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茶要有绿茶的本事(温妤蒋禹赫)
绿茶要有绿茶的本事(温妤蒋禹赫)

绿茶要有绿茶的本事(温妤蒋禹赫)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2

小说介绍

温妤蒋禹赫小说《绿茶要有绿茶的本事》特别推荐,绿茶要有绿茶的本事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温妤自称忘了一切,只坚定地指着蒋禹赫叫哥哥。医生判断她得了应激失忆症,所以认知出现了错乱。无奈之下,蒋禹赫只好暂时收留下了这个“妹妹”

小说简介

温妤被正当红的明星男朋友绿了,还是在家里破产的患难时刻。
渣男没心,先劈腿,后嘲讽温妤今非昔比,凤凰变山鸡。
这口气温妤忍不下去,分手后,她意外被一辆车撞了。
再醒来时,面前站着娱乐圈人人畏惧,几乎能掌握所有明星命运的资本大佬蒋禹赫。
男人淡淡问她:“想要怎么赔偿。”
看着老天送来的这根金手指,温妤顿时有了些大胆的想法。
-
温妤自称忘了一切,只坚定地指着蒋禹赫叫哥哥。医生判断她得了应激失忆症,所以认知出现了错乱。
无奈之下,蒋禹赫只好暂时收留下了这个“妹妹”
“哥哥,晚上回家吃饭吗。”
“对不起哥哥,刚刚有个姐姐给你打电话,她好像误会了。”
“哥哥,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假扮天真小绿茶潜伏在大佬身边,温妤人前温柔单纯岁月静好,人后对渣男手起刀落重锤出击。
就在渣男被自己玩到狼狈退圈的那天,
温妤大仇得报,一时激动,错将发给渣男的短信发到了哥哥的手机上。
男人眯眼看着屏幕上的话:“忍辱负重三个月?”
他冷笑一声,身体微微倾轧:“你挺有本事的啊。”
温妤:“……”
后来的温妤终于被教明白,什么叫真正的忍辱,负重QAQ

绿茶要有绿茶的本事全文阅读

第一章
卧室的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房间漆黑一片,乍看如同深夜。
忽地,一阵急促的铃声打破平静。
温妤皱眉翻了个身,然而铃声一直不停,她在床上胡乱摸了两下找到手机,原本想挂断,却失手按成了接听。
“喂?温小姐吗。”
“温小姐,我是HXX专柜的AMY呀,您之前在我们这定制的黑宝石袖扣到了,可以随时来取噢。”
静谧的卧室里,SA的声音异常清楚。
还在倒时差的温妤有些不快,但等了大半年的袖扣到了,又的确是个好消息。
两者中和,冲淡掉几分焦躁的起床气。
她把手机拿回耳边,“知道了。”
挂了电话,困意已经完全消失,温妤掀开被子看时间。
下午五点。
离闹钟叫醒自己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温妤晚上有约,醒都醒了,索性趁时间宽裕,起床化了个妆。
六点半,她拉开家里厚重的窗帘。
斑斓的光影一片片打在落地窗上,整座城市都进入了夜晚的纸醉金迷之中。
喷了一点近期爱的香水,拿上车钥匙,温妤出门了。
江城从来不缺豪车出没,但温家小姐的座驾在偌大的城市向来都是独一份的风景。
法拉利LaFerrari,又酷又正的“法兰红”,全江城仅此一辆。
出行一次就炸街一次。
半小时后,温妤开到了江城的地标建筑朗嘉中心。今晚,国内著名的交响乐团将在朗嘉顶楼的停机坪举行一场别具一格的天台OST电影音乐会。
引擎声席卷着灰尘由远而近,温妤单手操纵方向盘,一个漂亮的回转后,车稳稳地停在了朗嘉楼下。
她从车上下来,把钥匙丢给泊车小哥,“谢谢。”
泊车小哥早已认识温妤,毕恭毕敬道:“不客气温小姐。”
温妤个子高,身材比例又好,加上浑身的奢侈名牌,走在人流中总能轻松引来别人的注意。
眼看温妤拎着包从容离开,围观的路人都围了上来,拍照的拍照,议论的议论。
“刚刚那个就是华度集团的大小姐?”
