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为后(秦辞褚若晗)
娇宠为后(秦辞褚若晗)

娇宠为后(秦辞褚若晗)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2

小说介绍

秦辞褚若晗小说《娇宠为后》特别推荐,娇宠为后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秦辞初见小姑娘,是在他母后的寝宫。因着是国舅府认的养女,他难得多看了眼,小姑娘穿着俏丽,娇娇如花,一看就是性子软的。当时皇后特意嘱咐,“你舅舅这么多年都未娶妻,难得认一个女儿,你可不能欺负人家。”

小说简介

永嘉三年,帝后欲为太子选妃,惊煞满京贵女。
世人皆知,当朝太子仪容出众,艳盖京华,只因有“头疾”之症,近不得女色。
选妃当日,以京城第一美人柳丞相幺女为首的众贵女卯足了劲,只盼能得当朝太子怜惜眷顾。
谁知宴会过半,东宫内侍传来一句话,“殿下政务繁忙,各位小姐自便。”
就在众人无功而返的途中,但见姿容惊艳于世的太子殿下牵着一小姑娘的手,清浅低笑,“现在还让不让孤抱了?”

秦辞初见小姑娘,是在他母后的寝宫。
因着是国舅府认的养女,他难得多看了眼,小姑娘穿着俏丽,娇娇如花,一看就是性子软的。
当时皇后特意嘱咐,“你舅舅这么多年都未娶妻,难得认一个女儿,你可不能欺负人家。”
秦辞眉目温凉,随意的“嗯”了声,转身将此事忘得一干二净,却没想到后来的他拽着人家小姑娘再也不想放手。
#她是他的药#
#许你盛世好#

