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坏王爷放肆爱(凤倾倾轩辕慕景)
坏坏王爷放肆爱(凤倾倾轩辕慕景)

坏坏王爷放肆爱(凤倾倾轩辕慕景)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21

小说介绍

主角是凤倾倾轩辕慕景小说叫做《坏坏王爷放肆爱》,剧情饱满,为您带来凤倾倾轩辕慕景全文免费阅读:她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四周熊熊大火窜腾,将他硬朗的脸照的无比清晰。“是你,真的是你。你,为什么还会来?”问出这句话,凤倾倾的心猛然揪紧,眼眶里泛起了酸涩。

小说简介

明明是她百般设计,一心只想逃离他,并且还意图取他性命。为什么此时,他还愿意来救自己?
“傻瓜。”轩辕慕景一如既往宠溺的摸了摸她的额头:“你是本王的妻子,本王岂会置你于不顾?”
听到这话,凤倾倾眼眶一热,胸口被浓浓歉疚堵着,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坏坏王爷放肆爱全文阅读

“倾倾,别怕!本王带你出去!”
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趴在地上的凤倾倾不禁一怔,涣散的意识逐渐回笼。
“轩辕……慕景!”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四周熊熊大火窜腾,将他硬朗的脸照的无比清晰。
“是你,真的是你。你,为什么还会来?”
问出这句话,凤倾倾的心猛然揪紧,眼眶里泛起了酸涩。
明明是她百般设计,一心只想逃离他,并且还意图取他性命。为什么此时,他还愿意来救自己?
“傻瓜。”轩辕慕景一如既往宠溺的摸了摸她的额头:“你是本王的妻子,本王岂会置你于不顾?”
听到这话,凤倾倾眼眶一热,胸口被浓浓歉疚堵着,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她多想就这样靠在他怀里,但,她不能!
如今她四肢经脉具断,必死无疑,不能再连累轩辕慕景!
“不,你快走!别管我!”
抬手推开轩辕慕景,触及他的身体,脸色顿时大变!
只见他左臂的青色的衣裳不仅仅被鲜血染成了墨色,而且那松松垮垮的袖子……
“是谁伤的你?是谁敢断了你的左臂!”
那一刻,她双目赤红,目眦欲裂。
“不哭了。”轩辕慕景抬起右手拭去了她脸颊上的泪水,嘴角牵起一抹微笑:“已经不疼了。”
“是不是他们?”
轩辕慕景没有回答,自顾自将外袍披在她身上:“躲好,我带你出去。”
看着他一脸平静,凤倾倾的心,像是被一直大手狠狠捏住,胸口窒痛。
他是当今圣上的九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连众位皇子都要尊称一声九皇叔。他军功无数,是战场上令敌军闻风丧胆的罗刹,万军敬仰,追封摄政王,权倾朝野。
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如今竟成了这般模样。
“不值得,不值得……”
她根本配不上他的爱!
“值得!”
轩辕慕景单手托起她,护在怀中,冲出了熊熊大火。
然而……
火光之外,等着他们的,却是一排排下手握弓箭的士兵,还有并肩站立的轩辕皓和江雨烟。
这对狗男女!
“九皇叔,果真是情深义重,侄子佩服!”轩辕皓语带嘲讽,啪啪啪鼓起掌来。
轩辕慕景怀抱凤倾倾,扫了四周一眼,看向轩辕皓的眼神如同看着蝼蚁。
