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天降你好薄先生(萧晨薄凉渊)
萌宝天降你好薄先生(萧晨薄凉渊)

萌宝天降你好薄先生(萧晨薄凉渊)

分类: 豪门总裁时间: 2021-04-09

小说介绍

主角萧晨、薄凉渊的小说《萌宝天降你好薄先生》重磅来袭,是由作者朝华惜时创作的现代言情著作,遇见薄凉渊只是一场意外,但是这个男人却多次出手帮助了她,还慢慢帮她适应了环境,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每次见到薄凉渊的时候,她都会有一种想要依赖的感觉,只是没想到后来也就是这个男人成为了她余生非常重要的人!

小说简介

萧晨一时是真的接受不了自己为什么会来到了陌生的世界,而且她的身份也发生了改变,但是印象中一切早已经模糊,为了能够活下去,她只能依靠自己。遇见薄凉渊只是一场意外,但是这个男人却多次出手帮助了她,还慢慢帮她适应了环境,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每次见到薄凉渊的时候,她都会有一种想要依赖的感觉,只是没想到后来也就是这个男人成为了她余生非常重要的人!

萌宝天降你好薄先生全文阅读

第一章 快送我去医院
不见天日的地下室里,空气中弥漫着潮湿发霉的气味。
瘦削的年轻女孩,双手托着五六个月大的肚子,她在狭小的空间里慢慢绕圈,一步一步的走着,时不时温柔的安抚腹中孩子:“宝宝乖,再走一圈,陪妈妈再走一圈哦……”
——
冷。
好冷。
萧晨逃出别墅后的唯一感觉就是冷,她齿关打颤,浑身发抖,拢紧身上的针织衫裹住即将临盆的大肚子,在天寒地冻中张望。
她在找人。
可她不知道自己在找谁,她急得快哭了,又哭不出眼泪。
外婆呢?对,外婆,她要找的人是外婆,外婆在哪里?萧晨慌乱茫然的冲进了小区的机动车道,突然身后传来凶恶的犬吠声!
有狗!
她心惊肉跳,下一刻,凶猛的力道就从身后扑来!她的肚子狠狠撞在地上,疼痛瞬间席卷,她眼前阵阵发黑,张着嘴却叫不出声。
“……喂,你还好吗,能听得到我说话吗?我操,将军你滚开,呜呜尼玛比,老子今晚就吃狗肉!阿姨,阿姨你冷静点,坚持住,我送马上打120,不是,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对,送我去医院,不要说了,快送我去医院,快、快……
“晨晨!”
不!
拒绝并没有用,那道虚伪尖利的声音依然仍旧的急切响起——“让开,快让开,我是孕妇姐姐,我带了妇产科医生来,我家就在前面!”
“不……”睡梦中萧晨不安的疯狂转着眼珠,额头冷汗密密渗出,她喃喃着不要不要,最后突然猛地睁开眼,大声叫:“不要!”
“萧、萧萧姐姐?”
萧晨四肢冰冷,呼吸凌乱,渐渐聚焦的视线里是一个小小的身影。那个人儿显然吓到了,小心翼翼的问:“萧萧姐姐,你、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
阳光照在身上,真实的温度驱散了寒冷。
萧晨用力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时,她长出一口气,尽管脸色还有些苍白,但还是笑着跟面前的小朋友说:“没事,姐姐只是做噩梦了。”
“怎么啦小玥,找姐姐有什么事?”
小玥立刻想起自己的目的,攥着衣角一脸焦急的说:“不好啦,刘小虎他们跑出去了!”
跑出去?
