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不信你暗恋我呢(魏西沉陶苒)
才不信你暗恋我呢(魏西沉陶苒)

才不信你暗恋我呢(魏西沉陶苒)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0

小说介绍

《才不信你暗恋我呢》是由作者藤萝为枝所著经典小说,主角是魏西沉陶苒,魏西沉陶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在陶苒耳边捕捉到同学们耳语的时候,心里更是恨透了魏西沉。

小说简介

他忍不住又看了一眼。
她剪了一头及肩的短发,五官精致,肤色白皙,娇娇嫩嫩,一点薄汗都没出。在热的要命的八月,仿佛看她一眼都能降暑。
车子开了好一段,到了分岔口,乔静妙开口:“师傅,在这里停一停。”

才不信你暗恋我呢全文阅读

八月晚的锦城,空气中还漫着热气,路道两侧的野花开得烂漫,蝉鸣吱吱响个不停。
陶苒嘴里叼着小冰棍,看窗外的景色飞速而过,转眼拉成一道残影,表情有些发愁。
乔静妙拍拍她的肩膀,幸灾乐祸道:“莫慌,好死不如赖活着,出来混总得还的。”
陶苒才不理她,把冰棍咬得嘎嘣脆,前面正开车的司机抽空在后视镜里瞄了一眼,两个小姑娘背着双肩包,长头发的女孩子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却生了一双丹凤眼,眉眼皆是情,刚刚说话的就是她。
另一个小姑娘……
他忍不住又看了一眼。
她剪了一头及肩的短发,五官精致,肤色白皙,娇娇嫩嫩,一点薄汗都没出。在热的要命的八月,仿佛看她一眼都能降暑。
车子开了好一段,到了分岔口,乔静妙开口:“师傅,在这里停一停。”
陶苒总算有了反应:“……别停别停,继续开。”她转头就掐上了乔静妙的脖子,“说好了陪我回家面对我妈的,敢跑我就掐死你。”
乔静妙忍不住笑:“小陶陶好凶哟,你这么凶,还怕你妈呀?”
陶苒捂紧自己的书包,表情哀愁,可以说是非常怕了。
她考了班上倒数第二,平均每科三十来分。那个给她垫背的倒数第一还是因为急性阑尾炎缺了考,一领到通知书,陶苒就脚底抹油跑了。
和乔静妙跑到冰城去避暑。
眼看要开学了,她不得不回家。一想到她妈那个冷飕飕的语调和那条“家法棍”,她就瑟瑟发抖。希望乔静妙在,她妈能放过她,骂她的时候温和点。
乔静妙摸摸她的脑袋:“你这头小黑毛,剪了真可惜,原来多好看啊。”
陶苒说:“失恋了都剪头发的。”
“哈哈哈失恋个屁,恋都还没恋。江烨小哥哥的小手你都没拉到过,更别说和人家恋了。”乔静妙说完又打量了陶苒一眼,“长得这么俏,何愁那一颗草。也是江烨没眼光,以后他不后悔算我输。”
陶苒总算笑了。
眼睛弯成月牙儿,特别讨人疼。
车子往山上开,山下是一片民宅,山上却有几栋小别墅。
陶苒家很有钱,不是那种传承下来的贵族,而是很难融入贵圈的暴发户。
在六岁之前,陶苒还是跟着一群泥猴子小孩一起玩泥巴的穷光蛋,六岁以后,陶爸走了运,陶家一夜暴富,陶苒就成了小千金。
乔静妙突然戳戳陶苒的手臂:“陶陶,看那边,那不是你们家的房子吗?”
陶苒家在山道下的小公寓有一套房子。
陶苒看过去,公寓二楼的阳台上,挂了好几件男孩子的衣服。白色的衬衫,经风一吹,飘来飘去,恍然有几分耀武扬威的感觉。
她眯起大眼睛仔细瞧了瞧,那几件衣服很眼熟的样子……
乔静妙恍然:“噢,那是我们的校服。”
陶苒睁大眼睛,校服?
车子已经开远了,她一回想,还真是锦城高中的校服。
那个房子怎么会挂校服?
没时间让她们想清楚,就已经到了陶家。
陶苒给钱下了车,看着一片小别墅就腿软。
“刚住,不要怂。”
“不怂!”
陶妈施施然下楼,看着客厅里的两个小姑娘,陶苒的“妈”字还没出口,程秀娟手上的鸡毛掸子就招呼下去了。
陶苒反应快,蹭的一下就起身,嗷嗷叫着满客厅跑:“妈妈妈,你听我解释!”
“疼!妈你下手轻点!”
“啊啊啊卧槽妈呀!”
陶苒满客厅蹿跳,程秀娟就跟在她身后追。
乔静妙:“……”她坐在那里,愣是没反应过来。
等她反应过来,陶苒已经挨完了打,抽抽噎噎坐她旁边,眼泪汪汪的:“乔静妙,我要你何用。”
