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主小青梅(尤姝陆璟玉)
穿成男主小青梅(尤姝陆璟玉)

穿成男主小青梅(尤姝陆璟玉)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21-04-21

小说介绍

《穿成男主小青梅》是由作者“喔喔奶糖超甜”所著的一部穿书类小说,主角是尤姝陆璟玉,尤姝吃饱喝足,心情被陆璟玉哄好了,无聊拖沓的剧情都看得京京有味。雪团子安静乖巧的蜷在尤姝的身边,眯着眼打着盹。

小说简介

尤姝重生后,刚准备沉溺玩乐的时,
突然冒出一系统告诉尤姝,她穿越到小说中并且是个倒霉蛋。
如果不绑定系统积极完成任务,借机蹭暂住在尤家的男主身上的福运,她会命不久矣并且祸及亲爹。
短命尤姝不怕,反正她已经死了两回了。
怕就怕害了亲爹。
系统苦口婆心,蹭够一定数福运就能解绑。
稳赚不赔的买卖。
尤姝思来想去对系统服了软,结果却总接到一些令人莫名其妙的任务。
系统发布任务时,少女白嫩嫩的手拽着男人的衣角不放。
系统没发布任务时,少女脑袋埋在枕头下无视男人的警告。
陆璟玉把少女搂在怀中,
他眼神缱绻声音低哑:“躲什么?”

穿成男主小青梅全文阅读

第 5 章  哄我
日落西山,外间已点了一盏暖橘色的灯。暖色调的灯光映出多宝格上左右摆动着钟摆的咖色立式钟表,珐琅彩瓷瓶和各式各样精美小巧的中式,西洋小玩意。
双芽性活泼好动,早就坐不住,去外头逛了一圈回来见屋里头还暗着,遂走到双葵身边低声耳语道,“小姐睡到这个时候,怕是晚......”
话还没说完,忽地听到里头传来一阵短促的尖叫。
两人听到动静,不敢有片刻耽搁忙起身往里面而去。
却见昏暗的房间内,绿釉镂空双耳香炉上腾起的袅袅烟雾减淡。室内有果香,花香,因而香炉内所熏得香料是颜妈妈调制的无色无味安神香。
此时,香料已将近燃尽。
床榻边滚落着床被及枕头,坠地床幔被压得变形,绣凳半歪被薄纱罩着,显得有些滑稽。
双芽忙抹黑到床边小桌上,将琉璃灯罩的灯点亮,又把被子枕头捡起,绣凳扶好。
双葵则掀开三层纱幔,见床内坐着一少女身影,正蜷曲在角落。双葵见状鼻头一酸,身子小心的探了过去,柔声安慰着,“小姐,双葵在呢,双芽也在外面。”
外面的传言都道小姐性格跋扈嚣张,可她知道小姐性格顶顶好。偏偏小姐对流言浑不在意,任那起子小人胡乱编排。小姐嘴硬心软,待下人和软,比那些貌是心非的人强上太多。
他们小姐这样好,却要受这等煎熬。小姐被折磨得日渐消瘦,双葵心疼的无以言喻。
连日来,尤姝噩梦不止,不分昼夜,二人虽习惯,但不免忧心。
尤府内可主事的两位都不在,尤姝又不许他们多提。
双芽点了灯,偎依在双葵旁边,点头跟着小声劝说,“小姐,小姐,我在这呢。”
两个小丫鬟压着嗓音说话,就怕吓到尤姝。
头一次梦魇,尤姝醒来时就是寻找两人,抱着两个丫鬟啼哭不已。后来再醒来,却是抱着双腿坐在床角安静的掉泪,任凭双葵、双芽二人如何喊叫都不顶用。
瞧见尤姝失魂的模样,两个自小就在身边伺候的丫鬟说不出的痛心。
双臂抱膝正瑟瑟发抖的尤姝茫然的看过来,感觉有人靠过来警觉的又往里挪动着,像一头受到惊吓的幼兽。
戒备小心的样子让一向稳重的双葵都唇色发白,悄悄红了眼眶。小姐何尝露出这般脆弱可怜的模样,双葵心都要碎了。
双芽本就事事以双葵为主,见她如此,更慌了神。
把双葵扯到一边,“小姐,小姐这是怎么了?”见双葵低头不语,急得要往床里头爬去。
还是双葵反应过来,这小妮子行事莽撞,但心是好的。双葵无奈的瞪了双芽一眼,示意双芽到一边说话。
两个丫鬟绕到窗户旁,双葵咬了咬牙低声道:“你去把陆少爷请过来。”
双芽皱着眉,摇头拒绝,“陆少爷也不是医生,我看还是到清心园去找了黎医师过来给小姐瞧瞧才稳妥。”
双葵气不打一处来,敲了双芽的脑袋,愤愤道:“真真是个榆木脑袋。咱们小姐这是积压着心事儿,才会没日没夜的被这噩梦缠身。你去找黎医师过来,不过是开些安神的汤药罢了。”
话说到这里,双葵自认已经说得极为通透。奈何双芽性子直,还费解的反问双葵,“那这症状医师都没招,陆少爷岂不是更没法子。”
“你这丫头,你看连颜妈妈的安神香都失了作用,更别说是其他的安神汤药。算了,我先不和你说了。”
还有句话双葵没有说出口,瞧着今日这仗势,小姐和陆少爷重归于好。小姐有多依赖陆少爷,别人不知,他们这些贴身伺候的还能不知道?
