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为何不爱白月光了(虞聘容殷迟晏)
夫君为何不爱白月光了(虞聘容殷迟晏)

夫君为何不爱白月光了(虞聘容殷迟晏)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5

小说介绍

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夫君为何不爱白月光了》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唧唧复唧唧原创的一部古言 小说,小说精彩分享“他吃酒吃醉了?”虞聘容被冻的浑身僵硬,扶上兰馨的手,“是他把我丢下,恐怕是恨不得我再也不要回去吧!”小编为您带来虞聘容殷迟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冬夜。
白雪皑皑,几乎下了整整一日,整条街道都被铺上了一层雪白,却盖不住今日永王大婚,十里红妆留下的礼炮彩纸,永王府的礼乐更是隔了几条街还能听见。
虞聘容慢慢的走在街道上,雪地被踩出深浅不一的脚印。堂堂衍王妃,出门却连顶轿子都没有,实在寒酸。
可明明去时,是坐的轿子,去永王府道喜。回时,却被夫君在半道丢下。
冰天雪地,比不上她心寒。

夫君为何不爱白月光了全文阅读精彩赏析

冬夜。
白雪皑皑,几乎下了整整一日,整条街道都被铺上了一层雪白,却盖不住今日永王大婚,十里红妆留下的礼炮彩纸,永王府的礼乐更是隔了几条街还能听见。
虞聘容慢慢的走在街道上,雪地被踩出深浅不一的脚印。堂堂衍王妃,出门却连顶轿子都没有,实在寒酸。
可明明去时,是坐的轿子,去永王府道喜。回时,却被夫君在半道丢下。
冰天雪地,比不上她心寒。
丫鬟兰馨提着灯远远跑来,满脸焦急,说:“王妃,王请您赶紧回去!”
“他吃酒吃醉了?”虞聘容被冻的浑身僵硬,扶上兰馨的手,“是他把我丢下,恐怕是恨不得我再也不要回去吧!”
“是…是…”兰馨似有些为难,结巴了半天才回说:“是王爷说要和春霏姑娘拜堂,请…请您回去吃……诶,王妃?”
没等她说完,虞聘容便甩开她的手,疾步而去,几次因路滑险些跌倒,却终究还是由于心急在衍王府门前跌了一跤,磕的膝盖生疼。
但她顾不得疼,赶到主屋,果然见殷迟晏和春扉坐在一起喝着交杯酒。
一个女人,她也敢?
虞聘容冲进去,抢过春扉手里的酒杯狠狠砸碎在地上,头上的鎏金穿花戏珠步摇随着动作剧烈摇动,表露着她内心的愤怒。
春扉有些胆颤,衍王妃悍名在外,一般人得罪不起。
旁人怕她,殷迟晏却不怕,他笑着将自己手里的酒杯递给春扉,“来,给王妃敬酒,这是礼数。敬了这杯酒,你就是我衍王府的人了,我们一会儿就去洞房!”
洞房?
虞聘容心中冷笑,殷迟宴这想打她的脸!
成婚一年,殷迟晏从不曾碰过她,如今却要和一个女人圆房,他是准备要把她置于何地?
春扉颤颤巍巍的拿起酒杯,慢慢站起来递向虞聘容,红唇轻启,“王……”
不过是虞聘容连看都没有看她,只是面对着殷衡,似嘲讽道:“王爷如此有能耐,干脆现在马上赶到永王府去把永王妃抢回来,说不定他们现在还没洞房呢!”
“啪”的一声,殷迟宴拍桌而起,怒视着虞聘容的目光满是嫌恶和憎恨,他没回她的话,只是拉起春扉就要往走。
虞聘容压抑的怒气彻底爆发,拔下头上的步摇拽住春扉,在她脸上狠狠划了一刀,“你要娶一个女人,我还没死呢!”
春扉的尖叫声划破长夜,她捂着脸,鲜血却从她的指缝中源源不断的渗出。
