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太太教夫有方(陆靳川祁灵)
陆太太教夫有方(陆靳川祁灵)

陆太太教夫有方(陆靳川祁灵)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09

小说介绍

主角是陆靳川祁灵小说《陆太太教夫有方》全本已完结,是由作者“蓝妯 ”创作完成;祁灵攻略陆靳川的时候觉的这男人高冷如天神,平日里面一副清冷模样,不像是会动凡心的那种人。直到——她恢复记忆的那一天。

小说简介

祁灵失忆后,是个穿西装的俊美男人把她带回家的。
偌大的别墅客厅内。
男人眉眼精致,指尖修长如玉。
他穿着纯白衬衫,摘下了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慢条斯理的说道:
“自我介绍一下,陆靳川。”
“……谁?”
“你老公。”
*
祁灵攻略陆靳川的时候觉的这男人高冷如天神,平日里面一副清冷模样,不像是会动凡心的那种人。
直到——
她恢复记忆的那一天。
陆靳川在她家门口停留了一个礼拜。
她忍无可忍的上前拍车门,讨要个说法。
车窗玻璃缓缓摇下,男人五官精致俊美,眼尾却是有些微微发红。
他打开车门,捻灭了地上的烟头,声音低哑道:
“祁灵。”
“你总不能让我白疼你吧。”
祁灵绷着劲,问道:“要是白疼了呢。”
对面男人沉默了。
祁灵见他不说话,抬头看过去一眼。
这男人搞什么。
不过是分个居而已,他眼眶还红了。
要是真的离婚了,这辈子岂不是要栽她手里。
要命的是,他眼眶一红,她整个人的心脏都稀巴烂了。
祁灵觉的自己完蛋了。
她这辈子看来是要被陆靳川套路到底了。

陆太太教夫有方全文阅读

B市前几日天气都不太好,乌云阴沉沉的聚集在天空中,像是在积攒着一场暴风雨。
果然。
没两日,一场痛快的大雨便下了起来。
雨过之后,便是难得的好天气。
细碎的阳光从窗外照射了进来,窗边坐着的猫儿懒洋洋的舔着身后的毛,姿态享受,身形肥美,与这好天气搭配起来看倒像是一幅油画般美好。
忽然。
一道突兀的开门声响了起来。
烫着一头麻辣烫发型的邬珊手里拿着吸尘器,两条细细的眉毛蹙了起来。
她看着床上正躺着的女人,深呼吸一口气,问道:“祁灵,你还不回家?”
米色的大床被阳光照射的格外暖绒绒,床上的女人穿着一件白色的吊带丝质睡衣,白皙光滑的肌肤在阳光的滋润下仿佛透光一般,她两条长腿恣意的在床上伸展着,然后翻了个身,面向门口处的邬珊,唇角轻微挑动,声音还有些刚起床的沙哑,故意耍赖说道:
“我这不是在家呢吗。”
邬珊轻哼一声,走进来,像是习惯了一般的就开始给她收拾起沙发上乱扔的衣服,一边收拾一边说道:“你少来这套,都结婚了的人,赶紧回你自己家里面去,整天赖在我这边,我还得给你擦屁股。”
祁灵眉头抽搐了两下,似是彻底清醒了过来。
后她看见邬珊开始狂风暴雨一般的收拾屋子,有些头疼的说道:“欸,那个你别碰,我是要洗的……”
邬珊是个勤快的人,而且还是个要求完美的处女座,所以看到哪里稍微乱了一点总是心里面不舒服。
之前祁灵结婚的时候,她还感觉有些不太习惯。
虽然她平日里面总爱嘟囔,但是养了那么多年的女儿出嫁,家里面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就算是再干净也没有什么意思。
如今祁灵回来住,邬珊虽然心里面有些高兴,但是也知道不能让祁灵在这里久住。
她收拾完屋子,像是忽然想到什么一般,从外面拿进来一盒子,扔到祁灵身上,说道:“这个给你的。”
祁灵低头一看。
发现是一最新上市的手机,最近价格炒得正热闹。
她有些惊喜的说道:“你还知道给我送手机呢。”
自打那天回来,她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没了。
包括手机、文件。
她恢复好身体之后,忽然失去了那些世俗的欲望,整日里面也不想面对电子产品,反而在家里逗猫养花,开始习惯了慢节奏的生活。
