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你成婚(秦姝沈故)
撩你成婚(秦姝沈故)

撩你成婚(秦姝沈故)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7

小说介绍

秦姝沈故小说《撩你成婚》全本已完结,是由作者“君莱”创作完成;秦姝和沈故结婚的消息传出去后,所有人都觉得沈故是受不了秦姝的死缠烂打,当初她当众退婚,让沈故丢尽脸面,现在落到面冷心硬的沈故手里肯定没好日子过。直到沈故有一次参加朋友聚会,聚会上一群人都在秀老婆秀孩子,沈故酒后失态,坐在包厢角落里给秦姝打电话,委屈质问,“老婆你为什么不多爱我一点。”众人:“……”这是沈故?

小说简介

秦家大小姐秦姝肤白貌美,明艳动人,杨柳细腰名动南城,只可惜长了张嘴,骄纵任性,仗着家世谁都不放在眼里,还单方面宣布解除和沈家大少沈故的婚约。
秦家投资失利,濒临破产,秦姝在名媛圈沦为笑柄,为了保住家族企业,秦姝准备接受家族安排,向前未婚夫沈故求助,重新和沈故联姻。
为了秦沈两家联姻,秦姝对沈故关怀备至,费劲心思追了他好几个月,也没得到回应,决定放手一搏,直接求婚。
晚上秦姝抱了捧玫瑰花,敲开沈故的房门,眼神真挚,“沈总,可以和我结婚吗?”
男人深邃的眼眸打量着她,嗓音低沉慵懒,“会叫老公吗?”
秦姝脸一红,咬咬唇,“我会。”

撩你成婚全文阅读

时值六月,天气闷热。
夜幕降临,沈家老宅外的停车场停满了豪车,今天是沈家老爷子八十大寿,上流豪门纷纷前来,聚集于此。
通往沈家的路已经堵了二十多分钟,秦姝坐在车上,想到此行目的,心生几分抗拒。
一旁坐着的秦母见她紧抿唇角,眼梢微垂,便知她心情不好,抬手轻拍了下她肩膀,叮嘱道:“小姝,等会到了沈家,不要任性,在你沈爷爷面前好好表现,你沈爷爷一直都很喜欢你,沈故......也会喜欢你的。”秦母最后一句话带着自欺欺人的坚定。
沈故会喜欢她?
这话说出来一点可信度都没有,秦姝想要反驳,余光瞥到母亲眼中的担忧,深吸口气,低着头没吭声。
搁在一侧的手机嗡嗡震动了两声,秦姝捏起手机扫了眼,是好友傅司妤发了消息。
【怎么没看见你,你到哪了?】
秦姝:【路上堵着呢。】
傅司妤:【你到的时候跟我说一声,我去找你。】
秦姝:【好的。】
结束和傅司妤的聊天,秦姝放下手机,从包里摸出一个小镜子,补了补妆。
秦姝到的时候,沈家大厅里已是宾客如云,她一亮相,众人的注意力便被她吸引,视线若有似无的落在她身上。
秦姝自小便是焦点,早习惯别人的追捧,只是今天在场人看着她的目光不止是追捧,更多的是意味不明的探究。
秦姝跟在秦母身边同熟人打招呼,在宴厅内扫了一圈,没看到傅司妤,给傅司妤发的消息也没回,同秦母说了声,去里面找傅司妤。
宴厅后面是个大花园,里面建了泳池和休息区,年轻一辈游手好闲的名媛富少不用为了事业在宴厅里应酬,都堆在这一片聊天。
“秦姝今天好像也来了。”
“秦家不是和沈家闹崩了吗?她怎么还好意思来?”
“脸皮厚呗,网上不都说她家快要破产了吗?估计是想借沈老爷子八十大寿的机会攀上沈家吧,哎,你们说,她会不会是想借机和沈故重归旧好?”