而殷迟晏反应过来后,甩了虞聘容一把巴掌,直接将她扇倒在地,她却不顾狼狈,仰头笑的有些疯癫,指了指容殷衡,又指了指春扉,“你不是就是因为她这张脸长得像柳灼鸢才带她回来么,我现在划花她的脸,我看你还怎么跟她洞房,喝交杯酒!”
殷迟晏没有立即发作,唯有那双握成拳的手紧了又紧,满腔的怒意从他的眼底泄出,他盯着虞聘容,死死的盯着,犹如索命的恶鬼。
好半晌,他才扬声吩咐说:“王妃得了疯病,把她拖回凝霜阁,钉死在里面,谁也不准放她出来!”
虞聘容呵斥,不敢置信,“你敢?!”
殷迟晏却残忍回道:“关进去之前,先打断她的腿!”
他说完便走,虞聘容在身后吼叫,“殷迟晏,我是镇国大大统领的独女,你敢?”
他脚步不停,几个侍卫领命进入,架起虞聘容就要往外拖,可她习过武,不会轻易就范,于是便和侍卫打斗了起来。
原本她是占上风的,可不知为何,膝盖好像被什么东西击中,突然一软,整个人往地上倒去,前额重重砸在了桌角上,昏了过去。
再醒来,耳边回荡着一片哀嚎声,哭丧似的。
屋内丫鬟跪了一地,虞聘容从床上起来,欲将为首的兰馨扶起,“哭什么,晦气不晦气,我……”
随虞聘容口里未说完的话一同僵住的是她的动作,因为她的双手居然直直穿过了兰馨的身躯,而且兰馨对她说的话充耳不闻,仿佛是听不到!
更让她无措的是,她回头竟看到自己的躯体明明是好好的躺在床上,却是…毫无生气!
难道说兰馨她们真的是在哭丧,她已经死了,如今自己这只不过是一缕亡魂?
兰馨拉着她早已冰凉的手,泣不成声,“王妃您说您费劲千辛非要嫁入王府真的值得吗,我去通报了那么多次,王爷他就是不肯来看你一眼,却忙着给那个春绯请太医……”
听此,虞聘容心酸一笑,殷迟宴会这样做,她一点儿也不奇怪。
只是她若死了,那春绯又阴毒,她岂会轻易放过自己身边人,她另一个陪嫁丫鬟兰雪就已经被她设计活活给毒死了。
有殷迟宴撑腰,她半点也奈何不了她,现下想来她当时那根钗子就应该直接刺向她的喉咙的!
她死了,兰馨也必然不能活着走出王府。
她出了门准备去找春绯,却见殷迟宴身边的心腹初夏,一脸急切的进了书房。她不免好奇便跟了进去,却听见了个不得了得消息。
只听初夏俯首站在殷迟晏面前说:“王爷,俪贵妃和陈太医被打入大牢了!缉拿虞大统领的精卫此刻怕也已经包围了大统领府!”
虞聘容皱紧了眉,觉得他是在胡说。
俪贵妃是她的姨母,陈太医是她的外祖父,那虞大统领更是她的亲生父亲啊!
她虞家满门荣耀,他在这儿胡诌什么?
可,容迟晏偏又说道:“物极必反,虞大统领功高盖主,父皇本就忌惮他。俪贵妃盛宠多年,她儿子,我那个六皇弟亦风头正好,更显得虞家权势滔天。如今宫里查出俪贵妃伙同陈太医毒害太子,更是一纸密保状告虞大统领欲谋反要扶持六皇帝上位。”
“不可能!”虞聘容急的直喊,“我父亲不可能谋反的!”
只是那两人自然是听不到,又见容迟宴从桌上拿起一个信封。
“不论真假,父皇是铁了心要除掉这个隐存的威胁的!虞家……没救了!”随即,容迟宴将那个信封放在烛火上燃烧。
初夏面露惋惜地看着,叹道:“这可是王爷费尽心机得到的能证明虞家清白的证据,本想交给王妃作为交换,希望她能打消嫁给您的念头,可她……”
“哼!虞聘容…那个毒妇,她竟然狠到给灼鸳下药累她丢了名声,又设计让她嫁给永王,她害本王失去了所有的机会!那本王便要她等着看,等着看她虞家是如何覆灭的!只是没想到,她竟然死的这么便宜!”
说罢,他恼恨的挥手,一把将桌上的烛台打翻在了地上。虞聘容连忙俯身去捡那个烧了一半的信封,想看个究竟,却是摸不到,触不着。
她急了,蹲在地上却是连哭都哭不出声来。
她不愿接受事实,认为是她撞晕了过去,她只是在做梦。
然而紧接着,她发现自己的魂魄开始一点点的消散,直至完全失去了意识!

