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所向披靡(陆喆别肃)
为你所向披靡(陆喆别肃)

为你所向披靡(陆喆别肃)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1

小说介绍

陆喆别肃小说《为你所向披靡》特别推荐,为你所向披靡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他努力走出阴影,一边直播赚钱,一边努力收集证据,终于,嫌疑洗清,名誉恢复,陆喆再登中单巅峰,与别肃配合得天衣无缝,驰骋在联盟赛场上,所向披靡。

小说简介

陆喆没想到自己还有重新回到赛场上的一天
他技术好,他意识强,他走位风骚,是红极一时的APL新人王,LR战队强推的王牌中单
只可惜,一场假赛风波,让他的职业生涯止步于此
两年来,遭受了无数网暴被泼了无数脏水
蒙受不白之冤的陆喆一度患上了抑郁
却在角落里悄悄焕发新生,一转身,他成了银河TV的人气主播
为了帮助急用钱的兄弟,陆喆振作起来,跟平台签下新的合约,露脸吸引人气
没想到,第一天,他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来了
在他复出露脸直播的水友赛上
那个闪耀的立于联盟打野王者之巅的别肃
为了力保他的清白
当着所有人的面拿自己的职业生涯做赌注立下了赌约——
转会期结束前,如果他没法洗刷陆喆的嫌疑,他会退役
陆喆的乌龟壳,就这样被打碎了
他努力走出阴影,一边直播赚钱,一边努力收集证据
终于,嫌疑洗清,名誉恢复
陆喆再登中单巅峰,与别肃配合得天衣无缝,驰骋在联盟赛场上,所向披靡