“就是她,车牌w0214,温家的车。”
“看她走路我感觉我也跟着拽起来了……”
“漂亮又有钱,这种人啊,出生就已经站在我们的终点了。”
……
今晚的音乐会温妤原本没打算来,但闺蜜尤昕求她帮忙弄张邀请卡,刚好承办方里有温妤认识的人,进场也就打声招呼的事。
尤昕很早就到了,一直等在电梯处,看到温妤后挥手道:“这里!”
工作人员眼疾手快地按下电梯,等温妤走近了颔首道:“温小姐,请。”
温妤点了个头算是回应,进电梯后问尤昕:“电话里也没说清楚,你是想来见谁?”
尤昕答她:“一个导演,姓陈。”
温妤:“做什么?”
尤昕叹了口气,把自己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一个女三号被人中途截胡的事告诉了温妤。
温妤和尤昕是高中同学。尤昕家条件普通,高中时举全家之力送尤昕上了江城的贵族中学,原想让女儿借此攀上名流,谁知尤昕一心搞学习,三年后考上了京市电影学院,可没背景没人捧,毕业了还是个十八线。
“听说这个陈导为人很好,肯给新人机会,所以我想找他自荐。”尤昕讷讷道。
温妤张了张嘴,本想说点人间真实给闺蜜听——比如这种名流聚集的音乐会,别说自荐了,能不能近人家大导演的身都是个问题。
可扭头看到她一脸期待的样子,又不忍地把话咽了回去。
电梯很快到达顶层,专人指引她们来到天台的停机坪。
现场浪漫的灯光交织馥郁鲜花,众人举杯而立,谈笑风生,在徐徐夜风中俯瞰华丽城市夜景。
今晚的音乐会是为了促进电影圈和音乐圈的交流,因此现场来的大部分都是娱乐圈的人。
刚找了位置坐下,尤昕就凑近地嗅了嗅鼻子,问温妤:
“你喷了什么香水,好好闻。”
温妤脱掉风衣,露出里面的裙子,“就这次去巴黎,在一家手工店随便买的。”
尤昕身体往后仰,故意做出一副打量的模样,眯着眼睛说:“宝贝,你不进娱乐圈真可惜了。”
温妤今晚穿的是一件黑色的露肩丝绒短裙,夜晚灯光下,黑丝绒迷人又慵懒地勾勒着她曼妙的曲线,略带光泽的材质与白到透亮的皮肤相映成辉,更是让温妤在人群中发着光。
低调,却又充满了高不可攀的贵气。
就在这时,不知是谁来了,入场处闪光灯忽然此起彼伏,记者和宾客一层层把来的那人围住,缓慢前行。
现场的几束追光刚好落在人群中心,温妤的目光也被吸引过去,一眼便看到了一张被光划过的侧脸。
轮廓清冽,矜贵淡然。
片刻又隐入暗处没了踪迹。
温妤便也收回视线,从包里挤出一点护手霜抹在手上回尤昕刚刚的话:“做明星多累啊,抛头露面的,我可没兴趣。”
尤昕也伸手过去蹭霜,“是是是,温小姐养尊处优,有个明星男朋友就够了,哪用得着自己出去赚钱。”
正抹着,尤昕忽然看到了谁,边起身边说:“陈导的助理来了,我过去探探情况。”
她这一走,没一会就给温妤发来了消息:
【打听到陈导在楼下餐厅休息,我冲了!】
温妤虽然觉得尤昕的自荐成功机会渺茫,但娱乐圈这种戏剧化的地方,倒也不一定那么绝对。
她便静等着尤昕的消息。
可四首曲子演奏结束了人都没回来,微信电话也都没人回。
天台下面是朗嘉的顶楼旋转餐厅。因为音乐会的关系,餐厅今晚没有对外营业,全程配合音乐会的服务。
担心出事,温妤下楼找了一圈,最后在一个虚掩着门的房间前停下。
她敲门:“昕昕?”
无人应。
温妤推门进去,房里空无一人。她继续往里走,发现内厅也只是两张空沙发。
看来人不在这里。
她转身打算离开,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却急促地踏入了房间。紧接着便是啪一声——
来人快速反锁了门。
“……”
温妤懵住,下意识闪进内厅的立式空调后。
脚步声从外至内巡视了一遍,应该是确定了房间安全,进来的人才开始了对话。
“蔓姐,你真的想好要这么做吗?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冒险?”
“冒险也要做,是姓蒋的逼我的,我只是要回属于我的角色而已,我帮他赚了多少钱?他现在居然想过河拆桥捧那个新人?”