娇宠为后全文阅读

第十章情窦
夜色如绸,朦胧笼罩,墨客堂。
褚嘉宁正侍奉老夫人歇下,云老夫人将褚嘉宁的手拍了拍,“今日琼林宴的事,祖母略有耳闻,郑七姑娘可有欺负你?”
“谢祖母关心,郑七姑娘没有欺负我。”褚嘉宁动作轻柔的坐在云老夫人身旁,后将今日的事尽数说与云老夫人听。
云老夫人略感意外,她长子对那小姑娘护得跟什么似的,不过那郑七姑娘也是有恃无恐。
看到云老夫人的表情,褚嘉宁起了身,笑道,“祖母,我觉得若晗妹妹她很好,而且叔父待若晗妹妹视若亲女,若晗妹妹若是能成为太子妃,那于国舅府也是有利的。”
云老夫人内心浅叹,和蔼道,“嘉宁,你是我们国舅府最出色的女孩儿,祖母一直希望你能成为太子妃。”
“祖母待你,比对你嫡亲的兄长还要好,纵然你叔父认了义女,祖母还是希望你能成为太子妃,你舍得让祖母失望吗?”
“祖母,若晗妹妹她也是祖母的孙女。”
“而且,祖母难道不觉得,如若晗妹妹那般的天仙儿人物,与太子殿下最为般配?”
云老夫人觉得心肝都在疼,敢情这整个国舅府就她最心狠。
“成。”
“谢谢祖母。”褚嘉宁喜笑颜开,模样妍丽纤柔。
云老夫人故意板着脸,“那祖母若不应,岂不是就成了坏人了?”
“三姑娘这是在哄老夫人您开心呢。”见状,林氏忙笑道。
“祖母也累了,嘉宁早些回去歇着吧。”
“那祖母早些歇息。”
褚嘉宁笑着退下,在这国舅府中,她能够依仗的就是老夫人跟褚国舅。
所以,她也会让自己过得更好。
*********
梨花小筑。
见小姑娘羞红着脸,将那玉佩紧拽在手心里,翠兰再次打趣,“若是姑娘真喜欢太子殿下,爷肯定会帮姑娘成为太子妃的。”
“我不喜欢。”小姑娘出声反驳,但那娇娇悄悄的模样,让人觉得这话不可信。
翠兰故意拖长着声音,“若是不喜欢,那姑娘盯着太子殿下的玉佩?”
“我只是觉得它很眼熟。”褚若晗将玉佩搁下,道。
小姑娘明眸盈满了水光,显然是困了。
翠兰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快子时了,姑娘早些歇着吧。”
守着小姑娘睡下之后,翠兰吹熄了灯,然后去了墨客堂。
“爷,姑娘已经歇下了,今日,是郑七姑娘挑衅在先,但太子殿下出言想帮,姑娘也未受到委屈。”
“此事本官已经知晓,过几日,我要去一趟岭南,你好生照顾着姑娘。”
“爷要去岭南?”翠兰一滞,问。
“嗯。”
“过几日我会安排会武功的丫鬟进府,你们定要照顾好姑娘。”
“可是岭南……”
褚国舅声音清冷,“贵妃与成王心思昭然若揭,意在太子妃之位,”
“而且,此次去岭南,除了解百姓燃眉之急,也是为了寻一个人。”
翠兰屈膝,“奴婢定会照顾好姑娘,还请爷放心。”
“嗯,若无事,便退下吧。”褚国舅颔首,道。
“爷,太子殿下给了姑娘一枚玉佩。”
褚国舅一怔。
旁人不知,他却是知道的,有一枚玉佩,东宫太子是不离身的。
*********
从建忠侯府出来之后,郑曲靖直接去了东宫。
“世子爷。”内侍看到他,忙见礼。
秦辞正阖眸假寐,听言,睁开略带凉意的凤眸。
“太子殿下。”郑曲靖走了过来,道。
秦辞眉目微挑,问,“这是怎么了?”
“臣听闻殿下新得了一樽紫竹酿,不知今日能否与殿下一醉方休?”郑曲靖摇了摇头,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
秦辞眉梢微扬,道,“去将那樽紫竹酿拿过来。”
“是,太子殿下。”
待紫竹酿呈上来之后,内侍给二人的酒盏皆满一杯,郑曲靖朗声一笑,“来,太子殿下,臣敬你一杯。”
秦辞蹙了蹙眉,默不作声的饮下一盏。
少焉,郑曲靖有了几分醉意。
眉态平添几分风流。
南嘉二年,夏。
映日莲花,微风清凉。
郑曲靖蹲在小姑娘面前,一副欠揍的问,“胆子肥了,连成王殿下你都敢揍?”
“谁让他欺负人。”小姑娘撅了噘嘴,道。
郑曲靖挑眉,没好气道,“又没欺负你。”
“三哥哥好生没用。”
“你揍了人家成王殿下还有理了?”
“哼,不要三哥哥了。”
说完,小姑娘直接跑开。
……
郑曲靖凛然的目光透着些许迷惘,再倒了一盏清酒。
“世子爷,您少喝点。”
福管家再劝了句,他们东宫,又不是那等烟花杨柳之地,这满苑酒香,着实有些不好。