为你所向披靡全文阅读

第7章 久别重逢
陆喆平时都要睡到大中午,可是今天早上天刚亮他就醒了。
夜里那个梦让他很不舒服,醒来的时候枕头湿了一片,心里憋了一口闷气,上不去也下不来。
要不是露露软绵绵地过来求蹭蹭,他怕是要沉溺在那样忧伤的情绪中无法自拔。
柔软的毛发、嗲声嗲气的喵喵叫、跑车引擎般的呼噜声,多管齐下,将他敏感易碎的心治愈。
强迫自己把那个人的名字从脑子里赶出去,陆喆洗漱完就去找叶琅了。
叶琅要卖网吧,房子准备拜托中介帮忙,但是网吧里面的台机都是今年夏天才换的顶配,一定要找懂行的脱手才行。
思来想去,叶琅决定卖给同行,打个折扣,别让他亏太多就行。
陆喆作为兄弟,自然要出来帮忙跑一跑。
两人出来时商量好了,一个唱|红脸,死命抬价,一个唱白脸,打圆场。
没想到第一家网吧就让他们碰了个软钉子,那老板是个油腻的秃头大叔,看准了他们两个年纪不大,又是急用钱,所以死活不肯松口,只肯用三折的价钱接手那批机器。
赔太多,就算叶琅再着急也不能这样倒贴着卖啊。
再加上那老板把陆喆当成了女生,咸猪手要摸陆喆的手,气得叶琅立马拽着陆喆出来了。
“【深蓝之夜】这家老板太黑心了,趁火打劫呢。打劫就算了,还特么想吃你豆腐,禽兽不如的畜生!”叶琅骂骂咧咧的,踹了一脚门口的盆栽。
“早知道今天不戴假发了,不过空气太潮了,假发暖和。”陆喆这两年习惯了给叶琅的cos店做活招牌,每天都有不同款式的假发选择,所以今天出来下意识就拿了一款战场原黑仪的紫色高马尾。
“不关你的事,就算你不戴假发,你这张脸走到哪都会有人心怀不轨的。”叶琅盯着陆喆看了看,叹息一声,“还好我不喜欢男人,不然的话你整天在我面前晃,那我就遭罪了。”
“滚犊子,说正事呢,你这二百多台机子到底怎么办?”陆喆看着灰蒙蒙的天空,真不知道还有没有必要继续去下一家网吧了。同行嘛,本来就是竞争关系,看到这家要关门了,肯定忙不迭要上来宰一笔,又有谁会做个慈善家,好心收了他们这批机器呢?
叶琅也很沮丧,不过还是打起精神:“不试试怎么知道呢?走吧,【异兽之家】的老板是个妹子,说不定会比较好说话。”
两人很快来到两条街区外的【异兽之家】,老板纳兰枫是【上古异兽】的死忠粉,每到联盟打比赛的时候,就会在一楼大厅搞投屏直播,还免费提供一定数量的瓜子汽水花生米,当然,吃是免费的,但却要帮她给联盟的赛事转发动态进行宣传,所以这家网吧很有名。
没想到,事情居然出奇地顺利,纳兰枫正好要开一家分店,一听叶琅是【荒原孤狼】的老板,便热情地招呼起来。
最终连店铺一起盘了下来,房子按市场价,那二百多台机子也按九折全部接盘了,简直就是幸运女神本神了。
叶琅感激涕零,说什么都要请纳兰枫去吃顿大餐。
纳兰枫没有推脱,一个电话把自家弟弟喊过来看着网吧,随后便跟陆喆叶琅他们往外走去。
三人才走不到三分钟,在【深蓝之夜】失望离去的别肃便来到了【异兽之家】,再次掏出名片,假装自己是PT战队的经理黄阳,开始跟看店的小伙子套近乎。
“黄经理,我们【异兽之家】还真出过两个职业选手,不过都是玩打野的。现在这批常客,也是玩打野和射手的居多,法师倒是有几个,不过水平不怎么样。”纳兰榆非常抱歉,见别肃推开门准备离开,他忽然想起什么,道,“对了,刚听我姐说,有个网吧老板要把店盘给她,陪那个老板来的就是个玩中单的,好像挺厉害的。”
别肃说了声谢谢,出于礼貌,还是要了一下联系方式。
纳兰榆掏出手机:“你加我VX吧,等我问到了那个中单的号码我告诉你啊。”
别肃的社交软件都只有一个号,要是加了好友,指定暴露身份,只好找了个借口:“你把你姐姐电话号码告诉我吧,战队这边缺中单,我直接打电话问比较快。”
PT战队缺中单确实是人尽皆知的事,纳兰榆没有怀疑,把他姐姐号码报了上来。
别肃站在大街上,盯着这串号码,思来想去,总觉得很唐突,还是先去第三家网吧看看再说吧。
结果第三家也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结果,失望间,别肃看了眼时间,已经中午十二点五十了,走了这么多路,腰有点酸,便随手推开了路边一家金拱门的店门,进去点了两个鸡腿堡加一杯热牛奶,随便垫垫肚子。
今天是周末,人比较多,别肃一时间没有地方落座,便来到一处相对安静的角落,等前台叫号。