蔓姐?难道是今晚出席音乐会的那个女明星黎蔓?
温妤身体微微探出一点去求证。
果然。
“可你万一赌输了呢。”
“输?”黎蔓冷笑一声,“那大不了一拍两散,到时候我这个受害者告他蓄意强/奸,他也别想清白。”
温妤:“……”这么刺激?
顿了顿,黎蔓似乎是想安慰对方:“放心,药是从国外带回来的,代谢很快,就算他事后想查也查不出来。”
温妤到底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再次探出头,只见黎蔓把一小片药交给面前的小伙子,“待会我会去敬他的酒,你这样做……”
两人低声交谈了几分钟后离开。
怕被打成同伙,她们走后温妤也没停留,紧跟着离开了房间。
她没猜错的话,黎蔓应该是想给一个姓蒋的男人下药睡一晚,等睡醒了,对方如果答应她的交换条件,则皆大欢喜。如果没有答应,就一拍两散,鱼死网破。
温妤没想到听个音乐会也能遇到真人版的金莲,要不怎么说娱乐圈戏剧化呢,处处都是你意想不到的刺激和惊喜。
回到天台时,尤昕已经坐在了位置上。
温妤松了口气上前:“我找你半天,怎么样,成了吗?”
尤昕垂头丧气,“别提了。”
温妤早就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揉了揉闺蜜的头,“没事,大不了别拍戏了,姐妹养你。”
尤昕抬起头想说什么,又闷闷不乐地耷拉下去。
温妤知道她这会心情不好,想了想,指着不远处的黎蔓神秘道:“别丧了,跟你说个刺激的,那个明星黎蔓你认识吗?”
尤昕瞥了眼没好气道:“怎么不认识,我那个角色就是被她抢走给了别人。”
温妤闻言一愣,转过头:“是她截你的胡?”
“黎蔓是那部剧的女一号,想换自己的人进来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温妤确实没想到,原来闺蜜的烦恼都是这位黎小姐造成的。
看出来了,是个厉害角色,要不怎么敢在这种场合玩仙人跳。
本来温妤听了个墙角并不想参与,但既然当事人搞尤昕在前,那对不起。
你也别想心愿达成了。
温妤观察黎蔓周围正在接近的男人,问尤昕,“今晚来的,有没有哪个男的姓蒋。”
尤昕皱皱眉,“蒋?”
她四处看了看,指着一个方向说,“你是说蒋总蒋禹赫吗,在那边。”
温妤立即顺着看过去。
距离黎蔓十米的距离,一个大约一米八五,身材非常霸道,宽肩窄腰大长腿的男人正站在舞台下方和几个外国人交流着什么。
熟悉的侧脸……
温妤想起来了,刚刚被很多记者围着进来的人就是他。
她边看边问尤昕,“这个蒋禹赫什么来头。”
“来头大着呢。”刚刚还很丧的尤昕忽然来了精神:“亚盛集团的老板,娱乐圈的话事大哥,你现在熟知的那些一线,顶流,全都是这个男人公司的,你看的那些创票房记录的电影,十部有九部是他投资的,可以说是握住无数艺人命运的超级大佬。”
这个地位,肯定就是他没错了。
温妤不禁感慨,跟尤昕傻不愣登的自荐比起来,黎蔓的段位可高多了。
机关算尽破釜沉舟,一旦成功,会获得数不尽的名利和资源。
只是可惜,她的完美计划里可能没想到会遇到自己。
温妤迅速从包里找出纸和笔,刚写完就发现黎蔓端着两杯酒朝蒋禹赫走过去了。
她走到男人面前,笑得很平常,不知道在说什么,而后把手里的一杯酒递给了他。
好家伙,这是要开始了吗。
“你写什么呢?”尤昕好奇地问。
“嘘……”
温妤来不及跟尤昕解释了,叠起纸条就朝男人走过去。
距离越来越近。
男人的五官也越来越清晰。
冷感的黑衬衫黑西装,一张天生高级的无情脸,骨相精致又锐利,眉眼笑时从容,折射出来的气势却强劲逼人。
是那种上位者才可以散发出来的气场。
先不说黎蔓阴了尤昕,就是这么个秀色可餐的男人被黎蔓这种蛇蝎女人睡了也挺可惜的。
糟蹋了。
夜风拂面,温妤甩了甩妩媚柔情的长卷发,踩着精致的高跟鞋,随手从经过的侍应生手里拿了一杯酒,在经过蒋禹赫身边时很自然地制造了一场碰撞。
混乱中,把手里的纸条隐蔽而迅速地塞进男人的西装口袋里。
“噢,不好意思。”她轻轻一笑假意道歉,而后若无其事地离开。
整个过程自然得找不出一丝纰漏。
黎蔓丝毫没有在意温妤的出现,依然笑着问:“蒋总,喝杯酒不会不给面子吧?”
