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女配在线营业(季蔓江执正)
穿书女配在线营业(季蔓江执正)

穿书女配在线营业(季蔓江执正)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8

小说介绍

季蔓江执正小说《穿书女配在线营业》特别推荐,穿书女配在线营业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出身豪门,怼天怼地、作威作福的季蔓大小姐一觉醒来穿书了。穿的还是一本女主重生文里被女主疯狂打脸的反派女配。这时的反派女配已经被女主设计嫁给一个眼盲腿残的男人。男人脸色苍白,漆黑的瞳孔没有焦距,轻声说道:“我知道你不愿嫁我,离婚协议书我已经起草好了。”看着面前的男人,季蔓笑的张扬:“谁说我不愿嫁给你了?”

小说简介

听闻江执正和男主对峙,季蔓怕她家的小可怜受欺负连忙赶了回去。
男人在看见她的那一瞬间,立马压下眼里的阴鸷狠厉。手紧紧地捏着轮椅把手,神情却十分落寞:“你说的没错,我本来就是一个废人。”
季蔓看着自卑敏感的小可怜,心被狠狠揪了一下。握住江执的手:“才没有,阿执是最好的。”
说完下一秒就横眉冷对着面前的男主。
男主看着刚刚下一秒就要杀人的男人,心里十分懵逼。你刚刚明明不是这样的,转头一看真要杀人的季蔓。
男主才后知后觉地发现……
他这是被演了!
看着在季蔓身后的江执,他只想说神TMD无辜自卑小可怜!
最后季蔓才发现他身侧的男人哪是什么小可怜,根本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心里气不过踹了他一脚,男人没有躲只是埋在她的颈窝处低低地喊着她的名字。
我抓住了属于我的光,从此至死方休。

