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今天追妻火葬场了吗(宋绾苏琼章)
将军今天追妻火葬场了吗(宋绾苏琼章)

将军今天追妻火葬场了吗(宋绾苏琼章)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2

小说介绍

主角是宋绾苏琼章小说《将军今天追妻火葬场了吗》全本已完结,是由作者“清清一色”创作完成;重生后,宋绾睁开眼,便瞧见顾沧溟将他的爱妾带到自己面前,那双向来清冷的眸子绽开了温柔:绾绾,她怀孕了。宋绾轻笑,优雅矜贵的走到顾沧溟跟前:“本宫要休夫。”

小说简介

“绾绾,我可以陪你去死,但我想让她活着。”
宋绾和顾沧溟的爱妾同时被刺客绑架,他一句看似情深似海的话,却要了她的命
死后,宋绾才知道她只是一本宠妾文里的原配炮灰
纵使她用性命去爱他救他,他的眼眸也不起半点波澜,只因她是那个爱而不得的炮灰女配
她的夫君生性冷漠,宛如谪仙,是人人称赞的大将军,却把所有的温暖和爱都给了他的宠妾
他为她违抗圣旨,任她将京城闹得天翻地覆,替她摆平所有危险和磨难,只为她一展笑颜
世人皆知,他将宠妾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要
可宋绾呢?
他的发妻、骄傲尊贵的长公主,相伴相知十余年,最后用自己的命换来他和另一个女人被世人歌颂的爱情。
重生后,宋绾睁开眼,便瞧见顾沧溟将他的爱妾带到自己面前,那双向来清冷的眸子绽开了温柔:绾绾,她怀孕了。
宋绾轻笑,优雅矜贵的走到顾沧溟跟前:“本宫要休夫。”

