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纨绔今天挨打了吗(周小嘉殷舒玄)
小纨绔今天挨打了吗(周小嘉殷舒玄)

小纨绔今天挨打了吗(周小嘉殷舒玄)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10

小说介绍

主角是周小嘉殷舒玄小说《小纨绔今天挨打了吗》全本已完结,是由作者“愿飞安得翼”创作完成;新君一登基,他就被赶去了朝鲜半岛挖土豆……系统让周小嘉穿越过去,洗白这位憨批纨绔。周小嘉到的时候,殷舒玄已经翻车了!正带着他的二十多条狗,准备干一票大的!

小说简介

作为皇帝的宝贝外甥,殷舒玄整个人就是副对联。
左边写着“横行霸道“,右边写着“无法无天”,横批:老子上头有人!
他成天招猫逗狗,打鸡骂鸭,主角团所有人都被他得罪过!
他放大鹅追女主,放大狗咬女二。
他给男主的饭里拌黄连,给男二的茶里倒墨汁。
新君一登基,他就被赶去了朝鲜半岛挖土豆……
系统让周小嘉穿越过去,洗白这位憨批纨绔。
周小嘉到的时候,殷舒玄已经翻车了!
正带着他的二十多条狗,准备干一票大的!
系统瑟瑟发抖:“怎么办?”
周小嘉:“cp不听话,打一顿就好了!”
三天后,京城炸开了锅。
“听说了吗,殷舒玄被人抢了!”
“太好了,老天爷派人来收这个祸害了!”
“太惨了,他媳妇天天打他……”