在医院的时候,医生就说让她最好静养,不要有太多的情绪波动,这样对于记忆的恢复也有好处。
最主要的是,她要是太用力的去想,脑袋也疼。
祁灵不想折腾自己,索性就慢悠悠的生活,发现这种生活状态也挺滋润的。
邬珊翻了个白眼,把窗台上晒太阳的猫儿抱了下去,回头看她一眼,说道:“你老公送的。”
祁灵:“……”
自打回来以后,祁灵对于老公这两个字就敏感。
因为自打她失忆以来,她就对于自己名义上这老公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祁灵主观意识上还认为自己是个单身青年呢,结果那天吃饭,邬珊忽然来了句“你老公马上回来了,那天还给我来了电话,说是过段时间就接你回家”。
祁灵一下子从单身女青年变成人妇,这转变快的她都自己都有些接受不来。
好在,她名义上的那老公前段时间一直在欧洲处理事情,貌似是出了一些很棘手的事情,所以一时回不来,就拜托邬珊好生照顾祁灵。
祁灵有弱弱的表达过自己的想法,差不多的意思就是自己对于婚姻什么的还没有概念,所以这种事情得慢慢来,不要一下子强迫她接受目前的这个老公。
毕竟她现在是失忆的状态,很多事情都记不清楚了。
邬珊听完这话之后,却是冷笑一声。
祁灵被她笑的后背有些发冷,“……笑什么呢。”
邬珊夹了一筷子鸡蛋,放在祁灵的碗里面,试图让她多补充补充营养。
“现在你倒是知道乖了。”
祁灵:“?”
邬珊:“当初你怎么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你忘了。”
祁灵:“??”
见祁灵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邬珊淡淡看过去,然后波澜不惊的扔下一枚炸.弹。
“哦,对了。”
“当初我还在楼底下见过你俩亲嘴,还是你主动的。”
祁灵:“……”
本来邬珊是不太同意他们两个的婚事,也是在纠结。
结果那天晚上出去倒垃圾的时候忽然撞见了这一幕,她也就释怀了。
邬珊走到楼下的时候,正好看到祁灵,她刚要开口叫她,便发现祁灵身子半弯,直接就强吻了坐在车内的男人。
男人穿着白色衬衫和西装裤,一只长腿露在外面,黑色阔挺的裤子包裹住他修长的腿,显得愈发禁欲。
本来祁灵强吻人家,邬珊就够惊讶的了。
结果。
没过两秒。
一只骨节分明且修长的手掌忽然从车内伸了出来,不容拒绝的扼住了祁灵的脖颈,似乎是加深了这个吻。
邬珊不好意思多看,但是猜也能猜到坐在车内的那男人应该就是祁灵前阵子介绍的那人。
她嘟囔了一声,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害臊,加快步伐赶紧回家了,生怕被两个小年轻发现自己在后面偷看。
她女婿确实条件不错,长的帅个子高,家世能力都是一等一的,要说也是个人中龙凤,跟祁灵确实有些不平衡。
虽然祁灵也很优秀,追她的人也是一大把。
但是原生家庭存在着一些差距,邬珊总怕自己女儿嫁过去受委屈。
她这辈子没什么爱情,祁灵既然自己喜欢,那么就按照她自己来。
转念一想,自己女儿那么优秀,又有什么不能行的。
所以二人的婚姻也算是很顺利的进行了。
结果谁知道祁灵就忽然出了这个意外。
邬珊虽然外表强势,嘴巴也不爱饶人,但是每次一想到这事儿都能红了眼眶。
祁灵也是运气好,只是失忆,要是真的出了点什么事情,她这辈子也没什么活头了。
看着祁灵在那里摆弄手机的样子,邬珊欲言又止了一番,怕祁灵看到自己有些失态的模样,赶紧转身去给猫弄猫粮了。
祁灵把手机拆开,发现里面还贴心的放上了一张电话卡。
她把电话卡安装好后,直接开机。
开机没多久,最上方忽然出现两条信息。
——【我今天到B市。】
——【一个小时后去接你。】
看着屏幕上面的消息,祁灵默默地消化了五分钟。
如果没猜错的话,发消息过来的这人应该就是她失忆之前那老公了。
祁灵想了想,还是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准备回去看看。
邬珊看见祁灵收拾行李,凑过来问道:“什么情况?”
