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密爱厉少的复仇甜妻(姜忆厉靳年)
重生密爱厉少的复仇甜妻(姜忆厉靳年)

重生密爱厉少的复仇甜妻(姜忆厉靳年)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0

小说介绍

《重生密爱厉少的复仇甜妻》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重生密爱厉少的复仇甜妻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初颜所编写的,讲述了姜忆厉靳年的精彩故事。因为姜忆,她的名声都烂掉了!她一定要狠狠的报复这个女人!姜忆抬起眼,轻飘飘的瞥了一眼自己亲爱的姐姐。

小说简介

因为姜忆,她的名声都烂掉了!她一定要狠狠的报复这个女人!姜忆抬起眼,轻飘飘的瞥了一眼自己亲爱的姐姐。她红色的嘴唇轻微勾起:“怎么了?难道姐姐是因为我昨天差点和祁夜嘉结婚,而感到不高兴吗?”

重生密爱厉少的复仇甜妻全文阅读

荒无人烟的郊区。
一幢废弃别墅内。
姜忆躺在血泊里,浑身上下已没有一块好皮。
她已不知道被折磨了多久。
醒了又晕,晕了又醒,浑浑噩噩。
残留的意识里,她只记得,自己是被保释出狱的。
她该被接回姜家别墅,享受佣人的伺候,而不是濒死在这鬼地方。
“救命…救救我…”
姜忆指甲抠着地砖缝,嘶声呼叫。
门吱呀一声响…
姜忆下意识的颤栗。
一双精致的羊皮小靴停顿在眼前,来人半蹲下身子,冷笑着俯视她。
“还活着呢?姜忆,你可真是命大。”
新做了昂贵指甲的手一把钳住她下巴,迫使她不得不抬起头来。
姜忆看清楚了眼前人是谁。
当即瞳孔一缩…
“姐姐?”
她不是因被奸污,得了抑郁症,一直在医院治疗么?为此,姜忆还无比愧疚,日日担忧…
“姜忆,事到如今,让你死个明白吧,”虞惟熙冷峭一笑,“‘奸污’我的那个小混混是我自己花钱雇的,为的就是陷害你入狱,从此后,姜家只有我一个千金小姐,我才是爸爸的心肝宝贝,姜氏唯一的继承人!”
姜忆难以置信,落下泪来。
“就为了爸爸的宠爱,你要害我的命?”
“我不只要你的命,我要南川再也没有什么第一名媛姜忆,我还要你死去的妈留给你的遗产作我的嫁妆,我更要我妈妈不再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继母,而是堂堂正正的姜夫人!”
虞惟熙面色扭曲。
姜忆十指沾血,抓她的羊皮靴,泣不成声,“我何曾要和你抢爸爸的宠爱,我一直待你如亲姐啊…姐姐,你放过我,夜嘉还在等我回家完成婚礼呢。”
这时候,有男人缓步而来,气质儒雅温润。
虞惟熙扫了男人一眼,再低头睨她,“姜忆,你瞧瞧,他是谁?”
姜忆似有所感,不敢抬头,紧咬牙关,眼泪却不争气,簌簌的掉。
“姜忆,我爱的一直都是你姐姐,你不过是垫脚石罢了。”
祁夜嘉温润如玉的声音,此刻却恍若惊雷。
死到临头,姜忆有一事想问,否则死不瞑目!
她咬牙质问,“你既不爱我,那十二年前,姜家宴会突发大火,你为何不顾性命救我?”
闻言,祁夜嘉面目幽暗。
十二年前,他混进姜家,想一窥豪门奢华,却不料被一场大火所困,熏得晕厥了过去。
晕厥前,他亲眼目睹,一个黑色小西装的男孩,被大火烧得遍体鳞伤,疼得嘶哑惨叫,却还是将怀里粉色公主裙的小女孩护得完好无损。