小纨绔今天挨打了吗全文阅读

第14章 青山君,你逼我的!
夜深了。
青山君踏着月色上了登风楼。
这是周宅西北角的一处小楼,有些年久失修,但他素来偏爱西北方位,倒也能忍耐。
“我不在京里这几个月,小崽子没惹什么祸吧?”青山君打发了房里的丫鬟,问跟过来的偏将。
偏将面色一僵:“还……还行吧,这几个月都没有殴打同窗。”
青山君:“???”
偏将迟疑道:“也没有捉弄先生……”
青山君皱眉:“我要听实话!”
偏将深吸一口气:“他被太学赶出来了。”
青山君“啪”一拍桌子:“……国子监祭酒胆子肥了!”
偏将哭丧着脸道:“小殿下在太学跟人斗气,放了五十只大鹅追人家,搅得太学鸡飞狗跳,祭酒大人说什么也不肯收他了!”
青山君:“……”
他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动手解手上束袖。
偏将知他倦了,便将房里蜡烛都吹灭了,只留了床边小案上一枚小油灯,轻手轻脚退出去。
他行到门口,青山君又叫住他:“王府怎么混进了生面孔?”
偏将立在门口解释道:“小爱他是西市讨生活的胡人,小殿下看他可怜,就捡回去了。”
青山君打了个呵欠,解衣上床去躺下,不悦道:“我是说那个周小嘉,是怎么混进去的?”
偏将沉默了片刻,干笑道:“听小顺说……是小殿下抢了那姑娘的大白狗……”
青山君:“……”
他气的肝疼,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就梦见了那个胡人郎官牵着大白狗过来,口里喊着“青将军冲啊!”
大白狗疯了般狂叫起来。
青山君一个激灵醒了。
然后他就听见耳边全是狗叫声……
“来人!”青山君掀开被子冲出来。
几个侍卫举着火把推门而入:“将军……将军……”
青山君脸色铁青,指着外头:“这是怎么回事!”
侍卫恭恭敬敬道:“禀告将军,刚刚有一伙人在这附近放狗,约摸……有几十只。”
青山君:“!!!”
偏将看他脸都绿了,赶紧道:“属下已经派人过去逮狗了,放狗的凶手也在找了。”
青山君咬牙:“找个屁!就是殷舒玄干的!把那小混蛋给我揪过来,我要扒了他的皮!”
……
周小嘉望着自己账号里多出来的两百金币笑得跟花儿一样。
她躲在暗处跟小纨绔比了个手势:收工!
一行人抹黑又回了客栈,找神仙哥哥救命去。
青山君不愿跟太子正面冲突,又想打断殷舒玄的腿,干脆派人天天在客栈楼下晃悠。
吓得周小嘉他们天天蹲在客栈,门都不敢出。
王府的郎官们出去打听消息,情况越来越不妙。
“主公主公,骠骑将军今天跟周姑娘赏梅……”
“主公主公,骠骑将军今天亲手在周宅堆了一个雪人……”
“主公主公,将军今早在周宅的院子里给周姑娘表演了一套剑法!”
……
殷舒玄趴在客栈栏杆上,脸皱的跟包子似的,神情十分纠结。
周小嘉走过去,轻轻推了推他。
小纨绔转头,看了她一眼,突然神神秘秘的凑近她,小声道:“我怀疑我舅舅喜欢周巧慧。”
周小嘉:“……”
小纨绔见她表情太过平淡,有点激动:“我说真的!”
他伸手比了个手势:“他这是老树开花,春天到了!”
周小嘉:“……”
她咳了一声,笑道:“知好色慕少艾,人之常情么。”
就是这个青山君喜欢的人太坑了点。
周巧慧有什么好的,不就是肤白貌美,胸大腿长么。
呵,男人。
小纨绔显然不是很能接受自己一本正经的舅舅恋爱的事实,他又气又急:“还说河西未定,何以家为呢,咦……”
说着露出嫌弃的小表情:“他这是重色轻友!跟被狐狸精勾了魂似的。”
周小嘉:“……”
青山君这个人素来不大爱说话,也没什么个人爱好,每天不是在打仗就是在打仗的路上。
一闲下来就打外甥。
这导致小纨绔产生了极大的错觉,觉得他舅舅清贵无瑕,不食人间烟火,喝空气就能过日子。
他在不断反抗舅舅的暴力统治之中,又对青山君有点盲目崇拜。
这次青山君在周宅足足住了五天,并且有一直住下去的趋势,小纨绔心态有点崩。
周小嘉好笑的伸手拍了拍殷舒玄的肩膀:“冷静点,你舅舅他也是个人嘛。”
小样儿,你是不知道,原著里青山君对周巧慧死心塌地,求之不得,最后周巧慧封后的那天,他大醉三日,喝得吐血……
嗨,当初她还为这深情男二抹了一把泪呢。
算了,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她要做的,是找出原主的身世之谜,多攒点钱,然后洗白小纨绔,让他人人称颂的好青年。
