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窗净几(秦端樟秦栖茵)
明窗净几(秦端樟秦栖茵)

明窗净几(秦端樟秦栖茵)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7-22

小说介绍

《明窗净几》由萄生所写的小说,主角是秦端樟秦栖茵。书中精彩内容:。”叶芊抿抿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原是这样,怪我幼稚无知,倒做了里外不是人的事了。阿芊给阿茵姊赔罪道歉了。”说着福身给秦栖茵赔了礼。又笑起来对秦栖茵说“那我便将功赎罪吧,阿父最是疼我的,我届时去他面前提一提你,必是能助你的!若是运气好成了好事,你可要好好谢我我才依的。”

小说精彩章节

秦栖茵摇摇头,“阿芊,你说的没错。我着实是对令兄有那么些许好意”雪好也忍不住出言喊了一句“四娘子!”提醒栖茵。秦栖茵没理会她,继续说。“可这也是我私下里的想法,自然不会将这个拿到明面上来说。私情向来为人不齿,哪个大族里姻缘讲的不是父母命、媒妁言!你若是真想在这事上帮我,却该在令严令慈那里美言我几句就是了。这样冒失失地告知给叶公子,岂不是叫他看轻我秦氏了。现下阿芊点破了这事,也叫令兄觉得你不知礼不晓得轻重了。”叶芊抿抿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原是这样,怪我幼稚无知,倒做了里外不是人的事了。阿芊给阿茵姊赔罪道歉了。”说着福身给秦栖茵赔了礼。又笑起来对秦栖茵说“那我便将功赎罪吧,阿父最是疼我的,我届时去他面前提一提你,必是能助你的!若是运气好成了好事,你可要好好谢我我才依的。”

秦栖茵愣住,“为何你要这么费力撮合我同叶公子……呢?你我相识时日并不长啊。”叶芊展颜笑了,“自是觉得阿茵好,说起来你也是高门侯府里的小娘子,不知比那些自诩出身高门大族就眼高于顶娇蛮跋扈的小娘子好了几百倍!我可是有私心的,还要在家好几年才出府呢,有个合眼缘的嫡亲嫂嫂不好吗?”婢女们又笑起来,连雪娇也不生气了忍不住笑起来。

秦栖茵正端着水喝,险些将水从嘴里喷出来,忙捂住嘴咽下了肚。故作恶狠狠地说:“好啊,你果然是被家里的父兄给娇宠坏了的,嘴毒得一点也不掺假。再编排我,我就真生气了。尽管叫那些娇蛮跋扈的小娘子们去给你做嫂嫂吧。”叶芊将头抬得高高的,不服气的说:“难道秦姊姊不想做?我叶十六娘可不做那强人所难的事!不去提它就是了。”雪娇站了前去,谄笑着说:“我们女郎是跟叶娘子说玩笑呢,这可不是什么强人所难的事。”回过头又问栖茵,“你说对吧娘子?”秦栖茵有些不好意思,讪讪道“难道只许阿芊你打趣我,我却连玩笑几句也不许吗?”众人皆笑作一团。

待雪娱回到了檐雨阁,就在门前看到了夫人身边的水宵、水宾二人。在门口不知所措了许久的小侍女阿青阿岁见到雪娱,立即小碎步迎上来。“雪娱姊姊可算回来了,这二位等了好一会了。”雪娱直觉头晕,啐一口到,“无礼,我平日见你们机灵这才放你们在院子看守。怎不叫二位***坐着侯?”雪娱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叫不远处的两个大婢女听见。那高个子的侍女笑道,“雪娱莫紧张,我同水宾姊也没多侯上许久,今晨起我们几个就忙个不停,不然也不会让你去世子院去给小公子侍疾了。”雪娱掩嘴笑了,又示意阿青带路进屋去。“谁还不知道夫人那边事务繁重多杂,倒觉得二位姊姊极少露面。”二人却不在答话,专心走着。