祁灵把手机放在她面前,示意她自己看。
本来以为邬珊还得嘱咐一下自己好好注意身体,没想到她一看到这消息就差直接亲自上手把祁灵打包送走了。
最后还是祁灵说一会儿有车来接自己,邬珊才停下来自己蠢蠢欲动的手掌。
等待间隙,邬珊还有些犹疑的看向祁灵,问道:“你是真的关于他的事情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吗?”
祁灵试图回忆着,在脑海中检索着关于那人的信息。
半分钟后,她面无表情的摇了一下头。
“想不起来。”
说来倒也奇怪,大部分的事情她都没忘记,偏偏忘记了那一位,还有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祁灵现下想的就是要好好养病。
一个小时后。
门口有人敲门。
邬珊本来还挺积极的,结果到祁灵该走了的时候,她倒是躲在卧室里面不肯出来了。
祁灵敲了敲她的门,轻声说道:“妈,我走了啊。”
邬珊声音没什么起伏的说道:“嗯。”
祁灵:“……”
她正转身欲走,邬珊的声音又从卧室里面飘了出来。
“把你那些书带走,不然我看了总是脑袋疼。”
她不说祁灵差点忘记,她又回了房间把自己放在架子上的法语书拿了出来放在怀里,然后对着卧室的门小声说道:“邬女士,我过两天就回来看你,别太想我哈。”
祁灵了解邬女士,虽然平时总是凶巴巴的,但是内心柔软的跟块豆腐似的。
这估计是看她要走了,又开始舍不得了,所以躲在屋子里面不肯出来见人了。
屋内沉默两秒,然后传来邬珊忍无可忍的声音。
“赶紧走。”
祁灵笑了笑,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
一场大雨的洗礼后,路边的树枝上抽出了嫩芽,整个城市多了一片绿色的生机盎然,空气中传来春意的湿润气息,夹杂着泥土的芬芳,让人有些心神舒畅。
加长宾利的车上。
祁灵一双灵动的眸子不断往前面打量着。
坐在副驾驶上的男人一身黑色西装,身材还算是笔挺,长的倒是眉清目秀,就是看起来话不多,而且为人也很拘谨礼貌。
刚才二人见面的时候,他没说什么,直接就把她手中的行李接了过去。
祁灵问:“手机你买的?”
男人顿了一下,然后回道:“是。”
总裁特意嘱咐他今天要把手机买回来,交到祁小姐手上。
祁灵又跟唠家常似的。
“最近累不累啊?”
