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美食系统成为正义之光(黎汐孟朝默)
我靠美食系统成为正义之光(黎汐孟朝默)

我靠美食系统成为正义之光(黎汐孟朝默)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1

小说介绍

主角是黎汐孟朝默的小说我靠美食系统成为正义之光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我可以不杀人,只要你能一直看着我,这条命都是你的。黎汐立刻反手抽出一把菜刀抵在他下巴上:OK,说话算话,以后都给我好好拿着。

小说简介

黎汐穿成了一本烂尾悬疑小说的炮灰路人甲,一出场就被全书最大的反派boss给杀了。
再睁眼,她又一次回到了临死前。
当那个杀了她的人再一次出现时,想当个饱死鬼再上路的黎汐正在做蛋炒饭。
被黑色兜帽下那双深邃的眼睛紧紧盯着的她头脑一热,顺手盛了一碗炒饭递给了男人。
“要吃吗?”
孟朝默收起了藏在指尖的刀片,苍白俊美的面容上露出一个优雅的微笑。
“……好。”
【系统:叮!恭喜您绑定美食系统成功!宿主每提前赶到案发现场并成功阻止犯罪行为一次,都可以活得更久、获得奖励哦!】
黎汐:……冲啊!!!
于是,她端着做好的美食当起了外卖小妹,利用各种手段赶往案发现场阻止犯罪发生。
而那些上一刻还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在吃过她送来的外卖后,纷纷向散发着正义之光的黎汐跪下了——
犯罪分子A放开了人质:“这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烩饼,想起我妈了呜呜呜……”
犯罪分子B扔下了砍刀:“有了这碗羊肉汤,天皇老子来我也不打架了!”
犯罪分子C乖乖举起了双手:“我是谁我在干嘛?能天天吃汐姐做的菜不香吗为什么要去抢银行?!”
……
就这样,书中宛如罪恶之城的城宁市,终于在黎汐手中变成了一座真正安宁的城市。
某一天,黎汐敲开了一栋豪华别墅的大门。
“您好,您点的外卖……”
下一秒,她被孟朝默一言不发逼入角落里。黎汐:QAQ我,我还有事……那张俊美冷冽的脸在她眼中放大了无数倍,伴随着孟朝默近乎疯狂的咬牙切齿——
你做的菜,只能我一个人吃。
我可以不杀人,只要你能一直看着我,这条命都是你的。
黎汐立刻反手抽出一把菜刀抵在他下巴上:OK,说话算话,以后都给我好好拿着。

我靠美食系统成为正义之光全文阅读

黎汐站在厨房里,面前是一口黑洞洞的锅,手上握着把菜刀。
现在这是啥情况?
她明明应该已经死了啊……
而且还死了不止一回。
第一次,她为了帮老奶奶追回被小偷偷走的钱包,踩着滑板过马路时不小心被车撞飞了,临死时连刚买好的煎饼果子都没来得及咬上一口。
第二次,她就像现在这样,站在了一间陌生的厨房里。还没等她为死而复生狂喜乱舞时,身后突然一凉。
一个戴着兜帽的男人从背后抓住了她的肩膀,直接把她捅了个对穿。
一回神,她又好端端的站在了原来的地方。
不同的是,这一次她的脑海里多出了一道声音。
“叮!恭喜宿主绑定美食系统成功!你现在的身份是犯罪悬疑小说《城宁幽灵》的炮灰路人甲,鉴于宿主已经在上一次穿越时完成了被杀的剧情,系统将额外给予你一次从头来过的机会。只要宿主能按时完成本系统布置的相应任务,就将延长生存时间。如果完成了终极任务,还有机会获得各种珍贵稀有的菜谱和食材,帮助你顺利开启崭新人生哦!”
饿了很久的黎汐听到“菜谱”顿时来了劲。
“我的任务是什么?”
