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吃瓜她进娱乐圈却红了(莫默黎决)
为了吃瓜她进娱乐圈却红了(莫默黎决)

为了吃瓜她进娱乐圈却红了(莫默黎决)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09

小说介绍

主角是莫默黎决小说《为了吃瓜她进娱乐圈却红了》全本已完结,是由作者“戚珀”创作完成;新人歌手莫默,因音综《声之心》走红。长得好看,业务能打,说话有梗,作品出色,粉丝哐哐砸大墙,乐评人排队敲碗等新作。甚至,连某号称嘴毒过全娱乐圈的知名自媒体都真香了。看着不可一世的男人对自己露出的温柔神色,莫默叹了口气:“……”她只是想吃别人的瓜,不是很想吃自己的瓜。

小说简介

莫默,重度吃瓜爱好者。
手握各大娱乐论坛账号,时刻走在吃瓜第一线。
为了更好吃瓜,她签约禾颂。
入圈后,莫默对自己的生活很满意。
这位小鲜肉果然有一位暗恋已久的小青梅。
某影帝和他带球跑小娇妻的故事果然有意思!
就是不知道怎么的,自己红了。
新人歌手莫默,因音综《声之心》走红。
长得好看,业务能打,说话有梗,作品出色,粉丝哐哐砸大墙,乐评人排队敲碗等新作。
甚至,连某号称嘴毒过全娱乐圈的知名自媒体都真香了。
看着不可一世的男人对自己露出的温柔神色,莫默叹了口气:“……”
她只是想吃别人的瓜,不是很想吃自己的瓜。

为了吃瓜她进娱乐圈却红了全文阅读

第7章
莫默没想到会在这儿遇到这位“见义勇为的好心人”。
敢情他还是这家录音棚的工作人员。
小少年从她的话里回过神:“你们认识啊?”
能叫认识么?
莫默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儿这个问题,没想到答案。
让她没想到的是,沙发上的男人好像也在思考什么答案。
一时间两个人都没说话。
这沉默莫名其妙,在小少年都要以为这两人有点什么乱七八糟曲曲折折的年度大戏时,黎决开口了。
“想找编曲改下一场的歌?”
“需要借个棚,”莫默简单地解释了一下,“我看情况改。”
黎决本来准备伸出手拿茶几上的杯子,闻言顿住:“你自己改?”
一首歌的编曲工作其实非常复杂,当时阿利在台上所说的“歌手需要有自己的作品”,仿佛歌手会这件事是理所当然。
然而,会唱歌和会写歌有时候并非同一个领域。
哪怕有所接触,但一般的歌手,至少新人,很少会亲自操刀参加比赛需要唱的歌,多数交给正儿八经的编曲。
莫默嗯了一声。
她的神情看上去不是在开玩笑。
黎决只看了她一会儿,没再问。
倒是小少年很好奇,过来凑热闹:“诶,姐姐你还会编曲吗,我还以为你是歌手?”
“现在确实是歌手,”莫默敲定了时间,从包里掏出纸笔,“但我学过编曲。”
小少年继续问:“你要参加什么比赛?唱什么歌?”
“《声之心》。”
莫默有问必答,但说到唱什么歌,人却顿了顿:“我看一眼。”
连在一旁没怎么打算在意的黎决都沉默了。
什么叫我看一眼?
怎么你连自己要改什么歌都不知道吗。
这个还真不怪莫默。
她刚起床就被宋晰轰炸,被赶出门后得先解决早餐问题,匆忙赶到这里,反而是带过来的那份歌单压根没事件看。
这会儿才拿出来看了一眼。
一共三十首歌。
各个类型都有,在有限制的同时又给了选手充分的选择。
莫默看了一会儿,圈了一首。
黎决正好路过,眼角余光瞥见一个歌名。
《浮梦》。
这是霍斯维的歌,也是霍斯维少有的粤语歌。
这首歌发行在霍斯维年轻的时候,那个时候的歌坛以港台歌手为主,在那个时期出道的霍斯维也出过粤语专辑,这是其中的代表作。
这歌选的……
黎决挑了挑眉,几乎是瞬间就猜到了她的打算。
第二轮想不要再被阿利那个疯批拉着炒热度,并且拿到可观的成绩,只能在选歌和改编上下功夫。
霍斯维的歌,并且有一定的年代和传唱度,很容易在比赛中拿出成绩,并且可以挡掉阿利大部分想找的茬。
于她而言,这首歌是不二之选。
但《浮梦》是那么好唱的?
