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巨星隐婚了时冷宜第6章

我和巨星隐婚了时冷宜第6章

言情小说 2021-07-27 10:29:24

我和巨星隐婚了时冷宜第6章

我和巨星隐婚了时冷宜第6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7-27

她急忙抽出几张纸巾试图擦干,丁茜童见此也开始帮忙抽纸。


“不是。”那毫不犹豫的否认,让骆冷宜整个人都顿住了。


她抬头看向电视上那张神情显得云淡风轻的脸,心中一时酸涩难言。


“这首歌,写的是她,但只是对于过去最后的缅怀,仅此而已。”


“冷宜冷宜,你怎么了?”丁茜童的手在她面前挥了挥,一张俏丽的脸上写满了疑惑。


她从来没看见过自己这好闺蜜这么失魂落魄的样子。


骆冷宜牵强的勾了勾唇,摇头道:“没事。”


他说那首《无名》,是对过去最后的缅怀,言语间好像已经完全放下了两人曾经的感情。


可是既然如此,他又何必要逼自己嫁给他?


看着那首《梦中的婚礼》的歌词,骆冷宜眸光有些恍惚起来,似陷入了某种回忆……


“《罗马假日》里面的风景太美妙了,以后我一定要去看看,特别是圣彼得大教堂。”


少年偏着头目光柔情的凝视着她,嘴里却说着桀骜的话语:“那以后,我们就在那儿办婚礼。”


“骆衍寒!你臭流氓,谁说要嫁给你了?”她立刻脸涨得通红,又羞又怒。


他低低的笑着,侧过身子支撑着上身,眼底满是戏谑和打趣,“不嫁给我,你还能嫁给谁?”


面对他深情的注视,她耳后根都有些发烫起来。


偏偏还要做出一副认真的神态说:“骆衍寒,我们现在年纪还小,应该把心思都放在学习上,这次月考你又是倒数,照这么下去,你还怎么考大学?”


她说着说着又习惯性的教导起他来,少年露出一丝无奈地神色,然而嘴角却始终勾着一抹弧度。


……


少男少女曾经的对话,似还在耳边回荡。


当初分手的时候,那锥心的痛似乎还能感受到。


当初说好的永远不会再见,短短几年,这话就打了脸。


骆衍寒,你到底是为了什么,一定要娶我呢?


骆冷宜回到怡园别墅时,家里依然是空荡荡的,因为两人结婚是要绝对保密的事,骆衍寒连保姆都没有请一个。


她坐在大厅沙发上,或许是今日回忆起了太多过往,如今一个人独处在这么大的房子里,心情不免有些低落和苦涩。


好不容易抛开那些紊乱的心思后,她拿着手机打开微博,果然,#骆衍寒初恋##骆衍寒新歌##无名#等话题几乎要霸占整个热搜榜。


她点进那初恋的话题,热门第一,已经有了6万的点赞,评论也有2万。


这位博主总结了骆衍寒所有歌词中对那位神秘初恋的特征。


骆冷宜看着那些总结出来的特征,一时间有些愣神。


而下面的评论,风向十分一致,都是在夸赞骆衍寒有多么深情,和嘲讽那位神秘初恋没眼光竟然甩了骆衍寒。


王吉吉:《无名》的歌词写的已经很明显了,骆衍寒已经完全放下了那个初恋,不知道错过这么优秀的男人,那个女的现在得多懊悔!


这条评论点赞已经破了3万,可想而知大家有多认同。


骆冷宜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懊悔么?


他们之间,若只是懊悔这么简单,就好了。


而她懊悔的,也不是错过他,而是……遇见他。


这一晚,骆冷宜窝在沙发上等到了半夜,骆衍寒也没有回来。


她拿着手机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发了条信息过去。


毕竟两人现在也是夫妻关系,她有必要关心一下他的行程才对吧?


虽然这样想,但信息发过去后,她紧张的心情却还是没有半点缓解。


而另一边,骆衍寒刚从活动场地离开,在粉丝的围堵下,成功坐上了保姆车。


经纪人宋咏坐在他旁边,拿着iPad翻看第二天的行程。


“今晚你回哪住?”宋咏头也不抬的问。


骆衍寒眸光闪动着,刚要回答,手机就震动起来。


看到是谁发来的短信时,他漆黑的眸沉了沉,眼神变得复杂起来。


不消片刻,眼底又恢复了冷寂,俊美的脸庞多了丝凉薄之感。


“回酒店。”


久久等不到回信,骆冷宜刚开始的紧张,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变成了呆愣和迷茫。


她早该想到的,心里那点期待,本就不该存在不是么?


他们之间,早已回不到过去。


可为什么心里总是忍不住的酸楚。


想到这儿,骆冷宜闭了闭一直紧盯着手机而有些发涩的眼睛,起身回到卧室,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身体却良久了也不见转暖,手脚冰凉的可怕,仿佛凉到了人的心底。


……


次日,骆冷宜是被一通电话吵醒的。


“冷宜冷宜!”


丁茜童激动地声音传来,声贝高的几乎要穿透她的耳膜。


骆冷宜将手机拿远了几分,还没等她开口,丁茜童的一句话就让她怔住了。


“你是骆衍寒的初恋?”


她沉默了几秒,还是保持着冷静说:“为什么这么问?”


“网上现在都在传啊,很多营销号都说骆衍寒的初恋形象和你很相似,什么桃花眼,黑长直,关键他们说你们高中还是同一个学校的!”


骆冷宜立刻猜到了什么,声音有些不稳道:“我先看看,到时候给你回电话吧。”


急忙挂了电话后,她脸色有些难看的打开微博,果然看到自己和骆衍寒一起上了热搜。


热门都是一些营销号在分析,将自己和那些歌词中的特征结合在一起,甚至还有两人毕业于同一所高中的实锤信息。


一石激起千层浪,骆衍寒的粉丝纷纷炸毛,在评论区里掀起了骂战。


木木修:开什么玩笑?我修和那个十八线?可能吗?


半生缘起wu:大家都忘了这个十八线在机场的骚操作了?她要真是那个初恋,骆衍寒看她摔倒能那么冷淡?


藤椒泡面是魔鬼:对对对!上次她就倒贴我修炒作过一次,这次又来了!太不要脸了吧!


一时间,骆冷宜的微博再次沦陷,骆衍寒的死忠粉们纷纷在私信里开喷她,什么辱骂性的词汇都出来了。


进这个圈子也已经有两年,她知道,要是没有人刻意炒她,是不会有人把自己这个毫无存在感的十八线和骆衍寒那样的巨星牵扯在一起的。


就在这个时候,骆冷宜接到了经纪人的来电。


“今天没事别看微博了。”


李义的这么一句话,就让骆冷宜瞬间明白了自己是怎么上的热搜。


“那些营销号和水军,是公司找的?”


听出了她语气中的质问和不可置信,李义耐心的说道:“骆冷宜,这对你来说是个很好的机会,你知道吗?不是所有人都能和骆衍寒炒上绯闻的。”


从昨天他看到骆衍寒的初恋形象竟然和骆冷宜非常雷同时,他就知道这个机会有多难得。


于是当即就想出了这一招,和公司老总商量了一下,接机炒作一番,借着上次机场的热度,继续提高骆冷宜的知名度。


“不行,把那些通稿都撤了吧!”


骆冷宜说的十分坚定,却让李义无法理解,以为她又犯了以前的臭毛病。


“骆冷宜,身在这个圈子,就不能讲究清高那一套!”


“公司的钱已经花出去了,热搜已经撤不回了!”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