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温柔(司月季岑风)
风月温柔(司月季岑风)

风月温柔(司月季岑风)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0

小说介绍

《风月温柔》是由作者“北岛珊瑚”创作完成的言情小说;主人公是司月季岑风,后来在大洋洲的一个小国家,有人见过季岑风。他卑微地拉住一个女人的手叫她跟他回家。女人温柔地挽起一个近乎残忍的笑朝他说道:“岑风,可是你没给我家啊。”

小说简介

司月死在嫁给季岑风的第二年。
京圈满地唏嘘,却又觉得这女人罪有应得。
年轻时就因为贪图富贵被季岑风识破一脚踢开,多年后重逢又不知使了什么手段叫他娶了她。
谁都知道,季岑风恨司月。
他冷眼瞧着那个被叫作季夫人的女人在众人面前出丑,却也只是淡淡地站在一旁,同别人一起看她笑话。
别有用心的小人迫不及待地将司月的死讯传给了季岑风,满堂宾客瞠目结舌却只听男人冷漠地回道:是吗?
直到那具面目全非的尸体被运送回国,廉价的银质铭牌上轻描淡写地刻着两个字:司月。
那个生性多疑的男人终于轰然崩溃,他满脸苍白地握住那一小片锋利的铭牌,任由鲜血滴落在这冰冷的太平间。
司月:岑风,你知道吗,镜子摔一次是伤人的刃,摔两次,是杀人的刀。
【偏执多疑x温柔坚忍】
#那时风月都温柔,只要岁月可回头。
后来在大洋洲的一个小国家,有人见过季岑风。他卑微地拉住一个女人的手叫她跟他回家。
女人温柔地挽起一个近乎残忍的笑朝他说道:“岑风,可是你没给我家啊。”