程助理还有些纳闷今天祁小姐怎么兴致这么好,喜欢跟他聊天,但是他也不好拂了她面子,附和着回道:“不累,都是应该的。”
祁灵忍不住撇了撇唇。
要不说这种人成功呢,忙的都跟个陀螺似的了,还在这里自我安慰呢。
一路上祁灵没少打量他。
这男人倒是很有定力,目不斜视的,几乎没往她这边看。
直到车子停靠到了别墅外面,前面那男人才回头看了她一眼。
“到了。”
祁灵往外面打量一眼,忍不住微微眯了下眸子。
这别墅的确豪华的有些过分了。
且不说这地段贵的令人咋舌,里面装修也是耗费了不少人力物力,每一处小细节都是低调的奢华。
陆家从爷爷那辈起在B市便立足了根,这些年来生意更是做的风生水起,外面眼红的人其实不少,但是更多的人却是忌惮于陆家的势力。
经过漫长的小路,旁边是水声不断的喷泉池,新鲜的空气瞬间涌了过来。
祁灵虽然记忆缺少了一部分,但是对于这里确实莫名的有些熟悉气息。
人大概是一种奇妙的生物,虽然她忘记了某些东西,但是在某些特定的场景下,她却能有不一样的感觉。
到了别墅内,她还不太适应,坐在沙发上,视线左右的打量着四周。
屋内是偏欧式的设计,四点钟方向是楼梯口,旁边立着一观赏性极佳的古董花瓶,看上去就是脆弱且昂贵的。
程助理端着一杯牛奶,放在祁灵的面前,轻声说道:“祁小姐,喝杯牛奶吧。”
祁灵本来正在发呆想事儿,也没注意面前男人忽然走过来。
她一抬头,就发现面前放着一杯牛奶。
她光想着自己脑袋里面的那事儿,待对视上面前男人礼貌客气的视线,觉得二人之间多少有些疏离了。
她想着,不管怎么样,也应该先打破一下二人之间这种疏离的氛围。
毕竟。
她现在还有事情要找自己这个老公帮忙。
祁灵抿着唇,有所意图的咳嗽了一下,然后睫毛眨动,一双好看的杏仁眼对视上面前清秀男人,唇角缓缓拉开一弧度,温柔开口:
“老公——”
程助理本来站的还算是板正,结果祁灵这么一开口——
程怀感觉自己脑袋有点晕,差点坐地上。
他冥冥之中有点不好的预感。
他还没反应过来之际,楼梯那边忽然传来一道好听的男声——
“程怀。”
男人的声音很好听,是那种低沉中带着沙哑的音质,每当他不大愉快的时候,声音会微微压低,那股勾人的劲头直接钻到耳朵里面,让人有些无法自拔。
程怀本来就够受惊的了,结果一听到身后的这声音,整个人更是如遭雷劈。
他身子有些僵硬,小幅度的转身,看向楼梯口那边的人,本来想笑笑,但是却发现自己根本笑不出来。
“陆总。”他干巴巴的打着招呼。
他本来就只是过来跑腿的,谁能想到忽然来这么一出。
虽然祁小姐是一等一的美女,而且声音温柔好听,但是陆总的女人他哪里敢觊觎,多看一眼都是不敢的。
见忽然有人出现,祁灵也是好奇的偏头看了一眼。
男人站在楼梯口的方向,那方向正好有些背光,耀眼的光芒照射在他身后,精致俊美的五官稍微有些模糊,但是骨子里面的清冷贵气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
他穿着干净的白衬衫,底下是一条黑色西装裤,袖口微微挽起,此刻正站在台阶口处,单手插兜的看向这边。
祁灵好像明白了点什么,看看身边这男人,又看了看不远处那极品。
说是极品也不过分,确实是可以扰人心智的美貌,一个男人可以好看到这种地步,倒也真的是有些过分了。
陆靳川走了过来,立在程怀面前,眼皮微微垂下,打量他一眼。
那目光,没什么变化,但是程怀却是有些掉冷汗了。
不过陆靳川倒是没有说些什么,淡声道:“你先回去吧。”
程怀如临大赦,赶紧走了出去。
他走后,偌大的客厅内便只剩下了他们二人。
祁灵此刻跟他是近距离,可以好好地打量他。
男人气质清冷淡然,眉眼精致,他摘下了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修长如玉的指尖有些慵懒的捏了下眉间,慢条斯理的说道:
“看来你对情况还有些不熟悉。”
“自我介绍一下,陆靳川。”
祁灵虽然有些预感了,但是为了避免出现刚才的乌龙,还是稳妥的问了句,“……谁?”
