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小霸王(赵玉郎许卿)
宠妻小霸王(赵玉郎许卿)

宠妻小霸王(赵玉郎许卿)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3

小说介绍

主角是赵玉郎许卿的古言小说叫做《宠妻小霸王》,小编分享赵玉郎许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许卿哭得眼睛又红又肿,就是不服气,凭什么就要欺负她?“姐夫,我就在你这住几天,你帮我给祖父和爹娘带个信好不好?”许卿小心翼翼地望着赵玉宸,像只摇尾乞怜的小狗一样。

小说简介

赵玉郎是京都人尽皆知的小霸王,四年前小霸王做了一件事,让所有人都知道了他的威名,也让所有人都知道了许家许卿的厉害。从那一次御前告状之后,京都里就再也没有了赵玉郎的消息,直到四年后,带着军功荣耀归来的楚霸王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人们才知道,原来小霸王跑到了边关当将军去了。只是令人们没有想到的是,他回归京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围堵许卿,将她叼回家去疼宠。

宠妻小霸王全文阅读

第1章 霸王回京了
京郊的长井田庄离城二十五里,山水相邻,绿树成荫。
尤其是这在春意盎然,初夏将至的四月里,那满山的姹紫嫣红,当真是美不胜收。
潺潺流动的溪水旁,只见一妙龄女子闭目躺在藤椅上,而在她的身边,有着一根用石头压住的钓鱼竿。
起起伏伏的鱼漂晃动得极大,看似鱼儿都钓着诱饵跑远了,可她却一无所觉。
“小姐,咱们还是回去吧。”
“您要是想喂鱼,咱们去池塘里不就好了。”站在一旁打伞的小丫鬟忍不住跺了跺脚。
许卿长长的睫毛颤动着,突然睁开眼睛道:“竹露,不是我说你,你能不能别吵我?”
“我只是想安静地想想怎么跟徐胤然解释呢?”
竹露闻言,翻了个白眼道:“当年小姐悲愤欲绝地将楚王爷告到了御前,楚王爷可是结结实实挨了五十大板呢?”
“这满京城谁不知道他跟小姐结了死仇,宁愿从军也不愿娶小姐?”
“徐公子想必也是知道的,小姐何必耿耿于怀?”
许卿无语地抓了抓头发,愤懑于心又无处发泄。
当年她怎么就有胆子去惹那个小霸王,还害人家从军四年,在边关出生入死?
现在好了吧,小霸王军功赫赫,一跃成了楚霸王,她呢?
好不容易订了一门亲事,却总是害怕对方会随时悔婚。
苍天啊,她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老天爷要这样待她?
成为满京城的笑柄还不够,更可怕的是,那小霸王竟然在三天前回京了。
“竹露啊,这溪水深不深啊?”
“要不……要不我跳下去死了算了?”
许卿说着,就要往下跳。
竹露连忙去抓住她,主仆二人拉扯间,只听一串急促的脚步声蹭蹭蹭地跑来。
片刻后,石破天惊的一句话响彻在了许卿的耳边。
“三小姐,不好了,徐家退亲了!”
扑通一声后,竹露扯着嗓子喊道:“小姐,小姐,小姐……”
来报信的婆子一见许卿跳水了,尖锐的声音便震响四邻道:“天啊,快来人啊,三小姐想不开自尽了。”
许家庄子上的人闻风而动,连忙奔往溪水边。
可潜在水里的许卿一路往下游,足足憋了好长一段距离才探出头来。