“作为救世主计划的实施对象,宿主需要攻略一个人。”
随着系统的解说,黎汐的眼前出现了一幅幅书里的场景。
她现在待的这本名叫《城宁幽灵》的犯罪悬疑小说,是本不折不扣的报社文。
作者在书里虚构了一个城宁市——贫富差距大、犯罪频发,整个城市死气沉沉,人人自危,案件层出不穷,警察疲于奔命。
而在这些画面的背后,贯穿全书的大反派,是一个戴着兜帽、如幽灵般的男子。
比起其他人多少有迹可循的犯罪动机,他所追求的仅仅是犯罪过程中的刺激和有趣。
他会乔装打扮成不同的形象,变换成任何人的身份,出现在任何场合,或煽动、或挑衅,或干脆直接动手,一次次犯下令人发指的罪行。
可以说,是个活着都是浪费空气和粮食的混蛋。
这个强大、冷酷、睿智,深谙人性到将整个城市玩弄于鼓掌中的终极反派,在把世界搅得天翻地覆后,终于缓缓地揭开了他的真面目——
“那个人伸出纤长苍白的手指抓住了兜帽的边缘,轻轻抬起下巴,对着举着枪的警察们点了点头,露出一个似有若无的微笑,清冷的声音回荡在凛冽的风中,像钢琴上弹奏的音符一样优雅动听。”
“‘晚上好先生们,让你们久等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无良作者他坑了。
而黎汐穿成的这个炮灰,是死在这个反派手里的第一个直接受害者,也是他愉悦犯罪的开始。
黎汐握着菜刀,想到自己的“然后”,悲从中来。
“我为什么要去攻略一个注定会杀死我的人啊!我又不是圣母!”
然后她眼前突然涌现出许多泛着金光的菜式——
一大块厚厚的神户和牛平躺在白色瓷盘中,烤成焦红色的表面还在滋滋冒着热气,仿佛下一秒丰厚的油脂就要从红肉的缝隙中流淌而出;
外壳金黄的帝王蟹瘫在巨大的蒸锅里,被剥开一半的大蟹钳中,粉红色的蟹肉在缭绕的白色蒸气中若隐若现,看起来新鲜饱满,软嫩Q弹;
还有《礼记》中记载的宫廷佳肴“八珍”,八个价值连城的青铜器一字排开,粒粒分明的米饭上一圈粘稠的鲍汁正咕嘟咕嘟涌动着泡泡,表皮烧得焦黄的乳猪在青铜小鼎里越发油光水滑……
黎汐咽了咽口水,双眼放光,仿佛已经闻到了这些美味珍馐散发出的香气,一颗吃货的心蠢蠢欲动,空空如也的胃更是发出了灵魂深处的呐喊——
我!要!吃!
就在她忍不住向着离得最近的烤小猪伸出手去时,宛如中华小当家里发光的山珍海味一下子消失了,她眼前还是那个黑乎乎、冷冰冰的厨房。
“攻略完成后,宿主就会获得以上奖励。”
黎汐看着空荡荡的厨房,捂住了胃。
“系统你确定我可以做得到吗?!那人可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啊!”
“请宿主放心,在你被杀死之前,他仍然是可以被拯救的。”
黎汐:“哦,原来我还是他最后的良心啊。”
“现在,请完成新手任务——利用冰箱里的食材做出一道菜,激起目标的食欲并让他全部吃完。奖励条件:宿主存活时间增加24小时。失败惩罚:死亡警告。附加条件和奖励:未定。”
正磨刀霍霍向空气的黎汐一个晃神,手起刀落,差点割到手指。
她怀疑地问道,“做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篇犯罪悬疑文吧?”