男人指尖一顿,然后抬眸看向她,薄唇微启,道:
“你老公。”
这下子倒是有了确定的答案。
祁灵刚松了一口气,准备坐回沙发上。
为了避免尴尬,她顺手拿起桌上的牛奶,小口小口的喝着。
陆靳川看了一眼她手上的牛奶,耳边忽然响起刚才这女人在楼下喊的那声“老公”。
声音温柔甜腻,但——
属实有些刺耳。
摘下眼镜后,那双幽黑深邃的眸子更加勾人心魄。
他垂下眸子,直勾勾的看过来,唇角轻微勾起,带着几分戏谑。
“不过是半个月不见——”
“陆太太就打算换老公了么。”
祁灵喝着牛奶,差点呛到。
再一抬头,看过去。
男人逆着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眸子里面带着慵懒凉薄的笑意,倒是像个妖孽一般。
祁灵一瞬间脑海中只出现了四个字——
斯文败类。

陆太太教夫有方免费阅读

他这话明显是带着几分揶揄。
祁灵一脸正经的跟他解释自己是因为失忆了。
说到这,面前男人表情也有些正经了起来。
他眉梢微垂,睫毛浓密修长,遮盖住眸中的色彩,他淡声道:“我知道。”
他松了松领口的扣子,神色看不出来波澜。
祁灵打量他一眼,此刻是把自己刚才想的那事完全的抛到了脑后,只想着自己今后要如何跟这人相处。
“我们——”
话未说完,男人便打断她,说道:
“不急。”
“……什么?”
陆靳川眸中含笑的看着她,“你好像对我很感兴趣。”
祁灵也不遮掩,大大方方的点了一下头,回道:“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陆靳川淡定回道:“因为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也是这副模样。”
祁灵:“……”
这倒是没什么奇怪的。
实话来说,陆靳川的长相确实很在她的审美之上。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看到皮相好看的人总会想要多看几眼。
虽然庸俗,但也是人之常情。
陆靳川这么一说,她还觉得挺有意思的。
这倒是印证了那句老话,自己喜欢的人无论遇见多少次还是会喜欢。
虽然不知道她当初是不是真的喜欢陆靳川,但是看中他这种脸绝对是没错的了。
见祁灵那双狡黠灵动的眸子转了一圈,估计又在暗自琢磨着什么。
陆靳川从桌上拿起车钥匙,说道:“家里面有专门给你做饭的阿姨,卧室在二楼,里面给你添置了当季衣服,你的衣柜间在卧室隔壁,如果有什么不够的随时跟我说。”
祁灵看着他一副准备出发的架势,随口问道:“你要出去?”
陆靳川动作停下,然后垂眸看她。
几秒之后,他勾唇轻笑一声,那笑容里面包含了什么祁灵一时之间没有看明白。
没过一会儿,祁灵就听见外面传来车发动的声音。
她坐在沙发上想了下。
她跟陆靳川的婚姻应该没有那么简单。
按照最平常的逻辑来想,陆靳川这样的男人应该也不会那样随随便便的被她收服。
但是她也懒得管太多,直接上楼进了卧室准备休息一阵。
大概是车祸后遗症,她现在体力不是很好,隔段时间总是要好好休息一下。
推开卧室的房门,发现里面是简单的黑白二色,低调中透露出奢华。
陆靳川这厮大概也是个收藏爱好家,房间内摆放着不少价值昂贵的收藏品。
祁灵走进来,打量一圈,蹑手蹑脚的,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随手弄没了几百万。
后来她歪倒在床上,登上了自己之前的微信。
一打开微信,里面各种消息瞬间就蹦了出来。
里面有各种朋友的问候,还有前公司同事们发过来的消息。
祁灵看的脑袋有些疼,选择性的看了一眼。
最后注意力重点放在姚欢的对话框上。
姚欢纯粹是个犯二女青年,头像就是自己的高P照片,朋友圈里面是高贵优雅的名媛,其实骨子里面很是单纯少根筋。
姚欢:【祁灵,你到底好了没啊?】
姚欢:【那天去医院见你,你还昏迷着呢,把我吓够呛,你可别死啊,你要是死了我就真的没朋友了,你知道的,我人缘挺臭的。】
