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风动是心动(徐一缘凌柘)
不是风动是心动(徐一缘凌柘)

不是风动是心动(徐一缘凌柘)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1

小说介绍

青春校园小说《不是风动,是心动》是由作者“花酿”创作完成,主角是徐一缘凌柘,徐一缘刷脸出了门禁,小碎步跑到左边墙边,勾着身子找寻。大门口的快递小三轮被她一眼放过,如同浮云轻飘飘的闪开,勾不起波澜。已经等了小会儿的凌柘空惊一场,微起的臀部无奈地落了回去。

小说简介

徐一缘冒冒失失,在生活里,更是一个小迷糊,一次乌龙事件,让她对凌柘动了不该有的歪心思,她一面怕对方发现,一面又控制不住自己向对方不断靠近。青春年少,懵懂无知时,喜欢上一个陌生人,或许就是这样吧!害怕离得太远,却又忍不住想要靠近。凌柘又何尝不是这样呢?徐一缘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深深的吸引着他,让他心动,让他想要不断靠近……

不是风动是心动全文阅读

第1章 忽视
珈凡市的天骤然蒙上了灰暗与阴沉,一望无际的雾霾色似乎拉近了天地的距离,可带来不了丝毫欣喜。
这所城市迎来了入冬以来的第一阵寒潮。
阴冷的风浪呼啸,一卷又一卷,惹得枝桠发疯摇摆,香樟叶呲呲怒号,几点行人均是裹紧了衣帽,艰难前进。
“嘶——”
刚洗完头发的徐一缘瑟缩着身子从阳台拐进寝室里,被空调暖气包裹了好一会儿才缓好急促的气息。
“有这么冷吗?”睡在一号床铺的女孩扒开帘子盯了徐一缘许久,忍不住开口问,“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正在翻箱倒柜找吹风机的徐一缘动作一停,皱着脸转头,哭唧唧的道:“你吹着空调,还一直裹在被子里,怎么感觉的到我的苦。”
徐一缘在吹弄短发之前手捻着湿哒哒的发丝,怼着镜子瞪大眼珠子瞄,活像要钻进去。
前一个小时里,她让三号室友帮忙染了色,可现在好一阵子,愣是没觉得颜色上有什么变化。
还是乌漆乌漆的。
徐一缘不爽的看了看头顶的白炽灯管,再次深觉它的没用,完全照不亮下面的桌子。
好死不死的,前几天台灯也摔坏了。
“你往我这儿来呀。”三号床的室友靠着墙壁玩手机,她性子急,直接道:“我的灯就在下面,底座有个白色圆环,你往中间点一下就亮了。”
昂……小小的那么犹豫……一下子……
徐一缘还是搬着东西过去了。
亮了灯,在强光照耀下,明显能分辨出手里的头发呈现一种极其暗沉的红棕色,与往常不一样的色差。
徐一缘瞬间多了几分惊喜,流露于眉眼,恰见细微的星辰,“有点颜色了。”
闻言,三号趴在上面的护栏上,自上而下观看,只见在那光影映照里,现出一抹鲜活的暖色。
“嗯,我也看见了,你这样颜色好看啊!”
“你快吹干,颜色肯定更显。”
徐一缘带着笑点头答应,在确认没人充电脑后开了低档小热风。
呼呼声很小,不至于刺耳,或许连房门都透不过去。
大学宿舍限定功率电压,动不动就跳闸断电,以三次为界,前两次断够15分钟自动来,后一次上报写检讨以及做深刻的思想教育工作。
所以搞得每次用这些电器都跟偷鸡摸狗一样提心吊胆。
小心小心再小心。
吹地正上头,“铛!”一声响。
短信提示音,伴随震动。
徐一缘点开了手机,屏幕上显示【您的团圆快递已送达珈凡大学快递服务站,请凭提货码1111前往领取,详询……】
寒风不曾消停,也不曾减弱,拿还是不拿?
她陷入纠结。
三号见下面没了动静,以为她吹干了,俯身却看徐一缘一动不动,部分头发依旧黏糊粘连,“你咋了?”
“我台灯到了,在想要不要去拿。”