风月温柔全文阅读

第 8 章
司月很快就重新回到了辰逸上班,但是她没想到仅仅离开了公司不过一个星期,这里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两张明晃晃的财政贪污公告被贴在一楼大厅最显眼的位置,那两个司月曾经只听过名字的高管在季岑风来了之后,不仅丢了职,还入了狱。
一路走到人事处报道,却已经见不到当时离职时帮她办理手续的同事。
一个陌生而又勤快的小姑娘坐在了这个位置上问司月要身份证。
“请问之前这边的工作人员呢?”
小姑娘手脚麻利地一边帮她录入身份信息,一边头也不抬地说道:“被辞退啦,听说是常常迟到早退但是一直被包庇,所以连带着人事部的部长也一起离职了。”
司月心里一阵讶异,却又觉得这的确是季岑风做得出来的事情。
只不过他好像变了,变得更加多疑,变得更加冷血。
一路顺利的入职之后,司月就被分配到了新的工作小组,王经理特地出来和她交代工作。
“司月,你也算是我一直带出来的,今天恭喜你成为正式员工。”
司月站起身子和王经理轻握了一下手,“谢谢你,王经理。”
王经理爽快地笑了一下,但是你也别太高兴。她抬起手扬了扬一份厚厚的文件,“有没有听说过温时修?”
“温时修?” 司月一愣,“那个去年在美国获得建筑设计大奖的设计师吗?”
“没错,他前段时间刚从美国回来,要和我们辰逸合作一个美术馆设计案,有没有兴趣加入这个组?”
司月眼里少有地散发出了一种发自内心的光芒,她认真地点了点头:
“我想要做这个案子。”
大学毕业的最后一年,司月在辰逸做了一年的实习。
——“以后想继续做什么?”
——“想要继续读书,有机会的话拿奖学金出国念设计。”
——“好啊,到时候我们一起出去。”
——“真的吗,那太好了!岑风!”
那太好了!岑风!
司月有时候还会在梦里梦见那天晚上,她被他强行拉进了他的办公室里。
她忘了所有的顾忌,和季岑风谈她的梦想。
她想要念全美国最有名的设计学院,和最厉害的设计师合作,做最出色的司月。
她想要用尽全力向一个人奔去,尽管她知道,那人很远,那路很难。
那天晚上他拥着她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说了很多话,他办公室有一张宽大的翻毛皮沙发,她坐在他的怀里,正正好。
一切都是正正好。
只有司月不够好。
-
司月很快就知道了加入这个设计组有多困难。
温时修甚至人还没到黎京,准备工作就已经让司月和组里的其他成员累到够呛。
加班加点变成家常便饭,甚至好几次司洵忘了给李水琴送饭,责备的电话都会打到司月这里来。
但是司月陷入了一种焦虑而又躁动的狂欢里。
一方面她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她最喜欢的事业里,一方面这又意味她根本没有固定的时间去找合适的兼职了。
即使辰逸的正式工作工资很高,但是半年内凑够还给季岑风的十六万仍然是相去甚远。
直到那天晚上五点,设计组难得的按时下班。
因为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准备就绪,温时修明天就会正式来上班。
司月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
发信人是李原。
她匆匆回家的脚步停顿了几秒,她知道李原。
季岑风身边的那个助理。
但是他为什么会给她发消息?司月心头迟疑了两秒,点了开来。
【司月小姐你好,我是季总的助理李原。季总今天晚上八点有一场慈善晚会缺一个女伴,不知道司月小姐有没有兴趣?只需要三个小时,时薪两万。】
李原的短信简单直接,季岑风花钱买她三个小时。
晚风卷着行人匆匆的脚步在司月身边略过,她稍稍侧身让到了人行道的一边。
手机没有熄屏,司月又认真地把短信读了三遍。
季岑风买她三个小时,时薪两万。
只要她今天晚上去一下,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拿到六万元。
这点钱对于季岑风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司月来讲却是可以压死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王经理的话忽然又响起在了司月的耳畔:
——“司月,我不明白你现在在犹豫什么,但是我站在长辈的角度给你一个建议,不要让无谓的烦恼挡住你前行的脚步。”
——“你要什么就要目标明确,犹犹豫豫最后就会什么都没有。”
她现在想要什么?
她想要赚钱。
那她还在犹豫什么?
没什么可犹豫的。
司月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利索地点开了信息回复。
【好的,李助理,请问我需要做什么?】
