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王独宠替嫁医妃有点撩(杜染司徒奕)
冷王独宠替嫁医妃有点撩(杜染司徒奕)

冷王独宠替嫁医妃有点撩(杜染司徒奕)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6

小说介绍

杜染司徒奕小说——冷王独宠替嫁医妃有点撩全文免费阅读特别推荐,趁着男人愣神之际,杜染一把推开了男人,并抓起地上的碎片,直接抵在了男人的颈动脉处:“你现在就离开,否则这一瓷片划破你的颈动脉,不出一刻你便会失血而亡!”

小说简介

趁着男人愣神之际,杜染一把推开了男人,并抓起地上的碎片,直接抵在了男人的颈动脉处:“你现在就离开,否则这一瓷片划破你的颈动脉,不出一刻你便会失血而亡!”

冷王独宠替嫁医妃有点撩全文阅读

那人的瞳孔里闪过一丝光芒,声音带着磁性,随后说道:“那你嫁的是谁?”
“我……我嫁的自然是冷王!”
杜染断定眼前的人不是冷王,因为他既没有伤疤,也不是残疾。
男人好像对杜染很有兴趣,便越来越靠近她,凛冽的气息让杜染呼吸一窒,随后直接推开了他,便从喜床上下来,坐到了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你快离开吧,我的夫君可是战神冷王,若是被别人看见你闯了他王妃的闺房,你可要没命的。”
杜染说完,便饮了两大口茶。
男人闻言,嘴角带着一抹不明显的笑意,看来坊间的传闻已经愈演愈烈,府内的保密工作做的也不错。
“原来是小嫂嫂,失敬失敬,我乃司徒奕的同胞兄弟,司徒琰。”
男人带着三分轻佛地语气又说道:“难道嫂嫂不知道,我哥哥……已经成了废人?”
“废人”二字的语气格外的重,甚至多了几分嘲弄的意味。
“既然是冷王的弟弟,就应该知道尊卑有别,内外有分。”
说完了停顿了一下,又接了一句:“还有……长嫂如母。”
尽管杜染没有见过司徒奕,但身边的人看似恭敬,也是虚与委蛇,自己经历过这些事,自然懂得。
想到这里,不觉对司徒奕多了几分同情之心。
“司徒琰”听到这话,也愣了一瞬,便重新打量了一番眼前的杜染—虽穿着喜服,可是额角却泛着青紫,嘴角还有血迹没有擦干,红肿脸颊还不知道哪里蹭了灰尘。
他自然知道如此不讲究,必然不是原先嫁入府中那位极为受宠的杜家二小姐杜鸽,但不过是冲喜,嫁进府里的究竟是谁也无人会深究。
“司徒琰”眼角含着笑,突然一把扯住了杜染的手腕,扫开了桌子上的茶具,便将她推倒在座子上:“嫂嫂何必推辞,门外的人都让我支开了,没人会打扰我俩的好事。”
说完,他便把手伸进了杜染的亵衣之中,一瞬间的触感竟让他有些着迷。
“啪。”
男人感觉到脸颊火辣辣的疼。
“登徒子!”
趁着男人愣神之际,杜染一把推开了男人,并抓起地上的碎片,直接抵在了男人的颈动脉处:“你现在就离开,否则这一瓷片划破你的颈动脉,不出一刻你便会失血而亡!”
男人听的有些迷糊,颈动脉?
“快走!”杜染喊出了声。
“司徒琰”好像丝毫不害怕她手中的瓷片,开口说道:“你是第一个对我动手的女人,也是第一个威胁我的女人。”
说完,他向后看了一眼,看见了杜染眼睛中含着的泪,不觉得心下一软。
“既然嫂嫂愿意守活寡,那自当我没说。”
男人说完便离开了闺房,直到关上门,杜染才放松下来。

