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把你和时间藏起来(沈千盏季清和)
想把你和时间藏起来(沈千盏季清和)

想把你和时间藏起来(沈千盏季清和)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1

小说介绍

主角是沈千盏季清和小说叫做《想把你和时间藏起来》,是作者“北倾”所著的现代言情小说,沈千盏一面暗骂自己色令智昏,一面祈祷季清和贵人多忘事,忘记她或者不屑与她相认,她却不知,季清和早就认出她了,并且准备向她讨债……

小说简介

一场意外,沈千盏白睡了一个极品帅哥,她本以为是一场阴差阳错的露水情缘,出了酒店大门,他们就各奔东西,再也不见了,谁知,一个转身的距离,他们在出品方组的饭局上重逢了。沈千盏一面暗骂自己色令智昏,一面祈祷季清和贵人多忘事,忘记她或者不屑与她相认,她却不知,季清和早就认出她了,并且准备向她讨债……

想把你和时间藏起来免费阅读

第一幕
喜欢是七分野火,遇风则啸,遇你则焚。
十二月,北京。
冬寒料峭,天高雾冷。
沈千盏的航班落地时,已是傍晚。
天色还未彻底变暗,衔着抹将淡未淡的昏寐余光。深暮色的城市却已华灯初上,像披了一件暮金色的缕衣,流光溢彩。
繁华城市的夜景总能带点让人沉迷的虚幻和飞蛾扑火的向往,北京是这样,上海是这样,南辰也是这样。但此刻,沈千盏压根无心欣赏这曾令她神往不已的王座版图,她几乎是踏着碾碎这薄雾冥冥的步伐下的飞机。
她这趟出差,连轴转了欧洲和澳洲的几大主城,考察适合剧组取景的摄制场地以及摄制所需的资金成本预算。
听上去是有点复杂,但这段工作内容翻译过来就是——拿着公款吃喝玩乐享受人生,顺便做份公费旅游的开销预算。
挺美好的。
但前提是,没有发生向浅浅剧组耍大牌被公开“处刑”的公关危机事件。
沈千盏就职于千灯影业,公司成立得不算久,这几年在业内虽有一定的存在感,但比起知名的老牌影视公司仍旧不值一提。
向浅浅是千灯影业从投资制作跨界迈入造星经纪的里程碑,她的分量不止是公司一姐,更是千灯影业造星工程运营成功的活招牌。
其价值,堪比千灯影业的摇钱树。
按理说,沈千盏作为制片人,公司签的艺人有经纪人负责,即使出了事也不归她管,她自管逍遥自在,只需头疼拉投资,组建摄制组,定导演定演员以及拍摄经费又双叒叕超出预算了怎么跟老板解释就行。
可向浅浅不同。
千灯影业刚创立艺人经纪运营项目时,是沈千盏一手挖掘培养了向浅浅,甚至全程参与了当年经纪运营项目的全部策划。
她亲自下场做营销,谈项目,撕代言,在向浅浅交接如今的经纪人之前,是沈千盏不遗余力毫无保留地一手捧红了她。
自己奶大的孩子犯了错,可不得亲自教训?
——
沈千盏的商务行程,向来有公司配车。
几乎是她抵达机场出口的同时,一辆七座的黑色商务车掐时掐点的停在了她的面前。
副驾上下来个年轻男人,二十来岁出头,瘦高白净,眼眸狭长,山根高耸笔挺,脸部轮廓分明。无论是看脸还是看身材,都完全不输圈内的三线流量小生。
苏暂出门前应该打扮过一番,皮肤奶白剔透,大背头梳得一丝不苟,连根碎发都坚硬得如同钢刺一般,风吹不动。
沈千盏瞥了一眼后,没忍住,又瞥了眼:“你这是往头上糊了多少发胶?”
苏暂脸上的笑容一僵,转身往车窗上照了照:“有这么夸张?”
他一转身,背在身后的那束向日葵毫无遮掩地暴露在了沈千盏的眼前,她挑眉,冷笑:“替向浅浅请罪来了?”
苏暂是向浅浅的经纪人,早在这个身份之前,他是千灯影业的太子爷。因整日招猫逗狗不务正业,被苏澜漪扔给了沈千盏调教。
沈千盏对赚钱之外的事都毫无兴趣,更何况是调教一个不服输不听劝这个世界除了他以外全是臭弟弟的小屁孩。
苏暂来了以后,先后给她当过生活助理和陪酒小弟,足足磨了两年的性子。也不知道那狗脾气是真得被她挫平了还是小狼狗终于学会了暂时收爪,沈千盏眼看着他的业务能力熟练后,拍拍手,直接撒手两不管地把向浅浅扔给了他带。
结果这还没半年,她不过一时失察,苦心经营了数年的摇钱树就这么被蛀虫给蛀烂了。
苏暂本就心虚,她把话一说白,这花递和不递都挺尴尬。
沈千盏跟完全没察觉他现在的处境一样,微抬了抬下巴,示意:“冷,上车说。”
——
车内开足了暖气。
苏暂为平息她的怒意,很是准备了一番。除了献花,车上还提前准备了下午茶茶点和一壶装在保温杯里的红枣燕窝。
那孝敬程度就差再捎个洗脚桶,亲自帮她泡脚了。
可惜沈千盏并不买账。