之前几次,陆少爷不是还没回来吗?
既然陆少爷已经归家,何必舍近求远。靠那些外物能解开小姐的心病,那才真是天方夜谭。
双葵转身往外走去,边走边交代:“颜妈妈今儿出去了,你在这陪着小姐,我去去就回。”
“哎,你这,”眼见双葵转身就消失在黑夜中,双芽不免嘀咕,“没头没尾,我怎么知道什么意思嘛。算了,我还是去陪着小姐好了。”
扶云阁旁的习静书斋,观言正垂头守在房门外。忽的他面前投下一片人影,半抬头,见来人是尤姝身旁的双葵。观言见是她,咧开了嘴笑着道:“双葵姐姐好,可是大小姐让你来请咱们少爷去用晚饭了?”
尤姝没和陆璟玉闹脾气前,两人都是一块在小洋楼的餐厅里面用饭。观言还以为双葵是得了尤姝的令,来请陆璟玉。
“小姐刚睡醒,没胃口。”双葵敷衍了一句,又追问着观言,“陆少爷是在里头吗?”
这举动放在双芽身上倒好解释,那丫头毛毛躁躁的。
可双葵这急切的样子就闹得观言看不明白。
观言挠了挠头,不解地问道:“少爷在里面呢,姐姐是有什么急事吗?”
偷偷儿觑了双葵一眼,观言擦着额角的虚汗。难不成是大小姐刚才对少爷放下狠话,这就要来看花的死活吗?
“你快带我进来,我自个和陆少爷说。”
双葵也没心情和观阳拉扯闲话,自顾要往书房里头去。
这架势把谨慎胆小的观言吓得不轻。
书房重地,也就大小姐能畅通无阻,旁人那是门儿都没有。即使是大小姐身边的丫鬟,也没有特权。观阳身子往前一挡,看双葵面色难看,小心赔罪把人拉到一旁。
外头的动静闹得不小,观月看陆璟玉仍是怀中抱着猫,顺毛的手却是微微一顿,便知其意。猫儿听到动静原本耷拉的小脑袋也竖了起来,往外看去。
“没心没肺,和你的小主人一模一样。”男人温柔的声音如玉石相击,再好听的声音对于雪团子来说也是对牛弹琴。
“喵呜......”猫儿低低叫了一声,跳出了男人温软舒适的怀抱。回头睨看了陆璟玉一眼,迈着优雅的猫步爬上了软榻,眯着玻璃般的眼睛,蜷成了一团白球。
书房紧闭的门缓缓打开,露出一张平淡无奇的脸。
皱眉看到观言和双葵拉拉扯扯的样子,轻声呵道:“观言,你这是作甚!”
观言一哆嗦,吓得放开了双葵。搓着手臂上泛起的鸡皮疙瘩,抽了自己一嘴巴子,“双葵姐姐,怪我一时着急,冒犯了姐姐。”
真是倒霉,怎么碰上这一桩苦差。观月和双葵二人是同村,还有那劳甚子的娃娃亲,这不是失火又挨板子吗?