冷王独宠替嫁医妃有点撩免费阅读

“贱人,还由得你要不要了?”
“砰!”地一声,杜染被一脚踹倒,额头也撞在了桌角上,鲜血从自己额角处留了下来,眼前也开始模糊。
“来人,把她给我绑了,送去王府!”一个中年男人地声音落下,一拍桌子,便离开了前堂。
剩下一个身着华服的女人,对着身边的婢女说:“到底也是去冲喜的,不用打扮了,就这副样子送去吧。”
杜染被人横七竖八地绑到了花轿上,也根本无人为她止血,几天来在柴房的忍饿挨冻已经让她虚弱到了极点,头上的伤也越来越疼,眼皮也越来越沉。
——娘,对不住了,女儿坚持不住了。
顷刻。
“王妃?王妃?”
杜染揉了揉额头,缓缓苏醒,看着周边的铜镜木桌,脑海中窒了一瞬,这是在哪儿?
“王妃,你醒了,我是冷王府里的嬷嬤,如今送您进洞房了,老奴也就退下了。”
说完,眼前的老妇人福了福身子,便离开了卧房。
杜染回忆着那人的穿着打扮,再看着周边的装束,一下子明白了。
她——穿越了。
昔日华国中医药大学博士,靠着从中药内提取出的蓝蒿素即将问鼎世界医学之巅,却不曾想被手下带的研究生给害了,只为了偷取自己的医药成果。
醒来,竟然穿越到了一个同名同姓的倒霉鬼身上。
“贱人,还有你想着要不要的?你算什么东西!你不过是个府中无宠,嫡母去世的嫡女罢了!有什么资格说不!冷王如今已经瘫痪,不能人事,我不可能让我亲女儿去守活寡!”
耳边回荡着这句话,好像在提醒着杜染什么。
突然,头痛欲裂,无法动弹,无数信息也从脑海中迸发出来。
杜染,十五岁,吏部尚书府嫡长女,母亲早亡,父亲扶正了小妾刘氏,诞有一女,名为杜鸽,城府极深。
杜染此番所嫁是皇帝二子,冷王司徒奕,有大炎朝的战神之称,三个月前上了战场虽然大胜,却受了重伤,据说双腿从此不得站立,满脸刀伤,可怖之极,最糟糕的是如今还未醒来。
杜家尚书杜成原本看冷王势大求了姻亲给杜鸽,却不想冷王竟然成了残疾,皇帝爱子,勒令冲喜,于是杜染被李代桃僵,送进了冷王府。
“愿你代我好好活下去。”一阵声音从脑中传来,让杜染的头又痛了起来。
“你是谁?”
“我就是从前的杜染,从前的我过于懦弱,行事温吞,又因痴傻被人瞧不起,终是成了一枚殒命的棋子,现在我把这副身子赠予你,你要好好活下去。”
那声音听起来倒像是个善良的,语气也是诚恳。
“别啊!让我回去!我还要靠医术拯救全人类呢!”杜染大喊道!可没用,那声音已经飘散而去,想必那位原主已经离开了。
吱呀……
房门被推开了。
杜染心中一紧!
是谁?
只听那人的脚步越来越近,杜染随着喜帕下的缝隙看去,一双男人的黑靴映入眼帘。
冷王不是卧病在床?那这人又是谁?
突然,额头上的喜帕被一把扯去,头顶上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
“新娘子未免也太丑了吧。”
杜染抬头看了一眼,便愣住了,眼前的人明眸皓齿,一双剑眉底下是一双丹凤眼,鼻梁高耸,薄唇如剑。
“与你何干!又不是嫁你!”杜染一把夺过喜帕,没好气的说道。
那人的瞳孔里闪过一丝光芒,声音带着磁性,随后说道:“那你嫁的是谁?”
“我……我嫁的自然是冷王!”
杜染断定眼前的人不是冷王,因为他既没有伤疤,也不是残疾。
男人好像对杜染很有兴趣,便越来越靠近她,凛冽的气息让杜染呼吸一窒,随后直接推开了他,便从喜床上下来,坐到了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你快离开吧,我的夫君可是战神冷王,若是被别人看见你闯了他王妃的闺房,你可要没命的。”
杜染说完,便饮了两大口茶。
男人闻言,嘴角带着一抹不明显的笑意,看来坊间的传闻已经愈演愈烈,府内的保密工作做的也不错。
“原来是小嫂嫂,失敬失敬,我乃司徒奕的同胞兄弟,司徒琰。”
男人带着三分轻佛地语气又说道:“难道嫂嫂不知道,我哥哥……已经成了废人?”
“废人”二字的语气格外的重,甚至多了几分嘲弄的意味。
“既然是冷王的弟弟,就应该知道尊卑有别,内外有分。”
说完了停顿了一下,又接了一句:“还有……长嫂如母。”
尽管杜染没有见过司徒奕,但身边的人看似恭敬,也是虚与委蛇,自己经历过这些事,自然懂得。
想到这里,不觉对司徒奕多了几分同情之心。
“司徒琰”听到这话,也愣了一瞬,便重新打量了一番眼前的杜染—虽穿着喜服,可是额角却泛着青紫,嘴角还有血迹没有擦干,红肿脸颊还不知道哪里蹭了灰尘。
他自然知道如此不讲究,必然不是原先嫁入府中那位极为受宠的杜家二小姐杜鸽,但不过是冲喜,嫁进府里的究竟是谁也无人会深究。
“司徒琰”眼角含着笑,突然一把扯住了杜染的手腕,扫开了桌子上的茶具,便将她推倒在座子上:“嫂嫂何必推辞,门外的人都让我支开了,没人会打扰我俩的好事。”
说完,他便把手伸进了杜染的亵衣之中,一瞬间的触感竟让他有些着迷。
“啪。”
男人感觉到脸颊火辣辣的疼。
“登徒子!”
趁着男人愣神之际,杜染一把推开了男人,并抓起地上的碎片,直接抵在了男人的颈动脉处:“你现在就离开,否则这一瓷片划破你的颈动脉,不出一刻你便会失血而亡!”
男人听的有些迷糊,颈动脉?
“快走!”杜染喊出了声。
“司徒琰”好像丝毫不害怕她手中的瓷片,开口说道:“你是第一个对我动手的女人,也是第一个威胁我的女人。”
说完,他向后看了一眼,看见了杜染眼睛中含着的泪,不觉得心下一软。
“既然嫂嫂愿意守活寡,那自当我没说。”
男人说完便离开了闺房,直到关上门,杜染才放松下来。

小编点评

冷王独宠替嫁医妃有点撩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