系统像是看透了她的疑惑,回答得一本正经。
“没错,所有的犯罪都是源于人类的各种邪恶欲望得不到满足。但是,只要将扭曲的欲望转化成食欲,用美食填饱他们的肚子,就可以阻止他们的犯罪行为,让宿主所在的世界重归和平。”
“也就是说,只要宿主做的饭越好吃,目标从犯罪欲到食欲的转换率就越高,宿主将获得的奖励就越高。”
黎汐张了张嘴,竟然觉得有几分道理。
不过——
“拼死拼活也才能多活一天,太抠门了吧……”
话没说完,她脑海里的界面就浮现出自己上一次被那个戴着兜帽、宛如摄魂怪的黑影杀掉的画面。
一次又一次,多角度,全方位,快慢动作远景近景一应俱全。
看得黎汐心脏抽痛,头皮发麻。
“好好好我做我做!拜托别放了!”
系统立刻恢复了机械化的声音。
“顺便一提,因为宿主扮演的角色是出场即死亡的炮灰,身份背景一概不在本系统控制范围内,延长生存时长后的命运走向完全随机,请谨慎把握。”
黎汐:……懂了,没有剧本,全靠即兴发挥。
“从现在起,救世主计划正式启动。友情提醒,目标还有5秒钟到达现场,祝宿主好运。”
黎汐:???等会儿我还没准备好呢,系统你什么意思——
下一秒,门响了。
黎汐僵住了身体,感到有一道不带任何感情的冰冷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
一瞬间,整个厨房的空气仿佛凝结了。
黎汐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是被某种冷血的爬行动物盯上了。
她僵硬着身体,听着脚步声从身后由远及近,慢慢地靠了过来。
黎汐下意识地,脑海里又闪过刚刚被迫强制观看的自己一百零八次死亡记录。
同时,脚步声越来越清晰,黎汐甚至能感受到那人的气息近在咫尺。
她条件反射地闭上了眼睛,用尽全力大喊出声。
“那什么……打个商量,能不能等我吃饱了饭再动手!”
她生怕对方不肯答应,赶紧补上了一句。
“我真不想再饿着肚子死一回了!”
脚步声停止了。
黎汐闭着眼睛,在黑暗中听到耳边传来一声轻笑。
“再死一回?”
是一个男子的声音,意外地年轻,像是锅铲在盛菜装盘时磕到了盘底,发出的清脆撞击声。
黎汐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压下了这不合时宜的联想。
“额……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比喻、比喻而已,领会精神就好。”
她一边说着,一边捏紧了手中的菜刀,抖着手,慢慢睁开眼,看向那个已经走到了她面前的身影。
男人很高,以黎汐接近170的身高,也只能勉强与他的胸口平视。
再往上,她只看到了一个线条优美的下颚,和一件黑色的兜帽。
男子的脸大半部分被隐藏在兜帽里,仿佛是哈利波特里的摄魂怪。
黎汐不敢再继续看,赶紧转过了脸,指了指冰箱。
“我……我去找找有没有吃的。”
男子没有说话。
黎汐瞅准了空档,飞快地冲向了冰箱的方向。
在冰箱的旁边,正好就有一扇窗户。
如果她动作够快,直接跳窗逃走的话……
她伸手拉下窗户的搭扣,一口气打开窗,一只脚踩上了窗棂,正准备向下跳的时候,一阵狂风刮过,冷得她打了个哆嗦。
这时,男子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我如果是你,就不会想着往下跳。”
黎汐往下一看,立刻缩回了腿,关上了窗,装作无事发生过。
“我……我就是觉得有点闷,开个窗透透气……”
特么的,谁也没告诉她这房子是个高层建筑啊!