向浅浅出事后,虽说苏暂反应快速,第一时间出了舆情处理方案与她商讨,但到底伤筋动骨,负面影响巨大。要不是这次危机公关处理得高效积极,向浅浅的口碑还不算坏得太彻底,眼下就不止是小翼蛰伏数月,静待时机复出的局面了。
沈千盏人不在国内,许多事鞭长莫及,她隔靴搔了几天痒,早攒了一肚子气:“她是翅膀硬了,觉得自己能飞了?”
苏暂给她当了两年的生活助理,早摸清了她的脾气。一旦沈千盏说话带刺,绝不能顺着她的话继续往下说。不然哪怕你头再铁,这女人都能把你脑瓜子撸秃了。
他微笑,十分和蔼的关怀道:“盏姐这趟出差挺辛苦吧,看你都没买什么东西,出去一个箱子,回来也就只多了两个箱子。”
沈千盏瞥他一眼,没说话。
苏暂继续道:“香奶奶家最新出的饼包,听说欧洲也断货了,盏姐你买着了没?”
“还有古驰那款联名的小蜜蜂……”
沈千盏最无法抵抗别人跟她聊买包,她脸色不善,硬邦邦地挤出三个字:“买到了。”
苏暂一笑,正要溜须拍马吹吹彩虹屁,沈千盏的脸一板,捏住他的下巴抬起,一字一句警告道:“别成天想着游戏人生,得过且过。向浅浅才红多久,你就纵着她耍大牌甩脸子,口碑这种事,倒了就扶不起来了。你见过谁家贞节牌坊倒了还能再洗干净的?”
话落,她松手,往后倚入椅背,深叹了口气:“向浅浅的成名之路没法复制两次,你要是真的带不动,趁早换人。”
沈千盏向来说一不二,苏暂知道这句话她是认真了,表情一肃,也不敢再吊儿郎当:“我知道了,我以后会注意的。”
“光你注意没用。”沈千盏微闭上眼,语气散漫又慵懒:“你得让向浅浅知道自己到底几斤几两,别粉丝一吹捧,就飘出了银河系。这个圈子不缺踏实做事的人,想红的人求都求不来的机遇,她要是再作妖,别说别人不给她机会,千灯也会直接放弃她。”
这话说得太重,饶是苏暂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他一沉默,车厢内的气氛瞬间冷了下来,只余导航的机械女声不断提醒前方高架道路车流拥堵。
沈千盏的原定行程是先和苏暂碰个面,再去赴个饭局。眼下聊得差不多了,她忽然有些意兴阑珊,不明白自己火急火燎地回国是出于什么心态。
向浅浅她是不想见了,听人道歉有什么意思?她不是那种需要别人伏低做小,来抬高自己社会地位彰显个人价值的人,有这时间,不如去面一面小鲜肉,还能饱饱眼福。
这么一想,她心下微动,睁眼问苏暂:“晚上那个饭局,约的几点?”
沈千盏最近在筹备明年开机的献礼剧,一部数十家影视公司抢破头都没能抢着的指标任务剧。
她今晚要赴的,正是出品方攒的局。双方除了要聊聊项目筹备的进度,更重要的是替沈千盏引荐新加入的投资方。
事关项目进度和前景,沈千盏自然无法推辞。
“七点。”苏暂抬腕看了眼时间:“我们现在过去,就算路上堵车也能准时到。”
沈千盏慢吞吞唔了声,又问:“你觉得,要不要叫上小一小二小三……”
苏暂一听就知道她在打什么鬼主意,一边腹诽三十岁的女人如狼似虎,一边毫不留情地打碎她的幻想:“我觉得很不妥,也劝你别动花花心思。今晚一起吃饭的出品方、投资方、平台负责人,都是跟你不一样的正经人。我可是提前打听过了,这次的资方代表最讨厌乌烟瘴气的饭局环境了。所以,今晚除了必要的团队成员,别说闲杂人等了,连只苍蝇都不给进。”
沈千盏闻言,顿觉惋惜:“太可惜了,这资方代表怕是不知道什么叫秀色可餐啊。”
苏暂:“……”他此刻真的挺想去点赞那些说沈千盏是靠拉皮条才拿到这部献礼剧的朋友圈,太真实了。
沈千盏还沉浸在今晚的饭局没有小一小二和小三一同进餐的失落里,压根没察觉苏暂内心正活动着危险的想法,仍继续试探道:“叫上周延总行吧,我们千灯旗下的艺人,勉强能算团队成员?”
苏暂表情古怪的沉默了数秒。
他挺想劝劝沈千盏,某些时候别表现得那么急色,话到了嘴边又怕被削,酝酿了好一会,才说:“盏姐,你说你一个连感情经历都没有的人,怎么总喜欢草流连草丛千帆阅尽的风流人设呢?”
沈千盏不服:“谁说我没感情经历?我在西安……”
苏暂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行吧,就她那个西安艳遇睡完就走的故事,已经吹了几个月都不带更新的,他听都听腻了也不知道沈千盏是怎么做到每回提起都宛如初恋的。
他清了清嗓子,不着痕迹地打断她:“盏姐。”
“你可能不知道,”苏暂舔了舔上唇,求生欲暂时离家出走:“你每次提到这件事和这个男人,都特别像骗炮的渣女。”
“……会遭现世报的那种。”