蒋禹赫没有马上答她,顿了两秒后,他转过身。
那个穿着黑色丝绒裙子的潋滟背影已经模糊在光影里,看不太清。
唯一留下的,是空气里一抹淡而特别的玫瑰木香。
火热又明烈。
他垂眸,从口袋里掏出女人费心留下的东西。
竟然是张小字条——
【大郎,药,懂?】
蒋禹赫:“……?”

绿茶要有绿茶的本事免费阅读

第二章
在娱乐圈待久了,像今晚这样,一个漂亮女人突然撞到自己身上来的事过去不是没有发生过。
也正如此,蒋禹赫一直以为,女人留给自己的应该是暧昧的联系方式,怎么都没想到——
竟然是一句提醒。
他不动声色地把纸条收起,转身,对黎蔓轻轻一笑,“当然要给你面子。”
说罢,一口喝了杯中的酒。
黎蔓漾了个耐人寻味的笑,“谢谢蒋总,那我也干了。”
女人的唇贴上杯沿,眉目风情间也饮完了杯中的酒。
……
这一切,都被坐在暗处的温妤看到了。
这男人是傻吗,怎么还是喝了?!
难道是自己的大郎写得太隐晦,他没听懂什么意思?
不该啊,起码有个药字了,能坐到那个位置的人,这点危机意识都没有?
尤昕看得不明就里,“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刚刚干嘛去了?”
话音刚落,温妤就看到一脸微醺的黎蔓和蒋禹赫离开了现场。
好家伙,看来蛇蝎女人得逞了。
温妤叹气地摇摇头,“我尽力了。”
尤昕:“???”
“等着吧,这几天你们娱乐圈肯定会有个爆炸性的新闻。”
尤昕一顿,脱口而出:“你和沈铭嘉要结婚了?”
温妤白了她一眼:“想什么呢,我那么恨嫁吗。”
尤昕嘿嘿笑,“你俩不是一直很好嘛。”
沈铭嘉是温妤交往不到一年的男朋友,人在娱乐圈混,今年演了一部民国戏大火,如今是炙手可热的小生之一。
两人虽然在交往中,可因为工作关系,沈铭嘉总在外地拍戏,这段恋情几乎一直是异地状态,每天靠短信和电话维系。
“好也不代表要结婚,我才二十二,早着呢。”温妤结束了这个话题,披上风衣,“走吧,去吃点东西。”
尤昕跟着起身,随口道了句:“不是我多嘴,沈铭嘉现在那么火,你可得盯着他点。”
“这种事盯着就有用吗,再说了,”温妤挑了挑眉,指着不远处几个端着酒杯朝自己示好的男人说:“要盯也是他沈铭嘉盯我,本小姐抢手着呢。”
尤昕笑着连连点头:“是是是,我错了,我反省。”
音乐会还没结束,两人就提前退了场。
刚进电梯,另一边电梯的门也开了。
出来的人是蒋禹赫,身后还跟了一个男人。
明明袖子上什么都没有,蒋禹赫却不急不缓地用纸巾擦着,像是要擦去某种厌恶的气味。
“都安排好了?”他问。
“是。”随从拿出手机,点出一段实时监控,“老板。”
蒋禹赫低头,瞥了眼画面里正纠缠在一起的香艳男女。
片刻,他丢了纸巾:“点到即止。”
“知道。”
总要让这些不听话的鸟儿知道,心比天高的代价是什么。
回到天台,蒋禹赫终于得空去寻找刚才的背影。遗憾的是,他找遍全场,都没看到有穿黑丝绒裙子的女人。
以及那股特别的玫瑰木香,也彻底消失在了天台的夜风中。
蒋禹赫又拿出那张字条。
——大郎。
他轻轻扯了扯唇,叫来负责人:“今晚所有邀请的嘉宾名单整理一份给我。”
-
和尤昕吃完夜宵温妤就回了家,冲澡,做皮肤护理,瑜伽,一样不能少。
十一点整,电话响了。
温妤都不用看就知道是沈铭嘉打来的。
两人虽然异地,但一日三餐的问候,沈铭嘉从不缺席。
不夸张的说,比温妤的姨妈还准时。
“宝贝,刚刚看天气预报,明天江城降温,你多穿点衣服,别着凉了。”
瞧瞧,多么体贴的男朋友。
温妤一个女人自认为都没沈铭嘉那么细心,她盘腿坐在瑜伽垫上问,“你还在哈市拍戏呢?那边都零下了吧。”
沈铭嘉嗯了声,告诉温妤自己拍戏的地方最近下了雪,风景很漂亮。