霍斯维是中高音区歌手,唱歌咬字清晰,情绪饱满,歌声穿透力强,而这些声音特质和莫默本身的条件有很大冲突。
就歌本身的问题,如何重新编曲,让它更适合自己,哪怕是交给一个专业的编曲师,也有难度。
最重要的是,这是一首粤语歌,想改也有个口音问题。
是以这么计算下来,改编《浮梦》的工程量大得惊人。
然而距离下一场录制只剩一周。
黎决算了算时间,觉得自己差不多可以祝这姑娘淘汰快乐了。
但他什么也没说,接了个电话离开了录音棚。
反正她不是说自己可以自己解决么。
*
黎决回录音室的时间是下午三点。
回来时,棚外面的会客厅没有人。
之前在这的少年是陆兴哲的弟弟,这会儿已经走了。
他不太在意,径直打开录音棚的门。
更没注意当时莫默和他租了录音棚多久,本以为她已经回去了。
但门一开,看到的是戴着耳机,正全神贯注地坐在电脑前的背影。
女人将黑发随意地在脑后盘起,从门口的角度看去,可以看到一首歌在软件里被拆开,看不清她具体的改编方向,但动手时的动作却十分熟练。
——整个人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影响她似的。
“我靠,熟练得让人心疼的操作,是被编曲杀过几次啊姑娘。”
就在这时,身后钻出一个脑袋,看清了莫默的动作后,表情非常精彩。
黎决动作一顿:“……”
扭头,对上陆兴哲的脸。
他声音冷漠:“你为什么在这。”
“我来找你啊。”
黎决心想他刚才进来根本就没看到他。
“不过,”陆兴哲指了指莫默,“为什么她会在这里?”
黎决没说话。
“这才几天,你就把人拐到工作室了?而且还让美女自己做编曲?虽然美女好像自己会吧,不过你这他妈人干事——”
“而且你变了啊狗子!居然明面一套背里一套?说好的怼天怼地,对唱烂大街芭乐的小新人一点兴趣都没有?你这是在干什么啊黎决!”
“黎决你这样不行的……草你倒是回我一句。”
“等你发完疯。”
陆兴哲:“……”
“她来租棚,说自己改《浮梦》。”黎决又看了一眼根本没注意到他们一般的姑娘,回头走出去,并把陆兴哲拉了出来。
顺手关上了门。
陆兴哲一噎,第一个反应是:“SIREN现在不是不外租吗?”
“这得问你弟了,”黎决不咸不淡地说,“我让他帮我关掉SIREN的访问设置,但预约界面被他打开了,老实说能做到这一步,不怪他数学经常不及格。”
陆兴哲面无表情:“数学不教这个。”
“但至少说明他没脑子。”
“……”
SIREN不外租,但却是别人的操作失误造成的,黎决就没和莫默说。
“行吧,咱们不谈我弟,我回去给他多买两本五三行了吧,”陆兴哲举手投降,回过味来,“不过你刚才说她要改编什么?”
“《浮梦》。”
“那么看她还是会选歌的啊……”
陆兴哲这人向来有一出想一出,感慨完了开始骂娘:“卧槽我还在说她在录音棚改什么,她一个新人连《浮梦》都能改?真的不是跑来装逼的吗?”
这事儿放在早上,黎决可能不会说话,因为自己也是一样想法。
但现在黎决说:“那你得去看眼科。”
——毕竟莫默那副模样,是真的能做出来的样子。
“……”
陆兴哲把之前的对话在脑子里品了品,觉得这情况有点超纲了:“我之前没听禾颂签了个全才啊,有这本事怎么上一场那么惨?”