这话一出,一圈好几个女人脸上的表情都谨慎起来。
沈氏家族公司光驰集团是百年名企,旗下涉及通信、影视、地产、金融等多个产业领域,扎根南城,经过沈家几代人的努力发扬壮大。
沈家三少沈故年前刚继承由他父亲创立的光骋集团,得到董事会的一致认可,能力出众,长相英俊,是很多上流名媛想嫁的对象。
前不久传出沈家老爷子在为沈故挑选联姻对象的消息,许多家中有适龄婚配女儿的家族心思都热络了起来。
这次沈老爷子的八十大寿俨然被他们当做是一场相亲宴,名媛们盛装出席,希望给沈家人留下好印象,吸引沈故的目光,嫁入沈家这个顶级豪门。
沈故私生活低调,唯一被外界知道的一段感情就是和秦姝订过娃娃亲,秦姝自然就成了她们最忌惮的对手。
坐在一群人最左边的女人轻蔑一笑,“她倒是想得美,就她那嚣张任性的脾气,沈故才不会要她呢,更何况她家公司现在资金链短缺,到处拉人投资,别说是沈家了,整个南城,也没有人家敢把她娶回去吧。”
“哎,先别说了,秦姝好像过来了。”
秦姝刚走到走廊上便隐约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议论自己,循着声音看过去说话的还真是熟人。
杜双双,一个十八线小模特,家里是做房地产生意,开着一个规模不算很大的公司,勉强挤进富二代的行列,以前经常跟在秦姝身后吹捧秦姝的才华和美貌,一张嘴巴巧舌如簧。不过自从网上传出秦家资金短缺的消息,杜双双就很少出现在秦姝面前。
以她的身份还不够格被邀请参加沈老爷子的寿宴,今天也不知又靠巴结谁混进来的。
秦姝站在走廊上,身上红色长裙包裹着她曼妙的身姿,腿长腰细,黑色的波浪卷披散在身后,耳垂上挂着一对圆润的珍珠坠,衬得精致的五官更加明艳动人,依旧是那个高傲的秦家大小姐,看不出一丝别人口中落魄的痕迹。
她眼睫微抬,眸光/气定神闲的落在杜双双身上。
一圈人瞥见她身上寻常人买都买不到的高定礼服,面面相觑,心中暗暗揣测网上关于秦家即将破产的消息到底是不是真的。
杜双双刚刚为了讨好新巴结上的周家大小姐周念薇,知道对方对沈故有意,刻意在她面前贬低秦姝,声音很大,未料秦姝突然出现,也不知自己刚刚的话有没有被秦姝听见,脸上闪过一抹不自在。
虽然网上都在传秦家濒临破产的消息,但具体内情如何,她们这群人又哪里清楚,更何况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百年豪门也不是那么容易倒的,她们在这里刻意贬低秦姝不过是往日被秦姝的家世和美貌艳压的憋屈,巴不得看到秦姝笑话,逞逞口舌之快罢了。
当着秦姝的面,杜双双还不敢跟她撕破脸。
杜双双站起来,笑着对秦姝招手,“姝姝你来啦,快过来坐,我们刚刚正聊你呢。”
其他人也跟着附和叫秦姝过去,变脸比翻书还快,好像刚刚贬低秦姝的人不是她们一样。
秦姝当然了解这些人什么德性,她从小被宠着长大,即便这阵子因为家里的事骄纵的性子被磨平了些,但骨子里的骄傲磨不去,更不是听到别人说自己闲话还能忍的性格。
她下巴微抬,饶有兴致的问杜双双,“哦?聊我什么呢?”
她装作没听见杜双双刚刚话的样子走过去,挑了下眉,“是不是又到处跟人说我才貌双全,你非常想去我工作室做模特了?杜双双,你这溜须拍马的习惯什么时候改一改呀,你这样让我很难做,夸得我都不好拒绝你了,不是我不帮你,你的形象实在不够上我的服装宣传册。”
语毕,有几个人没忍住笑出了声。
她们都知道杜双双以前是秦姝身边的小跟班,如今眼见着秦家不行了,又开始踩着秦姝巴结周念薇,两面三刀在她们圈子里是常有的事,但这么被挑明了打脸的还很是少见。
秦姝果然还是那个秦姝,说话一针见血,够损也够直接。
杜双双噎了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烧红,目光四处探寻能帮她说话的人,偏偏所有人心里都明白秦姝为什么嘲讽杜双双,刚刚奚落秦姝她们可都有份,秦姝那张嘴的厉害她们都是有见识的,谁也不敢贸然开口招秦姝的眼,免得被她当着这么多人面挤兑,像杜双双这样,脸就丢大了。
一圈人笑完了便把杜双双晾在那里,谁也没搭理她,开始聊别的话题。
没看见傅司妤,秦姝也没心情在这里跟这群人演什么姐妹情深,正准备返回宴厅,手机接到傅司妤的消息。
【二楼厕所,快,我刚探查到的消息,沈故现在正往厕所去的路上,快去厕所堵他,假装偶遇!!!】
秦姝看完傅司妤的消息,额角一阵黑线。
去厕所堵沈故?
