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教授家的小月牙(姜甜陆忱)
陆教授家的小月牙(姜甜陆忱)

陆教授家的小月牙(姜甜陆忱)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0

小说介绍

《陆教授家的小月牙》是由作者“本萝北”创作的婚恋甜文;主人公是姜甜陆忱,姜甜被男人的颜值和诚挚所打动。她喜欢上了对方的温柔绅士,也没对陆忱的话产生过怀疑。直到某天,少女发现了男人还没收好的监视器,想起来了一切。

小说简介

姜甜和陆忱是协议婚姻,领证后才发现是一场骗局。
她害怕陆忱过分的占有欲,协议还没到期就天天想着离婚,结果婚没离成,自己先失忆了。
“不记得我了?”
小姑娘看着眼前英俊的男人,怯怯摇了摇了头。
陆忱却似笑非笑,声线低沉蛊惑:“我是你的丈夫,我们结婚半年,感情很好。”
姜甜被男人的颜值和诚挚所打动。她喜欢上了对方的温柔绅士,也没对陆忱的话产生过怀疑。
直到某天,少女发现了男人还没收好的监视器,想起来了一切。
赔了身子又赔了感情,小姑娘抽着气直哭:“你怎么可以这…这样…亏,亏我还觉得你是好人!我要离婚!”
谁知男人一改往日温润有礼的样子,随手点了一支烟,声音低沉:“你想清楚。”
陆忱发现,不管怎样隐藏好自己不堪晦暗的一面,到最后,姜甜依然不喜欢他。
他冷冷抬起眼,“我从没说过我是好人。”
“离婚不可能。”
话音刚落,距离猛然拉近。
他的视线一一滑过她的脸,喉结轻滚,声音暗哑,“不过正好,我也不想装了。”
——————
“月亮照不到人心上的。”
“但你给我的是光明,但是一种炫目的光明,如日头似的逼人熠耀。”
——使我糊涂,使我卑陋。