水字头的都是夫人眼前的大婢女。其中就属水宾、水宵年纪算小的,打小都是跟着夫人手下做事的,宿姑最是得意这一双亲手调教的姊妹。只是她们同水寂一般,掌管着许多事务,平日里难得见上几次。平日夫人跟前只是跟着年长些的水宓和一双巧手的水窗。倒叫雪娱琢磨不透,又看着二个人面上又笑,猜测是有好事登门。

进了屋子,雪娱叫阿岁斟茶,又叫阿青铺好软垫。“四娘子她去了府外做客,劳二位姊姊要多侯一会了。”那个矮个子的大婢女一副严肃面孔,淡淡说了一句“无妨”便不再说什么。那高个子的也只露出个不好意思的笑不吱声了。阿青阿岁都是做杂务的,斟水待客哪有做过,虽说这客人同她们一般也是侍女,但毕竟是高了许多级别,因此两个小婢都觉得这气氛十分紧张。雪娱平日管着这些个小丫头们,自是清楚她们想什么。打发她们去外面守着看看四娘何时回来。

秦栖茵在马车上打了打盹,像是晃晃悠悠发起梦来。车内的温度有些许热了,雪娇挨着雪好跪在一旁,一个打扇一个捶腿。恍恍惚惚间,四娘像是又回到了那次和蒋郦湘一同乘车出门游玩,路上却碰上歹人行凶。二人正在马车为难不知如何是好间便是那个模糊的身影挺身而出,帮她们打伤了妄图伤人劫财的坏人。几个歹人落荒而逃。那模糊身影也拍拍袖子准备扬长而去。郦湘掀开帘子叫住那身影道谢,却见那模糊身影转过头来“女郎多礼,某不过举手投足之劳罢了。”

四娘忽的一醒,马车里雪娇与雪好已互换了打扇和捶腿的差事,二婢对望一眼,雪好打笑道“四娘竟是做了个好梦,这会快到家了呢。”

四娘神色复杂,不想再去回忆梦中叶十三面容俊朗却神色平淡的样子。伸伸懒腰,“白日之梦,有什么好的坏的?”

门外的阿青阿岁早已等得心情焦灼,左顾右盼却也不见四娘的影子。阿青疑问“阿岁姊,你说这夫人跟前得力的两位怎得一齐来我们檐雨阁啊?莫不是有什么大事了?偏巧四娘子不在闺房。”阿岁比阿青也不了不过几个月,却成熟许多。“傻青,若是出了大事恐怕连宿姑也是会来的。好在横竖啊有雪娱姊在里边招待着。不然我俩就是那没头的苍蝇——只好乱飞了。”阿青一下睁大眼望着阿岁,旁边却探出雪娇的一张俏脸,骂道“阿岁阿青,你俩不在院子扫洒,在这里闲什么话?说来我听听。”阿岁阿青直说不敢不敢,又拿眼睛眼睛去找四娘。雪娇觉得奇怪,“瞧什么呢?”

阿岁拉住雪娇,急问到“怎的不见四娘,屋子里来了夫人底下的水宾、水宵两个,雪娱姊正待着呢。派我和阿青出来看看你们回来没。”阿青在一旁接话,“阿娇姊你不是同四娘一同出去的吗?怎只有你一人回檐雨阁来了。”雪娇愣住,“四娘回来惦记着樟小郎君的病,和雪好去世子郎的携翠苑了。”

阿青、阿岁齐齐皱眉,只听那阿岁说“夫人那里的两位姊姊可是来了许久,要不要我们先去回禀雪娱姊一番。”雪***头又摇头,“啧啧,不必再叫你们***屋里。我***道一声即可,免得里面两位回去告诉夫人咱们这里像是刻意怠慢了夫人的意思。你俩脚程快些,许是能还没到携翠就赶上四娘了呢。”

明窗净几小说点评

明窗净几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明窗净几在线阅读全文,秦端樟秦栖茵小说,明窗净几秦端樟秦栖茵爆款小说全章节阅读,感谢关注溜溜小说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