将军今天追妻火葬场了吗全文阅读

第10章
强势震慑的威压从皇帝身上散发,宫人们都战战兢兢的低下头。
看着面色威仪的皇帝,宋绾委屈巴巴的吸了吸鼻子,轻声道:“是女儿被叛军挟持时所伤的……”
“还有顾沧溟那个宠妾灭妻的混账东西!”三公主愤怒的抢过话:“父皇,您都不知道这些日子,长姐过的有多苦。”
在皇帝怒气沉沉的双眸中,好不容易见着皇帝的三公主,可劲儿告状:“长姐前几日被他一掌劈晕,昏迷了三天三夜不说。顾沧溟那混账还为了爱妾的安危囚禁长姐,在叛军挟持长姐的时候,顾沧溟不为所动。”
一想到置长姐安危不顾,在长姐和陆歌月那贱人同时有性命之忧的时候,顾沧溟抛弃长姐,奋不顾身的救下爱妾,三公主就恨不得将那对狗男女大卸八块。
“若不是太傅舍身相救,父皇今日怕是见不到长姐了。”一想到长姐差点死去,三公主就想哭。
她可劲儿告状:“父皇,您要为长姐做主。”
皇帝眼底压着沉沉怒气,他低头看着宋绾时,眼底的沉沉怒气换成了宠溺温柔:“朕的绾绾受苦了。”
在皇帝唯吾独尊的世界中,唯独对先皇后留下的女儿很温柔。
看着从小被自己宠爱长大的长公主,伤痕累累又委屈巴巴的模样,皇帝怜爱的伸手揉了揉宋绾的头,宽厚温柔的道:“此事,父皇为你做主。”
“这下好了,咱们有父皇撑腰,看顾沧溟那个始乱终弃的混蛋,还敢不敢在长姐面前放肆。”
安静温馨的宫殿内,洗漱干净的三公主美滋滋的趴在宋绾身边。
“三公主,求求你消停些,长公主都睡下了,您也快睡吧。”宫婢阿稚将宫殿内的烛火灭掉,只剩下微弱的几盏灯火照亮。
近来宋绾心神俱疲,回到熟悉久违的宫中,喝了一碗安眠药便沉沉睡了过去。
瞧着她就连熟睡中,都还愁结难消的秀美脸庞,三公主小声嘟囔:“我这就睡,我可比你心疼长姐。”
她抱着枕头在角落睡下,她有自己的宫殿,可今日委实过的惊心动魄,所以她想牢牢守着长姐,这样才能安心入睡。
夜沉入水,对于京中权贵而言,今夜注定是个无眠夜。
谁能想到,一场宫变悄无声息的发生,又被当今陛下以雷霆手段镇压。
领兵造反的三皇子一系的人,皆被满门抄斩,株连九族,满朝文武一时人心惶惶。连夜穿上官服,候在府中等候陛下的命令。
这一夜过的提心吊胆,不等鸡鸣第三声,便齐齐出府朝宫中赶去……
“我听说文武百官全都瑟瑟发抖的跪在含元殿外,等候父皇上早朝……”三公主说的绘声绘色,就跟自己亲眼所见似得:“可父皇只召见了太傅和顾沧溟。”
提起顾沧溟,三公主就怒气冲冲。
宋绾表现的倒是比三公主都淡然,如今想来,从前的一切都好似是梦里事物一般。
“听说父皇夺了顾沧溟一半的兵权交给太傅,不对,太傅如今已经是咱们当朝最年轻有为的宰相了……”
宋绾一怔,苏琼章从清职太傅一跃成为当朝宰辅,真可谓是一步登天。
不过细想之下,也并不意外。
顾沧溟战功赫赫,功高震主,父皇就算要打压,也须得一步步来。而且父皇必定会提拔一人与之抗衡!
只不过很凑巧,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被父皇和三皇子选中的都是苏琼章。
若说顾沧溟惊才绝艳,家世显赫,出身名门。
那苏琼章便是文武双全,超群出众,独步天下,满朝文武和青年才俊,也唯有苏琼章能与顾沧溟抗衡。
“现在苏相可是京中女子,都想嫁的金龟婿呢。”三公主一脸感叹的说:“可是他们不知道,看着华丽绝美的苏相,骨子里却是个狠戾之人。”
想起自己无意间撞见的一幕,三公主就吓的打了个寒颤,不能想,不能想,想了要做噩梦的!
就在这时。
皇帝身边的林公公命人抬着凤撵过来,眉开眼笑的望着宋绾说:“长公主,陛下有请。”
当宋绾坐着凤撵,被十几个宫人拥簇着朝含元殿而去的时候。
老远就瞧见含元殿门口,跪着一柔弱女子。而那女子身旁,站着身材挺拔的顾沧溟。烈日之下,顾沧溟抬起衣袖替陆歌月遮住头顶炙烈的阳光。
“夫君,都是因为我。”陆歌月面色苍白的望着顾沧溟,眸光凄楚:“若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被陛下剥夺军职。”
“与你无关。”顾沧溟开口,半蹲在陆歌月面前,用衣袖替她擦拭着额头的汗。
这情深意切的一幕,差点让宋绾将刚吃吓去的枇杷都给吐出来。
怎的哪哪儿都能瞧见这两人?
“快点儿走。”宋绾靠在凤撵上,吩咐宫人加快脚步,从这两人身边走过去。