他们几个跟在少爷身边这多年,他是什么本事没学着。观月反而是把少爷身上那通天的气势学了个一层。就那点子皮毛,拿出来唬人也够了。
平日里,他是不敢招惹了观月。
今儿却一不小心触了眉头,但愿观月念两人同事多年,能原谅则个。
“无妨。你既然出来了,就进去和陆少爷说,小姐梦醒,惊着了。”前一句话是对观言说的,后一句自然是和观月说的。
“你在这儿等我一会。”
那位的事自是头等大事。
说罢,观月阖上了门。
得咧,这两人是自顾自的说话,完全把他当成了空气。双葵也太小瞧他了,竟然不直接和他说,这传话也不是观月独有的本领。
观言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的默默在心里给自己点了根蜡烛。
也不知,观月是如何与陆璟玉说的。不过一会,书房的大门又重新打开。陆璟玉依旧穿着白日那件月白色衬衫,却没有披外套。衬衫排扣至锁骨处解开了两粒,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喉结,臂弯上还卧着一只白猫,像个要去云亭漫步的矜贵少爷。
他此刻眉间笼罩愁云,冷若冰霜的低眉淡淡扫看了一眼门口的双葵,身上无形散发出的气势压得双葵脖颈都抬不起来。
陆璟玉也不多言,步履如风往尤姝小院的方向走去。
等人走远,双葵才抬头望着那清瘦颀长的背影。
双葵是被观月带进了尤府,跟在陆璟玉身边伺候了几年才被遣去尤姝身旁伺候。并非像颜妈妈和双芽两人,自幼就跟在尤姝身边。
早几年,她就察觉出陆少爷非寻常人家出生。如今再看,陆少爷丰度翩翩通身气势锋不可挡,怎会是池中物。
焉知小姐与他过从亲密,是福是祸?
玉泉小筑内,双芽急得直跺脚。
恰这时,陆璟玉一行人已赶了过来。
瞥见陆璟玉面色如蒙寒霜,双芽结结巴巴的请安问候了一句,就杵在那里一动不敢动。双葵暗叹不好,上前就一把将人扯了出来,“怎么又犯糊涂了。”
“这,这陆,陆少爷,”双芽看了看观月、观阳二人,扁着嘴和双葵解释道:“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瞧见陆少爷我腿肚子就不听使唤。”
不怪双芽如此,就是她刚才见着陆少爷也发怵,险些失态。
“好了,我知道你怕那位。咱们在这等一会,那边可把晚饭备上了?”
“嗯,都让准备好了。”
“今儿就不过去用饭了,小姐待会有胃口了再端到咱们这处用饭。”
被双葵这般打岔,双芽又乐呵呵的跑到小洋楼那边,催促厨房赶紧把菜备好。
一进屋,雪团子就从陆璟玉身上跳了下来。摇着乌黑发亮的尾巴,往尤姝的大床上走去。
陆璟玉掀开纱幔,便见一人一猫蜷缩在角落。高傲的小猫儿紧紧挨着少女细白的脚踝,猫尾一下下的扫过她白嫩的肌肤,讨好的意味显露直白。
上串下跳的雪团子在尤姝面前就像是带着紧箍咒的猴儿,收起力爪尖牙,温顺听话。他当时怎么给自己找了这样一个麻烦精,陆璟玉生了几分懊恼。
“绵绵。”陆璟玉堪堪依着床沿而坐,看着尤姝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轻轻摇着头,尤姝削瘦的肩膀微微颤抖,双臂撑着床面,圆润的小臀往后挪动。直到脊背碰到冰凉凉的墙面才停下来动作。
自始自终尤姝都没有把埋在双膝间的小脸抬起来。
雪团子见尤姝如此,更没把陆璟玉放在眼里。碧蓝色的眼泛着幽幽绿光,朝着陆璟玉嗤牙喵喵大叫。
一只小猫,倒在他面前逞起能来了。
微亮的灯光下,陆璟玉纤长的睫毛笼下一片暗影,微动的瞳孔似被搅动的染缸,不辨情绪。
“乖。”陆璟玉两瓣唇肉在暖橘色的灯光下晕染成一抹鲜红的石榴色,火红的颜色就像是一把虞美人渗出芬芳醉人的毒液。
陆璟玉神情微茫,雪团子竖立的三角猫耳半折,喵呜低低叫唤了两声便没了动静。
尤姝终于察觉到他的不同来,痴痴看着陆璟玉,嘟着粉粉的唇肉,一时忘了抹眼泪。
灰暗的大床内,尤姝茶白色真丝寝衣紧紧贴在她曼妙的身上。噩梦惊扰,她身上香汗淋漓,整个人像从水里捞出来一般。连衣睡裙像一层薄薄的轻纱鲛绡,根本遮掩不了旖旎风光,反而更添朦胧风情。
陆璟玉僵硬的将脖子扭到一边,侧着脸,不敢看少女葳蕤面庞及玲珑曲线。他迅速将床尾薄被抱在怀中,垂着眼眸往尤姝身边靠拢,“绵绵听话,夜风凉,盖上被子免得染了风寒。”
他一点点靠近,尤姝认清了来人,瞪大了双眼,瞳孔放大抗拒道,“你不要过来。”见陆璟玉越来越近,领土被他侵犯,尤姝的愤怒攀登到了极点。尤姝随手拿起身边的东西就往陆璟玉身上砸去。
扔东西撒气犹嫌不足,尤姝咬着唇喊道:“你滚,你给我滚蛋!陆璟玉,你这个大混蛋!你不要我,你没良心。我也不要你,你真当自己是什么稀罕宝贝,非要让人争得头破血流吗?”