但郑世子的身份,罢了,殿下不管,且由着他去。
正殿,御史正对着秦辞禀告,“太子殿下,岭南天灾不断,但是赈灾之物,迟迟未送到岭南。”
此次赈灾之事,帝王交给了成王,情况却是僵持不下,但是帝王有意包庇成王,所以岭南之灾一直未能解决。
“岭南知府,是清廉之人,这次也是逼不得已,才求到了殿下这里。”不敢直视东宫凤仪,御史低下头,再次解释。
秦辞皱眉,“过几日孤亲自去岭南一趟。”
“多谢殿下。”
桃花苑,酒香正浓,香气袭人。
郑曲靖醉的不省人事,但手中还抱着个酒坛子。
“怎么让郑世子喝了这么多酒。”秦辞揉了揉眉心,问。
福管家谨声解释,“老奴劝过世子爷,但世子爷他不听。”
内侍也是一叹,那郑世子没喝醉之前,还是三元及第,能力卓绝,怎么这喝醉了酒,就全然跟之前那个纨绔子弟般。
“扶郑世子去客房歇息。”秦辞瞥了一眼,对着内侍道一句。
“是,殿下。”
秦辞抬步,将案桌上的奏章拿起来,开始批阅。
福管家叹一口气,他们殿下未免太过勤勉。
*********
卯时,六宫妃嫔请安之后,皇后捏了捏太阳穴。
女史拿着侍寝薄上前,轻声问,“皇后娘娘是在忧心太子妃的人选?”
“上次琼林宴,本宫才想起这些年,太子待建忠侯府郑七姑娘也极好。”
“郑七姑娘是建忠侯府嫡姑娘,出自世族,若是担任太子妃,也未尝不可。”女史沉默了一瞬,中肯道。
皇后摇头一笑。
“皇后娘娘,太后娘娘身边的桂嬷嬷求见。”
“让她进来。”
“奴婢参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金安。”
“起来吧。”皇后将画像搁下,笑容微淡,道。
“皇后娘娘,这是太后娘娘拟定的太子妃人选的花名册。”桂嬷嬷直起身后,笑道。
女史伸手接过花名册,随之恭敬的递给皇后,皇后展开一看,京城第一美人柳茹霜霍然在第一页。
手一顿,皇后默不作声的再往后一翻,赵侍郎家赵二姑娘,吏部尚书府四姑娘,全是成王一党,皇后简直要被气笑了。
“皇后娘娘可是觉得这花名册有问题?”桂嬷嬷明知故问。
皇后似笑非笑的看了桂嬷嬷一眼,“有几日没给母后请安了,本宫等会跟桂嬷嬷去寿康宫,请容本宫先去换身衣裳。”
“皇后娘娘,太后娘娘应是属意柳二姑娘为太子妃。”女史轻皱着眉,低声道。
难怪她们娘娘这般着急太子妃人选。
寿康宫的那位太后娘娘是皇上生母,但非先帝正妻,又是出自丞相府的,如今还想将手伸到东宫。
皇后深吸一口气,太子立谁为太子妃都可以,但唯独成王一党的女子不行。
寿康宫。
太后端坐在凤椅上,态度冷淡。
“臣妾给母后请安。”皇后笑意恰到好处,对太后道。
太后“嗯”了一声,不冷不淡问,“皇后可是看了哀家拟定的花名册?”
“臣妾大致看了一番,不知道母后这花名册是何意?”
“前段时日皇后跟皇上为太子选太子妃,结果一个多月,太子妃人选还未定,所以哀家亲自让人拟定了太子妃人选,这花名册上都是咱们长安城出了名的贵女,相信太子定能挑选一位贤淑温婉的太子妃。”
皇后垂眸浅笑,“但是前段时日,内务府已将京中所有的适龄贵女画像收集到了坤宁宫,本宫会在这两日让人将画像送到东宫,劳母后费心了。”
“皇后,太子是哀家的孙儿,哀家还能害他不成?”太后有些不悦,道。
“但是母后也知道,太子他这么多年不近女色……”
“那为何哀家听说太子跟国舅爷家的若晗姑娘来往密切?”皇后话还未说完,太后便出声打断她,“难不成皇后想跟哀家说,这选太子妃是皇上一个人的主意?”
皇后笑意微顿,“但是太子妃人选也要合太子的心意。”
“那若是太子殿下喜欢的是一个平民女子,皇后也愿意让她做太子妃吗?”
“臣妾……”
“皇后,此番是为太子选妃,皇后三番两次的阻拦,莫不是觉得哀家包藏祸心?”太后将那玉盏往案桌上重重一搁,冷声质问。
皇后便起身,和婉笑道,“母后息怒,其实是臣妾心中已经有了太子妃人选。”
“哦?有了人选,是谁?”
皇后一顿,她还没问过小姑娘跟她兄长的意愿,她那兄长又将小姑娘捧在手心上,若是她贸然说让小姑娘做太子妃,那……
“皇后若是没想好,那且先回宫吧。”太后面露不耐,摆手,“桂嬷嬷,将太子妃人选的花名册送到东宫。”
“等下。”