三号:“你要是不急,明天拿也行,现在外面好冷。”
“好像明天温度更低,还下雨……要不后天?”
“要是后天也这么冷呢。”
“……那……那我还是去吧。”
一号突然冒音儿,“你们要拿快递?”
“嗯。”徐一缘:“但是不太想出去。”
“你可以找校园骑士,他们会帮你送到楼下,然后自己去拿,不过要一块钱,我的刚送到放一楼墙边了,等会儿吃晚饭再把它顺回来。”
“校园骑士?送快递?这啥时候出来的?这么方便。”
说实话,徐一缘有些心动了。
大冷天出门一趟,风能把你杀没了。
更何况快递点距离女生宿舍十万八千里远,正常天气下来回能费你半个小时。
“好像上个月吧,生意还挺好的,你要代拿吗?我拉你进群。”
眼珠子骨碌滚了一圈,徐一缘一边划开QQ一边肯定言辞:“进!”
在一号的指导下,一顿操作,徐一缘在一长列“骑士”里挑中了一个和自己姓氏一样的。
徐 锦 延
还怪好听的。
徐一缘问了声好,就见聊天框里立马弹出来:【指尖校园骑士,为您贴心服务】
一看就是设定的自动回复。
她问,【还代拿快递吗?】
刚刚回到快递服务点的凌柘受了寒,使劲儿搓着略微僵硬的手指。
冷白色的手掌,青紫的血管剔透惹眼,因为皮肤干燥,表面上浮着一层如同蝉翼的死薄皮。
纹理清晰,浅小的沟几欲皲裂,紧靠肉眼就可见的勾连。
仿佛下一刻握拳拉绷就能泌出鲜红的血珠。
他面色苦白,除了泛紫的嘴唇外再没有其它血色。
整个人沉冷的不像话。
不过还是美的,就像迎冬而立的淡白雪梅,依旧感受的了他的温润。
五官如此,气质如此。
纵使天寒地冻,他也没怎么闹情绪,只是专心着自己的工作。凌柘哈出一口气暖暖手,面上有轻微僵硬的颤动,他神情淡漠的扫看手机屏幕。
哪怕收到了好几条新的讯息,眼睛里也不曾有过一丝的动摇,峻朗沉静之余再无别色。
他一个早已脱离学校的老男人按说不该出现的,不过因为工作挤兑原因,就偷了个懒蹭到姐夫的工作,用的也是姐夫的账号。
修长的手指迅速打字发送,挨个服务:【嗯】
【一元校园服务】
【要代拿吗】
徐一缘发了个点头的表情包,一个羞涩点头甚是娇滴柔软的表情包。
“……”手误而已。
【快递,取货码,名字,地址发来】
等到徐一缘发送过后就没见回应了。
她放了手机,继续折腾自己的头发。
暖风扫扫,细丝轻浮,穿插着手指的抖动。
将近七分钟过去,已经在和室友们讨论发色的徐一缘收到了QQ电话。
她开了扩音器,一道清寒的声音传来,“喂,您好,快递到你楼下了,麻烦来取一下。”
徐一缘着着急急“嗷”了一嗓子,“好,我马上下来。”
见她手忙脚乱的穿棉袄,又是扒拉有些发疯的头发,一会儿找橡皮筋,一会儿又踢鞋,嘴里还发着奇奇怪怪的呼叫声。
一号看不过去,唇角弯出弧度,“你这么着急干嘛,他会给你放楼下的。”
徐一缘也就懵逼了一两秒。
“哦。”
“我就是想……快去快回。”
收拾来收拾去,又过了一两分钟。
“一号,你快递没改名字吧?”
一号:“我等会儿自己”——
她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徐一缘娇俏直言,“我一起拿上来,反正我现在肯定是要下去一趟的。”
住在二楼的徐一缘很快走到了一楼大厅,一片空落,寂静寒冷,平添凄凉。
之前还有学生值班,宿管阿姨会坐在里屋窗户那里注视进出的人影。
估计啊,都偷懒去了。
徐一缘刷脸出了门禁,小碎步跑到左边墙边,勾着身子找寻。
大门口的快递小三轮被她一眼放过,如同浮云轻飘飘的闪开,勾不起波澜。
已经等了小会儿的凌柘空惊一场,微起的臀部无奈地落了回去。
还以为这个屁颠屁颠跑出来的就是了。
结果这小姑娘看都没看人一眼,那叫一个忽视。
寒气侵身,他有些不耐的咂嘴啧叫,同时紧了紧身子,将快递盒子禁锢在怀。
抱得深切,也等得深切。

