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芜宇宙世俗山海(时乌顾暻晞)
荒芜宇宙世俗山海(时乌顾暻晞)

荒芜宇宙世俗山海(时乌顾暻晞)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0

小说介绍

主角是时乌顾暻晞小说《荒芜宇宙世俗山海》全本已完结,作者是巫灵九司,高考返校前夜,顾暻晞在时乌房里赖了好一阵子。临走前,顾暻晞掏出手机,打开摄像头,揽住时乌的肩膀,两人的脑袋靠近。咔嚓一声,画面定格。顾暻晞揉揉她的脑袋:“这样如果我想你了,就可以拿出来看看。”卧室的冷光下,少年眼神温柔,声音好听到蛊惑人心。时乌的心脏漏了一拍。

小说简介

初入公司做练习生的那一年,时乌十三,顾暻晞十五。
作为深度颜控,她喜欢偶尔偷偷看一眼顾暻晞。
少年不爱说话,对谁都态度冷淡,宛若冰山。
后来的许多年里。
他们一起凌晨起床,奔赴录制;
一起通宵练习,排练新舞;
一起在升降台升起,舞台还是至暗的时候,偷偷牵手。
有一段时间,两家粉丝频频擦火,两人被强制在外保持距离。
采访完毕,深夜回到住处。
下车后,时乌被顾暻晞拉住,他单手撕开了什么,时乌还没回过神,一根苹果味的棒棒糖就被塞进嘴里。
少年的声音满是苹果味的委屈:“在镜头前要保持距离,没有镜头也要保持距离吗?”
*
高考返校前夜,顾暻晞在时乌房里赖了好一阵子。
临走前,顾暻晞掏出手机,打开摄像头,揽住时乌的肩膀,两人的脑袋靠近。
咔嚓一声,画面定格。
顾暻晞揉揉她的脑袋:“这样如果我想你了,就可以拿出来看看。”
卧室的冷光下,少年眼神温柔,声音好听到蛊惑人心。
时乌的心脏漏了一拍。