不好听的话,就像吐葡萄皮似的从那嫣红色的小嘴吐出。密而长的黑发如倾泻而下瀑布,随着她的动作晃动,似水一般柔软。
盯着那灵动的秀发陆璟玉哑然失笑,手上动作不停,“我怎么会不要你,绵绵又在说胡话。”
薄情郎负心汉他可不敢当。
“就有,就有!你还狡辩!罪加一等!你现在就给我走,你再不走,我,我就,”手边实在没有东西可扔,尤姝气得大脑空白,随手抓起身边毛绒绒一团,“你连雪团子都送给别人了,陆璟玉你明明说雪团子是独一无二的,你居然送给了别人。”
白日里系统塞到尤姝脑袋里的剧情让尤姝午间的梦发生了扭曲。
一会是她摔下悬崖,一会则是陆璟玉和怀抱雪团子的许樱雪并排而站,许樱雪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对着她露出胜利的笑容,‘死得倒是痛快,省得我出手了。’
许樱雪笑她蠢得滚到崖下摔死就算了,陆璟玉那厮居然还和许樱雪沆瀣一气,不给她收尸任由她烂在泥土里。
女人瘆人的笑声和嘲讽威胁的话吓得尤姝梦醒都没分清,是梦,还是现实。
尤姝伤心的泪珠子跟不要钱似的往下掉,心肝也快被气炸。
“喵喵喵!!!!”雪团子抓着小主人柔软的手腕,吓得脖子一圈细毛都竖起来了。
陆璟玉没有为这只赖在尤姝胸口睡觉的小公猫求情,眼睑微张做出忧伤神情,吓得雪团子一个激灵,男主人见死不救吗?喵呜,可是它又下不了嘴咬女主人的手指。咬坏了,它心爱的小主人身上就要留下几个猫牙印了,太难看了。
“绵绵,雪团子不是在你手里吗?”万万没有想到一向和它争风吃醋,互相看不顺眼的男主人会替它求情,雪团子不甘示弱,喵喵叫了几声,圆圆的小脑袋就往尤姝怀里拱。
肉垫子压得尤姝胸前雪堆变了形,陆璟玉看得额头青筋凸起,这只蠢猫。
“雪团子怎么在这?”尤姝摸了摸小猫的脑袋,怔怔道。
游离的魂渐渐归位,她的双眼慢慢清明。
“你要我怎么自证清白?”陆璟玉已经靠坐在尤姝身旁,两指掐着雪团子的脖颈稍稍用力,小猫便失重掉到了尤姝腰腹处。
陆璟玉低头垂眸,才发觉尤姝裙摆滑落到了腿根,露出牛乳般细长笔直的长腿。
他一时语噎,白皙的脸颊爬上了绯色,不自在的捏了捏雪团子软软的肉垫子,“我想到一个方法可以让绵绵安心。”
大脑还一团浆糊的尤姝,呆愣愣的看着陆璟玉,“什么呀?”
他温热的掌心抚上少女微凉的小脸,指尖划过尤姝轻皱的眉,至湿润的泪沟,揉搓着那抹湿意。陆璟玉眼迷离,沙哑的声音裹着春夜的凉风送入尤姝的耳蜗,逐字逐句道:“绵绵可以在我身上刺青刻字,诸如陆璟玉是尤姝的人或是,”
尤姝伸手捂着陆璟玉的嘴巴,打断他的话,“陆璟玉你占我便宜,你耍流氓!”