“轩辕皓,这么几个人,就想困住我?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蠢!”
轩辕皓气的脸都扭曲了,他最痛恨的就是轩辕慕景这种云淡风轻又傲视天下的模样。
从小到大,这几乎成了他的噩梦。
“当然不是!九皇叔英勇无双,侄子岂敢怠慢。”轩辕皓笑的诡异:“所以,本皇子在挑断凤倾倾手脚筋的时候,特意在刀口上抹上了断魂散。对了,还有斩断你手臂的剑上!”
“凤倾倾,你不是一直想要九皇叔的命吗?本皇子今日就帮你全了心愿。”
听到这话,凤倾倾脸色惨白,无地自容。
若不是她被猪油蒙了心,痴迷轩辕皓,又怎会变成今日局面?
在轩辕皓的设计蛊惑下,她不仅仅傻傻的联合敌国太子制造兵变,让轩辕慕景不得不去边疆,还买下断魂散只为将他毒杀,献给敌军!
而轩辕慕景离开后,没有了他的庇护,凤倾倾才知道自己什么都不是。
轩辕皓以谋逆罪屠了凤家满门,连襁褓中的幼弟都没有放过,凤家上下一百三十二口连全尸都没留下,血流成河。
可他们却独独留下她的命,玩味般的挑断手筋脚筋,将她扔到灾荒最严重的江州,自生自灭。
她本以为,他们是放过了她。
可谁知,他们留她一命,只是为了设计轩辕慕景。
不!她决不能让他们得逞!
若是没了她这个负担,凭借轩辕慕景的本事,应该还有机会逃出去!
“王爷,以前是我识人不清,我对不起你!这辈子欠你的,只有下辈子再还了!”
说罢,凤倾倾毫不犹豫拔下头上的发簪,对准自己的脖子扎了下去。
“倾倾!!”
轩辕慕景大惊失色,第一时间冲了上去,夺下她手中的簪子,狠狠扔在了一旁:“你干什么?”
“王爷,我死不足惜,但你,”
“闭嘴!”凤倾倾的话没说完,就被轩辕慕景厉声打断:“凤倾倾,你记住,在本王心中,你比什么都重要!包括本王的命!”
说罢,他伸手扣住她的后脑勺,霸道的吻了下去。
身上唯一的解药,他早已悄然含在口中。
一抹淡淡的苦涩的在口中蔓延开来,凤倾倾还来不及回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轩辕慕景的唇已经撤离。
下一秒,他猛地将她抱起,放在了身旁的骏马上。
“倾倾,记住!好好活着!”
“不,不要!”
凤倾倾拒绝,可骏马的速度太快,转眼就带着她冲了出去。
身后,轩辕慕景手握长剑,挡住追兵,寸步不让。
鲜血染红了他的外衣,他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但随着打斗,体内毒药迅速扩散。最后终是撑不住,单膝跪地,一口黑血吐了出来!
“哈哈哈,九皇叔,没想到你也有这一天!就让侄子送你最后一程!”轩辕皓猖狂的大笑,拔剑刺向轩辕慕景胸口。
“不!”凤倾倾挣破束缚赶回来,刚好看到那一幕。
“倾倾……走!好好活着,我,从未怨过你。”轩辕慕景看着凤倾倾,想过去抱她,可那被长剑贯穿的身体,连挪动都成了奢侈。
“轩辕慕景……”凤倾倾挪动身体,一步步爬向轩辕慕景。
身下泥土,被鲜血浸透。
终于,她紧紧抱住了他。
“你说过,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轩辕慕景伸手揽住她,“你怎么还是这么傻?你,不该回来……”
凤倾倾泪如雨下。
若不是她,他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摄政王,那个驰骋沙场、勇猛无双的常胜将军。轩辕皓又岂会是他的对手!
都怪她,都怪她……
轩辕慕景艰难的抬手,拂去她脸上的泪水:“倾倾,别哭了。是本王食言,没能保护好你……”
“你别说了,你别说了,对不起,对不起……”