就这20多层的高度,她摔下去是变成肉酱还是肉饼都不知道。
这时,在黎汐眼前的窗玻璃上,一阵亮光闪过。
黎汐一回头,就看到男子正百无聊赖地在玩着一把轻薄的手术刀。
他戴着黑色的皮手套,小巧的银色刀片在他的指尖穿梭着,动作熟练得像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像是感受到了黎汐的目光,男子纹丝未动,只是将手中的刀尖转了个方向,冲着黎汐点了点。
黎汐吓得浑身一抖,悄悄挪开了两步。
“距离十二点,还有十分钟。”
男子勾起唇角,偏了下刀尖,指了指墙上的挂钟后,滑向了她身侧的冰箱。
“我给你十分钟,把你想做的事情做好。”
黎汐如梦方醒,这才想到系统还让她做菜来着。
她回身打开冰箱,想看看自己的救命粮长什么样。
当冰箱门开启的一瞬间,黎汐看清了里面的食材时,差点从头冻到脚。
偌大的冰箱里,孤零零地躺着一大盆米饭,和一排形状大小不一、但丑得十分统一的鸡蛋,似乎一眼就能望到它们营养不良的后半生。
还有一把比小拇指还细的葱。
黎汐迎着扑面而来的冷气,透心凉,魂飞扬。
就这?能救她自己的命?还不如刚才跳下去来得痛快。
这世界绝对是个天大的玩笑!
“咕咕——”
她的肚子适时地叫了起来,和窗外吹动树叶的风声和在一起,像是黎汐此刻的心声。
“死啊——死啊——”
太惨了。
一抬眼,那边那个男人还在玩刀,速度好像更快了点……
黎汐一股脑把冰箱里的东西挖了出来,快步走到煤气灶旁,挥刀“唰唰”切好了葱,然后打开了煤气开关,把火调到了最大。
竭力忽略身后如芒刺在背的视线,黎汐看着逐渐开始冒烟的锅,摸了摸饿得直叫唤的肚子,叹了口气,然后抓起料理台上的油瓶,狠狠倒了下去。
伴随着热油在锅中发出“刺啦”的尖叫,黎汐的眼前突然跳出了一个闪着金光的屏幕。
“新手礼包,是否确认接受?”
黎汐握着鸡蛋的手微微颤抖。
当然要!她现在什么都需要!
在她疯狂的点头中,屏幕上出现了一段小视频,几十秒后就消失了。
但黎汐捏着锅铲,慢慢露出了一个胸有成竹的微笑。
系统给她发放的新手教学礼包,她已经全部记住了。
从小到大,如果说什么是最令她自豪的,只有两样——
厨艺和舌头。
身为一个味觉敏锐又热爱钻研的吃货,她最擅长的就是研究和琢磨各种食物的做法,乐此不疲。
无论什么菜,只要她吃上一口,就能准确说出使用的材料和配比·,而炒饭这种程度的事情,更是她信手拈来的小爱好。
如果想做出其他人也觉得好吃的炒饭,那么秘诀就是三个字——多放油。
望着小半锅接近沸腾状态的滚油,黎汐调小了火,单手连续打了几个鸡蛋进锅。
当她看到锅里一个个饱满橙红的蛋心时,有些微微惊讶。
原来这些鸡蛋并不像看起来的那样糟糕,反而个个都很新鲜,蛋黄凝结的速度非常快,一个散的都没有,是标准的健康土鸡蛋。
这就是蛋不可貌相么?
黎汐举起锅铲,一边回忆着刚才视频里示范的方法,一边轻轻地将蛋白和蛋黄小心翼翼地分开,然后迅速地翻炒蛋白,直到变成了一块块蛋白花后,才捣破了蛋黄,搅拌成一团。
这就是刚刚黎汐在新手大礼包中学会的“金银蛋炒饭”。
这样炒出来的鸡蛋,不仅能把鸡蛋的香气发挥到最大化,口味还比一般的蛋炒饭更加好。
因为蛋清蛋白是分开炒的,白色的蛋清和金色的蛋黄泾渭分明,中间是裹上一层淡淡金色的米饭,吃到嘴里能很明显地感受到蛋白的嫩滑和蛋黄的绵软,配上米饭的香甜,回味无穷。
很快,一堆金黄的碎蛋花就整整齐齐地躺在了锅底,空气中满溢着油香味和鸡蛋炒熟后散发出的蛋香味。
黎汐估摸着差不多的时候,一口气把饭倒进了锅里,然后开了大火,抖了几下手腕,用锅铲轻轻地拍散已经结成了块的米饭,然后用了十成的力将饭炒得粒粒分明、与蛋充分混合后,滴了点麻油、料酒和胡椒粉拌匀,关上了火。
然后她又撒了一把切好的葱花,最后翻炒了两下,拿起盘子,盛出了饭。
在昏黄的灯光下,金黄色的炒饭均匀地堆在瓷盘中央,点点白色点缀其间,名副其实的金银色交织的蛋炒饭。
也许这就是她这辈子最后一顿饭了。
黎汐吸了吸鼻子,闻着空气中涌动的油香味,混合了鸡蛋的焦香和米饭的甜香,还有葱香和酒香味,感动得差点掉下泪来。
真香!就是这个味儿!