“想知道为什么…下地狱,叫阎王爷解释给你听吧!”祁夜嘉眉目阴狠。
姜忆沉痛的闭了闭眼,虚弱的抛出最后一个疑问…
“你们既然要我死,为什么还要保释我出狱?”
虞惟熙趾高气扬的声音有了裂缝,“若不是厉家那丑八怪费尽心思要保你的命,我们怎会让你死得这么痛快!”
姜忆眼里闪过震惊。
是他…
竟是厉家那个常年戴面具,人称貌丑能辟邪、可止小儿夜啼的病秧子三少爷。
若不是三年前一段纠葛的渊源,姜忆几乎不记得他是谁了。
当年,姜家小公主十八岁成年宴,小丑八怪当众求婚,引得南川豪门指指点点,骄傲的姜忆如何忍得了,当即冷言贬斥,还扬言,死也不嫁他厉靳年!
姜忆落下血泪。
这时,虞惟熙朝门外冷勾了下手指,“你们三个,好好伺候姜大小姐,务必把她伺候得舒舒服服的,事后,钱少不了你们的。”
三个脏兮兮的混混扑上前来。
姜忆被拖着双腿,拽出血泊,衣服被撕扯…
她空洞的眼神盯着两人,麻木了。
他们竟是,死也不让她好死。
“谁敢碰她!”
冷厉的声音忽地从门外传来。
姜忆瞳孔已经渐渐地涣散。
她隐约只瞧见,男人脸上戴着的银白色面具折射着冷冽的光,那光近了,到了跟前,包裹住了她。
姜忆被揽入了一个温暖的散发着药香味的怀抱。
努力嗅了嗅,是一种罕见的中药味…
是他!厉靳年来救她了!
“不过一个厉家的私生子,今天你带不走姜忆!”
虞惟熙叫嚣。
姜忆感觉自己被温柔抱起。
“姜二小姐,你确定要拦我厉靳年的路?”
冷厉的声音裹着滔天的戾气。
“徐彬,让她知道拦我的后果。”
另一个沉稳的声音恭敬道,“是,厉少。”
不知道徐彬亮出了什么底牌,虞惟熙骤然大惊失色,拽着祁夜嘉,齐齐双膝跪地,“竟然是您,您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
请原谅,我不知您竟…
求求你,您放过我们,要找就找姜家,都是这姜忆犯了错,我们是替姜家惩罚她的…”
“徐彬,把他们带下去,姜忆受了什么罪,就让他们也深刻体验一下!”
一阵撕扯的动静后,周围清静了。
姜忆浑浑噩噩,濒死一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来迟了。”
厉靳年在她头顶轻叹。
姜忆不禁苦涩一笑,她苍白的唇翕动,想说话…
厉靳年附耳在她脸侧,听到姜忆孱弱的遗言,“厉靳年,让我看看你。”
姜忆伸手,想触碰他的面具,看看他究竟长得有多丑绝人寰?
手在半空,却无力的垂下。
下一秒,厉靳年温柔包裹住她的手指,覆盖在自己面具上,亲手替她揭下了自己的面具。
姜忆眼眸震惊,唇角却勾起浅笑。
“原来,你面具下的容颜竟这样好看…他们竟说你是丑八怪,南川人都瞎了眼…”
话落,她再坚持不住,阖了眸,气息了无。
厉靳年深邃的眼眸缓缓涌上凝重的悲怆。
身后助理徐彬上前,低低的唏嘘,“厉少,姜小姐已逝。太可惜了,若您没因在国外治疗旧伤而迟迟未归,南川人岂敢这样折辱姜小姐…”
厉靳年用了力道搂紧了怀中人,沉哑出声,“她就算是死,也是我厉靳年的女人。”
“姜忆,我曾为你被大火烧伤了身体,我曾为你几乎丢了命,你却在成年宴上弃我如敝履、挑中了个小小钢琴师当未婚夫…
姜忆啊姜忆…可恨的是,我依旧爱你,如十二年前,大火吞噬我如恶鬼,我依旧护你如珠如玉…
小骗子,若有来生,你会履行大火当日的诺言吗?”

