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千金马甲A爆了(褚月白顾宴昀)
团宠千金马甲A爆了(褚月白顾宴昀)

团宠千金马甲A爆了(褚月白顾宴昀)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1

小说介绍

《团宠千金马甲A爆了》是著名网络作家“粥粥”所著的言情小说,讲述的是主角褚月白、顾宴昀之间的爱情故事,褚月白不是个多事的人,可看着那老爷子有几分眼熟。要是没记错,这人就是奶奶曾和她说过的顾老爷子——顾家前任家主。她眸光微微流转,拨开围堵的人群,走上前去。

小说简介

褚月白是褚家流落在外的千金小姐,被褚家接回去后,没有人将她放在眼里,因为她是一个没有文化的土包子,目不识丁,见识短浅。后来,某顾姓男人将褚月白的马甲,一层一层的扒掉了,人们发现,她是中医圣手传人,她是神秘黑客,还是顾家继承人顾宴昀的未婚妻,如此强大的背景,谁都惹不起,现在抱大腿还来得及不?

团宠千金马甲A爆了全文阅读

山寒料峭,云雾缭绕间,年轻的女孩撑一把纸伞,慢悠悠的沿着青石台阶往山下走。
褚家来接她的车停在山下,十几里的山路,她一个人走下去,褚家人显然没把她当盘菜。
纸伞倾斜,露出女孩小嘴微撅的漂亮侧脸。
她何曾受过这种怠慢。
"老爷子快不行了,赶紧送去医院,还能有最后一口气诀别。"
"我就说,祭拜什么时候不行,偏偏挑雨天,不然老爷子也不会踩空摔跤!"
走到半山公墓的时候,褚月白瞧见一群人撑着大黑伞围成了一堆,人堆中央,一眉目冷厉的年轻男人半跪在地上,怀里躺着个奄奄一息的鹤发老人。
那男人五官是极好的,鼻挺唇薄,一双桃花眼勾魂的上扬,本该是不笑也潋滟着三分春光的面相,可却因为他面无表情的模样而冷到有些瘆人。
"砰…"
他抬手,对着天空开了一枪,整座山林间瞬间鸦雀无声,刚才多嘴的人也顿时消了音。
听到那枪声,看着那表情沉冷的男人,褚月白眉头轻挑了下,还男人威慑力还真是够吓人的。
褚月白不是个多事的人,可看着那老爷子有几分眼熟。要是没记错,这人就是奶奶曾和她说过的顾老爷子——顾家前任家主。
她眸光微微流转,拨开围堵的人群,走上前去。
"碰上我算你们运气好。"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保住这么多条人命不用陪葬,她够进功德殿了。
"还有的救。"
褚月白在老人面前蹲了下来,搭了搭老人的脉搏,从荷包里抽出一根细长的银针,自顾自便要往老人头顶扎。
手还未落下,被一只大手握住。
褚月白抬头,一张俊美又深沉的脸,"做什么?"
"救人啊。"褚月白看着男人沉凉的表情,一脸无辜道。
顾老爷子的私人医生看向她手里明晃晃的银针,怒呵道:"顾老的身体状况我最清楚,刚才那一跤摔的太重了,根本没可能救的回来了。"
"你救不回来,不代表我不可以呀!"
家庭医生一噎,脸色登时变得十分难看:"哪里来的黄毛丫头胡言乱语,这位可是云城名门顾家的老爷子,要是这一针扎下去出了问题,可不是你一个乡野丫头承担得起的!"
"你刚才也说了,他救不回来了,最差的结果不过人命一条,又为什么不能让我试试呢?"褚月白定定望向顾宴昀,黑白分明的杏眸里雾气氤氲,她软糯着嗓子道:"美人哥哥会相信我的对嘛?"
顾宴昀盯着褚看了会儿,淡淡开口,"我自是相信你。"
褚月白听了一笑,刚要说话,一把枪抵在了她的太阳穴处。
褚月白眉头微挑,相信她?真是口是心非。
但,她倒是相信他,她若救不回顾老爷子,他会一枪崩了她。
"不是说可以救吗?嗯?"顾宴昀话落,只见褚月白,直接就将那根针扎进了顾老爷子的头顶。
那动作快到连顾宴昀都有些眼花。
一针下去,顾老爷子猛吐出一口黑血来,整个人只有进气没有出气。
家庭医生脸色大变:"赶紧抓住这丫头,别让她跑了!"
褚月白还没反应过来,手腕就就落入了顾宴昀的大手里,入目,是男人沉冷的黑眸,杀人无形。
"准备好偿命了吗?"
褚月白听了,微微一笑,袖底藏针,用力扎进顾宴昀的掌心,顾宴昀手指一软,她顺势挣了出来。
"美人哥哥,你欠我一命,下次记得还哦。"再不下山,山路就要封了。
褚月白回头冲顾宴昀俏皮的一眨眼,转身扬长而去。
顾宴昀将顾老交给家庭医生,正要亲自去追,家庭医生忽然在身后惊奇的大喊:"醒了!顾老醒了!"
家庭医生一搭脉,脸上露出怪异之色:"顾老脉象平稳,居然一点事都没有了。难道……刚才那个女孩,是中医圣手的传人?"
顾宴昀刚回到顾老身边,便被顾老一把抓住了手:"刚才……我都听到了,去找那个恩人,一定要找回来重谢!"
可山间雾气茫茫,哪里还有褚月白的踪影呢。