周宣推门出来,瞧见他们两个在玩,微微笑了笑,冲他们两个招了招手。
周小嘉欢快的跑过去,神仙哥哥的美貌,她真是见一次爱一次啊!
周宣看她的包子头,觉得甚是可爱,便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周小嘉挠头:“我同周巧慧弄错了身份,从前都当我是正月初七生的,想来也差不离,大约十三岁吧。”
殷舒玄惊奇的看着她:“十三岁力气就这么大,比安国公主还厉害啊!”
周小嘉:“安国公主是谁?”
卧槽又来一个新人物,原著里没有说啊!!!
周宣倚在门上,温声解释道:“安国公主是本吴王府的郡主,但她骁勇善战,十五岁便能挽弓三百斤,被陛下封为公主。”
周宣有点羡慕:“这么厉害的吗?女孩子也能拉开这么重的弓?”
小纨绔道:“那当然了,据说她是长庚星转世呢,她要是还在,我舅舅肯定打不过她。”
“她……她不在了?”
周宣神色有些暗淡:“十五年前,西域大旱,吴王奉命赈灾,公主随行,就是在那一年,她失了踪迹。”
他忽而皱眉道:“先前,我答应你要帮你找家人,可惜到现在也没有线索。”
殷舒玄鼓着腮帮子:“还不是我舅舅,本来我准备去找周巧慧问清楚,可他赖在周家不走,搞得我现在都不敢去!”
周宣眉头越皱越深,他转头看着周小嘉,温声道:“如今骠骑将军给周家当门神,我们也不好与周巧慧过不去。”
周小嘉轻轻点了点头。
周宣面庞上微微闪过一丝愧疚,他道:“先前,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是大周皇太子,论起来,我不应忌惮骠骑将军。”
周小嘉保持呆呆的表情,憨憨的看着他。
稳住文盲人设不崩!
周宣看着面前单纯的孩子,心头闪过一丝难受,低声道:“我虽是皇太子,但也不能随便开罪朝臣。”
周小嘉甜甜的笑了笑,点了点头。
她明白,神仙哥哥跟小纨绔不一样。
太子生来体弱多病,原著里说他没什么建树,人也不够聪明,是个徒有其表的绣花枕头,若非是皇帝的独子,只怕早就被踢下去了。
后来他身体越发虚弱,朝臣觉得他八成要死在老皇帝前头,暗戳戳到处找跟皇家血脉近的宗室子弟,想要得一个从龙之功。
大臣们斗的你死我活,他这个太子的日子自然也不会那么轻松。
骠骑将军向来不参与朝廷里的党争,他不想跟人家正面起冲突也是正常的。
可惜原著最终太子得罪了周巧慧,而青山君又是周巧慧的舔狗。周巧慧的老公是谁他就帮谁。
太子彻底孤立无援,跟小纨绔殷舒玄俩怂包相依为命。
几人正说着话,郎官小哥哥激动的来报告,周宅有动静了!
周巧慧她要进京了!
周氏宗主见到了周二郎送去的贺文,果然赞赏有加,又听说骠骑将军也被周巧慧的才华品行吸引,借口赏梅在周宅盘桓多日。
宗主立马派了人来接周巧慧。
说宗家多子少女,夫人身边寂寞,想见一见这聪慧的姑娘,要在大寿那天收她为义女。
殷舒玄激动的戳手手,拉着周宣的胳膊:“出门就好!走,咱们过去堵她去!”
他认真的分配任务:“我带周小嘉去拦周巧慧,不说实话我就揍她。你保护我,别让我舅舅的人揍我。”
周宣微笑着点了点头。
小郎官忽然指着楼下行过的周家车队,颤颤巍巍道:“主公,不妙啊,骠骑将军他……好像是亲自护送周姑娘进京的。”
殷舒玄:“!!!!”
周小嘉:“!!!!”
她冲到栏杆边向下一望,只见青山君骑着高头大马,缓缓走在周家的马车边,人模狗样的。
殷舒玄心态彻底崩了:“他一定是吃了迷魂汤了!五天了,五天了,他不来哄我,也不来亲小胖子,关顾着美女了!”
周小嘉:“……”
999一言难尽道:“这位深情男二也太敬业了吧。”
周小嘉握拳,青山君,你逼我的!
她露出黑化的表情:“999,给我拿催大姨妈卡砸他!”
999:“!!!!”
片刻后,骑在马上的青山君忽然猛地按住小腹,他眉头一皱,感觉事情并不简单。
偏将看他脸色不对,惊慌的看着他:“将军!你怎么了!”
青山君摆了摆手:“无妨,继续前行……不要耽搁了周姑娘的行程。”
周小嘉惊讶的望着马上不动如山的青山君:“你这不会假药吧,
999:“不会啊,这药效果很好的啊。”
周小嘉咬牙:“再买一张,砸他试试!”
青山君疼的额头冒冷汗了,寒风呼啸而过,他头一次感觉冬天真冷!
“将军,要不要休息……”
青山君抿唇:“我没事,我可以……”
周小嘉趴在栏杆上,瞪大了眼睛:“我就不信了!咱们钱还够么,给我再买一张,砸死他!”
又一阵寒风呼啸而过,青山君终于支持不住,一头栽下马来……