疯了吧?
她堂堂秦家大小姐怎么能做这种事情,傅司妤出这主意也太不靠谱了。
犹豫两秒,秦姝抬腿快速往宴厅二楼厕所赶去。
她大概是真的疯了,刚刚杜双双她们的话虽然是恶意揣测她,但有件事还真让她们猜对了,她今天过来的目的就是要撩沈故,促成秦沈两家的联姻。
她心里清楚,想要让沈故和她结婚这条路长且阻,毕竟四年前是她先向沈故提起退婚的事。沈故心里指不定多恨她呢,但今时不同往日,为了保住秦家的公司,她必须尽快拿下沈故。
秦姝出生在秦家最繁荣的时代,那时候的秦家与今日风光无限的沈家不遑多让。
她奶奶秦老太太和沈家老太太是闺中好友,秦姝周岁宴抓周时,沈老太太牵着孙子沈故的小手凑近了看,秦姝被众人簇拥在中间,眼睛乌溜溜的扫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沈故身上,爬过去,笑嘻嘻的学着沈老太太的样子举起胳膊牵住沈故的另一只手。
这番举动逗得满堂大笑,秦沈两家门当户对,秦姝和沈故又只差三岁,沈老太太和秦老太太福至心灵,当场就说要给两个孩子订娃娃亲。
世家豪门给孩子订娃娃亲也不算少见,何况沈老太太和秦老太太是当众说要给两人订亲,秦沈两家都默认了这门婚事,只等两人长大便正式结亲。
秦姝从有记忆以来便常听人说自己是沈故的小媳妇,每每提到秦姝和沈故的娃娃亲,就会扯出秦姝抓周宴上的事,调笑秦姝这么小就知道给自己钓金龟婿。抢先拿下家世显赫的沈三少。
秦姝很不喜欢她们开的这种玩笑,好像她和沈故的婚事是她高攀了一样。
她是秦家大小姐,从小锦衣玉食,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肤白貌美,谁能娶到她都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怎么和沈故订亲就是高攀了?
优越的家世和美貌下脾气自然是傲气骄纵的,矜贵的大小姐最讨厌别人给她贴上沈故的标签,对老一辈一时兴起就把自己婚姻大事订下的行为更是不屑一顾。
但所有人都觉得她和沈故应该是一对,其实私底下她和沈故的关系并没有那么亲密,在她十八岁生日的时候,不知是谁提了一句,说她成年了,过两年到法定年龄就可以和沈故领证结婚了。
秦姝当时喝了点酒,见众人起哄,沈故坐在一旁不置可否的样子,大小姐脾气上来了,没忍住,便当众说自己还是单身,娃娃亲是小时候两家长辈的玩笑话,算不得数。
之后免不了被家中长辈训斥了一番,但那时候秦老爷子还在掌权,秦家如日中天,秦老爷子一向最宠爱秦姝这个孙女,见不得她受委屈,训斥几句就算过去了,和沈家的联姻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三年前,秦老爷子突然患病住院,益远集团不得不交到两个儿子手里,秦姝父亲和二叔的商业头脑都很平庸,秦家渐渐衰退,去年益远集团投资的一个大项目失利,导致集团资金链出现问题,急需一大笔资金注入,而她四年前和沈故解除娃娃亲的行为让其他企业觉得秦家与沈家关系破裂,不愿意冒着得罪沈家的风险帮秦家。