姚欢:【呜呜呜,你丫的终于出院了,不过我这段时间太忙了,等我忙完这段时间就去看你。】
她最新发过来的一条消息是一个小时前。
姚欢:【祁灵,你什么情况啊,电话打不通,家里面也没人,玩什么失踪呢。】
祁灵忍不住笑了一声,然后打字回道:【放心,还活着呢。】
她这消息一发过去,姚欢很快的就回复了。
姚欢:【祖宗,你终于上线了,在哪了你。】
祁灵:【家里呗。】
姚欢:【你老公那?】
祁灵:【这个你也知道?】
姚欢:【废话,你是失忆了,我没失忆。】
姚欢也是后来给祁灵母亲打电话的时候才知道祁灵失忆了。
不过祁灵这个失忆不太一样,是选择性失忆,忘了一部分事情,有一部分记忆还健在。
姚欢庆幸的是,这货还记得自己。
姚欢:【记忆恢复了吗?】
祁灵:【没有。】
姚欢:【那你欠我那一万块钱怎么办?】
祁灵:【……呸。】
姚欢笑的格外放纵,发现这女人就算是失忆了也不好糊弄,还跟以前一样机灵。
想着姚欢跟自己关系不错,应该知道自己那点私事儿,所以祁灵开门见山的问道:【能跟我说说我这老公是什么情况吗。】
那边沉默了五分钟后,回复了几个字。
姚欢:【抱歉,不清楚。】
祁灵:【……】
姚欢:【真的,你们两个突然闪婚,然后又那么低调,跟隐婚一样,我怎么知道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情况,就连你们两个睡觉在不在一个被窝我都不清楚。】
见姚欢这边问不出来什么,祁灵也放弃了。
后来姚欢那边还有事情,二人便约着明天出来见个面喝咖啡。
祁灵躺在床上眯了一会儿,再睁眼的时候发现已经过了三个小时了。
此刻是晚上九点钟。
她随手拿起来睡觉之前放在床头柜上的法语书,准备看上一眼。
这种动作几乎是本能性的,祁灵在拿过来书本的时候自己也是一愣。
这种日复一日的重复动作似乎已经是刻进了骨子里面,就像是吃饭呼吸一般自然。
她当年学习法语其实没吃什么太多的苦头,也算是天赋异禀,但是既然打算入了翻译这一行,便要吃比平常人更多的苦。
只有进了这一行,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优秀的人那么多,只要你不努力便会落在别人的后面。
尤其是语言这一职业,只有保持一直的学习交流,才不会退化。
这么多年,这种学习已经成为了她的一种本能习惯。
祁灵看了一会儿,不敢多看,生怕头疼。
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自己微信里面的朋友圈。
她微信里面人多且杂,所以一般不怎么发乱七八糟的东西,大多数都是工作上的东西,里面的定位也很丰富,她这些年去过不少国家,见识也还算是开阔,也学得了一身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领。
要说累,其实还挺累的。
所以这次出这个意外,祁灵倒是想开了,人生在世,图的就是一个安逸轻松。
大把大把快乐日子等着自己了,她何不先好好享受一番。
她看了一会儿手机,忽然察觉到楼梯口那边传来了动静。
门把手轻轻转动,在安静的屋内格外突兀。
下一秒。
一道修长的人影出现在门口。
祁灵为了制造自己休息的良好氛围,所以专门把屋内的灯光调成了温馨幽暗的橘黄色光芒。
本来她自己一个人也没觉得有什么,但是此刻二人单独相处在一个房间里面,这灯光就莫名显得有些暧昧了。
陆靳川站在门口,睫毛眨动了一下,他似乎是喝了几杯酒,但是脸上没有什么醉意,似乎只是出去应酬了。
他视线在床上的女人身上转了一圈。
祁灵穿着一件白色的丝质吊带,衬托的她腰细腿长,一头柔顺的长发肆意的舒展在枕头上。
她皮肤白皙,在橘黄色灯光的照射下像是一朵正在热烈绽放着的小雏菊。
陆靳川看了一眼,视线偏转开。
她倒是毫无顾忌。
祁灵听到动静,身子微微坐了起来,打了个哈欠,看向门口的那人,问道:“喝酒了?”