“倾倾,若有来世,答应我,别逃了,永远……永远留在我身边,好不好……”
“好!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凤倾倾紧紧的抱着他,不停的点头。
轩辕慕景展眉笑了,他就这样看着凤倾倾,眸子里全是她的倒影。
渐渐地,那漆黑的眸,一点点淡去了光辉。
沉重的眼皮缓缓合上,握住凤凤倾倾的手也跟着垂下,但他手臂上青紫的毒素竟有缓缓退散的迹象。
而泪眼朦胧的凤倾倾,并未注意到。
她看着怀中的轩辕慕景,一颗心仿佛掉入冰窖,一片悲凉。
捧起他的脸颊,凤倾倾俯首轻轻的吻了吻他的唇:“王爷,你等我,我这就来陪你。”
“黄泉路上,我与你作伴。”
说完,凤倾倾捡起身边的剑,毫不犹豫刺进了自己胸口。
“若有来世,我再也不逃了……”
身体痛到痉挛,她紧紧握住了轩辕慕景的手,倒在了他的身旁,眼前逐渐黑了……
凤倾倾再次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摄政王府。头发乱成一团,身上还穿着湿哒哒的大红嫁衣。
她愣愣的看着狼狈的自己,如潮的记忆回笼。
她竟重生了!重生在十年前,嫁给轩辕慕景的前一年。
那时,被禁足在摄政王府的她,为了追逐轩辕皓,想方设法逃了出去,后又假扮成新娘试图掩人耳目顺着水路下江南与他汇合。
上辈子她被抓回来之后,不惜刺杀轩辕慕景,引发了他滔天怒火,彻底将她关起来日日折磨。
上辈子她做错太多,既然重活一世,她绝不能再走上那条不归路。
“九皇叔,我错了!”凤倾倾赫然跪地。
“错了?呵,堂堂首富之女,凤家千金也知道错?”
“那你倒是说说,你错哪儿了?”
轩辕慕景静静的伫立着,他周身气压极低,一双如墨般的眼眸像是淬了寒冰,直直射向跪着的女人。
“我……我不该将你灌醉又打晕。”说完凤倾倾又小心翼翼的瞄了他一眼,又继续道,“更加不该私自跑出府去,去……看烟火。”
“看烟火?”轩辕慕景的声音又冷了几分,他质问道,“既去看烟火,怎得还要换上一身嫁衣?”
轩辕慕景的拳头紧紧攥起,她真当他愚蠢到不清楚她出逃是要去追随三皇子轩辕皓吗?
凤倾倾知道自己这个理由牵强,可是她刚重生回来脑子还有些乱。
她想不出更好的解释,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一把抱住了轩辕慕景的大腿,眨巴了两下眼睛,掐着自己的大腿硬生生挤出两滴眼泪来。
她把脸埋在他腿上,哭的恳求道,“九皇叔,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吧!这……这嫁衣我就是觉得好看想穿给你看的。”
她还在撒谎!
轩辕慕景心里气闷,他冷着脸,脚上微微用力,凤倾倾就轻飘飘的摔到了地上。
他居高临下的注视着他,一双墨黑色的眸像是要把她洞穿。
“给我看的?那就让我看个清楚。”
凤倾倾一喜正要起身,轩辕慕景又冷冷的说:“我让你起了吗?就跪着吧,等我看清楚了再起来。”
说完,直接转身进了府。
凤倾倾哑然,看着王府的大门啪的一声无情的关上了。
凤倾倾又乖乖的跪了回去。
轩辕慕景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会被她拙劣的谎言给欺骗。
可是她还是要赌,九皇叔对她是有一丝怜悯的。
院子里轩辕慕景背着手来回踱步,身上的寒意让贴身的侍卫都退避三舍。
“烈风,她跪了多久了?”
烈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回道,“回王爷,不过半刻钟。”
“半刻钟?”