荒芜宇宙世俗山海全文阅读

第10章
“包心鱼丸、千页豆腐、蘑菇、海带、豆皮、鱼豆腐、面筋各来一串,多放辣椒!”
顾暻晞看着时乌站在关东煮摊前,如数家珍地报名,两只眼睛亮晶晶地直盯着摊主刷辣椒酱的手,像只可爱的小馋猫,情不自禁地,微微笑了起来。
时乌回过头来,开心地问他:“顾师兄,你喜欢吃什么?”
“……”顾暻晞迟疑起来。
“顾师兄,你不会没吃过关东煮吧?”时乌追问道。
顾暻晞沉吟了一下,略过这个话题:“就跟你的一样。”
时乌很好骗地被跳过话题:“要什么辣椒?”
“微辣。”
“好嘞。”时乌转回身子,对摊主道,“跟刚才一样的,再来一份!”
时乌经常在这里吃关东煮,摊主已经认识她了,乐呵呵地问道:“今天怎么这么晚呀?”
“今天在学校里自习了一会儿。”
“后面是你哥哥吗?”
“……啊?”时乌有些摸不着头脑,“我跟他长得很像吗?”
摊主把刷好酱料的两份关东煮递过来:“有点像,都长得特别俊,一个学校也挑不出几个的那种。”
“哈哈哈……”受了夸奖的时乌越发开心起来,不过还是解释了一下,“不是哥哥啦~”
她正准备掏钱,顾暻晞已经把钱付好了。
“这次我请嘛,上次你还请我喝奶茶来着。”她把顾暻晞的那份递给他。
顾暻晞接过关东煮:“哥哥请妹妹,不是天经地义么?”
时乌突然被占了便宜,立马开始反抗:“请我吃了两次就想当我哥哥,想得美,你至少……请我吃二百次!”
“你这么能吃,二百次我可能连衣服都没得穿了。”
“……!!!”没想到,顾暻晞还是个毒舌属性!
呼吸着冷空气,吃着热热的关东煮,走在路灯下,时乌有些喜欢这种感觉,她大喊了一声:“好开心呀!”
顾暻晞先是被她大喊着吓了一下,接着也感受到了这股微妙的愉悦。他扭头看着时乌,这个小朋友似乎天然具有一种快乐感染力,俞笑也好、她的那位女生朋友也好、今天一起出现的男生朋友也好、今天新认识的林郁也好……似乎都会轻易地跟着她快乐起来。
她的关东煮已经吃完了,左边的脸蛋上粘了一点辣酱,有些滑稽。
“你脸上粘辣酱了。”顾暻晞对她说。
“奥,哪里?”时乌往脸上摸起来,结果受灾面积越来越大,顾暻晞看不下去了,从口袋里掏出纸巾,递给她,看着她皱着小脸,有些急切的胡乱擦着。
“擦好了,不用擦了。”他轻笑起来。
“哦。”时乌脸有些发烫,扭过头去看路边小区楼顶的灯光。被笑了,好尴尬……
过了一会儿,她试着找了下话题来缓解尴尬:“那个,顾师兄,你有兄弟姐妹吗?”
“没有,你呢?”顾暻晞反问她。
“我也没有,不过,像今天那个摊主说的,有个哥哥还蛮好的。”
“你想让我当你哥哥?”
“……!”顾暻晞高冷学神的形象在时乌脑海里彻底破灭,“那你先请我吃二百次东西再说吧!我到家了,我回家了!”
时乌抱着书包飞速跑进了楼梯。
顾暻晞站在原处,看着时乌火速离开地背影,笑意止也止不住。二百次……他认真思考了一下。
也不是很长。
头顶的路灯闪了几下,咯噔一声,暗了下来。漫天的孤独忽然又涌了过来。
他慢慢地往家里走去,打开房间里的灯,空荡荡的,没有一丝生气。
***
时间一晃,又到了周五,前往山海练习的日子。为了节省时间,时乌直接把换洗衣物带到了学校,准备直接从学校离开。
而且今天还轮到她们小组值日,要等大家都走的差不多了,打扫完,堪堪能赶上末班车。
大课间的时候,时乌没有像往常一样,和苏楠楠去小卖部买吃的,而是留下来做英文阅读理解。苏楠楠给她带了一根火山石烤肠回来,神情激动:“时乌,你猜猜我碰到了谁?”
时乌:“……顾暻晞?”
“你怎么知道!”苏楠楠一脸花痴相,“他跟我一样在小卖部买东西,为什么他看起来在拍青春偶像剧,而我却平凡地像个路人?”
时乌:“像个路人?你难道不就是个路人吗?”
“时乌!”苏楠楠张牙舞爪地扑上来:“亏我还给你买烤肠,你竟然敢毒舌我!”
呃……时乌一边躲避苏楠楠,一边想,她大概是被传染了吧。
“不过顾学长真的好高冷哦,有个学姐搭讪,他理都没理。不!是一个眼神都没给,完全无视!果然这种学神校草只能远观,如果想要靠近的话,就会受伤害呜呜呜……”
