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君(晋楚妤冰)
迎君(晋楚妤冰)

迎君(晋楚妤冰)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20

小说介绍

晋楚妤冰小说————迎君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九渊所著,讲述了三次退婚,再好的姑娘都退成魔! 退婚之仇不报,何颜为人! 哑女的复(迎)仇(君)之路开启!

晋楚妤冰小说简介乾文国,武德十年。
乾文国是一个商业经济大国,不论是草原居多的北方还是江南水乡,大多都以经商为生,经商出名的人也不少,商业联姻颇多,建立在钱的基础上,大多联姻属幸福。倒也有很多人,因联姻毁了终生幸福。有些人还被耍,无故退婚!
江南第一富豪晋楚澈家的独女更是喜爱舞刀弄枪,但总学的都是简单的武术,没有什么学武慧根,倒是性子与江南传统的柔弱女子完全不同。有股侠气,做事儿以‘义’当先,大方得体,对于不得的事儿,不会勉强,顺其自然,但是对于退婚之事,她死活接受不了。更何况,退婚之事出现两次,且还是被同一个人退两次婚!
想想她江南富豪独女,被人退婚如此丢脸面的事儿,她晋楚妤冰怎么能接受的了?丢她父亲面子不说,还让她这个江南女侠的大名儿大打折扣。很多人没有见过晋楚妤冰,因悔婚之事儿,将晋楚妤冰贬的一文不值……
祁三少,祁珺晖,你的大名儿被晋楚妤冰记下了,晋楚妤冰与你不共戴天!

晋楚妤冰全文阅读乾都,乾文国国都……
“死丫头,谁让你动爷我的东西了?以后进来打扫,再动爷我的东西,打断你的手!”珺玄阁又传出了祁珺晖的怒吼声……因为祁珺晖喜静,所以他的住处选择在了祁府最靠里的院子,除了前院派来的人打扫,一般没人来这里。而这次又有一个不知趣的丫鬟,触怒了祁珺晖。
“三少爷,奴婢错了……请三少爷饶了奴婢……”婢女苦苦哀求。
“滚,马上滚!”祁珺晖看到外人就头疼。
“是,奴婢这就滚!”婢女马上捡起地上的抹布逃离。
祁珺晖看着那盆景,古松有枯萎的迹象,心中尽是苦涩。他早已发誓,要照顾好他们之间唯一的信物,他怎么能食言?
“少爷,夫人遣了个丫鬟照顾您起居!”书童舒柏进门小心说,他的主子喜怒不定,他不想被骂。
“跟夫人说,我这里不需要什么起居丫鬟!”祁珺晖拂去内心伤痛冰冷的说道,他不喜欢其他人聒噪的声音。
“夫人说,这人是个可怜的,不会说话!”舒柏重复夫人程艺彤的话。
“不会说话?”祁珺晖重复。母亲是个用心的人,知道他不喜欢吵闹,便找了个哑巴。“让她留下,若是做错事儿照样离开!”祁珺晖不是有怜悯之心,而是接纳他母亲的用心良苦。
“是,少爷她叫于冰,您只管遣她做事儿,奴才这就回禀夫人去!”舒柏出去,先和夫人禀了事儿,再回来给她讲规矩。舒柏心里的石头也放下,若是这个丫鬟被遣回,那么舒柏也没好日子过,那边是夫人,这边是少爷,中间最难做人呐。安置了新来的丫鬟,舒柏祈祷:希望这次这个丫鬟能待的久一点。
“冰儿,少爷喜欢静,你可不能吵到少爷!”舒柏教导,妤冰眨眨眼点头。
“少爷喜欢吃口味重的东西,记好了!”舒柏见这个丑丫头脸上的疤痕,不由的心疼起了这个丫鬟。见妤冰再次点头,舒柏继续讲祁珺晖的一系列好的坏的毛病,希望新来的丫鬟冰儿不会出差错。
“冰儿可记住了?”舒柏终于喷完口水。妤冰还是点头,她的脖子有点酸了。“记住了就好!”舒柏松一口气,忽想起:“对了,你可识字?”帮着研墨也不错,自己就可以偷偷懒了。
“会呀,真好!”见妤冰点头,舒柏猛开心。“那你现在去书房打扫下,少爷一般下午回来就会看看书练练字的,一会儿伺候着就是了。”妤冰点头离去。对于这个哑巴,舒柏很是放心,不会说话,且举止十分的小心,定是能照顾好三少爷起居的。
妤冰来到祁珺晖的书房,先感叹,这个书房和自己父亲的书房一般大,有两个书案,一张是祁珺晖书写地方,而另一张在内阁,上面全是账簿,原来三少掌管祁氏的账务。
书籍多如妤冰师傅的藏经阁。史籍,诗集,传记,传奇,还有很多都是经商之道的书籍……太多,妤冰眼看花了,以后趁祁珺晖不在,可以在这里学习!书房中没有什么大的装饰,墙上一幅字,仅一个‘静’字,书案左边的景阁之上,只是孤单的放置着一盆古松盆景。看到这个,才想起被驱赶出门的丫鬟。

