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王妃她拽翻天了(秦语楚延年)
神医王妃她拽翻天了(秦语楚延年)

神医王妃她拽翻天了(秦语楚延年)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5

小说介绍

《神医王妃她拽翻天了 》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秦语楚延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姜婉 所编写的,讲述了 他嘶哑的声音里,带着最后一丝清明和克制,“我不方便透露身份,告诉我你的名字……”陌生的记忆,猛地灌入秦语的脑袋。

小说简介

夜色凄迷,永泰寺后山上的树林里,有一双人影。
“你叫什么名字?”
身形精健的男人,将秦语放在一块平整的大石头上,欺身解她衣扣。
秦语脑袋昏沉……她被人从楼梯上推下去,摔到了头。

神医王妃她拽翻天了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夜色凄迷,永泰寺后山上的树林里,有一双人影。
“你叫什么名字?”
身形精健的男人,将秦语放在一块平整的大石头上,欺身解她衣扣。
秦语脑袋昏沉……她被人从楼梯上推下去,摔到了头。
原以为醒来会在医院,可如今是什么情况?
身下是冰凉平整的大石头,面前是长发束髻,肩宽腰窄,肌肉紧致,体温灼热的古装男人?
两个人的状态都不对,她小腹处有一股股的热流向外涌。
她动作放肆地攀住男人的脖子,只有用力贴近他,体内那头咆哮的凶兽,才略感舒适。
男人忍得辛苦。
他嘶哑的声音里,带着最后一丝清明和克制,“我不方便透露身份,告诉我你的名字……”
陌生的记忆,猛地灌入秦语的脑袋。
她没死,却穿越到了另一个人身上!
而且原主,正遭遇着被陷害失贞、被抢亲的阴谋……
秦语哪管得了那么多?身体已经背叛理智,她此时活像一只凶悍的小母猫。
“萍水相逢,何必问姓名?”
“你我算是彼此解毒,互不相欠……”
男人愣了一下,继而再也克制不住……
他身材很好,肌肉精健,隆鼓的胸肌,紧实的腰线,没有一丝赘肉。
秦语乐观地想,如今这情况,总好过她被那一群人糟践……
原主秦良玉,生在官宦之家,但因八字不好,刚出生就被遗弃在云梦城老家。
如今因婚约被接来京都伯爵府,还没过上几天大小姐的日子,就被妹妹算计。
妹妹买通嬷嬷,将她关在永泰寺的佛堂里,又买通了一群小混混要玷辱她。
毁她清白,夺她婚约……
“你为何、也被关在佛堂里?”秦语抱紧了男人的肩,忍不住凑近他耳边问道。
男人低哼一声,“受了伤,躲一躲。”
“佛堂里的香有问题。”秦语知道,那是原主的好妹妹准备的。
男人动作微微一顿,“告诉我你的家世,我会对你负责。”
秦语低笑一声,“那倒不必,你替我打晕了那一群混混,咱们算是两清了。”
男人似乎不满,重重的哼了一声,动作发狠。
秦语从头麻到脚,大汗淋漓,母胎solo的她,觉得……一点儿也不吃亏。
最遗憾的是,这里光线太暗,她看不清男人的脸,只觉得他低沉暗哑的音线,实在是太好听了。
单冲这个声音,她就粉了。
远远的有声音传来,“跑哪儿去了?”
“就在这附近,跑不远!”
“叫哥几个抓住,狠狠地教训她,叫她知道知道厉害!”
秦语闻声,心中一紧。
“有人找过来了,自己还能走吗?”男人在她耳畔低声问道。
他温热的气息,叫秦语轻轻颤栗。
“能。”秦语推他。
男人低笑一声,伸手取下她的耳坠儿。
“我引开他们,你快些离开。”男人纵身而去。
秦语听见杂乱的脚步声。
“往那边去了!”
“寺里怎会进了贼人?”
“快追呀!”
人声远去,秦语迅速整理好衣衫,一面消化着脑海里涌入的记忆,一面快步往他们家住的西厢房去。
刚进入院子,便听见西厢正中间的屋子里传来一家人说说笑笑的声音,那氛围其乐融融。
秦语心头泛起一股难言色酸涩痛楚——这不是她的感情,乃是原主的。
原主自幼被丢弃在老家,秦父秦母对她不闻不问。
她吃百家饭长大,还不会说话,就懂得看人脸色,会讨好人以便混口饭吃。
同为姊妹,秦家二小姐则在父母身边,娇生惯养的长大,是秦家的掌上明珠。
如今,原主被设计陷害,以至失了清白的身子……
就因为妹妹嫉妒她可以承受襄王府的婚约,嫁给襄王,成为王妃!
妹妹嫉妒她,所以便要毁了她?
世上怎会有如此偏心的父母?如此狠毒的妹妹?
“别难过了,等她回来,我们好好罚她,不会叫她连累你的名声的。”秦母闻声软语的劝道。
秦语冷笑,咣当一声推开了房门。
秦父一见是她,当即没了笑意,怒斥道:“逆女,还不跪下!这么晚了,你不在厢房,跑哪儿去了?”