谁知道,陆歌月却忽然叫住她:“长公主。”
陆歌月因顾沧溟被夺军权一事,进宫求情。可她凄凄楚楚的在含元殿门口跪了大半日,却连皇上的面都没见着。
瞧见宋绾时,她忽然从地上站起来,拦住宋绾的凤撵:“长公主,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求你不要为难夫君。”
她跪的太久,膝盖发麻,站起来的时候险些摔倒,顾沧溟眼明手快的把人护在怀里。
陆歌月有气无力的靠在他怀中,对宋绾道:“若是您能原谅夫君,求陛下收回之意,我……我……”
她咬唇,目光通红的望了眼顾沧溟,眼含不舍和决绝的说:“我愿意离开将军府。”
宋绾???
她真的没想到,自己都抽身离开了,还能遇见这两个糟心的货色。
瞧着陆歌月那忍痛割爱,舍我其谁的伟大牺牲,宋绾就打心底反感。
她斜靠在凤撵上,居高临下的睨着小鸟依人的靠在顾沧溟怀中的陆歌月。
她双眼眯了眯,冷光乍现。
陆歌月见状,匆匆推开顾沧溟,脸色慌乱中带着一丝怯懦的苍白:“我知道公主是因为将军纳我为贵妾,才请求皇上怪罪将军的。我愿意为此承担责任,只求公主莫要在怪罪将军了。”
这话总是如此耳熟。
让宋绾想起上一世她落水之后,顾沧溟来找自己算账时。
陆歌月当时也是如此大义凛然的站出来,说因为自己的原因,让将军和公主生出嫌隙,她愿意跪在自己面前,请求自己莫要再和将军置气。
当时顾沧溟因她委屈,而推自己入水,欺辱自己。
现如今呢?
陆歌月竟然还在她跟前玩这一出?
宋绾居高临下的睨她一眼:“等着。”
陆歌月面色一喜,随后又有些难过的回头望着顾沧溟,眸光哀戚:“夫君,这或许是最后一次我叫你夫君了。”
她抬手,温柔小意的替顾沧溟整理着并不凌乱的衣襟,眸光痴情缠绵的说:“以后你便忘记对我爹的承诺,一心一意爱护长公主。我出身卑微,并不能帮助将军的仕途,只会给将军拖后腿……”
“你放心,我承诺过要爱护你一生一世。”顾沧溟握住她的手,像颗参天大树般的护着陆歌月,好似护着柔弱莬丝草一般的温柔:“你不必出府。”
“可是长公主容不下我。”陆歌月神情担忧的望向那座金碧辉煌的宫殿。
这是她一辈子都不敢踏足的地方,可长公主却在此处长大。
想起长公主坐在凤撵上,众星拱月般的被一群宫人守护着的高贵姿态,她心底就生出自行惭秽的自卑来。
她轻咬下唇,神情忐忑的望着被人拥簇着从宫殿内大步走出来的宋绾,见她手中拿着一道圣旨,脸色苍白。
“顾沧溟,这道圣旨赐给你。”宋绾单手把圣旨递给顾沧溟:“这是休夫的圣旨。”
先前还维护着陆歌月,对陆歌月温和爱护的顾沧溟脸色一变,他抬眼瞧着宋绾,冷若冰霜的责问:“你竟然求和离的圣旨?“
宋绾并不理会他冰冷的斥责,而是笑了声,笑意冰冷:“跪下接旨吧。”
在顾沧溟愤怒却不得不跪的神情中,陆歌月却喜意满面。只要公主离开了,以夫君对她的宠爱,必定会抬她为正妻。
瞧见陆歌月眼底的心花怒放,宋绾轻哧一笑,她不要的东西,有的人却想要的紧。
正在此时,林公公从宫殿中走了出来,扬声道:“陛下有旨。”
林公公斜眼扫视着面露喜意的陆歌月,唇边凝出一抹冷笑:“陆歌月,跪下接旨。”
第一次接圣旨的陆歌月胆颤心惊的跪在地上,便听林公公道:“奉陛下口谕,民妇陆歌月,德行不贞,令责永为贱妾,其子嗣,亦永不能入顾氏族谱,继承将军府世袭之位。”
这道圣旨像一道惊雷劈中了陆歌月头顶,劈的她摇摇欲坠。
她抬眸,目光愤恨的盯着宋绾:“为什么?为什么?你都不爱将军了,却见不得我好过?”
“大胆刁妇。”林公公呵令一旁的小太监掌嘴:“就凭你也配和长公主相提并论!!”
“啪啪”两巴掌扇的陆歌月脸颊通红,直接晕了过去。
待顾沧溟将人抱走之时,宋绾都还没反应过来,实在没想到父皇竟然会下这样的旨意?顾沧溟本就功高震主,又有诛杀叛军之攻,如今手握重兵,就算是皇帝也对他有所忌惮。
“傻绾绾,你是朕的掌上明珠。你不要的东西,旁人也没有资格拥有,更没有觊觎的资格。”皇帝神色宠溺的瞧着宋绾。
当初三皇子谋反,他命顾沧溟蛰伏,当时顾沧溟求他收回赐死陆歌月的圣旨。
皇帝眼中浮现一抹冷意,没想到他假装受伤,闭宫门不出的那段时间,顾沧溟竟然敢八抬大轿,从正门迎娶陆歌月为贵妾。
顾沧溟这般藐视天威,欺辱他的绾绾,真当自己功高震主,可以随心所欲?