小纨绔今天挨打了吗免费阅读

第15章 三倍的姨妈痛
三张催大姨妈卡下去,正品长安一霸摔下了马。
周小嘉吓呆了:“999,他这……不会出什么事吧?”
999拍着胸脯保证:“没事,死不了,他就是姨妈痛。”
周小嘉松了口气,又有点担忧:“用了三张,剂量过大会不会产生什么副作用啊?”
999:“姨妈痛能有什么副作用,就是加了三倍呗。”
周小嘉跳起来:“卧槽,你做个人吧!!!!”
她赶紧奔下楼,跟着小纨绔他们一起冲了过去。
可别出人命了啊!
“怎么……怎么回事!”殷舒玄看着倒在偏将军怀里的青山君,惊恐万分。
妈耶,他还没出手呢,大魔王自己倒下了!
偏将军都要急哭了:“方才还好好的跟末将聊天呢,突然就倒下去了。”
小纨绔伸手摸青山君额头,嘀咕道:“没发烧啊。”
偏将军哽咽着说:“定是昨晚被那几十只狗给吵的一夜没睡,累的。”
小纨绔:“……”
周小嘉咳了一声,安慰道:“别担心了,郎官已经去找大夫了,骠骑将军乃是盖世英雄,这点小事难不倒他。”
姨妈痛而已,你可以的,青山君!
殷舒玄赞同的点了点头。
他长这么大头一次看青山君晕倒,颇有几分惊奇,伸手戳了戳他脸:“现在你打不过我了吧!嘿嘿。”
“小混蛋!”
周小嘉:“!!!”
妈耶,姨妈痛的快歇菜的青山君又挣扎着醒了过来了!
他扶着自己的偏将,有气无力的横了小纨绔一眼:“你想干什么?”
小纨绔:“!!!”
他震惊的瞪着青山君,觉得他可没良心了。
周巧慧缓缓走过来,担忧道:“骠骑将军,你要不要紧啊?”
青山君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温声道:“我没事,只是昨夜没有睡好,有些疲惫罢了。”
周小嘉牙都酸了,好敬业的深情男二哦,三倍姨妈痛都不忘安慰女主角。
周巧慧体贴的说:“将军身体不适,不如我们先回周宅,等你……”
青山君摇头:“周氏宗主要在大寿之日收你做义女,你的行程不能耽搁。”
他转头对将军府侍卫道:“你们务必护送周姑娘安全到达京城。”
侍卫们担心的看着他:“可是将军你……”
青山君摆手:“无妨,我只是累了,赵偏将一人留下便好。”
侍卫们看他惨白的脸色,担忧的互相看着,并不动。
青山君黑下脸来:“还不快去。”
侍卫们不情不愿的点头:“诺!”
小纨绔翻了个白眼:“(ˉ▽ ̄~) 切~~”
他冲周小嘉和自己的小郎官们做了个鬼脸,还比了个手势:等周巧慧走远了,就去埋伏!
郎官们冲他机灵的一笑,回了个手势:懂!
青山君揉了揉眉心,凉凉的对侍卫说:“路上若是有谁敢阻拦你们,杀无赦!”
周小嘉:“!!!!”
殷舒玄:“!!!!”
北风呼啸而过,地上的落叶被卷起又落下,侍卫们护送周巧慧的马车渐渐走远。
小纨绔的心,哇凉哇凉的……
半晌,他握拳道:“你一定要护着周巧慧是吧!”
青山君捂着小腹,冷冷道:“殷舒玄,你出息了,堂堂七尺男儿,竟然欺负一个弱女子……”
殷舒玄:“你可长点心吧!这个弱女子满口谎话!”
青山君张口就想骂人,可惜他吸气猛了,灌进去一大口冷风,疼得他整个人都不好了,红着眼睛瞪小纨绔。
周小嘉脑子里笑得直打颤,脸上可怜巴巴的说:“我只是想问问她,我的爹娘到底是谁!”
青山君看了她一眼,捂着小腹,淡淡说:“这件事情,她已经跟我说了实话。”
小纨绔瞪大了眼睛:“你知道?那你快告诉我们啊!”
青山君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我答应过她,不能告诉你。”
周小嘉:“……”
殷舒玄震惊:“舅舅,你竟然比我还不讲理!!”
青山君别过脸去,淡淡道:“你想要我讲理,那就打赢我,我从来不用嘴巴讲理。”
殷舒玄:“……”
他瞪着青山君,决定跟他拼了!
他二话不说飞上去就是一拳打在了青山君的肚子上。
青山君微微皱眉,赶紧闪开。
一时间两人打成了一团。
论打架,那小纨绔是肯定打不过青山君的,