团宠千金马甲A爆了免费阅读

褚月白一口气跑下山,上了褚家来接自己的车后就迷糊了过去,一觉醒来,一幢三层独栋别墅出现在了视野当中。
褚月白刚一下车,站在别墅门口的貌美少妇克制不住激动的情绪,一把将她抱住,哭的声泪俱下:"小白,我的女儿,妈妈终于找到你了,这么多年你过的还好吗?"
褚月白睡眼惺忪的进入了状态,"这十几年,我没有一天不在想念着爸爸妈妈的。"
"都怪妈妈不好,如果十几年前,妈妈牵你的手能紧一些,你就不会走散这么多年了。"
白漱玉还在不停懊恼自责,褚月白耳畔忽然传来一道沉稳的中年男声:"好了,回来就好,先进屋再说吧。"
"瞧我激动的都忘了。"白漱玉拥着褚月白进了门,这才正式跟她介绍方才开腔的男人:"小白,这是你爸爸。"
褚月白看向男人,即使人过中年,褚廷之的脸上仍不见岁月痕迹,也没有臃肿的啤酒肚,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框眼镜衬得他格外精明敏锐。
她乖巧唤道:"爸爸。"
褚廷之没有白漱玉那么激动,他看向褚月白的眼神略显深意,探寻意味明显。
"你那四个哥哥都有事今天是回不来了,小时候他们最爱捉弄你了。"
白漱玉说话的同时,褚月白感受到一道充满敌意的目光死死盯着自己。
她抬起头来,看向楼梯方向。
女孩穿着冰蓝色连衣裙,长发披肩,脚上的白色皮鞋质地柔软,纤尘不染。
"月雅,过来见见妹妹。"白漱玉也注意到了女孩,朝她挥了挥手。
褚月雅慢慢走下楼梯,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褚月白:"妹妹?妈您做过鉴定了吗?现在有些不三不四的人为了不劳而获,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
"已经做过了,是你妹妹无疑。"白漱玉跟褚月白介绍道:"月白,这是你姐姐,褚月雅。"
褚月白一副很惊讶的表情,明知故问:"爸妈不是只生了我一个女儿吗?我什么时候多了个姐姐?"
褚月雅脸色一僵,垂在身侧的双手不自觉的攥紧成拳。
"月雅是在你走丢以后,我们收养的孩子,以后你们姐妹两个可要好好相处。"
"这些话容后再说,我有几句要紧的,想问月白。"褚廷之一脸严肃的插话:"月白我听说你小时候的记忆都没有了对吗?而且你十七岁时忽然在镇上消失了五年,你都去哪儿了?"
褚月雅有句说的对,有些人为了挤进豪门,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对,四岁那年我走丢以后被一位奶奶收养,大病了一场高烧不退,醒来后记忆都没有了。"褚月白对答如流,"爸爸是还怀疑我的身份吗?"
"那你消失的那五年去了哪儿?"褚月雅也在一旁逼问,"有人说你打架进了监狱,还有人说你被人包养……"
"我在跟我爸说话。"褚月白毫不客气的打断她:"这儿哪有你插嘴的份儿?"
褚月雅一噎,眼眶瞬间委屈的红了,没等她开始哭诉,褚廷之便大发雷霆:"你怎么跟你姐姐说话呢?"
"爸您别动气,"褚月雅假惺惺的出来当和事佬,"我知道月白从小在乡下长大没学过礼仪,我也不怪她不把我当姐姐。"
"只是以后在外人面前,月白你多少要顾念姐妹亲情,别让外人说我们褚家的孩子没有教养。"
褚月白听出来她在拐弯抹角的骂自己没有教养,却又在不经意间抬高了自己。
在有了乖巧懂事的褚月雅衬托下,褚延均对褚月白的情绪就更明显了。
褚廷之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褚月白:"上次的亲子鉴定,是在私立医院做的,不排除有人动手脚的可能性。所以,她是不是褚家的孩子,还不好说。"
"廷均?"一直在旁沉默的白漱玉听到这句话,惊愕的看向褚廷之。
这个时候说这种话,那得多伤女儿的心啊。
似乎是看穿了白漱玉的心思,褚月白委屈的抽噎起来:"既然爸爸从来就没有真心的接纳过我,那我留在这个家里也没有意义了。"
她作势要走,果然没走出几步,就被白漱玉一把攥住了手腕。
她手腕那么细,皮肉下毫无血色,仿佛稍微一用力就能够被折断。
"月白,你就是妈妈的女儿。我们不做鉴定,跟妈妈上楼去。"
褚月白任由白漱玉搂住上了楼,在经过褚月雅身边的时候,她几乎能够感受到对方愤恨的目光在自己身上狠狠地戳一下。
"等等。"
褚廷之冷声叫住两人。
"既然你笃定你是我们褚家的女儿,那与顾家少爷的婚事,也该履行了。"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团宠千金马甲A爆了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