“……”时乌被这个戏精给戏到了,也没心思学习了,偏头往窗外看过去。
对面教学楼的走廊上,顾暻晞出现在走廊的一端,走廊里打闹的男生女生自动为他让开了一条路。
这个人果然像是生活在偶像剧里的。时乌趴在桌子上。
不过他以后真的说不定会去演偶像剧呢,他跳舞唱歌都这么棒,以后一定能顺利出道,再大红大紫。再想想自己,跳舞这么烂,也就混几个月的小钱钱,说不定就被劝退回家了。
然后就跟顾暻晞再也没有什么牵连了。再过十年,顾暻晞成了剧组里的大明星,说不定她是个送盒饭的,顾暻晞连认识都不认识她了……
时乌被自己的想法伤感到了。
不行。
她猛地坐了起来。
钱浩被吓得嘴里的水喷了起来:“时乌,你神经病啊!”
时乌拿起笔,摊开试卷,一本正经道:“钱浩,以后请监督我学习,我不能去送盒饭。”
“啊?”钱浩一脸懵逼,万脸懵逼。
没写几个字,有人在敲窗户。
时乌抬起头,看到林郁站在窗外,手里捧着两杯奶茶,她把窗户拉开。
“不小心多买了两杯,送给你们喝。”林郁递过来。
顾暻晞是全校级的学霸兼校草,林郁是初二级的学霸兼级草,所以时乌之前也是听说过的。班里的女生见到他,个个都睁着大眼睛看过来。
“哇,年级第一,还有一杯是我的吗?”苏楠楠连忙伸手过来接了一杯。
时乌坐在那里没有动:“不好意思,我不太想喝奶茶。”
“是吗?那这次记着,下次请你喝别的好了。”林郁道。
苏楠楠在桌子下面暗暗给时乌比了个大拇指,暗示这个林郁很不错。
“嗨,这位同学,你喝吗?”林郁把奶茶递向钱浩。
丝毫没有骨气的钱浩这次却没有接:“我也不太想喝。”
“那好吧,我们下次见了,时乌。”林郁笑着冲时乌摆摆手,离开了。
苏楠楠把吸管插上,喝了一大口,满满的都是料,惊喜道:“加了珍珠和椰果,是我喜欢的味道,不过,时乌,钱浩,你们为什么不要啊?”
“拿人手软,吃人嘴软,我哪像你,为了一杯奶茶就把好朋友出卖了!”钱浩愤愤道。
这次轮到苏楠楠一脸懵逼了,这都什么跟什么,不就是喝杯奶茶吗?怎么就扯上出卖朋友了!
这件事情时乌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为了不去送盒饭,她一整天跟打鸡血似的,到了下午放学的时候,才伸了个懒腰,从认真学习的状态中出来。
教室里还有不少人,打扫起来有些困难,她们小组稍微等了二十分钟才开始打扫,等到收拾完的时候,天都已经快黑了。
时乌拎着衣服往公交车站走,这会儿路上的人少了很多,走过一个街角的时候,时乌猝不及防地被拽进了一个小巷子里。下意识地,她尖叫起来,接着一张粗糙的手捂住了她的嘴。
“妈的,叫什么叫,闭嘴!”
时乌整个心脏开始咚咚的跳。
她被扔到一个角落,连人带书包整个地撞到墙上,浑身生疼。
面前一个光头,脖子上还有大片恐怖的纹身,另一个黄毛,嘴里叼着烟。
“小妹妹,带钱了么?”光头蹲下身来,用手拍了两下时乌的脸。
时乌镇定下来,但声音是止不住的颤抖:“给钱就可以了吗?”
“不然你还想怎么办?”光头和黄毛笑了起来,“我们想怎么办,你这么小,也办不了啊!”
两人的话语让人生出一股厌恶感,时乌从书包里拿出钱,递给光头,并把空了的夹层给他看:“都给你了。”
“诶呦,这小姑娘,爽快,哥哥就喜欢你这种识相的。”光头捏了一把时乌的脸。
时乌浑身战栗起来。
“不逗你了,我们下次有缘再见。”光头站起身来,黄毛吹了个口哨,两个人慢悠悠地离开了。
时乌抓起书包和衣服就往外跑,公交车站台那里坐着几个人,她实在跑不动了,坐了下来。
那种害怕与恶心的感觉挥之不去,即便是身边有人,她也觉得心口很慌,时乌想着要不要回家去,又在想,其实也没发生特别大不了的事情,还是需要去公司练习。
公交车特有的报站声响起,时乌抬起头来,看到里面坐着的顾暻晞。
她的脑袋里很空,很乱,想要回家,又不想太脆弱。
公交车师傅见没人上车,开始启动车子,突然,后面的男生飞速跳下了车。
顾暻晞来到时乌蹲下身来,拍了拍她的背,轻声问道:“怎么了?”
时乌的眼泪一下子禁不住涌了出来,她抱住顾暻晞的脖子,哽咽道:“我刚才遇到坏人了……”