消息发出去后,甚至没给司月任何等待的煎熬。几乎是下一秒,她就收到了回复:
【晚上六点五十,司月小姐在家等候即可,什么都不需要准备。】
什么都不需要准备。
那很好,司月也没什么可以准备的。
她一路面色寻常地到了家,先抓紧时间去给李水琴送了饭,然后问了几句司洵的伤口恢复情况。
司洵懒懒地躺在床上,除了那条手臂还不能太过用力以外,其余的地方都已恢复得差不多。
司月不想让他知道她今天晚上要去赚季岑风的钱,于是早早地就和他打了招呼说去加班,然后便一个人站在了小区门口等。
她还穿着早上上班时的衣服,一件白色衬衫收在纤细的腰里,下面是一条黑色包臀裙。
白皙的双脚勾一双平淡无奇的高跟鞋,却叫人看得格外移不开眼。
司月身板挺直地站在昏黄的街灯下,扎了一天的头发被她松松地散在身后,微微卷起。
她不说话,双眸淡淡地垂下,看自己落在地上的影子。
有时随着晚风晃动一下,有时又一动不动。
她看了没一会,就听到了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
“司月小姐。”
司月抬头看去,正是李原。他穿一身正经的黑色西装小跑到她的面前,伸手请她往车上走。
“请上车吧。”
“好,谢谢。” 司月朝他微微点头,笑了笑,然后坐上了黑色的卡宴。
李原见她上车后,目光恍了两秒。
那女人却分明没有浓妆艳抹,更没有蓄意摆弄。
但就是,浓得让他移不开眼。
可李原到底是季岑风身边的人,恍神也不过是片刻的事情,很快他也跟着上了车。
司月上车之后,才发现,季岑风也坐在里面。
他低头在看一本厚厚的文件,连招呼都没和她打。
司月自觉地坐在了最靠车门的地方,两眼直直地看着窗外。
车内很静,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后排与前排之间的隔板是合上的,司月心里有些难以平复的紧张。
即使她知道她只是来赚钱的,即使她知道,她不该再对季岑风有任何的期待。
但是司月没办法去控制自己的每一分情绪。
她很紧张,她不想撒谎。
“啪。” 一声轻响。
身旁的男人慢慢地合上了文件,他随手将文件放到了身旁的位置上,好似随意般问道,“司月小姐,很缺钱吗?”
明知故问。
“对,” 司月如实回答,“很缺钱。” 她偏过头去看他。
季岑风淡漠的眉眼隐在光线不明的车厢里,他眸色微微闪动着司月无法探究的情绪,高高扣起的衬衫纽扣将他所有的人情味扫除殆尽。
他太冷了,冷到司月无法靠近。
“我以为司月小姐这样的人,是永远也不会向人求助低头的。” 季岑风左手搭在他交叠而起的膝盖上,右手随意地落在两人的位置中间。
一种油然而生的压迫感无声地朝司月这边慢慢逼近。
“人都是会变的。” 司月轻轻回道。
“是吗?” 季岑风讥诮地反问,似乎是对她的回答并不满意,“那喜欢撒谎的人也会变吗?”
他幽黑的目光像一条锋利的鞭子甩在司月的脸上,那个女人细眉淡唇,表情没有任何波动。
“我不知道,” 司月诚实地回答,“但是撒谎的人至少值得一个解释的机会。”
“解释的机会?”季岑风低低地笑了一声,“要是已经给过一次了呢?”
他清晰而又尖锐的字句像一道道看不见的细绳,慢慢收紧在司月毫无防备的脖颈上。
而她只能紧紧抓住这一根拉着她游往岸边的绳索,却又被这绳索牢牢扼住。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今天晚上去哪里了?”
——“我在加班。”
——“没骗我?”
——“…没有。”
——“好,很好,司月。记住你今晚说的话。”
她当真把那晚的话记了很多年,一个字不差。
给过一次解释的机会了,她还是选择撒谎。
司月一直都知道,是她辜负了季岑风。
“那就没有机会了。”
安静的车厢里,响起了司月最后的答案。
一股暗流涌动的恨意在这压抑的情绪里肆意横行,而司月选择投降。
她轻而易举地投降,轻而易举地认输。
她不为自己的过去做任何的争辩,是她一开始就接受了这个男人的多疑。
也是她辜负了这个男人的信任。
不论理由为何,误会为何。
司月接受这样的结局。
季岑风再没和她说过一句话,司月想着,他该是满意了,开心了。
卡宴一路顺畅地到达了黎明山庄,今晚的慈善晚宴在这里举办。
车身一停,李原便走去季岑风的那边开门,却没想到出来的男人脸色比雷雨天的沉云还要阴冷。
他一句话不说径直地走进了前面的大厅。
李原心里一颤却也不知是发生了什么,只能按照原本的计划带着司月先走去了后面的包厢化妆换衣服。
司月一路上看到了不少前来参加慈善晚宴的客人,竟有不少是当年知道她和季岑风在一起的故人。
坐在化妆间的最后一秒,她忽然明白了季岑风让她来做这份工作的原因。
他没那么善良,想要帮自己尽快还债。
他也没什么大度,看着这个当年辜负过他的女人在他面前如常生活。
季岑风想要带着如今这个落魄而又走投无路的女人,去会一会当年私下里嫉妒司月到发疯的故人。告诉他们,
看,当年那只倔强自爱的黎京金丝雀,
现在还不是低眉顺眼地,
倚在他的臂弯。