掏出手机刷了刷贴吧,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咳嗽,像是喝饮料呛着了。
这一声带着笑意的咳嗽,在嘈杂的快餐店里根本微不足道,别肃却仿佛被闪电劈中了一般,愣在了原地。
等他回过神来,那人已经恢复正常,正跟身边的朋友说笑:“小姐姐你人真好,你放心,回去我就跟叶琅把所有的机子检查测试一遍,保准你这边接手之后一点问题都没有。”
“你会调试机子?”软糯的女声,慢条斯理,很温柔,话音里含着笑。
那熟悉的声音又说:“会一点,以前认识的一个前辈教我的。”
被cue的某前辈终于灵魂归窍,一点点转过身来。
首先闯进视线的,是一头骚紫色的长发,扎了马尾,很引人注目。
目光下移,当别肃终于看到这张阔别两年的面庞,一时间竟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就这么站着,因为带了墨镜和口罩,所以他并不担心对方会认出他来。
叶琅最先察觉出来了不对劲,他抬头看着这个戴着棒球帽的陌生人:“有事吗?”
别肃没说话,纳兰枫好奇看了眼,总觉得这身形有点熟悉,忍不住咦了一声。
而正对面的陆喆原本在低头啃鸡翅膀,此时此刻却像是被谁迎头浇了一盆冷水,笑容凝固,嘴巴微微张着,油光水滑的,没说完的话再也说不出半个字来。
他盯着这个看不清真面目的人,默默相对了足足两分钟,随后猛地起身,抓起餐巾纸擦了擦嘴,推开椅子狂奔出去。
像极了一个吃了霸王餐逃跑的小混账。
别肃叹息一声,沉默地跟了上去。
叶琅隔着玻璃窗,看着外面一前一后追赶着的身影,懵了:“什么情况?”
“不清楚,不过那个墨镜男,看着好眼熟啊,我总觉得这体型在哪见过。这个子得有一米九吧?没有一米九起码也有一米八八吧?一米八八……”纳兰枫迅速在脑海里搜索起来,片刻后忽然捂住了嘴巴,“我擦泪!一米八八!有个电竞选手就是这个身高!”
叶琅一头雾水:“谁啊?”
“不是吧?我可是看出来了,你朋友是倪喆吧?跟倪喆有关系的,身高一米八八的,那毫无疑问是LR的队长别肃啊!草,我到底错过了什么?不行了你慢慢吃吧,我要出去围观!”纳兰枫说完也跑了,留下叶琅一个人在座位上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别肃一直追出去三个街道,最终因为腰太疼了,不得不停了下来。
陆喆就躲在前面的巷子口,他听不到脚步声了,忍不住偷偷探出脑袋看了眼,一眼就看到别肃正一手扶墙,一手摁在腰上,肩膀一颤一颤的,看样子似乎很痛苦。
他几乎没有犹豫,直接冲了出去:“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别肃连墨镜都没摘,但是他知道,面前这个瘦瘦矮矮的家伙,第一眼就认出他来了。
他大喘着气,摘掉了墨镜:“你个没良心的,还跑,我看你往哪跑。”
“不是,你到底哪里不舒服?你说话!”陆喆假发都跑掉了,露出了自己本来的发色,黑黢黢的,柔顺光滑,都快长到腰间了。
真特么像个妹子。
别肃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这次是真的了吧?”
“你要是没事我走了。”陆喆拍开他的手,生气了,他怀疑自己被苦肉计骗到了。
转身就走。
走出去没两步,回头一看,别肃还在那一动不动的,看起来是真的不太好。
又吓回去了。
“服了你了,我打120。”陆喆拿起手机,却被别肃摁住了。
“不用,老毛病了,歇会就好。”别肃这么一摁,直接握住了陆喆的手,“还是老样子,穿这么少,爪子冻得跟什么似的。”
“不要你管!”陆喆把手抽了回来,也许是刚刚狂奔过的原因,心脏扑通扑通乱跳,这种感觉太叫人不安了,他连直视别肃的勇气都没有,扭过头去,手摁在胸口,想逃。
别肃盯着他的侧脸,眼神温柔又复杂:“不要我管,可以,那你能不能管管我?”
“哈?谁要管你,你这样的王牌选手,有的是一个团队的保姆伺候你,有我什么事。”话虽这样说,可陆喆的声音却越来越低。
没有底气,因为他知道,一旦被别肃找到,有些事,就再也没法逃避了。
别肃轻叹一声,试探着牵住了他的手:“那些人跟我没关系,我只要你管我。你答应过我的,你不可以连自己说过的话都不承认!”
“我没有说过,你认错人了,再见!”陆喆彻底乱了方寸,甩开别肃的手,撒丫子狂奔向远处的车站,瞬间跑没了影。

