅展行不搭腔,显然是不感兴趣。
裴奚若却很擅长一头热:“就是说,有个女孩子,马上要举办婚礼,小三却突然带着私生子找上门来,最后,她只好退出了。”
说完还颇为感叹,“这年头,做小三的反而成了人生赢家。傅先生,你会出轨吗?”
傅展行眼皮也不抬,“不会。”
“真是道德高尚。”她赞道。
“彼此彼此。”
“傅先生,”短暂的安静过后,裴奚若撑住下巴,直勾勾看着他,“你今晚特别帅。谢谢你来接我回家。不然这月黑风高的,路上也不知有没有坏人。”
听她一口一个傅先生叫的甜,前排的沈鸣松了一口气。
要说这位裴小姐,外边传闻那是非常恐怖,什么性格古怪,不安于室,妖里妖气……总之很不适合他们家洁身自好的傅总。
这样看来也还好啊,就是个被傅总迷住的乖顺小女人。
“不客气,”傅展行淡然作答,“毕竟裴小姐天生丽质,我要看紧点才行。”
裴奚若弯起一抹笑,“自然。”笑完,又有些许落寞的意味,“傅先生,我拜托你个事。”
“嗯?”
“我之前的八任未婚夫,不知为什么个个都跑了。你可千万要撑住,不然突破两位数,我更嫁不出去了。”