“绵绵以前又不是没做过。”陆璟玉长睫微压,显得特别无辜。
此时,尤姝已经渐渐清醒,哪里还有刚才迷茫惊惧的模样。
经陆璟玉‘善意’的提醒,尤姝倒是想起了刻意忘记的一桩陈年旧事。
那天她和陆璟玉他们在玩牌,谁输了就会被罚用毛笔在脸上画画。她走了狗屎运,一连赢了陆璟玉几人好几把。由于和陆璟玉关系好,她有就没什么顾虑,拿了毛笔就在陆璟玉脸上写写画画。
也不知是不是脑袋抽风,她蘸了墨,歪歪扭扭的在陆璟玉又白又细的小脸上写了一句‘陆璟玉是尤姝的,’她本意是想写小狗来着,结果没写成。
因尤甫带了老友来寻他们这帮孩子,当时大人们看到他们脸上的涂鸦乐不可支。
本来大家是没有注意到陆璟玉脸上的字,结果蓝姨火眼精金,一眼看到了那几个字。小孩们看有大人问,也跟着瞎起哄,一下就把尤姝给卖了。
娘亲仍健在,还拉着她的手笑着打趣说她聪明,这么早就给自己找了个‘童养夫’。
尤姝仗着年岁小不知羞的点头,还说陆璟玉长得好看,要是不提前定下来,以后肯定轮不上她。胡言乱语,惹得大人笑闹不止。
为此,招惹了小伙伴们很长一段时间的玩笑。
尤姝觉得喉咙有点干,不想理陆璟玉。
看尤姝有了精神头,陆璟玉放了心。长臂揽着尤姝的肩膀,拍着她的脊背,“那怎么办?”口气无奈又带着丝甜甜的腻味。
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才会噩梦不止,绵绵竟然连他都隐瞒。
“我要你哄我。你知道,我最不好哄了。”说着,尤姝动了动肩膀,妄想把那只大手给甩下去。却没想到和粘人的糖糕一样,怎么都甩不掉。
将尤姝的小动作尽收眼底,陆璟玉没说话,倾身给尤姝套上一件外套再覆上一层薄毯,遮住她那一身媚|肉。
见怀里的小人神情蔫蔫的眼儿红红,陆璟玉知她哭闹一顿后,定是渴了,又拉不下脸来,故而便吩咐双葵泡了蜂蜜水。
“热。”尤姝把那层毯子往下拽,陆璟玉弯腰俯身把人抱在怀里站了起来,“乖乖听话。出了汗要是吹了风,生病受累又要吃药。我托了一位洋人朋友的关系,请了正宗的洋人厨师到家里来,绵绵要不要尝尝他的手艺?”
雪团子从尤姝的怀里跌了下来,圆滚滚一团在床上翻了几个跟头,凄惨的叫了一声。
眼前忽然出现一排字,‘完成每日任务——抱抱男主,蹭蹭福运,获得福运值零点五。’还不等尤姝反应过来,字已经消失不见。尤姝幽怨的看了陆璟玉一眼,无耻的系统。既要她出卖灵魂,还要她出卖‘肉|体’。尤姝气不打一处来,拧了陆璟玉胳膊一下,“你摔到雪团子了。”
陆璟玉淡淡的笑了一下,有力双臂托着少女的纤腰|蜜|臀,如抱孩子般抱着尤姝在房内走动。
尤姝怕掉下去,不情愿的伸出双臂勾住他的脖子。
对上陆璟玉灿若星辰的双眼,尤姝眼中娇波一散而过,“你以为贿赂我就行了吗?你在梦里面联合外人欺负我!”
“先填饱了肚子,才有力气和我算账是不是,绵绵?”