穿书女配在线营业免费阅读

电闪雷鸣,暴雨如注。
雨水肆意地敲到着窗外的玻璃,猛的一声巨响,惊醒了坐在沙发上呆若木鸡的女人。
季蔓的睫毛颤了颤,下意识地睁开了眼。脑部就传来一阵阵的钝痛,细细的柳眉不自觉地皱起。
随后进入视线的便是一纸离婚协议书。
季蔓木着脸,忍耐着头痛,盯着眼下那纸离婚协议书看了几秒,视线紧紧地定格在那个名字上。
——江执
而后季蔓缓缓地抬起头,便看见对面坐着一个男人。
准确地说,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年轻男人。
季蔓懵了。
就那场飞机失事来说,她必死无疑。这是哪?她怎么在这里?
还没等季蔓理清楚,就听到对面的男人开口说话。
季蔓看着他,神情有些茫然,下一秒寂静的房间就响起男人那低沉略微带着些沙哑的声音。
“我知道你并不愿嫁给我,离婚协议书我已经起草好了。”男人说着还低低咳嗽了一声,原本苍白的脸看着更加虚弱无力了。
房间有些昏暗,男人逆着光看不清面容。
季蔓没有回答,房间又恢复了之前的寂静,只有那不停在敲打玻璃窗上的雨声。
猛的一下,一道电光闪过,映亮了男人的脸。
他的眼瞳漆黑幽寂却没有任何焦距,唇色格外的苍白。脸庞瘦削,颧骨显得异常的明显,整个人看起来阴郁而又孤冷。
季蔓看着面前的男人,瞳孔微缩,心里不知被什么东西戳中,带着微微不明显的疼意。
季蔓拿起面前的离婚协议书,忽然展颜一笑,说:“谁说我不愿嫁给你?”
待刚刚那阵头疼过去,季蔓也差不多接收并理清脑海里的记忆,意识也慢慢清醒了过来。
于是,刚刚的那些问题也有了答案。
答案就是,她穿书了。
穿的还是一本女主重生爽文。
女主前世被人陷害致死,重生一世将所有陷害过自己的人都报复了。首当其冲的就是陷害女主所嫁非人的恶毒女配——季蔓。作为小说里被女主用来打脸和刷经验值的恶毒工具人,原主一边暗暗模仿陷害女主,一边又对男主死缠烂打。
原主原本想设计让女主嫁给一个纨绔富二代,自己则代替女主和男主生米煮成熟饭,然后顺理成章地嫁给男主。
但重生后的女主哪能不知道她的诡计,于是就将计就计,但不知哪一步出了差错,原主竟然嫁给了男主的哥哥,也就是江执。但女主也成功地改变了前世的命运,如愿地嫁给了男主。
而这时女配已经嫁给了江执,但女配并不甘心正计算着怎么和江执离婚。
后面如她所愿,跟江执离了婚。又千方百计的勾引男主,然后被女主不断打脸,最后名誉尽失,惨死在异国街头。
现在剧情进展到了女配要和江执离婚。
季蔓回想了一遍剧情,兴致缺缺。她又不是原主,根本不关心男女主之间的事,也不想掺和。何不如顺势离婚,重新捡了一条命,好好活下去就行。
但在看见江执的脸,季蔓一下子就改变了主意。
虽然知道剧情的发展,但现在她对目前的状况没有多少头绪,熟悉和稳定目前的环境才是重要的,她现在脑袋还不是很清醒,她得缓一下。
最最重要的是,她在看见男人的那张脸时,明显感觉心跳的速度都莫名加快了一些,熟悉而又陌生,她好像是在哪里见过这人。
但凭着男人这幅长相,她见过的话就不可能忘记。
男人听到季蔓的话明显怔愣了一下,心里有些怪异,但面上不显,轻咳一声随即面露疑惑:“这是你刚刚说的。”
话音刚落,屋内一片死寂。
季蔓听到江执的话,沉默了。在她穿过来的前一秒,两人好像在商量着离婚来着。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离婚就离婚,原主深怕江执不肯离婚,就说了什么江执眼盲腿残还想和她在一起,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什么恶毒不堪的话都被她说尽了,就是为逼江执和她离婚。
季蔓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面露疑惑的江执,深吸了一口气。没想到打脸来的如此之快,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虽然那些话不是她说的,但现在她就是季蔓,这些话就都由她负责。而且谁说了,说出的话还不能收回来了。
季蔓想通了,抬眸看向江执,语气格外的认真:“是我说的没错,但我现在不想离婚了。”
季蔓话音刚落,江执在轮椅扶手轻轻敲打的手指一顿。心里森然,这女人又在玩什么花样。
“嫁给我这么一个眼盲腿残的人,的确是委屈是你了。你要是想离婚,不用顾忌,江家这边我会处理好的。”江执声音有些沙哑,仔细一听又有些难掩落寞。
听听这话,多么的善解人意。
季蔓一听江执这话,心里像是被针微微刺了一下。这感觉不疼,但又让人忽视不了。
季蔓面容暗了下来,尽可能忽略心里那怪异的感觉,抬起纤细的手指按了按眉心,颇有些蛮不讲理和无奈地说:“我都说我不想离婚了。”