咬红唇小说免费阅读

“???”
刚松一口气的沈鸣差点被自己呛死。
与此同时,车技向来稳如老狗的司机不知怎的也突然发挥失常,猝不及防来了一记急刹车。
“抱歉傅总,前面有人横穿马路。”司机冒着冷汗,小心地跟沈鸣对视了眼,都从彼此的目光中看出了某种窒息。
“八个前任”这种事,绝对不是什么愉快话题吧?
这裴小姐可真会聊天!
但出乎意料,傅展行并不见愠色,语气如常,“我尽量。”
“实在撑不住,也不强求,毕竟我还年轻,可以再去寻找第十春。”裴奚若眼波柔柔,往他身上绕。
他目不斜视,“裴小姐,如果你真的感谢我,就安静一点。”
“噢,”裴奚若从善如流,从他身上移开目光,眼梢却弯出了小狐狸般的狡黠,“那我听听歌吧。”
没人反对——或者说,没人理她。
裴奚若自顾自打开手机,连上车载蓝牙,没几秒,一曲重金属摇滚乐直接从音箱中炸了出来。
“Unseen and deadly!
Phantom of the skies!
Tool of massdestuction!
Child of an insane mind!”
前奏就是雷声轰鸣般的鼓点,紧跟着男声嘶吼,震得人心脏狂跳,前排沈鸣差点被吓得直接原地去世。
而傅展行,只很轻地皱了下眉,随即便恢复了无波无澜的表情。
裴奚若有些佩服了。
还真应了手腕上那串佛珠啊,无论眼前发生什么,这男人都是一副清心淡定的模样,仿佛随时可以入定。
搞得她有一瞬间,都不好意思作妖了呢。
---
大概司机也欣赏不了重金属摇滚之美,一路上将车开得飞快,没用十分钟,便将裴奚若送到了住处楼下。
裴奚若朝身旁男人漾出笑意,“那我走了,拜拜,傅先生。”
“裴小姐慢走。”他微微颔首。终于正眼看了她一眼。
车门砰地关上,女人窈窈窕窕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
被重金属乐吵了一路,沈鸣瘫在副驾,有种虚脱之感,这会儿脑海里还是疯狂作响的回声。
“傅总,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傅展行淡道:“别讲。”
沈鸣:“……”
不知怎的,他从傅总这两个字中,听出了“已上贼船,多说无益”的无奈和复杂。
不讲就不讲吧,他估计傅总也懂——这裴小姐时而娇柔,时而狂野,属实让人摸不清路数。普通男人,根本招架不住啊。
---
“怎么样?你觉得他最多能撑几天?”
裴奚若走进家门,简星然敷着白色面膜,从沙发后边探出头来。
“不好说,感觉是史上最难缠的对手。”她给了极高评价。
“九号选手可以啊,”简星然肃然起敬,又有些纳闷,“不过,他这种从小到大的模范生,不是应该很好对付吗?怎么你好像有点儿……出师不利?”
被她说中,确实出师不利。
裴奚若事先调查过,傅展行此人性子淡,喜静,最不喜花里胡哨的东西。当时她还暗暗庆幸——这不是巧了吗,她最擅长花里胡哨了。
谁知那男人却很沉得住气,算上今日,见了两面,无论她怎样踩上他的雷点,他都无动于衷。
从私生活方面入手吧,暂时没什么收获——那位傅先生竟然真的跟传闻中那样,品行高洁,无可指摘。
“也许是头一回碰见和尚类型吧,”裴奚若并不畏惧这点小挫折,红唇弯了弯,“时间还长,走着瞧。”
简星然坐起来,给她竖了个大拇指。
旁人讲起裴奚若,少不了一番评头论足,其中最为人诟病的就是先后谈了八家联姻,没一次修成正果。
一两个还好说,八个都不要她,那肯定是她有问题。
只有简星然知道,这八个人里,有两个是和平退出,四个被捉/奸在床,一个闻风而逃,剩的那个下场最好——在裴奚若的撺掇之下,大胆反抗家族示爱白月光,如今可能孩子都有了。
“话说回来,我们九号选手真的很优秀啊!”简星然翻出今早收藏的一篇文章,“你看完说吧,我觉得他甩了前八个好几条街欸。”
文章出自某个权威机构,讲的国内民营航天现状,当中便提到了傅氏集团旗下的风展科技。
国内航天领域一直缺乏实力强劲的民营企业,虽说这是块价值万亿财富的蛋糕,可没有雄厚资本,谁也不敢贸然行动。
当初傅展行尚未毕业,接手风展科技这个烂摊子时,没人看好,甚至不少人就此猜疑,他是被逐出了傅氏集团核心区。
结果短短两年,风展科技就在科创板成功上市,经两轮融资顺利IPO,获投资金三十六亿,股价一夜飙升。截止今年六月,总计发射十七颗商业卫星,专利技术创新不断,以披靡姿态驰骋于民营航天领域。
风展科技大获成功,惹得原先那群人纷纷调转风向,说傅展行正是凭这项成绩力挽狂澜,才在傅氏继承人之争中,成为最终赢家。
文中有不少专业词汇,裴奚若瞄了两眼,就开始打呵欠。
“这么优秀的人,和我就更不合适了。”她是看到数学物理就犯困的学渣,“一定很没共同语言。”
简星然:“……”
好像也不是没道理。
“再说,我也不是因为他们不够好,才不愿意结婚的呀,”裴奚若笑眯眯起身,朝洗漱间走去,顺带朝她抛了个媚眼,“像我这样的美女,嫁人是一种浪费。”
有人自恋得暗搓搓,有人却自恋得光明正大。
裴奚若无疑是后者——她的微博名,“裴仙仙”,是“水仙”的“仙”,古希腊神话中纳喀索斯的化身,最自恋的一种花。
然而没人会拿这个做文章,因为裴奚若确实长了张明艳脸蛋,身材也是一等一的性感。崇拜者赞她天生妩媚,嫉妒者骂她花瓶狐狸精。但毫无疑问,她的确有这资本。
在无可辩驳的美丽面前,自恋也无伤大雅。
甚至,你会不自觉认同她的观点。
美女应该孤芳自赏。
而不是被人采撷。
---
周末,裴母大驾光临,拉裴奚若去看艺术展。
艺术展么,裴奚若是喜欢的,她自己也算个小艺术家,只是跟裴母一起,就有点鸿门宴那味儿了。
这两年,裴父裴母想要她尽早订下婚事,陆陆续续给她相了不少亲,被她一个个揪住把柄整没了。
第八任下岗之后,裴奚若趁机提了一大串对未来老公的要求,扬言做不到这些条件,就别再往她眼前送照片了。
本想让裴母知难而退,哪知家里费尽苦心,还真找到一个不抽烟,不喝酒,不玩女人,无任何不良嗜好,正直又禁欲,堪称新世纪苦行僧的模范男人。
就是前几天刚见过面的,九号选手了。
自己定的条件,总不好这么快出尔反尔,跟家里撒泼打滚宁死不嫁傅展行当然可以,但难保不会有下一任相亲对象。耍赖这招,也不会百试百灵。
是以,裴奚若只能迂回作战。
今日的展区位于一整栋别墅中,共计三十二间房,分别以三十二位艺术家的作品装填,各具风格。
裴母当初辍学出道,成为著名影星,后来嫁给高中没念完就下海经商的地产大亨裴父,对于别人背地里总说裴家“没文化、暴发户”一事,很是耿耿于怀。
于是一直有意识地培养自己看展的爱好,从小将裴奚若往艺术之路上引。
“本想让你当个钢琴家,小提琴家什么的,多高雅,哪知你偏偏喜欢什么花里胡哨的版画。”裴母恰好看见一副草间弥生的波点作品,感觉实在欣赏不来,摇了摇头。
她跟老裴只有这一个独生女,打小就宠着,从名字上就可见一斑——裴是父姓,奚是母姓,“若”则是希望像他们两个。
结果,裴奚若确实继承了她的美貌,也继承了老裴的聪明。可却将他们两个的厌学基因也一块收了,从小到大,都是班中的吊车尾。对于经商,更是一点都不感兴趣。
“傅家这位青年才俊,真的很不错,”裴母想起傅展行,止不住满意的笑容,“这次我们非常谨慎地多方面打探过了,一定不会像前八个那样。若若,你和他相处,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呀。”裴奚若眨眨眼,“不过,还要再了解了解。”
她跟傅展行相亲见的那一面,并没正式确立关系。“未婚夫”,不过是她嘴上叫叫,谁也没当真。
“当然了,之前我们也就是不抱希望地往傅氏那探了探,哪知真能得到回应,我还有点不敢相信呢。”裴母拍拍她的手背,“你要把握住呀,尽早把婚事定下来。傅展行,多好的男人,一表人才,出身名门,洁身自好,可以说浑身上下,没有任何污点。”
“嫁给他之后,我就是他最大的污点了。”她可是有八个前任的女人,风评差得很。
裴母嗔怪地打了下她的手,“瞎说。”
裴奚若面上笑意漾开,继续看展。
心里却在盘算。
说起来,她有好几天没见自己的未婚夫了呢。也不知道那位一表人才,洁身自好的未婚夫最近在忙什么。
念经吗?

小编推荐

小说《咬红唇》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咬红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