溪水深潭,蜿蜒而下。
许卿看着拿着竹竿到处找她的奴仆们,眼睛一闭,再次沉入水中。
小霸王的阴影已经影响她整整四年了,如今好不容易有一门能看上眼的亲事也废了。
她到是真想看看,逼死了她,那小霸王会不会再被皇上揍一顿扔去军营。
憋着一口气的许卿越游越远,最后直接找了个空旷无人的地方站起来,然后拧了拧身上湿透的衣服。
她不想回去,可四周茫茫然一片,她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恍惚一阵后,她眼眸一亮,顿时朝着熟悉的方向走去。
……
许卿受不了徐家退婚的刺激,跳水自尽的消息传入京城时,天色已经暮晚。
整个永宁侯府上下震动,年过五十的老侯爷亲自策马前往长井田庄,而跟在他身后的,便是如今的侯府的掌家人永安侯。
四五辆马车接连跟上,动静如此大的永宁侯府很快便引起了有心之人的关注。
新开的楚王府内,赵玉郎将修长笔直的腿搭在案桌上,斜挑的凤眼微眯着,凉薄的唇瓣轻启道:“徐家真的退婚了?”
跪在地上的白长史点了点头,拧着眉头道:“退了,不过跟着许家去庄子上报信的人回来说,许三小姐受不了刺激,跳水自尽了。”
“什么??”
赵玉郎猛然收回双腿,因为动作的浮度太大,案桌上的笔墨纸砚全都扫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响。
“怎么可能?”
“许卿怎么可能会自尽?”
赵玉郎紧紧地捏着拳头,英挺的眉头狠狠皱起,俊美无俦面容上也只余心慌。
白长史低头一叹,轻声道:“探子看得清清楚楚,许三小姐跳水以后,足足半个时辰都没有被捞上来。”
“嘭”的一声巨响,赵玉郎的拳头用力地砸在案桌上。
坚硬的乌木案桌晃了晃,竟然四散开来。
“她欠本王那么多,她怎么敢死?”
赵玉郎阴戾地嗤了一句,身影却如风一般掠了出去。
白长史从地上起来,看着他家王爷那急匆匆的背影,摇了摇头道:“明明就在乎得要命,却又不肯明说。”
“这下好了,人家许三小姐只怕死了都是满腔恨意。”
……
居高临下的竹楼里,远眺的视线被一串火龙给灼得收了回来。
许卿委屈地流着眼泪,心里徒生出一股恐慌。
一如四年前,懵懵懂懂的她被赵玉郎那个登徒子拉了手的时候。
明明不是她的错,可是到头来,所有人都用指责的目光看着她。
压抑的哭声难掩悲切,可就在这时,一道清润悦耳的男声道:“哭够了就跟我回去。”
许卿惊讶地回头,只见她大姐夫就站在她身后。
“姐夫,呜呜,我不想回去。”
许卿哭得惨兮兮的,她现在可委屈了。
赵玉宸揉了揉疼痛的眉心,责备地看着许卿道:“老侯爷他们都出来找你了,还有你爹,你娘,你二姐,二姐夫……”
“我们谁不疼你,为了个混小子,你便要让我们伤心?”
许卿闻言,眼眶越发酸涩了。
只听她控诉道:“当年明明就是他的错,现在怎么连我的姻缘也要断?”
“我就是想死,也让他尝一尝被众人指责的滋味。”
“胡说什么,好端端的,为了他也值得?”赵玉宸低声呵斥,将自己身上的披风解下来披在许卿的身上。
许卿哭得眼睛又红又肿,就是不服气,凭什么就要欺负她?
“姐夫,我就在你这住几天,你帮我给祖父和爹娘带个信好不好?”
许卿小心翼翼地望着赵玉宸,像只摇尾乞怜的小狗一样。
赵玉宸看着她那满是水雾的眼睛,心里顿时一软。
“那就说,你被我的人救起来,呛了水,身体不宜移动。”
“谢谢姐夫护着我。”许卿勉强笑了起来。
赵玉宸眸色微深,语气无奈道:“以后别再任性了。”