神医王妃她拽翻天了免费阅读精彩赏析

“这里不是云梦城,收起你那些下贱的做派!”
“一个女孩子夜里不呆在屋里,满寺乱跑成何体统?”秦夫人阴阳怪气。
秦父脸色顿时更加难看。
他上前要扇秦语的耳光。
“父亲……”秦语猛地屈膝抬头,竟是满脸的泪痕。
一双波光潋滟的眸子里,盛满了惊恐和委屈。
秦语知道,原主不及妹妹漂亮。
妹妹十指不沾阳春水,被娇养的白皙娇嫩,皮肤好得吹弹可破。
原主在乡下长大,土里刨食儿,风吹日晒,小麦色的皮肤显得土里土气。
两厢对比,原主显得太糙了。
但原主眼睛格外美丽,一双杏眼清澈明亮双瞳剪水,眼尾微微上挑,清纯又近妖,专注看人时,能把人看得心慌意乱。
特别是此时,她眼中还含着碎芒莹莹的泪。
秦父被她如此“儒慕哀求”的眼神,看得脚步一颤,高高扬起的手,也轻轻放了下来。
“母亲和妹妹带我去佛堂,让我求佛祖保佑伯爵府和王府的亲事。”
“求襄王不至厌弃了女儿,女儿若成为王妃,也能光耀我伯爵府门楣……”
“可母亲似乎把女儿给忘了……女儿上了香,一抬头,竟不见了母亲和妹妹!”
“就连母亲派给女儿的方嬷嬷都不见了……女儿第一次到这寺院里,不认得路,这才走迷了……”
原主是个温吞的性子,因为小时候快言快语,被村上的大孩子摁倒在地,骑在身上,狠狠地打嘴,脸都打肿了,于是越发不敢为自己说话。
她越是委屈着急,越是说不清楚。
但秦语恰恰相反,从小混迹市井的她,嘴皮子非常利索,和大妈吵架从来没输过。
她想起自己刚买下的那套精装修两居室……眼泪像决堤的洪水,痛彻心扉的模样,生生把秦父给哭傻了。
秦父皱眉盯着母女二人,“她刚来京都,从未出过家门,你怎么丢下她一个人?”
“好歹也是你的女儿,你是怎么做人母亲的?”
秦父从未大声吼过秦夫人,把她吼愣了,她脸上浮现羞愤和恼怒。
妹妹眼珠子一转,忽而指着秦语道:“血!姐姐身上有血!”
“听说寺里藏了刺客,姐姐不会是遇见刺客了吧?”
秦婉儿说完,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秦语低头,看见她裙摆上确实沾了几片血迹。血迹不算太多,最大的一片也不过巴掌大小。
原主是处子之身……但这不全是她的血,必有那男人的。
他身上受了伤,两人在迷香作用下连痛楚都顾不得,肆意发挥时,秦语嗅到过血腥味儿。
想到刚刚的情景,她身上不禁发热……但秦婉儿说“刺客”?难道他是刺客?
父亲母亲都围在秦婉儿身边,又是掐人中,又是温声软语的呼唤。
直到父亲说:“快去请寺里会医术的师傅……”
秦婉儿幽幽转醒,“姐姐,爹娘是担心你。你若遇见了什么事儿,千万别瞒着,要据实告诉爹娘啊!”
这话真是茶里茶气,她自个儿装晕,爹娘都焦急的围在她身边,心肝儿宝贝儿的叫着。
带着血迹的原主,跪在那里,没有半句关怀,只配被责骂,这叫关心她?
秦语暗暗翻了个白眼,硬生生把自己的脸憋红,“爹爹……那个,女儿……那个了……没有带子……在老家,我们都用草木灰带……但是府上,找不到……草木灰……”
秦父听得呆愣愣的,完全没明白。
秦夫人倒是听懂了,呵斥道:“行了!大姑娘家不害臊,这种事情也好在你爹面前说?恬不知耻!”
她说自己月信,就恬不知耻?
那找几个小牛盲毁她清白的妹妹又算什么?
秦语吸了吸鼻子,一双饱含“儒慕之情”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般盯着秦父。
秦父责骂的话卡在嗓子眼儿,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自己是不是亏待了这个大女儿?
“你是她母亲,连这种事情都没照顾到吗?”秦父第一次觉得,妻子有些拎不清,语气严厉道,“你别忘了,她和襄王有婚约!”
妹妹秦婉儿立刻维护母亲,“爹爹,母亲每日操劳府上内务,已经够疲累了。姐姐若有什么不明白,不能问嬷嬷,问丫鬟吗?非要等出了丑,再怪到母亲头上?”
“姐姐,家和万事兴,不要挑唆爹娘不和了,好不好?”
秦婉儿这锅丢的高明。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秦语楚延年完整版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