轩辕慕景重复了一遍又开始来回踱步,蹙着的眉头似乎更深了。
不一会儿,天突然暗了下来,似乎有暴风雨的倾向。
轩辕慕景抬头看了会儿天,又出声。
“烈风?”
烈风心里咯噔一下,背上一片冷汗,吓的。
“她跪多久了?”
“一刻钟……不到。”
烈风看着轩辕慕景那神不守舍的模样,又涎着脸小心翼翼的问道,“王爷,您可是对凤姑娘放心不下?要不要属下……”
“滚!”
轩辕慕景黑着脸,心里愈发的烦躁,怎么才一刻钟,他明明觉得她已经在外面跪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了。
脑子里凤倾倾衣衫湿哒哒的,眼角带泪的模样如何也挥散不去。
哐当一声,天空落下一道闷雷。
烈风看了一眼天气,对着轩辕慕景说道,
“王爷,快下雨了,要不您先回屋?”
轩辕慕景一个眼刀过去,急切的吼道,“既然知道快要下雨了,那还不快去开门!”
烈风一个趔趄,跑去开门。
大门一开,凤倾倾还跪着,狼狈的模样刺痛了轩辕慕景的眼。
“跪在这里成什么体统,是想让我摄政王府被人诟病吗?还不快进来!”
烈风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还不是您让跪的。
见凤倾倾没动,轩辕慕景心中郁结,这女人是什么意思,存心在跟他作对吗?
烈风见状连忙道:“凤姑娘,你失踪的这段时间,我们王爷他一直在担心你,他……”
话还没说完,轩辕慕景回头瞪了他一眼,烈风见状立马缩了脖子,闭上了嘴。
凤倾倾抬眸,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满是委屈的看着他。
“九皇叔,我腿……好像麻了,起不来。”
烈风赶紧准备上去搀扶,结果轩辕慕景又一个眼神过去,烈风瞬间石化,刚伸出去的手也紧缩了回来。
自家王爷的心思可真是比女人还难猜!
凤倾倾惊呼一声,随即便被轩辕慕景抱了起来,她牢牢搂住他的脖子不让自己掉下去。
大雨劈里啪啦打在两人身上,轩辕慕景抱着她一步一步稳如泰山的往府内走去。
走着走着轩辕慕景忽然开口。
“本王看你出去玩得挺开心的,几日不见胖了不少,是我王府苛待你了?”
凤倾倾赶紧摇头,“还是王府好,吃的好穿的好,最重要的是王爷待我极好。所以我以后再也不跑了。”
轩辕慕景的心忽然跳跃了一下,像是喝了最甜的蜜酒。
他不自觉的勾起嘴角,可突然想到她这和往日不一样的作风,又把脸拉了下来。
他眯着眼问她。
“你可知,进了这摄政王府的后果?他日可不要哭着后悔!”
凤倾倾感受到他身上危险的气息,赶紧点头。
“不后悔!以后我一定乖乖听九皇叔的话。”
“当真?”
“当真!”
凤倾倾说完看着轩辕慕景一脸奸计得逞的模样突然想要咬掉自己的舌头,她是不是答应的太快了。
大雨将两人淋了个透彻,轩辕慕景将凤倾倾抱回房间,亲自给她擦头。
擦着擦着他忽然看到她脖子上挂着的玉佩。
明晃晃的‘皓’字刺向他眼睛,那是三皇子轩辕皓的名字。
他顿觉血气上涌,胸中升起一股无名恼意,似是燎原烈火,越发不可收拾。
“凤倾倾!”
他一把拽过凤倾倾脖子上的玉佩狠狠摔在地上砸了个粉碎。
凤倾倾的脖子上瞬间被拽出一条鲜艳的红痕,看着地上的碎片瞬间了然。
她顾不上疼痛,颤抖着声音解释。
“九皇叔,这玉佩……这玉佩是那人曾经送我的,但是我已经不喜欢了!”
“不喜欢还随身携带,凤倾倾,你嘴里到底有没有一句实话!”
轩辕慕景一把捏住凤倾倾的脸颊强迫与他对视,他的眼眶瞪的通红,像是嗜血的猛兽,吓的凤倾倾浑身颤栗。
“九……九皇叔……”
轩辕慕景已经不想再听。
他的唇狠狠的压在她的唇上,啃噬着,带着浓重的惩罚意味。
他的手上动作粗鲁,斯拉一声凤倾倾的衣裳尽数掉落。