想把你和时间藏起来全文阅读

第二幕
沈千盏会不会遭现世报是不知道,但苏暂口无遮拦的报应眼下就来了。
要不是沈千盏还有一丝理智尚存,没忘记苏暂今晚要替她代酒,估计得揍得他高位截瘫半身不遂满地找头。再不济,也得是生活不能自理的下场。
骗炮的渣女?
你就是这么想也不能给老子说出来!
不过显然,暴力输出是发泄情绪的最佳方式之二。
沈千盏国内国外攒的几千公里的气,在暴揍完苏暂后,得到了十分良性的释放和纾解。
她神清气爽,连今晚小鲜肉无法作陪的遗憾也不计较了,抬腕看了眼时间,调低椅背,吩咐道:“快到酒店了提前十分钟叫我,我起来补妆。”
北京的下班高峰期从下午四点半开始,如一簇沾了油星的火苗,自二环三环的主要干道开始蔓延,一路席卷高架、闸口和支道,将四环内的所有主干道堵得水泄不通,一路飘红。
商务车挤在返潮的车流中,磨磨蹭蹭地挪了将近五公里,终于鱼入大海,畅通起来。
沈千盏没等苏暂叫她,自己醒了过来。
她在工作上向来自律,这种自律不止是精神方面的要求,还严苛到她的个人着装和整体形象。
起码,在沈千盏的狗窝之外,苏暂就没见过她出门在外有过任何不合时宜不合规矩的行为。她永远精致,得体,光鲜亮丽。
沈千盏管这叫职业操守,品质追求。
要不是苏暂见过她光鲜亮丽的背后还不如天桥艺人一个铺盖的生活水准,可能真要被她忽悠得深信不疑。
他轻车熟路地给沈千盏递去一盒高光和粉刷,看她从额头、眉尾、鼻梁、两颊、下巴一路扫下,最后拉低衣领,往锁骨上扫了几笔泛着珠光的高光蜜粉。
向浅浅走红毯都没她这么精致……
沈千盏旁若无人地补完口红,对镜轻抿了抿唇角,左右四顾。确认自己的颜值扛得住每个死亡角度后,她把镜面一压,笑得风情万种:“走吧,盏姐带你去颠倒众生。”
——
季春洱湾酒店。
沈千盏是这家酒店的常客,小到吃饭攒局、宴请贵宾下榻,大到千灯影业每年的年会和交流峰会,全在季春洱湾举办。
酒店上下,从大堂经理,到客房服务,没一个不认识沈千盏的。
要不是苏暂跟了她两年,知道沈千盏就是单纯喜欢季春洱湾的刷脸赊账服务,就她对这家酒店的钟情程度,他都要怀疑他盏姐是不是在中间大吃回扣,赚取差价了。
一如既往的。
从沈千盏下车起,门童、安保、大堂经理纷纷上前问候:“沈小姐,你很久没来了。最近很忙吧?”
沈千盏笑得如沐春风,一一寒暄。进包间前,还不忘回头跟苏暂感慨:“你看,好的酒店就是这样,让顾客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苏暂皮笑肉不笑地敷衍了个笑容,腹诽:你要不是个财神爷,你看还能不能宾至如归。
——
沈千盏到包间后,留意了眼时间——六点二十。
时间尚早。
包间内除了她和苏暂,就是负责服务这个包间的酒店服务员。
她招手要了份菜单提前布菜,又花了点心思换了包间内点缀用的鲜花。等精心调好室温和湿度,闲得打算再换块顺眼的地毯时,这包间总算来人了。
先来的这位,是视悦视频的副总艾艺。
艾艺四十来岁,保养得宜,气质出众。她脸型偏方,眼尾微吊,光看眼睛,长相略显刻薄。好在鼻峰挺直,唇形秀气,生生拔高了五官的高级感。再搭上一头利落短发,一身大牌职业装,女霸总的气势显露无疑。