他在《声之心》导演组工作,当然知道第一场录制上发生了什么。
有本事又能唱,理论上是爆红款。
录制却把自己弄得有些狼狈。
照她今天的选歌和熟练操作,这明明是能做出成绩的样子啊?
还是他已经老了,跟不上年轻人的思维了?
或者他们根本就高估了这姑娘的实力,她说不定也不会唱,《雨天》的水平只是凑巧,编曲也只是装装样子,实操可能像屎一样?
就在这时,录音棚的门开了。
两人扭头,看向从里面走出来的姑娘。
莫默本来没在意他们的,可两人的视线实在太直接,她的脚步就顿在了原地,眨了眨眼,等他们开口。
陆兴哲笑得灿烂:“□□妹你忙完啦?”
“……没。”
老实说她都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谁。
虽然记起来,他们在排练的时候出现过。
“咳咳,我是陆兴哲,他你应该知道,是SIREN的老板,黎决。”陆兴哲走上前,态度热情,介绍完自己还连带一个黎决。
莫默哦了声:“你们好,我是莫默。”
“我知道我知道,你把《雨天》唱得超出了这首歌的价值,我们十分惊喜。”
莫默瞥了一眼一脸冷漠的黎决,心里确定了这个十分惊喜是在胡扯。
她跟着客套:“谢谢啊。”。
陆兴哲是会因为一点小尴尬而停止表演的人吗?
他当然不是。
他号称尬聊之王,一往无前。
“我听说《浮梦》编曲特别麻烦,莫默现在进行到哪里了?”
“三分之一。”
其实,《浮梦》要改编的地方不多,这是一首出色的歌曲,只是把它变成适合自己并且水平尚可,也不需要做过多的改编。
“介意我们一起听听么,老实说我们没别的,就是比较闲,尤其是他。”
可能怕莫默拒绝,陆兴哲还一脸沉痛:“其实黎老板很喜欢结交会编曲的各路朋友,而且很爱凑热闹,是真的很想听,但是不好意思开口。
黎决:“?”
莫默:“……”
她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人会突然盯上她,想看她工作。
莫默斟酌道:“我没说不可以看。”
“黎老板觉得自己会打扰美女,感觉非常不好意思。”
沉默了两秒,莫默干脆说:“也不是打扰,我只是习惯自己工作了,总之你们想来看也没什么。”
陆兴哲非常惊喜:“好好好,真是太感谢了。”
但莫默也没回去。
在对方的视线中,她不慌不忙:“我去个洗手间。”
“……”
*
莫默回录音棚的时候,这两人已经在录音棚里了,一个表情乖巧,另一个略显冷漠。
她倒是没觉得局促。
反倒是陆兴哲来了句:“咳咳,我们这样是不是显得不太好。”
做作得让黎决露出了嫌弃的神情。
“没什么,上学的时候录音棚的人也很多,自己不专心就没办法做东西,”莫默却摇了摇头,“与其说被围观痛苦,不如说交不了作业更痛苦。”
陆兴哲“嚯”了一声:“你是学编曲的?”
“辅修,本专业是声乐。”
“诶在哪里读的?”
“CA。”
陆兴哲吸了口凉气。
听过这学府的人其实不多,不是什么草学霸人设的明星常用的“网红学校”。
但这个学校出来的在各个乐坛都很知名的人很多。
国内没多少人知道,因为国内大部分人都考不上。
陆兴哲缓了缓,扭头朝黎决说:“这他妈就是凡尔赛吗。”
黎决:“……”
莫默:“……”
新的《浮梦》编曲已经改了三分之一,既然现在有听众,她也不急着调整,向黎决询问了几个设备的配置,打算先去试唱一下。
黎决干脆从位置上站起来,走过去帮她调试。
陆兴哲闲着,干脆问道:“不过你之前为什么选《雨天》?”
