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男友失忆后对我一见钟情(虞歌盛景闲)
前男友失忆后对我一见钟情(虞歌盛景闲)

前男友失忆后对我一见钟情(虞歌盛景闲)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8

小说介绍

主角是虞歌盛景闲的小说前男友失忆后对我一见钟情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某次拍卖会上相遇,虞歌和男伴盛装出席,全程与之亲密无间。盛景闲醋坛子打翻,一气之下挥霍上亿抢走了她想要的东西。虞歌气恼:“这块宝石你又用不到,干嘛非要跟我抢?”

小说简介

传闻盛景闲清心寡欲,身边常年没有女伴。身旁人都调侃“不敢在他旁边点火,怕被溅一身舍利子”。
没成想刚回榕城,他就对一个女人动了心。
辗转之下好友得知那个了不起的女人就是他的前女友,并且还拒绝了他的表白。
遂不可思议地问:“你这是准备在同一个坑里跌倒第二次?”
盛景闲沉默良久,缓缓开口:“嗯。”
跌的姿势他都已经想好了。
-
某次拍卖会上相遇,虞歌和男伴盛装出席,全程与之亲密无间。
盛景闲醋坛子打翻,一气之下挥霍上亿抢走了她想要的东西。
虞歌气恼:“这块宝石你又用不到,干嘛非要跟我抢?”
盛景闲气定神闲,“留着给我太太做聘礼。”
后来婚礼当晚,虞歌半睡半醒之际手里被塞进了一块冰凉的石头。
男人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现在它归你了。”顿了顿,“我也是。”