尤姝不理他,哼了一声把脖子扭到一侧。撅起的红唇,惹得陆璟玉失笑,“小嘴巴都可以挂油瓶了。”
“我不饿。”尤姝话刚落下,一阵“咕咕咕......”声响起,偏她还嘴硬捂着脸,“不是我,陆璟玉你快把你的肚皮管好了。”
“乖乖,是我饿了。”
陆璟玉给尤姝喂了蜜水润喉咙,收拾妥帖后抱着人到外都圆桌上坐下时,尤姝又开始闹别扭了。
一会说饭菜太热,一会又囔囔着不合她胃口。等到陆璟玉将这位大小姐哄了喝了碗汤垫了肚皮,尤姝又努着小嘴巴,哼唧着要吃鱼肉。
双芽脑袋缺根筋,急着要给尤姝挑一块肥美的鱼肉。还是身边的双葵先一步把人给拦了一下,眼神示意双芽稍安勿动。
尤姝抬着高傲的头颅,拿筷子戳了戳陆璟玉耐心挑完鱼刺的肉,不情不愿的夹起来放到口中细嚼慢咽了起来。陆璟玉面前的碗筷没怎么动,专心的伺候着身边的大小姐。偶尔夹起几样小菜送入尤姝口中,粉舌舔着嘴角的汤汁,惬意的享受陆璟玉贴心的服务。
看得双芽是目瞪口呆,默默在背后给自家的小姐竖起了大拇指。
雄狮猛兽都能让小姐驯成温顺的大猫。
他们小姐果然厉害。
双葵则一副见怪不怪的神情,这还不算小姐最作的时候呢。
门口候着的观言却嘴巴张得能塞下鸡蛋,悄悄的走到观月身边,挤眉弄眼,“哎哟,咱少爷这对大小姐比亲生的妹子还亲厚呢。”
“蠢货!”观月掀了掀眼皮,撇下这句话后观月闭上了眼睛杵在一角。
观言不明所以,以为是刚才的事观月借机数落他了,缩了缩脖子安静了下来。
用完饭,末了陆璟玉细心的拿着一方短帕给尤姝擦了擦油亮亮的小嘴,还拿了热鸡蛋慢慢的在尤姝眼周滚动。
尤姝享受的心安理得,瞥见陆璟玉干净的衬衫上沾染了雪花状油渍,抿了抿唇得意的不得了。
夜晚才刚刚开始,目送陆璟玉离开后,尤姝挺着圆滚滚的肚皮在院子里走了几圈才又坐在榻上拿起白日里没有看完的话本子。

穿成男主小青梅免费阅读

第 6 章
尤姝吃饱喝足,心情被陆璟玉哄好了,无聊拖沓的剧情都看得京京有味。
雪团子安静乖巧的蜷在尤姝的身边,眯着眼打着盹。
凉风习习,尤姝裹紧了身上的羊绒毛毯,暗叹陆璟玉那厮真有先见之明。双葵将托盘内的姜茶放到尤姝跟前,不急不慢道,“小姐,喝口热茶暖暖身子。”刚才陆璟玉临走前,特意吩咐他们给尤姝备上。
这姜汤是之前颜妈妈带着几个丫鬟提前备好的。工序比之颜妈妈给尤姝调配的其他内服外用的粉啊香丸等简单许多,称不上繁琐,但紧要的是姜茶所用的原料。
需选齐城产的生姜,挑挑拣拣筛选好的切片切丝后剁碎再晒干磨成粉;再取子母河红枣去核切片曝晒去了水分,继而可制成粉;将磨好的生姜粉、红枣粉,红糖等按照比例依次分成若干等份,装入黑釉罐中,盖上纱布系上绳再合上盖子密封储存。等需要时取上三小勺放入滚烫的水中,用砂锅焖上十来分钟也就够了。
姜茶中的材料均用料很足,研成粉末的姜比切片的生姜味儿要浓郁许多,入口也更为呛鼻辣口。
尤姝从前没少被这姜茶祸害,因此闻到这个味就起生理反应,干呕恶心。每次都是颜妈妈捏着她的鼻子,让双葵一口口给她喂下去的。
她也不是没有反抗过,结果适得其反,洒出来丁点,颜妈妈就会让双芽再熬煮上一碗。从一碗的分量变成了两碗,尤姝苦哈哈的不敢再拒绝。
这个味道伴随了尤姝十来年,按说也应该习惯了。可自从陆璟玉来了后,尤姝又多了个靠山。每次都要陆璟玉抱在怀里,答应她这个,允她那个,耍了好一会无赖,尤姝才会老老实实的把一碗姜茶喝了下去。
现在,颜妈妈不在,陆璟玉也回去了,尤姝便有恃无恐。
她捂着口鼻,眨着雾蒙蒙的眼儿就那样直勾勾的看着双葵。直看得双芽先软了下来,扯着双葵的袖子求道:“这姜茶太浓了,小姐喝不惯。”
雪团子也竖着毛,护着它的主人。尤姝见目的将要达到,身子骨软软的靠在软枕上,抱着雪团子捏着它松软的小肚皮,喂小猫吃着香香的小鱼干。