这问题倒是人人都想问。
莫默没瞒着,说完原因便引起了与当时宋晰一阵沉默的反应。
黎决调试设备的手顿了顿,到底没能说出话来。
他好像是明白了,为什么她当时会问阿利那些事情“是不是真的”。
陆兴哲比较直接,他说了句“牛逼”。
话题很快略过,可以试唱了。
——莫默毕业不久,CA在A国,那里的设备和软件和国内的习惯不太一样,她本来还算好了得花多长时间调试来着,现在有黎决帮忙好办得多,没多久便完事了。
她直接走进了录音间。
戴上耳机,顺着缓缓流淌的歌声,轻声开口。
《浮梦》写的是民国的一段故事,放在现在有些老的,歌女和名将的故事。
可是,故事里的两人自始至终没有向对方谈过有关“感情”的任何事情。
唯有在歌女的梦里,她说了想说的话,拥有了永不可及的情,但当她醒来,一切如云消散。
因而是浮梦。
霍斯维演绎这首歌时,是在敌人中游走,表面轻浮却内心坚定的歌女。
而莫默是那个在梦里的人。
用了弦乐的编曲衬得她的的声线仿佛呢喃,一字一句如蒙在雨雾之中,少了丝清晰,却多了韵味,带着现实中不可及的希望,以及对此刻的梦心知肚明时藏不住的哀伤。
当时她唱《雨天》就让人觉得她能将歌唱得缱绻而深刻,如今在一首更合适的歌上,这个特质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那是一种在这个乐坛中稀缺的,几乎找不到的特质。
周玥需要灯光衬托舞台,让人沉浸于星海当中。
而莫默只需要纯粹的歌声。
等莫默唱完了有半分钟,陆兴哲才恍惚回神,忍不住:“草。”
这也太绝了。
而且他居然听完了才发现莫默的粤语非常好。
他忍不住问了句:“你粤语那么好的吗?!”
莫默走出来喝了口水,闻言回了句:“我是S市人。”
那就怪不得了。
陆兴哲啧啧两声,拍了拍身边人:“黎老板有什么说的?我觉着这场没什么悬念了啊。”
黎决没说话。
没什么好说的。
对于音乐而言,歌手所追求的无非是拥有自己的风格理念,并且在技术上靠近无懈可击。
莫默是一个从一开始就站在高处的人。
但是。
“你选了浮梦里的视角,但霍斯维更想展现摆脱了浮梦的歌女。”黎决看着她,一字一句道。
作为一种战术层次的要求,莫默既然选了这首歌,有一部分是要“讨好”霍斯维的。
但她改编的立意却又和原歌手的理解相距甚远。
莫默灌了口水:“确实。”
没再继续说下去。
黎决却明白了。
她只是想用这首歌当挡箭牌,好继续混下去,虽然在技术层次拔高了评价,但没打算让任何一位导师因此对她刮目相看到产生想“保她”的冲动。
沉默间,莫默又叹了口气:“霍斯维有导师病嘛,真要被她看好也很麻烦的。”
黎决:“……”
这说的是之前看过的几个霍斯维的瓜。
霍斯维担任过很多导师制音乐综艺的音乐导师,资深名师的称号听上去响亮。
但被她带出来的人大多很糊,糊也糊得千篇一律,也就是唱来唱去都是一个唱法。
如果只是“师门特色”也算了,还有瓜说霍斯维作为导师很有掌控欲,对于想发展其他唱法的歌手,几乎都会被她以各种名头压制。
所以很麻烦。
“……这倒是,”许是习惯了什么,黎决此刻往身后一靠,似笑非笑,“那个灭绝师太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
莫默又在录音棚呆了一段时间,租借时间到了后便走了。
黎决没说什么,但陆兴哲拿着外卖回来,得知人走了以后还有点惊讶:“这就走了?搞音乐的人居然会好好吃饭睡觉!”