不过这会儿的青山君已经被三倍的大姨妈折腾的半条命都没了,很快就落了下风。
周小嘉躲在一旁观战,脸上露出微妙的猥琐笑容。
“几个月不见,你剑术长进不少。”青山君展颜一笑,他以手为掌对着殷舒玄,表示自己投降。
小纨绔收起枯枝,得意的一笑:“那可不。”
他扬起下巴:“你现在可以交代了。”
青山君忽然冲了上去,一手扣住勾殷舒玄的肩膀,膝盖用力抵在他膝窝,殷舒玄一个不稳栽到了地上。
小纨绔跳起来大骂:“!!!!你偷袭!”
青山君左手捂着小腹,右手拍了拍小纨绔的面颊,笑道:“长点心吧,兵不厌诈,你不懂吗?”
小纨绔:“……”
周小嘉:“……”
她迈着小短腿走过去,委屈巴巴的看着青山君:“我只是想要找我的爹娘,你们为甚么一定要欺负我……呜呜呜……”
不就是白莲花么!来啊!谁怕谁!
青山君果然很吃这样一套,他冷不丁见面前的小姑娘哭了,慌慌的伸手:“你别难过……我……”
周小嘉二话不说,一拳朝着他的肚子打过去。
青山君:“!!!”
他赶紧抬手过去挡。。
然而周小嘉的力气,那是一般人能经得住的么!青山君感觉自己的手撞上了一座山,震的他倒退好几步,后背狠狠撞在了墙上。
周小嘉缩在小纨绔身后,探出头来道:“兵不厌诈!我们赢了!”
青山君:“……”
一阵寒风吹过,他彻底晕了过去。
……
客栈。
殷舒玄着急的在青山君的门口走来走去,时不时的朝着门看一眼。
可大夫把门关的死死的,窗也关的死死的,还说病人不能吹冷风!
他什么也看不见,就见那偏将军不停的端着热水进出,白帕子上都是血……
殷舒玄都快怀疑他舅舅是难产了!
周小嘉看着担忧的小纨绔,有点心疼,伸手轻轻推了推他:“骠骑将军他只是太辛苦了,休息休息就会好了。”
殷舒玄停下步子,又纠结的看了门里一眼。
突然恨恨道:“活该!让他陪美女玩不睡觉!”
说着长叹一声:“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周小嘉:“不是这样的?”
殷舒玄点头:“他以前虽然有点严肃,不爱说话,但是人很和善。”
说着伸手比划了一下,纠结的说:“他以前不喜欢美女的……还是这种……咦……”
周小嘉:“……那是因为他长大了啊。”
崽,相信我,你以后也会喜欢大波浪的……
小纨绔挠头道:“你不明白,他以前是个很道理的人,以前都是我不讲道理的!”
周小嘉:“???”
“你是说,他以前不这样?”
小纨绔痛心疾首:“当然不是了!他以前每次打仗回来,第一件事就是亲小胖子,你看他现在,五天了,都不来看小胖子一眼。”
周小嘉:“!!!”
从第一次见面,她就觉得青山君整个人充斥着一股不正常的气息,偏听偏信,蛮不讲理,仗势欺人。
最神奇的是,他十七岁就领兵了,二十一岁就立下不世之功。
这逻辑通吗?
他连一个军事家最基本的心理素质和职业素养都没有!
“你是说,骠骑将军性情大变,他被人掉包了?”周小嘉问。
青山君撇撇嘴:“呸,他就是色迷心窍了!”
周小嘉还想继续追问,大夫出来了。
小纨绔冲过去:“他……不会有事吧……”
大夫的表情十分微妙,他茫然的尬笑了一下,含糊道:“应该……没什么事的吧。”
殷舒玄惊了:“应该?”
大夫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周小嘉。
神情纠结的说:“老实说,这种病症,老朽真的没有见过……”
殷舒玄慌了:“那怎么办啊!”
大夫的表情比哭还难看:“就……想吃啥就吃啥呗,嗨!多吃点好的吧。”
小纨绔腿一软:“!!!什么!这是没救了吗?”
大夫疯狂摆手:“不是不是,不用救!过几天自己就好了。”
说着撒丫子就跑,半晌,楼梯旁飘来一句:“记得多喝热水!!!”
周小嘉:“……”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小纨绔今天挨打了吗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