其实季蔓清楚地知道,现在顺势和江执离婚,对她来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看着江执那苍白虚弱的脸,季蔓就改变了注意。
说来也奇怪,按理说她有无数个答应离婚的理由,但她还是选择了拒绝和江执离婚。
江执也不知道为什么季蔓突然间就改变了主意,张了张嘴,半晌才道:“那就委屈你了。”
季蔓看着江执一副像是被她吓到的样子,身子微微凑前,直视他幽寂空洞的眼睛,语气轻柔:“我刚刚没有凶你的意思”不知道想到什么,季蔓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我之前说的那些话都是胡说八道的,你不要放在心上。”
江执虽然看不见,但他能感受到有一道强烈的目光直直地落在他的身上,江执有些不自在,微不可察地偏了偏头。
不知想什么,旁边捏紧的手微微放松了一下,片刻才轻轻“嗯”了一声。
两人离得很近,季蔓自然也听到了江执的声音。瞬间笑了起来,眉眼弯弯,明艳的脸在这昏暗的房间显得格外的耀眼夺目。
夜色渐深。
“那时间不早了,我推你去休息吧。”季蔓站起身来,随后走到江执的身后,手放在轮椅上。
“不用了。”江执眼睑下至,浓密的睫毛在眼下投下一片阴影,看不清神色。
季蔓听到江执说不用,也不勉强于是便放下手,挪了个位置说了句:“好吧。”就不在多说些什么。
随即就看见江执熟练地操作轮椅往一旁的房间驶去。
季蔓看着江执的背影,想着无怪江执对自己那么冷淡。原主做的一件件事单独拎出来,都是无脑又恶毒的,他能热情起来才怪。
季蔓放松身体,靠在软软的沙发上,闭着眼睛思考这突如其来的一切。
同样都是豪门千金,怎么这原主可以混得那么差。
原主出身于海城的豪门,虽算不是顶级豪门,但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生于豪门,家族之间那些弯弯绕绕怎么可能又少的了。原主的父母亲是家族联姻,之间可以说是相敬如冰,没多少感情可言。原主的父亲也是个花名在外的,私生子私生女一大堆。
原主又是个恋爱脑,为了追求男主不惜和家里闹翻。现在不仅没有嫁给男主,还失去了家族里的地位,完全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和季蔓完全不一样,季蔓出身于顶级豪门世家,中间的弯弯绕绕更是数不胜数。虽然季蔓的父母也是家族联姻,感情没有多深,私生子私生女也是一大堆。但季蔓能保住季家唯一指定继承人的身份,这其中心机和手段更是缺一不可。
自己飞机失事,这一消息出来不知要有多少人要笑的合不拢嘴。不知想到什么,季蔓缓缓掀起眼皮,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个嘲讽的笑。
视线慢慢转向前面那个半掩的门,门里露出淡淡暖黄色的光。季蔓感觉自己刚刚一定是魔怔了,从一开始看到江执那张苍白虚弱的脸拒绝离婚到后面主动跟他解释,就怕他被自己吓到。
说起来江执也是一个可怜人,在书中江执是一个很令人心疼的一个角色。江家也是海城的豪门之一,江执是江家最被看好的继承人之一。跟他交往过的人无不称他是温润如玉,谦谦君子。
在江执从国外著名的金融名校毕业,刚成功结束江氏一个巨大的跨国际项目,在前往江氏总部的时候出了就出了一场连环车祸。
这场事故死伤惨重,幸运的是江执捡回了一条命,不幸的是在这场车祸中江执失去了一双眼眼睛和两条腿,没有一个家族会选一个残疾人作为继承人,从此天之骄子陨落尘埃。
实在不令人唏嘘、感慨。
江执在经过无数次诊断和治疗,确认无法好转就被送到临江的一个独栋小别墅,美名其曰是为了让他安心养病,到现在已经有两年多了。海城上层圈子的人都明眼知道,这一举动无不表示着江执被彻彻底底地放弃了。
季蔓轻叹一口气,嘴唇微微动了两下,无声的吐出了两个字:江执。
她这人平生就最看不得光亮的人跌落尘埃,陨落成尘。
她一开始就对江执存有心疼,她不知道的是,这种感情在无形中是最为致命的。
季蔓起身,轻轻把门推开,入眼就看见江执闭目合衣躺在不太宽敞的沙发上。
季蔓眉心跳了跳,电光火石间,就想到原主做的好事。原主认为和江执结婚只不过是缓兵之计,怎么会可能和江执睡在同一张床上。江执这么善解人意的人,怎么会看不出原主的心思,就主动把床让给了原主,自己则主动睡沙发。
看着江执这么一个大高个子躺在不太宽敞的沙发上,唯恐乱动一下就会摔下来,是人都有些于心不忍。
可惜的是,原主不是人。
季蔓走上前,低垂着头趁着昏黄的灯光看着江执,江执的睡颜很平静,眉眼在昏暗的灯光下,更显得俊逸出尘。
在季蔓没看见的地方江执放在一侧的手指不可察觉地动了一下,倏忽间,江执睁开那双漆黑的眼睛,不可避免的,两人的目光撞在一起。