娇宠为后免费阅读

第十一章花名册
寿康宫气氛瞬间僵滞,奉茶的宫女动作更是当心了几分。
当听到那声“等下”,太后颇为不悦的看着她,“皇后,你三番四次的阻拦哀家,究竟意欲何为?”
“母后,臣妾适才看这花名册,觉得这花名册有些问题。”皇后也不恼,道。
“皇后觉得有何问题?”太后掀了掀眼皮,问。
“若是臣妾没有记错,这花名册中以柳二姑娘为首的世族全是支持成王的。”
“父皇临终有言,谁都不可以坏了东宫的规矩。”
皇后话落,殿中更是针若可闻。
寿康宫与坤宁宫一直不对付,但将其摆到明面,还是第一次。
“皇后想拿先帝来压哀家?”听到“先帝”,太后拿着颤巍巍的手指着皇后。
“哀家是太子的嫡亲祖母,皇后这话,是觉得哀家故意谋害东宫?”
“还是皇后以为你的后位是先帝钦定,所以有恃无恐?”
“臣妾绝无此意。”皇后美目微皱,道。
“那皇后是何意?哀家还以为皇后这是做了国母之后,就可以藐视哀家呢?”
“母后,若说这长安城的贵女,臣妾记得建忠侯府郑七姑娘是咱们京城第一贵女,那为何这花名册上没看到人?”
太后冷笑,“郑七姑娘若是建忠侯亲女,那自然可居太子妃之位,但哀家记得郑七姑娘的父亲官居五品,这太子妃之位是要三品官员之上的女儿。”
“那以母后之意,为何侍郎之女都可以做太子妃,臣妾哥哥的女儿若晗,当朝国舅爷唯一的嫡姑娘,难道还不能担太子妃之位?”
“若是母后不能将臣妾兄长的女儿添上去,那这花名册,请恕臣妾无法苟同。”
皇后声音虽和婉,但那眼里明晃晃的写着:“你包藏祸心。”
半晌,太后捶胸顿足。
许久,太后咽下一口气,道,“将若晗姑娘添上去。”
“奴才遵旨。”
“谢母后。”皇后温婉的给太后福了下身,道。
“皇后这下可满意了?”太后却是不耐烦的出了声,“若是满意了就退下吧。”
“臣妾告退。”
*********
翌日,天色堪堪泛起鱼肚白,东宫更加肃穆。
郑曲靖悠悠转醒,感觉太阳穴锥心的疼。
“酒醒了”秦辞刚下完朝,缓步过来,淡声问。
“殿下,昨日臣失态了。”郑曲靖掀开被子下来,给秦辞拱手一礼。
“无妨。”秦辞摇了摇折扇,“子靖有心事?”
自从南嘉三年,这人就再未留宿烟花杨柳之地,更别说一醉方休,昨日还是第一次失态。
殿内倏尔一滞。
郑曲靖抬眼,只要一想到那梦境,负手而立,枉他三元及第,东宫的左膀右臂,之前是有多眼瞎。
许久,郑曲靖诚挚问,“殿下,这满京贵女,你属意谁为太子妃?”
秦辞摇着折扇的玉手微拢,蓦然想起一个人。
*********
琼玉宫,柳贵妃懒懒的支着身子,问,“又闹翻了?”
“看来出生世家大族的皇后娘娘,也不过如是。”
“皇后娘娘不得盛宠,哪及娘娘您凤仪万千。”
柳贵妃柳叶眉一挑,嗤笑一声,“皇后打的什么主意,别以为本宫不知道,之前一心想让那褚三姑娘做太子妃,谁知人家太子根本看不上人家,现在见国舅爷认了义女,就一心想着撮合他们俩。”
“对了,那国舅爷认的义女可知是什么来历?”
给她摇扇的宫娥摇了摇头,“现在还不知晓,但听说太子殿下待若晗姑娘很好。”
上次琼林宴,帝王带柳贵妃出宫,远远的,贵妃也看了那小姑娘一眼。
“料她也不及茹霜,太子冠盖京华,想来也不会立这样的女子为太子妃。”
看了下时辰,柳贵妃慵懒开口,“成王殿下现在在何处?”
“殿下去了燕春楼。”
这些年,圣上宠着,太后娘娘惯着,成王殿下行事越发无状。
柳贵妃头疼的揉了揉眉心,“算了,由着他去。”
“本宫记得陛下早起派内务府给本宫送了两扇孔雀画屏,你亲自给嘉和公主送去。”