为你所向披靡免费阅读

第8章 遥不可及
陆喆上了公交车,才坐了一站又下来了。
昨天刚下过雨,今天并没有放晴,车水马龙的街道让他觉得很陌生,他站在马路牙子上,看着来时的方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
应该不会追过来了吧?
一站路也挺远的,他又不舒服,肯定不会追过来了。
长出一口气,陆喆掏出手机,给叶琅发了个消息:“有点事,我先回去了。”
“不是,你在哪儿呢?你丫跑世锦赛呢?怎么一眨眼就找不到你人了?赶紧给我回来。”叶琅自己的事虽然谈的差不多了,但出来之前还说好了顺便帮陆喆找房子的,现在陆喆半路消失了,那房子还找不找了?
陆喆不想找了,起码今天不想找了,直接回道:“已经在车上了,房子的事我自己解决,你赶紧去跟纳兰枫去把手续办了,拿上钱给叔叔阿姨治病去。”
回完这句,陆喆就关机了,拐进旁边偏僻的小巷,把衣服后面的帽子罩上,漫无目的地瞎逛。
对面走来一对情侣,勾肩搭背的,你撞我一下,我亲你一口,十分腻歪。
很难叫人不羡慕。
不过陆喆更羡慕的,是远处走在一起的一家三口,爸妈把小姑娘护在中间,一人牵着一只小手,和谐又美好。
走着走着,陆喆忽然蹲了下来,脸埋进膝盖里。
太辛苦了,强忍着不去找别肃,实在是太辛苦了。
他辜负了别肃的信任,他就不该动摇,就不该鬼迷心窍答应对方打假赛,就算最后悬崖勒马了,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就可以原谅自己,更不代表别肃会原谅自己。
好难过,为什么这些糟心事儿都被他碰上了。
他也想有个疼爱自己的爸爸,有个精神正常的妈妈,简简单单,一家三口,不求大富大贵,钱够用就行。
可是这么简单的愿望,它为什么就是那么遥不可及呢?
为什么要让别肃看到下跪的自己?
那么狼狈,那么不堪,连做人的底气都没了,他拿什么去面对别肃?
这两年来,他几乎没有离开过网吧,怕被认出来,怕被推到镜头前,伤口从未愈合,他不想被任何人触碰。
可是,为什么难得出来一次,还是不可避免地碰到了别肃?
这就是命运吗?
可不可以别这样折磨他?
太难了,面对曾经那个残次品一样的自己,实在是太难了。
肩膀上忽然搭着一只手,一个温柔的女声关切地问道:“小妹妹,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打120?”
陆喆终于意识到,自己蹲在路边太久了。
不想被人看到哭鼻子的样子,只好闷着头回了一句:“我没事,谢谢你。”
“真的没事吗?是肚子疼吗?别不好意思,出门在外,谁没有个头疼脑热的时候,阿姨送你去医院吧,啊?”好心的路人还是不放心他。
陆喆只好揉揉眼睛站了起来,低着头不让对方看清他的样子,带着鼻音说道:“没事的阿姨,我刚跟朋友吵架了,心情不好,您快去忙您自己的事吧。”
好心的路人看了又看,见他似乎真的没什么事,这才将信将疑地走了。
后来怎么回的网吧,陆喆自己都没印象了,今天网吧没有营业,整个房子里只有冰冷的机器,要不是露露喵了一声,他真要怀疑是不是这个世界上只剩他一个人了。
搂着露露,把头蒙在被子里,做个缩头乌龟,是他最后的自我保护。
别肃没有再追,腰太疼了,走路都一抽一抽的,撑不住了。
算了,去【异兽之家】等着吧,要是倪喆的朋友真的要把网吧转手给对方,一定还会再去的。
到时候要一下电话号码,等腰不疼了再去找找。
一转身,便看到一男一女正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倒是巧了,省得他再去找了。
纳兰枫急忙迎了上来:“是肃神吗?”
别肃没有说话,刚刚一路追逐,戴着墨镜不是很舒服,所以他一早就把墨镜给摘了,就算戴着口罩,被认出来也不奇怪了。
纳兰枫上下打量一眼,有些狐疑地盯着他的腰:“看来传闻是真的,肃神你真有腰伤啊?要去医院吗?我就住附近,我有车的。”
“不用,谢谢。”别肃礼貌地笑笑,视线落在后面的叶琅身上,“你是倪喆朋友?他一定是换号了,劳驾,号码给我一下,行吗?”
叶琅还是第一次见别肃真人,没想到比赛场上那个高冷狂拽的异兽联盟人气打野王,在现实里竟然是这么脆弱又病态的,而且似乎并不高冷?
“这我不好替吉吉做决定啊,要不你等我问一下?不是我故意拿乔,实在是……实在是吉吉他不一定愿意面对以前的同事。”叶琅勉强解释了一下,其实站在好兄弟的角度,他是希望陆喆去给自己平反的,但是既然陆喆自己都不想面对,那他真的没必要强迫。
每个人对待伤口的方式都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喜欢默默承受,人前强颜欢笑,夜深人静了再独自舔舐伤口;有人喜欢到处诉苦,跟祥林嫂似的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可怜他时运不济。