不是风动是心动免费阅读

第2章 冒失
凛冽的寒风呼啸里,凌柘独自凌乱。风浪刺的太凶,从四面八方涌来,一点情面也没留。
凌柘经不住,身子有些不可控制的抖动,一点鼻尖尤似要断裂脱离本体,使得他频频伸手搓捻,渐渐起了潮红。
他盯着大厅,只看了那一人,冻的乌沉的薄唇轻动,不禁呢喃道:“你的主人怎么还不来啊。”
又很自然的添了一句,“是不是不要你喽。”
学着小孩儿模样。
他不光说着,还摇晃着,颀长双腿支在踏板上,身子则一前一后有规律的摆动。
用可爱,遣散等待的时光。
徐一缘还在里面忙活,她不由扯动嘴角,一改平整的眉头,左墙右墙来回看了个遍,一号的快递找到了。
可自己的呢?
不是说放下面的吗?
徐一缘低声纳闷道:“怎么没有啊?”
她自然而然抽手探向棉袄的大口袋,一边摸一边朝着门禁走。
果然——!
没揣手机。
得到结论的那一刻,徐一缘不加犹豫,加快步速返回,愣是没往外面再多看一眼。
她两跨一跨的爬楼梯,匆匆冲进了宿舍,一将快递袋子给了一号就找手机打了一通电话。
“你怎么了?”一号问。
“我在下面没找到我快递。”
嘚!电话接通。
“喂?你好。”
“那个,我问一下我的快递你放哪里了?我怎么没在下面找到啊。”
刚拉着门栓的徐一缘突然失声惊呼:“啊?你在下面等我?”
又很突然的,徐一缘开始道歉,“不好意思!我马上就来。”
斜对角的一号三号不约而同的抬眸对视,一起眨了几下眼,什么话都没说。
这一次,徐一缘开启了三倍速,飞似的下楼冲到大厅。
她一双深褐色的眸子紧盯着外面独一辆的小车,然后定在那个穿着深蓝色冲锋衣,外裹一件宽松大长棉服的小哥身上。
没有臃肿,反而恰当好处的合身,剪出一副闲散自得的模样,不一样的慵懒与独立。
那人肤白,在这阴沉的环境里格外招眼。
他戴着双层帽子,正平静的盯着自己。男子修长细腿被黑色裤子包裹出美感,此时缩在小三轮车上不得伸展,显得憋屈极了。
徐一缘小碎步奔到车子面前,在距离一两米的距离时减速至停,眼眸闪动,目色打量。
就着这样的距离,两人直接对上了目光,都有了转瞬即逝的颤动。
徐一缘不觉唏嘘。
原是不止肤白,还貌美。五官端正分明,不见锋利,究其轮廓便让人深觉这是一个温柔有礼的正人君子。
徐一缘试探性的上前,眼珠子左右扫动,发现再无他人。可以防万一,她还是低头划开手机界面,准备将聊天界面拿给他看。
凌柘抢先问道:“‘一元钱’,是吗?”
徐一缘一抬眸便是看见了小哥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他握着快递盒子的手有向前伸的意思,一脸的温和。
这人也太好脾气了吧。
声音不急不缓,话里完全没有埋怨或者不耐烦的意味。
……还好听。
徐一缘木讷的点点头,上前伸手接住,难为情的道歉:“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会在下面等我下来。”
她回头朝大厅瞄了一眼,“我以为你会直接放里面的。”
凌柘跟着她看了过去,想到前几帧画面。
正是眼前这个小姑娘踏着肥大的毛绒鞋左跑右跑的找快递,小步小步踏地,跟着那个似快非快的频率,似乎也能听见那拖沓的声音。
凌柘旋即浅笑了一下,唇部的弧度加深,“没事。”
“那我先走了。”他收回目光,双手再次握住车龙头,轻扭掉头,开动离开。
徐一缘转身走了好几步,蓦然顿住,脖颈背脊立的更直。
她眉头高耸,面色大惊,马上又转了回去。
那时电动三轮正要从她眼里滑走,徐一缘下意识出声惊呼,“誒!”
“等等!”
凌柘只听见后面一句,但这并不妨碍他握了刹车。
他回望看着小姑娘渐渐泛着红的脸庞,白里透红,看起来嫩嫩软软,也不知是冻的还是急的。
凌柘开嗓,声色清冽问道:“怎么了?”