萧晨一愣,下意识扭头看幼儿园大门方向,看到那门栓不知何时被打开,大门正敞着时,心里重重一跳——我的妈呀,这群熊孩子!
来不及缓神,萧晨连忙追了出去。
还好小玥发现的早,很快,萧晨就把没能跑远的几只皮猴儿全须全尾的逮了回来。
一二三四,四只逃学的皮猴儿耷拉着小脑袋,排排站。
萧晨没说话,板着脸看他们。
小朋友们的心理防线很薄弱,很快,就有人害怕的红眼眶,吸鼻子,这时,一个剃着平头的熊孩子突然大声说:“都是我的主意,和他们没关系!”
萧晨看向刘小虎,“那你知道错了吗?”
“不自由,毋宁死!”
“哟,你还知道这个啊?”萧晨慢慢给他鼓掌,“知道这话是谁说的么。”
刘小虎面露一丝骄傲,雄赳赳气昂昂的扬着下巴,底气十足的说出两个字——“我、爸!”
萧晨:“……”
觉得刘小虎和刘小虎他爸都skr狠人的萧晨看了眼时间。
已经下午三点多,程阿姨应该快回来了,她决定在那之前,给小朋友们开个简短的“安全讲座”。
她起身拍拍手,召集来园里其他小朋友。
刘小虎以为这是要通报批评,很不服气的虎着个小脸,“哼”的一声别过头去。
“萧萧姐姐马上要走了,走之前呢,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好不好?”
小朋友们齐刷刷的应——“好~”
“在很久很久从前的黑森林里呀,住着兔爸爸、兔妈妈和兔宝宝一家。有一天……”
程阿姨回来的时候,故事刚好讲到尾声。
萧晨说:“……外面的世界可太危险啦!兔宝宝很害怕的想:在长大之前,绝不会再偷偷跑出去玩了。”
讲完故事,萧晨单独cue刘小虎,“小虎,你听完故事有什么感想吗?”
刘小虎正直勾勾的盯着她身后的栅栏看,眼睛瞪得老圆,听到她叫,突然抬起手指着她身后灌木丛,“萧萧姐姐,那里有个小……”
话没说完,远远传来一道佯装威严的声音:“刘小虎,你又闯什么祸了?”
刘小虎转头,看到来人后略略略的吐舌头,然后撒丫子跑了。
“程阿姨,您回来了。”萧晨笑着起身迎接,“我刚给小朋友讲完故事呢。”
“哎,今天真是辛苦你了小晨,幸好有你帮忙……”
“不辛苦,小朋友们都很乖。”萧晨笑了笑,拿起包包,“既然您回来那我就先走了,对了,程阿姨,我看幼儿园的门栓好像有些老化,有时间您请工匠来换一个吧。”
“啊?门栓?好,我会的。”
和小朋友做过告别后,萧晨离开了幼儿园。
正值初晨时节,学院区很安静,只有路边高高大大郁郁葱葱的法国梧桐上,偶尔传来一两声蝉鸣。
萧晨在斑驳的树影下慢慢走着,有些失神。
她最近两年已经很少会梦到那件事了,一开始的时候,连夜的睡不着,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是堂姐那伪善的笑容,那个暗无天日的地下室,半人多高的巨型犬,还有满地的血,和让人绝望难以呼吸的疼痛……
大概是因为时隔四年又来到浮阳城,才会又做那样的梦。
萧晨摸了摸胸前挂着的小瓶子,没事没事,都过去了。
公交车来的很快。
萧晨上车投了币,见车上没其他乘客,犹豫了会儿,悄悄的想在提供给老弱病残者的位置上落座。
结果屁股都还没碰到座位,司机回头斥责:“你就自己坐了?!”
“啊,对不起!”心虚的萧晨立刻被吓了一跳,忙起身往后排坐。
司机无语,“你这人怎么当妈的,孩子不要了?”
“孩子?”
萧晨回头,一脸茫然,什么孩子?
公交车的司机师傅抬手往车门口一指,“那小孩不是你儿子?”
——
元培幼儿园里。
被众小弟前呼后拥的刘小虎在围栏前,扒拉了一个又一个灌木丛,一脸纳闷,奇怪,刚刚躲在这里偷看他们的漂亮小妹妹呢?哪儿去了?