宠妻小霸王免费阅读

第2章 自讨苦吃
许卿跳河的那条长长的溪流,已经遍布了打捞的人。
举高的火把随风摇曳着,在夜里十分醒目。
寒风微凉,潺潺的溪水声中,还掺着着哀泣的哭声。
在溪水里打捞的下人们在一次次浸入水中后,身体也慢慢冻得僵硬。
可却有一个人一直沿途往下,只见他身手敏捷,入水时长,出水迅速,宛如水中游龙一般。
永宁侯带着亲随跟着他的身影一路小跑着,时不时问道:“找到了吗?”
可回答他的,却是窒息般的沉默。
扑通一声,水花再次激起。
可永宁侯的心却彻底沉了下去。
已经过去整整两个时辰了,就算找到了……又如何呢?
“都怪楚王爷,为什么偏偏选在这个时候回京。”
“不仅吓得徐家退了亲,还逼得三小姐走到这一步?”
身边的亲随忍不住抱怨,永宁侯阴沉地瞪了他一眼,冷声道:“这些话也是你能说的?”
“怪只怪卿儿福薄。”
压抑的气息里,蕴含着无法消散的愤懑。
而水下,有人突然被水呛住,也尝到了窒息般的痛楚。
突然,不远处有人影匆匆赶来。
永宁侯见了,连忙敛去悲痛的神情,恭敬地行礼道:“参见靖王。”
赵玉宸连忙伸手扶着永宁侯,低声道:“岳父何须见外。”
“卿儿她呛了水,被冲到下游,恰巧我庄上的人认识卿儿,将她救走了。”
“她现在没有大碍,只是不能随意挪动。”
永宁侯的心一下子落了下来,那种剧烈的撞击感几乎让他失态。
他紧紧拽着赵玉宸的衣袖,眼眶泛红道:“那就先不要挪动了。”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哗啦”一声,有人突然冲出了水面,而且还剧烈地咳嗽起来。
永宁侯根本顾不得了,瞥了一眼那个站在水中的人影,简短地道:“三小姐找到了,你也上岸歇息吧。”
他说完,便要急匆匆地往回赶。
赵玉宸瞥见了水中的人影,眸子倏尔一暗。
只听他道:“岳父先回去吧,这会只怕老侯爷他们也急坏了。”
永宁侯闻言,颔首后匆匆带着亲随走了。
蜿蜒的一条长火龙,挨着收聚而去。
赵玉宸遣退身边的护卫,负手站在溪岸上。
冷冷的寒风吹来,晃动的水波带来阵阵湿意,只听赵玉宸厉声道:“去了边关那么久,回来的第一件事还是欺负卿儿,这就是你的长进?”
赵玉郎的脊背僵了一下,只见他慢慢地上了岸,撩开挡住脸庞的墨发,露出一张冷峻的面孔。
“她伤得严重吗?”
赵玉郎不自在地问道。
当年那个在大殿上杀他一身威风的小姑娘,现在竟然会想不开自尽?
“哼,我且问你,倘若你今夜捞到的是她冰冷的身体,见的是她惨白的面容,是她闭不上的眼睛,你是不是还会觉得得意,以欺负一个小姑娘为荣?”
赵玉宸冷声质问。
赵玉郎抹了把脸,说不出心里那种沉闷的窒息感。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想过要报复。“徐胤然那个伪君子根本就配不上她。”
“那谁配,你配吗?”
“当年是谁宁愿去军营也不愿意娶她的。现在还敢坏她的姻缘,你难道不明白,她如今没得选择都是你害的。”赵玉宸冷嗤,眸光阴翳。
赵玉郎握了握拳,愤然道:“那她不是也说,宁愿死也不会嫁给我的。”
“啊!!”
“四哥,你打我干嘛?”被打了一拳的赵玉郎吃痛,眉头都皱了起来。
“是你轻薄在先的,难不成她要上赶着嫁给你不成?”
“你自己不知道争取,一味地意气用事,现在就不要管她嫁的是不是伪君子?”
“只要有我在的一天,有永安侯府在的一天,徐胤然就算是伪君子也只能装一辈子。”
赵玉郎当然知道他四哥的本事,可他心里就是不舒坦。
“让她再从新选一个,下一个我不插手就是。”赵玉郎冷冷地道。
赵玉宸目光阴鸷地盯着他这个九弟,不咸不淡道:“你最好记住你的这句话,再让我知道你敢插手她的婚事,看我怎么收拾你。”
赵玉宸说完,拂袖离去。
赵玉郎朝着他的背影喊道:“四哥,我才是你的亲弟弟。”
赵玉宸的步伐丝毫没有停顿,只是凉凉地道:“本王的亲弟弟很多。”
赵玉郎不以为意地嗤了一句,心里却很是不爽。