陆教授家的小月牙全文阅读

刚立秋不久,街旁的梧桐树已经有了泛黄的痕迹。
再加上最近两场台风过境,半个月也没见到太阳,显得更加无精打采。
上午十点,天依旧是灰蒙蒙的。这几天街上的行人一直不多,市图书馆里也坐得稀稀疏疏,绝大部分座位都被空着。
有两个女生进来不久,刚坐下打开笔记本电脑。
[画的跟智障一样能拿二等奖已经够让人惊讶了,结果还是裁缝大师?]
[剽窃他人创意还描图啊!这还不取消资格!!!]
[真是各行各业都有这种老鼠屎,呕。不抄别人的元素不会画画?]
[不是吧?好是我们学校的那个姜甜?听说还是小三上位,男神看上她哪点啊!]
“这实锤还没个影儿呢,这些人就骂得这么难听了?”
秦洛趁开电脑的功夫看了一眼游戏官微的最新评论,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朝坐在自己旁边的女生看了一眼。
虽然她已经认识姜甜很久了,但再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对方时,还是会有一种心动的感觉。
单纯馋人家颜值的那种心动。
眼前的少女穿着毛绒领牛角扣大衣,红色贝雷帽。栗子色的长发披在肩后,发尾带一点弧度。皮肤瓷白,鼻子挺挺的;眼睛很大,从侧面能看到弯弯的睫毛。
整个人像一颗粉嫩的水蜜桃,软软的,想咬一口。
“你也别看了,我也不想去看评论。”
姜甜翻了一下手机,然后锁屏放到一边,苦恼又丧气地趴在了桌上。
她上个月参加了一个大型游戏的皮肤设计大赛。前几天结果公布,她得了二等奖。本来是件好事的,偏偏昨晚被人举报说她设计抄素材。
姜甜去看了那个评论,也觉得很神奇。
对方除了画风和姿势跟自己截然不同之外,整个皮肤的衣服版型和勾线,各种发饰之类的小素材都和她基本相同。就连头发是黄白双色马尾,人物大腿上她设计写字母和二维码这点也一模一样。
这要说这不是在一个被窝里商量着画出来她都不信。
更何况对方那个摸鱼作品,是在她比赛投稿的前一个月就发微博的。本身这个游戏在二次元受众就多,再加上是第一次公开皮肤征集设计比赛,获奖作品将在游戏内作为皮肤上新,热度空前。
所以#新人选手获奖作品涉嫌设计抄袭#这个话题,刚一出就在圈子里爆了。
但天地良心,她前段时间因为又要画画又要上课都没怎么上微博,在此之前也根本没有见过对方的这个作品。
“游戏主办方那边联系你了么?”
秦洛问。
“还没有。但还是先把证据整理出来吧,怎么说也要回应。”
姜甜回答得有气无力。她今天早上看到朋友私信才知道这件事,忙得连早饭都没吃就带着电脑约秦洛来图书馆了。因为怕肚子饿,就在图书馆旁边的奶茶店买了两杯奶茶,可现在也没心情喝,只能当暖手宝。
“我说你有什么习惯不好,闲着没事总删历史记录干嘛?”
秦洛眼睛盯着姜甜的笔记本,手指不停在键盘和鼠标之间来回转换。
“我……我还有机会恢复嘛?”
“我试试吧。不行再说。”
秦洛这没保票的语气让姜甜心里又凉了半截。
她和秦洛是修双学位时候认识的朋友,自己的本专业是动画设计,秦洛计算机。这次出了事她也不知道该找谁,自己又是半个电脑盲,只好找秦洛帮忙看一看。
“不过话说回来,我刚刚吃瓜看到说陆忱本来有一个初恋女友去法国了?真的假的啊?陆忱之前有女朋友?还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秦洛问。
“这个……我不太清楚。”
姜甜拿过奶茶喝了一口,眼神游离地看向一旁。
“这届网友也真够可以。挂抄袭就挂抄袭,这还没实锤呢就开始人肉上了。而且说的那些料也没个准信。就陆忱那样,打死我都不信他有什么白月光前女友,编瞎料呢吧。”
秦洛一边帮忙修复着记录,一边嘟囔。
这时,姜甜放在旁边的手机震了一下。她拿过来,上面是陆忱发来的信息。
“没空,要出差。”
一如既往的简短。
姜甜看完,抿着唇默默地把手机放回到了一边。
确实。陆忱有没有什么白月光前女友她也不知道。
她现在只想快点离婚。
当初自己和陆忱结婚是偶然的决定,没有任何情感上的联系。当时姜甜觉得只要和陆忱结婚的话父母就会支持她在家画画。陆忱也因为家里的原因需要一位妻子。
可等真的结了婚,姜甜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事情有些不对。
她总感觉陆忱的眼神很可怕,像要把她生吞活剥一样。哪怕对方根本连她的袖口都没有碰到过,但只要和对方在一个空间里,她就隐隐不安,实在没有办法继续下去。
但结婚容易,离婚难。不仅需要各种手续和流程,而且也不知道怎么和父母说。陆忱还一直没有时间。
再加上姜甜对陆忱有恐惧心理,说句话发个信息都要思忖半天。所以离婚的事情拖拖拉拉了半个月,目前还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
“哎。”
秦洛弄了一半倚在靠背上伸了个懒腰,“我肚子好空,注意力总是集中不起来。”
“想吃什么?对面有便利店,我去给你买?”
姜甜问。
“真的啊?”秦洛的眼睛亮了一下,“那你帮我随便买点,小面包什么的就行。”
“行。”
姜甜把手机放到手包里。她把椅子推回到原位,拿着包,蹑手蹑脚地出去了。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下起了雨,但是不大,毛毛细丝。
姜甜撑开伞,向对面街上那家便利店走过去。