虽不知帝王为何待那嘉和公主这般好,但作为最得圣心的宠妃,也要投其所好。
“是,贵妃娘娘。”
褚嘉宁自国子监回来之后,又来寻褚若晗,“若晗妹妹。”
“嘉宁姐姐。”小姑娘抬起头,嗓音如黄莺出谷的喊了声。
这几日,国舅府的人都待她很好,这位姐姐也是好人。
“京城如意坊又出了些时兴的绸缎,很多姑娘都慕名而去。”
“若晗妹妹可去?”
褚若晗揪着手帕,许久眨了眨眸,娇怯问,“嘉宁姐姐,你知道京城药铺在哪里吗?”
“你去药铺做什么?”褚嘉宁不解,问。
医馆,见是两个姑娘,那郎中顿了下,看这衣着,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姑娘才是。
“姑娘,你可是哪里不适?”
褚嘉宁更是一脸紧张,“若晗妹妹,你若是哪里不适,就赶快跟这位郎中说。”
“请问您这儿有治头疼的药吗?”小姑娘抬起臻首,细声细气问。
上次太子殿下护了她一次,她一直记在心中。
“自是有的,请容在下为姑娘开个方子。”
“原来若晗妹妹是为了太子殿下。”褚嘉宁倏尔缓下心来,笑道。
小姑娘粉妆微赧,低头看着脚尖,未语。
褚嘉宁自顾自的再笑了下,若是都像小姑娘这般有趣,那想来日子也极为有意思。
“姑娘,给。”一盏茶后,郎中面容温和的将药方递给小姑娘。
翠兰忙上前将银子递给郎中。
“现在药也抓了,若晗妹妹可愿陪嘉宁姐姐去如意坊?”褚嘉宁掐了掐小姑娘的脸,故意问。
“嘉宁姐姐请。”
酉时,褚国舅自军营回来之后,就听说小姑娘找他,忙去了梨花小筑。
“义父。”小姑娘看到褚国舅,莲步轻盈的迎上去,道。
“有求于爹爹,就喊‘义父’了?看来爹爹还是占了太子殿下的光。”来时,褚国舅已知晓了所有事,闻言揶揄。
小姑娘面若桃花,不知如何开口。
“罢了,义父现在就让人给东宫送去。”褚国舅笑叹一声,转身对清逸道,“清逸替姑娘给太子殿下送过去。”
“谢义父。”
“免了,以后跟爹爹,有话直说。”看到那双盈盈动人的眸,褚国舅摆手,道。
---------
东宫南苑。
朵朵桃花掩在枝头,郑曲靖一直等着秦辞的反应。
“太子殿下,国舅爷身边的侍卫清逸过来了。”须臾,内侍对着秦辞道。
“请进来。”
“属下参见太子殿下,若晗姑娘说,殿下勤政,难免劳心伤神,所以特地让人开了几道方子。”
郑曲靖与秦辞皆懂医术,闻着那药味,便猜到是什么方子。
这哪是什么劳心伤神,分明是……
郑曲靖戏谑,“这长安城的,倒是第一次有姑娘对殿下这么好。”
“不过只要殿下能够坐怀不乱,想来这方子也是不需要的。”
秦辞淡漠的瞥了郑曲靖一眼,“别国进贡了荔枝,你去给若晗姑娘送去。”
“太子殿下,其实国舅府的姑娘做太子妃也未尝不可,而且,想来宫中的那位也不会拒绝。”
“这事孤自有打算。”
“子靖,你怎么?”
郑曲靖眸色有几分迷惘,是啊,当初是他说东宫若立太子妃,那便与他们建忠侯府为敌。
“过几日,孤会去一趟岭南。”
“殿下是在担心岭南之事?那位也是想扶持成王想疯了。”郑曲靖冷讽。
宫中都捧着那贪图好色的成王,偏生扶不上墙,还让岭南百姓遭了无妄之灾。
阵阵清风拂过,楹窗微微作响,少许,春雨如瀑,淅淅沥沥。
太后身边的宦官来到东宫,“老奴参见太子殿下,这是选太子妃的花名册。”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娇宠为后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