她要好好记住这个味道,到了下面也不能忘记。
正当她拿起勺子,舀起一勺饭准备往嘴里送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轻轻的哼声。
黎汐这才想起来,这屋子里还有另一个人。
一个想要杀她的人。
不巧的是,这个人正是她的攻略对象。
黎汐慢慢地转过头,看到坐在桌边的男人仍旧把玩着指尖的刀片,只是速度比刚才更快了。
她心里一阵天人交战,想起了系统的任务,心一横,端着盘子走到那人面前,用尽全身力气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要尝尝么?”
戴着兜帽的男人将手中的刀尖向下,轻轻放在了桌面上,然后一抬手,扯下了兜帽。
黎汐连忙转过头,紧紧闭上了眼。
“我我我什么都没看见!”
万一看到脸了被提前灭口不是更惨!
过了几秒,她没听到回应,刚想睁眼看看时,左肩陡然一沉。
那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转到了她的身后。
黎汐又想起了上一次被这人从身后捅穿的糟糕回忆,全身的血液几乎在一瞬间凝固了。
她下意识地就想跑路,但身后像是结成了一张无形的网,让她动弹不得,双脚像是被钉在了地板上,连抬起的力气都没有。
一只戴着黑色皮手套的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同时她的右耳畔传来一阵温热的吐息。
“好。”
却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黎汐头也不敢抬,生怕他突然变卦,连忙颤抖着双手,端上了炒好的饭。
“麻烦吃完后请给个五星好评,感谢您的大力支持与配合,欢迎下次光……噢不不不最好别有下次了……”
话没说完,她手上陡然一轻。
盘子几乎是立刻就被端走了。
然后整个厨房就陷入了安静之中。
黎汐等了好一会儿,没听到任何声响。她实在没忍住,好奇地抬头看向男人的方向。
这一看,她就被眼前的场景震撼了,嘴巴大张成了一个O字形。
她从来没见过有人吃饭速度这么快的,还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虽然他动作优雅幅度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赏心悦目,但他始终手口并用一刻不闲,保持着均匀的速度,一勺接一勺地往嘴里送,仿佛是一个无情的挖饭机。
干饭人,干饭魂,干饭的杀手更是人上人。
就在黎汐发出无声惊叹的时候,这个奋力干饭的人上人面前原本盛满炒饭的盘子变得干干净净,连个饭粒都没剩。
但盘子旁边多出了一小块绿绿的东西,整整齐齐的。
黎汐揉了揉眼睛,看出那是她放进去的小葱花。
竟然还是个挑食的。
那人终于把勺子从嘴边挪开,喉结上下滚了滚,咽下了最后一口饭。
黎汐瞅着他鼓起的腮帮子,一瞬间有点可惜。
自己辛苦炒的饭,还没吃得上一口就被光盘行动了,她还想尝尝这正宗草鸡蛋的口感呢……
她正悄摸摸地支棱着脖子、有点可惜地看着那个泛着油光的白盘子,冷不丁脑海里的系统声音又响了起来。
“恭喜宿主,新手任务完成。本次任务的奖励——延长24小时生存时间已发放到你的时间进度条中,请查收。”
紧接着,黎汐的眼前出现了一个长长的进度条,上面有四个闪着金光的大字——“生存账户”。
最左边的起点处突然跟挤牙膏似的,可怜巴巴地冒出了一点红色。
虽然离右边的终点还远得很,但当看到红得发紫的“24小时”,黎汐立刻陷入了狂喜中。
她成功了!