“你要照顾好自己,我还有大概一周就结束拍摄,到时候回江城来看你。”
这本该是个好消息。
可当温妤扬起唇畔,准备提前想象一下他们重逢的场面时,她忽然恍惚了下——
画面没支棱起来。
主要原因是……
沈铭嘉长什么样子,她竟然一下子想不起来了。
这就离谱。
温妤匆匆挂了电话:“好的好的,到时见。”
然后拿出ipad,找了部沈铭嘉主演的电视开始疯狂补课。
异地异到模糊了男朋友的样子,一时竟不知道是好笑还是心酸。
不过既然沈铭嘉还有一周就要回来,那给他的礼物就要赶紧去拿了。
半年前温妤去京市玩的时候,HXX家刚好在那边开了亚洲最大的旗舰店,设计师亲自到场,温妤是品牌vvip,特地定制了一款黑宝石袖扣,打算用来送给男朋友。
眼下沈铭嘉要回来了,袖扣也到了。
一切都好像天注定,时间刚刚好。
温妤当即订了第二天去京市的机票。
令她没想到的是,在隔天飞往京市航班的头等舱里,她竟然再次遇到了蒋禹赫。
大郎兄看起来精神不错,可能那药真的代谢得快,他现在看起来完全不像颠鸾倒凤疯狂了一夜的样子。
虽然昨晚自己告密很谨慎,这个男人应该没看到她的脸,但避免麻烦,温妤还是低下了头,不想被认出来。
事实证明,她想多了。
蒋禹赫的位置在前排,坐下来后,根本没注意身后亦或是身旁坐了谁。
他和他的随行团队,几乎包下了头等舱的位置。飞机起飞后,温妤就在后排听他们讨论工作上的事。
温妤并不care他们的话题,偶尔会偷偷打量一眼蒋禹赫的背影,在心里续写一万字昨晚之后的剧情。
原本双方可以一直这样相安无事到落地,可飞行至一半时,不知是谁忽然提到了沈铭嘉的名字。
温妤微愣,身体不禁坐正。
“沈铭嘉近半年的影响力不错,他的团队有意和亚盛合作,想把影视约签过来,转型荧幕发展。”
“拍《戎装》那个沈铭嘉?才拿了新人奖吧,风头的确正盛。”
“现在签是好时机,价格我可以去谈。”
明明在夸沈铭嘉,但在温妤听来,就仿佛是在肯定自己的眼光。
几个人在前排小声讨论着,她在后排也听得舒服地翘起了唇。
可很快,温妤自信的眼光就受到了质疑。
坐在前面的那位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大佬忽然悠悠开口。
“很普通,没什么特色。”他漫不经心道:“再等等。”
“……”
三小时的飞行后,飞机顺利落地京市。
因为那句完全在侮辱自己品味的话,温妤已经单方面在心里和蒋禹赫结下了梁子,飞机停稳后一秒没逗留,第一个就踏出了机舱。
几分钟后,蒋禹赫搭着西装外套出来,走到最后一排位置时忽然停下。
他又闻到了那种熟悉的香味。
很淡,转瞬即逝。
跟在身后的人小心问:“怎么了蒋总。”
不知道为什么,那支特别的玫瑰木香,有种令蒋禹赫上瘾的渴望感。
像隔着一层神秘的面纱,摸不着,得不到,周而复始,念念难忘。
难忘到,在这样的机舱,他都幻觉似的再次闻到了同样的味道。
“没什么。”蒋禹赫清醒地摇了摇头,“走吧。”
-
温妤原本没打算留宿京市,谁知一落地就收到航空公司的消息,晚上那班回江城的飞机因为天气原因取消了。
刚好京市最近新开了一家五星级酒店,温妤便直奔那里,想先把晚上住的地方落实了再去专柜拿袖扣。
谁知在前台办理入住的时候出现了问题。
温妤的卡一直刷不出金额,工作人员反复检查了好几次,最后抱歉地说:“小姐,您还有其他付款方式吗,这张卡好像有点问题。”
怎么可能有问题,温妤昨天还用它买了机票。
不过眼下温妤也顾不上去追究是怎么回事,后面还有人排队等着,刚好微信里还有十万多的零花钱,订下一套海景总统套房后还剩两千多。
把行李送回房间,去专柜的路上,温妤给银行打电话,客户经理说:
“抱歉温小姐,您的副卡暂时被冻结了。”
温妤:“?为什么冻结?”