前男友失忆后对我一见钟情全文阅读

榕城进入了多雨季节。最近天空总是阴沉沉的,像被墨染成了青灰色,隐隐透出几分压抑。
上午十点,一辆黑色迈巴赫轿车从一家顶级私人医院开了出来。
后车窗打开一半,没多久一只修长的手伸了出来,掌心向上停顿几秒后慢慢收了回去。
“好像又开始下雨了。”詹清岩搓着指尖上的不存在的雨水,转头看向身边安静的男人,“一定是老天听到了你的不配合,难过得哭了。”
盛景闲靠着靠背,黑色衬衫解开两颗扣子,领口柔软地垂着,凸出的喉结清晰可见。
他闭着眼,侧面看去鼻梁高挺,浓密的睫毛形成了一条细细的黑色线条,与冷白的肤色形成了鲜明对比。
似乎是被吵到,他睫毛轻轻颤了颤,而后漫不经心掀开眼皮瞧了詹清岩一眼,几秒后重新闭上。
同时还不忘把脸转向另一边。
“……”这嫌弃的模样,他是什么脏东西吗?
“我的话你不信,心里医生说的话你也不相信?”詹清岩激动地挺直脊背,手撑在前方的椅背上,“陆医生是榕城最好的心理医生,他说你失眠是心里因素导致的。你就听他的用白噪音试试……”
“你好吵。”盛景闲转过头,低沉的声音里夹杂着点无可奈何,“我今天如果失眠绝对是因为你。”
明明穿得那么素,怎么一啰嗦起来就像一只绿毛鹦鹉一样聒噪。
詹清岩被他不痛不痒的态度气笑了,“你搞清楚,我是在替你着急!失眠会导致严重脱发,你就不怕年纪轻轻变成地中海?”
话落,似想增加说服力,还不忘拉上专心开车的司机,“名扬,你说是不是?”
展名扬下意识看了一眼后视镜,詹清岩正对着他使眼色。
他顿了一顿,颇有求生欲道:“盛总发量够用。”
“……”
这他妈……现在猪都会开车了?!
“就、就算够用,这种情况也是需要缓解的啊!”
他气到舌头打结。心想如果不是老爷子千叮咛万嘱咐照顾好这家伙,他才不想趟这趟浑水。
“白噪音我试过。”盛景闲手撑着太阳穴,歪着头淡淡说,“没有用。”
詹清岩被这副油盐不进的模样弄得语塞了。
说实话,他跟盛家这个在逃少爷也是近两年才建立起的革命友情。
虽然关系很好,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经历的原因,他总觉得盛景闲的性格隐藏了一部分。
看着漫不经心,但谁都探不到他的底。
詹清岩拿出手机飞快给陆医生发了信息,很快得到回复。
看完内容后他明显松了一口气,放下手机对盛景闲说:“陆医生说好的睡眠质量有助于你的记忆恢复。”
盛景闲眉梢微挑,“然后呢?”
……这漫不经心的语气怎么好像有问题的是别人?
詹清岩再懒得废话,当机立断:“我去给你弄几个音质高的黑胶唱片。这次还治不好你的失眠,我以后再也不会管了。我发誓!”
搞得谁想操这份心一样,他泡妞都没费这么多心思好吗!
.
接下来一路无话。半路上詹清岩要去一趟银行,车子便停在了城市广场的停车场里。
熄火后,展名扬转头看向盛景闲,“盛总,你要下去走一走吗?”
广场的地面还残留着雨水的痕迹,湿漉漉的反着光亮。
盛景闲摇头拒绝,从椅背的口袋里拿出平板开始看股市。
见状,展名扬有分寸的不再打扰。
车内很静,前边窗户开了一半用来流通空气。展名扬沉默地看着广场上的人来人往,手指无声在方向盘上敲节奏。
没一会儿,后座传来一声闷响,平板被盛景闲扔到了座椅上。他低头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
“还要多久?”
很显然,他已经开始不耐烦。
展名扬立刻拨通詹清岩的手机。问完后回复到:“詹先生说最多十分钟。”
车内恢复安静。盛景闲以手撑头,目光懒散地落在窗外。
七月中旬,闷热的天气并没有因为下雨而变得凉快。天色越来越沉,应该不用多久就会下一场瓢泼大雨。
今天凌晨四点多盛景闲就醒了,现在困意在安静的环境里卷土重来。他眼皮不受控制的往下垂,眼眸半开半合之际,一个不明物体从驾驶座的窗口飘了进来,划下一道模糊的白影。
……
“不好意思,小朋友的纸飞机不小心飞进来了。”
女人的声音很有特质。就像冬天的雪花,清冷中夹着一丝柔和。
“……没关系,我帮你捡起来。”
盛景闲懒洋洋的坐在驾驶位后座,视线略过椅背看着展名扬手忙脚乱的将纸飞机还回去。
“谢谢。”
“没事没事不用客气……”
展名扬面红耳赤的摆摆手。
这没出息的样子惹得盛景闲朝外看了一眼。
女人杏眼水润脖颈修长,五官不施粉黛就很精致好看。弯唇一笑嘴角梨窝若隐若现,更加明艳了几分。身上穿着一条波西米亚风长裙,手工刺绣的粉色蔷薇错落嵌在裙摆的褶皱间,妩媚而灵动。
车窗贴了隐私膜,外面看不到车内景象。是以盛景闲的目光肆无忌惮的落在她身上。
小男孩接过纸飞机的时候不知道对她说了什么,她笑着揉了揉他的头。
与刚才的客气疏离不同,此刻她弯弯的眼眸里盈满了温柔。
莫名的,盛景闲感觉心脏猛然一缩。就像被什么扎了一下,泛起突兀而尖锐的疼。
他蹙眉,不适的往后靠了靠。连呼吸都慢了下来。
“盛总,你是不是不舒服?”展名扬紧张到。
窗外,女人牵着小男孩已经走远。
盛景闲靠着椅背缓了一会儿,凉凉觑他一眼:“你刚才脸红什么?”
展名扬一顿,而后不好意思的耙了耙头发,“没啊,哈哈……哪里红了。”
盛景闲冷哼:“你现在的样子像个退了毛的猪头。”
展名扬:“……”
这怎么忽然就开始不爽了呢?T T
这时车门打开,是詹清岩回来了,“等着急了?你姐知道你去检查,就多问了几句。”
车内诡异的对话也因此戛然而止。
回去的路上有些堵车,走走停停好一会儿路况才变好。
车载音响里飘荡着柔和的轻音乐,街边景象被慢慢拖拽到后面。
车子路过某处时,詹清岩忽然开口:“你看街边那家摄影室,你的杂志过两天就在这里拍。这家工作室的几个摄影师在业内很有名气,许多大腕约都约不到。”
盛景闲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见了招牌——漫音摄影工作室。
外面的台阶上摆放着花篮和展示架。
门口,高瘦的女人正走进去。轻纱裙摆随着脚步飘荡,惹得娇艳的蔷薇花肆意绽放。
玻璃门摇晃几下后缓缓关闭,隔绝了她的身影。
那种怪异的感觉随着摆动的门出现轻微起伏。
盛景闲微微眯起眼睛。
詹清岩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低头看了眼时间说:“对了,你以前住的地方找到了。我们下午过去。”