将军今天追妻火葬场了吗免费阅读

第11章
“长姐,这小食又臭又难闻,你为何想吃?”
三公主一脸嫌弃的拿手帕捂住口鼻,看着油锅里那黑乎乎,都发霉的豆腐块,恶心的差点没吐出来。
就这玩意,还能让长姐在养伤期间朝思暮想。养好伤,第一件事,就是出宫吃它?
又黑又臭,恶心都来不及呢。
“这叫臭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味道不错。”宋绾笑眯眯的说:“你不是很喜欢吃臭豆腐的吗?”
上一世,她情伤后,闭门不出,三公主为了哄她开心,便把街上所有的美食都网罗到府中。
其中就有这道臭豆腐,当时这臭味差点当场送走宋绾。
“胡说八道,我怎么可能喜欢吃这种又臭又恶心的东西。”三公主觉得长姐在恶心自己,她堂堂三公主会喜欢吃这种恶心的玩意儿?根本不可能!
“尝尝。”
宋绾拿着多加辣子的臭豆腐,用竹签戳了一颗,喂到三公主嘴边。
“不吃。”三公主一脸嫌弃的皱眉,可身体却很实诚的张口咬住臭豆腐时,嘴里还念念有词:“这要是别人喂我吃这玩意儿,早就推下去斩了。”
咿?
牙齿触及臭豆腐酥脆的外壳,轻轻一咬,浓郁香辣的汁水在口腔中爆开,似乎还挺带劲儿的。
三公主皱着眉头吃完一整颗,然后张嘴:“啊……长姐,我还要。”
这玩意吃起来的时候非但不觉得臭,还贼香。
看着像只小鸟一样长大嘴巴,嗷嗷待哺的三公主。宋绾宠溺一笑,又戳了一颗臭豆腐喂到她嘴里。
“谁?是谁在街上拖大粪?来人,把人给本公主拉下去斩了。”一道娇蛮跋扈的声音在大街上响起的同时,几个内侍冲过来,直接掀翻了臭豆腐的摊位。
毫无防备的宋绾和三公主,被滚烫的油锅溅了一身,若非宫人们及时护住两人,只怕脸上都得遭殃。
一看长姐身上的新衣裳被弄脏,三公主气的取下腰间的软鞭,就朝骑在马上那紫衣华裳的少女狠狠抽了过去。
“啪”
紫衣少女的胳膊被抽中,右臂传来的火辣辣剧痛,让她柳眉倒竖,一股想杀人的鸷气直冲心口:“放肆!来人,给本公主杀了他们。”
“宋怀柔,你想杀谁?”三公主冷笑,挥动着手上的软鞭再次朝四公主宋怀柔脸上狠狠抽去。
宋怀柔也不是吃素的,方才被抽的猝不及防,这一回可不会再让三公主如意。
她脚下在马腹上用力一蹬,整个人如马踏飞燕一般的,凌空飞起的同时,拔出悬挂在腰间的宝剑,和三公主打斗起来。
“我当是谁这么大胆子,敢和本公主作对,原来是宋玉你这条哈巴狗。”宋怀柔眼神鄙夷的盯着三公主的时候,眼神还嫉妒的扫了眼站在旁边的宋绾。
大家都是公主,可偏偏父皇只拿宋绾当宝,其他的皇子皇女都是草。
这宋玉心机深沉,自小就像哈巴狗一样讨好宋绾。
因为宋绾的关系,也得了父皇些许宠爱,又被宋绾处处护着,从不她这个四公主放在眼里。每次两人遇见,都有一番争斗。
是以这次也不列外,当着人来人往的大街,两人斗的不可开交,祸害了不少周围的摊贩和来来往往的百姓无辜遭殃。
“都给我住手!”宋绾面色不好的呵斥。
见长姐生气,三公主听话的收了软鞭,四公主宋怀柔却不讲武德,手中的长剑裹挟着凌厉的风声,来势汹汹的直刺三公主心口。
宋绾皱眉,拿起手边摊位上的陶人俑,快狠准的砸中了宋怀柔持剑的右手。
“砰”
宋怀柔吃痛,剑锋偏了一寸。
三公主侧身避过这要命的一剑,右手一挥,手中的软鞭像蛇一样缠上宋怀柔的胳膊,用力一挥,宋怀柔连人带剑的飞了出去,狠狠砸在了刚才被她命人掀翻的臭豆腐摊位上。
“咔嚓”
尾骨传来一阵骨裂的清脆声,一股钻心刺骨的剧痛顿时从尾骨蔓延到四肢百骸,痛的她脸色惨白。
“宋玉,你这贱人。”宋怀柔高声大骂:“你有长公主撑腰了不起吗?你就会欺负我。”
“呸,恶人先告状。”三公主也不是吃素的。
她双手叉腰,指着被宫人从地上扶起来的宋怀柔冷笑到:“我欺负你,你刚才那一剑可是奔着要我的命去的。你还有理了?要不然咱们去父皇面前评评理,看谁对谁错?”
“你……”宋怀柔气的眼眶通红,泪珠子直往下掉:“谁不知道父皇偏心长公主,你和长公主是一伙的,父皇当然帮你们了。”
她知道自己干不过三公主,于是命令宫人把她抬走的时候,还不忘向三公主摞狠话:“我们走着瞧。”
“走着瞧就走着瞧,谁还怕你不成?”三公主冷笑着说,手中的软鞭挥的呼呼作响:“下一次我抽花你的脸。”