风月温柔免费阅读

第 9 章
化妆间里有一个小姑娘,见到李原领着司月进来后就热情地和司月打招呼。
“司月小姐你好,我是你今天的化妆师,你可以叫我小梨,梨子的梨。”
“你好,小梨。” 司月朝她打招呼道。
李原站定在门口没再进去,“司月小姐你先在这里化妆换衣服,一会八点的时候…季总会来接你。”
他犹豫了一会还是按照既定的安排说道,不过刚刚季岑风下车时的脸色,让他很是怀疑季岑风是否还会来化妆间接司月小姐。
但他脸上还是掩下了所有的困惑,朝司月点了点头,“那我先出去了。”
房门轻轻阖上,小梨便愉快地忙活了起来,“司月小姐你先坐这里吧。” 她稍微调整了一下座椅的高度,让司月坐上去。
司月顺从地按照她说的做,冷白调的LED灯镜里,一张巴掌大的鹅蛋脸因为没有化妆而略显苍白。
小梨帮她先把头发扎起,嘴里还忙不迭地夸赞道,“司月小姐好漂亮。”
“谢谢。”司月礼貌回道。
“我可不是在说阿谀奉承的话哦,”小梨年纪不大,说话也不是老腔滑调,“虽然我的确会夸所有的客人啦,但是司月小姐你真的好漂亮。”
小姑娘老练地先给司月做了一下脸部清洁,然后迅速地开始上妆。
小梨倒是真的没说假话。司月的五官妩媚而又端正,不需要去做任何的脸型和五官修饰,只要顺着她的眉眼去画就好。
不过短短半个小时,司月再睁开眼的时候,镜子里的那个女人就好像活过来了一般。
修长上挑的青黛眉下,是一双水光潋滟含情目。
小巧挺翘的鼻尖侧,落一颗漫不经心的点砂痣。
略显苍白的嘴唇被浓墨重彩地画上了张扬妩媚的大红唇,她不过轻轻眨了眨眼睛,却似有万种风情从无言的眸中缓缓溢出。
小梨一时间也看呆了眼,“司月姐,你美绝了。”
司月朝她笑了一下,“是你画得好。”
小梨害羞一笑,又连忙给她做头发。
造型做完之后,小梨就拿出了那条李原提前给她的裙子,“司月小姐,你换这条裙子,我先出去。”
“好,谢谢。”
司月应下后便起身去看那条裙子。
这是一条黑色的长裙,胸前两条交叉的肩带,下面是一顺到底的裙身,简单并且不暴露。
司月挺满意的,她伸手便开始解身上的衬衫,谁知道刚解了两颗就听见门口一阵敲门声,吓得她又立马扣了回去。
“司月姐!——” 一声肆无忌惮的叫声在门口响起。
司月一下就认出了声音的主人,她连忙上前去开门。
门一打开,就看到穿着黑色小礼服的季诗韵对她一个热烈的熊抱,将她推进了房间里。
“诗韵?” 司月有些讶异地看着她,语气里还有些意外的高兴。
季诗韵一脸欧美浓妆,身上的小黑裙包裹着她尚未发育完全的身子,却也并不违和。
“天啊,司月姐,你不知道我刚刚得知岑风哥哥带的是你的时候有多高兴!”季诗韵语调激动地说道,“你怎么来也不告诉我一声呀!”
司月笑着回她,“我不知道你也在啊。”
“太棒了,我今晚终于不用独自和那个女人战斗了!”季诗韵一脸谢天谢地。
司月看着她的表情思索了片刻,“你说许秋?”
“是啊,” 季诗韵挑了挑眉,不屑地说道,“自傲又自负的女人,我真是一点好感都没有,偏偏又赖在岑风哥哥身边不肯走,真是要把我气死。”
司月平静地看着季诗韵发牢骚,心里却没有任何看法。
她抬眼确认了一下时间,“诗韵,我要先换衣服了。”
“哦对,你今晚穿什么?” 季诗韵这才发现那件挂在房间中央的黑色长裙,“我的妈,这裙子也太寡淡了吧!”
司月愣了半秒没说话,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季诗韵话音刚落,她就拉着司月往自己的化妆间走,“司月姐,我有衣服给你穿!”
-
司月和季诗韵说了很久,都没能阻止她给自己换衣服。
不依不饶的季诗韵却也是坚决不同意司月穿那件被她定义为寡淡的黑色长裙。
直到她得意洋洋地给司月看季岑风回给她的【随便】两个字,司月才算是屈服。
左右是为了赚那六万块钱,穿什么又有什么关系。
晚上八点整,季岑风准时敲响了化妆间的门。
李原谨慎地跟在一侧,将自己隐身于不远处的黑暗里。