陆靳川:“一点点。”
祁灵用力的嗅了一下鼻子,倒是没闻到什么女人身上的香气。
她略微有些八卦的问道:“该不会是出去艳遇了吧?”
陆靳川脱外套的动作一顿,然后瞥过来一眼,看向祁灵。
祁灵不像是吃醋,倒像是八卦,一双眸子睁的圆圆的,看得出来,她想要好好地了解他一下。
高级定制的黑色西装外套被男人随意无情的扔到了一侧的沙发上,陆靳川一边向浴室走去一边解着衬衫上的扣子,只留给祁灵一个清冷的背影。
在他进浴室的前一秒,祁灵听见他淡漠慵懒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
“不感兴趣。”
听到这回答,祁灵只是耸了耸肩膀,没有再回复些什么。
没过一分钟,浴室里面便传来一阵哗啦哗啦的水声。
祁灵坐在床上,睫毛轻微眨动。
纵使她再心大,也是个发育成熟的成年人。
就算她如今失忆,对面前这男人没什么印象,但是也不能否认二人已经结婚的事实。
刚才她还在抽屉里面看见二人的结婚证来着,这证明二人之间是有法律保护的。
她有些心乱,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到最后索性躺到床上开始装睡。
二十分钟后。
浴室的门从里面打开。
祁灵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是却闻到了一股好闻的香味。
那香味说不出来是什么味道,但是却带着一种略微压抑的性.感,这味道一出现在屋内便令人感觉有些上头,霸道的充斥了周身,让人被这股味道席卷而来的悸动而心潮澎湃着。
陆靳川一头墨玉般的黑发微湿,精壮的上身赤.裸着,露出了优越好看的腹肌,腰间系着一条纯白色的浴巾,胸口处滑落的水珠顺着肌肉线条蜿蜒了下去。
他眸子向床上这边看来一眼。
祁灵睡着了。
不知道是装睡还是真的心大。
他未开口,直接掀开一边的薄被,躺到了床上。
祁灵感觉到身边一沉,便知道是陆靳川睡在自己旁边了。
夫妻同床共枕本就是正常的事情。
祁灵在床上憋气了半天,感觉都快把自己憋坏了。
这男人也不说话,灯也不关,祁灵装睡计划彻底失败。
她索性也不装了,睁开眼睛,看向头顶的天花板。
身侧传来一阵窸窣的书页翻动声,男人修长白皙的手掌拿着手里面的书,目不斜视的说道:“不装了?”
“……”祁灵偏头看过去一眼,陆靳川此刻靠在床头,手里面拿着一本书,模样看起来有些悠哉淡定。
他既然早看出来了,也不拆穿她。
祁灵闻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好闻味道,眉头微蹙,在心里面默默吐槽了一句——
闷骚。
陆靳川拆穿完她之后也不说话,继续看着自己手里面的书,似乎是把她当成空气一般,侧颜线条如同刀削一般分明,精致好看。
祁灵感觉这氛围有些不对劲。
她偏过头,目不转睛的看了一阵自己身旁这男人。
陆靳川也察觉到她视线,睫毛往这边垂了垂,殷红的薄唇轻轻开启,淡声问道:“怎么。”
祁灵看着一脸单纯无害,却是冷不丁的说道:
“陆靳川。”
“咱俩睡过没。”

小编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陆太太教夫有方全文免费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