虽然是很悲伤的时刻,但乔静妙差点笑出了声。
这还不算完。
程秀娟眼睛一瞪:“陶苒苒,胆子巨肥啊,有那个本事就别回来了。多厉害啊你,考两百多分的高材生,第二名啊。你还知道疼,要是你身上有脸皮那么厚,就该子弹都打不穿才对。”
陶苒不敢反驳,怂得要命,头垂着乖乖受训,像只可怜巴巴的小鹌鹑。
乔静妙清了好几次嗓子,想帮陶苒说几句话,一想起程秀娟彪悍的模样,又默默咽了回去。
这就是暴富的后遗症。
程秀娟骨子里还留着普通妇女教孩子的习气,嗓门冲天洪亮,还特别重视孩子成绩。
她骂完陶苒,才客客气气给乔静妙打了招呼。
吃晚饭的时候,陶苒随口一问:“爸呢?”
程秀娟说:“死了。”
“……哦。”
陶苒的爸爸经常不在家,和程秀娟的感情就自然谈不上好。但是他宠女儿,陶苒暑假跑出去玩也是他大力经济支持,所以程秀娟才气成这样。
老公不着家,女儿不争气。
她气得一口饭差点哽喉咙里,想到前几天的一件事才勉强把饭咽了下去。
“陶苒。”
“嗯?”
“前几天你爸从乡镇上接来了一个男孩子,和你差不多大,听说是他们县的第一名。成绩特别好,150分数学,可以考满分。人也长得端正,眉清目秀的,还懂礼貌。”
八月的夏,不知道是不是空调温度开得低,陶苒听得一阵冷意。
程秀娟说:“我琢磨着,他来得刚好,家教教你没有用,说不定同龄人教你就开窍了。”
陶苒差点没忍住说,孔老夫子教我都没用。
她把话憋回去,突然想到山道下那栋公寓,干净的白色衬衫。
“爸怎么会接他来?他家里人能同意?”
程秀娟叹了口气:“那孩子挺可怜的,他是单亲家庭,七月份的时候,他妈妈生病去世了,他家就剩他一个人了。听说是你爸同学的孩子,就接了回来。”
听起来很惨的样子。
冷气森森,沿着她白皙纤细的小腿往上攀爬,陶苒不但没听出其中可怜,还总觉得怪怪的。
“陌生人你们也往家里接?”
“陶苒苒!你现在连点善良的品质都没了是吧!”
“……”
“何况那孩子可懂事了,怕打扰到我们,主动搬出去住。你不要以你那点小心眼揣度人家,我给你讲,你跟着人家好好学,要是再考倒数第二,你小心身上这层皮。”
陶苒要被气死了。
疑点这么多,也就她妈头脑简单。
这么惨的男孩子,怎么以前爸爸没有提过?突然死了母亲接到家里来,还能温雅大方地应对程秀娟,给她留下了好印象。一个小乡镇长大的男孩子,处处举止得体落落大方,把她妈的心拢得紧紧的。
陶苒觉得,他提出搬出去住,难道不是因为出去自由没人管?
越想越有可能。
哪怕还没见面,陶苒就对这个“别人家的孩子”没半点好印象。
她哼哼唧唧反驳:“也就你心大,我怎么觉得他听起来不像个好人。”
“就你是好人对吧!再多说一句吃完了你洗碗。”
陶苒一瞬安静如鸡。
吃完张妈把碗收了,问陶苒:“陶陶在冰城好玩不呀,瞧瞧这小脸都瘦了一圈。”
“挺好玩的,那里超级凉快。”
程秀娟回了一趟房间又下楼,把手上的钱包递给陶苒:“你们九月一号就要开学了,那个孩子心好,还答应抽空教教你,你就趁着这几天,给他买点东西知道吗?衣服鞋子之类的,人家才转学过来,估计特别不习惯。他没人照顾,我们就对他好一点。”
陶苒接过钱包,算是应了。
程秀娟斜了她一眼:“你头发真丑。”
“……”
……
洗漱完乔静妙躺在陶苒的大床上感叹:“你妈妈真活泼。”
“那送给你。”
“我怕疼。”乔静妙笑着说,但她能感觉到程秀娟对自己的冷淡。她不以为意,自己的成绩很差,还比陶苒大一个级,在学校也不算什么好学生,家长肯定不喜欢女儿交她这样的朋友。
乔静妙问陶苒:“那个男孩子,你明天去见见吗?给他买东西?”她说着,让陶苒把地上的大公仔递过来她抱抱。
陶苒弯下身抱公仔:“等几天吧,我总觉得他……”总觉得这个“别家的孩子”是个坏胚子。
她的话卡在喉咙里,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地板上一个小玩意。
一个黑色的打火机。
爸爸的肺不好,戒烟。
她眯了眯眼睛,捡起来那个黑色的打火机,冰凉传入掌心。
这个小玩意仿佛在冷冷地向她宣告两件事:
第一,他来过她的房间。
第二,他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才不信你暗恋我呢免费阅读