她可以看到明天的太阳了!
眼前的这个男人,再也不足为惧了!
“当——当——当——”
挂钟报时的声音在此时响起,时针和分针正好同时指向了十二点。
“时间到了。”
男人擦了擦嘴,优雅地站起身,却被眼前的刀尖晃住了眼。
黎汐用菜刀指着他的鼻尖,义正辞严地说道。
“擅自进入私人住宅是犯法的,劝你赶紧悬崖勒马好自为之,撒哟哪啦再也不见。”
男人正在整理兜帽的手顿住了,黎汐听到他轻轻地笑了一声。
“犯法?”
被他这么一笑,黎汐握着刀的手顿时有点不稳。但进度条上那一点红色仿佛是给她注射了一针鸡血,黎汐顿时又充满了勇气。
怕什么,反正进度条告诉她能活到明天,今天非得好好把这心理阴影克服过去不可!
于是她大力点了点头,甚至向前走了一步。
“请你立刻出去,否则我就报警了——”
话没说完,黎汐就顿住了。
她看着那个男人步履未停,不慌不忙地走向自己,大半边脸隐藏在黑暗中,只有下巴的轮廓在灯光里若隐若现。
然后他开了口,声音比窗外在风中摇曳的树叶更好听。
“那你就报吧,如果到时候,你还能有命的话。”
黎汐瞪大了眼,看着男人走到她面前,缓缓举起了手,指尖闪过一点银色,眼看着就要落在她的头顶。
这一刻,黎汐绝望地闭上了眼,内心是崩溃的——
不不不不是吧,你个系统到底说话算不算话啊!

我靠美食系统成为正义之光免费阅读

黎汐紧紧闭着眼,贴着墙不停地颤抖着。
别问,问就是非常后悔。
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她算是深切体会到了。
垃圾系统!毁我青春!还我命来!
正在胡思乱想的黎汐只觉得额头一凉,好像被冷风吹了一下,眼睛闭得更紧了,一滴泪顺着眼角缓缓落了下来。
“我以为你胆子够大呢。”
男人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透着恶作剧成功般的笑意。
黎汐忍不住睁开眼,映入她眼帘的是地面上一小撮……头发?
这人刚才那么大阵仗,就是想削她的头发?!
黎汐内心铺天盖地都是一个单音节——
草(一种植物)。
这是什么神展开,杀手从良改行当托尼老师吗?
她忍不住抬起头,第一次直视起那个隐藏在黑暗里的身影。
那人也在凝视着她,指尖的银光一闪而过。
“刘海太厚,挡着眼睛了。”
哈???
黎汐的头脑顿时一片空白。
变变变态啊——!
她呆呆地看着兜帽下,那人原本没什么颜色的唇抿成了一条线。
他一步步走了过来,低下头,在黎汐的耳边落下一串愉悦的声音。
“这样顺眼多了。”
耳垂被喷洒出的热气熏得发红,在他深邃目光的注视下,黎汐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看着他缓缓脱下戴着手套的右手,宛如钢琴家般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地抚摸过她的刘海,顺着她脸颊的轮廓向下,擦去了她残余在眼角的眼泪,然后滑到她耳后,卷起一缕碎发,像是在抚摸最心爱的宝物一样,喃喃自语。
“你又可爱又有趣,就这么杀了你,多可惜啊。”
我信你个鬼!你刀子还在袖子里呢!刚才举起手的时候我都看见了!
黎汐内心疯狂嘶吼,面上却点头如捣蒜。
“是啊是啊!杀了我,谁给你做炒饭啊!”