秦二叔腆着脸到沈家求沈老爷子帮忙,沈老爷子还算顾念旧情,没有一口回绝,但也暗示了他的顾虑,秦姝和沈故订过娃娃亲,如今婚已经退了,沈家如果出那么大一笔资金帮秦家,南城其他豪门会笑话他们沈家没有尊严,他们沈家也是要脸面的。
何况提起秦沈两家,大多数人都只能想到秦姝曾经和沈故订过娃娃亲,沈家帮秦家,会让别人觉得是沈故对秦姝有意,对沈故将来的婚事不利。
秦二叔回家把沈老爷子的话带给秦父,两人思考很久,能想到的办法就只有向沈家示好,让秦姝和沈故联姻。
沈老爷子倒没什么意见,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关键是在沈故这里,只要沈故同意和秦姝结婚,沈家其他人都没什么意见,当然,沈故如果想和其他人结婚,沈家人也没意见。
秦姝站在二楼厕所前的走廊上,面朝着通往厕所的方向撩了下头发,深吸口气,一双妩媚的桃花眼轻翘,光洁的大理石墙壁上照出她风情万种的身姿,秦姝眸中多了抹自信,以她的美貌,她就不信沈故能真像根木头似的一直不动心。
身后传来脚步声,秦姝从墙壁上看到男人英挺的身影,怔了下。
傅司妤刚刚给她发消息的时候就说沈故去厕所了,这会他不应该从厕所里走出来吗?怎么看这架势像是现在要往厕所去?
不管那么多,总之人是被她堵到了。
秦姝唇角一勾,转过身,对着沈故打招呼,“沈总,好巧啊,没想到在这里都能碰到你......”
沈故停下脚步,侧眸看她,声音淡淡的夹带着不带感情的冷意,“巧合?”
他今天穿了一身黑色西装,五官轮廓分明,模样冷峻,深邃的眼眸凝着她的脸,好像把她脑子里藏着的小心思看透了一样。
“在这种地方碰到,当然是巧合,沈总,你说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分啊?”秦姝挑眉,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不甘示弱的同他对视。
两人对视片刻,沈故收回目光,面不改色道:“我不认为和一个女人在男厕所前碰到是巧合。”
沈故说完没等秦姝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便迈着两条大长腿径直从她身边走过。
秦姝:“……”
他就这么走了?
她这是被沈故无视了?
她这么个大美人沈故居然无视她!!!
秦姝愤忿的瞪着男人走向厕所的背影。
内急!
这男人绝对是内急。

撩你成婚免费阅读

沈老爷子年纪大了,寿宴上亮了会相,受了沈家晚辈和宾客们的祝贺便回去休息了,留下沈家其他人同宾客们寒暄。
宴厅里觥筹交错,秦姝意兴阑珊的坐在一张桌子前,目光时不时瞥一眼被人簇拥在中间的沈故,从她坐到这里,短短二十分钟,已经有五个中老年男子带着他们各自的妹妹或女儿,光明正大的要介绍给沈故认识,三个女子假装不经意的走过沈故身边,想要吸引沈故的注意力。
还真是个抢手货。
秦姝心烦意乱的低头抿了口红酒。
“怎么样?你刚刚去二楼厕所有没有堵到沈故?”一袭蓝色短裙的傅司妤坐到秦姝旁边,迫不及待的询问秦姝进展。
秦姝无精打采的嗯了声。
傅司妤凑过来,压低声音说:“那你们有没有聊些什么?”