视悦作为国内视频行业内的翘楚,与千灯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合作互动。
沈千盏和艾艺的组合更是业内收视率保障的黄金搭档。
一个负责电视剧的创作生产,一个负责作品上线后的渠道输出和流量曝光。只要两人合体,无论上线作品是青春梦想剧也好,还是激情抗战片也罢,一旦开始招商,金主爸爸们一个赛一个的积极。
两个女人一坐下,自然满满都是话题。
苏暂刚开始还听沈千盏在一本正经的聊着项目进展,宏图展望,一晃神的功夫,她已经和艾艺从时装周最新款的高定聊到了限量款的包包,又从限量款的包包聊到了艾艺备孕的注意事项。
等两人的话题跟脱缰的野马一般奔向分娩去哪家医院、月嫂哪家更好、孩子的幼儿园去哪上时,出品方爸爸终于踩着准七点的时间线,来了。
献礼剧的出品方是具有唯一授权,且拥有总局颁发的甲等电视剧制作资质,专为制作发行主旋律影视剧的柏宣影视。
今晚出席饭局的正是柏宣影视的二把手蒋业呈。
苏暂下意识的,先看向了沈千盏。
通常,沈千盏面对出品方爸爸的笑容灿烂程度是与项目收益的火爆程度挂钩的。她的笑容越灿烂,说明项目质量越高,公司的投资收益也就越大。
单看沈千盏现在的殷勤态度,显然,今年筹备明年开机的这部献礼剧,在她心目中是稳如老狗一般的存在。
毕竟与数十家影视公司厮杀啃下的大饼,到谁那都得是香饽饽。
全员落座,客套寒暄后,沈千盏看向蒋业呈身侧的空位,似不经意般带问了一句:“这个时间刚好撞上下班高峰期,路况不好,蒋总的朋友是还在路上吧?”
蒋业呈年逾五十,从业也近三十年,哪听不出沈千盏的言下之意是问他:今晚说好要引荐的投资方是迟到了还是放鸽子了?
他含笑,解释道:“小季还堵在机场高速上,不用管他,我们先吃。”
迟到啊。
能理解能理解。
只要资方不鸽,她还能继续叫爸爸。
缺了个人,沈千盏之前准备的开场白也就没派上用场。
好在蒋业呈和艾艺也不算完全陌生,几人光聊影视行业明年的流行趋势和总局的新指标就聊了半个多小时。
柏宣影视因在圈内的地位特殊,一向被奉为座上宾。
起初沈千盏还担心蒋业呈作为大佬,气场会过于迫人。不料,他为人亲和,不止没端一点架子,反而非常善于倾听圈内小辈对行业发展的看法和建议。
要不是中途蒋业呈带来的助理接了个电话,起身离席,沈千盏险些忘了今晚还有一位重要人物没登场。
她侧目望向助理离开的方向,抬腿用脚尖踢了踢还没反应过来的苏暂。趁蒋业呈和艾艺在低声说话,压着声提醒道:“去。”
“跟蒋总的助理一块出去接人。”
话落,她微笑颔首,不露半点痕迹的重新加入两人的话题中。
苏暂恍然,低调离席。
没过多久,沈千盏掌下压着的手机嗡声震动,有新消息提醒。
她垂眸,上滑解锁。
微信列表内,苏暂的消息一跃蹿上了榜首:“我草,盏姐,你绝对猜不到投资方是谁!”
没等她回复,嗡的一声,又一条微信消息。
“给你个关键性提示。”
“就我最近很崇拜的!”
看到这,沈千盏微微挑眉。