寒暑假的最后几天,总是过得非常快。陶苒感觉还没回来几天,一翻日历,明天就是开学的日子了。
乔静妙在收拾自己的东西,一面问她:“你真不去看看那个男生啊,我总觉得你想多了,也不能肯定那打火机是他的对吧?何况张妈都说了,没人来过你房间,你房间里的东西也一样没少。那男生又不认识你,怎么会去你房间?没准儿是张妈或者别人掉那里忘了。”
陶苒轻轻哼了一声。
她就知道没人信,连乔静妙都不信,更别说胳膊肘往外拐的程秀娟了。
这事她就跟乔静妙说过,但乔静妙劝她别疑神疑鬼,搞得跟谍战片似的。十六七岁的少年,哪来那么多歪心思,让她往好处想。
陶苒磨磨蹭蹭了好几天,也没去看她的“新家教”。
她一摸兜里的钱,厚厚一沓。程秀娟也是下了血本,希望来个人拯救不开窍的陶苒。但陶苒可不想被人当傻子还往上贴钱,这钱能买一学期冰棍儿了,她才不要眼巴巴送去给坏蛋。
俩小姑娘在家看了四五天偶像剧,偶像剧的女子一口台湾腔,又娇又嗲,和男主上演生离死别。
偶像剧里咿咿呀呀地叫唤,电视机前两小姑娘感性地边看边哭,眼睛肿得跟核桃似的。
程秀娟路过好几次,都只能翻个白眼。碍着乔静妙在,她也不好骂陶苒,干脆出去打牌,眼不见心不烦。
今天乔静妙必须回家了,陶苒送她到家门口。
正午的太阳毒辣,陶苒待了一会儿就觉得热得不行。好在乔静妙很快就上车走了,陶苒给她挥手。
乔静妙笑道:“快回去吧,强光下待久了你眼睛又会疼了。”
乔静妙前脚一走,陶苒后脚一回去就看见程秀娟坐沙发上等她呢。
她下意识关了门就想往房间跑。
程秀娟拎住她的后领子:“哟哟,陶苒苒,前几天没打疼你是吧?”
“妈,你放手,可疼了。”
她这不争气的娇气样让程秀娟斜了斜眼睛:“好了,你朋友走了,我们就来算算账。不是我要干涉你交朋友,你自己回想一遍,她跟着你回来,你们这几天都干了些什么?”
陶苒:“……”
看电视剧,吃薯片,聊天。
“所以我说,交朋友你也给我交个像样点的。要是是那个魏同学在这里,肯定能带动你看会儿书练会题。你长长脑子陶苒苒,这么大个人了要气死你妈呀?”
陶苒一听到那个男孩子从程秀娟口里蹦出来就心堵。
她反驳道:“我朋友怎么了?人家静妙至少人好品性端正,天知道你的魏同学是个什么小饼干……噢噢,妈你别拧我耳朵。”
程秀娟放手,一看,果然她白嫩莹润的耳垂上一片红,看着怪惨的。
还真是哪里都碰不得。
程秀娟眼一瞪:“让你去给人家买东西,买了没?”
陶苒不吭声。
“今天必须去,不去这学期的零花钱就没了,你就捂着那点钱吧你。”
陶苒吸了一口气。
一学期的零花钱和冰棍钱比起来,还算是一笔巨款的。程秀娟没把她当豪门的孩子养,陶爸爸给的钱她都是有规划地给陶苒花。陶苒想到还得买心仪的漫画书,她当即妥协:“我去我去。”
答应了要去,但还是拖延到了黄昏才出门。
程秀娟见不得女儿这幅不情不愿的样子,也不开车送她,让她自己往山下走。
盛夏的山道公路两旁,偶尔还有几只白色的蝴蝶偏飞,蝉鸣起起伏伏。
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去,在天边洒下一道霞光。
今年夏天特别热,陶苒喘了口气,额上沁出薄汗,专挑大树阴影的地方走。
饶是这样,她花了二十多分钟走到山下,还是热得快受不了了。
她跑到小超市买了根冰棍,几口下去,总算感觉活过来了。
这年头还不是处处安空调的时代,这片区建得偏,除了山上别墅的有钱人,山下的街道民房都只是经济一般的普通人。
超市小老板坐门口摇着把蒲扇,超市内没有空调,陶苒待了片刻觉得受不了,便也去外面站着。
她吃完冰棍嘴唇红润,长得又乖巧讨喜。老板就搬了根凳子给她坐,她忙摆摆手,说自己还有事要做。
慢吞吞走到自己家的公寓门口,她下意识抬头望了望。
二楼的校服已经收了,白色的衬衫倒是还在。她看不出是不是之前晾的那些,抑或是他已经换洗过一轮了。