“……”
“不过这新人真的奇怪,”陆兴哲自顾自说话,“不说实力那是真的好,可不想红为什么要出道,出道了为什么尽搞些藏着掖着的动作。”
虽然阿利那事情是身不由己,但不论是《雨天》还是《浮梦》,莫默在这其中都仍保有选择权。
藏着掖着是一回事,奇奇怪怪的发言吃瓜发言也很让人在意。
黎决没有回答他,但心里想的却也是这个事情。
突然想到了她那股子气质。
慵懒又淡漠,除了说到某些新闻时会稍微提起劲,其他的……仔细想想大概是“丧”。
正想着,那位有点丧的新人给他发了一条好友申请。
这个微信是她临走前说要扫的。
甫一加上,对面就发了转账。
从早上算到傍晚的价格,比预约页面上写的还要再高一倍。
黎决挑了挑眉。
[SIREN:给多了]
[SIREN:还是你明天什么时候过来]
对面秒回。
[默默:?]
[默默:谢谢黎老板,不过这不是你这录音棚不外租的吧,我就不去了]
她看出来了。
黎决动作一顿。
就是这个感觉。
一开始以为是个无欲无求,有奇怪爱好的人设。
后来觉得是脑回路有些问题。
可事实上,这个姑娘不是什么都不知道,从说话和作风上看,很多事情她其实心知肚明。
甚至于,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都拿捏得很好。
清醒,且实力超群。
与其说是有实力所以无欲无求,不如说这些都是她不算特别喜欢,所以不在意的东西。
黎决忽然觉得有点儿意思。
想了想,他发了句——
[SIREN:没事,要编就编完,明儿见]

为了吃瓜她进娱乐圈却红了免费阅读

第8章
莫默本来真的不知道SIREN不外租。
直到进了棚里。
她能看出很多器材和软件选用的并非市面上的通用款,处处充满了某个人习惯的痕迹。
就,突然想起来,自己这个预约小程序有点儿问题,不少人吐槽过预约界面有时候会被莫名其妙打开。
……怪不得刚过去那会儿,这人一脸回不过神甚至好像想把自己丢出去。
既然她看出来了,别人不说也就不提了。
多给了一倍租金当赔礼。
谁知道黎决还是个随性派。
[SIREN:没事,要编就编完,明儿见。]
看到这句话时,莫默脑门上升起了一个问号。
怎么,原来这位黎老板真是见义勇为乐于助人的人吗。
但老实讲,这话很有吸引力。
她没有车,去其他录音棚动辄半小时起步,更别提剩下三分之二的编曲要在其他地方弄,估计得重新适应软件。
但是不表示一下,好像不合适。
想了半天,她发了一句。
[默默:您真是个好人]
[SIREN:?]
*
于是接下来几天,莫默都在往SIREN跑。
时间有限,不过既然没打算做那么精致,是以一个编曲花这些时间还算正常。
倒是中途她来了点灵感多做了一个版本,第三天还熬了一会儿。
第四天过来的时候,给自己开门的是第一天来的时候遇到的少年。
少年面露惊喜:“姐姐你又来了。”
两天没见到他,莫默见他还是那么亲切,笑了笑:“嗯。”
“决哥今天不在,说要我开门才让我过来,”小少年说到这儿就一脸不爽,“我不就是开错了设置,讲道理我这不是帮他赚钱吗,多买两本五三真的不至于啊!”
莫默听他自说自话倒也听懂了。
这人是“罪魁祸首”。
黎决不在,少年明显要放松很多,原地叭叭个没完。
于是莫默知道,这少年叫陆明,是陆兴哲弟弟,今年高一,在放暑假。
没什么作业,很闲。
不过陆明之所以在这,很闲只是一部分原因,更多的是因为对音乐很感兴趣。
按他的话说,自己家里人几乎都在影视音乐行业工作,从小对音乐耳濡目染,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万人追捧的rapper。
莫默鼓励他:“有梦想是好事。”
陆明大受鼓舞,当场给她表演了一段。
唱完,莫默:“有时候,年轻人也要学会放下。”
陆明:“……”
就很委屈。
没什么诚意地安慰了两句,莫默就进棚里工作了。
她今天是来做收尾的。
这两天在工作里找回了一点之前的感觉,效率渐渐上来,稍微努力一下今天能把混音弄完。
工作认真起来是真的一眨眼时间就不知道去哪儿了。
莫默因为饿了回过神时,拎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下午六点都过了。
饿了就算了,雪上加霜的是她发现她对自己的效率产生了误判。
她只带了一个面包,中午吃完了。
而这会儿混音要做完还得两个小时。
点外卖好像不太合适。
莫默认命地先暂停手里的活,走过去开门。
于是看到会客厅大桌上五颜六色的配菜。
莫默和正在开火锅的陆明四目相对:“……”
倒是陆明迅速举起筷子招呼她。
“莫默姐忙完了?一起吃火锅吧!”