“我还没给钱。”
徐一缘冒失惯了,容易忘事。
可现在却觉得这个人比自己心还大,明明在工作,怎么一个该拿钱的什么都不提,还头也不回的直接跑。
因为冷?着急走……
“空间里有收款码,你看着给。”
风浪卷来他的声音,等徐一缘反应过来车子就被开走了,十几秒的时间消失在了她的视野里。
徐一缘一阵恍惚,最终脑袋里只充盈着后面那三个字。
萦绕成圈,一圈又一圈。
连同嘴上也念道:“看着给”?
她念的极其痴。
明明快递小哥的容貌和声音都比这三个字更具吸引力,可到了最后,自己竟然最在意的就这三个字。
看这给——
潜台词是加钱吗?
因为今天天气太差还是说等了太久……
徐一缘纳着闷回去,拆包装也在放空。
“怎么回事啊?那个代拿快递的在楼下等你?”
徐一缘闻声抬头,神情呆滞的看着一号,轻点头,“嗯。”
“我忘了说让他直接放在大厅里。”
一号伸了个懒腰,擦去眼角渗出的泪珠,慢着语调道,“那你这个代拿还挺好啊,比我找的那个好像负责任些。”
“你想什么呢?这么投入。”
“没什么,就这快递怎么这么快就送来了。”徐一缘随口扯谎道。
“拿钱办事呗,估计也想你下次继续光顾他的生意吧。”
徐一缘已经没有听进去了,只装作听了似的傻点头。这件小事她自然没打算说出去,也不太想再去问那个小哥了。
总觉得吧,挺尬尴的。
徐一缘坐在了木椅上,垂眸翻开那人的空间,简单的只剩下几张用色斑斓的简介和宣传,以及一绿一篮两个二维码。
她扫了绿色那个,手机屏幕即刻就跳转到了输入金额的画面。
徐一缘输进了一个2。
其实与1差不多大小,只不过放在这件小事上又会显得有些不一样。
才刚要点击那个发送键,她又觉心间不适而停了手,想了想,还是将2换做了3。
大冬天送快递挺难的。
而且还等了那么久。
算是事情告终,徐一缘将手机甩在一边,心情转变,独自雀跃的倒腾起了新买的台灯,与黄色贴纸相匹配的色彩。
一种带来活力的快乐色彩,是她最喜爱的。
约莫过去了半小时,暖气吹拂的寂静宿舍里响起了古怪的声音。
四号床铺床板荡漾发出尖锐的嘎吱嘎吱声,窝在被子里舒适取暖的徐一缘像个被开水烫了的毛毛虫,在床上扭动个不停。
“哗啦——”
鲜黄色的被子被她一把扒拉开,露出的脸蛋红的彻底,再加上那些许急促的气息,明明白白一个搞了事情的样子。
原本柔顺的发丝乱作一团,弯曲蓬松,朝八方爆炸。
三号在隔壁拨开帘子,奇怪的看她,“你怎么了?”
徐一缘有如林间小鹿探头,双眼漾着晶亮的光芒,“哦,我找耳机。”
她没再钻进被子里,顺势靠上白墙,用被子紧紧护住身体后才将耳机插入孔中。
头顶的白炽灯光,手机射出的亮线,照清了她的面容。
静谧的,专注的。
徐一缘扫了扫额前几绺干扰视线的暗红色发丝,然后点开了一段已经听过的语音。
清晰的男音传进她的耳朵里:“让你看着给不是让你看着给钱,是让你看着用什么给钱。”
风浪挟裹着他的声音,又飘又躁。
徐一缘听的有些呆,越发面红耳赤。
连同心脏跳动也和往常不太一样。
小哥的话语里没有丝毫责备的意思,可她还是自觉做了蠢事而脸烧发烫。她难受的咽了下嗓子,干涩的扯着疼。
此时,聊天框里又跳进【我耐不住的是风寒,不是你】
这句话回答的是徐一缘以他等太久为由不用收回那多余的两块钱。
可徐一缘实在是拧不过这位“大人”,只好将小小的钱财收了回来。
听他的,买糖吃。
徐一缘又盯看了屏幕好久,什么也没做,视线总是想停留在与快递小哥的聊天框里。
而脑子里停留的是冬日寒风里的那个人。
在这沁人和睦的如春境地里,她不安宁。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不是风动是心动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