夫君为何不爱白月光了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虞聘容惊出了一身的汗!
睁开眼时,松了好大的一口气,果然只是做梦!
可她左看右看,越瞧越觉得不对劲,整个房中满是喜庆的红色,桌上那双只有成婚时才用到的红蜡烛都还没燃完。
她一个激灵坐了起来,这不是她和容迟宴成婚时的婚房吗,可她们明明都已经成婚一年了!
敲门声起,丫鬟兰馨推门而入,吹灭蜡烛后走到虞聘容的身旁,不满的嘟哝,“王爷也太过分了,成婚当晚竟然流连青楼,刚刚才醉醺醺的回府来,根本就不把您放在眼里!”
闻言,虞聘容倏地红了鼻子。
她竟然不是在做梦,她是真的磕死在了桌角又重生回来了!
虞家,抄家问斩的事,也是真的!
“王妃你怎么哭了?别哭呀,大不了咱们进宫告诉俪贵妃,让贵妃娘娘去找皇上,有皇上做主,王爷说不定会……”
虞聘容却只是摇头,唯有眼泪如断线的珠璃不停的落。
如此看来,虞家落得那般处境,她也是有责任的!
殷迟宴根本就不想娶她,而他早就知道有人要谋害她们虞家,因此手里握着能救虞家的证据,准备要和她交易的。
她若执意嫁给了他,那么,将来就没有人能救的了她虞家了!
她抓着兰馨的手,整个人都似乎在发抖,既然重生,为什么又不能让她重生在还没和殷迟晏完婚之前?
她不能放任全族的性命不顾,一边是不爱她的男人,一边血肉亲情,孰轻孰重……
她深呼吸让自己镇定一些,吸了吸鼻子,吩咐兰馨道:“帮我准备纸笔!”
不一会儿,她便提起笔,却恰巧看见屋外端着水壶进来的兰雪,不觉一愣,这个时候的兰雪还是活着的。
其实不晚,一切都还来得及!
只是她还未写完,两个丫鬟就已经看出了她字里行间的不对劲,纷纷来阻。可虞聘容已然下了决心,写完又将纸张装进信封,拿着就出了门,直奔向殷迟晏的房间,亦不顾他门口守卫的阻拦,闯了进去。
不料此时的殷迟晏正在里面换衣服,她进门时,他还半敞着胸膛。
若是以往,她定会羞涩的红了脸,可如今她有的只有满腹的苦涩。他换下的婚服被随意丢在角落,可见他是恨透了她的。
她别开眼等他穿好衣服,可谁知殷迟晏却只当没看见她,穿戴整齐便准备走出房间。
“我没有给柳灼鸳下药!”
他果然停住及脚步,却仍背对着她,显然不信她,虞聘容走近他几步站在他的身后,“王爷自可去细查,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不怕查!”
半月前的诗会,柳灼鸢中了催情药险些失了身,虽未酿成大祸却也叫她损了名声。
原本,殷迟晏是准备一同迎娶她为侧妃的,出了那事,宫中忌讳便绝了他的念头。只是虞聘容不知道这事怎么在他殷迟晏的眼里,是会和她有关的?
她虽跋扈,可她也要面子,她自知以家中权势自然能得到衍王妃的名分,向来不屑于自降身份去做那等下九流之事!
她只承认后来她设计柳灼鸢嫁给永王的事,那是因为殷迟晏为着柳灼鸢对她百般冷淡,而柳灼鸢回回见到她总要嘲讽她的不得宠。她心灰意冷才去宫里求了姨母,姨母出的主意让皇上下旨将柳灼鸢赐给了那个草包永王。
“木以成舟,自然是随你如何说!”殷迟晏还是不信她,大步流星又要走。
“殷迟晏!”虞聘容追上她,将他拽在门口,掏出准备好那个信封递给他。
信封上端端正正的写着三个大字:和离书!
“你…”殷迟晏反应不及,怔楞下来,“你在耍什么把戏?”
虞聘容抓起他的手,将信封塞于他的手中。
他的手那样的温热,可从来都是不属于她的,说来讽刺,这是她来第一次碰他的手,却是以这样的原因。
她立即背过身去,鼻尖不由自主的发起酸,几个深呼吸才让自己不会哽咽出来。
“当然,我们刚成婚自然还是要做做样子的,否则宫里那关就过不去。我给你和离书是想对你承诺,我不会霸着你衍王妃名号不放,待时机成熟,我自会离开,届时咱们依然可以嫁娶自由!”
“你不觉得你这行为很可笑吗?”殷迟宴仍旧冷淡,满口不屑说:“昨日刚完婚,今日你就给我和离书,我不知道你是做戏给谁看?你若真有这份心,昨日就该当场悔婚,何必等到今日!”
是啊,他说的没错,可这不是没让她重生在昨日吗!
但不管重生在几时,她都必须及时止损。
“你放心,我再也不会恬不知耻的缠着你,柳灼鸢那边等风头过去了,你还是可以……”
殷迟晏却急急打断她,语气透着不耐,“你还想对她做什么?诗会的事情我自然会细查,同时我也警告你,你若再敢对她做什么,当心你自己的命!”
“我明白!”
她扭头踏出门槛,不知何时已然泪流满面。爱上殷迟晏,从头到尾都是她在自讨苦吃。
回到凝霜阁,她将自己锁在门里大半日。
她明白,光是和离书还不够,若是重生在成婚前,一切还好说。诗会的事情定是有人要在栽赃她,可这都已经过了半月,真要查起来也是没那么简单的。
何况,这婚都已经结了,即便日后和离,对殷迟晏来说也总是有遗憾的。
她唯有尽可能的让殷迟晏对她的恨意减少些,保不齐她还得亲自把柳灼鸢送他的身边。
虞家满门荣耀,她也想知道究竟是谁要害他们!
不知不觉入了夜,她从房中出来的时候,丫鬟已经准备好了晚饭。
才上桌,院门口就气势冲冲的进来一个人,殷迟晏。他手里捏的是早上她交给他的那封和离书。
“虞聘容,你真叫本王恶心!”
话落,他又当着她的面将那封和离书撕成了碎片,一杨,全洒在了她的饭桌上。
她心跳的厉害,问:“发生…什么事了?”
她慢慢放下筷子,看了一眼身旁的兰馨和兰雪,见兰雪突然心虚的垂下眼,她顿感不妙。
“这头惺惺作态的给我和离书,那头又让人进宫状告我的罪行。我夜宿青楼,惹得你肝肠寸断,新婚第二日便心如死灰给我和离书,你多委屈?”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虞聘容殷迟晏完整版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