帮表姐送完小奶娃后虞歌就去了工作室。时间尚早,影棚里还没开始拍摄。
办公桌上马克杯是空的,助理显然还没来。
虞歌放下包正要去倒水,门口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啊啊啊虞老师对不起,闹铃没响我睡过头了。”一进门,肖雨就苦着脸请罪。
虞歌往桌边一靠,捧着杯子漫不经心道:“去吧,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啥?”
“辣椒水啊。你上次不是说再迟到就把一整瓶辣椒水都喝掉吗?”
肖雨一听,脸立刻拧成了一团,“不喝行吗?”
虞歌假笑,“可以啊。那就扣工资吧。”
“我可太惨了!!!”
不是拉窜稀就是变穷比,生活为何对她如此残忍!
见她一脸生不如死的表情,虞歌颇感愉悦:“痛苦吗?”
“痛苦!”
“所以你知道迟到代表什么吗?”
肖雨傻乎乎的摇头。
“迟到就是你追星路上的绊脚石。工资再扣下去,别说演唱会了,你连买周边的钱都要从口粮里挤出来。”
肖雨崩溃求饶:“祖宗你这次就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求你放我一马!”
虞歌没吭声,弹了弹手里的杯子,似乎在想如何处置。
下一刻马克杯就被抢了去。
“虞老师辛苦您还要亲自来上班,我这就去给您冲咖啡。中午有没有想吃的?我请客。”肖雨一脸谄媚。
虞歌被狗腿到了,没好气的摆摆手,“行了行了,下不为例。”
一晃到了十一点,要拍封面的女明星才姗姗来迟。整整比预约晚了一个小时。
一线明星的助理气焰嚣张,板着脸直接甩了一句“快点拍不要浪费时间”。
虞歌没多计较,径直带去A棚开拍。虽然拍摄过程很顺利,但这位大腕已经进了她心里的黑榜。
收工没多久,虞歌接到了好友的电话。
“城南的房子要拆迁,刚好三年的合同也到了,你找个时间回去看看那里的东西还要不要。”
虞歌怔了怔,许久才反应过来。
所谓城南的房子是没分手之前她和盛景闲的“家”。
因为是跟好朋友租,所以一口气签了三年。
“应该是没什么要的。”
陈轻笑了声:“你要是懒得去,我帮你处理也行。”
虞歌想了想:“算了,我过去看一眼吧。”
通话结束后虞歌坐在皮椅里发了会儿呆。回过神看了眼时间,交代几句便出了门。
房子比较远,开了一个多小时车才到。
虞歌抬头看着八楼的某个窗户,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自从三年前分手后,她就没再回过这里。当时气愤之下一走了之,许多东西都还没来得及收拾。
如果不是今天的电话,这个地方估计会一直淹没在她的脑海里。
虞歌输入指纹打开门,入眼的画面陌生又熟悉。
只是人去楼空,早已物是人非。
许久没人住,空气里有一股淡淡的霉味。架子上的花瓶里还残留着几支干枯的茎叶。
虞歌提步走进去。
皮质沙发表面铺了一层厚厚的灰,茶几上倒是有一小块面积一尘不染,看上去有些突兀。
虞歌转开视线,看到了放在边缘的烟灰缸。她想,应该是谁来时随手移动的。
东侧的书架上,几本书凌乱的摞在一起。其中有半截深蓝色的纸,细看是信封的一角。
虞歌绕开茶几走到书架前,眸子扫过那些杂七杂八的书,抬手去抽信封。
然而指尖还来不及触碰,就听吱嘎一声——
主卧的房门开了。