莫默思考了两秒。
陆明不愧是陆兴哲的弟弟,见此直接说:“快来快来,决哥说了大家一块吃,他比较害羞所以可能不好意思跟你提!”
莫默心里对黎决的“好人”评价又上升到了一个新高度。
这都不打死这两兄弟,是真爱。
不过那既然这样,她就走过去坐下了。
“决哥说去多买两个菜再回来,莫默姐有什么想吃的吗。”
莫默想了想:“鱼丸?”
陆明比了个ok的手势,发完消息开始熟练地把现有食材摆出来。
看得出来这工作室经常下火锅,材料工具都很齐备,锅里还有隔板,一边番茄一边麻辣。
莫默想着既然还得等黎决回来,索性掏出了手机。
挺难的,为了这个编曲她现在只有晚上回去有点儿时间补瓜。
好险最近没什么可吃的瓜不然真的心痛。
不急着下菜,陆明也好奇地探了个头过去看她在看什么。
于是,黎决回来后看到了一副不太得了的画面。
莫默和陆明坐在沙发上,都抱着手机,没人注意到他回来了。
“嚯,这一波直接快进到楚菲菲和今晨高层互撕啊。”
“为什么啊?我之前看这女的不是被锤死了吗。”
“有新的视频流出,说她是被迫的吧。”
“感觉好不要脸!!!”
黎决:“……”
这是在干什么。
“诶!莫默姐,快看今晨的声明!就刚刚发的!”
莫默低头一看,她这会儿刚看到论坛有人匿名发言“等着吧,今晨今天会回应”。
也不管楚菲菲和今晨高层是什么情况,但是这事儿今晨娱乐怎么都亏,之前刚出事那会儿官微还发过不信谣不传谣的声明,之后就跟死了一样。
这都快过去一周了,网友戏称就算头七了也得回应一下吧。
于是大家今天就等到了。
今晨娱乐发了一条声明,表示已与楚菲菲解除合约,同时那位高层也已经辞去工作。
评论区一片大快人心。
[bhgxx:这波好耶,渣男贱女滚出娱乐圈!]
[露绿:怎么还有人觉得那个高层是无辜的?无辜你妈无辜]
[德2德:反应太慢了差评]
莫默翻了一圈,心道这瓜敢情也就这样了。
今晨去了一个当红和一个高层,短时间想恢复过来大概有点难?
就在这时,她瞧着头上落下一片阴影。
抬起头,对上黎决有些嫌弃的眼神。
“你混音弄完了?看这种表面新闻不如拯救一下你岌岌可危的比赛排名。”
黎决真的嘴毒,之前还没感觉,这两天稍微熟悉了一些,莫默没少被这么讽刺过。
是个正常人都不能忍。
但莫默不是正常人。
“表面新闻?”女人猫一般眼眸一亮,“有什么内幕吗?”
黎决:“……”
他无语地把手里的塑料袋放下,没打算理她。
“诶决哥你真的知道吗!决哥牛逼!”但陆明不管,扯着黎决试图耍赖。
“再扯就滚出去。”
陆明:“……噫。”
本来以为这两人放弃了,但黎决刚把东西摆好,就对上两个好奇宝宝充满期待的双眼。
“……”
你们是不是有病。
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有问题,他叹了口气:“楚菲菲的消息是李家透出来的。”
莫默想了想:“李家?”