因为下雨的缘故,柏油马路湿漉漉地扑了层水,颜色比平时暗很多。中午临近,街面的车流也逐渐密集起来。一辆送外卖的电动车从她面前驶过,溅起路旁的一小片积水。
她打着伞跟在人群后面过马路,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少女一边跟着人流往前走,一边用头侧歪夹着雨伞,低头看手机,脚步也不由自主放缓下来。
手指划开屏幕,上面是比赛主办方发来的信息:
“您好,我们这边是司天鉴手游。接到举报说您的参赛作品有抄袭创意等嫌疑。这边希望您提供一下创作时的一草二草时的设计思路以及时间记录等,感谢配合。”
姜甜的心情一下到了谷底。
她专注地盯着那两行字,以至有片刻的失神,直到一声刺耳的鸣笛和刹车声将她拉回到现实。
她本能得向旁边看去,但已经晚了。
——————
陆忱是中午接到的姜甜出车祸的消息。下午四点钟,下飞机赶回来。
四点半的时候,一辆黑色卡宴停在医院门口。
“司机反应挺及时的,医生说没什么大事,只是擦伤。现在人已经醒了。”
赵照站在医院门口,看着对方从车上下来,汇报了一下最新的情况。
“嗯。”
陆忱应了一声,走上台阶。男人黑色衬衫,灰色的标准温莎领带。西服熨烫得妥帖平整,勾勒出修长笔直的腿型。
整个人身上有一种绅士干净,却又疏离的气质。只是刚下飞机,显得有些疲累。
两个人一起往医院里面走,赵照又顺便问了一句,“话说你就这么突然回来,A大那边没事吧?”
“说了是紧急情况。”
“啧,人家好不容易请你去做个讲座。你这婚结的,真麻烦。”
赵照说完,见陆忱看了他一眼,很识趣的闭嘴了。
两个人进电梯的时候。
不远处的两个小女生你推我我推你,忍不住在小声激动:“那个,那个是陆忱么吗?!就一张侧颜偷拍照火遍全网的那个教授!之前X综艺还找过他!啊啊啊啊真的好帅!我的小心脏受不了了!”
“我的天他学生也太幸福了吧!”
“这要是能和他睡一觉,啥都值了呜呜呜。”
电梯门开了。
两个人走进去,关上后,赵照又忍不住打趣:“你看看,结婚了挡不住你这到处散发魅力。结婚结早了吧?再等两年说不定真遇到喜欢的了。”
男人没理他,靠在墙上闭目养神。
他和姜甜是四个月前结的婚。而在一个星期前,对方向他提出离婚。
陆忱记得第一次见到姜甜的时候,对方坐在第三排还是第四排的位置上,白色荷叶领上衣,外面套了一件藕荷色的针织衫。上课的时候总是低着头跟旁边的女生交头接耳,但眼睛却亮得出奇。每次抬起头来的时候,滴溜溜地盯着他这边看。
那可能是对方最关注他的一段时间。后来再没有过。
在外人和双方家长面前还好,但私下里,如果他没记错,上个星期他们两个人说过的话总共不超过十句。就算狭路相逢,女孩也只是低着头,紧张又一言不发地从他旁边过去。
这时,电梯到了。
陆忱进去的时候,姜甜正坐在床上。
女孩儿左腿上打了厚厚一层石膏,右手上还留着刚刚打吊瓶留下的白色胶布,正被父母和两个护士围着。
他推门进去,姜甜也抬起头来看他,一双很亮的眼睛,滴溜溜的,好像是第一次打量他。
“腿没什么大事,石膏四周之后差不多就能拆了。但就是……”
姜母回头看了看姜甜,又将陆忱拉到一边,然后低声说,“医生说可能是受到惊吓刺激导致暂时性失忆,不记得大概一年的事情。我刚刚问她的时候,她认人还是可以的,大部分事情也都记得,但就是好像忘了跟你结婚的事。”
“刚刚你来之前我已经跟她说了,让她有个心理准备。你俩再好好聊聊,说不定就能想起来了。”
陆忱点点头,“我知道了。”
“谢谢妈。”
“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姜母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拉着其他人都出去了。直到房间里剩下两个人。
陆忱走到姜甜床旁边,拉过一个椅子坐下。
“吃苹果么?”
他记得姜甜很喜欢吃苹果,经常一个人追剧的时候一边看,一边啃苹果。
女孩小心地看了他一眼,但视线又很快缩回去,像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他对视似的。
最后,看着水杯点了点头。
陆忱坐在那里,不动声色地拿过苹果和桌子上的小刀,一点点削了起来。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原本热闹的房间里就这样沉寂下来,空气里却多出了一种莫名的张力。
他看的出来女人很紧张。莹白的小耳根泛着不正常的红,握着暖水杯的手也在不自觉用力,唇线抿着,却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两个人之间像是在打一场无声的战争,看谁先缴械投降。
最后,还是姜甜开口了。
她确实很紧张,犹犹豫豫地想了很久,最后嘴唇动了动,然后小心翼翼地向男人看过去,然后说:“那个……,好多事情我基本都不记得了”
“就是我们之间的关系,是怎么决定结婚的?还有平时是怎么相处的?”
“我……我都记不起来了。”
“因为我怕我妈她说的可能会带一点主观色彩,不是……不是那么准确。”
“您,您能跟我大概讲一下嘛?”
男人坐在她旁边,全程安安静静听完,沉黑色的眼睛定定地盯着她。
最后,陆忱将姜甜右手拉过来,将削好的苹果放在女孩儿手里,唇角突然有一抹不易被察觉的弧度。
“好啊。” 他说。