前男友失忆后对我一见钟情免费阅

“你以前到底过的什么日子啊?这房子简直就是个蜗居啊……”
陌生的声音随着卧室门打开飘了出来,同时伴随着脚步声。
虞歌没想到房子里还有其他人,被这突兀的声响吓了一跳。
她匆忙转过身看向门口。手臂无意间扫到架子上的花瓶。
落地那一刻玻璃破碎的声音响彻室内,碎片飞溅,崩得到处都是。
四周蓦地安静下来。
三道目光在空中无声交汇。
“你是……”詹清岩一脸懵的瞧着凭空多出来的女人。
虞歌看着盛景闲的脸,心里早已出现波动。但转念想起自己现在在他眼里就是个陌生人,只一瞬间就恢复了平静。
她低头翻包,语气自然:“房东让我来的。”
詹清岩一听,只当是房东找的新住户。
他们还没决定怎么处置这房子,下家就已经找好了,这房东不讲武德啊!
盛景闲清冷的眸子扫过地上那一堆碎片,不着痕迹的顺着爬满蔷薇花的裙摆一点点向上挪,最后停留在她的脸上。
她低着头,不知道在包里找什么。眼眸微垂,卷长的睫毛像两把扇面。
过近的距离,让他看清了她左边眼尾下那一颗小小的泪痣。
即使没抬头,虞歌也能清晰的感觉到头顶火热的视线。嚣张的彰显着存在感,令人无法忽视。
终于,她在夹层里找到东西。嘴唇不自觉地抿了抿,朝他走过去。
“你的脸疼吗?”
他的眼尾下方被飞溅的碎片波及到,划出一道两厘米长的伤口。
血顺着伤口冒出来,滑过冷白色皮肤,画面有些触目惊心。
“OMG……”詹清岩看过去,一脸吓到的样子。
伤口已经有些红肿,在他白皙的脸上十分扎眼。
盛景闲后知后觉的察觉到脸上细微的刺疼。
他抬手用拇指蹭了蹭伤口,在看到指尖上的血迹后,眉梢轻轻一挑。
“你说呢?”
她当然不觉得疼。划到的又不是她。但是理亏在先,虞歌态度良好的把创可贴递了过去:
“不好意思刚才没注意,我身上只有这个。”
盛景闲看着她手上那个海绵宝宝图案的创口贴,嫌弃爬上双眼。
黄不拉几的。
好丑。
虞歌读懂他眼里的意思,解释到:“这个是我外甥的,不过你要是嫌弃的话,也可以用水清洗伤口。”
“看不到。”
“什么?”
盛景闲望着她,目光幽深,“伤口,我看不到。”
——洗手间和房间里都有镜子。
话就要脱口而出,但不想引起多虑,到嘴边又被虞歌咽了回去。
她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点开自带的照相机后举到他面前,“这样可以吗?”
盛景闲看她一眼。
他眼睛是典型的桃花眼。眼角下勾眼尾上挑,配上浓密的睫毛,随便一个眼神好像都带着钩子。
虞歌有点不自在,正想转身去找镜子,手腕突然被抓住。
她往前踉跄一步,脚顶到了他的皮鞋尖。
看着他,眼神充满讶异。
刺耳的铃声响起,但没人在意。
盛景闲弯下腰,炙热的目光落在她脸上,“高一点,我看不见。”
这个高度刚好可以跟虞歌平视。盛景闲平静地望着她,眼眸清澈幽深,清晰地映着她的倒影。
“还好是遇到我。”
虞歌看着他唇边的笑,眼皮一跳。
“要是遇到别人,可能就放过你了。”
他唇边勾出轻佻的弧度,语气一如既往的欠揍。
此情此景,完美复刻了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那时她不小心将咖啡洒到他衣服上,他也是这样略带痞气的说:“换成别人就让你赔钱了。我不一样,只让你赔衣服。”
最后他要了她的号码,却完全不提钱的事。
盛景闲左手牢牢握住虞歌的手腕,创口贴递到她跟前,“借一只手。”
虞歌明白过来,伸手撕开包装纸。盛景闲勾勾嘴角,对准手机将创口贴贴在自己的眼尾。
阳光让他们的影子变得暧昧不清。过近的距离,盛景闲可以清晰的闻到虞歌身上淡淡的花香。
那种莫名其妙的心悸再度来袭,盛景闲眼色沉了沉,缓缓松开她手腕。
“花瓶的钱你赔。”
虞歌点头,“这是自然。”
当初为了省钱,家里的摆件都是她淘来的。好看但不值几个钱。
不过这些盛景闲应该都不记得了。
虞歌顺口还想说医药费她也会赔。话被接电话回来的詹清岩打断了。
“呦海绵宝宝,跟你还挺搭。”他语气莫名兴奋。
盛景闲凉凉瞥他一眼,径自走到书架前。
书不多,只占了两排,但是成分却很鲜明。一类是摄影相关,另一类都是金融相关。
“怎么样,想起来什么了吗?”詹清岩跟了过来。
“没有。”盛景闲抽出一本摄影入门翻了几下,一张小票掉了出来。
詹清岩拾起来展开扫了眼,随后乐了,“想不起来不要紧,但你肯定糟蹋过女人。”
他把小票递给盛景闲,“不信你看,清单上都是些女孩会用到的东西。”
上面寥寥几样物品,从丝袜到卸妆棉无一不表明了这里曾有女人出现过的痕迹。
打印的字迹已经有些褪色,盛景闲仔细看了眼日期——
2018年3月20日
三年前。
他将小票折好重新夹回书里,悠悠反问:“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被糟蹋的那个?”
“糟蹋你?谁有那个本事啊……”
砰——
抽屉被用力关上。
盛景闲抬眸,撞上了一双充满杀气的眼睛。
对视几秒后,站在一米之外的虞歌送了他一对翻上天际的白眼儿。
原来不论失忆与否,这个人不要脸的特性都没有改变。
盛景闲一脸无辜的表情让虞歌胸口闷得难受。房间里的空气好像也变得越来越稀薄。
她舒了口气准备来个眼不见为净。刚抬起脚就听到一声惊叫——
“小强!有小强啊啊啊——”詹清岩像触了电般,炸着毛缩到了盛景闲身后。吓得就差嘤嘤嘤起来。
小强是从抽屉里钻出来的,大概是被刚才那一下震的不得安生。
虞歌被吵得太阳穴突突跳,随手抄起一本书,咚咚几下干掉了敌军。
“能闭嘴了吗?”她磨牙。
詹清岩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发现小强全被歼灭后重重的吐出口气:“能了能了,感激不尽。”
虞歌用纸巾擦干净,包好小强扔进垃圾桶。整个过程面行云流水,面无表情的像个莫得感情的杀手。
盛景闲目光落在她背影上,眼里多了点意味不明的兴味。
虞歌洗了手回来,掏出几张红票子扔到茶几上,“花瓶钱和医药费。”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随着门哐当一声响,客厅里安静了几秒。
“这小妞儿有点性格啊!”詹清岩摸着下巴想,应该要个微信的。
“别想了,你镇不住。”
“你怎么知道我镇不住?”詹清岩不服,“万一她还就吃我这套呢!”
“她又不瞎。”盛景闲伸手抽出了夹在书里的信封,看也没看那些钱。