重生密爱厉少的复仇甜妻免费阅读

“啊!”
粉红帷幔大床上,姜忆惊愕坐起!
手颤抖着去触碰自己的脸,没有摸到如老树皮般的沟壑,反而质感娇嫩光滑。
顿时,姜忆瞳孔瞪大!
她迷惘看向四周,发现这里竟是姜家自己的闺房,窗外云霞漫天,正是将将入暮时分。
南川这样灿烂的晚霞,姜忆记忆深刻!那是婚礼前夜…
咔哒一声。
“大小姐,您睡醒了?头还疼不疼?”一面容慈和的妇人推门进来,眼里满是关切。
姜忆抬眼望过去,不禁鼻子一酸,紧接着眼眶就红了。
“柳姨?”
怎么会,柳姨不是已经死了吗?
婚礼前夜自己被拷走,柳姨拼死阻拦,被一棍子打断了双腿。
她入狱后,姜父传话来,管家柳清绮重伤,不治身亡!
姜忆跌跌撞撞扑下床去。
“柳姨,我好想你。”
柳姨端详着她,忍不住叹息,“明日你大婚,柳姨啊也总算能对你母亲能有个交代了,亲眼看着咱们姜家的小公主嫁人......”
闻言,姜忆骤然嘶笑出声。
她重生了!
上天怜悯,让她重生在婚礼前夕,她命运的拐点。
柳姨被她吓了一大跳,关心则乱,“你可别吓我啊大小姐。”
姜忆眼眸晦暗黏稠,携裹着冷雾,幽幽道,“柳姨,帮我个忙。”
柳姨不明白。
姜忆咬牙道,“祁夜嘉和虞惟熙是一伙儿的,他们要害我,整个姜家,只有柳姨您是最亲近的人。您,能信我吗?”
柳姨震惊,“什么?祁姑爷不要十二年前那场大火里的救命恩人,还要娶大小姐您吗,怎么又和二小姐......”
和姜忆一对视,那眼里的晦涩恨意,如乌云压天穹,让柳姨喘不过气来。
柳清绮活了大半辈子,一看就明了。
姜忆勾了勾手指,柳姨附耳过来,姜忆沉声吩咐,很快,柳姨眼里闪过震惊,咬牙:“他们休想害了我的大小姐!”
柳姨转身办事去。
姜忆坐在梳妆台前,镜子里那一张无双容颜,五官精致明艳,无一处不好。
她唇角轻扯起冷峭的弧度,裹着纯到极致的媚意,森森的复仇的恨意泅至眉梢。
虞惟熙,你不是想被奸污,然后给我泼脏水么?
我定让你“如愿以偿”!
而我的好未婚夫,我要他在鬼门关口,亲口和我解释,那十二年的大火里的恩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
窗外云霞渐退,黑沉沉的夜遮得这天连星辉都探不出头来。
富庶别墅,走廊隐秘拐角处,有人在密谈。
姜忆踩着人字拖,摇曳着高脚杯,走过地毯,到了拐角墙后,听到熟悉的声音,脚步一滞。
墙后,温婉女声压低了音调。
“记住,跟紧姜忆,我特意吩咐人在走廊安装了摄像头,待会儿你务必制造出一种是姜忆带你进了我房间的错觉......”
男声则粗噶难听,“二小姐,您可要吩咐祁先生下手轻点,假打就行,可别真打啊。”
一声鄙夷,“假打?警察一旦验不出伤残来,会怀疑犯罪动机的。怎么,就断胳膊断腿,一夜演戏不到十分钟,一千万就到手了,这可是你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不划算?”
男人立即阿谀道,“划算划算,随便揍,我皮糙肉厚,扛得住。”
女人温婉声音中透着冷寒,“记住了,到时候,把所有脏水都往姜忆身上泼,让她一辈子都洗不掉这罪名,她越惨,你的奖金越丰厚......”
一墙之隔,姜忆饮下一口红酒。
酒味醇厚,入了胃,却灼得人心疼,她凉凉的耷拉下眼皮,将未饮尽的酒浇在面前雅灰色地毯上,祭奠前世的姜忆!
“谁!”虞惟熙听到动静,眉头大皱,倏忽从墙角走出。
入目之中,走廊空空荡荡。
小混混跟在虞惟熙后头,缩手缩尾,“二小姐,我们不会被发现了吧?”
虞惟熙眼眸沉沉,横扫过去,冷戾低斥,“还不做准备去?好戏马上要开演了,哪一节露了馅,毁了我计划,我杀了你!”
小混混一惊,忙退下。
虞惟熙再环顾了眼四周,确认没端倪,这才放心离开。
她人一走,不远处一间房门被推开,姜忆慵懒抱臂倚在那,一身红裙,如火焰。
烈焰红唇一勾,明艳无双,她冷笑呢喃,“我的好姐姐,游戏马上开始......”
叮。
姜忆掏出手机,上面一条未读消息提示。
她手指划开屏幕。
祁夜嘉:“宝贝,我寄了一份礼物到姜家,你姐帮你签收了,你去一趟,看看我给你准备了什么惊喜?”
姜忆红唇冷勾。
多熟悉的戏码啊,前世梦魇的开端。
前世,她对这个出身贫寒的钢琴师未婚夫无比信任,因他于她幼时有救命之恩!
十二年前,那场盛宴,火舌吞噬一切,豪宅焦黑,是护着她的小男孩给了她这辈子最大的安心。
从那时,她便誓要嫁救她的人!
自成年宴会上,她从人群中指定了祁夜嘉后,他也不负她所托......她的跋扈任性他都惯着,他将她高高捧在手掌心,她以为他是除了姜父,这世界最爱她的男人。
所以,当他发来微信时,她没有一丝怀疑,欣然“赴死”。
“祁夜嘉,你为何救我,又杀我!”
姜忆眼眸涌上悲怆。
她往虞惟熙卧室走去,一路慢悠悠,从背后看,身姿慵懒,曲线娇美。
刚喝了姜宅管家柳清绮亲自送上的“待客茶”的小混混跟在姜忆身后,亦步亦趋,被姜忆迷得直吞口水。
这姜大小姐身段可真美啊,啧,要是能摸上一把,死都值了。
姜忆含着慵懒明艳的笑,在虞惟熙卧室门前一拐,靠在栏杆边,扭头冷睨贼眉鼠眼的小混混,“你是我姜家的客人?”
小混混瞬间回神。
“这......”
姜忆挑眉,“都跟着我都到这儿了,我又不认识你,怎么,难道你是这里面姜家二小姐的朋友?”
小混混一噎。
对上姜忆那双锋芒又冷艳的眸子,小混混慌了神。
二小姐不说这姜大小姐就是个草包嘛,只会嫌弃衣服不是名牌货,长得丑,根本不会管他是谁。怎么不太对啊!
“不,我不是二小姐的朋友,我迷路了。”
再蠢,也知道不能承认。
小混混还在心里为自己的机智嘚瑟,谁料,一抬头,却看到这姜大小姐忽地掩唇一笑,美眸氤氲深沉的坏,声音陡然抬高了八个度!
“哦?不是她的朋友吗?那你是谁!”

小编点评

重生密爱厉少的复仇甜妻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进去,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