陆教授家的小月牙免费阅读

姜甜出事的那天阴雨连绵,连个太阳的影子都见不到,醒来的时候倒是阳光明媚。
阳光透过医院的窗户照射进来,一部分落在地上,一部分融在空气中。男人五官英俊,白色衬衫领口的纽扣被认真系到最上面一颗,喉结微凸,显得成熟而又斯文。
他的下颚线长得尤其好,流畅干净。而那双眼睛,沉沉的,一看就是不会沾染□□的样子。
少女咽了咽口水,眼睛一刻都没从陆忱身上离开过,一直仔仔细细地看着。
她还记得对方第一次开选课时的盛况。
当时全校女生都想抢那门课,抢不到旁听也好。她倒是很幸运的抢到了,还特意提早起了一个小时去抢座。因为太着急怕抢不到地方坐,连隐形都忘了戴。
因为画画的时候经常要盯着一个地方看,姜甜稍微有点近视,好在不影响平常生活。
只是那天她坐得比较靠后,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个陆忱的轮廓。
男人身材挺拔,很白,五官优越。金丝边框的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有种远远的距离感。
当时她和所有女生一样,全凭想看陆忱的心态选的课,根本没想其他。但很快被现实打脸。
陆忱上课的时候非常正经。
从来不会开任何玩笑,也不会谈其他任何课程以外的话题。
最要命的是,他出题难,给分还严。
她们这种纯奔着老师颜值去的,上课又迷迷糊糊的,期末几乎全挂。姜甜认认真真地突击了一个星期,还是喜提五十九,终成为挂科一员。
而这在她此时的记忆里,只不过是上个学期的事。
“那……我们后来是……怎么认识的?”姜甜犹豫着问。
男人盯着她看了半秒,却没立刻回答。而是漫不经心地从旁边抽了一张纸巾过来,将手里削苹果的小刀擦干净,小心折好,放回到原本的位置上。
姜甜全程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等着他的回答。
其实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陆忱过来之后,自己就莫名被提着心。
是因为失忆的缘故么?
还是因为对方的身份天然让她带了一些敬畏和距离感?
现在的陆忱于她而言,就是半个陌生人。而且听刚刚何曼说的那些描述,怎么也无法和眼前的人联系起来。
她总觉得妈妈描述得,不像自己认知里的陆忱。她反而觉得陆忱有点难懂,还有点危险。
那是,女人的直觉。
正这么想着,男人已经放好了刀。姜甜看到陆忱左手解开了西装最下方的那颗纽扣,调整了一个看起来更放松地坐姿,然后微微笑着,又将问题抛回给了她。
“那刚刚他们是怎么跟你描述的?”
男人的表情很温和,眼睛平视着她,声音也是让人温暖的。
这让姜甜忽然又觉得自己的担忧有些多余。
少女联想到母亲何曼刚刚说的那些话,白净的小脸突然就红了起来,像浮了一层漂亮的火烧云。
“姜甜啊,你可真是修了几辈子福气!哪有比小陆更好的男人了!你就回去偷着乐吧!”
“嫁给他以后你天天什么都不用管,不用干。吃了睡睡了吃,然后就是看电影打游戏。无聊了就在家画一会儿画。”
“街坊邻居啊都夸我女儿命好啊!”
“小陆不仅这么优秀,做人也是没话说。最关键是真的爱你,对你好啊!他为了你甚至都拒绝了赌王的女儿!而且你看他一听说你出事赶紧就从外面往回赶!多么紧张宝贝你啊!”
“甜甜你不知道,你领证的那天妈妈都高兴得都哭了!”
何曼的话不停地像个大喇叭一样在姜甜脑子里循环播放。少女红了脸,但又觉得这种话实在是让人羞于说出口。更何况,谁知道这里面有多少是她妈妈的人为加工成分。
她抿了抿粉唇,先是思索了一下,然后才说:“嗯……她就是说……我们刚结婚半年,你对我很好,很温柔。”
“她还说……是你追的我。”
姜甜的语气很慢很慢,很谨慎的措辞,又带了些难以置信的怀疑,却又有一点害羞的小确幸。
她像小兔子似的,眼睛圆溜溜地看着陆忱,身体绷紧,想仔细捕捉到对方微小的表情变化,却只看见对方点了点头。
“嗯。”
“她说的没错。”
男人认真地听她说完,给了一个肯定的答案。不知道是不是姜甜的错觉。她总感觉这个男人的眼睛里含着笑,声音也温温柔柔的。
蓦地,心就酥了半边。
少女脸蛋发红,却还是有些不相信。半晌过后,分润的嘴唇才又动了动:“你真的是我老公?办过婚礼的那种?”
“没有。”
陆忱诚实而又耐心地解释,“还没有办婚礼,只是领了证件。你年纪还小,刚毕业没多久,不想太早得把婚礼办了。”
“哦哦……”
姜甜羞红着脸点了点头,觉得陆忱说的有道理。她也不想太早就办了婚礼,还没有心理准备呢。
虽然,证都领了。
少女白净的脸蛋暴露在阳光下,长长的睫毛忽扇忽扇的,嘴唇也粉嫩得漂亮。
纤弱的身板包裹在宽大的病号服下,却一点没有病怏怏的感觉。反而像头初生的小鹿一样,对外界冲满天真好奇,试探着,小心又谨慎。
姜甜每一处羞赧的微小细节都被尽收眼底。
男人眸底微黯,喉结动了动。