虞歌并没有走远。下楼后就冷静下来,这么远再跑一趟不值当,决定等他们离开再过去。
她依着记忆去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店。到了才发现以前经常来的地方不知何时已经被甜品店取代。
虞歌在窗边落座,点了一块黑森林。吃完玩了一会游戏,输得意兴阑珊,开始翻看工作行程。
几天后要去上海给某个当红.歌手拍专封。短行程,两天就可以回来。
虞歌正想问助理机票有没有订好,那边恰巧发来信息。
肖雨:【虞老师,十二点五十的航班可以吗?】
虞歌回了一个“OK”的手势。
没多久,航班信息就进来了。
虞歌截图存到图库,退出时随意一扫,忽然发现里面多出一张照片。
那是一双好看的眉眼。眉毛漆黑凌厉,下面的桃花眼形状微弯。清澈的眼底映着光,似含着温柔的笑意。
宛若冰冻的湖面融化后露出了它温和的那一面。
虞歌望着照片,心莫名一晃。刚才盛景闲明明是一副生人勿近的冰冷模样,怎么可能会露出这种眼神。
这双眼曾经在看着她的时候温柔缱绻,璀璨得像有星河坠入。虞歌曾经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最幸福的人。
定了两秒,指尖长按照片选择了删除。
夕阳斜落,余晖穿透玻璃窗落在桌角。
虞歌敛神,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精致的女表,觉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买单离开。
.
回到小区楼下,虞歌向四周扫了扫,发现刚才停在这里的豪车已经不见了。
那两个人应该走了。
心里一松,利落的上了楼。
并没注意到不远处有个男人倚在大树旁,嘴里咬着一支没点燃的烟,目光幽深的望着这边。
盛景闲姿态懒散,一手插着口袋,一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摁着打火机。
火苗明灭交替,他眼中的光亮也忽明忽暗。
突兀的喇叭声响起。詹清岩从车窗里伸出手:“想什么呢?快上车!”
盛景闲回神,拿下嘴里的烟弹进垃圾桶,拉开副驾驶的门坐进去。
詹清岩看着他系好安全带,随口问:“我摁了两声喇叭你都没听到,思春呢?”
盛景闲扭头看他,忽然问了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你有过一天里连续遇到同个陌生人三次的情况吗?”
“我说……”詹清岩小心翼翼地凑过去,刻意压低声音,“你不是有什么变态癖好吧?比如跟踪狂之类的。”
盛景闲:“……”
憨批。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前男友失忆后对我一见钟情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