苏暂这狗腿子,只要遇上比他更有钱的富二代,他就能五体跪拜,谁知道他现在说的是名册上的哪一位?
——“前阵子,对你三顾茅庐还能坚持不屑一顾的那位泰斗大佬。”
沈千盏蹙眉,努力回忆了片刻。
像她这样的,大多是上辈子抢过银行守过牢房干过拆迁,这辈子才会风水欠佳,做了制片。
早年她刚入行时,流年不利,运势不佳,实力不济,四处求人那是常有的事。
即使是如今,有爆款剧傍身,遇上个恃才傲物的导演或自视甚高的艺人,那照样要豁出脸去谈合作。
是以,苏暂这寥寥数字的描述,压根没能成功唤醒她向来月抛的记忆。
——“他曾孙说你跟盘丝洞蜘蛛精一样缠人,还让他叔快点回来收了你!”
——“季庆振季老爷子啊!”
——“靠,小爷这嘴就是藏不住话。”
沈千盏先是一愣,等反应过来后,脸上那副“大家好才是真的好”的表情险些崩裂。她咬牙,心中暗记了一笔苏暂口无遮拦的小笔记,面上若无其事地举杯与众人遥遥相敬。
季庆振,国内顶级的钟表修复师。
这位国宝级的钟表修复师早年无偿修复了一件海外归来的木梵钟,因木梵钟归国的意义重大,柏宣影视专门策划出品了三集木梵钟修复实录。
也是因为这个纪录片给她提供的灵感,沈千盏才拿下了柏宣影视以工匠传承为主题精神的献礼片。
为此,她出国前特意抽空跑了趟西安,就为了请季老爷子出山当献礼剧的特聘顾问。
人是见到了,收到的答复却是:“我老头子忙碌了一辈子,已经退休养老了。”
沈千盏心存遗憾,并未彻底放弃,陆续又去了两趟。
第二次去时留下了项目策划案,原以为季老多少会有所动摇,不料第三次沈千盏做最后争取时,回回能遇到的季老曾孙口吐芬芳,说她跟盘丝洞的蜘蛛精一样缠人,还让她以后别再来了,省得他太爷晚节不保。
虽说是童言无忌,但季老爷子的态度显而易见——不感兴趣。
蒋业呈日理万机,非项目之事根本请不动他,今晚主动攒局出面引资已令沈千盏惊讶不已,座上宾怎么可能会是对项目一事毫无兴趣的季老爷子?
沈千盏百思不得其解,难得回了一条:“季老?老爷子不是退休养老了?”
季庆振虽是钟表修复师,但背靠世界级奢侈品牌——不终岁。为其旗下钟表品牌打造过“岁暮”系列的腕表及十分具有收藏价值的三大藏钟。
季老爷子对项目没兴趣,不代表不终岁没兴趣啊!
苏暂没想沈千盏这种时候竟转不过弯来,对她在自己如此激动的时刻所表现出的不同频的愚钝非常不满,愤愤然撂下一句:“愚蠢!太愚蠢!”
沈千盏一哂,那笑意刚漫上眼角,包间大门往里侧一开,苏暂这条狗腿子的声音极其富有穿透力:“……我们制片刚还说您不懂什么叫秀色可餐呢。”
沈千盏的眉心狠狠一跳,循声望去。
年轻男人眼中的清冽笑意还未彻底收起,似笑非笑间,第一时间捕捉到了她的目光。那是她曾熟悉的,欲潮退去后总显得过分冷静的眼神。
一如既往的,遇风则啸,遇火则焚。
沈千盏的笑容在瞬间,凉在了唇边。
满脑子都是——
日,真他妈遭现世报了。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想把你和时间藏起来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