“具体原因您可以联系一下主卡用户。”
温妤的副卡绑在父亲的主卡上,她对金钱没什么概念,一直就这么一张卡用着,想用就刷,从没出过什么岔子。
温妤立刻给父亲温易安打过去,电话却一直占线打不通。
车这时到了商场,温妤只好先把事情放在一边,想着会不会是自己之前去巴黎刷了太多东西,父亲有意收敛一下她?
HXX的专柜,SA热情接待了温妤,并拿出那对手工打造的黑宝石袖扣。
“太漂亮了,不知道哪位先生这么幸运收到您的礼物。”
袖扣静静地躺在绒盒里,不愧是工匠大师手工制作,每个细节都精致考究,黑色宝石晶莹剔透,沉稳大气又不失奢华。
最让温妤赞叹的便是袖扣背面刻的字母“J”
隐秘而浓情地写满了她的心意。
这是温妤第一次给男朋友买礼物,从设计到选材,倾注了很多心血。
沈铭嘉应该会喜欢的吧?
温妤又笑着在心里自问自答——
他要是敢不喜欢,自己就拿去送给别的男人!
跟SA道谢后温妤离开了专柜,正要坐自动扶梯下楼,无意中却瞥到不远处伫立在电梯前的一个身影。
是一个男人。
一个无论从身形还是姿态都非常像沈铭嘉的男人。
可沈铭嘉不是还在哈市拍戏,要一周后才回去?
温妤怕是自己看错了,改朝电梯那边走过去,还没等看清对方的正脸,那人已经进了电梯。
温妤迟了一步。
她觉得不太对劲,下意识拿出手机给沈铭嘉打过去,可电话却被挂了。
没一会,沈铭嘉发来一张吊威亚的照片:【拍戏呢宝贝,晚点给你打过来。】
温妤皱了皱眉。
难道真是自己看错了?
回酒店的路上,温妤始终被一种奇怪的直觉驱使着。她第一次主动去搜索了沈铭嘉的超话,终于,在他粉丝发布的行程里,找到一条哈市粉丝送机的照片。
原来前天沈铭嘉就已经离开了哈市。
他在撒谎。
温妤从小娇生惯养,脾气并不好,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欺骗。她当即打算打给沈铭嘉问个清楚,可在这之前,一个电话却提前打了进来。
是父亲的秘书周越。
虽然有些意外,但温妤还是接了:“周秘书?”
电话那头,周越的语气略微沉重,“小姐,您现在在哪里。”
温妤看着窗外心不在焉地回:“在外地,怎么了。”
周越顿了顿,“有件事我想告诉您,希望您听完保持冷静。”
“我知道。”车这时缓缓开到了酒店门口,温妤正要说是不是父亲准备控制自己的消费,却从车窗外看到了什么,身体慢慢坐直。
酒店的旋转门前,一对男女手牵着手从车上下来,尽管男人带着帽子和口罩,但温妤还是一眼认出,那就是沈铭嘉。
刚刚出现在商场的人。
他们亲密地拥抱在一起,公然的,毫不避讳的。
这一刻,温妤所有的自信和骄傲都被眼前的画面击碎了。震惊,愤怒,难以置信,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让她的身体好像瞬间被什么掏空了般。
忘了呼吸,忘了眨眼,忘了一切本能。
周越的声音也在这时再次传来,“小姐,你知道什么?”
温妤一动不动地盯着狗男女,喃喃道:“我想杀人。”
“?”
周秘书突然紧张,“小姐你冷静点,杀人是犯法的。”
紧跟着又说:“不过就是公司破了产而已,你杀人做什么?”
温妤:“………???”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绿茶要有绿茶的本事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