萌宝天降你好薄先生免费阅读

第二章 我不是你妈妈啊
“我没儿子,这不是我的啊。”萧晨一头雾水的看着车门前那三四岁的小不点,探出去左右看了看,没看到任何大人的影子,“小朋友,你爸爸妈妈呢?”
小不点仰着头,黑明分明的眼睛看着她。
片刻后,他动了动浅色的嘴巴,轻轻哑哑的叫:“妈妈。”
萧晨惊悚道:“我不是你妈妈啊!”
因为中间时间耗得有点久,司机问:“还走不走啊?”
“呃,抱歉啊师傅,我不坐了。”萧晨选择下车,牵着小朋友回到公交车的站台上,她问小孩:“你叫什么名字呀,是不是跟爸爸妈妈走散了?”
小孩没说话,本来低着头,她说话的时候就仰头看她,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黑亮水润的眼睛。
这一眼,萧晨这才发现,小家伙长得特别漂亮!
短短的刘海用发蜡竖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一双乌黑炯亮的大眼,鼻子直挺,嘴巴薄薄小小,皮肤很白,整个儿给人感觉就是粉雕玉琢。
他身上还穿着一看就不便宜的燕尾服款小礼服。
这是谁弄丢的大宝贝啊!
父母不得急死。
萧晨又左右看了看,然而法国梧桐葳蕤茂盛,笔直宽敞的大道上空空荡荡,一个人影都没有。
“小王子,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小王子不说话,只沉默的看着她。
“那这样吧!”萧晨把包包递给小家伙,自己则弯腰抱起他,“萧萧姐姐带你去个好地方。”
派出所里。
民警为萧晨倒了一杯水,看了眼坐在她边上沉默的漂亮小不点,叹了口气,“这有点难办,问什么都不说。他是不能说话吗?”
萧晨:“他好像是会说的……”
“那你试着问问?”
“问题是我问他也不说……”萧晨又看了一眼时间,她忍不住起身,“警察同志,孩子走丢是大事,家长应该很快就会报警的,我还有事,能不能先回去了?”
“也行。”
“来,小朋友,把包包还给姐姐。”
小家伙看了她好一会儿,才把包包递出来,递一半却又收了回去,他一手攥着包包链子,一手朝萧晨伸出——
那是要抱抱的姿势。
“呃……”萧晨没抱他,只是动作很小心的从他怀里拿回自己的包包,耐心解释道:“小朋友,你要在这里乖乖的等爸爸妈妈,萧萧姐姐呢,要先走了。”
小家伙看着她。
萧晨朝他挥挥手,“再见啦。”
然而萧晨没能成功走开。
她的裙子被攥住了,回头一看,是一只小手儿,而小手儿的主人攥着她,漆黑明亮的眼底似乎有光在波动,他动了动唇,小声叫:“妈妈。”
“我不是你妈妈啊。”萧晨苦恼的去拨他的手指头。
然而那不大的动作却瞬间惹哭了小孩!小孩皮肤白,这一哭整张脸都红了起来,“妈妈,妈妈!”
“我真不是……”
“妈妈!”他嗓子哭破了,上气不接下气,带着声嘶力竭的可怜劲儿。
在场几乎所有人都在用责备的眼神看着萧晨。
萧晨无力的解释:“我真不是他的妈妈……”
受理案子的民警见状只好说:“算了,要不你先把人带回去吧,反正联系方式也留了,等他父母来,我们再去找你。”
萧晨:“……”
好像也只能这样了。
“不可以站在空调出风口哦,会生病的。”
宾馆的单人间只有十来平米,没什么空余的地方,萧晨把站在出风口下的小家伙抱到床上,又把插好吸管的酸奶递给他,仔细叮嘱:“慢慢喝,会有点冰。”
小家伙看了看她手中的酸奶,又仰头看她,半晌后,听话的伸出双手接过瓶子,张开浅粉色的小嘴巴,把吸管衔住。
长长的睫毛轻轻扇了扇,无辜又专注。
模样真的太乖了!
萧晨心里痒痒的,很想凑上去在那白/嫩嫩的脸蛋上亲一口!但想到小孩非富即贵的来历,强忍着打消了念头。
她开始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为什么会叫我妈妈?
难道是……
脸盲症!?
对啊!
萧晨眼睛不由微微一亮——肯定是脸盲症!
她在心里推演:小孩先是和爸妈走散了,然后看到了我,我跟他的妈妈背影应该很像,所以他认错了,一路跟着我,想和我一起上公交。但他上不了,我出去看,我们见了面之后,哦豁,不得了!我正脸也和他/妈妈很像!
所以他就把我认错了!
一定是这样。
但是,很像,是有多像呢?
萧晨想着想着,就有了睡意,昨晚看书看到半夜三四点,没怎么睡,早上八点多又被程阿姨临时叫去幼儿园救场……
打了个哈欠,她坐直身子,打起精神笑盈盈的问他:“好吃吗?”
小家伙黑亮水润的大眼睛看向她。
片刻后,鸦羽般的睫毛忽闪了下,他点了点小脑袋,松开嘴里的吸管,把双手捧着的酸奶递向她。
“不吃了啊?”萧晨接过酸奶盒,发现还有一大半儿。
在冷藏室里放过的酸奶瓶子已经被捂温了,她顺势捏了捏那小手儿,果不其然湿漉漉冰凉凉的,于是抽了两张纸,帮他擦干。
“那想不想睡觉?”
小孩盯着她的手,两三秒钟后突然摇了摇头。
“哎……那这可怎么办呢。”快困死的萧晨又大大的打了个哈欠,她抱起小孩到自己怀里,打开电视,“要不你自己看动画片吧,想看喜羊羊还是看叮当猫?”
小朋友不说话,萧晨就自作主张的选了个国产动画片。
本来想着尽量陪他看一会儿,然而抱着怀中香香软软的小家伙,她眼皮越来越沉、越来越沉……
片头曲都还没唱完,她就睡着了。
萧晨做了个梦,梦里阳光灿烂,清风习习,矜贵沉默的小王子在她怀中,小心翼翼的亲了她脸一下。
萧晨忍不住笑,这一笑就笑醒了。
房间内漆黑一片,只有空调运作的声音,她意识还没清醒,睡饱的餍足感让她在黑暗里伸了个大懒腰,然后想起什么,动作突然僵住!
萧晨吓得一激灵,连忙开灯。
小孩不见了。
萧晨把十多米见方的单人间翻了个底朝天,哪里都没有,甚至连那瓶没喝完的酸奶都不见了。
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
她心口狂跳:难道是见鬼了?
我滴个乖乖。
萧晨不由握紧胸前的小瓶子,“宝贝,宝贝你保佑妈妈,不要让妈妈碰见那些不干不净的东西啊……”
经过这么一茬,睡是不可能再睡了,萧晨洗了把脸,把让人觉得冷飕飕的空调关掉,然后趴电脑桌上看教材。
三天后。
面试考在七点钟,萧晨五点多就起来了,她从房间的小窗户往外看,天色好像不太好,阴沉沉的像要下雨。
千万别下雨啊,萧晨在心中默默的祈求:老天爷,要下雨也拜托你千万等我到学校再下啊!
然而老天爷显然没听到她的话。
才走出宾馆,天边就传来一声闷雷。

小编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萌宝天降你好薄先生全文免费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