想到那男人刚刚对自己爱答不理的态度,秦姝咬了咬牙,没好气道:“他就是根木头。”
傅司妤一脸好奇的看着她,秦姝向后靠在椅背上,神色恹恹的把刚才发生的事简单说了一遍。
“撩他还不如撩根木头。”最起码木头不会长腿避开她。
傅司妤安慰道:“沈家人都这样,遗传的冰块脸,你看沈爷爷和沈二叔看起来都像冰山一样高冷,很不容易接近,但他们对老婆是真的宠,你没听别人说过吗?有些男人,看起来高冷,很难追,但他只要回头看你一眼,就代表,他那条命是你的了。”
“我不要他的命,我只要他和我结婚就行了。”
傅司妤怜爱的看着她,“他的命都是你的了,你还怕他不跟你结婚吗?到时候还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要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秦姝嗤道:“还热豆腐呢,我都追他那么久了,黄瓜菜都快凉了。”
她已经在家人的催促下撩拨沈故两个多月了,无数次的偶遇和嘘寒问暖皆以失败告终,屡战屡败,一股浓浓的挫败感涌上秦姝心头。
“算了,实在不行,就换个人联姻。”
秦家现在虽然资金链短缺,但毕竟根基深厚,只要拉到足够的资金投入,控制好网上的舆论,度过这次难关,依旧有机会恢复往日荣光。
秦姝在南城上流圈里有名媛之首的称号,很多豪门富少对秦姝都动过心思,只是从前秦姝对他们不屑一顾。
这次秦家出现危机,有几家私底下向秦家提出了要秦姝嫁过去联姻就会帮助沈家。
经过秦家人的精心挑选研究,还是觉得和秦姝自小订下娃娃亲的沈故最好。
沈家男人是出了名的宠老婆,上流豪门男人在外面养小情人的事情屡见不鲜,却从来没见过沈家人有在外面乱来的,而且已故的沈老太太对秦姝很是疼爱,沈老爷子爱屋及乌,对秦姝也很好,有这层关系在,就算当初秦姝退了和沈故的婚事,嫁到沈家也不会受欺负。
只不过选择和其他几家之中的一家联姻,只要秦家点头就可以直接准备婚礼,筹到资金,选择和沈家联姻,还要得到沈故的同意。
秦沈两家长辈都希望秦姝和沈故能重归旧好,但强扭的瓜不甜,如果沈故实在过不了当初被秦姝退婚的坎,不想娶秦姝,为了保住秦家的公司,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如今秦老爷子在医院还不知道秦家陷入危机的事,如果秦家真的破产,秦姝怕爷爷的身体受不了。
傅司妤听她这么说,不赞同道:“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怎么能这么草率决定,你另外几位备选对象不是风流花心,就是大腹便便,一个比一个不靠谱,不行,我绝对不同意你自暴自弃和那种人联姻。”
“可沈故不愿意娶我,我也不能按着他头跟我结婚吧。”
傅司妤沉默片刻,说:“你刚刚说你在厕所前的走廊上碰到沈故的时候,沈故是在往厕所的方向去?”
秦姝漫不经心的说:“是啊,怎么了?”
“那不对啊。”傅司妤捏住秦姝胳膊,一本正经的分析,“我看到沈故上厕所才给你发消息,那时候你还在花园里,以你和沈故到厕所的距离,沈故早就应该上完厕所出来了,怎么可能会在你后面。”
秦姝愣了下,“你的意思是......”
“他肯定是上完厕所出来了,然后看到你往那边去,故意返回去假装和你偶遇。”
秦姝反驳道:“不可能,你想多了。”
傅司妤:“怎么不可能,如果不是这样,你怎么解释他去个厕所走了那么久?”
秦姝噎了一声,经过傅司妤这波脑回路清奇的分析,她居然觉得有几分道理。
沈故不会真的是看到她在那边,故意走过去吧?
这个想法在秦姝脑中一闪而过,想到沈故刚刚无视自己的行为,淡淡道:“他可能就是内急,拉肚子,上了两遍厕所。”
傅司妤:“......”
“所以你准备就这么半途而废,嫁给那些颜值低,还经常在外面勾三搭四的男人,将来要是生了孩子,被他们劣质的基因拉低孩子的颜值,遗传不到你百分之一的美貌吗?”
秦姝脸色微变。
“你能忍受你每天吃饭睡觉对着一张低颜值的脸吗?”