“阿玉。”宋绾呵斥:“我说过,做人做事要稳重,不能冲动暴躁……”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三公主抱着宋绾手臂撒娇,打断了她即将出口的长篇大论和唐僧一样的喋喋不休:“刚才是她先动的手,我近来真的很修身养性了,长姐。”
她一脸认真的说:“您看,我都只是在口头上说说把人拉出去斩了,把人杀了,从没真的杀过人。”
宋绾???
就……还挺骄傲???
“口头上说说也不行。”宋绾沉声道:“你是公主,你随意的一句话,底下的人就会揣测,有时候,祸从口出。”
宋绾教育三公主的时候,眼神凝重的瞧着被人抬走的宋怀柔。
上一世,三皇子登基后,宋怀柔备受宠爱。
三公主被人骗到青楼里糟蹋,又摔断了双腿,其中也有宋怀柔的影子。
而且,宋绾双眸一沉,她曾听到一个传闻,宋怀柔爱上了三皇子……
被人抬到医馆里的宋怀柔,气的拔剑伤了好几个宫人:“贱人!贱人!贱人!”
“宋玉和宋绾这两个贱人,我一定要让你们付出代价。”宋怀柔双眼发狠,尤其提到宋绾的时候,眼里充斥着阴森狠戾的怨恨。
“他的尸首怎么样了?”宋怀柔忽然问,双眸通红,眼泪大颗大颗落下来砸在了地上。
宫人一听这话,吓的胆颤心惊的四处望了望,见周围没人,这才附到宋怀柔耳边,小声道:“回公主,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悄悄让人去乱葬岗收敛安葬了。”
听见这话,宋怀柔凄楚一笑,喃喃自语的说:“三哥,怀柔会替你报仇的。”
宫人听见这话,面色一变:“公主,小心隔墙有耳。”
三公主闻言,冷眼睨着提醒自己的宫人,在他心惊肉跳的表情下,缓缓闭上双眼,压抑住了眼底森寒的杀意。
半晌后,医药间的帘子被人捞了起来,陆歌月拿着跌打损伤的药,走了进去……
**
“把你们店里最好的衣物拿出来。”三公主把宋绾拉到一间成衣店,两人身上的衣物都弄脏了。
宫外的成衣店,制造粗糙,不及宫中御制,但此时两人衣裳泼溅了一身滚油不说,还散发着一股油腻味,身娇玉贵的公主,哪能忍受这样的脏乱?
是以,便要了店里最贵最豪华的成衣。
没曾想,这家店的成衣无论是做工还是绣纹都异常漂亮。
“这条鎏金裙好看。”三公主把最华美的一条裙子,递给了宋绾:“最衬长姐华贵的气质了。”
“这件衬你。”宋绾道,这鎏金裙华美张扬,和三公主最配了。
宋绾正要上前试另一件粉紫含春的衣裳时,掌柜的忽然捧着一套精美华裙上来,笑着说:“这是本店的镇店之宝,最衬长公主的绝代风华了。”
“呀,这套衣裙可真漂亮。”宋绾一见就倾心。
这一套衣裳,带着全幅头钗珠翠,颜色是淡雅白中带着浅紫绯红,清雅而不失华丽,特别讨宋绾的欢喜。
她当即让阿稚与她更衣,女儿家都喜爱漂亮惹眼的物件,穿上这一身镇店之宝,宋绾乐的眉开眼笑。
出来时,三公主都看呆了:“漂……漂亮,太漂亮了。”
她喜滋滋的奔过去,拉着宋绾左看右看,又伸手摸摸她头上那一套用白玉做成的头钗和步摇:“长姐真是像仙子一样美。”
“你也很漂亮啊。”宋绾笑着说,那套鎏金裙穿在三公主身上,真是张扬漂亮,吸引人的眼球。
听见对方的夸赞两人相视一笑,都乐极了。
忽觉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宋绾抬眸,便见坐在一旁供贵客落脚喝茶的雅座里的苏琼章,正笑意盈盈的望着自己:“这套衣裙,是我去年南下之时,特请当地技艺最精湛的绣娘,花了三个月制作出来的,果然很配公主。”
宋绾被他赞赏的目光盯的有些不自在,抬手抚摸垂在鬓边的步摇,语气还算镇定的问:“多少银钱?”
苏琼章笑意加深:“送给公主,不要银钱。”
宋绾唇角弯起来,笑的特别开心。
没有女儿家得到世间最华美衣裙,还不开心的。
但她还是很懂分寸:“这是镇店之宝,本宫不能白得,钱是一定要给的。”
“既然如此,公主便帮本店提字吧。”
在宋绾诧异的视线中,苏琼章黑眸潋滟生光的说:“公主乃陛下最受宠的公主,若是公主题字,到时京中贵妇们得知后,定会蜂拥而至,纷纷效仿公主的穿衣打扮……”
“小店必定沾公主的光,一跃成为京都最出名的成衣店。苏琼章笑眯眯的望着宋绾:“到时下官定能多多赚钱。”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将军今天追妻火葬场了吗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