双芽的求情遭到了双葵的一剂白眼,小姐本来就不愿意喝了,这小丫头不知道帮着劝,还在一边跟着瞎起哄。小姐的身子将养了这些年,娘胎带出来的病症虽然已好了七七八八,可还是比常人羸弱些。小姐任性,他们做下人的可不能马虎。
刚才小姐梦魇吓到了,出了身汗,最是该喝一碗浓浓的姜茶。一会再滴上些许的花露让小姐泡上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换下潮湿的衣裙省得染了风寒。
被双芽一打岔,双葵险些忘了正事。不赞同的看了一眼双芽,她轻轻咳嗽了一声,拉长了脸,面上故作严肃,“小姐,你还是喝了吧,免得一会还要麻烦陆少爷。”
双葵也没想拿陆璟玉来压尤姝的歪风邪火,小姐小脾气日益渐长,陆少爷可谓是功不可没。双葵想着刚才陆璟玉到底把人给哄得服服帖帖,而尤姝又是个面皮薄的,应当不愿意陆璟玉再走一遭了。
尤姝扭了个头,抱着雪团子朝墙那面侧躺着,鼻子发出了个单音,“嗯。”若是不仔细听,怕还听不着呢。
一看尤姝就是想拖着,两个小丫鬟也狠不下心肠来硬逼着尤姝就范。双葵见着尤姝如此,就知不好。她往前走了几步,离黄花梨的榻近了些,还想劝上一劝。
结果尤姝先翻过身来,腾地一下坐了起来。好在雪团子这次反应快,已经跑到一边,拱着小屁股找到个舒服的位置躺着了。
“小姐。”双葵不明所以,还以为尤姝是想通了。
不想这位大小姐蹙着一双弯月眉,抬着胳膊,纤巧的鼻子在自己身上来回嗅着。她刚才就是这样臭烘烘的在陆璟玉怀里拱来拱去的?
“啪!”一声,尤姝把话本子倒扣在了小几上,双手交叉抱臂在胸前仰起脖子问道:“双葵,你快点闻闻我身上是不是很臭?”
双葵被问的一下懵了,还是双芽反应快,上前很肯定的说道:“小姐身上香香的,什么时候臭过了。”
尤姝不死心,又转头去追问双葵,“双葵,你说呢,我身上是不是有股味?”
双葵,双芽二人面面相觑,好半响从消化了这个问题,双葵看着尤姝认真道:“小姐,你生来带有体香,哪里会有什么异味?”
双芽、双葵两人的话原也不假。尤姝天生自带体香,香气袭人,除了亲近之人知道外,不熟悉的人都以为尤姝是喷了名贵的西洋货香水。要不然那味儿他们怎么形容不出,也没闻过。
且辅之颜妈妈所亲调秘制的外用香膏脂粉按摩敷脸多年,内调香丸也服用了若干年。尤姝体内污浊病灶不仅驱了不少,肌肤养得通透雪亮,身上的香味也更馥郁芬芳。
尤姝却半点不相信双芽和双葵说的话。
联想到刚才陆璟玉没吃几口饭,尤姝心情更不顺畅,陆璟玉该不会是被她熏得没了胃口?
尤姝的自尊心严重受挫。
陆璟玉就是个白切黑的汤圆,蔫坏。刚才无意的一句话就勾起了那段不堪回首的糗事。谁知他下一次会不会再拿今天的事来调侃她。
尤姝蔫蔫的托腮说道:“双芽,你去浴室帮我把水缸的水放满。双葵,你帮我准备衣服,我要先洗个澡。”
“小姐,你先把姜汤喝了,我去给你拿换洗的衣服。”
任话题被扯得十万八千里,双葵依旧能拉回来,并直奔主题。
现在的主仆关系虽然不像旧社会那样尊卑有别,可也不会容许一个小丫鬟对主子指手画脚。
但是尤姝没有那套规矩,待下人也好,所以双葵也敢开口劝上一劝。
尤姝纠结得不行,‘叮’的一声,面前出现‘请尽快完成任务。’几个大字。尤姝才想起来,她今天还有个系统发布的任务没做呢。
没做任务和任务成功失败都有赏罚章程,动动嘴皮子这么简单又顺心的任务她要是放弃了,那不是白白浪费唾手可得的福运值和出去玩的机会,还要倒扣福运。
她要赶紧把自己洗的香喷喷,去找陆璟玉完成任务。
咬着牙,尤姝端起碗一副大义凛然毅然赴死的神情,豪爽的干了一碗浓浓的姜汤。
她的嗅觉味觉异常灵敏,现在反成了缺点。一点点辛辣被放大,更可况是浓缩的精华。