他这个四哥生性冷淡,对谁都爱理不理的。
可唯独对许卿那死丫头,到是好得很。
……
深夜的皇宫安静极了,就连巡逻的禁卫军都下意识放轻脚步声。
养心殿里,赵玉郎跪得笔直笔直的。
原本湿透的衣服这会受了体热,潮得厉害,贴着他的肌肤上带来痒痒的感觉。
赵玉郎皱着眉头,刚想伸手挠一下,只见他父皇随手抄着一个茶杯就砸了过来。
赵玉郎伸手去接,温热的茶水洒在他的身上,瞬间隐没。
就这样又跪了两个时辰,眼看着上早朝的时辰要到了。
张德印小心翼翼地走到那熬夜看奏折的帝王身边,轻声提醒道:“万岁爷,更衣了。”
“嗯!”
太兴帝站起身来。
他走过赵玉郎的身边时,不轻不重地道:“继续跪着。”
赵玉郎不敢违背,垂下眼帘,继续跪得笔直。
一夜的时间,京城早就传遍了,许卿因为徐胤然退婚的事情而跳水自尽。
幸得靖王相救,已经平安无事了。
已逝的靖王妃乃是许卿的嫡亲大姐,因此御史到是上表,赞誉了靖王顾念亲缘,德善兼备。
而刚刚归京的楚王,虽然此事的由头是他,可御史却不敢提上半句。
到是见风使舵的徐家,皆被众参,直接跪在了大殿的外面。
太兴帝顺势贬了徐胤然的父亲徐全去了山东泰安府任知府,谁都知道,山东监察御史乃是永宁侯的大姐夫,徐全这一次去又怎么可能会有好日子过?
退朝后,太兴帝赐下了许多的补品给许卿,众臣心里跟明镜似的,这楚霸王闯了祸,皇上自然是要出来善后的。
太兴帝回养心殿用早膳的时候,赵玉郎咽了咽口水,余光暗暗扫过那些精致的软汤包。
太兴帝用了些粥,其余香气沁鼻的早点到是没有怎么动。
赵玉郎忍了一会,还是忍不住道:“父皇,儿臣错了。”
“哦,你错在哪?”太兴帝往后靠去,神情惬意,一夜未眠,他却仿佛若无其事。
“儿臣不应该插手许、徐两家的亲事。”
太兴帝的嘴角噙着一丝玩味的笑意,看着这个自幼跟匹野马的儿子,淡淡道:“当年是你不对在先,许卿固然冲动,可你更是鲁莽不知变通,害得她姻缘难寻。”
“如今往事已过,你既贵为楚王,她也即将出嫁。”
“朕且问你,为何还要去招惹她?”
赵玉郎蹙起眉头:“那徐胤然没有成亲就已经养了外室,根本就是一个伪君子。”
“他配不上许卿。”
“呵!”太兴帝冷笑。
他瞥了自己这个嘴硬的儿子,不以为意道:“就算徐胤然有外室又如何?”
“难不成以你四哥对许卿的维护,以永宁侯府的手段,还怕打发不了徐胤然的一个外室?”
“莫不是,你还一直都惦记着许卿?”
赵玉郎只觉得周身一紧,破口而出的答案死死地被他压住。
他冷凝地抬起头,固执道:“没有。”
太兴帝似乎早就意料到这个答案,只听他冷嗤道:“最好没有。”
“这一次你害得许卿跳水自尽,她早已恨极了你。”
“更何况,你四哥和永宁侯府不会容许你再欺负许卿。”
“你别忘记了,明泰是谁亲手带大的?”
赵玉郎垂下眼帘,心里隐隐有些烦闷。
离京四年,赵玉郎一直想不明白许卿为什么瞧不上他?直到现在,他还是认为许卿眼盲、心盲、不知好歹。
赶走赵玉郎以后,太兴帝对着身侧的张德印道:“不知道的以为是徐家自讨苦吃。”
“可你看看,到底是谁在自讨苦吃?”
张德印抿着唇笑了笑道:“楚王爷这性子太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肯跟许三小姐言明心意。”
“哼,朕到要看看,他能捱到几时?”
“许柏文那只老狐狸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孙女断了姻缘?”
“朕若是猜得不错,许卿很快会离京了。”
张德印了然地点了点头,这件事,只怕楚王爷会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了。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宠妻小霸王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