最先出来的,是季诗韵。
她一脸得意洋洋地朝季岑风眨了眨眼睛,却被那个男人沉郁的眼神吓退到了一边。
再接着出来的,就是司月。
她没有穿那条他指定的黑色长裙,他知道。
但是季岑风没想到,季诗韵这么大胆,让她换了这样一条裙子。
两根细极若无的吊带,精细落在一对纤长笔直的锁骨上。紧密贴身的香槟色丝绒裙顺着她白皙无暇的胸口一路向下,完美地勾勒出了司月盈盈不及一握的腰身。
反光丝绒沉浸在金碧辉煌的灯光下,泛出令人恍神的白亮光泽。
裙身随后戛然而止在女人大腿的正中央。
她脚勾一双红底黑高跟,拂在金黄璀璨的灯光里,朝季岑风慢慢走去。
“季先生?”
她唤他季先生。
男人眼眸终于闪动了一下,然后面无表情地朝大厅走去。
领着司月离开化妆室的时候,季诗韵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
-
一切都和司月预想的没有差。
如果说还有任何差错的话,那便是那些人见风使舵的速度。
在第一秒发觉司月已经不再是那个被季岑风紧紧护住的司月后,恶言恶语便彻底撕开了伪善的面具,以一种尖锐刺耳的方式围绕在司月的身边。
“司月你真的好厉害,这么多年了还能牢牢攀住季岑风这颗大树。”
“哪有那么厉害,中间不也是被踹了几年嘛。哦对了,你以前不是说只靠自己的嘛,现在怎么又腆着脸回来了?”
“所以你当年真的是在外面偷人了?”
“啧啧,你这女人真的有够厉害啊,攀着季岑风这颗大树,还欲求不满地去找下一家,现在怎么还有脸回来?”
“所以说装什么清纯嘛,现在还不是啪啪打脸!”
“贪图富贵也要有底线啊,三心二意难怪你从前被踢。”
一群曾经的看客你一言我一语地围在司月的身边肆无忌惮地攻击着她,从前有多眼红她能跟在季岑风的身边,现在就有多畅快地看她忍气吞声,一言不发。
季岑风嘴角衔着一抹残忍而又漠然的笑,冷眼看着司月独自面对所有的恶意与嘲讽。他落在女人腰间的手指却也不断慢慢收力,他能感觉到,司月的身子越崩越紧。
可司月做好准备了的。
不管对面的人说什么,造谣什么,只要今晚让季岑风看的开心了,她就能拿到那六万块钱。
“岑风哥哥。” 忽然一声娇俏的叫声从不远处传来,众人这才停下了越来越猛烈的语言攻击,回头看了过去。
司月失血的指尖慢慢回血,她偷偷地缓一口气。
谁知道目光刚抬起,就碰上了男人阴冷的眸子。
他手臂硬得像一块铁板,牢牢地桎梏住她所有的行动。寒意透过他修长的指尖渗进司月的背脊,她忍不住轻轻地向前靠试图远离他的身子。
但是季岑风怎么可能让她如愿。
他掐着她的腰身强迫她和众人一起转过去,迎面看到的便是脸色极其难看的许秋。
她穿一条浅粉色大裙摆礼裙,整个人明艳靓丽,却在看见司月的下一秒,脸色骤变。
可到底是大户人家的女人,在公共场合再怎么样也不会失了面子。
许秋忍下了心里的愤怒和质疑,笑着挽上了季岑风的另一只胳膊,娇嗔道,“岑风哥哥,你怎么没找我做你的女伴啊?”
她说话声音柔弱无害,眼神却好像带刺的刀,假借无意的外壳用力刺进司月的心里。
“啊,这不是司月吗?”
恶意再次抬头。
许秋一脸欢迎地拉起了司月的手,“你还能和岑风哥哥这样和平地相处真是太好了,我当年听说你背着岑风哥哥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我也是害怕极了。”
“你知道的,没有人可以背叛季岑风。”
她脸上仍还是笑意盈盈,背里的獠牙却已迫不及待地探出了头。
肩颈一阵颤意袭来,司月咬紧牙关还是维持住了嘴角一抹艰难的笑。
但她其实有些撑不下去了,她想要找个无人的地方,喘一口气。
面前是步步紧逼的许秋,身后是不肯放手的季岑风。
这六万块钱,没那么好挣。
“抱歉,我想去一下洗手间。” 司月挣扎了片刻还是抬眼看了一眼季岑风,男人也静静地垂眸回看她。
看这个眉眼缱绻的女人平静地接受了这一晚上所有的恶言恶语,看她彻底丢了从前那个司月、苟延残喘地倚在他的身畔。