而陆喆,他属于前者。
他太骄傲了,根本不屑于去浪费口舌为自己争辩。
叹息一声,叶琅拿起手机,给陆喆打电话,为了向别肃证明自己没有添油加醋,他甚至提前开了扩音器,结果,里面却传出对方已经关机的提示音。
叶琅无奈耸耸肩:“真不好意思,吉吉他这两年挺不容易的,所以我不会自作主张把他重新曝光在前同事目光下的。希望你谅解。”
眼看着别肃的目光黯淡了下去,叶琅忙补了一句:“不过我知道,你对吉吉挺仗义的,所以要不这样,你加我微信,等他开机了我会跟他说的,到时候他要是愿意给你他的联系方式,我再把他的名片推送给你。”
“那就多谢了。”别肃掏出手机,扫码加上了叶琅。
一旁的纳兰枫羡慕得直跳脚,鼓起勇气看了眼别肃:“肃神,可以加我一下吗?我是你的粉丝!你放心,今天你和倪喆的事,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的。”
别肃平时不爱加陌生人,但是今天竟然出奇地随和,很快就通过了纳兰枫的好友请求。
等他打车走了,纳兰枫还在那里抱着手机兴奋得直转圈圈,叶琅哭笑不得,只能陪她在马路边抽疯。
回到基地,别肃的脸色已经变得非常难看了。
史儒刚收到花嵘的消息,第一时间赶了过来,顺带把理疗师也请来了。
他暴跳如雷,骂骂咧咧的:“怎么回事?我才离开半天就出事了?你们都是干什么的?不会看着他点吗?要是有个好歹,下赛季你们拿头去打吗?”
花嵘淡定地靠在墙边,看着史儒刚上蹿下跳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等史儒刚骂累了,口干舌燥下去喝水了,花嵘才不屑地嗤笑一声:“自己做的孽,倒是会推卸责任。”
一旁的小玮听不懂他说什么,掏了掏耳朵:“花花,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花嵘瞄了别肃一眼,转身提着小玮的衣领子,直接把他拎了出去,“走,这个月直播时长还不够吧,双排去。”
“哦。”小玮像个可怜的小兔子,就这么被安排了。
因为刚刚夺冠,所以好多粉丝都守在直播间等着。
LR战队目前首发选手五位,替补打野一位,一共六个人,全都签约的银河TV,除了别肃不爱直播,花嵘和小玮的下路双人组是人气最旺的,上单赵孜学粉丝也不少,就连替补田溪都很受欢迎,只有中单谢樊深,一向独来独往,性格孤僻又不爱说话,粉丝明显少了些。
小玮才开了直播,弹幕里就有人问到——
【听说今天有人在金拱门看到肃神了,这是真的吗?】
“假的,队长在基地睡觉呢。”小玮想都没想,直接不负责任地辟谣了。
粉丝却没那么好糊弄,继续追问——
【什么呀,都被人拍下来了,我看那身高那衣服,应该就是肃神】
【对啊,肃神微博下面都有人贴了照片了,看着就是他本人】
【还有一个紫毛乱入,白白净净的,好像是个妹子】
【什么?肃神有妹子了?晴天霹雳!!!】
“什么妹子?没听说过,金拱门那么多人,谁都可以乱入的嘛,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再说了,队长说了,他没兴趣谈恋爱。”小玮继续奔赴在辟谣第一线,游戏已经BP结束,他选了个肥遗,准备做花嵘的贴身小保镖。
花嵘直播间也有人在问,不过全都被花嵘无视了,他抢了个飞廉,带着小玮直接堵对面打野去了。
一级团完美胜出,开局就拿了两个人头,飞廉又是版本强势射手,这简直是梦幻开局。
游戏顺风顺水,不到十五分钟就赢了,花嵘拿了十七个人头,简直杀疯了。
结算页面出来后,花嵘拿起手机刷了刷微博,还真看到了偷拍的照片,不是别肃又是谁。
而别肃对面傻坐着的那个紫毛小白脸……
花嵘把图片两指放大,终于勉强认了出来,忍不住爆了个粗口:“草!”
小玮发来组队申请,直接被他无视了,他踢开椅子,跑去别肃房间,理疗师上厕所去了,正好没有别人。
花嵘把房间门反锁,手机怼到别肃面前:“终于让你给找到了?”
“嗯。”别肃有气无力地趴着,头上全是冷汗。
“你是不是找死啊?忘了上次他把你害多惨了?要不是我去的及时,你特么就被卷到大卡车底下去了你知不知道啊?”花嵘气得差点把手机摔了。
“不关他的事,是我自己走路没长眼睛。”别肃掏出自己的手机,找到那条微博留言,把照片保存了下来,两指放大,盯着看。
“行,你继续作死,我不管了。不过作为兄弟,我提醒你一句,他那件事没你想得那么简单,你要真想替他平反,那就做好被一起拽下地狱的准备吧。”花嵘说完,没好气地走了。
“地狱?那就地狱好了。”拇指指肚抚摸着屏幕上那张苍白的脸,别肃居然笑了。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为你所向披靡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