穿书女配在线营业全文阅读

季蔓看着那双幽深却没有任何焦距的眼睛,怔愣了几秒就听到江执轻声开口道:“季蔓。”
听到江执初醒略微有些暗沉的声音,一下子就回过神来了,随即应了声:“嗯?”
这么好看的一双眼睛,却看不见,实在是可惜了,季蔓想到这心里摇了摇头,不自觉地想道。
“有事吗?”江执说话间就起身坐了起来,面朝季蔓。
听到江执这么说,季蔓反应了过来,沉默了半秒,便开口说道:“沙发太窄了,你去床上睡吧。”
“不用了。”江执温声说完,不知道想到什么又继续补充道:“你不用这样,你可以反悔的。”江执说完便垂下眼睑,微微闭上眼睛。
可以反悔?
季蔓怔愣了半秒,便反应过来了。江执刚刚这意思是认为她反悔不离婚了,对他这样只不过是好跟他离婚而已。
一时间,季蔓心里有些五味杂陈,明明她之前都说过了不会跟他离婚的。
看样子,这男人是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同样的,季蔓也感觉到了自己对江执关注过于多了,她不是同情心丰富的人,这男人爱睡哪睡哪?
心里这么想着,却开口道:“我没有要反悔,也不会反悔。”停顿了一秒,又有些别扭地说道:“床够大,够我们两人睡。如果你不想睡床,也没关系。”
说完也不管江执的反应,就径直往浴室走去,只留江执一人在卧室里面。
听到浴室门被“砰”地一声被关上,江执漫不经心地掀开眼帘,眉眼低垂,低不可闻地说了句:“不会反悔吗?”
浴室里水汽缭绕,热水缓缓流过全身,一直处在紧绷状态下的身体逐渐得到放松,也让一直处于虚无缥缈的心有了一瞬间的实感。
半个小时,关了淋浴,季蔓习惯性地从旁边的衣物架上拿睡衣,却发现抓了空。
季蔓没有办法就只能从衣物架上取了块最大的浴巾,裹好身体,赤着脚拉开浴室的门走了出去。
走到床边就看见江执闭着眼规规矩矩地躺在床的一侧,目测只占了床大小的三分之一,季蔓一时间觉得有些好笑。
“睡了吗?”季蔓的头发还没有吹干,怕打扰江执便出声问道。
没有人回应,季蔓以为江执已经睡了的时候,便听见他的声音:“没有。”
知道江执没睡,季蔓就没什么顾忌了。凭着记忆,季蔓找到吹风机,吹起了一头乌黑的直发。
吹风机的声音并不大,江执闭着眼睛,空气中除了洗发水的味道,他还闻到了一股从季蔓身上传来的淡淡幽香。也不知过了多久,吹风机的声音停了,江执也慢慢的陷入到了睡眠之中。
——
早晨的阳光透过白色的窗纱映射在床上,季蔓皱了一下细细的柳眉,脸在柔软蓬松的枕头上不自觉地蹭了蹭,半晌才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随手捞过旁边的手机开机一看,竟然都十点了。
看向一旁床边早就没有人了,摸了摸旁边的温度,人怕是早都起床了。
昨天晚上,季蔓睡得并不踏实,断断续续地做了一晚上的梦,一醒来就全忘了,什么也记不清,回想起来只听到滴滴答答的雨声。
季蔓睡眼惺忪地从床上起来,就去浴室洗漱去了,当洗漱完这才彻底清醒了过来。季蔓两手撑在洗漱台上,看着镜中的人的脸,有一瞬间的恍惚。
原主的脸和自己的脸长得一模一样,要说有什么区别,那就只是发型不一样而已。原主是非常清纯的黑长直哦,而季蔓本身的发型却是风情万种的栗色大波浪卷。
季蔓的长相不如女主那样清纯可人,而是一种具有直观性的美,眼窝略深,眼尾微微上扬,一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有种魅惑的神韵暗藏在里面,眉眼都是极具攻击性的,一颦一笑皆是风情。
往下看鼻子小巧挺拔,轮廓很有立体感,五官组合在一起看起来又甜又欲还带着些嚣张不羁的感觉。
这么一张脸顶着这样清纯到的黑长直发型,不适合就算了,还有些别扭。
季蔓去到衣帽间,就看见原主的衣服绝大多数都是清新素雅的。季蔓木着脸想到,没想到原主不仅要和女主留同一个发型,还要模仿女主的穿搭。
问题是两人完全不是一个风格的,这样生硬的模仿照搬,只会是画虎不成反类犬。
季蔓随意挑了件裙子穿上,期间想着什么时候再去重新买一批衣服把这些都换掉,再去烫个头发染个色。
收拾好自己,季蔓走出房间就听到手机响了起来。
拿过手机,看见来电人,季蔓嗤笑了一声,“有事?”
“蔓蔓,我跟你说,我打探到了一个消息,是关于江焰的。”电话里传来一阵激动的女声,声音格外的大。
江焰?这个名字怎么听起来那么耳熟,是谁来着?一时半会间,季蔓有些想不起来。
季蔓显然被她的大嗓门震到,眉心微皱,把手机从耳边离远了一些,随后才漫不经心地说道:“哦,关我什么事?”
季蔓说完,沉默了几秒,只听那电话里又传来一阵更大的声音:“是江焰啊,怎么不关你的事啊。”
哦,想起来了。她怎么感觉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这不是男主吗?