荒芜宇宙世俗山海免费阅读

第11章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之前是时乌来安慰顾暻晞,现在换他来安慰时乌。
顾暻晞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安静地听她说完,轻声道:“不哭了,坏人已经走了,我会保护你的。”
时乌哽咽着“嗯”了一声,但并不想放开顾暻晞。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拥抱了好一会儿,周围来来往往的人投过目光,但顾暻晞丝毫不在意,他摸了摸时乌的头发:“我们小时乌非常勇敢,刚才表现的非常好。”
“真的吗?”时乌问。
“真的。”他温柔道。
顾暻晞,像他的名字一样,真的是特别温柔特别美好的人啊。时乌这么想着,分了心,逐渐不再去想刚才的事情。她开始注意到周围人的目光,有些害羞,放开搂着顾暻晞脖子的手。
两个人分开,看着对方的脸。
顾暻晞看到时乌哭的鼻子红红的,眼睛肿肿的,让人心里有些揪着疼。
时乌看到顾暻晞棱角分明却又温柔至极的五官,心口的慌乱被慢慢抚平。
“怎么办……我害得你错过了末班车……我们明天还要练习呢。”时乌断断续续地说道。
“不回家休息一下吗,我可以跟李哥请假。”顾暻晞道,“我送你回家?”
时乌摇摇头:“不,我要去练习。”
她不能因为一场五分钟的打劫,荒废一个周末。以前的时候没什么感觉,学习还可以,唱歌还可以,是朋友亲人眼里很优秀的孩子了,但认识了顾暻晞之后,开始觉得压力山大,跟顾暻晞比,自己还差了很远。
“嗯,好。”顾暻晞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他牵着时乌的手,把她拉了起来。
“把书包脱下来。”顾暻晞轻声道。
时乌把胳膊打开,他上手轻柔地帮她把书包取下来,斜挎到自己身上,然后左手揽着时乌,右手拎着时乌装衣服的袋子,护着时乌上了车子。
时乌打开窗户,吹了好一会的风,觉得自己的情绪缓了下来,声音也没有异样了,才有些不好意思道:“对不起,我刚才太夸张了。”
“别这么说。”顾暻晞看着她,“你做的非常好了,一点都不夸张。”
时乌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又扭过头去。
下了车,被风一吹,时乌立马缩起了脖子:“好冷。”
不合时宜的,肚子咕噜噜响了起来。
“你还没吃饭吗?”顾暻晞问。
时乌点点头:“你吃了吗?”
“我也没吃。”
两人一拍即合,去了附近的一家馄饨店,要了两碗全家福馄饨和四个蛋黄烧麦。
时乌叼着烧麦,咬了一大口,烫的直呼气,脸颊鼓鼓地喊道:“好烫啊!!”
离刚刚哭成泪人也就差了一个小时。
顾暻晞心情有些好,也尝了一个蛋黄烧麦,味道确实很不错。
“以后周五就来这家吃了!”时乌道,“不过,这次打车的钱和饭钱我要下周再还你了。”
“不急。”顾暻晞道。
最好不要还。
吃完浑身暖了起来,不开心的事情也抛到了脑后,时乌从书包里拿出一个本子,递到顾暻晞面前:“亲爱的顾学长……待会能不能请你帮我看下这些错题啊,我看了答案也还不是很明白。”
顾暻晞接过她的错题本,大概是主人比较懒,题目不是抄的,而是直接剪下来的,上面还用五角星标了难度等级,角角落落里还有几个随笔画。
他笑了起来。
“太简单了么?”时乌惴惴地问。
“不是。”顾暻晞道,“等会去练习室给你讲。”
“好嘞,谢谢顾学长,你真好!”时乌开心道。
于是,周五晚上,时乌跟着顾暻晞过了一个非常充实的晚上,顾暻晞不愧是学霸,讲解的浅显易懂,用的解题方法也比答案简单的多,时乌的错题本基本上都被消灭了。
洗漱上床后,时乌窝在被窝里,抱着被子,感觉到一片心安,但想到以后说不定又会碰到那两个混混,又有些惶恐起来。
“乌乌,你知道吗,我们明天又要进新的练习生了!”俞笑敲了敲床道。
“哦。”时乌显然没什么兴趣。
“你怎么一点都不感兴趣,听说这个练习生舞蹈特别好哦~”
“呃……”时乌把头缩进被子里,明天一定好好练习。
星海的惯例,上午是声乐课,下午是舞蹈课,偶尔会加一节形体课,一般是在下午。时乌上午被声乐老师夸了老半天,下午又被何建易狠狠地打击了一下。
李文叔过来敲了敲门。
“小晞,你教一下时乌刚才那个动作,教会为止。”何建易扔下一句话,跟着李文叔走了。
为什么又是顾暻晞,她不想在顾暻晞面前出丑啊……时乌在心里疯狂咆哮。
“肯定是去评测新来的练习生了。”俞笑靠过来小声道。
时乌正想说些什么,被顾暻晞打断了,他冷冰冰地看了一眼俞笑:“专心练习。”