“欸?那我的戒指呢?”
不经意间,姜甜注意到陆忱无名指上戴着的戒指。
男人的手长得很好看,修长白净,骨节分明,搭配简单的黑色西服和白衬衫更是格外惹眼。
然而,更惹眼的是他左手无名指上那枚银质的戒指。
可,少女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上,什么都没有。
“会不会是车祸过程中弄丢了?还是做手术的时候被摘掉了?”一想到有可能是被自己弄丢之后,她忽然有些着急,声音里也带了慌乱。
“不会的。没事。”
陆忱出声安慰她,声音又缓又温柔,“你平时也不会带的,因为觉得戴着不舒服。就在家里放起来了。”
“噢噢,那就好……”
知道不是自己弄丢了之后,姜甜点点头,总算平静下来。
只是这句话之后,空气中又重归沉默,她忽然之间又变得不知道说什么。
最后,还是对方打破了平静。
男人的声音很沉,很有耐心,还微微带着点宠溺:“没关系的。”
“你刚失忆,很多事情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
“只要记得我们感情很好就够了。其他细节的部分以后你想听的话,我会慢慢告诉你。”
“我知道这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接受。但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也不用多想。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养身体,好吗?”
他拉过她的手,放在左手的掌心上,右手也轻扣过来。
男人的手掌比她大很多,几乎把她的手包裹住,有一种不属于自己的温热感从手背慢慢传递过来,让姜甜的心里也忽然变得毛燥燥,热烘烘的。
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烫。感觉……很紧张,但也很幸福。
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腿伤疼不疼?”陆忱忽然问她。
“有一点点。”
少女抿抿唇,小声说。
虽然伤得不重,但她本身就是挺娇气挺怕痛的人,这次没怎么伤到骨头,但那也是实打实地受伤,总归是会痛的。
“我请几天假,过来陪你。”
男人说。“有什么想吃的?可以告诉我。”
姜甜想了想,歪头眨了眨眼睛,然后瞳孔忽然亮了一下:“唔,那我想喝奶茶。就多肉草莓加奶盖那种。还有榴莲蛋糕!无骨鸡爪!麻辣鸭脖!桥头排骨!”
一说到吃的她就兴奋。
“到时候我会问问医生的意见。看哪些能吃再买。”陆忱说话的时候很温柔,但也天然地带着抹不去的冷静。
正说着话,男人的手机突然响了。
姜甜很大方地说,“那个,你如果有事情的话就先去忙吧。医生说我都算是轻微伤,没什么大不了的。”
姜甜忽然觉得自己刚刚似乎过度客气了,都是一家人,而且结婚那么久了,好像也没必要这样说话很谨慎。
没想到陆忱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她,然后随手就把电话挂了。
“干嘛挂了?”姜甜问。
“没关系。”
“也不是很重要的人。”陆忱重新将手机放回到西服裤口袋里,声音里带着散漫。
姜甜被他这句话弄得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过了好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了出来:“那个,其实……其实你一直在这儿我有点紧张……”
她脸红着说。
确实是这样,可能是太突然的缘故。男神老师一夜之间变成了另一半,实在是有点魔幻。就算是要高兴,她也想是在等没有人的时候,自己好好平复一下小心情。
不然,太尴尬了。
她觉得自己需要一点时间来好好静一静。
但是姜甜没有这样说,她只是心里面这样想的。但陆忱已经看出了她心里的声音。
男人黑沉的眸子看了她半刻,然后起身,慢条斯理地将西装上身的尾扣扣上。“那好。”
“那我先去跟医生了解一下情况,然后回学校处理点事情。晚上再过来看你。有事情给我打电话就好。”
“好!”
少女乖乖地坐在床上,仰着小脸答应着,声音细软。眼睛里亮莹莹的看着他,脸蛋粉扑扑,样子是烂漫的天真无邪。
男人垂眸看着她,微微眯起眼。
陆忱眸底的偏执和阴暗仅一闪而过,很快又被巧妙地掩埋在那双桃花眼的潋滟之下。
对方一定不知道。
最是懵懂纯洁的东西,才越让人内心孽障难除,却也极易破碎。
陆忱明白。
所以他这次,将会很有耐心。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陆教授家的小月牙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