“那个今晨高层老婆的娘家,他们是商业联姻,在今晨的事务上有点冲突,对方一直在排斥李家插手这一行。”
莫默懂了,李家想通过今晨动娱乐圈这口饭,但是那位今晨高层一直不乐意,李家就干脆把私生子的消息给爆出来了。
“诶,这不是伤敌一万自损八千吗。”
“怎么会,”黎决按下电磁炉开关,神色淡淡,“那个今晨高层一直以为自己藏得很好,但他老婆不可能看着一个私生子在眼皮底下,更不可能让楚菲菲一直这么跳。反正也没什么感情,爆出来逼董事会开除他,正好让李家人顶了位置,一石二鸟。”
说到这,他好像是想到了什么颇为讽刺的事情,眼神多了丝薄凉:“倒确实是能做夫妻的。”
陆明“诶”了声:“这么说就没好人嘛,好无聊哦。”
黎决:“……”
他觉得这小孩就是作业太少。
没多做理会,只是转头时无意识瞥了一眼莫默。
却看到这姑娘像是思考了什么,思考完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同时朝他看了过来。
嗯?
莫默看着黎决,认真说了句:“黎老板牛逼!”
黎决:“……”
真的,前两天帮她改编曲的时候,她都没有这么热情夸过他。
夸完后,她就跟没事人一样靠近桌边坐下,准备给锅里下菜。
下之前还问了一句:“就我们三个?”
陆兴哲来这里的频率还蛮高的。
“他今天加班。”
莫默哦了一声,就把五花肉放进了锅里。
陆明突然又高兴了起来:“好耶我要给我哥发照片!!!”
“……”真就中国好弟弟。
莫默开吃了就不说话了,她确实饿了。
一路闷头吃,黎决也不太说话,桌上只剩陆明小嘴叭叭的声音。
就这么安静地吃了个半饱,一个漏勺递到面前,上面有几个鱼丸。
一抬眼,对上黎决的视线。
黎决看她眼神茫然,挑了挑眉问得随意:“不是你要的?”
莫默回忆了一下,确实是陆明问的时候她突然想吃鱼丸。
可能是人一吃饱就容易不带脑子,她下意识回了句:“但是现在不想吃了。”
黎决:“……”
眼看着男人的眼神逐渐从茫然变成危险,莫默动作迅速地将漏勺接过:“谢谢黎老板!”
她动作快,不由自主碰到了黎决手心。
黎决只觉得有软和温热的力道落在那儿。
有点麻。
他收回手,没再说什么。
*
吃饱喝足,莫默准备回棚里。
站起来,她忽然想起了点什么,朝黎决看去:“黎老板有空吗?”
黎决懒洋洋地靠在椅子里,闻言扬眉,示意她说下去。
“我觉得编曲有点儿问题。”
莫默的改编将重点放在了《浮梦》中的“梦”。
所以这个新的编曲里加了很多弦乐,整体上没什么问题,但她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
这东西跟灵感有关系,她面对同一个编曲时间太长,思维有点儿僵,这会儿压根没什么想法。
黎决没什么负担地将收拾的工作都丢给了陆明,跟她进了棚里。
听完她的说法,他懒洋洋地开口:“你不是想敷衍过去吗。”
还纠结什么编曲?
莫默:“……”
说是这么说,黎决还是在电脑前坐下,开始听。
莫默不多打扰,只是看他。
男人靠在椅子里,修长的手指把玩着一个U盘,神情疏冷,棚顶的灯光落在鼻梁上,有一丝朦胧懒散的柔和。
……虽然怎么看也没在认真听吧。
听完,黎决直起身,手指点在桌面,似是思考。
片刻后,他没说话,开始动手写旋律。
整个过程很快,莫默看得一愣一愣的。
黎决没什么表情,扬起下巴指了指不远处的耳机。
莫默戴上了耳机。
他加了一段二胡。
悠长的乐音加入歌中,拉长了故事感,韵味深长,如坠古老的梦中。
像是多了一只翩然的蝴蝶,将人拉入这场迷蒙的梦中。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为了吃瓜她进娱乐圈却红了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