喉咙被辣的不行,没有缓解的法子,只能生生忍着。
“好啦,好啦。咱们走吧。”尤姝哈着小嘴,扯下身上盖的小毯子,就先往浴室跑去。
“小姐,你又不穿鞋!”双芽提着提,追在尤姝的身后。
双葵把碗收回放到托盘内,松了口气笑着摇了摇头又去忙着给尤姝拿衣服。
浴室在房内西侧左面,砌了一面墙,凿了一扇门与闺房区分开来,方便出入。
浴室内地上铺着鹅黄碧蓝色相间瓷砖,防水又美观。按尤姝的要求又分作干湿两用。不过却并没有用墙隔开,反而是放置了一扇长约六米,高将近两米长的折叠铁梨木雕镂空屏风。
屏框用琉璃嵌入紫云母制成,屏芯选绢布,透亮不遮挡光线。屏面上绣游鱼戏水图,明漪绝底而鱼儿则活泼生动。屏风较大,鱼儿主有银红、鸭卵青、墨色这三色。鱼眼镶黄豆大小黑翡,使鱼愈加灵动。
屏风外装有简易版洗手台,黄铜水龙头,左边出热水,右边出冷水,方便洗漱。一面镜子清晰的映出少女穿行而过的倩影。镜子下的墙面上挂着两块木板,彩瓷漱口杯,牙刷,牙膏,香皂等用品。
再往里头去就是较为私密的沐浴区。莲蓬头花洒可淋浴,不远处便是一两米长,约一米宽的牙白色浴缸。
双芽拧开左右水龙头,控制两边水流量大小,调试到合适的水温。她转身从悬挂在墙上的壁柜内取出琉璃罐。双芽打开罐子,一阵清香扑鼻而来,取了些香露放入水中。又打开另一个玻璃罐,往浴缸内撒入新鲜的花瓣。最后拿了三块长短大小不一的素色棉麻布放在一旁的木架上。
双葵进来后,将手上棉质内衫放到另一木架上。一切准备妥当后,双芽和双葵就出去了。尤姝沐浴不爱有人在跟前,这是那一世现代生活在她身上留下的为数不多的痕迹。
脱下带着淡淡女儿|香的睡裙,尤姝习惯先用莲蓬头淋浴后再到浴缸内泡澡。
海藻般的长发缠绕在香肩脊背,一缕缕带着幽远香气。
尤姝用手掬起一捧水,浇在奶白色的肌肤上,反复多次后,尤姝往浴缸内下滑,将整个身子都浸泡在温热的水中。
从浴室出来,双葵走到尤姝面前,双芽亦是如此。二人跟在尤姝的身后,等尤姝坐在双边,一人用棉布按压尤姝湿发,另一人则将手上提着的圆状双层漆奁放在一边的小几上。
等头发上的水汽湿意被擦得差不多之后,尤姝卸下衣服赤|身面朝下,腰臀朝上躺在了床上。双芽早早的就吩咐了下人将地暖烧了起来,因而房内暖浓浓,也不会冷着。
双葵将漆奁打开,取出内里的马蹄形,椭圆,圆形锥画小盒。巴掌大小的匣子用漆封住,再刻上花纹,华丽精致,如同浑然一体。
打开盒盖,用指甲盖大小的银勺挖取一点淡粉色膏体放在掌心,双葵双手合在一起,反复揉搓,用手心的温度把膏体慢慢融化成透明的油状,然后往尤姝的身上按压。先是瘦削的肩膀,再沿着脊骨往下至腰臀处,最后才是女子纤细修长的腿。
一套按摩下来,费时费力,手法特殊便罢了,还需反复更换不同的膏体。早些年都是颜妈妈亲自上阵,后来年岁大了,才悉心调|教两个丫鬟一番,让他们给尤姝按摩。
即便已经见过不下千次万次尤姝柔美的同|体,双葵仍免不了羞红了脸。双葵都是如此了,更何况是跳脱的双芽。有几次,小姑娘愣是看着尤姝凹凸有致的曼妙娇|躯,赛雪般剔透的肌肤,留下了猩红的鼻血。
按摩后,尤姝脚上穿着软底绒毛小猫尖尖耳朵的拖鞋,套上了杏色丝质长裙,外面穿了一件棉麻长款至脚踝外衫。
双葵把尤姝侧面的头发分出两股编辫,再从耳际绕到后面拢到一处,至蝴蝶骨处用一段缎面同色系丝带绑住长发,坠于腰际。尤姝发量多,又乌黑靓丽,简单的挽起来,慵懒又不失俏皮。
收拾妥当,尤姝急急的往外走去,就怕去的晚了,碰不到陆璟玉。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穿成男主小青梅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