秦姝整个人都快裂开了,生无可恋道:“行了,你别说了。”
秦姝是个颜控,作为秦姝的闺蜜,傅司妤知道自己刚刚说的都是秦姝的死穴,她一个都忍受不了。
秦姝掀起眼睫看向沈故,那人身侧站了一个比他矮大半个头的中年男子正在和他说话,他薄唇微抿,手里捏着个高脚杯,举手投足间沉稳优雅,面前的男人似乎说完了,他微垂头,同中年男子碰了个杯。
秦姝听不见他们说话,看那位中年男子红光满面哈哈大笑的样子,猜测他们应该是谈成了笔生意。
大约是她目光太专注,沈故感受到她的偷窥,目光漫不经心的扫了过来,金碧辉煌的灯光下,男人浅褐色的眸子仿佛浩瀚的星空,深邃明亮,又透着让人不易靠近的冷淡。
他的视线在秦姝身上停顿不过半秒,便略过她,转身走向别处。
秦姝被这近乎挑衅的一眼看得心头火起,耳边又传来傅司妤絮絮叨叨的声音,“难道你就要这样认输了吗?这不是你的性格啊?”
要现在认输,半途而废,放弃沈故,从另外几个贪图她美色的人里随便找个人联姻嫁了,然后一辈子记得勾引沈故失败这么屈辱的事情过下半生?
当然不可能。
她秦姝的字典里就没有认输这两个字。
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已经在一个男人身上栽了跟头,那就抱住他一起在地上翻滚。
秦姝捏紧拳头,眼睛盯着沈故的方向,唇角勾起一抹志在必得的弧度,“我一定要拿下他,就算他是个和尚,我秦姝这辈子,也要把他拉入这俗世红尘。”
傅司妤被她这阴恻恻的笑弄得背后一凉,感觉她看沈故的眼神就像盘丝洞的蜘蛛精盯着唐僧肉似的,担心她会一不做二不休,做出什么疯狂少儿不宜的事情,沉吟道:“如果实在不行还是算了吧,我手上还有些资金,我可以……”
话说一半就被秦姝打断,“没有不行,我必须行。”
傅司妤顿了顿,拍了拍她的肩膀给她打气,“加油。”
“对了,送你个东西。”
傅司妤从包里摸出一串钥匙递给秦姝,秦姝接过去问道:“什么钥匙?”
“我在市中心的房子,前两天你不是说你现在住的房子准备卖了,重新租房子吗?我这刚好有一套房,空了好几年,昨天我闲着没事做,到那边转了转,发现一个意外的惊喜。”
秦家现在急需用钱,她名下几处房产陆续挂出去卖,仅剩的住处也在两天前找到了合适的买家,这周末前就要搬出去。
秦姝抬眸问道:“什么惊喜?”
傅司妤神神秘秘的说:“等你搬过去就知道什么惊喜了。”
宴会结束后,秦姝没跟秦母一起回秦家,去了自己现在住的房子,不过这里很快就不属于她了。
临睡前,秦姝打开手机的二手交易平台,在订单消息里看到好几条新订单,到衣帽间里找到买家已经付款的包包衣服打包好,准备明天让快递员上门把东西寄出去。
衣帽间放包包的橱柜已经空了大半,剩下的包也都被秦姝挂在了二手交易平台上,都是价值不菲的奢侈品包,当秦姝眼睛不眨就能买下一整面墙的包时,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会落魄到靠卖这些包度日。
晚上秦姝睡的很不踏实,翻来覆去做了好几个梦,早上醒来梦里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只隐隐约约觉得不是什么好梦。
一打开手机就看到傅司妤发过来的消息,问她什么时候搬家,需不需要帮忙。
秦姝原本是打算今天去工作室,等到周末再搬家,看到傅司妤的消息,想了想,这几天房子的买家可能会频繁过来看房子,继续住在这不太方便,决定还是今天先搬家。
搬家这种事找搬家公司就行了,秦姝没让傅司妤帮忙,自己在网上叫了辆货拉拉把东西搬了过去。
傅司妤出手阔绰,给秦姝借住的房子是坐落于市中心的海景房,复式设计,总面积七百六十多平,比秦姝之前住的地方还要大上一倍。
秦姝收拾好东西,坐在沙发上给傅司妤打视频。
傅司妤视频接的很快,“怎么样?房子还满意吗?”