随后季蔓非常庆幸刚刚自己把手机拿远是多么的一个明智之举,要不然这耳朵是真的遭不住。季蔓神游天外的想到,有这能力当什么墙头草,当个女高音不是更好。
电话那头的顾瑶瑶没听见季蔓的说话,又自顾自地说道:“我跟你说,江焰这次要去港城出差,这次机会你一定要把握住。”
说到这,季蔓倒是想起来了,小说中的确有这么一段剧情。原主在得知江焰要去港城出差,就连夜买了飞往港城的机票。
谁知道,江焰临时改变主意根本就没去港城。原主去了港城,知道江焰不在,又马不停蹄地赶了回来。
现在她又不是原主,这江焰干什么都和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倒是这顾瑶瑶可是原主不断作死路上的一把好手,这原主做的一系列的“好事”,大多都是这顾瑶瑶在一边怂恿的。
关键是这原主还被人当枪使不自知,还以为她俩是什么感天动地闺蜜情。
这顾瑶瑶一边为原主出谋划策,一边又在和那些人说原主的坏话,原主的名声在海城豪门圈都被百了个干净。
季蔓想到这,冷笑了一下,随意“嗯”了声,就把电话挂了。
在季蔓没看见的地方,门外的影子停留了一会儿,又消失不见。
电话那头的顾瑶瑶对着被挂断的通话记录,有些茫然。这季蔓今天是怎么了,竟然敢主动挂她的电话,而且在听到江焰的消息还能那么淡定冷静,不,这一点都不像她。
会不会是她刚和江执结婚,心里不乐意,这才给她甩脾气,这倒是讲得通。要不是江执发生车祸成为一个废人,失去继承权,哪里会轮的上季蔓嫁给他。
顾瑶瑶心里跟自己说道,这次非让季蔓给她道歉,她才勉强原谅她。
虽是这么想,但顾瑶瑶对于季蔓今天这反应隐隐有些不安,好像什么事情突然间失去了控制。
季蔓可不关心那头顾瑶瑶的心思,走出房门来到餐厅就看见江执坐在餐桌旁。走进餐桌,江执挺近声响便放下手里的书,缓缓抬起了头。
季蔓顺着他的动作,看到那本书,书上全部都是盲文。
看着上面满是凸起小圆点的书,季蔓不知道怎么就想到了一件事。通常这个时候,江执都是打开电视机,听财政新闻。但在和原主结婚第一天后,这个习惯就不再有了。
原因在于原主和江执结婚心里就憋着一股气,看江执哪哪都不顺眼。早上吃早餐的时候,就看见江执在听新闻,说是什么吵到她了,很明显的故意找茬。
江执没说什么就把电视机关了,但原主仍是不依不饶,并嘲讽道:“都是个废人了,听这些有什么用。现在江氏的继承人可是江焰,你算什么......”什么最伤人最扎心的话,都说了个遍,就差往人心窝子里捅刀子了。
最后江执什么话也没说,早餐都没吃就回房了,但在那以后江执再也没有听过财政新闻了。
回想到这,季蔓都想把原主锤死,干的都是些什么好事。
一想到原主那些操作,季蔓不得不感慨果然恶人自有天收。
其实在原主做那些事,最后不得善终的结果,季蔓是一点也不同情的。喜欢一个人可以,但是因此伤害到无辜的人,是没有什么好值得可怜和同情的。
季蔓拿过旁边的遥控器把电视打开,调到江执经常看的财经频道,才走到江执对面的餐桌旁,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股份预计本季度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盈利9500万元-112000万元,同比下降52%-65%......”
餐厅格外的安静,只有餐具碰撞和电视机传来的声音,两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直到午餐接近尾声,季蔓才开口说道:“江执,今天我要出去一趟,晚餐就不用等我了。”
江执听到季蔓跟她说话,心里有些惊讶,平时季蔓出门从来不打招呼,有时候好几天都不回来。这可是季蔓第一次跟他主动说要去哪里,平时两人几乎零交流。
转念一想,这女人要去哪里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江执面上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淡淡地“嗯”了声。
江执这冷淡的态度,季蔓也不生气。只是摸了摸下巴,想到,不知道江执这男人好不好哄?
毕竟她从来没有哄过谁。
季蔓收拾好东西,拎着个白色的珍珠包就准备出门去了。走到门口,看着离门不远的江执,笑着说了句:“江执,我走了哦。”季蔓说这话时声音娇娇柔柔的,尾音上扬,仔细一听让人会有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听到季蔓的声音,江执移动轮椅的手一顿,几秒后才说了句:“路上注意安全。”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穿书女配在线营业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