那人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轻笑,喉结上下滚了滚,像是在回味刚刚舌尖上的香气。
“确实,你做的炒饭很好吃,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正在悄悄挪动的黎汐突然停下。
“啊这……谢谢夸奖。”
虽然这个男人看起来如此可怕,但作为一个厨师,能得到食客的肯定,还是比什么都高兴。
就是……能不能把他指尖那个刀片收一收,看着怪没有说服力的。
这时,一阵百转千回的响声打破了短暂的沉默。
“咕——”
两人同时低下头。
黎汐摸了摸肚子,讪讪地笑了。
“不好意思,我还没吃饭呢。”
对面的男人陷入了沉默。
黎汐也沉默。
两人相对无言,空气突然安静。
沉默,是今夜的厨房。
除了黎汐的肚子还在一声声叫唤着以外。
就在黎汐挣扎着准备在沉默中爆发时,男人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纸袋,递到了她的面前。
“吃了你的晚饭,这是回礼。”
黎汐看着面前花纹精美的包装袋,嗅出了空气中不易察觉的一丝甜香味。
真·救命粮!
她一边把手伸向纸袋,一边情不自禁地叫了出来。
“巧克力夹心芝士曲奇!”
男人的手在空中停住了。
黎汐没注意他的异常,开心地打开了纸袋,拿出了饼干,一口咬了下去。
芝士混合着黄油入口即化,核桃碎在齿间炸裂,巧克力酱把这些甜味统一包裹起来,让黎汐浑身都变得暖洋洋的,语气也欢快了起来。
“可算活过来了!果然食物就是一切正义!”
然后她的手突然被人抓住了。
那个兜帽凑近了她伸着的手腕,黎汐只觉得肌肤上一阵温热的触感扫过,短得像是自己的幻觉。
眨眼的功夫,男人已经直起了身,后退了两步,对着一脸震惊的黎汐微微一笑。
“下次见。”
然后他转身消失在了门口,快得仿佛一阵飓风。
黎汐拎着纸袋愣了神,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瞪大了双眼。
“他他他刚刚是不是……”
亲了她的手?!
“恭喜宿主,新手任务完成,特别增加奖励收入。”
随着系统声响起,黎汐眼前又出现了那个红色的进度条。
不同的是,这次后面跟着一串金灿灿的数字。
“个、十、百、千、万……”
黎汐数了数,居然足足有十万!
“每当宿主完成任务,系统会有一次发放额外奖励的机会。目标人物的犯罪欲转化程度越高,宿主将获得越多的金钱奖励。”
黎汐立刻将刚才的小插曲抛到了九霄云外,三下五除二吃光了饼干后,专心致志地看起了系统蹦出的界面,上面记录着她的基本信息——
宿主姓名:黎汐
技能点:炒饭
账户余额:100000.00
剩余生存时间:24小时
大地图:未开启
她随手翻了翻,发现系统界面后的道具栏里不仅有从古至今各种各样的厨房用品和餐具,甚至还有滑板和摩托车等等交通工具。
而食谱和食材更是琳琅满目。不仅有她之前看到的那些发光的菜肴,还有全世界各地米其林三星厨房菜谱和满汉全席的各种详细做法,食材从山野珍菌到海鲜河鲜一应俱全,连松茸花胶这种都只能排在中不溜丢的位置。
黎汐边看边咋舌,这要是都能归她所有,简直立刻达到吃货生涯的巅峰。
然而这些东西个个价值不菲,以系统界面上的价格来看,这十万块根本只够买一个锅。
黎汐盘腿坐下,揪着变薄的刘海,开始和系统讨价还价。
“系统,我可是阻止了一次罪大恶极的谋杀啊!难道不应该多给点钱么?!”