阳台上光秃秃,连盆绿植都没有。
陶苒仰着脖子,看那衬衫小幅度地飘呀飘,在心里品评这男孩子的品味。
实则还是不想上去敲门。
她毫无诚意,啥也没买,本来就只打算把这钱给他完事。
可临到门口,她才想起,自己连那人的名字都不知道。
只听程秀娟说过他姓魏。
哦,魏嘛。她一会儿就叫他魏同学。
她看着二楼弯了弯眼睛:“魏同学呀,你的衬衫不好看。”连个logo都没有。
夏风温和,轻轻拂动她粉色的裙摆。
身后有人带着几分笑意问:“是吗?”
陶苒背后说人被人听见,本来就心虚。连忙转过了头,抬眼看过去。
他站在几步开外,不知道在哪里站了多久。又看她犯傻看了多久?
少年额前黑发湿透,刚跑步回来。
他眸色漆黑,远远看去深不见底,浅浅弯唇看她,没让人觉得温柔,反倒透出三分凉薄。
她下山走出来的那点燥热,在他这一眼里瞬间消散,大热的天,还硬生生觉出了几分凉意。
那种非常非常不好的预感让她想撒腿就跑,然而少年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他倾身看她,唇角上扬,嗓音清冽,问她:“哪里不好看?嗯?陶苒。”
“……”陶苒硬着头皮,“哪里都丑。”
这回不用她猜,也知道面前这个少年就是那位魏同学。
可怕之处在于,他喊陶苒时咬字清晰。她装都来不及装。
陶苒本来就对他心存戒备,退后几步看他:“你认识我?”
魏西沉看她一眼,女孩子双颊微红,眼里还带着几分残存的惊惧。他轻飘飘吐字:“在你家客厅看过你的照片。”
陶苒松了一口气。
她还是觉得这人气场不正常,片刻都不想和他待。陶苒在兜里掏呀掏,把程秀娟给她的钱全拿出来,摊在掌心:“我妈给你的。”
魏西沉看了眼她手心的钱,嘴角的弧度落了下去。
他没伸手接,冷冷看她一眼,错身就上了楼。
路过她身边时,连个眼风都没给她。
陶苒又尴尬又气恼。
这下可好,她讨厌他,他也讨厌她了。还真是美满。
程秀娟这个骗子,骗子!
哪里是什么温雅端方的少年?他身上哪里有半点温雅和包容?仿佛面对她,装都懒得装。这简直是大爷!去你大爷的!
陶苒气鼓鼓地把钱揣回兜。
掐指一算时间,怕回早了被程秀娟数落,干脆又跑回小超市,坐在那根凳子上,买了瓶冰水喝。
她和老板搭话:“伯伯,我跟您说,就对面……住二楼那个人,可坏可傲气了。”
老板:“你说小魏啊?那孩子怎么了,我瞅着挺好的啊,又懂礼貌又温和。前几天我进货搬不动,还是他搭了把手。”老板看了她好几眼,突然开口:“起开,凳子我有用。”
陶苒愣愣地站起来,老板把凳子搬进去了,然后又坐回来摇扇子。
陶苒:“……”
这些人真是着了那个少年的魔,愣是没一个人看出那是个心机boy两面派。她怎么看都觉得那人带着几分邪气。
陶苒心想,不坐就不坐,她回家去。
反正明天要开学了,她才不会帮衬那个坏胚子,就让他感受一下他们锦城高中对待新人的不友善好了。
她陶苒以前可是小霸王,虽说现在老实了,但余威尚在。她就安心等着,看那坏胚子什么时候露陷儿。
可算把自己安慰完,她心大,很快又愉快起来。
招手打了个车,突然想起他的打火机还在她那里。
陶苒眼睛亮晶晶的,嗨呀,把柄她也有,怕个鬼哟。会吸烟的好学生?她才不信。
……
魏西沉双手撑阳台上。
看那辆计程车消失在视线里,额头上的汗水顺着眼角眉梢,滴入领口处的锁骨。
他目光沉沉无悲喜。
八月盛夏,晚霞灿灿。
空气燥得要命。
这一年,他终于走出了那个乱得一塌糊涂的小乡镇。
过去的记忆在轻描淡写之间被更换。
只留下片刻前,她裙摆底下那截白嫩娇气的小腿,还有那股子少女的清香。
经久不散。

小编点评

魏西沉陶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进去,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