秦姝笑眯眯的说:“你的房子我当然满意,不过你有没有觉得这房子有点太大了。”秦姝刚刚把所有房间都参观了一遍,发现二楼还装修了两间儿童房,很明显,这房子不是设计给单身住的。
傅司妤点头说:“一个人住确实空旷了点,我名下还有一套三百多平的房子,本来是想让你住那一套的,不过后来我发现这一套房子藏着的惊喜,觉得还是这一套更适合你。”
她三番五次提到这房子有惊喜,秦姝被她勾起了好奇心,问道:“你就直接说吧,到底是什么样的惊喜?”她实在想不明白一套房子能藏着什么惊喜。
秦姝最后也没从傅司妤口中问出到底是什么惊喜,说要让她亲自发现这个惊喜,难不成是傅司妤在哪个房间里给自己藏了什么礼物?
结束和傅司妤的视频,秦姝又把各个房间都看了一遍也没发现什么玄妙之处。
忙活了一天,秦姝有点饿,打开外卖平台,点了份外卖,靠坐在沙发上悠闲的刷手机,等外卖。
想到自己今天还没在沈故面前刷存在感,秦姝打开手机相机认真的找角度拍了一张自己的照片。
照片里,她穿着一条黑色吊带裙,两条匀称修长的美腿交叠放在沙发上,皮肤雪白,纤长的睫毛下,一双含笑的眼睛顾盼生姿,微微上扬的唇角似有万种风情,让人心神荡漾。
秦姝满意的看着前置高清像素拍下的照片,发了条仅沈故可见的朋友圈。
配了一段文字。
“想念你,我的有缘人,希望未来的日子里,每天都有你。”
秦姝自己都受不了这么恶心肉麻的话了,这种仅沈故可见的朋友圈在过去的两个月里,她每天都坚持发至少一条,发完朋友圈怕沈故不刷朋友圈看不见,又给沈故的微信私发了一条消息。
【沈总,吃晚饭了吗?】
发完消息,秦姝静静的等了十分钟,不出所料,沈故压根就不搭理她这种无聊的问题。
虽然早已习惯沈故沉默是金的态度,但她追沈故两个多月,和他之间的关系毫无进展,还是让秦姝感受到了压力,都说女追男隔层纱,一捅就破,怎么沈故这层纱,比城墙还要厚。
手机接到一条来电,是外卖员打过来的,这个小区物业不让外卖员进来,让她去大门口取外卖。
秦姝穿了鞋子,下楼取来外卖,刚走出电梯,便看到隔壁房门前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微垂着头,正准备输入门锁密码进屋。
秦姝愣了下,瞬间明白傅司妤口中的惊喜是什么了,眼睛一亮。
沈故就住在隔壁。
这可真是天赐良机,傅司妤真是老天爷派给她的天使。
察觉到身后的视线,沈故回头,目光恰好同她对视。
男人薄唇轻抿,看着她的眼神带着审视。
秦姝单手提着外卖,另一只手撩了下头发,勾了勾唇,笑盈盈的说:“沈总,这么巧,你住这里?”
沈故盯着她身上的裙子,眸光略过她那两条莹润的白腿,想到她在朋友圈里发的那张照片,眉头微皱,一向冷淡的语气里明显带了几分不悦,“我一直住这里。”
不知是不是错觉,秦姝总感觉他这句话像是抱怨她连他住在这里都不知道。
秦姝哦了声,脑子还没从以后和沈故做邻居的喜悦中回过神,随口说了句客套话,“我是今天搬过来的,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请多多关照。”
以秦姝对沈故的了解,沈故应该不会回应她的客套话,已经做好了他转头就走,冷场的准备,沈故突然挑了下眉,抬腿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男人忽然的靠近让秦姝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属于男人身上的气息萦绕在鼻尖,高大的身躯挡在身前,让秦姝有一种被掌控的慌乱。
她忍着想要逃离的冲动,佯装淡定的仰起头,一双天生的风流眼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氛弥漫在两人周围,沈故微垂着头,目光盯在她脸上,意味深长道:“你想我怎么关照你?”

小编推荐

小说《撩你成婚》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撩你成婚秦姝沈故全文免费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