坏坏王爷放肆爱免费阅读

轩辕慕景的舌尖粗鲁地挑开她的唇舌。
还未等她有所反应,便觉舌尖处一阵疼痛,凤倾倾吃痛地闷哼一声。
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在两人舌尖弥漫,却更加刺激了轩辕慕景的感官。
他发了狂一般剥夺走她全部的空气,凤倾倾甚至产生了一种窒息的快感。
情动时他将嘴从她的唇上移开,沿着她泛起脸颊一路向下吻去。
凤倾倾浑身颤抖,忍不出发处一声嘤咛。
不知何时,她已经被轩辕慕景推倒在了床上,露出雪白娇嫩的肌肤。
凤倾倾脑被吻的迷迷糊糊的,就她即将迷失自我时,房门砰的一声被撞开。
凤倾倾浑身一僵,不知哪儿来的力道,一把将轩辕慕景从身上推了下去,又扯过被子将两人裹了起来。
她小心翼翼的转头,只见门外进来一人。
只一眼,凤倾倾的眼里便涌伤浓浓的杀意。
轩辕慕景黑着脸起身,率先将自己外袍披到凤倾倾身上。
门口的叶婉桐看着这一幕,恨的牙齿都快咬碎了。
凤倾倾这个贱人,竟然敢爬上摄政王的床!
这次,她定要凤倾倾好看!
凤倾倾的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叶婉桐。
这个上辈子一直觊觎她丈夫,算计她,陷害她的“闺中密友”。
重活一世,她还没找她算账,她倒是先找上门来了。
她心中满腔恨意,还未出声,便听到身边男人带着怒气的质问。
“你是何人,胆敢擅闯本王府,真是,活腻了!”
轩辕慕景好事被打断,自是一肚子火气。
叶婉桐被他的威压吓得整个人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可目的尚未达成,她绝不能就这么退出去。
“摄政王,倾倾是我最好的朋友,您高高在上,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一定要执着于倾倾?一定要拆散她和三……”
“婉桐!”
凤倾倾适才出声,急忙打断叶婉桐的话,从床上坐起,又紧了紧了身上这件华贵的外袍,确保自己完完全全的被包裹住。
她感受到身边骤然降下来的温度,知道轩辕慕景已经怒火中烧,再让叶婉桐说下去,保不齐自己性命难保。
前世,她出逃失败被强掳回王府。
叶婉桐得知后,也一并追了过来,说的也是这些话。
只是那时的她,分外感动,觉得叶婉桐是在帮她。
可如今清醒后,她才恍然惊觉,这个女人说的每句话,都是在给她下刀子!
叶婉桐明知道轩辕慕景不喜她与别的男人纠缠不清,却还故意说这些,只会让轩辕慕景对她更狠更残暴!
既然认清了叶婉桐的歹毒心思,凤倾倾自然不可能再让叶婉桐得逞!
只是,为了平息身旁这位活阎王的怒火,她还得利用叶婉桐演一场戏。
叶婉桐哪里知道眼前之人早已不再是曾经那个为爱痴狂的凤倾倾。
她只是看着凤倾倾身上的衣袍,心中就溢满了阴毒的毒恨。
这玄黑衣袍,用的是最好的料子,上面还用金丝线绣着四爪金龙,象征着摄政王尊贵无比的身份。
轩辕慕景性情暴戾,却素有洁癖,五步之内,近身者死。
可偏偏对凤倾倾特殊,一心想娶凤倾倾做摄政王妃也就罢了,竟连这么好的袍子都让她穿?
凭什么!
凭什么凤倾倾这种愚蠢又肮脏的贱货,能得到摄政王的特殊对待?
叶婉桐垂下眼皮,藏起里面的情绪,她今日定要在摄政王的心里再扎上几根尖锐的利刺,她就不信摄政王真能一次又一次的容忍了凤倾倾!
“倾倾,你也别太难过了,摄政王眼下正在气头上,等摄政王想通了,自然会放你去找三皇子的,毕竟你和三皇子……”
“婉桐,别说了,是我连累了你!”凤倾倾看着地上的女人。
叶婉桐匆匆赶过来帮她“求情”,却还刻意穿了一身新衣裳,化着精致的妆容,要说这女人不是想顺便勾引一下轩辕慕景,她怎么都不相信!
这般心机深沉,亏她上辈子还那么信任她!
强压下心里的恨,凤倾倾忽然变了语气。
“婉桐,以前,是我瞎了眼。没看清楚轩辕皓的为人,不知道他对我的感情都是假的。如今,我已知他和江雨烟在苏城郎情妾意,我恨,所以想要去苏城杀了他。”
“什么?”叶婉桐的表情有一瞬间的裂缝。
凤倾倾在说什么?什么恨轩辕皓?什么要去苏城杀了轩辕皓?
她之前不是说要去苏城找轩辕皓,和轩辕皓私奔吗?
“然而此时此刻,我已经全想通了,自此以后,那个人,在我心里便彻底死去了!只可惜,谋杀皇子是大罪,连累了你,我真是——对不住你!”凤倾倾语气悲戚,似是真的为此难过。
说完凤倾倾又跪倒在了轩辕慕景的面前。
“九皇叔,是我骗了你,你罚我吧。”
“其实我不是去看什么烟火,我这次的确是是打算去找三皇子,想和他彻底划清界限。”
轩辕慕景自然是知道她是逃去找轩辕皓,方才那么生气更多的也是因为她没跟他说实话。
但是他没想到她竟然是要去划清界限。
轩辕慕景的心里又有了一丝欣喜。
他的声音虽然还是冷冷的,但是尾音却微微有些上扬,那阴冷冷的威压也终于散开了。
“本王的未婚妻,竟有了谋杀皇子的勇气?好!”
凤倾倾的掌心,一片汗水。
她知道,这第一关,她险险的跨过去了。
谋杀皇子,只是个借口,但只要轩辕慕景愿意接受,这个罪,就落不到她的头上。
轩辕慕景一向狂妄,根本没将轩辕皓放在眼里。
直到此刻,叶婉桐才终于反应过来。
眼见情况有些不对,她想要出声,才刚开口,一道掌风凌厉的打过来,她的身体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墙上。
一口鲜血自她口中喷出,紧接着她便晕了过去。
“婉桐!”凤倾倾惊呼,眼底的笑意却一闪而过。
该表现的“担忧”还是要表现一下的。
毕竟,她还是自己的闺中密友不是?
“不想她死,就坐过来。”男人冷峻的气场笼罩着凤倾倾。

小编点评

凤倾倾轩辕慕景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