她身子失了温度,眼神失了斗志。
司月节节败退。
有的人却没如意料中地那般,快意。
季岑风眉眼压起,语气中隐着些许的燥意,“去吧。”
他手臂一松,那个女人就好像一条从渔网中逃生的游鱼一般,毫不犹豫地离开了他的身边。
男人的目光无意识地跟着她消失在了大厅的尽头,这才听到许秋一直在问他:“岑风哥哥,下周我爸爸回来,你要来家里吃饭吗?”
季岑风抽出了被许秋拉出的手,“抱歉,失陪一会。” 然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大厅。
装饰奢华的洗手间里,司月躲在紧闭的隔间里,大口大口地呼吸。
她胸口急促地起伏,好像要把刚刚压抑的、缺失的喘息全部补回来。
冰冷的墙面勉强支撑着司月无力站直的身子,她一闭上眼就还能看见那些人幸灾乐祸的笑脸。
虚情假意的,不屑掩饰的。
得意忘形的,唾弃鄙夷的。
司月做好了准备的。
她做好了的。
只是没想到,真正被那个男人强迫着接受这些所有的恶意时,
她的心,还是不可控制地,痛了一下。
昏黄奢靡的灯光落在那个眼眸轻颤的女人脸上,她最终还是深深吸了一口气,掩饰了所有的情绪与不堪。
走出洗手间,司月沿着走廊朝大厅走去。
尖细的高跟鞋落在昂贵的地毯上,一切沉闷地发不出声。
司月低着头练习了几下微笑,嘴角却好像提前罢工,怎么也不肯撑这剩下的一小段时间了。
她有些心烦意乱,脚步也越走越快。
谁知道一旁的转弯里,忽然走出了个男人。
司月一个急刹,高跟鞋便带着站立不稳的身子直直地朝那人身上扑去。
那个男人也是眼疾手快,一把将快要坠地的司月紧紧抱在了怀中。
司月脚踝吃痛,整个人轻嘶了一声,正想要扶着那人的手臂站起来。
谁知道一个透着些许怒意的力量顷刻间便强势地拉上了女人的手臂,将她狠狠地拉出了那个男人的怀里。
司月一阵天旋地转看不清局势,只能紧紧抱住后来那人的腰身才不至于再跌下去。
她咬着牙重新站稳在了这地毯上,这才发现抱着她的,正是季岑风。
那个忽然冒出的男人也才刚刚回了神,一脸关切地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司月正要开口——
“——她没事。” 季岑风浅笑着和那个男人微微点头,然后带着司月走出了大厅。
他一路脚步都没停,司月最开始还能勉强跟上两步,后来便越来越力不从心,每走一步都是冷汗直冒。
季岑风审视地回看了她一眼,随后直接拎着她的胳膊将人打横抱了起来。
司机早已在车里等候,季岑风将司月丢进座位后也上了车,吩咐司机回去。
坐上车的司月终于能弯下身子去揉自己的脚踝,好在刚刚崴得并不是很严重,坐下按摩了一会之后痛感就消失了许多。
而她身侧的那个男人自从上车后便一言未发,司月不自觉地便又朝门边靠了靠。
她也不想同他说话。
一种沉闷至极的氛围将两人牢牢分坐在车厢的最两端,喷涌而出的冷气便在两人间肆意横行。
司月知道自己不该生气,她只是来赚钱的。
但是她控制不了。
车辆平缓地驶进了司月家的小区,停在了一幢老旧的楼房面前。
司月伸手打开了门,却在右脚下车的前一秒,平静地说道:“季先生不用把钱打给我了,记在要还给你的帐上就好。”
她甚至没有回头去看他,她不想看他。
男人目光沉沉,语气冷淡到像凛着光的薄刃:“司月小姐,看起来很熟练给男人办事。”
他似乎并没有从今晚的活动中收获足够的快意,所以就连最后一秒也要让她难堪地离开。
司月听言,握着门把的手指忽然就松了开来,她转过身子直直对上了那副紧盯着她的双眸,
轻笑了一下:
“是啊,所以季先生下次有需要,还可以来找我。”

小编推荐

小说《风月温柔》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风月温柔全文免费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