系统冷冰冰的声音响起。
“因为宿主之前接受了新手大礼包,获得了‘金银蛋炒饭’的做法,此菜谱价值50万,已经从奖励中扣除了。”
黎汐惨叫一声,倒地不起。
“你这是强买强卖!一份蛋炒饭50万,抢钱啊!”
“原价51万,已经为宿主打了个新手特惠折扣了。”
黎汐仿佛从系统机械的声音里听出了另一层意思——
1万块,好多钱呢。
“宿主通过蛋炒饭的食谱获得了炒饭技能,现在无论什么类型的炒饭都可以轻松做出来。”
黎汐顿时来了精神,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
“那就是说无论我炒什么都会很好吃了?”
“理论上是这样,但如果重复使用相同菜色可能会造成奖励减少,请宿主谨慎。”
黎汐转了转眼珠,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
呵,她可不傻。
只说是菜色,又没说是烹饪手法。
炒饭和炒饭还有好多不一样呢!
黎汐填饱了肚子,又确信自己铁定能活到明天后,只觉得困意一阵阵袭来,于是她迷迷糊糊地摸进了卧室,一头栽倒在床上,迅速进入了梦乡。
好久没睡个安稳觉了……
这一觉,就睡到了日上三竿。
黎汐是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的。
“咚咚咚!”
隔着门板,有男人粗哑的嗓门响起。
“姓黎的,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们知道你在家!你有本事借高利贷,怎么没本事开门啊!”
从床上爬起来的黎汐:诶?这台词好像听起来有点耳熟?
她走到厨房里拿起了菜刀,悄悄摸到门口仔细听了听,又凑近猫眼看了看。
很好,三个膀大腰圆的汉子,左边飞机头右边金毛卷,中间是个大光头,没一个戴着兜帽的。
于是她放心地打开了门。
只要不是那个想杀她又占她便宜的疯批男人,别的都好说。
那几个人没想到才喊了几下麦,门就开了,一瞬间毫无防备地与黎汐照了个对面。
三脸懵逼.jpg。
黎汐举起菜刀,很有礼貌地问道。
“请问你们找谁?”
那三个人看清了黎汐的年纪和长相后,迅速调整了一下表情。
“哟呵长本事了嘛,都知道拿刀来吓唬人了!”
“小丫头一边儿去,我们找你爸!”
“今天不还钱,我们就不走了!”
黎汐:“……你们找错地方了,我没爸。”
这话是事实。
黎汐无父无母,生下来就是个孤儿。
至于原身……抱歉没有剧本、全靠她发挥的情况下,她是绝对不会承认什么奇奇怪怪的亲属关系的。
自己都朝不保夕,哪能管得了其他。
这话一出,对面三个人的表情又是一愣。
高利贷放了这么多回,看到过无数家庭在金钱利益面前丑态百出的样子,有人互相指责推诿,有人苦苦哀求卖惨,但从来没见到过这么干脆利落说自己没这么个父亲的。
就连他们这些见过不少“大场面”的人,也没谁敢这么直接不认亲爹的。
黎汐看他们不吭声,很贴心地让到了一边。
“不信你们进来找找,看看有没有这么个人。”
讨债三人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表情渐渐变得十分复杂。
哪次上门催债,对方不是闹得鸡飞狗跳恨不得躲着他们走就是哭着喊着求他们放过自己一马,像黎汐这样开着门请他们进去的……
仿佛他们不是高利贷,而是来做客似的。
与此同时,系统在黎汐脑海里闪烁了一下。
“阻止暴力催债,是否接收新任务?”
黎汐微微点了点头,望着红色的进度条和金灿灿的O们,露出了一个笑容。
又有生意上门,开心!
而她这个反应落在门口那三人的眼里,却充满了不一样的意味。
眼前的年轻女孩握着刀,不躲不闪,一脸平静地请他们进门,甚至还冲他们笑了笑。
三人被那个灿烂的笑容闪瞎了眼,不约而同地冒出了一个念头——
这丫头,可能是个狠角色!

小编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我靠美食系统成为正义之光》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