晋楚妤冰免费阅读这盆古松再不好生打理,怕是真的枯萎了。虽然怕这盆景会枯萎妤冰却没有动它……
拿着抹布擦拭起桌椅,将这里好好的打扫了下……
祁珺晖回来,进门看到的就是婢女坐在地下,靠在锦榻睡着,他只能看到她的半张脸,被夕阳照的有些泛红,细嫩的皮肤如打磨过的冰一样光滑,黛眉隐琢,密长的睫毛轻拂,琼鼻灵秀,厚唇十分丰润,立体。手中紧握着抹布,还一手垫着自己的另一半边脸。
祁珺晖皱了下眉,怎么会有这么没规矩的下人,能在主人的书房随便睡觉么?祁珺晖敲了敲她睡的锦榻边缘,声音十分响脆。
妤冰淡淡的睁开眼,没有慌张没有无措,慢慢的揉了揉眸子,起身将衣物整理了下,朝祁珺晖点点头笑了下。
而此时的祁珺晖有些错愕,这张美脸右边为什么会有一块那么夺人眼目的疤痕?若是没有这疤痕,此女子的容貌定是赛过那天上仙子……“怎么睡地上了?”祁珺晖依旧淡淡的口气,无意的去拿起书看了起来。看了眼她,而她只是摇摇头,脸有些微红,这时才想起她是个哑巴。
“书房打扫干净了?”祁珺晖满意,起码不会说话的,能让人心里舒坦些,听到那些下人颤颤巍巍的声音,祁珺晖心中就有怒气。见她点头,祁珺晖再说:“会研墨么,不会得学,去研墨爷我看看!”
妤冰点头走到书案前,轻轻打开墨盒,往进倒了些许水,这水是祁珺晖茶杯中的剩茶。见到她如此举动,祁珺晖有些不明,她是特意这么倒,还是不知道,找不到水才倒茶水的?
“不该是用清水的么?”祁珺晖有些寒意的口吻。妤冰朝他点点头,优雅的做着请的手势。祁珺晖明白,便走到书案前写字,而她研墨的动作,一看就是熟练之人,且她优雅的动作,让祁珺晖觉得好奇,这个女子不是丫鬟的料,而是大家小姐,或是其他什么……再看她的容貌,除了那块疤,也许真的是谁家小姐……
“你可识字?”祁珺晖蘸了蘸墨汁说道,她识字,他看出来了。妤冰点点头。“可会写字?”祁珺晖再问,一个不会说话,能给人安静的感觉的人,留在身边不是问题。妤冰再次点头。“给我写你的身世!”祁珺晖命令道。妤冰平视着他,点头,接过他递过来的笔纸,在纸上写了她的‘身世’!
祁珺晖在她平视自己的那一刻,被她清澈的眸子带进了漩涡,她的眸子为何那样无尘,那样绝世,为什么会没有一点杂质?这样一个优雅之人,为什么会沦落至此?
待妤冰写完,呈给祁珺晖。祁珺晖挑眉看了眼她,再看她写的东西。本是江南大户人家的小姐,因家道中落,且途中遭人陷害,致使失声毁容,现在沦落为人奴。大户人家小姐?难怪气质不同别人,且举止之间都透露着优雅……
而妤冰也在打量看她写的‘身世’的祁珺晖,发髻之上是白玉錾子,一条白色丝绦固定之,肩上长发有层次的散落,白色长袍外加一件纱衣,隐约看见衣服上绣的是名人诗画。紧盯着纸张的眸子那样冷凝,却也有神,剑眉,英鼻,薄唇如此和谐,让人觉得亲近,可为什么性子会那么的冷?
“字写的甚好!”祁珺晖看完道,“今后就好好的待着,定不会亏待了你!”
妤冰点头,装哑巴真好,什么错都不会出。“继续研墨!”祁珺晖放下刚才的那张纸,拿起毛笔继续练字。而妤冰轻撩了衣袖,再次研墨。“墨盒中倒入茶水,写出来的字有茶香,但是不是隔夜的茶水,下次泡新鲜的铁观音来研墨!”祁珺晖说完,看了眼她,见她点头这才满意的继续练字。
“三少爷,二少爷带周少爷找您喝酒去,他们在大厅等着您……”舒柏进门道。
“跟他们说,我没有闲情!”祁珺晖抬头看了眼舒柏道。

小编推荐理由

迎君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