“是,师兄。”俞笑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回到原位练习,顾暻晞则是一丝不苟地盯着时乌练起刚才的动作来。
“这个动作我从上周就开始学了,但总是会忘记。”时乌有些懊恼道。
顾暻晞脸上没什么表情:“那是你练习的不够,你练一百遍、二百遍、三百遍,一直到身体能够记忆动作到达的每一个点的时候,想忘也忘不了。”
“嗷嗷嗷。”时乌疯狂点头。
她好像Get到学霸的秘诀了。于是接下来的时间,她开始不断地重复这个动作。
新来的练习生在隔壁测评,练习生们全都停下来去围观。顾暻晞一直在盯着时乌练习,时乌自然没办法去看热闹,不过练习生们的惊叹声倒是一直没停 ,看来新来的是个非常厉害的师弟。
想到师弟这个词,时乌有些开心起来。
想不到她时乌,现在已经成了师姐了……哈哈哈哈。
“想什么呢?”顾暻晞敲了敲她的额头,警告道,“专心点。”
“奥。”时乌委屈巴巴地应了一声。
李文叔带着新练习生过来介绍,时乌终于能停了下来。
新练习生是个酷哥儿,留着覃头,穿着黑色的皮衣和破洞裤,看起来很时尚的感觉,但话不多,非常酷也非常简短地打了个招呼。
“大家认识一下,这位是新来的周煜周师弟,不过你们可别把他当师弟小看啦,他已经在其他公司练习两年了……周煜的初评级是……A。”
周围惊呼声响起。
时乌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给自己一个微笑。果然……自己永远是拿F的小垃圾,还想做师姐,想得美哦。
留给大家认识的时间并没有多久,枯燥的练习重新开始,周煜的皮衣上的链子总是碰到上面的铆钉,哗啦啦地响着,还挺好听。
“以后练习请穿适合运动的衣服。”何建易板着脸道。
周煜没说话,把皮衣脱了,扔到练习室的墙边上。
时乌继续和刚才那个动作较劲,这是她最近学的一个比较难的,需要同时做手部和脚部的动作,她练习了几十次之后,开始能够流畅地做出来。
何建易验收的时候,仍旧是板着脸,给了她一句:“还不错。”
但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还不错”让时乌高兴了好半天,她啃完了一个大鸭腿后,看到顾暻晞堪堪来到食堂。
旁边的俞笑正在盘问周煜的户口,从他家在哪里问到他在哪个公司练习,再问到他是什么星座的。但酷哥儿似乎不太感冒这种自来熟,俞笑问了老半天,没套出来什么有用的东西。
“哦,对了,我们互相加个微信吧。”俞笑掏出手机,撺掇时乌也把手机拿出来,“以后我们就是同门师姐弟了,肯定要长联系的。”
俞笑推了推时乌,时乌连忙帮衬:“对、对的,师弟。”
被叫“师弟”的周煜端起盘子,往收残处走去了。
时乌捂起脸,一定是她说错话了。
一扭头,正好对上顾暻晞的视线。
不知道为什么……感受到了杀气。
下午的时候李文叔神神秘秘地告诉大家傍晚有惊喜。于是,大家吃完晚饭去了隔壁的放映室。
李文叔抱着电脑,插上投影仪的连接线,向大家宣布:“上次AB级的练习生录的舞蹈视频在七点整的时候将在Ifashion的微博公众号发布哦,大家期不期待?”
时乌开心地和大家一起喊:“期待!!”
她偏过头,下意识地去找最应该开心的顾暻晞,却看他一脸平静地坐在那里,面上没什么表情。
时乌想了想,顾暻晞应该是个不爱表露情绪的人,其实他内心应该是高兴的。
表针哒哒的往前走着,练习生们怀着激动的心情盯着投影仪,还有的用自己的手机不断刷新着Ifashion的主页。李文叔的鼠标刷新,网页开始转圈圈,大家的心提了起来。
转了一会儿出来的却是一条图文。
“哈,是老板的杂志。”李文叔笑着点开大图,画面上是一个穿着复古西装的男人,胸口的衬衣解开了两颗,露出锁骨,嘴里叼着一朵雏菊,整个人像是躺在大海里,造型和创意都非常独特,男人长得也很英俊。
接下来李文叔开始了五分钟的老板介绍。
星海的老板叫陈俊成,白手起家,从最底层的演员做起,到现在成为一线演员,整整经历了十年,功成名就后创办了山海。老板十六岁进入娱乐圈,前三年的时候,老板一直藉藉无名,给人跑龙套、做替身,第四年的时候,老板接了一个男八号的角色,饰演一个京城纨绔子弟,但正是这个角色,让他稍微有了名气,下一部接到了男三号……
李文叔舌灿莲花,一群小练习生们也听的津津有味。
“出来了出来了!”莫许白喊道。
李文叔只好结束他关于老板传奇演艺生涯的介绍,刷新页面,在一片欢呼声中点开Ifashion新发布的视频。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荒芜宇宙世俗山海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